1.1【酒吧】 阿爾法酒吧S2:Islands(8/24~)
只看該作者
「痛痛痛」

不知道昏迷了多久,幸次終於起身醒來了,在夢裡,他成為了一個會透視眼的魔法師,但他至死前都在監牢裡度過。

這沒意義的夢究竟是甚麼呢?他不知道。

但他知道再不起身,他的身體就要痛爆啦!


幸次坐回位子,揉了揉那許久未動的腰部,舒緩著背痠背痛背癢背疼。
SIGNATURE:
《不幸》:玩弄屋繪幸次一生的特殊效果(角色演出時會頻繁使用)

想知道他更多的事嗎?→前往下一頁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21-10-14, 21:52)泠音 提到︰ 【二樓&夢境】
「這麼說來,確實是個爛人呢?那先生?還是小姐?還是都不是?你也是嗎?被扔到了這個死後的世界,還是說……裁判所。我是第一次死去,這種感覺真神奇不是嗎?」

【二樓&夢境】

「你很平靜,這樣的人並不多見。尤其是死得這麼……」他停頓了一下,「突然。」

「不同文化的人看到我可能會有不同的稱呼,天使、判官、審判者、閻王……但你看不到我,所以就沒有這種煩惱囉,我只是命運所安排的一個棋子罷了,很快我們就不會再相見。總之,你可以叫我裁判。這個、這其實是我自己取的名字,雖然沒那麼正式,但因為我覺得這樣叫比較親民,所以就……你覺得呢?」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21-10-17, 00:06)乙名 提到︰ 【二樓&夢境】
「你很平靜,這樣的人並不多見。尤其是死得這麼……」他停頓了一下,「突然。」
「不同文化的人看到我可能會有不同的稱呼,天使、判官、審判者、閻王……但你看不到我,所以就沒有這種煩惱囉,我只是命運所安排的一個棋子罷了,很快我們就不會再相見。總之,你可以叫我裁判。這個、這其實是我自己取的名字,雖然沒那麼正式,但因為我覺得這樣叫比較親民,所以就……你覺得呢?」
【二樓&夢境】
「太冗餘了不是嗎?」夏綠蒂說。
「如果這個世界上存在著事物最終湮滅之處……例如說『終點』或者說這裡?當然……也許這裡也不是。」
「我是說……如果這裡真的是那裡,我們是不是都太過冗餘了?裁判……先生,這樣叫對吧?」
上述的一切敘述,夏綠蒂以純正的諾倫語訴說。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21-10-13, 20:39)影殤 提到︰ 「莫格里斯。」半人馬自我介紹的同時摘下了頭盔放到胸前,彷彿像是人類會摘下帽子表示禮貌一樣。就在他裝回頭盔前就注意到了望月的動作,莫格里斯刻意在他的面前揮了揮手看看那個小子到底盯著人家盯得多出神。

「我記得凡人世界的搭訕規則可不是對異性投以奇怪的眼光。」最後他將一隻冰冷的手指輕輕按在望月的額頭上。

「你的手也太硬了,別戳了。」,望月抬手撥開了莫格里斯的手,「不說其他的,這算搭訕?我認為剛剛的注視就是單純的失禮行徑。」

「在貴族的眼中是挑釁、在平民的眼中是威脅、在自然界中毫無疑問也是廝殺的預告。」

「不過......我只是很好奇那脖子是怎麼回事就是了,是某種特殊物語的影響?」,望月用指甲輕輕地在自己脖子上劃下紅痕。
SIGNATURE:
酒館角色卡:望月之旅
最沒有紀律的女簪道士__ 安覺律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21-10-17, 00:30)泠音 提到︰ 【二樓&夢境】
「太冗餘了不是嗎?」夏綠蒂說。
「如果這個世界上存在著事物最終湮滅之處……例如說『終點』或者說這裡?當然……也許這裡也不是。」
「我是說……如果這裡真的是那裡,我們是不是都太過冗餘了?裁判……先生,這樣叫對吧?」
上述的一切敘述,夏綠蒂以純正的諾倫語訴說。
【二樓&夢境】
裁判發出輕笑聲,也用諾倫語回應:「誰說死亡就是終點呢?哈哈,這裡當然不是終點,這裡是前往下個階段的過渡。而裁判本人我,負責在這階段接引死者進行一些程序,再把你們送往下個地方。」他的三根手指快速地接連敲在桌面上,「你猜猜我們接下來要做些什麼?」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21-10-18, 16:20)乙名 提到︰ 【二樓&夢境】
裁判發出輕笑聲,也用諾倫語回應:「誰說死亡就是終點呢?哈哈,這裡當然不是終點,這裡是前往下個階段的過渡。而裁判本人我,負責在這階段接引死者進行一些程序,再把你們送往下個地方。」他的三根手指快速地接連敲在桌面上,「你猜猜我們接下來要做些什麼?」
「我也不知道?」
夏綠蒂繼續躺著,雙手雙腳伸直,在地板上翻滾。
「這個世界有多大?」在翻滾了一段距離後,夏綠蒂問。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21-10-13, 20:39)影殤 提到︰ 「莫格里斯。」半人馬自我介紹的同時摘下了頭盔放到胸前,彷彿像是人類會摘下帽子表示禮貌一樣。就在他裝回頭盔前就注意到了望月的動作,莫格里斯刻意在他的面前揮了揮手看看那個小子到底盯著人家盯得多出神。

「我記得凡人世界的搭訕規則可不是對異性投以奇怪的眼光。」最後他將一隻冰冷的手指輕輕按在望月的額頭上。
(2021-10-17, 15:49)潘二喜 提到︰ 「你的手也太硬了,別戳了。」,望月抬手撥開了莫格里斯的手,「不說其他的,這算搭訕?我認為剛剛的注視就是單純的失禮行徑。」
「在貴族的眼中是挑釁、在平民的眼中是威脅、在自然界中毫無疑問也是廝殺的預告。」
「不過......我只是很好奇那脖子是怎麼回事就是了,是某種特殊物語的影響?」,望月用指甲輕輕地在自己脖子上劃下紅痕。
「很高興認識你,真的!」莫格里斯摘下頭盔的模樣讓端木小姐十分驚喜,她強調:「不是客套,我真的真的真的好高興!」

端木小姐亢奮的情緒因為莫格里斯提及望月而暫時中斷。她轉動脖子,和莫格里斯同時轉向望月。
「我已經學會享受人類的目光了。」端木小姐雙手抱肘,將重心換到另一隻腳。她停頓的角度、維持的姿態,就像在拍攝時尚雜誌的時裝照一般,現在只缺一個攝影師。

「我一直都是這副模樣,沒有原因。硬要說的話……」端木小姐想了一下,回應望月:「我就是這樣的物種。」



說完,端木小姐很快就把這個話題拋到一邊,將注意力重新轉回莫格里斯身上。
因為興奮的關係,她的語速比平常更快。
「我一直一直一直想見見和我相似的……對象。人類的傳說很多,但真正能見上一面的好少。」
「我曾經為了見杜拉漢,在愛爾蘭等了幾個世紀。雖然他是靈體,不過他是最有名的——」端木小姐邊說邊指自己的脖子:「不是嗎?」

「可惜我沒見到。」端木小姐補上一句。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21-10-19, 23:46)木骨 提到︰ 端木小姐亢奮的情緒因為莫格里斯提及望月而暫時中斷。她轉動脖子,和莫格里斯同時轉向望月。
「我已經學會享受人類的目光了。」端木小姐雙手抱肘,將重心換到另一隻腳。她停頓的角度、維持的姿態,就像在拍攝時尚雜誌的時裝照一般,現在只缺一個攝影師。

「我一直都是這副模樣,沒有原因。硬要說的話……」端木小姐想了一下,回應望月:「我就是這樣的物種。」

(2021-10-13, 20:39)影殤 提到︰ 「我記得凡人世界的搭訕規則可不是對異性投以奇怪的眼光。」最後他將一隻冰冷的手指輕輕按在望月的額頭上。

「這位說他不是人來著。」,望月對著端木小姐那標緻的姿勢獻上掌聲,「所以我應該沒違反凡人的規矩.......算了,我也不懂那見鬼的禮儀,為了禮儀跟瘋子一樣整天微笑著。」,他打了個寒顫。

見話題被轉移,望月撇了下嘴,他靠著椅背開始前後晃動椅子,飄忽的視線打量著酒吧內的一切。
SIGNATURE:
酒館角色卡:望月之旅
最沒有紀律的女簪道士__ 安覺律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21-10-19, 23:13)泠音 提到︰ 「我也不知道?」
夏綠蒂繼續躺著,雙手雙腳伸直,在地板上翻滾。
「這個世界有多大?」在翻滾了一段距離後,夏綠蒂問。
【二樓&夢境】
「看似無邊無際的廣闊,實則只有一小部分的自由……你再多滾幾圈就知道了?」裁判面向停止滾動的夏綠蒂。雖然布料罩住他的臉,但看起來是在看著她的。

「既然我是裁判,那麼當然就要做裁判該做的事。」他將一個天秤擺在桌上,「我要拿你的心臟和真實之羽放在天秤上秤重。如果心臟比羽毛輕那麼你就會得到庇護,如果心臟比羽毛重,那你就會被吃掉了。現在的你應該能自己拿出來的。」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