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互動遊戲】第一屆快龍小屋倖存者
只看該作者
#21
第一週精華: 少數服從多數

這個遊戲是從Liar Game抄來的,擺在大家相對陌生也人人有機會的第一週是為了讓遊戲氣氛和混亂性增加,相對簡單的規則也讓大家熟悉大遊戲的運作方式
場內互動也是相對單純,繾黔在到處玩弄別人、阿賢在做菜、鯉魚王在亂跳、刺蝟在耍憨、暮春在到處找人訪問、夕匕示申在貼圖。

當前存活玩家:
暮春(小椿)
鯉魚王(魚月) - 候補
㠻炛(希光)
Ivan (艾涅) - 房主
繾黔 (五元)
小明 (只是個月月)
夕匕示申 (死神)
阿賢 (風吹) - 否決權
懶吃餵 (藍刺蝟)
摩根公爵 (小控) - 驅逐候選
勞淑 (Risktaker) - 驅逐候選


待遊戲內容公布後,幾個機靈的孩子都很快想到: 將自己的答案公布出來可以讓其他對手更不願意填相同答案。大部分人都是私下詢問告知,只有小明做得最徹底直接在公頻說出來。而暮春問了很多人,也在公頻說出了可能是她觀測的結果。

從上帝視角看得出大部分人還在摸索階段,以贏得房主/否決權這兩個絕對安全的位置為目標,出現結盟念頭的還不多。在此時只有㠻炛在訪問時表示出比較特別的計畫。

希: 希光這輪的行動已經是以放棄頭兩名為前提的朋友朋友大作戰。希光只要超友善超誠實分享100%正確的答案就可以了。
...
希: 存活人數還比較多,這時候在多少數決裡求勝不太實際,建立起「這傢伙真好用!」的第一印象比較重要 希光是這樣子想滴

同時,㠻炛也是第一個明確表達有想票掉房客的人

希: 但是目前會把刺猬放到第一個想投掉的人
...
希: 無他,單純是因為刺猬是第一個問希光的。這份即激性希光很欣賞


我的天,憑心情玩遊戲的人最可怕惹,果然陰晴不定的標題沒下錯。(希光在心得上訴表示她就是因為刺蝟的積極性而感到威脅才以他為目標的)

在不算特別混亂或暴力的互動之後,大家的答案都進來了。果然第一週大家能獲取的資訊都偏少,少數決還是很多看運氣。大家都沒把握,人人都有機會。


是的,然後就因為Ivan比較早交作業而成為房主了。連帶風吹也雞犬升天拿了否決權。Ivan也妥善利用房主的優勢在廠場內個別送出了蛋糕和信件給其他所有玩家來詢問結盟意願(獾好累阿),從回應中約出想細聊的㠻炛到房主房內,並將毫無回應的摩根公爵、勞淑送上提名台,鯉魚王候補。

酥: 這邊主持人似乎發現了Ivan提名的依據 都是沒有回覆你或者是空回覆的人呢
I: 是的,雖然沒還卡片也很可疑,但完全沒有回音就肯定是沒有要結盟的意思


阿賢基本上與這些人交集甚少,未使用否決權。不過換個方向想,否決權其實也是一個可以賣人情的機會,總之這次是沒有這麼做。在摩根公爵與勞叔的對決中,原本以為知道勞淑和繾黔CP關係的人會藉機集火讓繾黔受到重創。實際上,摩根公爵卻幾乎壓倒性地被大家票出。很大原因是因為他在場內完全沒露過面,要對他開刀是再容易不過的了。另一方面,猜測大家還是想盡量保留合作對象,小控既然0互動自然不可能有合作機會。


[圖︰ Lo9k0VR.jpg]
SIGNATURE:
酒吧角色: 吐司發射器權威與可愛的美洲獾 獾纏!
「要不要來點紙巾?」
----------------------
前酒吧角色: 單純過頭的少年法師 雪鴞 羽石!
「我的直覺跟我說不該相信直覺...」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2
第二週精華: 妙語說書人


摩根公爵(小控)被票走後屋內沒有掀起太大的波瀾,大抵上就是讓大家熟悉規則,沒有人被嚴重得罪或是視為威脅(除了懶吃餵被偷偷鎖定了但並不知情)。投完票後發生了一段小插曲,以下讓大家回顧一下

「趁走之前多吃點吧,出去後可沒辦法吃這麼好呢」勞贖將天婦羅裝了一人份到他原本準備拿去清洗的盤子上,找了個牆邊的位子靜靜地享用他的大餐

...
此時暮春突然站起來,和㠻炛一樣也向勞贖喊道:「你沒有沾醬!」
...
「哎呀!我居然忘記了最重要的醬汁」勞贖走到了桌子邊,把醬汁淋在天婦羅上,完美! 「謝謝你的提醒!」勞贖開心的向暮春道謝

立即成功地引起㠻炛、鯉魚王的憤怒。不過最可怕的莫過於料理人阿賢在採訪時的反應

賢: 我現在可以改投票嗎
酥: 我很想讓你改,不過我說過已經鎖定了> <
賢: wwwww

     沒關係
...
賢: 就算他活下來還有很多機會弄他(X
...

酥: 趁機採訪一下好了 阿賢這週做了兩個大選擇
     1.不使用否決權
     2.棄票
     在這些選擇後有特定的原因嗎?
賢: 1.如果第一周沒有淘汰者就不好玩了 2.當時還沒有候補惹到我
     但現在有了
:hugging:

阿賢(風吹)都因此實際做出舉動想改票了,勞贖你的行為要小心謹慎一點啊! 只能說,如果這一切都是暮春的計畫那暮春肯定是天才。在一時之間,勞淑忽然成了眾矢之的,處境超級危險! 繾黔則是毫不留情地繼續調情。同時在旁邊另一條支線也因為天婦羅開始展開

「有天婦羅!」突然意識到有食物的吃餵,趕緊衝過來想要分一杯羹。

吃餵對沾醬的用法沒有意見,反正有沾到就好。他瞄準最大塊的天婦羅一擊得手,然後沾了一大堆醬汁,接著就塞進口中咀嚼。
...
㠻炛又頭拐向另一邊,祂眼白已經是混濁的黑色,看着吃餵
「你吃了你吃了你吃了,
你吃了被褻瀆的料理,
你吃了你吃了你吃了你吃了你吃了。」

...

接著出現了應該是小屋到當時為止第一段完整的即興扮演, 連吃了淋醬天婦羅的吃餵也引起一波騷動。㠻炛和鯉魚王要吃餵吐出他吃下的汙穢料理,最後以獾阻止吃餵被快龍當娃娃摔作結。當然,這都是臨時想出來的,我也不知道為何要讓獾被這樣對待。

第二週我也不知從哪想的變出黏美路龍當來賓,進行了一個比較沒有心機性的妙語說書人遊戲。遊戲一公布馬上看得出一些人對文字的愛好,以及另一半的人想像和表達力之貧脊,可以說幾家歡樂幾家愁。Ivan看起來躍躍欲試,鯉魚王(魚月)直接超沒自信的在場外問文筆不好要怎麼辦,繾黔快速交卷之後閒到連獾也要調戲,實在是太狠了。唯一比較可惜的是小明(月月)可能比較忙,作品經提醒後才壓線繳交,而且還寫得很倉促。同時也看得出他在場內的扮演相比之前更不活躍。

交卷之後換酥魚很快樂的先公布評審吊大家胃口,甚麼都還沒做就看大家哀號寫給評審的風格可能評審不喜歡,真快樂 catA_XD 。評審之中令人不意外的Res將這個職位看得非常認真,依照懸念、衝突、意象、趣味、深度和評審喜好等項目給分。節錄前三名的作品,Res的評分表連結也附上


蒼蒼很符合個性的挑了一張梗圖,希望大家可以逗她笑。必須說,看到第一名交答案時就覺得蒼蒼會喜歡了 Big Grin




哈絲其實原本的題目要我再多給一個條件: 用語食物相關的內容來做作品。當然,我完全忘記這回事了 mayday



這邊給出大家的總分
[圖︰ Mwz0EZm.png]


可以看出各個評審的喜好差距甚大,要在不知道評審是誰、字數限制30以及開出要求非常簡略的情形下讓評審喜歡實屬不易,大家的分數也非常接近(獾不知為啥忘記交第一個作品)。夕匕示申出現犯規字數超過但沒被我抓出來,最後以下週處罰降一個名次,獾被快龍凌虐一頓作結。

當前存活玩家:
暮春(小椿) - 驅逐候選
鯉魚王(魚月)
㠻炛(希光) - 候補
Ivan (艾涅) - 否決權
繾黔 (五元)
小明 (只是個月月) - 驅逐候選
夕匕示申 (死神) - 房主
阿賢 (風吹)
懶吃餵 (藍刺蝟)
勞淑 (Risktaker)


提名還真沒啥好說的,夕匕示申直接骰子一骰就決定了所有人選。暮春曾試圖試探Ivan是否會使用否決權,但是無果,最後並未使用。倒是投票時我蠻喜歡的小明就這樣被投掉了! 不過如同第一週所說,在場內扮演較少本就帶有 點劣勢,措施和其他玩家交流合作的機會。不一樣的是這次有兩票投到了暮春身上,比起第一週只有一票投到勞贖(懶吃餵投的)。一票來自夕匕示申就不解釋,第二票來自㠻炛。她本人也有在心得做出解釋,因為暮春離她靠得太近,反而成了目標。這週因為大家目標在小明身上,暮春與其他玩家產生的連結足夠,故逃過一劫。為動盪的第三週埋下伏筆

值得注意的是,刺餵完美的在場外也為下週鋪了個場。至於為什麼呢? 就請待下回第三週精華分解!
[圖︰ 5x8Ge3C.png]


第二週的結尾到來,至此場內僅存活躍的9位玩家,再也沒有大家都樂意一起投下去的輕鬆目標存在,第一波碰撞無可避免。各位我們下週再見
[圖︰ XNm54l3.jpg]
SIGNATURE:
酒吧角色: 吐司發射器權威與可愛的美洲獾 獾纏!
「要不要來點紙巾?」
----------------------
前酒吧角色: 單純過頭的少年法師 雪鴞 羽石!
「我的直覺跟我說不該相信直覺...」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3
第三週精華: 大眾的智慧

接續上一週所說,這週就要真的見骨了。問題在於,究竟是誰呢?表面上,屋內依然是一片和樂融融。實際上,大家卻都已經開始動起來,準備瞄準下手對象。

這週的遊戲有一個額外的個人免疫獎項,獎勵直覺超準而且照著單純又善良方法乖乖猜數字的玩家。言下之意,大家也知道真正的戰場就在於猜測平均數的地方了。不過必須說,遊戲設計有瑕疵,雖然有想過,但忘記限制猜測的上下限。也就很自然的人想到了必勝的戰術: 自己猜測一個極大的數字,再拉攏另一位友軍猜測該數字的1/9,就可以保證拿到房主。唯一的變數是,如果有別人想到了一樣的事,那就看誰大了

可愛的吃餵依然在哀著說自己不會玩,要去104找職缺,實際上卻是加入了一個檯面下的團體,名曰「秘密小組」。是由酥魚完全沒有預料到的魚月主糾,找了阿賢、吃餵和暮春進來。9人之中掌控了4個人,可以說勢力非常龐大。合作的好處也顯而易見,只要4人中任何1人贏得房主的位置,便可以保障4人的安全。而秘密小組的主要目標是夕匕示申,原因是因為他都用骰的不確定性很高,而且一直貼圖很煩。當然還有因為阿賢在死神的艾格團一直被突襲很不爽。次要目標則是Ivan,緣由則是4人猜測上一輪其中一位票投暮春的便是Ivan(雖然實際上Ivan投了廢票)。再他們的協調下,由暮春猜測10000,阿賢猜測1000,想將房主的位置給阿賢。值得一提的是,其實秘密小組有意識到別人使用相同戰術的可能性!

[圖︰ gFV6Ru6.png]


他們詢問了繾黔,回答是15~20之間(這是騙人的),也問了㠻炛,回答是還在想。不過他們最掛心的還是目標夕匕示申和Ivan的答案,大家七嘴八舌地討論各種蠻有創意的方案,包括但不限於: 每個人問然後比對回覆有沒有出入、假意結盟但不讓他們知道秘密小組的存在等等...不過最大的發現莫過於...

[圖︰ KXoEozk.png]


Ivan在第一週向大家發的結盟邀請被大家拿出來比對,發現他在同時與多人結盟。一時間秘密小組都對他的不信任感直直上升。如果依照計畫夕匕示申被淘汰後,下週Ivan恐怕成為下一個目標。

不料,真正破壞這個完美計畫的並不是玩弄各邊的Ivan,更不是骰骰子成癮的夕匕示申。而是他們完全沒想到的㠻炛和繾黔(加上勞贖)。一樣的戰術,只不過他們更絕的想要由繾黔給我 (10^1000)^(10^1000)這個數字。我以計算機顯示不出來為由請他們調低到10^30,㠻炛給了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這個結果。而她們合作的條件也相對單純而短暫,便是由㠻炛當房主,不要提名繾黔和勞贖。

夕匕示申與此同時骰了一個蠻大的數字98389420224953想要製造混亂,殊不知在10^30面前完全不成威脅。Ivan疑似也是想故意用很小的數字製造混亂,魚月則是單純搞錯以為圖片只是示意猜了5 CatA_lie 。以下是大家的答案

暮春(小椿):10000

鯉魚王(魚月):5
㠻炛(希光):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
Ivan (艾涅):5
繾黔 (五元):10^30
夕匕示申 (死神):98389420224953
阿賢 (風吹):1000
懶吃餵 (藍刺蝟):32
勞贖(Risktaker):24

實際數目: 50 平均值: 123,456,790,123,456,801,055,614,594,125.56

吃餵贏得個人免疫,㠻炛則獲得了房主,在場內場外大家紛紛花容失色,沒人料到她們真的用了這麼大的數字。秘密小組內部更是慌亂了一陣,紛紛認為夕匕示申和㠻炛結了盟。吃餵試圖和㠻炛進行場內交涉,卻沒有得到太多情報(倒是在場內㠻炛差點要把吃餵活生生吃掉了)。以上帝視角更為秘密小組感到緊張,因為小組中的吃餵雖僥倖用個人免疫逃過㠻炛的魔掌,暮春和阿賢卻雙雙被提名了。偷偷吐槽,㠻炛這個角色癲狂起來真的是讓人不寒而慄

[圖︰ 199HcFt.png]

在一陣混亂中,暮春被頒發了否決權,卻選擇救了阿賢而非自己。也許是因為場內的扮演緣故,抑或是真想犧牲自己,也有可能是覺得投票還有機會一搏。最終選擇由自己和Ivan上斷頭台對決。不過在這裡卻出現溝通不良,秘密小組內部的成員不解為何暮春不救自己,以為她放棄了,最終除了阿賢之外紛紛棄票。㠻炛、繾黔和夕匕示申扎扎實實的三票將她送出了小屋。值得注意的是,在勞贖廢票的情形下即使鯉魚王和吃餵都投Ivan,㠻炛身為房主擁有1.5票依然可以用3.5票對3票的比數把她帶走。因此結果上其實沒有差

當前存活玩家:
暮春(小椿) - 驅逐候選、否決權
鯉魚王(魚月)
㠻炛(希光) - 屋主
Ivan (艾涅) - 候補
繾黔 (五元)
夕匕示申 (死神) - 房主
阿賢 (風吹) - 驅逐候選(被否決)
懶吃餵 (藍刺蝟) - 個人免疫
勞淑 (Risktaker)

第三週結尾,夕匕示申甚麼都沒做就忽然脫離火線,由暮春成為了替死鬼。㠻炛成功送走了目標之一暮春,秘密小組受到沉重打擊。繾黔和勞贖的兩人組合再度活過一週,影響力慢慢增加。我們也見識到房主的權力之強大,即使秘密小組擁有4人、1個個人免疫、1個否決權依然難逃魔掌。第一次交手後,敵我的界線漸漸清晰。原本即將形成的穩固陣線也因暮春離去再度鬆動,現在看來,誰都有機會主宰戰局。

[圖︰ TMg6Vn5.jpg]
SIGNATURE:
酒吧角色: 吐司發射器權威與可愛的美洲獾 獾纏!
「要不要來點紙巾?」
----------------------
前酒吧角色: 單純過頭的少年法師 雪鴞 羽石!
「我的直覺跟我說不該相信直覺...」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4
第四週精華: 唯一連結

可以說是整個系列裡面最大規模的遊戲了。唯一連結是改編自英國很燒腦的猜謎節目「Only connect」,喜歡猜謎的人好戲都玩得蠻快樂的,但其他人大概腦袋快被燒掉了吧! 以上帝視角來看,玩得最開心又最聰明的就是那隻憨憨吃餵。這邊必需說,秘密小組內部從第三週的事件中並沒有完全恢復,內部溝通依然稍微失調,不過在刺蝟的暴力腦力輾壓下也統整了答案(甚至被淘汰的暮春冤魂也幫忙想出了一題),順利拿下房主。令人訝異的是第二名的夕匕示申實際上只輸了刺蝟1分,考慮到他幾乎是一個人在答題,實在也是令人印象深刻。第三名的艾涅則是採用截然不同的戰術,直接全部題目都在第一階段爆猜,猜中就房主,猜錯就下去。結果恰恰好卡在中間對了一題12分,變成個人免疫。阿賢和繾黔都有嘗試答對幾題,㠻炛戰術性的淡出放棄遊戲。總之,這週的生殺大權握在吃餵手上。

當時酥魚想著: 難不成第三週刺蝟的免疫是個伏筆,現在他當了房主就要找㠻炛報仇了嗎? 抱歉,問了就沒有。

秘密小組依然接續上一週的討論,評估著有威脅的人究竟是誰。夕匕示申自然還是頭號敵人,而且被嚴重懷疑有合作對象(實際上他依然一個人開心的玩著骰子)。Ivan雖然上一週被翻出所有人都寄一圈合作邀請的紀錄,還是被認為他應該玩著孤狼的遊戲。所以再扣掉小組的吃餵、阿賢和魚月後。剩下在外面的就是繾黔、勞贖與㠻炛。於是小吃餵又再度出發刺探外頭的情報

他詢問㠻炛關於第三週結盟的問題,而這個細心策畫贏得第三週房主的㠻炛居然跟吃餵說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怎麼贏的,吃餵好像還相信了。

[圖︰ 4XOzHEo.png]


彷彿能看到㠻炛無辜的用手背抹著淚訴苦,還抓我當墊背,非常好。我當時都懷疑吃餵真的是那個才以26分奪下房主的刺蝟嗎? 後來想想題目也沒考測謊就別苛責他了。況且他接著與繾黔對質也對出了矛盾。的確,㠻炛不論說的再精巧,只要一對也會發現問題。繾黔直接將第三週與㠻炛結盟,甚至還抖出原本的目標是吃餵這件事

[圖︰ bpma0qd.jpg]

這也直接點燃吃餵的怒火,因為他發現自己一定被某一邊騙惹。也因此㠻炛直接飛上候補,正式提名勞贖(由於他扮演不活躍)和夕匕示申(很高機率對自己使用否決權),也算是訂下殺計了。

當前存活玩家:
鯉魚王(魚月)
㠻炛(希光) - 候補
Ivan (艾涅)
繾黔 (五元)
夕匕示申 (死神) - 否決權、驅逐候選(被否決)
阿賢 (風吹)
懶吃餵 (藍刺蝟) - 房主
勞淑 (Risktaker) - 驅逐候選

看到這邊,任誰都會覺得繾黔應該笑得合不攏嘴了。情侶檔低調的活過前三週,現在還讓兩大勢力吃餵和㠻炛互相殘殺。只要有1.5票的吃餵堅持投㠻炛,她大概就真的要被從門口送出去了。在場內表演炸蝦淋醬差點把自己搞死的勞贖眼看就要硬生生被救回來,沒想到劇情卻在提名結束,投票人選確認為㠻炛和勞贖時忽然急轉彎,就因為這段很普通的對話

[圖︰ RRnjYI4.png]

吃餵當時的第一個反應
「我被騙爆了(
他在事後對五元(繾黔)坦承「抱歉,原來是我被希光唬得一愣一愣ry」)

吃餵腦中的推論大逆轉,斷定是繾黔為了煽動他投㠻炛而設計他。甚至連暮春他都以為是繾黔的爪牙。還有一個小因素,就是吃餵之前也提過其實他比較希望場內活躍的玩家活久一點,不知道這有多大的影響? 

於是最後投票場面異常混亂:

投給㠻炛: 鯉魚王、夕匕示申(用骰的)、繾黔
投給勞贖: 吃餵、Ivan、阿賢(我猜是因為他炸蝦淋醬)

於是勞贖借來的時間用完,正式被送走。場內吃餵和㠻炛也上演一場火爆又濃情的Drama。更意義重大的,雖然已經給了繾黔沉痛打擊,吃餵接著立馬找了Ivan和㠻炛想再組一對,以對抗繾黔為第一目標。只能說此時吃餵的人脈是擴張的真的很廣大,也把整個陣線給變得混亂、完全打散了。至此,即使是以上帝視角也完全看不出接下來會怎麼發展了

(必需說這週的關係圖真亂)

[圖︰ 66gOgtQ.jpg]
SIGNATURE:
酒吧角色: 吐司發射器權威與可愛的美洲獾 獾纏!
「要不要來點紙巾?」
----------------------
前酒吧角色: 單純過頭的少年法師 雪鴞 羽石!
「我的直覺跟我說不該相信直覺...」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