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酒吧】 阿爾法酒吧S2:Islands(2/20~3/5)
只看該作者
#11
(2022-02-13, 21:05)影殤 提到︰ 「你要的東西我們弄來了,久等了。」半人馬從島的入口方向走回酒吧,似乎不知道端木曾經暫離酒吧的事情。他回頭看了眼過來的方向補充道:「另一個等下就過來了。」
(2022-02-20, 15:00)潘二喜 提到︰ 過了幾秒,發現問題不在自己身上的望月這才從門邊走向吧檯前,一名人馬和一名無頭女士已經在那等著了。

「東西來了,所以,飯。」,話音未落,望月將一堆還沒刨去樹皮的圓木從肩上放下,咕咚隆地滾了一地。

兩人帶回來的木材比預期需求的還要多,端木小姐眼睛為之一亮——如果她有頭跟五官的話。
無論如何,她的語氣充滿讚揚:「兩位不只滿足了委託條件,甚至超乎預期,非常感謝。」

「來,菜單在那,隨便點。」端木小姐替望月的視線指引一條去路,一面揮手請提姆過來:「我請人來結算酬勞給兩位。」



總計物資:軟木5 硬木18 香木7
總酬勞:7阿法幣
只看該作者
#12
提姆來到吧檯前,將7阿法幣分別交給莫格里斯望月

「辛苦了,尊貴的主人。還有什麼能為您服務的嗎?」
SIGNATURE:
GM:artis、貓a
歡迎來到Alpha TRPG:歡迎各位新來的玩家進行自我介紹!
冒險的起點:酒吧長期活動介紹:酒吧是讓新手玩家熟悉、瞭解TRPG基本規則和體驗何謂角色扮演的遊戲區
酒吧場外討論區:歡迎到此提出酒吧相關疑問、TRPG相關疑問
MENU:酒吧全年菜色、季節菜色一覽





只看該作者
#13
(2022-02-20, 21:30)木骨 提到︰ 兩人帶回來的木材比預期需求的還要多,端木小姐眼睛為之一亮——如果她有頭跟五官的話。
無論如何,她的語氣充滿讚揚:「兩位不只滿足了委託條件,甚至超乎預期,非常感謝。」

「來,菜單在那,隨便點。」端木小姐替望月的視線指引一條去路,一面揮手請提姆過來:「我請人來結算酬勞給兩位。」



總計物資:軟木5 硬木18 香木7
總酬勞:7阿法幣

望月那戴着面具的臉直視端木的臉,如果他真的有看到的話,那無聲的凝視似乎在說什麼,例如他不會點餐什麼的、明明說了讓端木點菜什麼的。
SIGNATURE:
酒館角色卡:黎明之光輝照眾生
我就喜歡你們叫我爸爸的樣子__ 巴巴里安



只看該作者
#14
(2022-02-20, 22:03)潘二喜 提到︰ 望月那戴着面具的臉直視端木的臉,如果他真的有看到的話,那無聲的凝視似乎在說什麼,例如他不會點餐什麼的、明明說了讓端木點菜什麼的。

感覺到視線,端木小姐將對話目標轉向望月
「怎麼了?我臉上有什麼嗎?」
端木小姐被自己說出口的話惹笑,輕輕笑了幾聲。

「需要推薦嗎?我覺得你應該會喜歡這幾個……」端木小姐點著指尖邊數邊唸出菜名:「雙重風味烤獅鷲、慢燉肋條寬扁麵、蘋果啤酒脆皮五花、雪莉酒煮鵪鶉、酒蒸文蛤。」
也不管望月是不是真的會喜歡,立刻對著提姆點餐:「我剛剛說的那五樣各來兩份,給兩位男士。我這邊再來一杯、不,兩杯雪國。」

「我也替你點了一份,親愛的黑騎士先生,酒就喝雪國可以嗎?還是你想要龍炎酒?」詢問莫格里斯
只看該作者
#15
酒吧進階團前置劇情


(2022-02-20, 16:21)Ernest 提到︰ 又有人進來了,不單是望月,每當人有推開那扇門時,魯路斯都不禁多看幾眼。這一次,又是一個新面孔,而且是對布告欄充滿興趣的新面孔。
「是新客人嗎?」魯路斯帶著自己的行囊跳下椅子,「你看起來有點心事,沒關係,這裡是阿爾法酒吧,是給好多世界的人委託工作的地方喔!」


娜塔莉轉身,稍微抬頭正面看向來者,魯路斯身上的服飾不像是老闆或者服務生,沒想到招來了其他客人
換言之,這裡——阿爾法酒吧是個專門處理委託的跨空間機構吧。」她整理了一下情報,用柔和而穩熟的聲音總結着

隨後,娜塔莉把頭頂上的尖角帽拿下,雙手將帽子提在身前,輕輕朝這名熱心的過客躬了躬身
謝謝您,先生。
一邊的黑色小動物也發出「喵」的一聲,似乎也在介紹自己

接着她重新將帽子戴穩
我叫娜塔莉,是一名學者。

先生,可否再請教一下,委託工作需要走甚麼流程?



【團名】:黑魔法.女巫終焉之地
【招收人數】:2~3名
【劇本風格】:魔法,戰鬥,探險
【推獎】:法術背景的角色
【劇本背景】:
與常人相異而被稱作女巫,選擇在遠離人煙的森林中居住的學者娜塔莉,為了獲得終焉之術,在一己私欲驅使下施展魔術以尋找得力的使魔,前往了阿爾法酒吧…



要報團的話,可以以場內搭話,場外注明報名的方式報團
不報團,單純搭話的互動演出也是歡迎的

報名者︰
Ernest(魯路斯)
SIGNATURE:
只看該作者
#16
流星之中 提到︰「誒?」聽到夏綠蒂的回覆傑特有點摸不著頭腦「不是…我不擅長打啞謎,妳說的話連主語都沒有的話我可沒辦法回應啊…」
「怎麼說呢?沒有驚喜感……你就像是我想像的那個樣子。你不覺得這樣不合理嗎?」夏綠蒂把食指含進嘴裡,似乎在想些什麼,接著說:「強壯的人一定有肌肉,漂亮的人通常都又瘦又高的……明明我們來自不同的世界,為什麼擁有相同的價值觀、規則。你不覺得這相當不合理嗎?且是個令人失望沮喪的結果?」
這時大門那兒傳來門被推開的聲音,夏綠蒂旋即轉頭過去。
「有新的人來了,不知道是不是個會令人失望的人,傑特先生要過去看看嗎?她可能遇上了什麼天大的麻煩不是嗎?」說完,便朝著那兒走去,一下子把剛剛古怪的問題拋到了腦後。
(2022-02-21, 13:36)Heiray 提到︰
酒吧進階團前置劇情

我叫娜塔莉,是一名學者。
先生,可否再請教一下,委託工作需要走甚麼流程?
「魔道的研究者嗎?」夏綠蒂踏著輕盈的腳步,走到女人的身側。
「委託的話……隨便喊個幾聲,就會有人走過來了~這裡的人都相當熱情呢。所以小姐您遇上了什麼麻煩嗎?」
只看該作者
#17
(2022-02-20, 13:19)酒吧GM管理帳號 提到︰ 隨著香氣從廚房內飄出,機娘女僕端著托盤走出,「您的芋頭牛奶,以及小姐的植物羊編織披薩餃。」

將飲料和食物分別放在兩人身前,阿爾法再次回到吧檯內。

「謝謝。」信誓蛋蛋有些開心地回道。
接過餐盤,她按捺不住的雙手開始拿起餐具舞動,試圖在盡量不影響雙方交談下盡快食用完餐點。

只是一顆萌新蛋蛋 提到︰ 提到︰而且......信誓蛋蛋現在害羞的模樣肯定會瘋狂吸粉吧,自己都要心動了。
「真奇怪......」猴子布偶摸著下巴說:「妳這麼可愛,我是妳經紀公司應該會很重視妳吧,怎麼會把妳冷落在一旁。」

「話說,妳不回原公司確認一下嗎?」雖然理論上她已經被公司辭退了,但沒實際確定也不知道。畢竟酒吧的時間跟外頭不一樣,也許在她的世界才過不到一天也說不定。

「因為我錄取的是比較大的經紀公司...之前回去一趟發現這裡和那邊的時間是一比一的,我沒去也沒有怎麼樣...」信誓蛋蛋現在很矛盾,一方面是好吃的披薩餃在她嘴裡彈跳、爆汁、但一方面又為自己的懷才不遇感到失落。

酒吧於她就像夢境一般,在這裡有免費的食物(包括好吃的泡麵)、願意陪她聽她唱歌的人、讓她有表現的機會;現實世界中,她只像茫茫世界中的蜉蝣,即使不見也無人知曉,若不是今天她是來到了酒吧而是過世在家裡,估計她的屍體會爛到爬滿了噁爛的蛆....

想著想著她就沒有食慾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可愛的蛋蛋 CatA_love
SIGNATURE:
𝓮𝓰𝓰.𝓼𝓼
酒吧卡——信誓蛋蛋
_
隨意Cue唱歌沒問題、小心防範撞到頭。
只看該作者
#18
(2022-02-21, 18:14)只是一顆萌新蛋蛋 提到︰ 「因為我錄取的是比較大的經紀公司...之前回去一趟發現這裡和那邊的時間是一比一的,我沒去也沒有怎麼樣...」信誓蛋蛋現在很矛盾,一方面是好吃的披薩餃在她嘴裡彈跳、爆汁、但一方面又為自己的懷才不遇感到失落。

酒吧於她就像夢境一般,在這裡有免費的食物(包括好吃的泡麵)、願意陪她聽她唱歌的人、讓她有表現的機會;現實世界中,她只像茫茫世界中的蜉蝣,即使不見也無人知曉,若不是今天她是來到了酒吧而是過世在家裡,估計她的屍體會爛到爬滿了噁爛的蛆....

想著想著她就沒有食慾了。

「這樣啊......」雖然自己做相關產業不久,但猴子布偶也知道身為演藝人員不被重視、一直在底層翻滾的辛酸。
見到信誓蛋蛋越講越低落的樣子,猴子布偶安慰她似的說:「...啊,好在我們公司目前旗下藝人不多,所以妳絕對會有表現機會的!」

「說起來,妳是第一位表示有興趣的呢。所以在等我找齊人選之前,可能還要稍等一下。」猴子布偶補充說道,怕對方進了自己公司後又以為遭到冷凍。「不過等待期間我會讓妳上我們公司的培訓課程,不會把妳放置play的。」
SIGNATURE:
猴子布偶現在性別:
猴子布偶穿的不是布偶裝
目前穿著:猴子頭套+棕色西裝
只看該作者
#19
(2022-02-21, 13:36)Heiray 提到︰
酒吧進階團前置劇情



[其實說是熱情也不一定,有些是剛好沒事情找事情做,有些則是好奇種種原因]

亞特拉不知何時走過來他瞄了一眼委託人旁邊的黑色生物變把視線放回娜塔莉身上

---------------
報名
SIGNATURE:
對我來說死亡不是終點而是另一個起點—亞特拉
只看該作者
#20
(2022-02-21, 13:36)Heiray 提到︰
酒吧進階團前置劇情
「嘻嘻!沒錯!」魯路斯雙手抱上後腦,雖然他不是很確定娜塔莉在說什麼,但依然很得意地笑著。
「我叫做魯路斯!請姐姐多指教!」

少年用充滿朝氣的笑容回應娜塔莉的莊重,彎下腰也朝小動物報以輕柔的喵叫。

「唔……上次,上次就只是在這裡談過委託內容,我就跟那個姐姐走了。」回想不久前才經歷過的委託,這的確是沒有任何契約保障的行為。但好像本來就是如此的樣子,沒有任何服務生與客人提出意見。
「你先說說你需要甚麼樣的幫助吧?」
SIGNATURE:
「來我的身邊,讓我帶給你快樂!」
前酒吧角色:自私的愛與美之神,關雎
世設:作為詮釋與敘事的意志

酒吧角色:自由飄泊的男伎,魯路斯
雜文:Ernest的魔法理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