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集場】伽瑪島2:新生(2/20~3/3)
只看該作者
黑泥在試探完後便保持著沉默。

果然應該無法期待她會主動釋放自己,也不知道這些人接下來是不是又打算對自己做什麼,於是牠便盤算著要如何逃離這個牢籠。

根據過往經驗,胡亂掙扎只會引來更多的戒備,所以牠決定再次使用有成功經驗的老方法。

黑色的身軀沿著結界內壁擴張,逐漸將整個結界染黑,讓人看不到裡面發生的事情。很快地,牠就迎來了逃跑的機會。

手拿結界的女人正因為不明原因大笑,其他人的注意力似乎也被周遭的事件吸引過去。

黑泥趁著這個時候轉化成聖光型態,在結界底部鑽出一個洞,接著捨棄貼在結界內部的身體,讓旁人誤以為自己還在結界裡面。

極其稀薄的光輝從結界底部快速流向地面,在陽光的照耀下幾乎無法察覺牠的存在。
SIGNATURE:
:現在形象是一個身高約兩米的男性。黑髮黑瞳,容貌有些微妙的女性化,看起來很年輕,臉上沒什麼表情,甚至有點呆。頭部以下的身體被一套厚重的黑色蟲殼裝甲覆蓋。脖子上掛著一個布製囊袋(靈花囊)。

酒吧不明生物紀錄
只看該作者
【湖泊】>【藥園】
亞特拉跟著其他人來到藥草園

(是說我好像沒有好好了解過這裡的植物)

亞特拉很快的就進入到研究的狀態,她仔細的觀察植物的狀態猜測可能的作用,直到……

《啊!!!!!》

亞特拉拔起某個沒看過的植物隨後發出一陣震耳欲聾的吶喊

「看起來還蠻有精神的,不知道入藥後有什麼效果」

這時亞特拉感受到一絲聖光的感覺,她看見黑泥突破關住他的結界逃脫出來

「你想要去哪里?」

亞特拉先一步的來到黑泥旁邊詢問他的想法,如今黑泥已經擁有自我亞特拉並不會像以前直接抓起來研究

-----
水母*1
蚌*2
魚*8
電鰻*1
草*2
藥草*1
毒草*1
擲骰結果

2d6 → 4[3, 1] 4
2d6 → 5[1, 4] 5
2d6 → 11[5, 6] 11
2d6 → 7[1, 6] 7
1d6 → 5[5] 5終究還是來了嗎
SIGNATURE:
對我來說死亡不是終點而是另一個起點—亞特拉
只看該作者
好、好丟臉,饒是一向端莊自持的大家閨秀,在一而再的失態下平靜的臉上也出現一絲裂痕。
故作鎮定地繼續揀選藥草,忽地,她彷若羞赧至極的摀住了臉,試圖隱藏因為藥性導致得滿臉淚水。


2以下:不知為何一直不發芽的種子,甚至不知道屬於何種植物。1
3以上:可食用的香料,煎煮炒炸應該都很好吃。2
6以上:常見的藥草,能藥用或作為香料等用途。6
9以上:第一次出土時會釋放毒物的藥草,僅可藥用。7
擲骰結果

2d6 → 10[4, 6] 10
2d6 → 7[1, 6] 7
2d6 → 6[3, 3] 6
2d6 → 8[5, 3] 8
1d6 → 2[2] 2副作用
只看該作者
(2024-02-23, 00:16)紅色老鼠傑力 提到︰ 「阿哈哈,不是的喔,雖然我曾經照顧過他,但他並不是我的寵物」
聽見銀鈴的詢問,潔琳苦笑著回答

「不過發生了許多事情導致這孩子到剛剛為止還是無精打采的樣子,所以我就像現在這樣一直照看著牠」

「原來是這樣呢。」潔淋的回答頗有一言難盡的感覺,但若然她不想細說,銀鈴亦不會追問,只是默默地觀察著那團黑泥,盼望這小傢伙能開口多說幾句話,藉此猜測牠的來頭。

(2024-02-23, 00:16)紅色老鼠傑力 提到︰ 「好啦,我們出發吧,可不能讓端木小姐反過來等我們呢,想要知道更多這孩子的事情的話,等到藥草園那邊再說吧」
接著,她快速結束話題,對兩人這麼說著之後,往藥草園的方向踏出腳步

「讓端木小姐久等確實不好,不過......現時還請潔淋小姐先走一步,容我整理儀容,稍後便會跟上。」銀鈴向潔淋報以歉意的微笑,自己快速返回河岸邊,拿出手帕、拭乾雙足、穿上鞋襪後,這才往藥草園的方向快步前進,追上對方。

【湖泊】→【藥草園】

藥草園的植物生長茂盛,種類繁多,看得銀鈴眼花撩亂,但她並非鑑別植物的專家,眼前的植物亦與故鄉的差異甚多,亦只能憑藉經驗來推測植物的性質了。

決定與潔淋暫時分別一會後,少女便在園中獨自行走探索,不久後又聽到了遠方傳來女性的笑聲,估計她是採收了良藥而高興吧?獸族少女如此想著,邊走邊看,幾經精挑細選後,她看中了幾株色澤溫潤、氣味芬芳的藥草,打算伸手採集──

我是誰?我在哪?

眼前的藥草變成了一片片無意義的綠色色塊;雙耳嗡嗡作響,像是被長針刺入耳道一樣劇痛無比;才走動一步,又覺得天旋地轉,步履一個不穩就坐倒在地上。

少女伸手揉按著疼痛不已的雙耳,喘息著、慢慢回想起剛才拔起藥草的那瞬間,出土的藥草根部突然發出了一聲震耳欲聾的尖嘯,首當其衝的她立即就被巨響震得頭暈目眩,於是才有了現在的狀況。

過了片刻,聽力仍未恢復,腦袋依舊迷迷糊糊,連站著都有點困難,銀鈴也只得繼續坐在泥土歇息一會。不過,有問題的可不只有一株尖叫藥草,她開始感覺到一種異樣的感覺,具體而言,那是一種微妙的......痕癢感,彷彿有某人從後用指尖輕輕掃過自己背部一樣。

「手指」慢慢地打圈、來回寫劃了一會,又漸漸移動到腰側,準確的按中了她的癢處,少女終於忍不住發出嘻笑,一邊扭動身體,嘗試避開不存在的對象,但無果。

「嘻嘻──」「現在不行啦~」感官尚未恢復的她並未料到這是藥草毒性帶來的副作用,只以為是男朋友在背後偷襲自己。


珠蚌*2
鮭魚*2
常見藥草*2
限藥用*2
擲骰結果

2d6 → 7[5, 2] 7拔草
2d6 → 6[1, 5] 6拔草
2d6 → 10[6, 4] 10拔草
2d6 → 11[6, 5] 11拔草
1d6 → 4[4] 4副作用
1d6 → 5[5] 5副作用
SIGNATURE:
只看該作者
【藥草園】

既然都這麼慘了就不要勉強了吧……

謝米看着眼前的慘狀,心中暗自道一句後,也嘗試在周遭採集藥草

拔啊拔,突然手中的草發出尖叫…!

頓時嚇得她把草扔開

「我…接下來還是換個地方吧。」耳朵嗡嗡作,連自己說話的聲音也辨不清

謝米開始到處看,藥草園也聚集了不少人,當中也有像是中了招一樣的人

嗯,到這裡就好了,她不想變得像舞鳶那樣子



今期的收穫:
珠蚌*3
鮭魚*1
電鰻*2
香料*4
藥草*5
毒草*1
擲骰結果

2d6 → 8[6, 2] 8藥草園
2d6 → 5[2, 3] 5藥草園
2d6 → 5[2, 3] 5藥草園
2d6 → 9[4, 5] 9藥草園
1d6 → 5[5] 5副作用
SIGNATURE:
只看該作者
在經歷很長一段時間且無法控制的大笑後,毒效慢慢消失的潔琳總算有辦法停了下來
「唔.....」

雖然因為毫無辦法控制的大笑讓她感到很羞恥,但比起這個更令她傷腦筋的是因為剛剛的大笑,導致現在腹部只要太用力就會十分難受。
稍做幾次深呼吸稍微調節一下自己的狀態以後,她想起正往這邊來的幾個人。

「要跟他們警告如果要採集藥草的話,要提防某些藥草會噴出的毒粉才行...」
看向手上的藥草,她心中突然冒出另一種想法
(會不會其實有毒的不只這一種....)
想到這裡,她吞了吞口水

既然這樣的話,得先弄清楚這裡有毒的草有哪些,再來告訴他們才行
「沒問題的,這次有心理準備了...」
她小聲地告訴自己,然後鼓起勇氣,繼續尋找藥草採集,不過這次她在拔草的時候都先用手擋住口鼻,避免吸入任何藥草有可能噴射出的東西了

她身上沒帶任何有防護性的道具,這樣做應該算是最佳措施了,但.....
隨著啪剎一聲,她拔起的其中兩株連著生長的藥草時,藥草噴出的粉末,碰到了她的眼睛
「糟糕.....」
因為直接接觸的刺激讓身體反射性地閉上眼睛,在她張開眼睛之後,視線已一片模糊,正當她以為這株藥草的毒效是是惡化視力時,有濕濕的東西不斷從她的臉頰上滑落
「眼淚....這樣啊,是讓人無法控制地流淚才到致視線模糊嗎?」
毒粉末的效果似乎沒有影響到情緒在,於是潔琳一邊不斷流著眼淚一邊冷靜分析著現在的情況

「說起來,工坊好像沒有面對這種情況的裝備在...是因為採藥草本身不是一件必要的動作就沒有準備了嗎?」

身上的材料:
水母*1
鮭魚*4
電鰻*3
野菜*2
常見藥草*3
毒物藥草*3
擲骰結果

2d6 → 3[1, 2] 3蒐集毒草樣本中
2d6 → 9[4, 5] 9蒐集毒草樣本中
2d6 → 9[4, 5] 9蒐集毒草樣本中
2d6 → 4[3, 1] 4蒐集毒草樣本中
1d6 → 2[2] 2毒草:你好
1d6 → 2[2] 2毒草2號:你好
SIGNATURE:
用水神給予的力量與神聖魔法在戰場上支援眾人,必要時也能挺身在前線保護眾人的水神代理祭司

「沒問題的,我會好好援助大家的。」––潔琳
只看該作者
【工房】

楊望蒼踏入島上,起點是熟悉的工房,看來這次的安魂祭版本(?)是沒有太大地圖變化的類型

「...一群人剛走沒多久,這次都一起行動的樣子呢」辨識著殘存的氣味,楊望蒼循著無形的線索走出工房


【工房】>【湖泊】

踩了踩湖邊鬆軟的泥土,看來有人下水過了,氣味明顯被洗掉了一些,但對於連能量都能“嗅”到的探查者來說,想要繼續追蹤當然是沒問題的

楊望蒼歪歪頭,無視了端木小姐回頭向工坊去的氣息,向著藥草園的方向走去


【湖泊】>【藥草園】

「......這是怎了啊???」楊望蒼來到藥草園,終於找到了人群,但情況貌似不太對勁?

園區邊緣的謝米算是比較好的,只是一副輕度暈車的模樣

好不容易見到的銀鈴在地上笑著扭動身體,似乎是以為楊望蒼本人在對她惡作劇?

身為治癒者的潔琳以幾乎岔氣的勢頭,笑到已經滿臉通紅,看來是嘴巴無法詠唱治療自己了

最扯的是花妖藥師舞鳶雙眼無神地跪坐在地,妳倒是振作一點啊,妳的種族跟職業都要哭了喔

楊望蒼很快也意識到此處的藥草有毒...當務之急還是把人都先撈出來吧

運轉起基礎鬥氣,楊望蒼週邊揚起清淨的風,走入藥草園並摸出了淨氣護符,抬手一拋丟到舞鳶腳邊吹散其周邊的毒氣「晚點還我喔」

未等回應,青年快步來到扭動的銀鈴身旁,哭笑不得地將女友公主抱了起來「好、好,之後再鬧妳啦」

至於潔琳,她已經停止大笑了,應該可以自己解決吧?...大概?
楊望蒼想了想,還是順便朝著聖職者的方向靠去「喂!潔琳小姐,你沒問...」

夜魂似啼似哭的劍鳴猛然炸響,楊望蒼的尾巴捲著漆黑的劍刃揮出,蒼藍色的鬥氣斬斷了四株植物,露出了後頭的亞特拉...以及被短劍指著的那一坨"聖光"

「亞特拉」看了眼娚巫妖,楊望蒼收起短劍,開口正要問道「妳這坨是...幹」

青年還沒問完話,他就察覺到了不對...剛剛,自己切換了鬥氣,然後,這草,有......

『有香菜,我加了香菜』

『所以我說那醬汁呢?』

『為啥都是吃的?』

『我餓了想吃消夜啊』

耳邊出現莫名其妙的句子,楊望蒼忍著跪坐兩小時般的強烈癢感,緩緩地將銀鈴放下,然後自己也默默的趴在地上

感不感動?那肯定是不趕動的,跪完走路的爽感誰走誰知道啊

「...那啥,救一下好不?」

特麼的,一邊的聖光巫妖有沒有答應也都被幻聽蓋過去了,沒救了,躺平吧



常見藥草*2
毒物藥草*2
擲骰結果

2d6 → 7[1, 6] 7
2d6 → 10[6, 4] 10
2d6 → 8[6, 2] 8
2d6 → 11[6, 5] 11
1d6 → 6[6] 6這草
1d6 → 4[4] 4有毒
SIGNATURE:
楊望蒼

蒼穹的四界
設定
故事
只看該作者
光團沒有對亞特拉的話做出任何反應,甚至不像有聽見的樣子。

聖光潛入地上的藥草之間,接著聖光的感覺很快就消失了。

牠變回黑泥鑽進土壤之中,在地表下遠離這些危險生物。
SIGNATURE:
:現在形象是一個身高約兩米的男性。黑髮黑瞳,容貌有些微妙的女性化,看起來很年輕,臉上沒什麼表情,甚至有點呆。頭部以下的身體被一套厚重的黑色蟲殼裝甲覆蓋。脖子上掛著一個布製囊袋(靈花囊)。

酒吧不明生物紀錄
只看該作者
「楊少俠,多謝,給您添麻煩⋯」受到楊望蒼的幫助,不受控制的淚水終於停了下來。只是她一抬頭,就發現對方也不幸中招。拾起護符後,舞鳶隨手往上頭拍了個加強淨化效果的紋章,接著挪動還有些發虛的雙腿到了情侶檔身邊。將護符塞到攤平的男性手中,舞鳶問到:「兩位可有好些?」

雖說舞鳶並不排斥體驗毒草的副作用來了解藥性,但是在眾人之下出糗她還是希望能免則免,不敢再隨意觸摸那些看起來蠢蠢欲動的植物,只是將兩顆明顯安全的香料拔起,清出一小塊空地後,將身上的種子,連同拔除香料時發現的兩顆的新種子埋了下去。

不知道會生出什麼東西呢?


2以下:不知為何一直不發芽的種子,甚至不知道屬於何種植物。>>總共四顆,連同角卡上的一起下鍋
3以上:可食用的香料,煎煮炒炸應該都很好吃。2
6以上:常見的藥草,能藥用或作為香料等用途。6
9以上:第一次出土時會釋放毒物的藥草,僅可藥用。7
擲骰結果

2d6 → 4[1, 3] 4
2d6 → 2[1, 1] 2
2d6 → 2[1, 1] 2
2d6 → 5[2, 3] 5
只看該作者
「搞不好大家已經來到這裡了,要趕緊先去提醒大家才行」
淚流不止的症狀總算停了下來,潔琳這時才敢放心去尋找其他人

尤其是在剛剛他好像聽見楊望蒼的聲音...
揉了揉眼睛,抹掉眼角多餘的淚水後,她朝著剛剛聽見聲音的方向尋找

然後就看見了望蒼跟銀鈴兩個人癱倒再一起,而他們身旁有一位女性正照看著他們
「望蒼先生!銀鈴小姐!」
她有些慌張的跑了過去,接著立即拿起法杖

「『擴展、延伸,回歸到無罪且純潔的狀態吧——【歸淨之軀】!』」
潔琳迅速地對著自己的輔助魔法附加上了了能夠擴散範圍的「領域化」、兩人躺著的地上浮現一個圓形的魔法陣,接著在詠唱完畢後,魔法陣發出如同極光般的光芒壟罩著兩人,開始消除兩人因藥草的毒素而造成的身體不適。

「這樣應該就沒問題了...不過還是先觀察一下看看吧...阿」
放心地吐了一口氣後,潔琳才回過神來,看向兩人身旁的那名女子

「剛剛是你在照看望蒼先生跟銀鈴小姐的吧?非常謝謝你,我叫做潔琳,請問您的名字是?」
SIGNATURE:
用水神給予的力量與神聖魔法在戰場上支援眾人,必要時也能挺身在前線保護眾人的水神代理祭司

「沒問題的,我會好好援助大家的。」––潔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