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集場】伽瑪島2:新生(2/20~3/3)
只看該作者
(2024-02-24, 02:10)jeffary 提到︰ 好不容易見到的銀鈴在地上笑著扭動身體,似乎是以為楊望蒼本人在對她惡作劇?

身為治癒者的潔琳以幾乎岔氣的勢頭,笑到已經滿臉通紅,看來是嘴巴無法詠唱治療自己了

最扯的是花妖藥師舞鳶雙眼無神地跪坐在地,妳倒是振作一點啊,妳的種族跟職業都要哭了喔

楊望蒼很快也意識到此處的藥草有毒...當務之急還是把人都先撈出來吧

運轉起基礎鬥氣,楊望蒼週邊揚起清淨的風,走入藥草園並摸出了淨氣護符,抬手一拋丟到舞鳶腳邊吹散其周邊的毒氣「晚點還我喔」

未等回應,青年快步來到扭動的銀鈴身旁,哭笑不得地將女友公主抱了起來「好、好,之後再鬧妳啦」

笑語之際,銀鈴感到有一雙強壯的臂彎將自己抱起,抬頭觀望,果不其然正是望蒼。儘管聽力仍未恢復,尚聽不見他的話語,但溫柔擁抱帶來的安心感不言而喻,痕癢也好、痛楚也罷,此刻消失於無形,少女自然而然地放鬆身體,嘴角勾起幸福的笑容,亦不忘小小的惡作劇,讓尾巴末端的毛髮不時輕拂男朋友的手臂,帶來似有若無的痕癢感。

漸漸地,外界零零碎碎的聲音打破了寂靜,一度消失的聽力正一點一點恢復過來,有鑑於剛才的教訓,銀鈴雙耳始終保持低垂,耳上的絨毛亦變得蓬鬆,藉此將大部份的聲量阻隔,保護聽覺。

(2024-02-24, 10:48)舞鳶 提到︰ 舞鳶「楊少俠,多謝,給您添麻煩⋯」受到楊望蒼的幫助,不受控制的淚水終於停了下來。只是她一抬頭,就發現對方也不幸中招。拾起護符後,舞鳶隨手往上頭拍了個加強淨化效果的紋章,接著挪動還有些發虛的雙腿到了情侶檔身邊。將護符塞到攤平的男性手中,舞鳶問到:「兩位可有好些?」

「多謝舞鳶小姐關心,現時已經感覺好多了。」站穩後,銀鈴攙扶著因毒性發作而喃喃自語的望蒼,以點頭代替鞠躬,向舞鳶表達謝意。

「因對藥草的特性知之甚少,未曾料到採藥時會遭遇事故,不過......這亦不失為一段有趣的經歷?」說時愛憐地注視著身邊人,助他握穩護符,並以膝代枕,讓男朋友枕著休息。她一手作扇,為戀人搧出涼風;一手撥開他耳邊的髮絲,以舒適的力度按壓太陽穴。

(2024-02-24, 11:31)紅色老鼠傑力 提到︰ 紅色老鼠傑力然後就看見了望蒼跟銀鈴兩個人癱倒再一起,而他們身旁有一位女性正照看著他們
「望蒼先生!銀鈴小姐!」
她有些慌張的跑了過去,接著立即拿起法杖

「『擴展、延伸,回歸到無罪且純潔的狀態吧——【歸淨之軀】!』」
潔琳迅速地對著自己的輔助魔法附加上了了能夠擴散範圍的「領域化」、兩人躺著的地上浮現一個圓形的魔法陣,接著在詠唱完畢後,魔法陣發出如同極光般的光芒壟罩著兩人,開始消除兩人因藥草的毒素而造成的身體不適。

「這樣應該就沒問題了...不過還是先觀察一下看看吧...阿」
放心地吐了一口氣後,潔琳才回過神來,看向兩人身旁的那名女子

「剛剛是你在照看望蒼先生跟銀鈴小姐的吧?非常謝謝你,我叫做潔琳,請問您的名字是?」

銀鈴神態自若地注視光芒籠罩身邊,雖然不懂得魔法的原理與作用,但施法後身體確實變得輕盈,無疑是法術起作用了,為此她向少女表示感謝,微笑道:「有勞潔琳小姐了。」


珠蚌*2
鮭魚*2
常見藥草*2
限藥用*2
SIGNATURE:
只看該作者
【工房→藥草園】

端木小姐回到工房挑選幾個能派上用場的工具和裝備。

剛剛回來的路上,遠遠的好像瞄見了一個有點熟但又不是很熟的人影,看樣子只有女孩的野餐計畫要泡湯啦。
不過,雖然心裡這麼想,但端木小姐並不真的在意計畫出現變數。
她拎起裝著工具的竹簍,離開工房。

端木小姐在前往湖泊與藥草園的岔路處踮起腳,朝湖泊方向眺望,發現人群好像散了,便直接往藥草園前進。
只看該作者
引用︰「因對藥草的特性知之甚少,未曾料到採藥時會遭遇事故,不過......這亦不失為一段有趣的經歷?」說時愛憐地注視著身邊人,助他握穩護符,並以膝代枕,讓男朋友枕著休息。她一手作扇,為戀人搧出涼風;一手撥開他耳邊的髮絲,以舒適的力度按壓太陽穴。
「.....」潔琳望著銀鈴照顧著她的愛人的樣子,那副神情與動作讓她望得出神。

安蓓大人曾經說過,自己在加入騎士團後的某天開始,就能夠開始露出像自己ˊ這個年紀的女孩子該有的表情了
或許,那正是自己開始戀慕上那個人的時候吧。

不知道自己有沒有辦法像銀鈴一樣照顧那個人呢.....潔琳在腦中想像出畫面,但那畫面卻不知為何感到有些微妙

「唔....?」
究竟是哪裡有問題呢....這微妙感令她不自覺地露出困惑的表情
引用︰銀鈴神態自若地注視光芒籠罩身邊,雖然不懂得魔法的原理與作用,但施法後身體確實變得輕盈,無疑是法術起作用了,為此她向少女表示感謝,微笑道:「有勞潔琳小姐了。」

「不會,這是我該做的」
在深陷困惑之中時,銀鈴的道謝讓她回過神來,面對在過去也常常聽見的道謝,潔琳只是帶著笑容如此回應。
SIGNATURE:
用水神給予的力量與神聖魔法在戰場上支援眾人,必要時也能挺身在前線保護眾人的水神代理祭司

「沒問題的,我會好好援助大家的。」––潔琳
只看該作者
看黑泥完全不想理自己亞特拉略為失望的搖頭,隨後她聽見楊忘蒼的呼喊,轉頭一看發現他也中了某種毒草的招,不過潔琳已經先一步處理了亞特拉也就沒過去打擾準備再摘一些草回去,亞特拉無意間也拔了兩株毒草但由於種族的原因並沒有效果

「總覺得手有點僵硬……錯覺嗎」

----------
水母*1
蚌*2
魚*8
電鰻*1
草*2
藥草*3
毒草*3
擲骰結果

2d6 → 8[3, 5] 8
2d6 → 8[4, 4] 8
2d6 → 10[4, 6] 10
2d6 → 9[4, 5] 9
1d6 → 1[1] 1副作用
1d6 → 3[3] 3副作用
SIGNATURE:
對我來說死亡不是終點而是另一個起點—亞特拉
只看該作者
「嗯?那是……」
本打算離開的謝米遠遠便瞄到了熟悉的孩子

那是夜魂,它正被楊望蒼所揮舞着

用於除草。

謝米不自覺就握緊了拳,在一邊靜靜觀察幾人
她倒不想上去閒聊,對,現在的自己,很孤高!

舞鳶埋下種子的舉動被謝米目睹,既然是藥草園,當然也是該種植,收成,再種植

怎麼會忘記如此理所當然的東西呢?
不,她並沒有忘記,自己正要去種點甚麼呢!

一邊思考,謝米一邊移動,來到了遺址

總感覺這裡很悲傷啊……突然,她想起來一個東西

謝米在空間筆記本上翻找,上面一頁寫着︰
"有金色孢子的衣服"
本想着哪天也許能當作素材的,但現在她不是能種這個試看看嗎?

這很不妙,不用頭腦想也明白,可是她很好奇會發生甚麼
反正……不會有人發現的

找了個陰涼的位置,謝米把"有金色孢子的衣服"從筆記中倒出來

完工後,她想先拔拔附近的草再回來觀察情況,這邊的草藥看上去也蠻高級的

結果中招了,眼睛和耳朵都變得刺刺的……
已經沒空閒去管甚麼孢子了……



今期的收穫:
珠蚌*3
鮭魚*1
電鰻*2
種子*1
香料*5
藥草*5
毒草*3
擲骰結果

2d6 → 9[3, 6] 9藥草園
2d6 → 9[6, 3] 9藥草園
2d6 → 5[2, 3] 5藥草園
2d6 → 2[1, 1] 2藥草園
1d6 → 2[2] 2副作用
1d6 → 5[5] 5副作用
SIGNATURE:
只看該作者
(2024-02-24, 11:31)紅色老鼠傑力 提到︰ 「這樣應該就沒問題了...不過還是先觀察一下看看吧...阿」
放心地吐了一口氣後,潔琳才回過神來,看向兩人身旁的那名女子

「剛剛是你在照看望蒼先生跟銀鈴小姐的吧?非常謝謝你,我叫做潔琳,請問您的名字是?」
(2024-02-24, 15:37)泰迪 提到︰ 泰迪「多謝舞鳶小姐關心,現時已經感覺好多了。」站穩後,銀鈴攙扶著因毒性發作而喃喃自語的望蒼,以點頭代替鞠躬,向舞鳶表達謝意。

「因對藥草的特性知之甚少,未曾料到採藥時會遭遇事故,不過......這亦不失為一段有趣的經歷?」說時愛憐地注視著身邊人,助他握穩護符,並以膝代枕,讓男朋友枕著休息。她一手作扇,為戀人搧出涼風;一手撥開他耳邊的髮絲,以舒適的力度按壓太陽穴。

「小女子名喚舞鳶,潔琳姑娘還請多多指教。」舞鳶對著棕髮的年輕女孩作揖說道,雖然這個動作因為她仍然坐在地上而顯得有些不倫不類就是。

看著親密相依的情侶檔,舞鳶臉上依舊掛著得體的微笑,心裡卻萌生了一股想要將毒草再次扔過去的衝動,只是默默地又掐斷了一株會讓人淚流滿面的毒草和一株搭配合宜可以加強藥效的藥草。大約是剛才摸了太多有毒植物,這次舞鳶在拔草時只是眼眶略為泛紅的酸澀而已。
「如神農嘗百草這般確實有趣,可終究要量力而為,以免錯估藥性致於無可挽回之憾。」一邊與獸族少女閒聊,舞鳶一邊以自身的能力催生剛才種下去的種子。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安魂祭島上的力量加成,種子在一瞬間發芽、成長、開花、結果、凋零,舞鳶甚至還來不及收回指尖翠綠的光芒,這種子就彷彿趕火車似的完成了一輪生命的循環,只留下幾顆孤零零的種子。見到這般情景,舞鳶愣了一下,顯然沒有意識到會是這樣的結果,於是又把種子按回土裡。


複製種子>收成1(再種)
2以下:不知為何一直不發芽的種子,甚至不知道屬於何種植物。>收成2(再合成複製種子種)
3以上:可食用的香料,煎煮炒炸應該都很好吃。2
6以上:常見的藥草,能藥用或作為香料等用途。7
9以上:第一次出土時會釋放毒物的藥草,僅可藥用。8
擲骰結果

2d6 → 7[2, 5] 7
2d6 → 9[4, 5] 9
2d6 → 4[3, 1] 4
2d6 → 8[2, 6] 8
1d6 → 2[2] 2副作用
只看該作者
藥草園>湖泊

應該離得夠遠了。
一隻潛望鏡般的眼睛從土壤中探出,確認周圍沒人後,黑泥才隨後湧上地面。
終於,牠重獲了自由。

牠爬向剛剛很在意的大型水體。
湖面倒映出牠的樣貌。牠在湖邊活動著身體、變換著型態,過了一會才意識到,那就是「我」。
雖然還想繼續探索自己的外貌和這不可思議的現象,但狀況不容許牠這麼愜意,因為不知道會不會突然有人冒出來抓住牠。

不知為何,總是有人想要抓住牠,但又不像是要吃掉的樣子。
是因為外貌嗎?還是因為牠太弱小了?
無論如何,牠都不想要再被囚禁了。

第一個問題暫時難以解決,但至少牠可以讓人認不出自己是誰。
至於第二個問題,通過不久前的經驗牠也有了該如何應對的頭緒。

牠進入水中。視野非常差,也無法確認水上的狀況,這樣不好。
牠緩緩浮上水面,黑色的身體逐漸變化成一個茶褐色紙袋,並且在對著岸邊的方向留了兩個破洞。
表面上看,這只是一個漂浮在水面上的普通物件,但裡面的黑泥正通過紙袋的開孔偷偷警戒著岸上的動靜。

牠通過底下的紙袋開口伸出數條顏色和水融為一體的觸手。
其中一些形似魚鰭的觸手負責撥動水來移動位置,另一些長條型觸手則垂到更深的水下負責感知和捕捉靠近的獵物。
每當有魚經過底下時,觸手便會立即將其刺殺,並拉進紙袋中吞食。

現在的牠不是黑泥,而是垂釣者紙袋。



已食用
水母*0
珠蚌*0
鮭魚*3
海鰻*1
寶石魚*0
擲骰結果

1d3 → 1[1] 1
1d2 → 2[2] 2
2d6 → 6[4, 2] 6天才小釣手
2d6 → 6[1, 5] 6天才小釣手
2d6 → 8[2, 6] 8天才小釣手
2d6 → 10[6, 4] 10天才小釣手
SIGNATURE:
:現在形象是一個身高約兩米的男性。黑髮黑瞳,容貌有些微妙的女性化,看起來很年輕,臉上沒什麼表情,甚至有點呆。頭部以下的身體被一套厚重的黑色蟲殼裝甲覆蓋。脖子上掛著一個布製囊袋(靈花囊)。

酒吧不明生物紀錄
只看該作者
亞特拉繼續收集著藥草,不知為何亞特拉總有一股感覺這些東西很快就會派上用場,再度拔出一個發出尖叫的藥草後亞特拉發現一株特別的藥草,從生命的感覺上這株藥草已經生長了至少千年

「伽瑪島的歷史已經那麼久了嗎?」

亞特拉收下那株藥草後停下動作,開始思考前往其他地區

----------
水母*1
蚌*2
魚*8
電鰻*1
草*4
藥草*3
毒草*4
千年草*1
擲骰結果

2d6 → 12[6, 6] 12
2d6 → 4[1, 3] 4
2d6 → 4[1, 3] 4
2d6 → 10[5, 5] 10
1d6 → 5[5] 5
只看該作者
(2024-02-24, 23:52)Heiray 提到︰ 找了個陰涼的位置,謝米把"有金色孢子的衣服"從筆記中倒出來

完工後,她想先拔拔附近的草再回來觀察情況
「種下」帶有孢子的衣服的區域沒有半點變化,謝米看不出這究竟算不算種植成功。
也許要給它一些時間生長看看?
SIGNATURE:
GM:紫苑、泰迪
歡迎來到Alpha TRPG:歡迎各位新來的玩家進行自我介紹!
冒險的起點:酒吧長期活動介紹:酒吧是讓新手玩家熟悉、瞭解TRPG基本規則和體驗何謂角色扮演的遊戲區
酒吧場外討論區:歡迎到此提出酒吧相關疑問、TRPG相關疑問
MENU:酒吧全年菜色、季節菜色一覽





只看該作者
【藥草園】

「這裡的人比我想的還多耶。」

端木小姐來到藥草園,很快就找到潔琳和銀鈴等人,於是快步靠上前,說:「潔琳小姐,我們待會可能得先回工房把食物料理好再去森林會比較——」

「啊,舞鳶小姐也在。」端木小姐朝著舞鳶揮揮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