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集場】伽瑪島2:新生(2/20~3/3)
只看該作者
引用︰「小女子名喚舞鳶,潔琳姑娘還請多多指教。」舞鳶對著棕髮的年輕女孩作揖說道,雖然這個動作因為她仍然坐在地上而顯得有些不倫不類就是。
「舞鳶小姐,很高興認識你!」
聽著舞鳶和銀鈴的對話,潔琳稍微觀察出了些甚麼。

「舞鳶小姐,雖說有些突然,但我在想您會不會是學過醫療跟藥草的知識?從你的談吐之間,能感覺出一種專業的氣場....當然,也有可能是我搞錯了也說不定」
像是閒話家常一般,潔琳好奇地對著這名叫做舞鳶的女子詢問著
引用︰「這裡的人比我想的還多耶。」

端木小姐來到藥草園,很快就找到潔琳和銀鈴等人,於是快步靠上前,說:「潔琳小姐,我們待會可能得先回工房把食物料理好再去森林會比較——」

「啊,舞鳶小姐也在。」端木小姐朝著舞鳶揮揮手。
「阿,端木小姐也跟舞鳶小姐認識啊...世界或許意外的小呢?不過酒吧本身也不算太大呢...哈哈」
看見端木出現並對著舞鳶打招呼,潔琳如此感嘆道。

「我知道了,那麼就乾脆再稍微冒個險稍微摘採一些這裡的藥草後就回去進行製作吧」
潔琳稍微掃視了一下四周,發現不少與自己的世界的可食用植物外型相似的植株,於是抱著稍微一試的心態將他們輕輕用手採下來
如她猜測的那樣,這些植物並沒有會突然噴出奇怪粉末的根部與莖部,安全的成果讓潔琳放鬆地吐了一口長氣。

「雖然藥草本身也很好,但要是時不時會被藥草的毒素影響的話,那還是謹慎一點吧...」
將野菜收好後,潔琳想到了些甚麼,轉頭看向舞鳶
「對了,舞鳶小姐,我們等等去要去工坊稍微做一些料理帶到森林來野餐,不知道您有沒有興趣一起來參加?」

身上的材料:
水母*1
鮭魚*4
電鰻*3
野菜*6
常見藥草*3
毒物藥草*3
擲骰結果

2d6 → 4[2, 2] 4昨天沒有做的採集
2d6 → 5[3, 2] 5昨天沒有做的採集
2d6 → 6[3, 3] 6昨天沒有做的採集
2d6 → 4[1, 3] 4昨天沒有做的採集
SIGNATURE:
用水神給予的力量與神聖魔法在戰場上支援眾人,必要時也能挺身在前線保護眾人的水神代理祭司

「沒問題的,我會好好援助大家的。」––潔琳
只看該作者
(2024-02-25, 09:50)舞鳶 提到︰ 「如神農嘗百草這般確實有趣,可終究要量力而為,以免錯估藥性致於無可挽回之憾。」一邊與獸族少女閒聊,舞鳶一邊以自身的能力催生剛才種下去的種子。

聽完舞鳶的一席話,銀鈴自覺剛才有些忘乎所以了,藥若是處理不當亦會變成毒,確實應該小心應對。
「感謝舞鳶小姐提點,我會倍加注意的。」少女臉頰微微發紅,帶著感激與羞愧點了頭。

(2024-02-25, 19:57)木骨 提到︰ 端木小姐來到藥草園,很快就找到潔琳和銀鈴等人,於是快步靠上前,說:「潔琳小姐,我們待會可能得先回工房把食物料理好再去森林會比較——」
(2024-02-25, 21:09)紅色老鼠傑力 提到︰ 「阿,端木小姐也跟舞鳶小姐認識啊...世界或許意外的小呢?不過酒吧本身也不算太大呢...哈哈」
看見端木出現並對著舞鳶打招呼,潔琳如此感嘆道。

待男朋友神智清醒後,少女開始點算手中的藥草,並很快意識到烹飪食材數量似乎略嫌不足,於是決定再次採集一些。得益於剛才的經驗,她這次仔細觀察,只對有所認識的同一類藥草動手──

「藥草出土的瞬間會發出刺耳的尖嘯,請各位暫時迴避,還望見諒。」銀鈴在拔草前亦不忘提點身邊人,一臉歉意地提醒她們多加注意。


藥草好會叫catA_XD
珠蚌*2
鮭魚*2
苧麻一類植物*1
常見藥草*4
限藥用*3
擲骰結果

2d6 → 6[5, 1] 6採集
2d6 → 2[1, 1] 2採集
2d6 → 9[6, 3] 9採集
2d6 → 8[2, 6] 8採集
1d6 → 5[5] 5副作用
SIGNATURE:
只看該作者
在兩位治癒者的幫助下,楊望蒼身上的麻癢感迅速退去,幻聽也在眨眼間消失了,青年忍不住舒了口氣

「謝謝」蹭了蹭銀鈴的手,楊望蒼起身也順便把女友拉了起來,然後幫雙方拍了拍身上的塵土,最後才收起護符

「兩位謝謝啦,果然有治癒者在就是令人放心」如果不要連妳們也中毒就更好了,楊望蒼默默的在心裡吐槽

(2024-02-25, 21:52)泰迪 提到︰ 待男朋友神智清醒後,少女開始點算手中的藥草,並很快意識到烹飪食材數量似乎略嫌不足,於是決定再次採集一些。得益於剛才的經驗,她這次仔細觀察,只對有所認識的同一類藥草動手──

「藥草出土的瞬間會發出刺耳的尖嘯,請各位暫時迴避,還望見諒。」銀鈴在拔草前亦不忘提點身邊人,一臉歉意地提醒她們多加注意。

「額,那我離遠點好了...我去收一下剛剛砍倒的那幾棵好了」收起獸化特徵,楊望蒼想了想,去一旁將剛剛砍倒的藥植收了起來

接著他猶豫了一下,又轉頭看了一眼不遠處的藥師和牧師,最終還是忍不住拔出蒼空一揮,隨著劍光閃過,眼前的藥草被攔腰削斷

鬥氣使點了點頭,這次他可是一直開著基礎鬥氣防備毒氣,肯定不會...

【噗!】一個藥草上的囊包猛然炸開,楊望蒼反應迅速的扭頭一閃,但還是被飛濺的汁液擦到了鼻頭,他忍不住打了個噴嚏,蹲著的身子也隨即一歪,手就這樣按在一根藥草的斷面上

「......呵,這甚麼噗嗤,甚麼鬼哈哈運氣啦哈哈哈哈哈!!!」楊望蒼一邊吐槽,一邊無法抑制的大笑了起來,摸到毒液的手也開始冒出麻癢的紅疹


話說要開新團可能會叫上一個補師(?

常見藥草*4
毒物藥草*4
擲骰結果

2d6 → 7[4, 3] 7今天必出12
2d6 → 9[6, 3] 9今天必出12
2d6 → 9[5, 4] 9今天必出12
2d6 → 8[6, 2] 8今天必出12
1d6 → 1[1] 1
1d6 → 4[4] 4
SIGNATURE:
楊望蒼

蒼穹的四界
設定
故事
只看該作者
【藥草園】>【森林】

「唉…去下個地方吧。」
這次她真的真的不會再碰草藥了,謝米朝樹林移動

她挑了一顆生長情況不太理想的樹木

果然要砍的話還是得避開長得好的樹呢



今期的收穫:
珠蚌*3
鮭魚*1
電鰻*2
種子*1
香料*5
藥草*5
毒草*3
軟木*2
硬木*1
有特殊味道的木頭*
擲骰結果

2d6 → 4[3, 1] 4森林
2d6 → 3[2, 1] 3森林
2d6 → 7[5, 2] 7森林
2d6 → 9[5, 4] 9森林
SIGNATURE:
只看該作者
剛才在覓食時被獵物反擊了,但是攻擊的手段讓人難以理解。
明明沒感覺到什麼動作,卻突然有種強烈的刺痛和燒灼感鑽進體內,觸手一時間變得不聽使喚。

所幸,能正常活動的觸手還有很多,震驚過後便一齊將這條魚殲滅了。
雖然擁有不尋常的攻擊手段,但身體還是相當脆弱。

親自變成這種魚後發現牠能夠從身體釋放出電擊,自身也對電擊有一定的抵抗力。
接著用放電的觸手癱瘓獵物後變得更容易捕捉了,不過很快地也遇到不太起作用的對象。

堅硬的帶殼生物……要不是在碰到時對方突然動了,或許還不會察覺到牠們的存在。
硬質的外殼似乎抵擋了電流的入侵,只不過對牠而言,要碾碎這種程度的防禦並不算難事。
將對方固定住然後在觸手前端形成金屬錐點進行砸擊,只要打開一點缺口或縫隙就能將觸手伸進裡面將對方殺掉。

大自然也有各種各樣的生物呢。



已食用
水母*0
珠蚌*3
鮭魚*4
海鰻*1
寶石魚*0
擲骰結果

2d6 → 5[1, 4] 5SCP釣魚失敗
2d6 → 8[3, 5] 8SCP釣魚失敗
2d6 → 3[2, 1] 3SCP釣魚失敗
2d6 → 5[4, 1] 5SCP釣魚失敗
SIGNATURE:
:現在形象是一個身高約兩米的男性。黑髮黑瞳,容貌有些微妙的女性化,看起來很年輕,臉上沒什麼表情,甚至有點呆。頭部以下的身體被一套厚重的黑色蟲殼裝甲覆蓋。脖子上掛著一個布製囊袋(靈花囊)。

酒吧不明生物紀錄
只看該作者
引用︰「謝謝」蹭了蹭銀鈴的手,楊望蒼起身也順便把女友拉了起來,然後幫雙方拍了拍身上的塵土,最後才收起護符

「兩位謝謝啦,果然有治癒者在就是令人放心」如果不要連妳們也中毒就更好了,楊望蒼默默的在心裡吐槽
「不會,不如說我的存在正是為了處理這種可能性而存在的,不用擔心派不上用場了呢」
面對望蒼的道謝,潔琳也禮貌地回應對方。
引用︰「藥草出土的瞬間會發出刺耳的尖嘯,請各位暫時迴避,還望見諒。」銀鈴在拔草前亦不忘提點身邊人,一臉歉意地提醒她們多加注意。
「沒事的,我的世界也有會發出刺耳叫聲的魔物在,有心理準備的話就沒有問題的」
話剛說完,銀鈴拔出的藥草便開始發出詭異的怪叫聲,聽著這聲音她只能苦笑。

(不過,如果藥草有能夠發出聲音的構造的話,那會不會其實那不是藥草,而是身上部位有藥用功能的小型魔物呢...?)
同時,潔琳的腦中也冒出這個疑問

引用︰「......呵,這甚麼噗嗤,甚麼鬼哈哈運氣啦哈哈哈哈哈!!!」楊望蒼一邊吐槽,一邊無法抑制的大笑了起來,摸到毒液的手也開始冒出麻癢的紅疹
然而就在她開口邀請舞鳶後等待著對方的回覆沒多久,望蒼的爆笑聲清晰地從不遠處傳來

那大概是中了自己剛剛採藥草時也中過的毒了吧.....

「望蒼先生,我馬上過去!」
雖然可能對被邀請的人不太禮貌,但潔琳還是選擇拿起法杖,馬上起身跑向聲音的來源處,看見倒在地上大笑著的望蒼,潔琳閉上眼睛開始凝聚魔力:
「『回歸到無罪且純潔的狀態吧——【歸淨之軀】』」
接著如同剛剛治療二人那樣,她熟練的詠唱咒語並施放出能夠治療毒物造成的身體異常的輔助魔法,淡綠色的光幕輕輕蓋在楊望蒼上頭,迅速消去令他大笑以及讓身上長出紅疹的毒物。
SIGNATURE:
用水神給予的力量與神聖魔法在戰場上支援眾人,必要時也能挺身在前線保護眾人的水神代理祭司

「沒問題的,我會好好援助大家的。」––潔琳
只看該作者
「端木小姐,」看到先前一起拚酒的夥伴,舞鳶微笑的揮了揮手回應:「許久未見,近來可一切都好?」

「小女子乃一介大夫,於草藥一類稍有涉略,潔琳姑娘才是心細如髮。」打小與族人學習的知識、以及種自帶的植物親和力,確實讓她在草藥一塊相較於他人所知更多不少,但舞鳶並非那種張揚自傲的個性,於是謙虛地擺了擺手回答了潔琳的問題。

還來不及回應野餐與否的問題,舞鳶就看到潔琳又火燒火燎的去拯救被放倒的年輕人,確認了下應該不需要自己的幫助後,少女朝著留在原地的幾人拱手道:「承蒙潔琳姑娘相邀,便容小女子叨擾幾位了。」

接著,她便開始整理剛才的收穫,同時又隨手採集了可以食用和做為調料的植物。——既然要去野餐,多準備些吃的總不會有問題吧?
與其同時,重新種下的種子雖說沒有受到半花妖的催生,仍然再次以破竹的氣勢瘋狂生長,最後又結出三顆種子。但忙於收拾的舞鳶沒有注意到,於是新生的種子悄然無聲的落地,再次陷入生生不息的循環。

骰了四次2到底算是運氣好還是壞 mayday

複製種子:收成1(再種)
2以下:不知為何一直不發芽的種子,甚至不知道屬於何種植物。>收成2(再合成複製種子種)
3以上:可食用的香料,煎煮炒炸應該都很好吃。3
6以上:常見的藥草,能藥用或作為香料等用途。8
9以上:第一次出土時會釋放毒物的藥草,僅可藥用。8
擲骰結果

2d6 → 7[5, 2] 7
2d6 → 5[4, 1] 5
2d6 → 8[4, 4] 8收成
2d6 → 2[1, 1] 2收成
只看該作者
【藥草園→森林】

「噢……」雖然外表看不出來有耳朵,但仍然擁有良好聽力的端木小姐不經意地發出一聲小小的哀號,似乎對噪音的承受力不是很高。

「不曉得工房的設備需不需要燃料,我去森林收集一些木材備用。幾位要是忙完可以直接回工房,不用等我,我很快就會回去。」
端木小姐手都還沒放下,才剛跟舞鳶打完招呼,又揮揮手跟大家道別,然後踩著急促但不失優雅的步伐逃離藥草園,前往森林。
只看該作者
(2024-02-25, 23:13)jeffary 提到︰ 在兩位治癒者的幫助下,楊望蒼身上的麻癢感迅速退去,幻聽也在眨眼間消失了,青年忍不住舒了口氣

「謝謝」蹭了蹭銀鈴的手,楊望蒼起身也順便把女友拉了起來,然後幫雙方拍了拍身上的塵土,最後才收起護符

「兩位謝謝啦,果然有治癒者在就是令人放心」如果不要連妳們也中毒就更好了,楊望蒼默默的在心裡吐槽
(2024-02-25, 23:13)jeffary 提到︰ 「額,那我離遠點好了...我去收一下剛剛砍倒的那幾棵好了」收起獸化特徵,楊望蒼想了想,去一旁將剛剛砍倒的藥植收了起來

銀鈴沒有多言,只是報以甜蜜的笑容,踮起腳尖,往男朋友臉頰一親,叮囑道:「阿蒼也要小心喔。」

(2024-02-26, 17:57)木骨 提到︰ 還來不及回應野餐與否的問題,舞鳶就看到潔琳又火燒火燎的去拯救被放倒的年輕人,確認了下應該不需要自己的幫助後,少女朝著留在原地的幾人拱手道:「承蒙潔琳姑娘相邀,便容小女子叨擾幾位了。」
(2024-02-26, 17:57)木骨 提到︰ 「不曉得工房的設備需不需要燃料,我去森林收集一些木材備用。幾位要是忙完可以直接回工房,不用等我,我很快就會回去。」
端木小姐手都還沒放下,才剛跟舞鳶打完招呼,又揮揮手跟大家道別,然後踩著急促但不失優雅的步伐逃離藥草園,前往森林。

舞鳶小姐客氣了。」銀鈴試著模仿拱手的禮節,微笑還禮,內心亦開始期待一面觀賞森林美景,一邊與好友們享用豐盛餐點的一刻。

獸族少女向急步離去的端木小姐揮手道別,直至她的背影遠去,才說道:「想來,採收的藥草根部仍夾雜著不少泥土,有待洗淨,鮭魚亦需要刮鱗、去除臟器等工序,一來一去可能費時甚久,為免耽誤各位的時間,我亦打算提早回到工房備料。」語畢,目光又移到望蒼所在的方向,看來她打算等待男朋友採藥完畢便先一步返回工房。


珠蚌*2
鮭魚*2
苧麻一類植物*1
常見藥草*4
限藥用*3
SIGNATURE:
只看該作者
【藥園】>【礦坑】

亞特拉離開藥草園來到了礦坑中,她召喚出幾個骸骨開始挖礦自己則待在一旁整理今天的收獲

(如果能挖到附有魔力的礦物就好了)

---------
水母*1
蚌*2
魚*8
電鰻*1
草*4
藥草*3
毒草*4
千年草*1
礦石*3
貴金屬*1
擲骰結果

2d6 → 8[5, 3] 8
2d6 → 6[5, 1] 6
2d6 → 6[3, 3] 6
2d6 → 10[5, 5] 10
SIGNATURE:
對我來說死亡不是終點而是另一個起點—亞特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