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集場】伽瑪島2:新生(2/20~3/3)
只看該作者
【森林】

謝米把砍下來的木頭輕輕放進空間包包,得趕緊了,她猜安魂祭快結束了

【森林】>【礦山】

在移動的路上謝米就同時準備着開採工具,雖然只是些輕便的小工具,但也能夠在到達礦山後立即展開採集

進入礦坑,她摸着洞壁,一邊感覺着魔力流動一邊走

來到深度不淺的一處,謝米鎖定了礦脈的一角,鎬子和鐵錐並用開採起來



今期的收穫:
珠蚌*3
鮭魚*1
電鰻*2
種子*1
香料*5
藥草*5
毒草*3
軟木*2
硬木*2
有特殊味道的木頭*2
砂岩*1
貴金屬*1
擲骰結果

2d6 → 11[5, 6] 11森林
2d6 → 7[4, 3] 7森林
2d6 → 11[6, 5] 11礦山
2d6 → 5[3, 2] 5礦山
SIGNATURE:
只看該作者
(2024-02-26, 00:35)紅色老鼠傑力 提到︰ 「望蒼先生,我馬上過去!」
雖然可能對被邀請的人不太禮貌,但潔琳還是選擇拿起法杖,馬上起身跑向聲音的來源處,看見倒在地上大笑著的望蒼,潔琳閉上眼睛開始凝聚魔力:
「『回歸到無罪且純潔的狀態吧——【歸淨之軀】』」
接著如同剛剛治療二人那樣,她熟練的詠唱咒語並施放出能夠治療毒物造成的身體異常的輔助魔法,淡綠色的光幕輕輕蓋在楊望蒼上頭,迅速消去令他大笑以及讓身上長出紅疹的毒物。

「呵呵,呼,謝了謝了,真是失態,沒想到一下又中招了」狀態恢復的楊望蒼擦擦笑淚,一邊將草藥收起一邊道謝著

(2024-02-26, 20:25)泰迪 提到︰ 獸族少女向急步離去的端木小姐揮手道別,直至她的背影遠去,才說道:「想來,採收的藥草根部仍夾雜著不少泥土,有待洗淨,鮭魚亦需要刮鱗、去除臟器等工序,一來一去可能費時甚久,為免耽誤各位的時間,我亦打算提早回到工房備料。」語畢,目光又移到望蒼所在的方向,看來她打算等待男朋友採藥完畢便先一步返回工房。

「要回工坊處理材料嗎?」注意到女友靠了過來,楊望蒼很快就從對方抱著的材料才到了她的想法

「那就走吧」楊望蒼點點頭,將兩人的蒐集到的素材都收入書中,隨後與潔琳道別「那我們先回去了」

【藥草園】>【湖泊】>【工房】

「好了,東西給你放這了」隨意找個桌子把這次安魂祭蒐集到的物品放好「那我接下來我就先回去休息吧,這次出來主要就是看妳一眼而已...對了,差點忘了這句」

「歡迎回來」楊望蒼溫柔地抱了抱銀鈴,然後低下頭,像是補充能量般給了戀人深深的一吻,好一會兒分開後才低聲說道「無論如何,妳平安回來就是最重要的」

(互動略)

「好了,接下來就妳們玩吧,除了要小心亞特拉,他畢竟是娚的」楊望蒼說著走向大門

「啊,還有,果然下次我還是跟妳一起回去吧!」青年臨走又補了一句了,隨後也不等反應便離開了伽瑪島

雖然稍早說要把獸族公主返鄉的事延後點說,但果然他還是相當在意呢

好了,這次的收集物都轉交,咱要準備出國了!
聲望留言:
泰迪 聲望+1 畢竟是娚的wwwwww
SIGNATURE:
楊望蒼

蒼穹的四界
設定
故事
只看該作者
(2024-02-27, 00:35)jeffary 提到︰ 「呵呵,呼,謝了謝了,真是失態,沒想到一下又中招了」狀態恢復的楊望蒼擦擦笑淚,一邊將草藥收起一邊道謝著


「要回工坊處理材料嗎?」注意到女友靠了過來,楊望蒼很快就從對方抱著的材料才到了她的想法

「那就走吧」楊望蒼點點頭,將兩人的蒐集到的素材都收入書中,隨後與潔琳道別「那我們先回去了」

【藥草園】>【湖泊】>【工房】

「好了,東西給你放這了」隨意找個桌子把這次安魂祭蒐集到的物品放好「那我接下來我就先回去休息吧,這次出來主要就是看妳一眼而已...對了,差點忘了這句」

「歡迎回來」楊望蒼溫柔地抱了抱銀鈴,然後低下頭,像是補充能量般給了戀人深深的一吻,好一會兒分開後才低聲說道「無論如何,妳平安回來就是最重要的」

(互動略)

「好了,接下來就妳們玩吧,除了要小心亞特拉,他畢竟是娚的」楊望蒼說著走向大門

「啊,還有,果然下次我還是跟妳一起回去吧!」青年臨走又補了一句了,隨後也不等反應便離開了伽瑪島

雖然稍早說要把獸族公主返鄉的事延後點說,但果然他還是相當在意呢

「沒關係的,有我在的話,剛剛的意外發生幾次都能夠安全處理的」
然後,聽見望蒼要帶著銀鈴先行回去,她笑著對兩人揮手
「我等等就會跟上!」

然後她轉頭看向棋她還留在現場的人
「那麼舞鳶小姐,我先回去工坊那邊了,我很期待接下來的野餐喔」
她這麼說完後,露出一個開心的笑容,然後小跑步開始往工坊前進

(位置:藥草園->湖泊)

準備回到工坊時,她又經過了湖邊
「不如再多準備一點食材吧....?」
她這麼想著,又再次對湖泊使用了水神的權能

從水中浮出的四顆水球分別包著兩個蚌殼跟鮭魚
「我記得這個蚌殼好像是珠蚌對吧...?沒辦法拿來用在野餐上呢,不過跟大家商量的話總會找到用處的吧」
確認完成果後,潔琳繼續往工坊的方向前進

(位置:湖泊->工坊)

當潔琳到達工坊時,裡面已剩下銀鈴一人
「阿,望蒼先生先回去了嗎?」
究竟是剛好,還是對方隱隱約約察覺到這次野餐的參加人員讓自己加進來會變得鶴立雞群所以先行迴避了呢...?
不過這對潔琳來說無所謂,所以她只是為少了一個可以交流的對象感到可惜而已。

隨後,她稍微觀察了一下這座工坊內的配置
基本上要在這裡蒐集素材的所需工具都有準備,這裡同時也有廚具、鐵匠用具、以及各種琳瑯滿目的工具存在
可以說是不用擔心有人會在這裡發揮不了自己的才能,這座工坊是甚麼時候就設立了呢?究竟有多少人利用了這間工坊才有這麼多樣性的工具呢?花了多少時間才將設備準備得這麼周全呢?
思考這些問題的時候,潔琳就會越發覺得這座島比自己想像中的還要厲害許多。

身上的材料:
身上的材料:
水母*1
鮭魚*6
電鰻*3
珠蚌:2
野菜*6
常見藥草*3
毒物藥草*3
擲骰結果

2d6 → 8[2, 6] 8釣魚
2d6 → 3[1, 2] 3釣魚
2d6 → 6[5, 1] 6釣魚
2d6 → 5[4, 1] 5釣魚
SIGNATURE:
用水神給予的力量與神聖魔法在戰場上支援眾人,必要時也能挺身在前線保護眾人的水神代理祭司

「沒問題的,我會好好援助大家的。」––潔琳
只看該作者
【森林→工房】

端木小姐走進森林,隨手將第一眼看見的木材、木塊扔進手中的竹簍,然後就轉身返回工房。

一踏進工房就看見潔琳正在觀察設備。
「潔琳小姐是第一次使用工房嗎?」



硬木 X2
香木 X2
擲骰結果

2d6 → 9[4, 5] 9撿樹枝
2d6 → 8[6, 2] 8撿樹枝
2d6 → 8[5, 3] 8撿樹枝
2d6 → 9[5, 4] 9撿樹枝
只看該作者
(2024-02-27, 09:50)木骨 提到︰ 【森林→工房】

端木小姐走進森林,隨手將第一眼看見的木材、木塊扔進手中的竹簍,然後就轉身返回工房。

一踏進工房就看見潔琳正在觀察設備。
「潔琳小姐是第一次使用工房嗎?」

端木的聲音將潔琳從沉思中喚醒,讓她回過神來,看向聲音的來源
「啊,啊哈哈…嗯,說來很難為情,我除了魔法跟戰鬥以外在其他事情上沒什麼才能,除了有跟家裡人學了一些料理的製作方法以外,這裡的大部分的製作工具我都不知道怎麼使用呢。」
她不好意思地笑著,如此回覆對方
SIGNATURE:
用水神給予的力量與神聖魔法在戰場上支援眾人,必要時也能挺身在前線保護眾人的水神代理祭司

「沒問題的,我會好好援助大家的。」––潔琳
只看該作者
釣魚的日子仍在持續。隨著進食量的增加,紙袋也在一點點地變大。



已食用
水母*0
珠蚌*6
鮭魚*5
海鰻*1
寶石魚*0
擲骰結果

2d6 → 4[3, 1] 4SCP釣魚成功
2d6 → 6[1, 5] 6SCP釣魚成功
2d6 → 5[2, 3] 5SCP釣魚成功
2d6 → 3[2, 1] 3SCP釣魚成功
SIGNATURE:
:現在形象是一個身高約兩米的男性。黑髮黑瞳,容貌有些微妙的女性化,看起來很年輕,臉上沒什麼表情,甚至有點呆。頭部以下的身體被一套厚重的黑色蟲殼裝甲覆蓋。脖子上掛著一個布製囊袋(靈花囊)。

酒吧不明生物紀錄
只看該作者
(2024-02-27, 11:50)紅色老鼠傑力 提到︰ 「啊,啊哈哈…嗯,說來很難為情,我除了魔法跟戰鬥以外在其他事情上沒什麼才能,除了有跟家裡人學了一些料理的製作方法以外,這裡的大部分的製作工具我都不知道怎麼使用呢。」

「雖然我也不是專家,不過人類有句話說得很好:『最好的學習方式就是勇於嘗試』。實際去摸摸看,總會理解使用方式的……吧?」
端木小姐邊說邊將工具一一放回原位,最後抱著撿回來的木材,不確定要把東西放在哪裡。
只看該作者
(2024-02-27, 01:30)紅色老鼠傑力 提到︰ 然後她轉頭看向棋她還留在現場的人
「那麼舞鳶小姐,我先回去工坊那邊了,我很期待接下來的野餐喔」
她這麼說完後,露出一個開心的笑容,然後小跑步開始往工坊前進

「諸位慢走,小女子隨後便跟上。」舞鳶朝離開的人們揮揮手,還沒收妥的她似乎還沒有打算離開。
在園地中摘取了些有著圓型大葉子的香料,還順手撿了幾顆未曾見過的種子,舞鳶突然注意到剛才許多人都採集過、會尖叫的藥草。

興致勃勃的大夫伸手掐住葉子用力一拔,又是一陣淒厲刺耳的尖叫,已經做好心理準備的少女沒有半點退卻,只是仔細的開始觀測面前的藥草。
出土的植物潛藏在土裡的部分是和人蔘有著幾分相像的根莖,上頭還隱約有張扭曲的臉——顯然不是適合食用的種類呢。
待尖叫聲平息,舞鳶也收妥自己的物品,起身離開藥草園。


2以下:不知為何一直不發芽的種子,甚至不知道屬於何種植物。>收成4
3以上:可食用的香料,煎煮炒炸應該都很好吃。3
6以上:常見的藥草,能藥用或作為香料等用途。9
9以上:第一次出土時會釋放毒物的藥草,僅可藥用。9
擲骰結果

2d6 → 9[4, 5] 9
2d6 → 6[5, 1] 6
2d6 → 7[6, 1] 7收穫
2d6 → 6[4, 2] 6收穫
1d6 → 5[5] 5副作用
只看該作者
再挖了一段時間後亞特拉遣返了骷髏們

「應該差不多了」

亞特拉動身返回工房的路上剛好遇到謝米向她點頭致意

【礦坑】>【工房】

(讓我想想該做些什麼……)

------
水母*1
蚌*2
魚*8
電鰻*1
草*4
藥草*3
毒草*4
千年草*1
礦石*7
貴金屬*1
擲骰結果

2d6 → 8[3, 5] 8
2d6 → 8[6, 2] 8
2d6 → 6[3, 3] 6
2d6 → 7[2, 5] 7
SIGNATURE:
對我來說死亡不是終點而是另一個起點—亞特拉
只看該作者
(2024-02-27, 00:35)jeffary 提到︰ 「好了,東西給你放這了」隨意找個桌子把這次安魂祭蒐集到的物品放好「那我接下來我就先回去休息吧,這次出來主要就是看妳一眼而已...對了,差點忘了這句」

「歡迎回來」楊望蒼溫柔地抱了抱銀鈴,然後低下頭,像是補充能量般給了戀人深深的一吻,好一會兒分開後才低聲說道「無論如何,妳平安回來就是最重要的」

(互動略)

「好了,接下來就妳們玩吧,除了要小心亞特拉,他畢竟是娚的」楊望蒼說著走向大門

「啊,還有,果然下次我還是跟妳一起回去吧!」青年臨走又補了一句了,隨後也不等反應便離開了伽瑪島

雖然稍早說要把獸族公主返鄉的事延後點說,但果然他還是相當在意呢

「我......」面對關心的提問,銀鈴只說出了一個字,隨即低下頭,輕咬下唇,用搖頭代替答覆。就結果而論,她此行一無所獲,但主要原因在於自己的心魔而非他人,不過這很難用三言兩語解釋得了。

吻後,少女將臉頰埋到男朋友的胸膛,以含糊不清的話語柔聲回應:「辛苦了,你也要好好休息喔。」再一次緊緊的擁抱過,這才捨得與男朋友正式道別。

雖然望蒼臨別時特意叮囑關於亞特拉的事宜,但此刻銀鈴的心中並沒有他人,也就不以為意了。

......

當男朋友的身影遠去,獸族少女回望堆滿一桌的食材,決定先借用幾個器皿來盛放,於是便在工房內逛了一圈,卻發現以前留下來的,那兩顆帶不走的重力珠以及親手畫下的警示塗鴉,頓時感覺相當羞恥,在快手拿取了必要的用具後,便紅著臉急步返回桌旁。

她雙手輕拍發燙的臉頰,自我激勵,是時候準備料理了──

藥草用水反覆沖刷,洗去根部的泥濘,接著以利爪將草藥細切成段,用杵臼稍為搗碎,放在一旁備用;鮭魚刮去魚鱗,去頭、剖腹,取出臟器與魚卵,爪尖在魚肉上熟練地劃了數下,使其骨肉分離,隨後以清水沖洗魚身的血水,乾淨的布吸乾多餘水分,最後用竹簽將魚肉串好,放置風乾;接著處理魚卵,先把包覆魚卵的的筋膜去除,將整團魚卵泡在水裡,用手輕輕搓揉使其分散,直至粒粒分明,最後加入一小撮藥草粉末調味,至此備料的工作已完成七八成了。

(2024-02-27, 01:30)紅色老鼠傑力 提到︰ 當潔琳到達工坊時,裡面已剩下銀鈴一人
「阿,望蒼先生先回去了嗎?」
究竟是剛好,還是對方隱隱約約察覺到這次野餐的參加人員讓自己加進來會變得鶴立雞群所以先行迴避了呢...?
不過這對潔琳來說無所謂,所以她只是為少了一個可以交流的對象感到可惜而已。
(2024-02-27, 16:27)木骨 提到︰ 「雖然我也不是專家,不過人類有句話說得很好:『最好的學習方式就是勇於嘗試』。實際去摸摸看,總會理解使用方式的……吧?」
端木小姐邊說邊將工具一一放回原位,最後抱著撿回來的木材,不確定要把東西放在哪裡。

「阿蒼他需要休息,所以先一步回去了,感謝關心。」銀鈴微笑點頭道。

又見端木小姐也返回工房了,少女朝對方揮揮手打招呼:「端木小姐好。」走近詢問,「我正打算以煙燻的方式烹製魚肉,可惜尚欠一些果木用作薪柴,請問可以借用一些嗎?」


珠蚌*2
鮭魚*2
苧麻一類植物*1
常見藥草*4
限藥用*3

常見藥草*4
毒物藥草*4
SIGNA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