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集場】伽瑪島2:新生(2/20~)
只看該作者
#51
(2022-02-28, 00:37)jeffary 提到︰ 「...算啦,也不是你的錯,這次記好了」看著縮起身子的艾普索,楊望蒼抓抓頭,對著少年說道「我是楊望蒼,她是銀鈴...額,她跟你們是第一次見沒錯,當時她剛好不在」
「說起那時候在場的人,嗯...是關雎跟逆痕嗎?都5年了,實在有點沒印象了,似乎沒有在酒吧裡看到他們呢」
(2022-02-28, 20:53)泰迪 提到︰ 「你好~」銀鈴順應望蒼的介紹,向少年展示友好的笑容並輕輕揮手。

「兩位再見~因為巨蟲尚有再次出沒的可能,還請路上小心~」她向二人的背影微微一躬,目送著他們離開。
【礦山→工房】

「噢!五年了嗎?」艾普索驚訝道,原來自己是因為時間過於久遠而遺忘了嗎?那搞不好他的記憶力並沒有問題!當他這麼想後,艾普索覺得鬆了一口氣。

「我這次會記住的!」艾普索這次有朝氣的回應兩人,「那我就去跟上舞鳶了,望蒼跟銀鈴掰掰~」

「那個……梅恩絲也再見。」他向墓碑以及站在碑前的梅恩絲道別,他離得太遠並沒有看見他們口中的屍骨,不過他感覺對方也是跟舞鳶一樣善良的人。說完後,他一邊跟在舞鳶身後,一邊撿起感覺能用上的石頭,有些因巨蟲破壞而散落出的礦物也收入口袋。

(2022-02-28, 20:11)舞鳶 提到︰ [礦山>>森林>>工房]
看著人們給不明男子立碑,舞鳶也雙手合十拜了拜,雖然她覺得孤身闖入不明之處不太聰明就是。
把玩了好一陣子的貝殼,又聽了它重複大夥的對話,舞鳶也發現了這東西的妙用,顯然是個可以記錄聲音的神奇物件。

「小女子和徒兒約好要回那工房製些小玩意兒,瞧這大地似要平息,便先行一步了。」對自然能量稍微敏感些的半花妖,注意到大地能量的衰退,於是對著礦山的眾人作揖便離開了礦山,還在順路的森林裡撿了塊適用的木頭。
朝著工房方向前進。

回到工房後,她從藥箱中倒出所有蒐集的材料——天知道這小小藥箱究竟是怎麼塞進一堆東西的。將材料分門別類的放好,她就開始了加工的旅程。
先是用木頭雕製了個面具,又將有用的藥草填入口鼻處。
接著將毒藥草、香料、軟木一同碾碎後抄成幾片紙張。
後又用較硬的木頭刻出了益智遊具。
最後將帶著香氣的木頭刻成小小的徽章。
後又用較硬的木頭刻出了益智遊具。
「願你百歲無憂。」完成了聖徽,她將這東西別到了艾普索的衣領上,道出了一句祝福,接著她看著散了一桌的材料又說:「若你有需要的便自行取著吧。」
回到工房後,艾普索也把大大小小的東西卸下,把提籃內的藥草、幾塊木板和礦物們放在桌上。在舞鳶加工物品時,艾普索也不斷盯著對方怎麼製作東西,他摘的香料不夠做酷酷的面具,但是自己有好幾株毒草,他就學著舞鳶的動作開始捲草,利用手上的材料做了一份捲草。

「謝、謝謝……!」艾普索看舞鳶把刻好的徽章別在了自己身上,因第一次收到禮物而感到驚喜,他摸了摸上面的刻痕,自己也想刻一個回贈給舞鳶。他挑了片散發好聞味道的木頭,認真的刻出了一個圖形,是他看了很多次的、舞鳶使用魔法時會出現的那片紋章。

想到成對的東西,艾普索也把剛才撿到的磁石拿了出來,找了找工具想加工一下石頭,他用工房裡的雕刻刀將一塊磁石分成了兩半,測試了一下兩顆石頭如他預想中的一樣能夠吸附在一起,並且切面吻合。

他又拿了幾塊剛才採到的礦石出來,用礦石與貴金屬為舞鳶做了一支方便攻擊用的袖箭,自己則是做了新的金屬製護具。

聽到自己可以隨意取用素材,艾普索趁舞鳶在做藥水時偷偷地拿了軟木又做了一份捲草,將砂岩和其他藥草混合成與舞鳶手中相同顏色的藥水,雖然他並不知道這份藥水有什麼功效。


怎麼又多骰Q_Q 還我砂岩
擲骰結果

2d6 → 7[5, 2] 7撿礦
2d6 → 8[3, 5] 8撿礦
2d6 → 7[5, 2] 7撿礦
2d6 → 9[5, 4] 9撿礦
2d6 → 4[2, 2] 4撿礦
SIGNATURE:
酒吧裡的迷途少年艾普索.克洛弗
回覆
只看該作者
#52
【工房】

(2022-02-28, 20:11)舞鳶 提到︰ 一頓忙活,她似乎也是挺樂在其中,看著餘下的一堆草藥,她將這些藥物混合、搗碎,淬鍊後製出了一小碗治癒用的藥水,可惜卻苦無盛裝的器皿。

「謝姑娘,小女子見您似是長於以礦石製物,能否勞煩姑娘替小女子瞧瞧這兒是否能造出些盛藥湯之物?」注意到謝米作出了一小罐的不明液體,舞鳶走了過去問著,似乎怕對方覺得自己不想出錢,她又補上了一句:「謝姑娘再瞧瞧須給您些甚麼做為報酬可好?」

「舞鳶?喔好。」
作為工房的主人(自稱),謝米當然注意到也在使用工房的舞鳶
只是直到對方先來問話前,都不打算干涉對方

謝米看了看對方有的材質,嗯?有個東西之前在伽瑪島上面是沒有的
「這樣不同顏色的石頭應該就剛剛好了。」
她拿起砂岩,然後對上舞鳶的眼神,對峙幾秒

「還是我來幫你做吧。」

先是將砂岩敲碎以方便精鍊,不同重量的物質在匠的手腕下自然地各自篩分,這步不用太嚴格,留下某些雜質反而更有利於提高容器的堅固度

再暫時卸下黑色的外袍,謝米帶舞鳶到熾熱的融爐前,將處理過的矽砂送進去後
這期間來看看舞鳶有甚麼好東西

「對了,剛剛舞鳶你提到藥了吧?」
謝米也拿出自己的摘的藥草
「剛好這些草我不知道怎麼用才好,就都做成藥吧!」

4塊砂岩、12份藥草
藥草裡,謝米出了8份

將融成稠狀的矽混合物用鼓風裝置塑型,這個工房是個好地方,工具應有盡有
待冷卻後,藥水也該完成了



使用舞鳶5份砂岩、6份常見藥草、謝米的9份常見藥草
製作【治療藥水】5瓶,其中兩瓶歸於舞鳶

混雜銅鐵的礦石 = 3
藏在深層礦脈的貴金屬 = 11
超~長的海鰻 = 0
外表不起眼的珠蚌 = 2
常見的藥草 -9 = 2
蘊含豐富靈氣的千年藥草 = 1
釋放毒物的藥草  = 2
可食用的香料 = 3

堅硬的石頭 = 28
野菜 = 1
SIGNATURE:
[圖︰ whUAv21.png]
S2阿爾法酒吧角色︰謝米 斗篷穿着中
 隱於浮光月華的希冀 
回覆
只看該作者
#53
【礦山】>【工房】

見事情結束後梅恩絲在地上撿起幾塊剛才沙蟲掉落的礦石,在清點好獲得的礦物後梅恩絲向其他人表達離意:「我這邊的礦物挖了不少,我也要先回工房,回見。」

「對了你們待在這邊也要注意安全,尤其當感覺到劇烈震動感時。」離開前梅恩絲向著其他人揮了揮手以示道別並附上讓他們注意安全的提醒,後就朝著工房前進。

回到工房的梅恩絲先是點清挖到的礦物,但當在清點時梅恩絲腦海中突然浮現出了一些點子讓梅恩絲對於礦物的製作有了好想法,在確認好要製作的物品後梅恩絲就專心的開工了。
使用三份磁石製成三角吊墜,每一個角都可拆分。
使用兩份銅礦與兩份貴金屬製成騎槍,槍身上佈滿複雜的花紋,梅恩絲簡單的揮舞一下騎槍後讓手上的凝膠流入花紋中確認成效的梅恩絲點點頭並為騎槍取名【灰晶】
不過對於剩餘的沙岩梅恩絲有些為難的思考可以做成什麼。


2以下磁石✕3-3=0
3以上砂岩✕10+1=11
6以上銅礦石✕13-2+3=14
9以上貴金屬✕3-2=1
擲骰結果

2d6 → 7[6, 1] 7礦物
2d6 → 5[1, 4] 5礦物
2d6 → 7[4, 3] 7礦物
2d6 → 7[4, 3] 7礦物
SIGNATURE:

回覆
只看該作者
#54
【礦山→工房】

當大家都先後離開後,銀鈴手抱著一堆撿來的礦物,與望蒼一同離開了礦洞,沿著原路回到了工房。

......

推開工房的大門,只看到眾人如火如荼地著手進行鍛造、調配藥品等工作,銀鈴亦不好意思去打擾大家。於是先借用一張空置的工作桌,將礦物小心放下,再來到工具架前拿取了一把鎚子、一把鉗子,並帶回桌旁。

她解開繫在腰間的繩索,放下配刀,以工具鉗夾緊刀身,另一手持握鎚子,慢慢施力敲打,試圖將緊貼在刀側的強力磁鐵敲打下來。在旁人眼裡這只是簡單的作業,但獸族少女卻顯得手忙腳亂,不是握力不夠使工具幾乎飛脫,就是錯誤地把重鎚敲在刀鋒上。

就結果而言,銀鈴總算成功將磁礦與小刀分離──代價是一把彎彎曲曲的鈍刀,以及在過程中被敲碎、一分為二的磁石。

「鳴嗯......」她就像是作了錯事的孩子般偷偷看向旁人,想參考其他人正確處理礦物的方式。

(2022-02-28, 22:50)Heiray 提到︰ 再暫時卸下黑色的外袍,謝米帶舞鳶到熾熱的融爐前,將處理過的矽砂送進去後

這時注意到工房內另一位技藝熟練的女性使用了熾熱的融爐來加熱、融化某一種礦石,於是銀鈴也學習對方的處理手法,先將礦石分門別類,再依次投入到爐火當中,待加熱完成後再使用其他工具加工處理。

經歷了數次一言難盡的失敗以及生死一瞬間後,銀鈴總算利用礦物製成了一個難以名狀的玻璃盒子、兩顆仍在冷卻,卻已表現出異常沉重的特性,只好暫時放在原地有待處理的珠子。


砂岩*5-5=0
銅鐵礦*10-10=0
貴金屬*1
磁石*1-1=0

獲得:
【連理石】*1
【隱形盒】*1
【重力珠】*2
回覆
只看該作者
#55
戶外,一陣微風拂過。你們能聽見植物輕輕晃動的沙沙聲。
風停下後,聲音也停止了。
一切歸於平靜。

你們注意到先前撿到的碎骨化成沙塵消散在空氣中。
在礦坑的人發現,礦道恢復成原狀,就像不曾遭受蠕蟲的破壞。蠕蟲留下的汙穢及陌生人的屍骨也一併消失了。



【安魂祭結束】


活動結束,感謝各位參與。
採集列表恢復原狀。
※請寄站內信向兩位審卡員申請改卡(增加道具跟素材),申請時務必附上道具效果。
※本次活動留下的材料可以留待下一次安魂祭使用。
SIGNATURE:
GM:貓a、卡普耶卡
歡迎來到Alpha TRPG:歡迎各位新來的玩家進行自我介紹!
冒險的起點:酒吧長期活動介紹:酒吧是讓新手玩家熟悉、瞭解TRPG基本規則和體驗何謂角色扮演的遊戲區
酒吧場外討論區:歡迎到此提出酒吧相關疑問、TRPG相關疑問
MENU:酒吧全年菜色、季節菜色一覽


回覆
只看該作者
#56
(2022-02-28, 22:50)Heiray 提到︰ 「舞鳶?喔好。」
作為工房的主人(自稱),謝米當然注意到也在使用工房的舞鳶
只是直到對方先來問話前,都不打算干涉對方
謝米看了看對方有的材質,嗯?有個東西之前在伽瑪島上面是沒有的
「這樣不同顏色的石頭應該就剛剛好了。」
她拿起砂岩,然後對上舞鳶的眼神,對峙幾秒
「還是我來幫你做吧。」
先是將砂岩敲碎以方便精鍊,不同重量的物質在匠的手腕下自然地各自篩分,這步不用太嚴格,留下某些雜質反而更有利於提高容器的堅固度
再暫時卸下黑色的外袍,謝米帶舞鳶到熾熱的融爐前,將處理過的矽砂送進去後
這期間來看看舞鳶有甚麼好東西
「對了,剛剛舞鳶你提到藥了吧?」
謝米也拿出自己的摘的藥草
「剛好這些草我不知道怎麼用才好,就都做成藥吧!」
4塊砂岩、12份藥草
藥草裡,謝米出了8份
將融成稠狀的矽混合物用鼓風裝置塑型,這個工房是個好地方,工具應有盡有
待冷卻後,藥水也該完成了
[工房]
在謝米忙著鑄造容器時,舞鳶也將對方蒐集的藥草以同樣的比例製成適用的藥水,在兩人的通力合作下,能夠治癒傷痛的藥水成功完成了。

「多謝謝姑娘,若非姑娘相助這藥可就浪費了呢。」看著承裝在小瓶子內的藥水,舞鳶發自內心的感謝道,接著她就歪頭看著謝米,似乎在等著對方提出需要甚麼酬勞。

回覆
只看該作者
#57
(2022-03-01, 09:44)舞鳶 提到︰ [工房]
在謝米忙著鑄造容器時,舞鳶也將對方蒐集的藥草以同樣的比例製成適用的藥水,在兩人的通力合作下,能夠治癒傷痛的藥水成功完成了。

「多謝謝姑娘,若非姑娘相助這藥可就浪費了呢。」看著承裝在小瓶子內的藥水,舞鳶發自內心的感謝道,接著她就歪頭看著謝米,似乎在等著對方提出需要甚麼酬勞。

「好…好喔,不用謝。」
其實謝米有些疑惑那個"謝姑娘"的稱呼,畢竟她不姓謝

「那剩下的藥水還歸我啦。」
她拿起其中一瓶看,裡面的紅色液體有種可口的感覺
「嗯?怎麼了?」
SIGNATURE:
[圖︰ whUAv21.png]
S2阿爾法酒吧角色︰謝米 斗篷穿着中
 隱於浮光月華的希冀 
回覆
只看該作者
#58
(2022-03-01, 16:45)Heiray 提到︰ 「好…好喔,不用謝。」
其實謝米有些疑惑那個"謝姑娘"的稱呼,畢竟她不姓謝
「那剩下的藥水還歸我啦。」
她拿起其中一瓶看,裡面的紅色液體有種可口的感覺
「嗯?怎麼了?」

「嗯?姑娘瞧給您何物做酬勞方可?」舞鳶歪著頭,請別人製作東西付錢應該是理所當然的吧,怎麼對方似乎沒有要收錢的意思呢?
回覆
只看該作者
#59
(2022-03-02, 13:18)舞鳶 提到︰ 「嗯?姑娘瞧給您何物做酬勞方可?」舞鳶歪著頭,請別人製作東西付錢應該是理所當然的吧,怎麼對方似乎沒有要收錢的意思呢?

「啊!這回事啊…!」
畢竟是共同作業,本來就沒有要酬勞的意思,更何況自己也拿了三瓶藥水
不過……

既然對方都這麼說了,不要白不要啊對不對!
「嘛…也不過是小小意思…」

謝米想起來一頓飯值兩阿法幣
「兩枚阿法幣就可以啦!」



注.可議價、可拒絕
SIGNATURE:
[圖︰ whUAv21.png]
S2阿爾法酒吧角色︰謝米 斗篷穿着中
 隱於浮光月華的希冀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0
(2022-03-02, 13:39)Heiray 提到︰ 「啊!這回事啊…!」
畢竟是共同作業,本來就沒有要酬勞的意思,更何況自己也拿了三瓶藥水
不過……
既然對方都這麼說了,不要白不要啊對不對!
「嘛…也不過是小小意思…」
謝米想起來一頓飯值兩阿法幣
「兩枚阿法幣就可以啦!」

「若往後有需姑娘協助,也還請多加幫忙吶。」顯然沒有意識到自己似乎比較吃虧,或是就算意識到了也沒有想計較的舞鳶,從藥箱中摸出兩枚錢幣後遞給謝米。

接著,就開始整理自己散落在桌上的成品與素材。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