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集場】伽瑪島2:新生(2/20~3/3)
只看該作者
#61
(2022-03-02, 13:56)舞鳶 提到︰ 「若往後有需姑娘協助,也還請多加幫忙吶。」顯然沒有意識到自己似乎比較吃虧,或是就算意識到了也沒有想計較的舞鳶,從藥箱中摸出兩枚錢幣後遞給謝米。

接著,就開始整理自己散落在桌上的成品與素材。

「好~多謝惠顧~」
快樂快樂,趕快拿這個錢去吃草餅蛋糕~

希望那個服務生不在…

道別舞鳶,謝米收拾東西往酒吧回去
SIGNATURE:

只看該作者
#62
「舞鳶,這個也給你!」艾普索將製作好的聖徽、連理石跟袖箭塞給舞鳶,「這是禮物,特地為你做的!」

「這是我剛才刻的徽章、這是吸力很強的石頭、這是方便攻擊所做的武器,可以從袖子發射出針!」艾普索一一介紹道具的功能,雖然他不知道能製作得這麼成功是因為伽瑪島的異變,現在正對自己的作品感到自豪。


SIGNATURE:
酒吧裡的迷途少年艾普索.克洛弗
只看該作者
#63
「好,先這樣吧....」斯洛克把所有東西都打包起來,不過只收起了兩個徽章中的一個,然後手拿著另一個
「把這東西給這傢伙不知道有沒有辦法幫他轉運....」
看著手上散發著不明的,但是可以感覺得出「強運」氣場的徽章,他喃喃自語著回去了酒吧
SIGNATURE:
用水神給予的力量與神聖魔法在戰場上支援眾人,必要時也能挺身在前線保護眾人的水神代理祭司

「沒問題的,我會好好援助大家的。」––潔琳
只看該作者
#64
(2022-03-03, 23:16)小椿 提到︰ 「舞鳶,這個也給你!」艾普索將製作好的聖徽、連理石跟袖箭塞給舞鳶,「這是禮物,特地為你做的!」
「這是我剛才刻的徽章、這是吸力很強的石頭、這是方便攻擊所做的武器,可以從袖子發射出針!」艾普索一一介紹道具的功能,雖然他不知道能製作得這麼成功是因為伽瑪島的異變,現在正對自己的作品感到自豪。
「啊啊,多謝了。」沒有想過會收到回禮的舞鳶驚喜交加,立刻小心的將聖徽別在身上,又將袖箭也一併佩戴上。她撫摸著收到的禮物,非常愛不釋手的樣子。
擺弄著臂上的機關,舞鳶似乎很想立刻使用看看,可惜礙於工房人多便打消了這個念頭。

「我去林中試試這小東西,便勞煩你先將這提籃和餐墊還予掌櫃吧,我一會兒便回去。」舞鳶想了想將提籃和野餐墊遞給艾普索,最後還是決定先去試用看看,免得之後使用不熟悉的武器傷到了自己人。

只看該作者
#65
(2022-03-04, 09:31)舞鳶 提到︰ 「啊啊,多謝了。」沒有想過會收到回禮的舞鳶驚喜交加,立刻小心的將聖徽別在身上,又將袖箭也一併佩戴上。她撫摸著收到的禮物,非常愛不釋手的樣子。
擺弄著臂上的機關,舞鳶似乎很想立刻使用看看,可惜礙於工房人多便打消了這個念頭。

「我去林中試試這小東西,便勞煩你先將這提籃和餐墊還予掌櫃吧,我一會兒便回去。」舞鳶想了想將提籃和野餐墊遞給艾普索,最後還是決定先去試用看看,免得之後使用不熟悉的武器傷到了自己人。
【工房】

「嗯啊,好吧。」艾普索接下舞鳶手中的提籃及地墊,「那……路上小心!」

他將自己製的護具、連理石以及其他東西收好,抱著滿手的東西慢慢回去酒吧。


SIGNATURE:
酒吧裡的迷途少年艾普索.克洛弗
只看該作者
#66
正在整理剛才使用到器具的梅恩絲突然感覺到在戶外的的一陣風吹拂過以後一切化作平靜,這讓梅恩絲暫時停下動作隨後像是什麼事都沒發生依樣繼續整理器具。

再把器具物歸原位後梅恩絲將製作好的物品與沒用到的素材收進郵差包裡,除了三角吊墜。

梅恩絲看著手中的吊墜思索可以掛在哪裡,片刻後梅恩絲解開吊墜的綁繩將其綁在郵差包的扣環上當作掛飾。

確認沒有東西遺落後梅恩絲走向酒吧門扉推開門回到酒吧。
SIGNATURE:

只看該作者
#67
[工房>森林>工房]

和艾普索道別後,舞鳶便沿著小徑又走到森林,對著新武器摸索試用了一番後,便離開伽瑪島回到酒吧中。
只看該作者
#68
自從製成了兩顆體積小巧卻有著異常重量的珠子後,銀鈴就一直蹲在熔爐前面觀察研究。

她先是嘗試用爪子輕輕敲打、抓刮著金屬珠,然而無法在珠子表面留下任何刮痕;當她用指尖抵著球體表面輕輕發力推動時,又發覺珠子像是底下生根一樣絲紋不動。後來雖拿來了其他工具協助推動,可惜結果並無二致。

「......」隨時間慢慢過去,獸族少女被熔爐的紅紅火光照得眼晴發疼,一眨眼就流下一行眼淚,神情甚是苦惱。

她著實很喜歡這類渾圓小巧的物體,不過當下卻無法將它們帶走收藏。除此之外,假若繼續讓珠子放置在熔爐前面而沒有任何作為,其他人可能會因而不慎絆倒,投身火爐,實在相當的危險。

出於責任感,少女在工房內逛了一圈,借用筆刷以及幾種顏料。她將地上的金屬珠塗成了鮮艷顯眼的顏色,又在地上畫了一個紅色圓圈將珠子圈起來警示危險。

後來仍然覺得不妥,決定再在底下加寫了一行小字,字體雖像是剛剛學會寫字的孩童一樣寫得歪斜難看,但內文卻又不失誠意:

的重量遠想象,我實無力它移走,但為免對他人造危害,只好擅自地面鴉以作警示,還望見諒。    髮.銀鈴[圖︰ l.png]

如此一來,後來的人就能找到自己追究責任了,她嘆氣一聲,默默地將用完的工具放歸原處,然後走向工房的門口。推開大門時,少女再次回頭看了一對可愛的珠子一眼,向它們揮揮手道別,這才轉身離開。
SIGNATURE:
只看該作者
#69
【工房周邊】
趁著女友在工房製作的時候,楊望蒼並沒有走遠,只是在周邊遊走,似乎在確認什麼

「就算不算上那條蛇,已經兩次出事了,這島總該消停了吧」確認之前的異象皆已退去,他這才回頭向工房走去

(2022-04-27, 20:00)泰迪 提到︰ 量遠想象,我實無力它移走,但為免對他人造危害,只好擅自地面鴉以作警示,還望見諒。    髮.銀鈴[圖︰ l.png]

如此一來,後來的人就能找到自己追究責任了,她嘆氣一聲,默默地將用完的工具放歸原處,然後走向工房的門口。推開大門時,少女再次回頭看了一對可愛的珠子一眼,向它們揮揮手道別,這才轉身離開。

「噗」看到銀鈴留下的信息,楊望蒼忍不住笑了一下

接著他想了想,伸手抱住重力珠微微用力——

「——反正都有警告了,應該不會有人踢到...吧?」青年默默地放棄了帶走它的打算,轉身朝酒吧走去
SIGNATURE:
楊望蒼

蒼穹的四界
設定
故事
只看該作者
#70
【工房】

「嗚呃呃呃呃呃…」侯棠開始恢復意識後,發出了上了年紀的嘆息聲。「…我怎麼回到工房了,剛剛不是還在船上嗎?」然後迅速地起身伸個懶腰。

「總之先回酒吧好了,肚子也開始叫了。」然後朝著門的方向走去回到酒吧…本該是這樣的。

(2022-04-27, 20:00)泰迪 提到︰ 自從製成了兩顆體積小巧卻有著異常重量的珠子後,銀鈴就一直蹲在熔爐前面觀察研究。
她先是嘗試用爪子輕輕敲打、抓刮著金屬珠,然而無法在珠子表面留下任何刮痕;當她用指尖抵著球體表面輕輕發力推動時,又發覺珠子像是底下生根一樣絲紋不動。後來雖拿來了其他工具協助推動,可惜結果並無二致。
「......」隨時間慢慢過去,獸族少女被熔爐的紅紅火光照得眼晴發疼,一眨眼就流下一行眼淚,神情甚是苦惱。
她著實很喜歡這類渾圓小巧的物體,不過當下卻無法將它們帶走收藏。除此之外,假若繼續讓珠子放置在熔爐前面而沒有任何作為,其他人可能會因而不慎絆倒,投身火爐,實在相當的危險。
出於責任感,少女在工房內逛了一圈,借用筆刷以及幾種顏料。她將地上的金屬珠塗成了鮮艷顯眼的顏色,又在地上畫了一個紅色圓圈將珠子圈起來警示危險。
後來仍然覺得不妥,決定再在底下加寫了一行小字,字體雖像是剛剛學會寫字的孩童一樣寫得歪斜難看,但內文卻又不失誠意:
的重量遠想象,我實無力它移走,但為免對他人造危害,只好擅自地面鴉以作警示,還望見諒。    髮.銀鈴[圖︰ l.png]
如此一來,後來的人就能找到自己追究責任了,她嘆氣一聲,默默地將用完的工具放歸原處,然後走向工房的門口。推開大門時,少女再次回頭看了一對可愛的珠子一眼,向它們揮揮手道別,這才轉身離開。

侯棠就這樣被那顆鐵珠絆倒了。

「阿幹幹幹幹幹!閃到腰!」
SIGNATURE:
酒吧角色:應侯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