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已結束】 【酒吧進階團】黑魔法.女巫終焉之地
只看該作者
眼見朱利安施放出虹色的火焰,魯路斯才笑出兩聲,隨即就在劇烈的爆炸中被吹飛,背脊重重撞上岩壁,幾滴鮮血從從口中反濺而出。帶著哭腔的粗喘緩緩癱在地上,不時發出咳嗽聲,那卻又拉扯著內傷而逼出眼淚。

「我……咳咳……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帶我離開這裡……」

少年拄著短棒想站起,隨後又滑落倒地,充滿希望的虹光消失,轉而將保護的橘火纏繞在身上,試圖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擲骰結果

3d6 → 5[2, 2, 1] 5伎者應對
5d6 → 10[1, 2, 2, 2, 3] 10保護之慾火
SIGNATURE:
「來我的身邊,讓我帶給你快樂!」
酒吧角色:自由飄泊的男伎,魯路斯
雜文:Ernest的魔法理論

前酒吧角色:自私的愛與美之神,關雎
世設:作為詮釋與敘事的意志
回覆
只看該作者
「等、等一下啦 catA_cry 。有人要撤退有人要打,你搞得我好亂啊!」獾跟著亞特拉的手臂一起移動,被甩上甩下的,眼淚都要被甩出來了。於一片混亂中似乎完全拿不定主意該怎麼做,於是沒有戰鬥也沒有撤退,繼續黏在亞特拉身上。
SIGNATURE:
酒吧角色: 吐司發射器權威與可愛的美洲獾 獾纏!
「要不要來點紙巾?」
----------------------
前酒吧角色: 單純過頭的少年法師 雪鴞 羽石!
「我的直覺跟我說不該相信直覺...」 

回覆
只看該作者
[我建議是不要抓在我身上比較好,我本身的身體比較脆弱在比較激烈的動作下我的軀體可能會直接脫落,更不用說在有掛著重物的情況下]

之後注意到在爆炸中被吹走的魯路斯,注意到情況亞特拉派出了幽靈嘗試將魯路斯脫離戰場
擲骰結果

5d6 → 26[4, 5, 6, 5, 6] 26協防魯路斯
SIGNATURE:
對我來說死亡不是終點而是另一個起點—亞特拉
回覆
只看該作者
魯路斯正好被吹飛到通道方向,乘着亞特拉的幽靈你很快便看見先提議撤退的夏綠蒂

朱利安也拔腿隨着亞特拉的腳步撤退

一行人跑出大空洞之後,你們回頭,小黑在那裡吸引着原本應該朝你們襲來的火力,牠身邊纏繞的能量看上去已經變得零散,法術的識人能知道那是牠邁向虛弱的表現

小黑突然猛烈踏地,空氣和大地都為之震盪,大空洞與通道之間的銜接處落下碎石,肉眼可見的裂縫蔓延

糟了!快跑!
朱利安的反應不是最快的,你們當中的武人或是直覺過人者比青年更早察覺到危機

SIGNATURE:
[圖︰ whUAv21.png]
S2阿爾法酒吧角色︰謝米 斗篷穿着中
 隱於浮光月華的希冀 
回覆
只看該作者
被送到洞外後,少年仍坐在地上,撫住胸口喘息,小黑引發的崩塌他看在眼裡,卻沒有感到同情或哀傷,只要自己能活下來就夠了。

「嚇死我了……」

他看起來十分頹喪,不單是因為遭逢性命之憂,還有無法看見這坑洞之底到底有什麼秘密。
SIGNATURE:
「來我的身邊,讓我帶給你快樂!」
酒吧角色:自由飄泊的男伎,魯路斯
雜文:Ernest的魔法理論

前酒吧角色:自私的愛與美之神,關雎
世設:作為詮釋與敘事的意志
回覆
只看該作者
「呃...那邊有石柱,還有那個女巫要的儀式。」獾纏看起來還有點驚魂未定,兩眼有些無神。好消息是還講得出話「而且沒有恐怖的石像」

邊回答著,他邊轉頭回望剛才崩塌的房間,好像資訊過多還沒處理完
SIGNATURE:
酒吧角色: 吐司發射器權威與可愛的美洲獾 獾纏!
「要不要來點紙巾?」
----------------------
前酒吧角色: 單純過頭的少年法師 雪鴞 羽石!
「我的直覺跟我說不該相信直覺...」 

回覆
只看該作者
[我們找到目標了除此之外那邊還有疑似歷代女巫的畫像,畫像中除了初代女巫以外另外的畫像中都有小黑的身影,這是我們折返的原因]

亞特拉並沒有直接告知儀式內容轉向觀察四周的狀況,召喚出許多不死族開始嘗試挖通道路
擲骰結果

5d6 → 17[2, 4, 5, 5, 1] 17不死族勞工
SIGNATURE:
對我來說死亡不是終點而是另一個起點—亞特拉
回覆
只看該作者
夏綠蒂坐到了一旁,從亞空間中將小黑託付的那卷軸重新拿出來。
「亞特拉先生,請過來一下。」
不死族剛剛所述的話被夏綠蒂聽在耳中,那所謂的儀式會不會與這份物品有所關聯,夏綠蒂認為是肯定的。
但是牠的行為又是為了什麼?夏綠蒂無從得知,或許卷軸中會說些什麼吧?夏綠蒂想。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22-05-06, 22:12)酥魚 提到︰ 「呃...那邊有石柱,還有那個女巫要的儀式。」獾纏看起來還有點驚魂未定,兩眼有些無神。好消息是還講得出話「而且沒有恐怖的石像」
邊回答著,他邊轉頭回望剛才崩塌的房間,好像資訊過多還沒處理完
(2022-05-06, 22:40)只是個月月 提到︰ [我們找到目標了除此之外那邊還有疑似歷代女巫的畫像,畫像中除了初代女巫以外另外的畫像中都有小黑的身影,這是我們折返的原因]
亞特拉並沒有直接告知儀式內容轉向觀察四周的狀況,召喚出許多不死族開始嘗試挖通道路

是嗎…
聽過兩人對儀式房間的描述,朱利安看着不死族被召喚出現,紛紛嘗試挖通道路
然而,這種程度的塌方已經不是光憑手腳能挖開的了,不出動挖掘機或者大型法術是沒有辦法的,不死族們從一開始便陷入了瓶頸

朱利安上前,置掌於崩塌的石礫上,驅使剩存的魔力,結果的也僅只有轟出黑煙,完全沒有要打通的樣子

嘖,雖然不知道小黑跟這地方有甚麼關係,不過這裡只能相信牠了,你們怎麼看?

(2022-05-07, 00:27)泠音 提到︰ 夏綠蒂坐到了一旁,從亞空間中將小黑託付的那卷軸重新拿出來。
「亞特拉先生,請過來一下。」
不死族剛剛所述的話被夏綠蒂聽在耳中,那所謂的儀式會不會與這份物品有所關聯,夏綠蒂認為是肯定的。
但是牠的行為又是為了什麼?夏綠蒂無從得知,或許卷軸中會說些什麼吧?夏綠蒂想。

夏綠蒂坐到滿是灰塵的地上,展開了卷軸

與你預料的不同,其中並沒有任何文字,於木椅就坐的娜塔莉肖像印在上面,魔女的膝上還有小黑那乖巧的身姿

SIGNATURE:
[圖︰ whUAv21.png]
S2阿爾法酒吧角色︰謝米 斗篷穿着中
 隱於浮光月華的希冀 
回覆
只看該作者
[看來得想其他辦法出去了]

亞特拉將不死族召回不敢採用過於激烈法,如果導致坍方導致夥伴被活埋就不太好了,隨後聽到夏綠蒂在找自己便走過去接過卷軸ˊ

[恩....這個跟我們見到的畫像差不多不過那邊沒有娜塔莉的畫像]
SIGNATURE:
對我來說死亡不是終點而是另一個起點—亞特拉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