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已結束】 【酒吧進階團】黑魔法.女巫終焉之地
只看該作者
工房中行走的巨大能量在循環,儀式同時這個現象對工房時光回潮,被戰鬥所破壞的事物回歸完整,受摧毀的哥雷姆亦重新修復

唯有歷來,女巫代代的墓沒有被影響到

至於這些巨大的能量從何而來?也許來自一位已經活夠了的無主靈魂吧,在一片漆黑的空洞中,那個靈魂消散…


酒吧的一行人抓住了即將流逝的一絲資訊,那是歷代女巫的研究成果?或者是歷代儀式執行人的經驗?

不完整、不連續的法術知識留在你們記憶當中,仿佛是憶起你們上輩子的往事般奇妙的感覺,這些記憶斷片是碎形的,一定程度映出了法術的全貌

你們對新掌握的法術既熟悉,又陌生


在終於結束記憶的旅程後,回到肉體使你們一行人感到久違,在那段旅程中,你們冥冥中好像看見了娜塔莉和朱利安,兩人說過,笑過,拌嘴過,吵架過,期待過,被期待過
啊…要是知道會如此…」女巫和青年化作光消散

回過神來,夏綠蒂、魯路斯、亞特拉、獾纏依然身處儀式場,只是世界上再沒有朱利安這個人,法陣中心,只有一個被物質化的靈魂,而法術引起的光還未散盡
」小動物看向你們,叫了一聲,你們才發現

是你們在發出柔光,幾人都察覺得到,是因為契約裡提供魔力的一方已不健在,冒險者將被遣返阿爾法酒吧



經過審核後,發放給各位的獎勵如下!

夏綠蒂

魯路斯

亞特拉

獾纏
SIGNATURE:
[圖︰ whUAv21.png]
S2阿爾法酒吧角色︰謝米 斗篷穿着中
 隱於浮光月華的希冀 
回覆
只看該作者
突然領悟到新的法術,看透其他人的人生,魯路斯對這個世界的好奇已經到頭了,看著自己的身體一點點消散,顯然也是契約完成的樣子。

「朱利安哥哥?」

他看著地上的貓咪,在僅剩的時間裡,自作主張將對方抱起,在臉頰邊蹭了蹭,直到完全幻化為光點為止。
SIGNATURE:
「來我的身邊,讓我帶給你快樂!」
酒吧角色:自由飄泊的男伎,魯路斯
雜文:Ernest的魔法理論

前酒吧角色:自私的愛與美之神,關雎
世設:作為詮釋與敘事的意志
回覆
只看該作者
「恩....我聽見耶路撒冷鐘塔作響、羅馬騎兵和僧侶高唱~」獾纏閉上眼讓一堆畫面和感受流竄過全身,單純享受而不去認真記憶或思考,隨著興致唱起歌來。就這麼讓自己的意識被帶走,聽著小黑?或是朱利安的聲音送自己離開。「自你離去,真知片言不再...」
SIGNATURE:
酒吧角色: 吐司發射器權威與可愛的美洲獾 獾纏!
「要不要來點紙巾?」
----------------------
前酒吧角色: 單純過頭的少年法師 雪鴞 羽石!
「我的直覺跟我說不該相信直覺...」 

回覆
只看該作者
[哦?這法術還真有趣啊]

亞特拉仔細感覺流入腦袋的資訊雖然整體來說趣味性大於實用性,結束之後察覺即將返回的亞特拉看著變成貓的朱力安向他鞠躬,並召喚出了三具骷髏到他身邊

[大概是不會在見面了希望有一天你能夠找到其他方法]
SIGNATURE:
對我來說死亡不是終點而是另一個起點—亞特拉
回覆
只看該作者
「結束了嗎?」
夏綠蒂感受到周圍能量的湧動,與進入到身體奇特記憶。
總覺得有些遺憾,但也稱不上,姑且算是一趟有趣的旅程吧?
帶著這樣的心思,夏綠蒂返回到酒吧。
回覆
只看該作者
也辛苦你們走這趟了…

在儀式中,他與女巫在記憶洪流中渡過了永恆,得到的比失去的多


"小黑"無法傳達任何話語,連身影和聲音都漸漸從你們的視野中褪去

隨着暖意覆蓋酒吧的冒險者,實體從工房裡消失,彷彿一開始你們就不存在於這世界中,魯路斯也沒法再抱住懷中的小動物,唯有三具骷髏被刻意留在這裡

你們身處一片星海當中,小小的引路人小黑已經在星海的路上等待,牠引領一行人穿過星景,直到一扇門前,正是阿爾法酒吧的門
隨後,引路人也化作渺茫繁星的一份子

冒險者們隨時可以打開門,重新出現在那熟悉的酒吧



結團啦,辛苦各位!
接下來各位角色可以回到阿爾法酒吧了,也別忘記新增的獎勵要向審卡員提申請才能修改

也收到來自團員的反饋和建議,作為不成熟的GM再次感激幾位,謝謝!
SIGNATURE:
[圖︰ whUAv21.png]
S2阿爾法酒吧角色︰謝米 斗篷穿着中
 隱於浮光月華的希冀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