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酒吧基礎團】Forerunner of Evil
只看該作者
#61
(2022-05-20, 20:37)Resastar 提到︰ 安東尼奧的問話也在這時出口,對方沉默了好一陣子,才開口回答:「……你知道我是誰?」
  答非所問的對話卻暴露了他的聲線,勉力站起身的牧師遲疑地問道:「蓋瑞院長?」

  「……是我。」
  瘦削的男子卸下蒙面露出面容,他是個滄桑的中年男子,頗有幾分成熟大叔的醉人魅力。

當混亂已經結束,牧師能夠獨力站穩後,獸族少女才慢步走近倉庫的入口,開始打量竊賊的臉容。

她從牧師的態度察覺到竊賊的身份似乎有些特殊,自己亦有相當多的疑問有待提出,但見中年男子四肢受到傷勢明顯需要優先照料,因此關心問道:「蓋瑞院長先生...需要先去治療傷勢嗎?」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2
看來年輕牧師知道對方身分,小偷也沒有反抗意圖了。
綑死小袋子的黑灰紛紛四散落下,築起鬍渣男的身形。

這回他倒是一改那散漫的態度,沉穩的微微躬身:「不過是基礎的推理而已,朋友。」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3
(2022-05-21, 17:43)泰迪 提到︰ 當混亂已經結束,牧師能夠獨力站穩後,獸族少女才慢步走近倉庫的入口,開始打量竊賊的臉容。

她從牧師的態度察覺到竊賊的身份似乎有些特殊,自己亦有相當多的疑問有待提出,但見中年男子四肢受到傷勢明顯需要優先照料,因此關心問道:「蓋瑞院長先生...需要先去治療傷勢嗎?」

夜魂歸鞘,楊望蒼用空出的手扯了扯銀鈴的臂膀,對她搖了搖頭,這時候提療傷真的不適合

無論對方的來頭為何,他的身份現在就是個被抓住的竊賊,如果是重傷就算了,輕傷那叫活該
就算要治療,也是將他銬上...哦,這裡可能沒手銬,總之應該要制服後帶回去再治,現在讓治療者上前,說不定還是給對面送人質呢

「先綁起來並解除武裝吧,隱情什麼的,那之後再談」楊望蒼沒有收起蒼空,銀白的長劍仍指著蓋瑞院長,對牧師平靜的說道「投降跟失去反抗能力可完全是兩回事」
SIGNATURE:
楊望蒼

蒼穹的四界
設定
故事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4

蓋瑞手腳傷口流出少許鮮血,清楚明白自己無力繼續抵抗的他站直身軀,雙手平伸讓牧師用繩索捆住。

「謝謝妳,仁慈的小姐,但讓我承擔著犯錯的代價就好。」
答謝了銀鈴對他傷勢的關心後,他回頭看了看自己弄出來的牆洞,又瞄了一眼安東尼奧,苦笑著道:
「推理啊……看來我的手法都被你們徹底破解了啊。」

「蓋瑞院長,為什麼你會……」
將他雙手徹底捆住後,牧師遲疑地注視著中年男子,卻連問都不知該從何問起。

「你知道莫德蒙那孩子嗎?我檢測過了,他有不錯的魔法天賦,甚至比我都好。」
落魄的竊賊望向冒險者們,稍微停頓了一會補充道:
「我是孤兒院的院長,我們會教導孩子們基本的知識,然後根據天賦推薦他們到城裡的店鋪當學徒。」

「……但魔法學徒,不是我們這種小小孤兒院能供養得起的。」
他轉過頭來,看著牧師說道:
「傑瑞牧師,既然被抓到了,一切罪狀我都承認,先前的贓物我也會全數奉還,但我希望神殿能接手孤兒院,為孩子們安排好出路。」

他歎了口氣,目光投向遠方逐漸亮起的曙光,又說了句:
「天快亮了……可以的話,我希望能回去為孩子們做最後一頓早餐,告訴他們我會把孤兒院交給下一位善心人士。」

「哼,想得美,我告訴你,你把我的工坊倉庫弄成這樣,我一定會向神殿申訴,你不把賠償金吐出來,孤兒院也別想留了!」
穿著翠綠法袍的魔法顧問終於趕到現場,急得連帽子都沒戴的他看到束手就擒的竊賊,趾高氣昂地發表勝利宣言:
「哈,你栽在這裡也沒辦法,欺負那些不懂魔法的人就算了,還敢來我這裏放肆,哼哼,雖然我不知道你是從哪裡學的亂七八糟的魔法,但魔法才不是那麼簡單的東西,你還是太淺了啊!」



這邊要觀察哪個人的言行神態、或是開頭勸解之類的,都可以丟擲敏銳喔~
像是觀察院長有沒有說謊、評估魔法顧問的想法什麼的,也有可能根據敘事描述給予機會
如果一邊觀察拿到機會,一邊同伴在做勸說,GM給機會的時候會在場外跟你們說,這個機會可以直接給同伴用在勸說的檢定上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5
(2022-05-22, 03:01)jeffary 提到︰ 夜魂歸鞘,楊望蒼用空出的手扯了扯銀鈴的臂膀,對她搖了搖頭,這時候提療傷真的不適合
(2022-05-22, 05:01)Resastar 提到︰ 蓋瑞手腳傷口流出少許鮮血,清楚明白自己無力繼續抵抗的他站直身軀,雙手平伸讓牧師用繩索捆住

「可是......」銀鈴似乎還想為蓋瑞辨護,但看見他選擇主動受綑,也只能抿了抿唇將說話收回。

(2022-05-22, 05:01)Resastar 提到︰ 「你知道莫德蒙那孩子嗎?我檢測過了,他有不錯的魔法天賦,甚至比我都好。」
落魄的竊賊望向冒險者們,稍微停頓了一會補充道:
「我是孤兒院的院長,我們會教導孩子們基本的知識,然後根據天賦推薦他們到城裡的店鋪當學徒。」

「……但魔法學徒,不是我們這種小小孤兒院能供養得起的。」
他轉過頭來,看著牧師說道:
「傑瑞牧師,既然被抓到了,一切罪狀我都承認,先前的贓物我也會全數奉還,但我希望神殿能接手孤兒院,為孩子們安排好出路。」
(2022-05-22, 05:01)Resastar 提到︰ 「哼,想得美,我告訴你,你把我的工坊倉庫弄成這樣,我一定會向神殿申訴,你不把賠償金吐出來,孤兒院也別想留了!

聽見男子的自白後,銀鈴才恍然大悟,明白到為何他其實有足夠的才智去偷取更具價值的物品,卻選擇對素材倉庫屢次下手,而且明知道倉庫的一方不會坐視不理仍然要以身犯險。

「請問,若然我放棄得來的報酬,那份報酬能足以支付倉庫的修繕費用嗎?」少女這時亦藏不住內心的緊張,雙手交握,先是看向了牧師,其後又將視線移到法師身上。

(2022-05-22, 05:01)Resastar 提到︰ 「哈,你栽在這裡也沒辦法,欺負那些不懂魔法的人就算了,還敢來我這裏放肆,哼哼,雖然我不知道你是從哪裡學的亂七八糟的魔法,但魔法才不是那麼簡單的東西,你還是太淺了啊!」

「艾爾札特先生...我想,蓋瑞院長先生除了是為了孩子們的未來著想之外,也是為了魔法的傳承──」

「有一些人無法像艾爾札特先生一樣幸運,能擁有與實力相襯的名聲、被人所認可,並獲得貴族招聘,能夠無所顧慮地進行魔法研究。」

「他們或需要為生計而努力,或是另有苦衷,以致使他們無法全心投入到魔法當中,而孤兒院內的孩子們正是其中之一。」

「但是這些人所缺乏的不是才能,而只是一點點的運氣...或者...是別人所提供的一點微不足道的幫助。」

「先生您還記得初次接觸魔法時候的喜悅嗎?還有獲導師指導時的感恩心情;遇上研究難題時的一絲苦澀;以及日後技藝有所成長,順利解難後的那份甘甜?」

「如果當初有著不可抗拒的困素,使得先生的魔法才能種子無法開花結果,先生現今就嚐不到那份苦與樂了。」

「我並不具有任何魔法才能,因此無法準確道出所有魔法師的心聲,但我能大膽猜想,所有專注苦練一門技藝的人們都有機會經歷以上的階段。」

「因為對一樣事情專注投入的熱切情感總是能夠相通的。」

「或許...或許蓋瑞院長先生的才能未及艾爾札特先生,但您真的會願意嘲笑他對魔法的熱情嗎?嘲笑他和您一樣都擁有對魔法的熱情?」

「拋開身份與立場,假若今日二位會面的地點並不是在這個昏暗、冰冷的倉庫,而是明亮而溫暖、更為正式的學術場合,或者二位也會對彼此敞開心扉,就探討魔法而暢所欲言?」

「蓋瑞院長先生可能知道偷竊倉庫的人將會被處以無法使用魔法的懲罰,但他甘願冒險,只為了孩子們的未來而努力,因為他看見了那位孩子身上的可能性。」

「他願意相信,自己只是暫時失去,但那些孩子將來卻會獲得更多。」

「艾爾札特先生,對您而言只是舉手之勞,您只需......」少女這時搖搖頭,一度哽咽,「懇請您不要追究蓋瑞院長先生更多的責任,讓那些魔法的幼苗茁壯成長,不要狠心將他們扼殺在萌芽中......」
擲骰結果

2d6+2 → 8[5, 3] + 2 10敏銳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6
哈啊~還以為有什麼孩子生病父母重傷之類更賺人熱淚的理由呢。
鬍渣男覺得自己花力氣突破院長的心房是白費力氣。
像這樣因為環境而失去前程的故事,他就算沒聽過一千個也有個八百。

「我是不清楚這裡的社會怎麼運作,也沒打算干涉關於別人一生的閒事。」他對竊賊丟下一句話就轉頭走開:「不過至少我自己是覺得當個清清白白會點實用小魔法的工匠比從贓物堆裡起家的魔法大師好多了。」


"安東尼奧"脫下皮夾克,在把皮夾克甩在肩上的同時偷偷給自己了增高五公分,把隱藏在休閒襯衫下的身形修得隱約可見強壯的胸肌、二頭肌和斜方肌,以一個倒三角形猛男的形象大步跨向魔法顧問:「哦,你現在是在暗示本人工作不力?質疑我這個當你胡亂猜測犯人放鬆自己財產的警戒、在你呼呼大睡的時候替你保住整個倉庫、目擊到小偷一動手就立刻逮捕他的"專業人士"嗎?正好,本人現在的工作已經結束了。我們可以一起好~好的清點一下由本人保護的這個倉庫到底受到了什麼損害。」強健的手臂重重的一攬艾爾札特的肩膀,雪白的牙齒錚的一聲發出了閃光。
鬍渣男擺出了比倉庫主人更高傲又強硬的態度施予隱藏的壓力。

————
用狡詐的扮演家+2
擲骰結果

2d6+1 → 7[4, 3] + 1 8484沒有遇過拍郎辣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7
(2022-05-22, 05:01)Resastar 提到︰ 「你知道莫德蒙那孩子嗎?我檢測過了,他有不錯的魔法天賦,甚至比我都好。」
落魄的竊賊望向冒險者們,稍微停頓了一會補充道:
「我是孤兒院的院長,我們會教導孩子們基本的知識,然後根據天賦推薦他們到城裡的店鋪當學徒。」

「……但魔法學徒,不是我們這種小小孤兒院能供養得起的。」
他轉過頭來,看著牧師說道:
「傑瑞牧師,既然被抓到了,一切罪狀我都承認,先前的贓物我也會全數奉還,但我希望神殿能接手孤兒院,為孩子們安排好出路。」

「既然是為了孩子的未來,那就不要用犯罪的形式,你這樣會給對方養成不好的觀念或是留下童年陰影的,方法肯定還有,至少我不信神殿不會接受一個沒背景的天才來培養」
楊望蒼輕嗅著對方的賀爾蒙變化,確認著對方言語真假的同時,冷冷的對其說道,然後又默默在心裏補上後半句:『真要幹就別被捉到啊』




你們都在嘴G8貴族了,那我diss院長吧,也許他是唬爛的(ry
擲骰結果

2d6+1 → 8[5, 3] + 1 9敏銳測謊
SIGNATURE:
楊望蒼

蒼穹的四界
設定
故事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8

  「倉庫的修繕費用……」
  傑瑞牧師望向一片狼藉的倉庫,打量著受到波及的貨架,想了想道:
  「清理修繕的部分都是小問題,不必銀鈴小姐放棄任務報酬,我願意以我個人的名義出資善後──感謝你們第一時間救我離開戰鬥現場。」

  他向銀鈴笑了笑,回應她的善意,但隨後很快補充道:
  「……但如果戰鬥波及到倉庫儲藏的魔法素材,那價值就可能很難說了。」

  「哼,別拿我跟這種骯髒下賤、用魔法胡作非為的垃圾相比。」
  艾爾札特雙手抱胸,瞥了一眼蓋瑞,不屑地擺了擺手道:
  「魔法師有得是辦法賺錢,沒辦法靠自己賺到錢的就不配當魔法師,這個世界就是這麼簡單。」

  即便嘴上這麼說,但他的態度似乎仍是軟化了些,沒有繼續追罵,而是上前看了看倉庫受損的情況,評估起收藏的素材損失。

  安東尼奧就是在這時候貼了上去,即便魔法顧問想要避開身體接觸,卻還是被他攬在懷裡。
  強壯的冒險者用肌肉貼緊纖細的男子,清楚感覺得出對方的僵硬與抗拒。

  「我、我……好啦!損失不大,不用清點了,你們快走吧!我要回去休息了。」
  先前趾高氣昂的魔法師縮了縮頸子,轉頭就對謙恭友善的牧師發號施令:
  「喂,牧師傑瑞,倉庫的修繕就給你負責了,趕快把這邊恢復原狀,我就不追究你們的……素材損失我就自己處理了,懂嗎?」

  他沒有把看向貼著自己的肌肉男,卻用這樣的話語表達了妥協的意思。

  「是啊……我的確是錯了。」
  蓋瑞院長苦笑了一下,低下頭道:
  「我的研究就差最後一點了,我原本想得是等我得出成果,就能靠這個研究堂堂正正成為魔法師,再領著莫德蒙進入魔法的世界,但……」

  「唉,我不該心存僥倖的。」
  他嘆了口氣,把目光投向傑瑞牧師,回應楊望蒼的條件道:
  「當然,我也不奢求獨自回去,如果傑瑞牧師願意,就一起回孤兒院,我做完最後一頓早餐,和孩子們道別後就跟你們上路,要審判什麼的我都接受。」


  「那就麻煩三位送院長一趟吧,從剛剛的場面來看,你們應該可以輕鬆制住他。」
  傑瑞牧師在艾爾札特鬆口不再求償後,似乎對三人的能力也有了更深一層的信任:
  「我現在就回去跟執事大人通報,是否能由神殿接受孤兒院也要再做確認,但我相信執事大人會願意的。」



  用嗅覺辨別謊言我只想到那張「是說謊的味道.jpg」啊,有點不知道怎麼給XD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