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暫停中】 蒼空彼端的故事-第二章:魔導師洛
只看該作者
「被嗆了才硬起來,你們是不是被調教太久忘記怎麼當男人了?」,見成效顯著,凱爾的聲音更加尖酸刻薄,「喔抱歉,有些人還聽不懂酸言酸語,這種傻子也能指揮劫掠?笑死。」

話音剛落,凱爾立刻冷靜地指示波濤以那離群船隻為掩護衝向船隊,在波濤行動起來的間隙,凱爾轉頭看向薩忒菈,「薩忒菈,暫時先不用理會縱火狂,想辦法沉掉幾艘外圍的船,不用趕盡殺絕。」

他伸手指向前方無謀衝鋒的船隻,「憤怒之後是恐懼......讓他們所有人都失去冷靜,這可是惡魔的本業。」
SIGNATURE:
酒館角色卡:黎明之光輝照眾生
我就喜歡你們叫我爸爸的樣子__ 巴巴里安



回覆
只看該作者
更多虛假的幻影不光是自己的船隻,也混雜了許多的不同船艦的形貌。
這群惡人確實並不重用,但是僅僅面對一個人倒也足夠了。
凱伊更多的力氣注意在惡魔的身上,不知道什麼原因她至今尚未出手。
擲骰結果

4b2=2 → {1[1, 1, 1, 2]} 1成功骰天賦者1、術者1、創造1、光1
回覆
只看該作者
衝鋒的兩艘船正往兩旁散開,打算以犄角之勢夾擊中間的凱爾。當巨獸從中間穿越時,兩船立即炮聲齊放,一個又一個末端連著粗麻繩的抓鉤狀物體從炮口中射出。這些特殊炮彈比一般的炮彈飛行速度更慢、更笨重,但當抓鉤落在波濤的觸手上時卻能繞上好幾圈,將其緊緊纏上,一度妨礙了巨獸的行動。跟據凱爾的航行知識,他立即就知道這些人很可能是為接舷戰作準備。

「噢~~~」目睹遠方數量不斷增加的船隻,女性先是故作驚訝,並開始對空氣喃喃自語,分隔兩地的兄弟同時聽見她那甜美的聲音在腦中響起:「抱歉呢,凱爾他可沒有耐心和你(凱伊)繼續捉迷藏了。」

「不過說到底你(凱伊)這種小把戲只能欺騙那些小笨蛋罷了,我本來就懶得一一分辨哪些是真,哪些是假。」語畢,她一甩頭髮,任長髮拂面,人類的臉容就像幻象一樣褪去,非人容貌隨即展露在眾人眼前──一雙烏黑亮麗、迷人卻又可怖的眼眸以及兩排鋸齒狀的鋒利尖牙。

薩忒菈腳尖一蹬,輕巧落在剛才射來的鉤繩之上,面上掛著微笑,與船員目光接觸:

「你們好呀。」

惡魔言行舉措依舊保持著女性的優雅,但釋出的無形威壓卻有如狂風席捲周圍,她那深邃的目光就像黑洞一樣懾人心魄,彷彿能直視人們內心深處,喚醒恐懼的本能。一些人呆站原地瑟瑟發抖,一些人歇斯底里地尖叫嚎哭,亦有人揮刀亂砍與不存在的對象搏鬥,原先有序的攻勢在短短幾秒內徹底崩潰。

無人能知曉那些船員眼裡究竟目睹何種光怪陸離的可怕幻象,現實中的她自始至終都是那位風姿綽約的異種美女。


薩忒菈骰池:9
洛骰池:4

catA_duke 骰值有點超出預期了
擲骰結果

6b2=2 → {5[2, 2, 2, 2, 2, 1]} 5成功骰可怕1、惡魔凝視1、威嚇2、意志力2
SIGNATURE:
回覆
只看該作者
躲藏在船內的凱伊瞇起眼睛,在他的心中那群崩潰混亂的船員已經沒有太大的用處……甚至會擾亂其餘人的活動。
既然如此,這些人也沒有繼續留下的必要了。

凱伊操縱的儀式,巨大的拉力推動艦艇,無視於他們如何扭動船舵。無數船隻如同趕死隊一樣朝著巨獸的身上劇烈撞擊。
擲骰結果

4b2=2 → {2[2, 2, 1, 1]} 2成功骰天賦者1、術者1、拉1、對惡魔特攻1
1b2=2 → {0[1]} 0成功骰儀式(我忘了)
回覆
只看該作者
零件被彎折的摩擦聲、船員絕望轉動船舵的眼神、空氣中不斷延伸的魔力,凱爾從中看出了凱伊的決策,「原來如此,果然你更應該墬入夜港啊,法師。」,凱爾滿懷惡意地嗤笑,面罩上瘋狂轉動的魔法之眼則為海怪指引出了安全路線。

當船隻彼此碰撞落入深淵後,海怪從那攻勢之中現身,而惡魔的學徒依舊矗立其上,「動靜很大、效果很差.......做了那麼多事,不知道你體力還剩多少?」,凱爾張開雙臂面對無數幻影,虛無能量構築的尖刺從他周身陰影中噴發。

「來比拚耐力吧。」,最大直徑僅有兩公分的虛無尖刺穿過幻影消失在虛空中,雖然無法讓幻影消散,但術式僅僅一瞬的動搖便能讓幻影產生破綻,「只要不是幻象,就是真貨......死棋了,放棄掙扎然後去死吧。」,凱爾如此宣告。

骰池:3→1
擲骰結果

5b2=2 → {3[2, 1, 2, 2, 1]} 3成功骰天賦者1+大膽1+飛行員1+骰池2
4b2=2 → {3[2, 2, 2, 1]} 3成功骰天賦者1+靈悟1+抵銷2
SIGNATURE:
酒館角色卡:黎明之光輝照眾生
我就喜歡你們叫我爸爸的樣子__ 巴巴里安



回覆
只看該作者
在魔力的驅動下,船隻並不按人的意志來航行,陷入瘋狂的兩艘船隻以近乎失控的軌跡捨身衝撞,它們一度抵近巨獸身旁,但最後只是驚險掠過,連繫彼此的鉤繩亦在此時承受不住拉力而斷裂,受綑的觸手再次恢復自由。

遠方的艦隊在會合後重新組成編隊,但亦受到了魔法的影響,以緊密的隊型緩緩地被牽動著前進。船上的凡人無理解魔法的運作,他們還試圖找出「故障」的原因,船隊的指揮官開始下令船員們緊守崗位,為接下來的很可能發生的近距離纏鬥作好準備。

就在戰況似乎變得一面倒的這刻,凱爾身邊的惡魔迅捷地轉臉看著遠方,她目露兇光、咬牙切齒,發出了彷彿連金屬都能嚼碎的可怕咬合聲。

只見肅殺戰場之外的遠方飄來了一艘無武裝的飛艇,一位老人站在甲板上,他身穿破爛的白袍,肌膚帶著仍未痊癒的灼傷,面容憔悴得像個將死之人,但他的眼神中卻帶著無比堅定意志──名為洛的老人從深淵歸來了。


薩忒菈骰池:9
洛骰池:4
SIGNATURE:
回覆
只看該作者
凱伊感覺到什麼人正飛速地突破迷障,他迅速地架起了火焰的盾抵擋對方的攻擊,但並不夠迅速,只能用劍抵擋。不用看清對方是誰,凱伊早已知曉他的身份。

「是你嗎?」冷漠的語氣中,似乎帶著些許失望。

骰池:6+1=7
擲骰結果

8d2=2 → 9[1, 1, 1, 1, 1, 1, 1, 2] 9 → 失敗天賦者1、術者1、創造1、火焰1、儀式1、骰池3
回覆
只看該作者
飛針亂舞之下幻影波動不已,在那片破碎的幻象中,凱爾找到了凱伊的所在位置,深淵巨怪迅速貼近了那艘並不顯眼的小船。

那帶著些許失望情感的話語傳入耳中,凱爾心頭一陣火起,「沒錯,是你失手留了一命的賤種。」,他站在深淵巨怪頭頂俯視船隻,視野中仍能看見空氣中殘存的儀式痕跡。

遠方飄來飛艇,也許應該應戰,但凱爾只是向巨怪下令:「波濤,把這艘船打斷。」
SIGNATURE:
酒館角色卡:黎明之光輝照眾生
我就喜歡你們叫我爸爸的樣子__ 巴巴里安



回覆
只看該作者
飛掠的虛無尖刺穿透了船隻的幻影,看似聲勢浩大的艦隊現在就只是個被戳破的謊言。

就在波濤伸出觸手襲向凱伊身處的船隻時,一旁的艦隻亦同時火力全開,將至今為止最強的火力傾瀉在巨獸身上──

「凱伊,握緊你手中的長劍,將魔力注入其中,然後揮劍斬斷野獸的觸手吧。」洛的飛艇加快駛進戰場,並對處於危難中的學徒作出指導。

「你的生命已是風中殘燭了,為什麼就不願意好好地死去呢......」惡魔那憎惡的目光始終注視著魔導師,當她用腳尖在巨獸身上畫出法陣後,座下巨獸發出震耳的吼聲,變得更為狂暴。



薩忒菈骰池:9-1=8(協助
洛骰池:4-1=3(協助


凱爾可以擲骰對抗黑幫的炮擊,難度為3;凱爾命令巨獸進行攻擊時+1骰、凱伊以劍術抵抗巨獸攻勢時+1骰
SIGNATURE:
回覆
只看該作者
「嘖!」,砲彈從遠方飛來,凱爾帶著怒火對海怪展開指揮,彈幕覆蓋之下的巨怪顯得弱小無比,但超常的挪移方式和異於常人的判斷卻讓巨怪屢屢避開了彈幕,最終,那砲彈如之前一般毫無建功。

凱爾朝著船隊放聲吼道,「三次齊射沒有任何成果,這就是你們圍剿我的倚仗?!」,洶湧的怒氣讓虛無能量不斷波動,巨怪上雖僅有一人,但虛無陰影亂舞之下氣勢竟不輸那船隊,「別笑死人了!雜魚就給我滾開!這裡沒有你們出手的餘地!」

「波濤!最快速度沉了那個沒腦的之後去殺光那些黑幫!」,凱爾滿懷怒火地向下一揮手,深淵巨怪隨之響應朝著凱依所在的船隻甩出重擊。
擲骰結果

4b2=2 → {3[1, 2, 2, 2]} 3成功骰天賦者1+大膽1+飛行員1+骰池1
4b2=2 → {3[2, 2, 2, 1]} 3成功骰棄兒+歷練+語言+被協助
SIGNATURE:
酒館角色卡:黎明之光輝照眾生
我就喜歡你們叫我爸爸的樣子__ 巴巴里安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