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蒼空彼端的故事-第二章:魔導師洛
只看該作者
#71
「呵」,凱爾盯著薩忒菈扯出微笑,「是啊,很想念。」,他將手從劍柄上移開又放回,雙目中的複雜色彩流轉不休,幾息之後才凝滯下來。

「所以.......接下來是我和你的問題了,蠢物。」,凱爾緩緩將偷來的星鐵長劍拔出鞘,劍尖隨著他轉身的動作指向洛心口,「......活下去的人就是接下來的主事人。說吧,你想怎麼死,或者想怎麼斬殺我。」
SIGNATURE:
酒館角色卡:望月之旅
最沒有紀律的女簪道士__ 安覺律

回覆
只看該作者
#72
「原來是這樣嗎?」凱伊突然理解到了剛剛可疑行為背後的意思。
他看了惡魔一眼,一股拉力揪住了對方,朝著 洛 的方向扔去。
並將凱爾拖向高空。

骰池:4-2+1=3
推改成拉~~
擲骰結果

5b2=2 → {4[2, 2, 1, 2, 2]} 4成功骰天賦者1、術者1、拉1、骰池2
5b2=2 → {2[2, 1, 1, 2, 1]} 2成功骰天賦者1、術者1、推1、骰池2
回覆
只看該作者
#73
突然其來的外力讓凱爾瞬間失了重心,那詭異的力量彷彿重力突然放棄了凱爾一樣將他向上拋去。

震驚之下,凱爾一時之間竟沒辦法牽引虛無能量,他下意識地伸出空著的手抓向飛艇的突起物,全身肌肉暴起抵抗著那股怪力。


扮演得太開心以至於忘記怎麼骰了
擲骰結果

2b6=2 → {0[1, 6]} 0成功骰大膽1+運動2+骰池3
6b2=2 → {4[2, 1, 2, 1, 2, 2]} 4成功骰大膽1+運動2+骰池3
SIGNATURE:
酒館角色卡:望月之旅
最沒有紀律的女簪道士__ 安覺律

回覆
只看該作者
#74
老者依然是一副冷漠的臉孔,無意回應凱爾的言語挑釁,他持劍在手,微微屈膝,擺出以靜制動的劍式,準備好應對從各方襲來的攻勢──

薩忒菈被無形的力量牽扯,將她像是炮彈一樣投擲出去,巨獸觸手反應過來想抓住主人,但終究慢了一步,捲了個空。

「如此粗暴對待女性,真的好嗎?哼哼──」惡魔那嘲笑的念話在眾人耳邊響起,她張開那掠食者般的嘴巴,在飛行過程中不斷吞噬、吸取周圍的青霧,並在半空中藉著衝勢,將濃縮後、如同墨汁一樣的高壓水柱吐向老人。

老人驚覺性地踏後一步,手中的長劍泛著白光,一動手,劍刃就在半空劃出完美的圓形,如同張開雨傘般將液體撥擋開來。腐蝕性的液體在駕駛室內飛濺四散,在各處留下了冒煙的坑洞。

飛掠的惡魔在飛艇上硬著陸,她撞毀了木甲板表層的結構,如同摧枯拉朽般揚起了一排橫木,餘勢不減的撞進艦橋,連帶粉粹了幾張桌椅,直到整個人深深陷進金屬牆面上才止住了勢頭。

「毀掉飛艇後,會感到困擾的人可不是我喔?」鑲在牆上的惡魔看來毫髮未傷,仍有開玩笑的餘力,但若要從雜物堆中脫困則要多花一點時間。

肌肉不會背叛。

正當駕駛室內一片狼藉時,懸浮半空的凱爾伸出強壯的手臂抓緊物件,用純粹的蠻力破解了法術,硬是將自己拉回落腳點。


薩忒菈骰池:5+1
洛骰池:4

巨獸:【黑霧護體】,任何針對巨獸的有害術法成功值-1。
飛艇:【損毀2】,損毀程度達到5後會解體。
薩忒菈:【受困】,對抗物理攻勢的成功值-1。
擲骰結果

4b2=2 → {1[1, 1, 1, 2]} 1成功骰奧術1、能量2、控制1、巨怪1(抵抗
6b2=2 → {4[1, 2, 2, 2, 1, 2]} 4成功骰奧術1、能量2、吸取1、水2(攻擊
7b2=2 → {4[1, 2, 1, 1, 2, 2, 2]} 4成功骰戰士1、熟練2、刀劍2、防禦2(抵抗
回覆
只看該作者
#75
當那股將凱爾掀翻的力量耗竭,緊繃全身的凱爾摔落後跪倒在地,帶著懷疑的目光掃向凱伊。

「......剛剛那下,是想把我扔下飛艇.......扔入深淵嗎?」,他低聲問道,「我能感覺到那不是老頭的手腳,是你?」,凱爾盯著凱伊問道,握著長劍的手癱放在甲板上。

「為甚麼?我能去猜測?但?」

「我也是眼中可以擊殺的對象?」,他語無倫次的問道。
SIGNATURE:
酒館角色卡:望月之旅
最沒有紀律的女簪道士__ 安覺律

回覆
只看該作者
#76
「這是最後一次了,凱爾。遺忘不是你的過錯,也不是你舉刃對著老師的免罪金牌。」
「一味的聽信那惡魔的讒言,以為自己可以控制,你從來不曾擁有過的力量。」
「或是你真的想再一次墮入黑暗,和當年一樣陷入瘋狂後將你所親近的人全部殺死?這是最後一次了,凱爾。」
「我會在你變成那樣之前,將你殺死。」凱伊冷酷無情的宣判。
回覆
只看該作者
#77
「我會殺死親近的人?」,凱爾低著頭茫然複誦,隨後他突然癲狂似的大笑:「親近的人?沒有了,早就沒有了!」

「在我被驅逐的時候、在我被扔進夜港的時候、在你想殺了我的時候!」

凱爾抬起頭瞪著凱伊,虛無的光芒彷彿在凱爾眼中凝成實質,那是仇恨的凝結,「你知道我為了活著做了什麼嗎?你知道我為甚麼要不斷挖掘仇恨的力量嗎?」

「不,星綴萊......只看得見教條。」,凱爾拄著長劍緩緩站起,煙霧般的虛無之力從他全身上下流出,「『凱爾』只活在你們的知識裡,而『我』不曾被拯救。」

話音未落,凱爾提劍衝向凱伊,平舉的劍刃被他藏在身體的遮蔽下,正是標準的突刺劍式,而兩人不到幾步距離時凱爾突然用雙手遞出劍尖,目標直指凱伊腹部。


骰池:3
擲骰結果

4b2=2 → {3[2, 2, 1, 2]} 3成功骰生存者1、刀劍1、戰士1、哀兵策略1
SIGNATURE:
酒館角色卡:望月之旅
最沒有紀律的女簪道士__ 安覺律

回覆
只看該作者
#78
凱伊注視著一臉凶狠的凱爾。
「這是你的決定嗎?」他淡淡說道。
看著舉劍而來的他,凱伊只是輕輕一揮手,一股強勁的推力將凱爾推回原處。
鋒利的劍刃並沒有傷到凱伊,卻將他的衣服劃出一道裂痕。
隱藏在衣服之下的是一道怵目驚心的巨大疤痕,從右肩一路延伸至左邊的腰際。
「沒有人能拯救你,因為你從未正視過自己。」

骰池:3-2=1
擲骰結果

5b2=2 → {3[2, 1, 2, 2, 1]} 3成功骰天賦者1、術者1、推1、骰池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