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酒吧】 阿爾法酒吧S2:Islands(3/8~)
只看該作者
#91
(2023-03-27, 14:31)蘭絕居士 提到︰ 故倫打趣的說道「哈,沒想到強襲也會和人聊天,真是奇特」,故倫點了一支煙,對著前台的店員說道「這個蛋糕就算放在納希也是皇家等級的,小姐該不會是哪個國家的御廚吧?」

故倫吸了一口煙,道「對了強襲,我們來玩個遊戲,在卓爾叫做夢買呀,一人三顆骰子比大小,小的那個要說出自己幹過的糗事,不然就要學雞叫,要不要阿」
「遊戲嗎?可以啊」強襲思考了一下,他對異國的遊戲倒也不是沒有興趣,況且聽這規則也沒什麼不妥的地方

「可是骰子要怎麼辦?要問老闆能否借我們嗎?」強襲判斷故倫身上應該也沒有帶骰子,就算有也只會有一顆,要不然剛才戰鬥的時候應該會有骰子之間撞擊的聲響

(也可能是用小布袋之類的包裝起來,但也沒必要這麼做,除非這遊戲對他而言有重要的意義,讓他願意隨身攜帶這些骰子)強襲暗自猜測,對方背後所處的世界會是什麼樣的,而他,又有什麼特殊的故事和經歷
SIGNATURE:
Domo,強襲desu。被古代忍者靈魂附身的復仇者
回覆
只看該作者
#92
(2023-03-28, 23:16)腦漿炸裂 提到︰ 「可是骰子要怎麼辦?要問老闆能否借我們嗎?」強襲判斷故倫身上應該也沒有帶骰子,就算有也只會有一顆,要不然剛才戰鬥的時候應該會有骰子之間撞擊的聲響

「好勒!老闆,一人三顆骰子」故倫道

他又吸了一口煙,道「真想知道強襲先生是從哪個地方來的」
SIGNATURE:

正勇.巴嘟爾(角色資料)。卓爾國左旗總領
回覆
只看該作者
#93
(昨天, 19:23)蘭絕居士 提到︰ 「好勒!老闆,一人三顆骰子」故倫道

他又吸了一口煙,道「真想知道強襲先生是從哪個地方來的」

強襲思考了下,自己正在做的事就算告訴來自不同世界的故倫也無所謂。於是說道「我來自新琦玉,那是一個被忍者和暗黑企業掌握的國家」

「我們正為了對抗一個棘手的組織而四處戰鬥」他將一隻手肘放在桌上,以手掌撐著下巴,翹起二郎腿說道「我因為太輕敵,所以才落到剛進來時的那般下場。敵人比我想得要難對付」

強襲似乎想到了什麼。「話說故倫=桑好像是比我晚來這的,所以沒看到我那狼狽的模樣」他將側坐著的姿勢改正,直視故倫的眼睛

「那你呢?」將兩隻手交疊平放在桌上,換他來聽故倫的故事了
SIGNATURE:
Domo,強襲desu。被古代忍者靈魂附身的復仇者
回覆
只看該作者
#94
(11 小時 之前)腦漿炸裂 提到︰ 「那你呢?」將兩隻手交疊平放在桌上,換他來聽故倫的故事了

故倫用手指沾了沾酒,接著畫出了一個又一個的國家「北邊卓爾,南邊納希,中間的白條河是將農業的納希和遊牧的卓爾分開來,納希國人就像包包頭的女子,但衣服還是有差。千年以前,祖可汗阿拉曼•豪哥成立卓爾國。我來這邊的目的是捉回欽犯賈爾額真(賈爾皇后)。左旗總領的全名是正雲騎左狼旗總兵領書。阿蠻博鐵(攝政王)被逮捕,其實我心裡想著的是,只要我捉回額真(皇后),我就可以成為新的博鐵(攝政王),故倫部就可以登上可汗狼帳」

故倫擦了擦手,又道「話說老闆和服務生小朋友,你們是不是...是不是根本沒聽說過卓爾和納希」,故倫在酒館待的越久,越覺得事情不對
SIGNATURE:

正勇.巴嘟爾(角色資料)。卓爾國左旗總領
回覆
只看該作者
#95
(9 小時 之前)蘭絕居士 提到︰ 故倫用手指沾了沾酒,接著畫出了一個又一個的國家「北邊卓爾,南邊納希,中間的白條河是將農業的納希和遊牧的卓爾分開來,納希國人就像包包頭的女子,但衣服還是有差。千年以前,祖可汗阿拉曼•豪哥成立卓爾國。我來這邊的目的是捉回欽犯賈爾額真(賈爾皇后)。左旗總領的全名是正雲騎左狼旗總兵領書。阿蠻博鐵(攝政王)被逮捕,其實我心裡想著的是,只要我捉回額真(皇后),我就可以成為新的博鐵(攝政王),故倫部就可以登上可汗狼帳」

故倫擦了擦手,又道「話說老闆和服務生小朋友,你們是不是...是不是根本沒聽說過卓爾和納希」,故倫在酒館待的越久,越覺得事情不對

見故倫感到疑惑,強襲便向他解釋道「看來還沒有人向故倫=桑詳細說明呢。不過我也是靠斯洛克=桑的幫助才理解的,也沒什麼資格裝老手」

強襲用手比向酒吧的大門說道「這個地方似乎連結著各式各樣的''世界''。我和故倫=桑,以及這裡的其他人都是來自不同世界的居民,大家似乎是因為各自的某些原因才來到這裡」

「所以我想這裡應該沒人會知道這兩個地名,真是遺憾。」強襲語速放慢的同時用手將口部摀住,即使那個地方已經被面甲給遮住了。這個動作是強襲思考時的習慣,他正在回想故倫剛才提到的事

(他剛才說...王?)

雖然對那邊世界的機制和文化並不了解,但強襲多少能推測出一些資訊

(故倫=桑的地位應該不低?甚至還很有野心...是因為武人的關係嗎?又或是...)

在腦海中模擬過後,強襲這才開口道「故倫=桑,你說想稱王...那我想請問你渴望權力是為了什麼?有什麼特別的理由嗎?」強襲說完後又慌張地立馬補上一句「當然我並沒有質疑你的意思,只是單純的好奇」
SIGNATURE:
Domo,強襲desu。被古代忍者靈魂附身的復仇者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