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酒吧】 阿爾法酒吧S2:Islands(6/24~3/3)
只看該作者
#31
(2023-06-27, 17:05)潘二喜 提到︰ 又是沉默了幾秒,乙辰嘆了一口氣後終於開口:「百花盛放很美、獸群出行很美、稻穀抽芽很美、蟲蝶飛舞很美,儘管美,但那都是我屢職時早已習慣的事務。」,他搖了搖頭,「再怎麼樣,我也不會把工作內容當成趣事相談。」
「硬要說的話......」,乙辰舉起手指朝著對面畫了個圓,「不久前我曾剿滅一個信仰邪魔的教派,他們認為他化自在的邪欲才是人類的本態......這算不算一種趣事呢?」
(2023-06-27, 18:10)一日之寒」 提到︰ 「這點倒是沒錯呢,在我經歷過的許多凡人一生中,就有不少因為興趣選擇了某些工作,結果就因為工作帶來的壓力,反而失去的興趣,當然並不是全部就是了」聽到對方的話,傑諾笑了笑的應答著「所以我也沒有打算聽這種東西啦。」
「哈?人類的本態?在我印象裡的人類可和他化自在沾不上什麼邊吶」有點詫異的看著乙辰「在我印象裡,人類會為了自己的目的去挑逗別人的慾望,但是絕對不是作為本能的誒。」

聽了乙辰分享的故事和傑諾的說法「但我覺得他們想法也沒錯,追求自己所求,那只是立場不同而已,本態是會因時而異的,是正是邪不過是時勢造成,有這種想法有可能因為我不信奉任何的神魔所導致。」

雨陰陽覺得自己與他們價值觀截然不同,脫口問出「乙辰先生當時以什麼心態或者心情來殲滅教派?」
SIGNATURE:
角色:雨陰陽
只看該作者
#32
(2023-06-27, 11:44)流星之中 提到︰
「蛤...」本來正在一口一口吃著桌上的餐點的傑特,在聽完斯洛克的話後停了下來。

「不是,我說斯洛克君?你自己有沒有搞清楚重點?」傑特一臉『你要不要聽聽看自己說了什麼』的表情「你說你喜歡她,她也喜歡你,那你現在到底在猶豫什麼?」

「你上啊!?哪需要證明什麼,如果喜歡上某個人還需要找證據找理由,那全世界不就每個人都要變學者了?而且你管未來的事情幹嘛,你又不會預知未來,你不上就永遠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到吧???」

一口氣說完之後他拿起牛奶一口氣灌下去,「哈...我的天,傻瓜我見不少,我得說像你這種也是世間罕有。」
被傑特這麼一訓,斯洛克整個人愣住,話也說不出來,等傑特開始灌牛奶時,才眨了眨眼睛,像是他的時間現在才開始流動一樣

「我....」
他眼睛微微瞪大,像是看到了甚麼災難一樣

對阿,我到底幹什麼?
自己這個樣子也只不過是用擔心未來當作理由來逃避問題而已,無疑是在逃避這份感情與真實

想到這裡,斯洛克捏了捏自己的鼻梁,隨後稍微用力地「啪」的一聲,打了自己一巴掌
「沒想到還要靠別人提醒才能察覺到這種事情,也許像你說的,我真的是一個大傻瓜也說不定」
他從酒吧位置上站起,然後看向傑特,行了90度鞠躬禮
「傑特先生,真的非常謝謝您」

抬起身體後,他轉頭看向酒吧的大門:
「我已經決定好要做甚麼了,馬上就會回去。不過以我的狀況來說,回去之後就比較難回來了,畢竟我還有騎士團團長的工作在身,雖然團員應該都有好好接委託解決營運資金的部分,不過大概要給我處理的事項跟公文會累積很多吧.....」
講到後面,斯洛克的臉色逐漸蒼白,些許冷汗從他的頭上冒出

「雖然相處的時間很短,但這段時間很開心,那麼有機會再見了,傑特先生」
隨後他走向酒吧大門,深呼吸後打開門扉,回到屬於自己的那個世界。
SIGNATURE:
用水神給予的力量與神聖魔法在戰場上支援眾人,必要時也能挺身在前線保護眾人的水神代理祭司

「沒問題的,我會好好援助大家的。」––潔琳
只看該作者
#33
(2023-06-27, 22:01)紅色老鼠傑力 提到︰ 被傑特這麼一訓,斯洛克整個人愣住,話也說不出來,等傑特開始灌牛奶時,才眨了眨眼睛,像是他的時間現在才開始流動一樣

「我....」
他眼睛微微瞪大,像是看到了甚麼災難一樣

對阿,我到底幹什麼?
自己這個樣子也只不過是用擔心未來當作理由來逃避問題而已,無疑是在逃避這份感情與真實

想到這裡,斯洛克捏了捏自己的鼻梁,隨後稍微用力地「啪」的一聲,打了自己一巴掌
「沒想到還要靠別人提醒才能察覺到這種事情,也許像你說的,我真的是一個大傻瓜也說不定」
他從酒吧位置上站起,然後看向傑特,行了90度鞠躬禮
「傑特先生,真的非常謝謝您」

抬起身體後,他轉頭看向酒吧的大門:
「我已經決定好要做甚麼了,馬上就會回去。不過以我的狀況來說,回去之後就比較難回來了,畢竟我還有騎士團團長的工作在身,雖然團員應該都有好好接委託解決營運資金的部分,不過大概要給我處理的事項跟公文會累積很多吧.....」
講到後面,斯洛克的臉色逐漸蒼白,些許冷汗從他的頭上冒出

「雖然相處的時間很短,但這段時間很開心,那麼有機會再見了,傑特先生」
隨後他走向酒吧大門,深呼吸後打開門扉,回到屬於自己的那個世界。

「別像某個罪孽深重的男人那樣,整天跟女友卿卿我我當眾放閃我就沒差了,快去吧大傻瓜。」傑特一邊把整塊鬆餅塞進口裡一邊向斯洛克揮手告別。

等大門關上後,傑特說出下一句話「有機會再見...呢。」
SIGNATURE:
邪魔者には、そろそろご退場願おうかしら? さぁ、飲み込まれてしまいなさい。サラスヴァティー・メルトアウト……!
莉莉絲最可愛了。
人物卡:傑特
只看該作者
#34
「歡迎回來,尊貴的主人。」提姆找上咲姬和傑特:「先前的委託辛苦了。」他將委託酬勞交給你們。
SIGNATURE:
GM:artis、貓a
歡迎來到Alpha TRPG:歡迎各位新來的玩家進行自我介紹!
冒險的起點:酒吧長期活動介紹:酒吧是讓新手玩家熟悉、瞭解TRPG基本規則和體驗何謂角色扮演的遊戲區
酒吧場外討論區:歡迎到此提出酒吧相關疑問、TRPG相關疑問
MENU:酒吧全年菜色、季節菜色一覽





只看該作者
#35
(2023-06-27, 18:10)一日之寒 提到︰ 「這點倒是沒錯呢,在我經歷過的許多凡人一生中,就有不少因為興趣選擇了某些工作,結果就因為工作帶來的壓力,反而失去的興趣,當然並不是全部就是了」聽到對方的話,傑諾笑了笑的應答著「所以我也沒有打算聽這種東西啦。」

「哈?人類的本態?在我印象裡的人類可和他化自在沾不上什麼邊吶」有點詫異的看著乙辰「在我印象裡,人類會為了自己的目的去挑逗別人的慾望,但是絕對不是作為本能的誒。」
(2023-06-27, 19:17)天下自由人 提到︰ 聽了乙辰分享的故事和傑諾的說法「但我覺得他們想法也沒錯,追求自己所求,那只是立場不同而已,本態是會因時而異的,是正是邪不過是時勢造成,有這種想法有可能因為我不信奉任何的神魔所導致。」

雨陰陽覺得自己與他們價值觀截然不同,脫口問出「乙辰先生當時以什麼心態或者心情來殲滅教派?」

見兩人來了興趣,乙辰微微一笑後將燈杖抱入懷中,讓杖體支撐著地板以完成更舒適的坐姿,「那個教派源自部分生靈對根源的追求,他們試圖以性命之根源追溯創世的起源......當然,他們沒有成功,但也不完全失敗了。」,乙辰苦笑著嘆了口氣,「他們舉行了儀式將自身的慾望轉化為能夠影響外界的『念力』,而作為代價的慾望則隨著能力成長而消散,不過感知本身仍舊存在。」

「於是他們察覺源於他人的刺激能夠滿足慾望,他們將之奉為人性本善的證據──生靈天生就要彼此相助,因此『他化自在』.......」,乙辰的聲音頓了一下,似乎是感受到兩人的困惑,「若只是友善待人,那麼當然不算是邪魔,然而慾壑難填。」

「那個教派的信徒很快就對刺激感到麻木,因此他們追尋更強烈的刺激,因為刺激的數量不夠,因此他們更施展各種奇巧淫技將生靈拉入其中.......」

「到了最後,甚至『奇巧』也沒了,隨著他化自在的儀式不斷擴張,他們的教主甚至引來了欲魔附體,某種意義上倒是追溯出一部分的起源了。」

「對於斬除那一群喪失理智的狂魔有甚麼想法?」,他搖了搖手,「遇上那種放任腐敗的孩子除了懲戒之外還會有甚麼想法?當然是氣得不行。」
SIGNATURE:
酒館角色卡:黎明之光輝照眾生
我就喜歡你們叫我爸爸的樣子__ 巴巴里安



只看該作者
#36
(2023-06-27, 23:17)潘二喜 提到︰ 見兩人來了興趣,乙辰微微一笑後將燈杖抱入懷中,讓杖體支撐著地板以完成更舒適的坐姿,「那個教派源自部分生靈對根源的追求,他們試圖以性命之根源追溯創世的起源......當然,他們沒有成功,但也不完全失敗了。」,乙辰苦笑著嘆了口氣,「他們舉行了儀式將自身的慾望轉化為能夠影響外界的『念力』,而作為代價的慾望則隨著能力成長而消散,不過感知本身仍舊存在。」
「於是他們察覺源於他人的刺激能夠滿足慾望,他們將之奉為人性本善的證據──生靈天生就要彼此相助,因此『他化自在』.......」,乙辰的聲音頓了一下,似乎是感受到兩人的困惑,「若只是友善待人,那麼當然不算是邪魔,然而慾壑難填。」
「那個教派的信徒很快就對刺激感到麻木,因此他們追尋更強烈的刺激,因為刺激的數量不夠,因此他們更施展各種奇巧淫技將生靈拉入其中.......」
「到了最後,甚至『奇巧』也沒了,隨著他化自在的儀式不斷擴張,他們的教主甚至引來了欲魔附體,某種意義上倒是追溯出一部分的起源了。」
「對於斬除那一群喪失理智的狂魔有甚麼想法?」,他搖了搖手,「遇上那種放任腐敗的孩子除了懲戒之外還會有甚麼想法?當然是氣得不行。」

「那吾界很像,陰謀者同樣是尋找最初,但我提出另外一個想法,世上都有相對之理,如同佛尊與波旬,有人這樣認為反佛舉動是建立佛之存在的根基,某些人是因為如此認知才加入教派,也是有這種可能對吧?」雨陰陽毫不避諱講出這些話

雨陰陽擔心兩人誤會,搔搔頭說到「我可沒要爭吵之意,因在下思想比較特殊,才會提出論點,甚至我認定…,算了別講比較好」
SIGNATURE:
角色:雨陰陽
只看該作者
#37
青年打開了酒吧的門,對於裡頭的景色疑惑了一會。
沒幾秒,他像是信服了般踏進門內,在環視四周的同時將門關上。

「原來如此……真沒想到會再次拜訪這裡。」

「雖然竟是些生面孔。」

青年率直的走向吧檯,並且找了個中間的位置坐下。

「來杯烏龍茶。」

「這裡是阿爾法酒吧對吧?」



酒吧新人進場
聲望留言:
紫苑翔雲 聲望+1 owo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早川 鳥



只看該作者
#38
(2023-06-27, 23:17)潘二喜 提到︰ 見兩人來了興趣,乙辰微微一笑後將燈杖抱入懷中,讓杖體支撐著地板以完成更舒適的坐姿,「那個教派源自部分生靈對根源的追求,他們試圖以性命之根源追溯創世的起源......當然,他們沒有成功,但也不完全失敗了。」,乙辰苦笑著嘆了口氣,「他們舉行了儀式將自身的慾望轉化為能夠影響外界的『念力』,而作為代價的慾望則隨著能力成長而消散,不過感知本身仍舊存在。」

「於是他們察覺源於他人的刺激能夠滿足慾望,他們將之奉為人性本善的證據──生靈天生就要彼此相助,因此『他化自在』.......」,乙辰的聲音頓了一下,似乎是感受到兩人的困惑,「若只是友善待人,那麼當然不算是邪魔,然而慾壑難填。」

「那個教派的信徒很快就對刺激感到麻木,因此他們追尋更強烈的刺激,因為刺激的數量不夠,因此他們更施展各種奇巧淫技將生靈拉入其中.......」

「到了最後,甚至『奇巧』也沒了,隨著他化自在的儀式不斷擴張,他們的教主甚至引來了欲魔附體,某種意義上倒是追溯出一部分的起源了。」

「對於斬除那一群喪失理智的狂魔有甚麼想法?」,他搖了搖手,「遇上那種放任腐敗的孩子除了懲戒之外還會有甚麼想法?當然是氣得不行。」
「怎麼說呢……在我看來,這種變化只能說是慾望失去了控制吧,其實如果幫助他人是天性,那麼就不會有從中滿足慾望的過程,因為所謂的天性正是摒棄掉所有外在慾望之後,無論何時何地都會追求的東西」傑諾搖了搖頭「就仿若一個人生了死志,失去了生的慾望,那麼他自我上會追求死亡,也不會在死亡面前掙扎,但是真到了死亡的前一刻,他的本能卻會掙扎,無論如何壓抑都好,那份掙扎都是會發生的。」

「而且這份慾望最終演變的也不再是互相幫助,而是單方面的給予了,最終就會演變為失控的愛,那可是很恐怖的事情。」
只看該作者
#39
(2023-06-27, 22:45)酒吧GM管理帳號 提到︰ 「歡迎回來,尊貴的主人。」提姆找上咲姬和傑特:「先前的委託辛苦了。」他將委託酬勞交給你們。

「喔,說起來酒吧這裡還會給阿法幣當委託獎勵呢,謝啦。」傑特接過提姆遞過來的阿法幣收好,一邊把剩下的甜點吃完。

引用︰青年打開了酒吧的門,對於裡頭的景色疑惑了一會。
沒幾秒,他像是信服了般踏進門內,在環視四周的同時將門關上。

「原來如此……真沒想到會再次拜訪這裡。」

「雖然竟是些生面孔。」

青年率直的走向吧檯,並且找了個中間的位置坐下。

「來杯烏龍茶。」

「這裡是阿爾法酒吧對吧?」

「聽你這語氣,應該在很久以前來過吧這位劍客小哥。」傑特這時向旁邊提問的青年提供解答「這裡是阿爾法酒吧沒錯,不過也難怪你會覺得疑惑,畢竟之前有裝修過一次呢。」
SIGNATURE:
邪魔者には、そろそろご退場願おうかしら? さぁ、飲み込まれてしまいなさい。サラスヴァティー・メルトアウト……!
莉莉絲最可愛了。
人物卡:傑特
只看該作者
#40
(2023-06-28, 18:22)天下自由人 提到︰ 「那吾界很像,陰謀者同樣是尋找最初,但我提出另外一個想法,世上都有相對之理,如同佛尊與波旬,有人這樣認為反佛舉動是建立佛之存在的根基,某些人是因為如此認知才加入教派,也是有這種可能對吧?」雨陰陽毫不避諱講出這些話

「影從光中生、光自影中始,這是無可辯駁的真理,但是承受了他化自在的儀式後就不止於信仰之爭,而是文明衍化的大敵了。」

「以『善行』名義去剝奪他人受苦的權利......除去少部分擁有大毅力的智者,大部分信徒並未察覺其中險惡,甚至美其名曰『不令他人入苦海』,實則『不使眾靈離紅塵』,一切地一切最終都墮入獸性本能的禁錮中。」

乙辰不自覺皺起眉頭,「現在想起來我仍舊覺得那次斬草除根沒做錯......」

「那個教派險些孕育出甚麼我不曾看過的......意志。」
(2023-06-28, 18:22)天下自由人 提到︰ 雨陰陽擔心兩人誤會,搔搔頭說到「我可沒要爭吵之意,因在下思想比較特殊,才會提出論點,甚至我認定…,算了別講比較好」

「我可是已經說完一件趣事了。」,乙辰輕飄飄地跟了一句話。

(2023-06-29, 00:29)一日之寒 提到︰ 「怎麼說呢……在我看來,這種變化只能說是慾望失去了控制吧,其實如果幫助他人是天性,那麼就不會有從中滿足慾望的過程,因為所謂的天性正是摒棄掉所有外在慾望之後,無論何時何地都會追求的東西」傑諾搖了搖頭「就仿若一個人生了死志,失去了生的慾望,那麼他自我上會追求死亡,也不會在死亡面前掙扎,但是真到了死亡的前一刻,他的本能卻會掙扎,無論如何壓抑都好,那份掙扎都是會發生的。」

「而且這份慾望最終演變的也不再是互相幫助,而是單方面的給予了,最終就會演變為失控的愛,那可是很恐怖的事情。」

「確實,因為沒有慾望,因此他們可以不顧一切地去完成別人的要求,那個姿態一點都不自然。」,春神如是說。



一切宗教用語都假設為乙辰那個世界的俚語,不過經由酒吧翻譯後變成各位熟悉的說法
SIGNATURE:
酒館角色卡:黎明之光輝照眾生
我就喜歡你們叫我爸爸的樣子__ 巴巴里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