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月界夏祭
只看該作者
#61
(2023-07-17, 18:05)流星之中 提到︰ 「還有卯小妹妹,這裡很危險的喔?雖然妳應該也不會在意就是了。」
在聽完卯的話後傑特便回應道,「好好好,想騎肩膀嗎?來吧。」說著傑特便在卯面前伸出手臂,讓她自己『上去』。
(2023-07-17, 20:24)木骨 提到︰ 「這附近有樹嗎?」端木小姐開始尋找神社裡是否有繩索或矮樹,同時詢問身邊的三人。
(2023-07-17, 21:49)貓a 提到︰ 肌肉男朝大夥打招呼:「唷,你們都在這啊。」

叮鈴、叮。
在傑特叮囑著少女的時候,卯(Myu)正好到一旁去撿起了章魚面具--當頭抬起來的瞬間、少女的雙腳就已經踩到了少年的手上。
可是這一次,一點兒質量都沒有削減喔!但反正也是一瞬間的事情,把那張小吉纏到了左邊馬尾上的女孩已經坐上了傑特的肩膀--紮實的重量!真實的處感!女孩子!

「不會喔?這邊不危險滴。」隨後坐得比較高的少女對於端木小姐的話伸手一指,指向了神殿一側的外頭不遠處,「那邊!」
至於真的有嗎?肯定會有吧!畢竟根據以前的印象,類似的地方總會有的。

「黑鼠鼠。」而對於大漢的話語,帶著面具的少女張開了雙手,「界裡可以抽籤喔!」
但是隨後,她又開始四處張望了起來、像是在找有沒有什麼東西可以勾起自己的興致似地。

說起來,那個答應要陪自己玩的大姊姊呢?
SIGNATURE:

只看該作者
#62
(2023-07-17, 01:13)Heiray 提到︰ 少年不耐煩似的搔搔頭,有氣無力地解答道
「這裡是射擊遊戲攤,看完規則,射獎勵,射倒就能換走,沒射倒的等下一輪。」

「怎樣,試試?」

「行啊,試試」楊望蒼隨手拿起一柄槍

「別看我這樣」楊望蒼自信滿滿地翻轉了兩下槍枝,並穩穩的抓住了...槍頭「我的槍法比看起來更爛」

楊家其實不是沒有射擊課程,但人嘛,總是有偏科,在遠程武器以及術法的天賦上,要評分的話大概是9分...滿分是一百

不過玩玩失敗也沒啥就是了,楊望蒼重新抓好槍柄,槍口對准靶子,姿勢倒是有模有樣的穩定,好歹也是學過點,打固定靶還成...嗎?

青年扣下了扳機

插這麼多旗變反奶了(ry
擲骰結果

2d6 → 10[5, 5] 10
SIGNATURE:
楊望蒼

蒼穹的四界
設定
故事
只看該作者
#63
(2023-07-17, 18:05)流星之中 提到︰ 「雖然妳說來的正好...不過好像是我先在這邊才對...」傑特聽完茉莉的話一邊吐槽一邊仔細看向她求到的籤。

「這個啊,這代表妳在之後的運氣會『稍~微~』變好一點吧。說起來大小姐,我還不知道要怎樣稱呼妳呢?」在回答完茉莉的疑問後傑特便把目光拉到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身邊的卯,「還有卯小妹妹,這裡很危險的喔?雖然妳應該也不會在意就是了。」
 
「這麼含糊?」聽起來不算是好東西,但也罷,她抽時本來就沒想那麼多。
「我是茉莉‧拜恩‧曼提斯。原本有其他尊稱該告訴你,不過今天是祭典,你可以稱呼隨意點。」
 
(2023-07-17, 13:47)leftflower 提到︰
「哥哥,屆個挺不錯的吧?」只見她已經把一張籤拿在了手中晃了晃,沒有面具遮掩的容顏笑嘻嘻地望著傑特。
要說有什麼不一樣,那肯定是女孩變成了少女身形,而對於哈薩爾先生…卯(Myu)誇張的抬起手來放在額頭邊左看右看。

「給卯(Myu)騎肩膀吧!這樣就能找到了。」
(2023-07-17, 18:05)流星之中 提到︰ 在聽完卯的話後傑特便回應道,「好好好,想騎肩膀嗎?來吧。」說著傑特便在卯面前伸出手臂,讓她自己『上去』。
(2023-07-17, 21:49)貓a 提到︰ 黑人大漢既不吃不喝也不拿人東西,於是便在祭典上到處亂逛。
一路逛到神社,看其他人都在那裡,肌肉男朝大夥打招呼:「唷,你們都在這啊。」
(2023-07-17, 23:42)leftflower 提到︰
叮鈴、叮。
在傑特叮囑著少女的時候,卯(Myu)正好到一旁去撿起了章魚面具--當頭抬起來的瞬間、少女的雙腳就已經踩到了少年的手上。
可是這一次,一點兒質量都沒有削減喔!但反正也是一瞬間的事情,把那張小吉纏到了左邊馬尾上的女孩已經坐上了傑特的肩膀--紮實的重量!真實的觸感!女孩子!

「不會喔?這邊不危險滴。」隨後坐得比較高的少女對於端木小姐的話伸手一指,指向了神殿一側的外頭不遠處,「那邊!」
至於真的有嗎?肯定會有吧!畢竟根據以前的印象,類似的地方總會有的。

「黑鼠鼠。」而對於大漢的話語,帶著面具的少女張開了雙手,「界裡可以抽籤喔!」
但是隨後,她又開始四處張望了起來、像是在找有沒有什麼東西可以勾起自己的興致似地。

說起來,那個答應要陪自己玩的大姊姊呢?
 
她真的很喜歡坐人身上呢。小女孩都這樣的嗎?
至少茉莉小時候從沒嘗試過。
但偶爾試試也許不壞。
 
「先前聽說還有茶店、攤位......下一個要去哪裡好呢?」
即使對吃的興趣不深,能多點東西看也是好的。
SIGNATURE:
運氣也是實力的一環。所以別找藉口了,你就是個廢物。─── by 幸運B
酒吧:茉莉
 
開放TRPG人生相談業務,歡迎新手諮詢!
只看該作者
#64
(2023-07-17, 01:13)Heiray 提到︰ 「哈囉~找我嗎?」

一身紅白色衣服的黃髮少女從不遠處走來,根據特徵應該就是貝爾口中說的鈴小姐

「歡迎來到祭典,新客人們。」

「想要集印花的話,可以去射擊攤那邊瞧瞧。」她指向一個方向

「至於其他的印花獲取方式現在還未公開喔,可以先按自己的步調在祭典上轉轉,因為也來了一些阿爾法酒吧的人們,沒準在路上你們會碰見熟人呢。」

「射擊攤?」

聽起來像是要比投擲暗器,雖然不是刺塔專精的技術,但實戰中也有用過。

「好耶,雲妃。我們去看看吧!」

說著便開始找路去射擊攤。
SIGNATURE:
catA_spiky  
藍刺蝟好難演,下集讓他死掉。
酒吧角色卡--刺塔(第三季)
只看該作者
#65
Heiray 提到︰「哈囉~找我嗎?」

一身紅白色衣服的黃髮少女從不遠處走來,根據特徵應該就是貝爾口中說的鈴小姐

「歡迎來到祭典,新客人們。」

「想要集印花的話,可以去射擊攤那邊瞧瞧。」她指向一個方向

「至於其他的印花獲取方式現在還未公開喔,可以先按自己的步調在祭典上轉轉,因為也來了一些阿爾法酒吧的人們,沒準在路上你們會碰見熟人呢。」

(2023-07-18, 08:25)藍刺蝟 提到︰ 「射擊攤?」

聽起來像是要比投擲暗器,雖然不是刺塔專精的技術,但實戰中也有用過。

「好耶,雲妃。我們去看看吧!」

說著便開始找路去射擊攤。

她在離開喫茶店後似乎是在祭典場地轉過一圈後的樣子,再回來刺塔身邊時手上已經多了兩支糖葫蘆。

「失敬......咱家故鄉亦有廟會之慶典風俗,但自入山修行以來已近十年未參,尚不知從何而行!且無戲班子.......」她一面對刺塔說著一面遞出糖葫蘆。「聞您所言,可是置放多數火器之小攤?但咱對此一竅不通。」
SIGNATURE:
[圖︰ yunfei003.jpg]←往個人櫃子
只看該作者
#66
(2023-07-17, 20:24)木骨 提到︰ 「你好啊。」由於先前的賭牌活動,端木小姐對傑特印象深刻。不過他接著問起的人名,端木小姐沒有聽過,見旁人了起來,端木小姐趁空低頭查看紙籤。
一看居然是「凶」。
雖然看不見端木小姐的表情,但她的姿勢僵在原地,一動也不動,幾秒後她將紙籤縱折起來。
「這附近有樹嗎?」端木小姐開始尋找神社裡是否有繩索或矮樹,同時詢問身邊的三人。

端木小姐到處看,神社境內並沒有樹,但神社本身倒是被樹林包圍

至於繩索,便是剛才怨靈少女卯所搖晃的大繩

(2023-07-17, 22:28)潘二喜 提到︰ 過了幾分鐘,乙辰終於來到籤筒前,他學著其他人單手拎起籤筒晃了晃,一張紙籤從桶中落下,「這......」
(2023-07-17, 08:17)紫苑翔雲 提到︰  不懂神社構造,也不懂規矩的她,單純學著端木的樣子,隨意伸手進籤筒抽了張紙出來。
 「你來的正好,這張紙是什麼意思?」
她舉著手上寫「末吉」的籤。
(2023-07-17, 13:47)leftflower 提到︰ 「哥哥,屆個挺不錯的吧?」只見她已經把一張籤拿在了手中晃了晃,沒有面具遮掩的容顏笑嘻嘻地望著傑特。

自紙籤落下,乙辰便察覺到自身的神性、神格被試圖介入…不,原來你已經身處於某種複雜規則的管制之下
但你的神性、神性沒有受到干涉

茉莉、乙辰求得末吉,沒有任何效果,祝您們在祭典上玩得愉快~

卯求得小吉,在月界的下次投擲獲得 +1 修正值!

(2023-07-17, 20:40)泰迪 提到︰ 仔細閱讀一遍規則後,銀鈴就將槍械拿到手上端看,從外型結構猜想這把武器的使用方式與弩相近,至於威力大小則不得而知。她數度轉換握槍的手勢,找到了一個認為合適的持槍姿勢──槍口是指向前方無誤,不過上下卻反轉了,這才舉槍嘗試瞄準。
幾經掙扎,她終於再度舉槍,將槍口瞄向遠離二人、命中難度更高的角落,勾勾扳機上的食指──
(2023-07-17, 21:50)只是個月月 提到︰ 「銀鈴小姐比我還有天賦呢,我第一次可是打空了」
(2023-07-18, 01:12)jeffary 提到︰ 「行啊,試試」楊望蒼隨手拿起一柄槍
「別看我這樣」楊望蒼自信滿滿地翻轉了兩下槍枝,並穩穩的抓住了...槍頭「我的槍法比看起來更爛」
青年扣下了扳機
(2023-07-18, 08:25)藍刺蝟 提到︰ 「好耶,雲妃。我們去看看吧!」
說著便開始找路去射擊攤。
(2023-07-18, 11:57)伊布MING 提到︰ 她在離開喫茶店後似乎是在祭典場地轉過一圈後的樣子,再回來刺塔身邊時手上已經多了兩支糖葫蘆。
「失敬......咱家故鄉亦有廟會之慶典風俗,但自入山修行以來已近十年未參,尚不知從何而行!且無戲班子.......」她一面對刺塔說著一面遞出糖葫蘆。「聞您所言,可是置放多數火器之小攤?但咱對此一竅不通。」

刺塔、霍雲妃走了一小段路,很快便看見有人在持槍射擊的攤位


少年蓋下手中的書本,比起楊望蒼這結果不錯的射擊,他似乎更對銀鈴的持槍姿勢感興趣

「不錯嘛。」他吹了吹口哨

一邊的少女撿起來兩人射倒的獎勵,畏首畏尾地放到檯上

在銀鈴和楊望蒼取走獎勵之前,少年豎起大姆指再指了指靶架

「滿足了?不繼續?」
他的語氣像是在挑釁

(2023-07-17, 07:51)猴子布偶 提到︰ 猴子布偶聽著對方的解釋,邊聽邊皺眉。聽起來對方不知道是不是對於自己身在這個次元感到很自卑?
「嗯...... 是不太一樣。」猴子布偶抓著下巴說。「不過只要妳想,妳隨時可以去阿爾法酒吧。妳也想去嗎?」
這時,服務生突然送了兩杯珍奶,還說是那個太陽神幫他們點的。
還真是謝謝你囉。
猴子布偶轉身向對方比了個大姆指,接著又轉回艾米的方向。
「妳叫艾米是嗎?我叫猴子布偶。」他伸手向艾米說。
「可以的話妳可以跟我分享你的困擾喔。」

艾米搖搖頭
「那個酒吧,我沒辦法進去,目前也還不打算進去。」

接着,她笑了笑
「謝謝你,猴子布偶先生。」

「雖然不知道算不算得上是困擾…」

「我只是突然閒下來,不知道該做甚麼好而已。」
艾米伸出手指,在奶茶杯子旁滑一圈

「稱得上是工作吧,我唯一能做的工作今天被搶走了呢。」

「不過原本我的崗位也只是代理而已,最後被扔到這個祭典上來了。」

「這樣一個耐不住閒的人,很可笑吧。」她苦笑道
SIGNATURE:

只看該作者
#67
(2023-07-18, 11:57)伊布MING 提到︰ 她在離開喫茶店後似乎是在祭典場地轉過一圈後的樣子,再回來刺塔身邊時手上已經多了兩支糖葫蘆。

「失敬......咱家故鄉亦有廟會之慶典風俗,但自入山修行以來已近十年未參,尚不知從何而行!且無戲班子.......」她一面對刺塔說著一面遞出糖葫蘆。「聞您所言,可是置放多數火器之小攤?但咱對此一竅不通。」

  「欸--火器?不是射飛鏢和小刀的攤位嗎?」

  刺塔的故鄉不使用火器,當然她印象中的射擊攤是沒有軟木塞槍這種東西的。

  「那很危險吧。」刺塔也對火器沒有好感,「不過想集點的話就要去那邊……」

(2023-07-17, 20:40)泰迪 提到︰ 「好的,請讓我試試。」
仔細閱讀一遍規則後,銀鈴就將槍械拿到手上端看,從外型結構猜想這把武器的使用方式與弩相近,至於威力大小則不得而知。她數度轉換握槍的手勢,找到了一個認為合適的持槍姿勢──槍口是指向前方無誤,不過上下卻反轉了,這才舉槍嘗試瞄準。
以槍管所指的方向觀看前方,目標物只是放在幾步之外,但掌握距離感從來都是少女的弱項,即使是這樣的短距離她亦沒有一擊命中的信心。
銀鈴稍微降低槍口,再看看店內的二人,對槍械的不熟悉以及不自信,使得她不禁擔心射偏的彈藥會擊中別人,一雙獸耳亦反映出主人的心思,不安份地打圈亂轉。
幾經掙扎,她終於再度舉槍,將槍口瞄向遠離二人、命中難度更高的角落,勾勾扳機上的食指──
(2023-07-17, 21:50)只是個月月 提到︰ 亞特拉上前打聲招呼同時注意到銀鈴第一次就成功打中物品

「銀鈴小姐比我還有天賦呢,我第一次可是打空了」
(2023-07-18, 01:12)jeffary 提到︰ 「行啊,試試」楊望蒼隨手拿起一柄槍
「別看我這樣」楊望蒼自信滿滿地翻轉了兩下槍枝,並穩穩的抓住了...槍頭「我的槍法比看起來更爛」
楊家其實不是沒有射擊課程,但人嘛,總是有偏科,在遠程武器以及術法的天賦上,要評分的話大概是9分...滿分是一百
不過玩玩失敗也沒啥就是了,楊望蒼重新抓好槍柄,槍口對准靶子,姿勢倒是有模有樣的穩定,好歹也是學過點,打固定靶還成...嗎?
青年扣下了扳機
(2023-07-18, 20:20)Heiray 提到︰ 少年蓋下手中的書本,比起楊望蒼這結果不錯的射擊,他似乎更對銀鈴的持槍姿勢感興趣
「不錯嘛。」他吹了吹口哨
一邊的少女撿起來兩人射倒的獎勵,畏首畏尾地放到檯上
在銀鈴和楊望蒼取走獎勵之前,少年豎起大姆指再指了指靶架
「滿足了?不繼續?」
他的語氣像是在挑釁

  「嘿,是銀鈴和蒼耶,還有亞特拉!」刺塔看到認識的人,便走到攤位前打招呼。

  「好久不見!哎呀,多久來著……」搔搔頭。


  「原來是玩具而已呀。」說著她注意到幾人使用的武器沒有火藥的氣味,看來只是個做做樣子的道具。

  「我們聽說可以集點就來玩了!怎麼樣呢,你們的戰果怎麼樣呢?」

  看到銀鈴和望蒼也在玩,刺塔就有種想要跟他們比賽的衝動。
SIGNATURE:
catA_spiky  
藍刺蝟好難演,下集讓他死掉。
酒吧角色卡--刺塔(第三季)
只看該作者
#68
(2023-07-18, 20:20)Heiray 提到︰ 艾米搖搖頭
「那個酒吧,我沒辦法進去,目前也還不打算進去。」

接着,她笑了笑
「謝謝你,猴子布偶先生。」

「雖然不知道算不算得上是困擾…」

「我只是突然閒下來,不知道該做甚麼好而已。」
艾米伸出手指,在奶茶杯子旁滑一圈

「稱得上是工作吧,我唯一能做的工作今天被搶走了呢。」

「不過原本我的崗位也只是代理而已,最後被扔到這個祭典上來了。」

「這樣一個耐不住閒的人,很可笑吧。」她苦笑道

嗯,也是,不然希光要撕卡了。

「搶走?」猴子布偶在聽到關鍵字時虎軀一震,有人搶走了她的工作?

「誰?誰搶妳的工作,我去跟她好好談談。」不會是鈴吧?他可不好意思跟委託人打架。

「所以妳原本的工作到底是什麼啊?」代理?什麼代理?猴子布偶雖然很想趕快起身幫她出口氣,但話還是要問清楚。
SIGNATURE:
猴子布偶現在性別:
猴子布偶穿的不是布偶裝
目前穿著:猴子頭套+棕色西裝
只看該作者
#69
「呼...真好喝~嗯?」
細細品味完奶茶之後,潔琳呼出一口氣,看起來非常放鬆,接著他轉頭一看,就看到猴子布偶在跟另一位女性說話

(不知道在討論甚麼呢....?)

在好奇心驅使下,潔琳開始專心聽起兩人的對話。

(搶走工作......?)
SIGNATURE:
用水神給予的力量與神聖魔法在戰場上支援眾人,必要時也能挺身在前線保護眾人的水神代理祭司

「沒問題的,我會好好援助大家的。」––潔琳
只看該作者
#70
(2023-07-17, 21:50)只是個月月 提到︰ 亞特拉從神社離開後開始漫無目的逛著,他注意到一群客人都擠在一間店裡,前面大多都有著應該是飲品的東西,不過因為自己本身的問題亞特拉繼續往其他地方移動,逛著逛著就遇到熟人

「銀鈴跟楊望蒼有段時間沒見了呢」

亞特拉上前打聲招呼同時注意到銀鈴第一次就成功打中物品

「銀鈴小姐比我還有天賦呢,我第一次可是打空了」

「...?」銀鈴回頭一望,花了點時間才認出眼前人是誰:「是...亞特拉小姐?」

「嗯~阿蒼他完成委託後才回到酒吧不久,恰逢祭典在即,就被我拉著過來,真是辛苦他了~」正挽著男朋友手臂的少女幸福地笑了笑。

「謝謝妳的讚賞,不過那只是我的運氣稍好而已。」她謙虛地點了點頭,又道:「亞特拉小姐知道附近有一間神社嗎?神社內有一種名為『求籤』的儀式,據說能藉此獲得好運呢。」

閒談間,少女不自覺打量著眼前的女性,心想能夠轉變性別的異界人似乎不在少數,據她認識的就有猴子布偶、亞特拉二人,隨後又想,如果自己或者望蒼也能改變性別,那又會是怎樣的體驗呢?

(2023-07-18, 20:20)Heiray 提到︰ 在銀鈴和楊望蒼取走獎勵之前,少年豎起大姆指再指了指靶架

「滿足了?不繼續?」
他的語氣像是在挑釁
(2023-07-18, 21:02)藍刺蝟 提到︰ 「嘿,是銀鈴和蒼耶。」刺塔看到兩人,便走到攤位前打招呼。

  「好久不見!哎呀,多久來著……」搔搔頭。


  「原來是玩具而已呀。」說著她注意到銀鈴和望蒼使用的武器沒有火藥的氣味,看來只是個做做樣子的道具。

  「我們聽說可以集點就來玩了!怎麼樣呢,你們的戰果怎麼樣呢?」

  看到銀鈴和望蒼也在玩,刺塔就有種想要跟他們比賽的衝動。

「很感謝你的好意,但──」銀鈴本想婉拒少年的邀請,因為她覺得獎品的數量有限,要是自己反覆挑戰只會減少別人獲獎的機會,不過話才說到一半,就看到刺塔過來打招呼了。

「刺塔小姐~」她向來者輕輕揮手打招呼,微笑道:「嗯,確實很久不見了。」

「這遊戲確實很有難度呢,我起初還以為只要將鐵管(槍管)畢直對準目標就可以了,沒想到小木塊(木塞)會以拋物線飛出去。」

「而且,經阿蒼剛才的示範後,我才知道自己把槍械上下拿反了......幸而運氣不錯射倒了目標,最後才各自獲得了一份獎品。」少女雙頰微微發紅,視線投向了仍然放在檯上的兩份獎勵,回應道。
SIGNA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