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獵獸協會】團隊休息室
只看該作者
#41
引用︰ 白鷡一直等到棕太開始解說任務後才回過神來

「入侵者……」

白鷡想起上一次任務遇到的怪物,如果在礦坑中再遇到類似的東西可比上次還要糟糕

「棕太,有沒有什麼可以快速回到入口的道具之類的」
「…..很遺憾的沒有,有的話我絕對砸大錢買了」
聽見白鷡的疑問,棕太也理解他的擔憂,但現實就是如此討厭

他嘆了一口氣,如此回應白鷡
(2024-05-15, 22:24)夜空祭 提到︰ 「那個,這幾天我為大家製作了一些入隊禮物,據說它能夠為保佑持有者的平安,希望你們都能帶在身上。」
翠娜將小人偶遞給了眼前的幾位新人小偶人模樣可愛,身穿著精緻的傳統服飾,手裡握著象徵著幸運的四葉草。

「棕太也還沒收過入隊禮物吧,這個也送給你!」
翠娜同樣也將小人偶給棕太。

等大家都準備好後,翠娜就跟著隊伍一同前往另一個空間。
棕太看見翠娜拿出人偶之後一臉呆滯
「…….啊?」
難不成這傢伙是在把自己關進房間的時候把這些東西做出來的嗎?

看見翠娜把玩偶發給其他人時,他才像是延遲一樣的感到些許火大
(雖然也有可能不是,但光是想到有這個可能性就覺得時不時擔心這傢伙的我跟白痴一樣……)
因為被引起的煩躁感,接過人偶的棕太抓了抓自己的腦袋,然後將這東西收進了道具欄裡
引用︰修女合上眼,語氣相當平靜
「如有不便,隨便稱呼我為修女就可以了,我也會隨便叫各位的。」

「然後正如棕太所述,因為先前事件的那番『慘狀』,教會相當重視倖存下來的各位。」

「我耶達也同樣重視各位的情況,畢竟作為 當 事 人,你們未必適合繼續參與狩獵,其他新成員也是,要是有甚麼想要傾訴的話我樂意奉陪。」

說完,耶達笑了笑
「那麼,如各位所見我只是一介修女,接下來還請容我以神聖之光的一員身分跟各位一同執行任務。」
「———」
聽見耶達的話,棕太開始慢慢確定當時從這個人身上感受到的異樣感是什麼了

大概這個人至今為止的態度都是以名為「教會」的官方立場去與這裡的人交流的(尤其是經歷過襲擊事件的三個人),所以棕太才一直不知道該跟她怎麼說話。
跟這個修女相處就等於面對教會這個機構,眼前的人只不過是代理教會執行任務的人罷了,就算從教會來的是其他人,大概也會是這種感覺吧。

「是這樣啊,教會那邊還考慮的不少挺貼心的嘛,如果有那個時候就麻煩你了啊。」
雖然嘴巴上這麼說,但棕太已經對於修女產生了些許的防備心。

至少完全弄懂教會到底是怎麼看待他們三個人(或者說事件的倖存者)之前,他沒辦法安心與這個人相處。
怎麼死裡逃生之後還要提防用意不明的第三勢力啊……真是夠了,棕太心想

引用︰米索反射性地收下別人遞過來的東西,但卻因為不安的頭腦風暴而忘記了說話,一直到翠娜發完人偶後才想起好像應該說點什麼。

可是已經太晚啦,現在才說的話會不會讓人家覺得我很遲鈍,可是不說的話說不定會被當成沒禮貌的人,哇啊啊啊啊啊!!!

在看著翠娜猶豫著是否該開口的時候,最佳的時機同時也離她越來越遠,最後米索只好嚥下卡在喉嚨的話語,接受了自己將會留下不好的第一印象被人討厭的命運。

沒有說謝謝對不起!
然後再來是那個黑衣少女吧….即使自己已經主動拋話題給他,她還是沒能說上一句話
是因為讓她主動發言這件事就讓她很緊張了嗎?可是如果無法理解這個人的想法的話又該如何在之後的團體行動中進行合作?
這個人跟自己的妹妹是完全相反的存在,他曾經自認為稍微能理解女生的想法,但現在他意識到那只不過是跟家人長期相處培養起來的默契直覺而已。

嘛,或許是因為自己的身分讓對方感覺壓力太大也說不定?
這麼想著的棕太決定嘗試看看其他辦法

「好了,看起來應該是都沒問題吧,那麼我們就出發吧」
一邊這麼說著,棕太先其他人走入了傳送圈

但是在消失之前,他打開數位版,對翠娜發送了訊息
「能不能拜託你陪一下新來的那個穿黑色衣服的女孩子?我想不到有什麼辦法有辦法讓她透露自己的想法,而且她那個樣子有沒有辦法好好戰鬥我也很擔心,如果是女孩子的話應該有辦法稍微增加點共鳴吧?這個工作只能讓你來了」”
SIGNATURE:
用水神給予的力量與神聖魔法在戰場上支援眾人,必要時也能挺身在前線保護眾人的水神代理祭司

「沒問題的,我會好好援助大家的。」––潔琳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2
(2024-05-15, 22:24)夜空祭 提到︰ 「那個,這幾天我為大家製作了一些入隊禮物,據說它能夠為保佑持有者的平安,希望你們都能帶在身上。」
翠娜將小人偶遞給了眼前的幾位新人。小偶人模樣可愛,身穿著精緻的傳統服飾,手裡握著象徵著幸運的四葉草。

修女接過人偶,置於手上看了幾眼
「嗯,既然是翠娜的好意,我就不客氣收下了。」

她將人偶放進口袋,其實下個瞬間就將之收進物品欄

「也願閣下一路平安。」

(2024-05-16, 16:07)紅色老鼠傑力 提到︰ 「是這樣啊,教會那邊還考慮的不少挺貼心的嘛,如果有那個時候就麻煩你了啊。」

「好了,看起來應該是都沒問題吧,那麼我們就出發吧」

「不敢當不敢當,教會也只是完成份內事而已。」
耶達笑笑擺擺手,隨後也走往傳送門入口
SIGNATURE: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3
嗚……結果大家都出發了還是什麼都沒聽到,等一下一定要找機會私下問問看。
想要找女孩子問,可是發玩偶的女孩說不定已經對我留下壞印象了。
找修女小姐吧!修女的話應該是個好人,剛才也說有什麼事可以找她傾訴。

米索重新拾起些許希望,可憐的她看不出人的好壞,選擇了一個糟糕人物。
她戰戰兢兢的走到傳送通道前。
越到出任務的時間點她的壓力就越大,只要跨進去後就無法回頭,甚至能否生還都是未知數。
肉塊、襲擊、失蹤……米索的雙腳越發沉重,遲遲無法邁出最後一步。
可以的話她想就一直站在這裡變成雕像,直到其他人都回來為止。
不,不需要變回來也行,就這樣成為一件擺設,或者被人回收掉吧。
無論如何就是不要成為獵人,那樣該會有多好。

雕像……我是雕像……雕像才不會成為獵人……哈哈哈哈——欸?

就在米索開始產生幻覺麻痺自己時,突然的失重感將她拉回現實。

為什麼通道突然變得這麼近?

原來她的一隻腳不受控制的跨了出去,整個人跌入傳送通道中。
SIGNATURE:
:現在形象是一個身高約兩米的男性。黑髮黑瞳,容貌有些微妙的女性化,看起來很年輕,臉上沒什麼表情,甚至有點呆。頭部以下的身體被一套厚重的黑色蟲殼裝甲覆蓋。脖子上掛著一個布製囊袋(靈花囊)。

酒吧不明生物紀錄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