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已結束】 【DRYH】盜夢者
只看該作者
.
  「一切都......結束了嗎?」

  從狂亂的情緒下穩過神來,張晴迷惘看著王座之下的斷垣殘壁,巨人灼裂的頭顱面朝下半埋在這片焦土。

  整個工廠宛如末日一般,半熔融的鐵漿流動著,坍塌的鐵塊擊碎了管線,激射的光線如雷射般在地面上留下了數道劃痕,一切的一切,都如同末日後的焦土一般,充滿死寂。

  「......沒事了,我們走吧,小......琴?」

  強下壓抑住心中的不安與躁動,張晴回過頭來,正好瞥見了小琴眼中的恐懼。

  「......」

  愣在了原地的張晴張了張口,但小女孩眼神之中的那抹異樣深深的刺進他的心臟,他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疲憊不堪的右腿接收到了大腦傳達的指令,但卻不知該邁向何處,原地抽搐了一下後、腳掌一滑,帶動了整個身子。

  碰!

  張晴的肩膀撞擊在地上,他嘴角抽動著,感受不到痛苦在此刻並非什麼好事,小琴的目光深深的、浮現在他眼前驅之不去,即便血紅的裂紋幾乎攀上整顆眼球,依然無法阻礙那清晰的畫面。

  “呵,完全沒有意義呢!這麼努力也沒有任何意義,與人親近只會帶來痛苦,不如就這樣吧,好好的......睡上一覺......”

  眼皮越來越沉重,張晴仰天躺倒著,伸出左手擋在眼前,遮蔽著天上炫目的白光,遮蔽著這末日般的世界,遮蔽著、小琴。

  “人的一生,什麼意義都沒有呢!”


後遺症神馬的要做到什麼程度呢~(思
SIGNATURE:
那鴛鴦走散了一隻在拼命的往南走
被混沌的城市用鋼筋捂住了出口
仿佛悲傷的人們能靠著霧霾遮住傷口
還羡慕著期待藍天的少年總抬頭
               ──薛之謙〈初學者〉
回覆
只看該作者
成功地拋離黑色人偶,再輕鬆遇過盲目的獨眼巨人的防線﹒,
露西幾經辛苦終於摸上了保險箱。
(達陣!接下來只要把它解開…)
貼在保險箱上的露西換了個視角打算看一下衛兵最後的表情,
但只見一陣令人畏懼的閃光掃過,然後所照之處全部被夷為平地…
雖然知道張睛是在掩護自己,可是這骸人的一幕還是令露西感到膽顫心驚。
(好可怕的威力…如果我還站在地上的話…)
(不行,立刻工作,不準偷懶!)
雖然眼前所有威脅已經消失殆盡,但對這光總感到不舒服的露西還是趕緊把注意力放回保險箱上
(…)
回想起不久前才作下的承諾…雖然神秘的寶藏實在非常、非常的吸引,
露西還是堅持不偷步,只把專注力放在解鎖上
(要走就一起走…!)
(這邊頂向上…扭橫?再按下去…)
從裹面把機關摸透的露西輕鬆地逆向操作,
在感到解開保險箱之後影子回到箱外變回人型,露西趕回到同件們的身邊,蹲下來看著張睛。
「張睛兄?我成功了喔…全靠有你,我們三人都可以一起回家了喔!…張睛兄?」
眼前救了自己無數次的恩人現在一副要死的模樣,
露西盡量裝出一個微笑的表情希望對方能因此舒服一點。
「來,這幾步路就讓我來幫忙吧!」
露西把張睛的手搭在身上,留意到小琴似乎有點害怕張睛的模樣…
(小琴…當時就站在張睛身邊吧?)
回想起那股變成影子都能感受到的恐怖威力,露西可以想像小琴為什麼會露出這種表情。
「小琴不用害怕喔,張睛哥哥只是在保護我們啊!」
「如果沒有張睛哥哥的努力我們大概還只能躲在入口吧…」
完全不敢想像沒了張睛自己要如何帶小琴到達終點,露西為自己的無力輕嘆了一口氣。
「好了,就像說好的那樣…一起走吧!小琴,小心腳下喔。」
露西扶著神智不清的張睛,一步一步慢慢地走向保險箱。
「再撐個幾秒就可以了…別忘記你還要來看我的表演啊!」
(只是個夢而已…回到現實後就沒事的了,一定是的…!)

------------------------------------------------------------------------

人偶都死光了,應該沒東西能阻我慢慢開鎖了吧...?
要擲骰的話請告訴我<(_ _)>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5-08-28, 03:47)ttk12345 提到︰ 露西還是堅持不偷步,只把專注力放在解鎖上
(要走就一起走…!)
(這邊頂向上…扭橫?再按下去…)
從裹面把機關摸透的露西輕鬆地逆向操作,
在感到解開保險箱之後影子回到箱外變回人型,露西趕回到同件們的身邊,蹲下來看著張睛。
  在箱子內部,露西清楚的看到了藏在寶箱內部的物體,那是﹍﹍
  露西輕巧的打開了寶箱,事實上,妳感覺到這寶箱的鎖根本沒有多複雜,就連門外漢都能打開﹍﹍或許,門上的人面、以及王座上的巨人才是這寶箱真正的鎖吧?

(2015-08-28, 03:47)ttk12345 提到︰ 露西把張睛的手搭在身上,留意到小琴似乎有點害怕張睛的模樣…
(小琴…當時就站在張睛身邊吧?)
回想起那股變成影子都能感受到的恐怖威力,露西可以想像小琴為什麼會露出這種表情。
「小琴不用害怕喔,張睛哥哥只是在保護我們啊!」
「如果沒有張睛哥哥的努力我們大概還只能躲在入口吧…」
完全不敢想像沒了張睛自己要如何帶小琴到達終點,露西為自己的無力輕嘆了一口氣。
「好了,就像說好的那樣…一起走吧!小琴,小心腳下喔。」
  「我、我知道﹍﹍只、只是﹍﹍」小琴吞吞吐吐的回答,縮著身體似乎想避開張晴的視線:「那時候的哥哥﹍﹍有點可怕﹍﹍」


接下來就可以直接打開寶箱了~
回覆
只看該作者
聽見了露西的呼喚,張晴撇開了架在眼前的胳膊,眼神迷茫的看著露西。

  金髮的麗人被攀附著視野的血絲撕裂,張晴看不清楚露西的面貌,也不明白她為何來此。

  「一切都......結束了呢!」

  低聲呢喃著,張晴沒有起身的打算,生怕在露西眼中看到和小琴相同的光芒。

  直到露西主動拉起他沉重的身軀,張晴才詫異的瞥了女子一眼,勉力的撐著地面,站起身來。

  「......」

  一言不發,只是順著露西的拉扯往前走,恍惚間,一句話傳入了耳中:「再撐個幾秒就可以了......別忘記你還要來看我的表演啊!」

  轉過頭,不可置信的盯著露西問道:「你說......看去看妳的表演?」

  他的雙眼布滿了駭人的血絲,這些血色的裂紋在眼神轉動間如蛇般扭動,他環顧了四周一圈,低落的說道:「看過了這些,妳還願意讓我去找妳嗎?」

  炫目的金光從保險箱中綻放,張晴微微瞇了瞇眼,卻看都沒有看向裡面一眼,只是注視著露西的表情。
SIGNATURE:
那鴛鴦走散了一隻在拼命的往南走
被混沌的城市用鋼筋捂住了出口
仿佛悲傷的人們能靠著霧霾遮住傷口
還羡慕著期待藍天的少年總抬頭
               ──薛之謙〈初學者〉
回覆
只看該作者
「會害怕是因為小琴不習慣這種場面吧。」
「哈哈,不打架也是好的…小琴是個乖孩子呢~」
露西小心翼翼的走著,在扶著張睛走的時候不忘哄一下跟在後頭的小琴。
和單獨過來時不同,露西現在每走幾步就要用腳掃開瓦礫清一下路面。
路程很短但份外漫長的路上露西聽到張睛的耳語…
「哈…呼…」
「這個嘛…」
露西也沒有氣力了,乾脆先停下來遏息一下。
露西看著周圍的廢墟…然後以放鬆的笑容面對張睛。
「你不是做的很好嘛?」
「和剛才相比,現在這裡的氣氛舒服得多了~」
露西坐到某座機械的殘骸上,舒展一下手腳。
「是說剛才你昏迷了所以我說的話沒有全部聽到嗎…?」
露西想了一想,其實應該是自己說得不多吧,但是…
「嗯…也好~那些奇怪的說話還是讓它留在這邊吧。」
既然對方沒留意到自己軟弱的那面,那就讓對方把對自己的印象留在較陽光的那面吧。
「總之啊,我可不會怪你把這裡都給炸光光喔。」
「因為我認為…你不是那種濫用暴力的人,而是為了保護我們才使用那種…能力的。」
「我怎能拒絕處理了這爛工廠中所有麻煩的救命思人來看我呢~?」
「總之你不要在台下用剛在的光射上來就好啦~哈哈~」
露西開懷的笑著拜託張睛,然後站起來拍了一下身上的灰塵。
「好~辛苦了這麼久別在最後才弄得因為遲到而回不去喔!來,我扶你~」
露西踢開接下來幾條會擋到路的柱子後扶起張睛,然後繼續慢慢的走下去…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5-08-30, 02:54)ttk12345 提到︰ 「會害怕是因為小琴不習慣這種場面吧。」
「哈哈,不打架也是好的…小琴是個乖孩子呢~」
露西小心翼翼的走著,在扶著張睛走的時候不忘哄一下跟在後頭的小琴。
  「嗯、嗯……」小琴有些困窘的低下頭,虛應了幾聲,之後便默默地跟在你們身後。



  終於,在彼此攙扶下,你們走到了王座之頂,寶箱就在眼前。

你們可以先不用管我,彼此交談一陣子,直到要把箱子打開XD
回覆
只看該作者

  看著露西放鬆的笑容,張晴突然有種想掉淚的衝動,他咬著下唇強忍著突如其來的感動,轉過頭去默默用手背拭了拭眼角。

  而後,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張晴嘴角微微的上揚著,被露西攙扶著來到了王座前,不同於以往的陽光笑容,張晴此刻的笑容少了一點開朗燦爛,卻多了一分真切溫馨。

  沒有再說些什麼,努力的睜著被血紅裂紋攀上的眼睛,邁動疲乏的雙腿,緩緩的和露西一同來到了王座前。

  下意識的伸手觸及那個寶箱,金黃色的光芒映射而出,一個玩偶靜靜的躺在其中。

  許多謎團隨著泰迪熊的出現解開,小琴的尋覓目標、為何與這個世界格格不入的他們能看見小琴,甚至還有......幕後主使的目的!

  但、這已經不重要了。

  女魔術師的金髮在光下顯得格外鮮明,張晴注視著那對比金髮更加明亮的眸子,輕聲低語著:「我會去找妳的。」

  瞥了身旁的露西最後一眼,張晴微微笑著,在她的攙扶下,伸手觸向閃耀著金光的泰迪熊。

  侵蝕視野的血絲阻擋不了溫暖的晴陽。

  張目所見、盡為晴。


抱歉我慢了 mayday

最後的插旗(X
SIGNATURE:
那鴛鴦走散了一隻在拼命的往南走
被混沌的城市用鋼筋捂住了出口
仿佛悲傷的人們能靠著霧霾遮住傷口
還羡慕著期待藍天的少年總抬頭
               ──薛之謙〈初學者〉
回覆
只看該作者
看到張睛變得精神起來,露西也對自己的表現給了個滿意的笑容。
(劇團中的每組人都有自己一套帶來笑容的方式,不過這次…我可沒有用欺騙的那套呢~)
露西閉上眼睛輕輕地點了一下頭,似乎是在肯定對自己的新發現,然後再次張眼和張睛小琴繼續那不足數十米的旅程。
---------------
(剛才我還沒有看過裹面是什麼呢…)
隨著距離越來越近露西也表現的越來越期待,手腳也顯得利落起來。
在張睛打開保險箱後,一陣柔和的金光從箱中流潟而出,而最後現身於寶箱中的…正是眾人在找的目標 - 一具小熊玩偶。
「好精美的布偶啊…這就是小琴在找的東西是吧?」
露西蹲下來看著小琴,回憶起一路走來的各種挑戰,在這場冒險可以結束時反而又有點不舍了
「總算是來到這裡了呢…下次記得別弄丟在這麼難找的地方了~」
露西抱起小琴一起面向箱中小熊說著。
露西最後再看一眼張睛,雖然雙眼仍然有點嚇人,但是整體的感覺上似乎…
(比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更陽光了,是為什麼呢?)
對張睛的好奇越來越多,留在這邊的時間卻要花光了。
但露西深信著…兩人之間的故事會有再次寫下去的那天。
「嗯~我會等著的~」
露西臉上掛著的是"期盼"的笑容,一起伸手摸向布偶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5-09-01, 03:18)ttk12345 提到︰ 「好精美的布偶啊…這就是小琴在找的東西是吧?」
露西蹲下來看著小琴,回憶起一路走來的各種挑戰,在這場冒險可以結束時反而又有點不舍了
「總算是來到這裡了呢…下次記得別弄丟在這麼難找的地方了~」
露西抱起小琴一起面向箱中小熊說著。
  「這個﹍﹍是﹍﹍」小琴有些膽怯似的朝著泰迪熊伸出手,眼淚不知不覺從眼眶滑落:「我的﹍﹍」

(2015-08-31, 07:27)Resastar 提到︰   女魔術師的金髮在光下顯得格外鮮明,張晴注視著那對比金髮更加明亮的眸子,輕聲低語著:「我會去找妳的。」

  瞥了身旁的露西最後一眼,張晴微微笑著,在她的攙扶下,伸手觸向閃耀著金光的泰迪熊。
(2015-09-01, 03:18)ttk12345 提到︰ 「嗯~我會等著的~」
露西臉上掛著的是"期盼"的笑容,一起伸手摸向布偶
  比小琴早一步觸及黃金色泰迪熊的你們,在那一瞬間,聽到了腦中響起了一聲低語:「這事成了。」
  黃金色的泰迪熊化作金光消散,纏繞在你們周身,緊接著,如同來時的異樣感覺向你們襲來,眼前的風景一瞬間變得模糊,彷彿跌落深坑中、你們的身子猛然隨重力下沉﹍﹍映入你們眼中的最後,事一臉悵然若失、彷彿失去了什麼、又像在懷念什麼的小琴﹍﹍維持著伸手的動作、怔怔的看著已然空無一物的王座﹍﹍



  回過神來,你們已經離開了夢境。
  清晨的陽光透過窗戶照射著你的臉龐、躺在床上,你清楚的感覺到你已經回到了「這一邊」。

  那是單純的幻夢?還是如夢的現實?
  即使拉開窗簾讓現實晨光撒在房間,你的耳邊卻仍依稀環繞著,在最後的最後聽到的耳語﹍﹍


  「下次再見﹍﹍我的『盜夢者』唷﹍﹍」

(全團完)

那麼相當感謝兩位的參與XDD,如果覺得意猶未盡,歡迎寫些後日談或是自己開一團後續團(欸)
再次感謝兩位能容忍各種GM的惡趣味,相當感謝~

好我要去寫心得了 catA_XD
聲望留言:
Resastar 聲望+1 完團囉~~~~
閻浮鍊滅 聲望+1 賀完團!GM辛苦了~~劇本很棒的說
ttk12345 聲望+1 GM辛苦了~!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