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暫停中】 【2d6房規】《安普洛斯》
只看該作者
#21
巨石砸在他腦門上立即聽聞某種物體破碎的聲響,
隨後血液參雜著其他物體噴湧而出。

你也不是很懂顱內出血的正確定義與區別,
但是你一看就知道這不是顱內出血,因為顱內出血通常只會在顱內出血。

他倒下的是如此的倉促,你甚至不確定他真的有把你的話聽下去,
他轟然倒在地板上,喉中淤滿了痛苦的咕噥,然後短短幾秒內他就動也不動。


或許下次建立對話之前,你可以先試試看說完話再打頭。


萊薩或許已經死去,但是你在戰場上一事並沒有改變,
怪的是士兵們似乎不介意萊薩被你幹掉這件事情。

總之朝四周看了看,就可以察覺──雖然剛好有顆石頭落在你身上,但是那看來只是你單純運氣不佳,
因為你看看周遭就發覺真正死在石頭底下的人可以說是稀稀拉拉。

不管精靈方是怎麼投射這些石頭,顯然這個方法沒有什麼準頭。

盡管如此,人類防線還是一度在巨石投擲的震懾下產生了破口,
但是早在之前的戰況中,人類戰士們就證明了自身陣戰能力的熟練度。

那破口馬上被補了上去,就好像它從來不存在過。
看來場面似乎又要重新陷入了膠著。


直到那些拋射過來的石頭,化做人型,栩栩如生的站起身來的時候

「高崙崙崙崙崙崙崙!」

石巨人撞上盾牌、盔甲的聲音,在近處聽起來竟有點像金屬刮過玻璃,詭異而恐怖。
牠們將自身化作巨大的砲彈,不斷地朝人群發起衝鋒。

在這樣的衝勢下,前排戰士便是首當其衝的。
排山倒海般的壓力從前方撞過來了,在驚人的衝勢和壓力下,重裝士兵迅速的化成了血肉模糊的罐頭。

像這樣的情況爆發成一片,你不時就看到盾牌扭曲、破裂而人的身體以扭曲的姿態飛在空中;
又時而見到有人被沉重的石礫大腳擠在地上,只得巨大的力量繼續從上方碾過。

而你手頭上的那顆大石頭......你現在好像也在隱隱約約覺得"牠"正在震動。
聲望留言:
乙名 聲望+1 丟丟這個高崙的體至少有+5以上吧,這團難度真的沒有騙人嗎
貓a 聲望+1 幹!竟然就這麼掛了(噴茶)我和我的安普洛斯都驚呆了(欸)
SIGNATURE:
既然機器可以運轉,就不要去動它。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2
「欸、欸欸?」見萊薩那麼不耐打,安普洛斯也驚呆了。
他忍不住用單手抱住腦袋。才想著不要那麼衝動的把人殺掉的啊!

戰場的情況轉瞬風雲色變,連安普洛斯手上的"石塊"都開始動了起來。
安普洛斯看了看周圍又看了看手中的石塊:「唔嗯嗯嗯嗯嗯~」
他努力的控制力量把石塊用拳頭敲打或利用四周的牆壁地面,小心的把石塊的周圍部分給破壞。

----
為什麼死掉了啊啊啊啊啊啊
這傢伙沒點體啊?!
擲骰結果

2D6+7 → [1,6]+7 14小心翼翼的......砸爛一半左右
SIGNATURE:
小紅貓不是一隻貓,是一隻身高十五公分、沒有名字、不會說話的迷你貓娘謝謝。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3
其實你應該有能力一拳砸破這石頭,只是你堅持要小心翼翼,這可增加了不少難度。
你小心翼翼的敲打著手頭上疑似還縮成石塊狀的高崙。

說起來一名幼女拿著相當於自己身高的大石頭,媽蛋這畫面看起來實在有夠超現實,
更誇張的是當你的拳頭砸在高崙身上的時候疑似還噴出火花。

古有燧人氏,擊打燧石教萬民得熟食,今有人魔繼其志,其名諱為安普洛斯。
妳一整個越敲越順,火花也越噴越多,再敲下去妳可能會先取得【燧皇轉世】的成就。

很可惜又很不可惜的,你敲沒幾下就被迫停止,因為你手頭上的高崙就先自己長腿走了下來。
他沒有直接對你展現出攻擊行動,而是先發出了刺耳的嘎嘎聲響。

SIGNATURE:
既然機器可以運轉,就不要去動它。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4
安普洛斯想了好一會兒才理解石像的話語。
只見他的臉色如花朵綻放般亮了起來:「哇!你會說話!好棒喔!你聽得懂我說的話嗎?我叫安普洛斯,你叫什麼名字?」

安普洛斯把身邊的戰場都視為無物那般,拉著石像的手親暱的說起話來。

----
新玩具!
擲骰結果

2D6+3 → [3,3]+3 9啪登?
SIGNATURE:
小紅貓不是一隻貓,是一隻身高十五公分、沒有名字、不會說話的迷你貓娘謝謝。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5
「......不要名字......」
石頭人回答了妳的問題。

「......吾主......已經殺死了祭司......?」
他看著腦袋開花的萊薩說。

「......可是餓......母親祂還是很餓......」
你可以合理懷疑石頭人腦子可能也是石頭,他講起話來沒頭沒腦,讓人懷疑智商到底有沒有過70。

「......母親祂還是很餓......」
SIGNATURE:
既然機器可以運轉,就不要去動它。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6
「你沒有名字噢?我剛剛聽到其他人跑出來的時候在叫『高崙崙崙崙崙~』」安普洛斯學著石頭人們粗糙的聲音,又看看四周尋找那些石頭人的蹤影:「那你叫高高好不好?」

再一次聽到祭司這個詞,安普洛斯像是抓住浮木般,搖著石頭人的手:「剛剛也有人跟我講這個詞!祭司到底是什麼啊?萊薩一副很驕傲的樣子,害我以為他很厲害呢!」

「母親?你媽媽?你有媽媽啊!」安普洛斯上下打量石頭人:「可是你那麼硬,你媽媽生你的時候肚子不會痛嗎?」

----
被高高打wwwww

可是安普洛斯也很笨
他們完全可以溝通的(?)
擲骰結果

2D6+3 → [4,4]+3 11關注一下四周
聲望留言:
Resastar 聲望+1 高高ww
SIGNATURE:
小紅貓不是一隻貓,是一隻身高十五公分、沒有名字、不會說話的迷你貓娘謝謝。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7
「......?」
石巨人困惑著看著你。

老實說,你能察覺他正在「困惑」這一點其實很詭異。
石巨人壓根做不出任何表情,而且他也不會有像人性化的聳肩之類的肢體溝通,正常來說你根本無從辨識他的心情。

「......吾主?」
看來高高的智商並沒有高到足以理解你的問題,真是北七啊,高高。

而就在此時,你又聽到了那溫暖的聲音。

在那個年代,人們都成群結隊、全副武裝地出去農場收割。
村子的柵欄至少有三層,連出去鄰村做生意的商隊看起來隨時都準備好發動小型戰爭。
人們全天後準備好隨時可發射攻城器具,因為那個時候我們人類才是這世界的入侵者。

但是即使這樣也不夠,即使這樣也不夠。

土地被各種怪物統治著:龍、獅鷲、吸血鬼、獸人、精靈、高崙、樹妖、等。
而人類之所以能夠一點一滴地從這些異種的身上奪取這些土地──每一個山谷、每一道隘口、每一座森林。
這一切都是因為有祭司與其信徒存在著。

每一個殉道者的死去,都會讓祭司在短時間內更接近於神。
SIGNATURE:
既然機器可以運轉,就不要去動它。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8
安普洛斯突然靈光一閃,發現了世界的真相。
他高興的抓住高高的雙手:「我的媽媽和你的媽媽是一樣的!高高跟我就像兄弟一樣!」
小小的殺人魔歡快的抓著石頭人的手在戰場正中央跳舞般的轉了一圈,就好像他們倆個是在花海裡而不是不斷有人哀嚎倒下的血腥之地那樣。

四周不時傳來不合時宜的笑聲實在刺耳,安普洛斯不得不停下雨失散多年的兄弟(?)歡聚的戲碼。
「高高我跟你說噢~我的腦袋裡有一個好像是"祭司"的人,一直一直在跟我說話!我覺得啊~我們應該去找找看有沒有人知道我腦袋裡跟我講話的人的事情的人。」
於是安普洛斯四下看看,先找找看那些在笑的人到底是誰。

----
如果找不到的話我就帶著高高往精靈陣營去問

抱歉最近一邊搬家,一時之間也沒有安普洛斯該怎麼做的頭緒就擱置了這麼久
丟丟你還在吧囧
擲骰結果

2D6-1 → [6,4]-1 9フシギ ココロ
2D6+3 → [2,3]+3 8誰在笑啊?
SIGNATURE:
小紅貓不是一隻貓,是一隻身高十五公分、沒有名字、不會說話的迷你貓娘謝謝。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9
(2016-06-24, 01:40)貓a 提到︰ 安普洛斯突然靈光一閃,發現了世界的真相。
他高興的抓住高高的雙手:「我的媽媽和你的媽媽是一樣的!高高跟我就像兄弟一樣!」
小小的殺人魔歡快的抓著石頭人的手在戰場正中央跳舞般的轉了一圈,就好像他們倆個是在花海裡而不是不斷有人哀嚎倒下的血腥之地那樣。
高高傻眼。
或許是你的話語當中有太多他無法理解的詞彙,不會他還是配合度很高的跟你轉圈圈。
他真的很聽話,就是喜憨了點。

(2016-06-24, 01:40)貓a 提到︰ 四周不時傳來不合時宜的笑聲實在刺耳,安普洛斯不得不停下雨失散多年的兄弟(?)歡聚的戲碼。
「高高我跟你說噢~我的腦袋裡有一個好像是"祭司"的人,一直一直在跟我說話!我覺得啊~我們應該去找找看有沒有人知道我腦袋裡跟我講話的人的事情的人。」
於是安普洛斯四下看看,先找找看那些在笑的人到底是誰。
要找到笑聲的主人是一件相當容易的事情,聲音的主人就是周遭的人類戰士們。

說起來整個事態陷入一種......就算用「指揮官喪命,指揮系統失能」來解釋也說不通的詭異狀態,
這實在不太對勁,很明顯人類軍隊趨於劣勢,但是軍官們似乎沒有對此做點什麼,

他們可以選擇此時回去城鎮重展軍態,以城鎮戰的方式應對總比留在遼闊空間吃高倫跟弓箭。

可是沒有,他們就放任事態繼續惡化。
而那些基層士兵竟然也就這樣心甘情願,並笑嘻嘻、喜孜孜的留在原地跟敵人死嗑。

※※
ok的,娘親!最近因為工作之故,所以每天過得靠悲充實,
不過即使如此還是每逢3~4天會上來瞧瞧的。
SIGNATURE:
既然機器可以運轉,就不要去動它。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0
安普洛斯對人類士兵的反應有些疑惑。
回顧他短暫的記憶中,精靈和萊薩都對他這個殺人魔的存在進行了反抗,雖然在安普洛斯的力量面前宛如蚍蜉撼樹,但至少他們都盡其所能的努力過。
但這群人類從一開始就顯得並不在意自己和同伴的性命。

於是安普洛斯牽著高高的手走到一團有指揮官的士兵們的身邊好奇的問:「你們好像不怕死掉喔?萊薩跟精靈他們都很怕死掉,但是你們好像都沒有感覺欸?」
安普洛斯也決定問問這些人祭司的事情:「然後啊~你們知道祭司到底是什麼嗎?我的腦袋裡一直有一個好像是祭司的人在跟我說話,他是誰啊?」

----
為什麼我要當一個小北七安普洛斯呢
他的反應超越我的腦力每次都讓我好糾結

我一直忘記到底有沒有問丟丟開頭楔子的部分安普洛斯有沒有記憶了

話說萊薩的靈素有比普通人類多嗎?
啊,我之前是不是都沒殺死士兵過?
SIGNATURE:
小紅貓不是一隻貓,是一隻身高十五公分、沒有名字、不會說話的迷你貓娘謝謝。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