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暫停中】 【2d6房規】《安普洛斯》
只看該作者
#51
他憤怒地咆嘯起來,試圖在你結果他之前做出還擊。
你輕鬆的抓住他揮來的拳頭,並一把將臂膀從受害者的軀幹下拽了下來。
他開始像條瘋馬一樣爭扎,這逼得你不得不用膝蓋將他壓制在地,再一一的拆卸他的身體。

先是四肢,過來就是臟器,你的進度很快,
地板上迅速地塗滿鮮血,場面活脫像著失控的邪神活祭,破碎的、無頭的、斷肢的屍體散落一地。

看著這血腥的一幕你很快的感受到強烈的熟悉。

※※
※※

在殺害萊薩之後,你吸收了他身上的靈素,那個量足以讓你的傷勢神奇的不藥而癒,
甚至還得到了更多的回饋,你取回原有的心智,以及原本一些記憶在你的腦中復甦。

你想起了那些偉大的聖戰,你想起了那些親近的兄弟姐妹還有那些信徒們。
他們的犧牲令人類史的神聖光輝更加奪目,有的時候你會花一整天的時間去緬懷那些記憶中的人們。

德胡是被萊肯感染而選擇自盡、阿斯克爾是為了討伐飛天蠍尾獅死去的、
安泰夫是在拯救人民的時候自願留下來斷後、圖卡、杜尼、瑞寇則是為了奪城戰爭、還有好多好多人.....

以及你的第一個祭品,你的父親,邁克‧萊希特。

他們都是好人。

你經常感慨,這些值得活下來的人,應該是那些願意犧牲的人,
與那些英雄和偉人們一起奮鬥的記憶總是讓你覺得很光榮,讓你心潮澎湃。

人們彼此相愛,命運同舟共濟,所以大家卯足全力,盡一己之力的光輝歲月......
你知道正是這種感動驅使你繼續存在,而之後你不再有這種感動,也不再有這種感慨了。

這場延續了數千年的人類祭司史詩,伴隨著許多勝利與失敗,在這真相大白的瞬間,
一切你所珍愛之物都已經消失在歲月的摧殘中,而每一個曾鼓舞你為之而戰的理由,
如今都被證明是妄言跟自導自演,只有徒留下萊薩的嘲諷,還有人類的墮落。

於是你又聽到了出生時的祝福之聲,聲音聽起來是如此的脆弱,
彷彿出自一個隨時都會斷氣的老朽之口──

請你化作苦難......請你化作暴虐......請你化作試煉......
請你讓我們成為更好的人......安普洛斯......

於是那股聲音消失了,你有預感這是你人生最後一次聽到這個聲音。
你回過神來發覺自己站在城鎮的大門口,你那放大的感官可以輕易的得知這個城鎮還有很多活口。

你打算怎麼做?
擲骰結果

2d6 → [2,6] 8抵抗
SIGNATURE:
既然機器可以運轉,就不要去動它。
回覆
只看該作者
#52
安普洛斯的第一次落淚是為了他苦難的同胞。
而他最後一次落淚是為了自己。

安普洛斯是為了人類而生、為了人類存在、為了造就人類而出生的怪物。
那些血脈相連的手足為他奉獻靈魂,不過是為他人做嫁。

大顆大顆的眼淚滑過安普洛斯的臉頰、落在衣物大開的破口,最終消失在破碎的布料中。
怪物們最初與最終的祭司,也將是人類最深的夢魘與最強悍的祭品,用無人聽聞的聲音輕輕的說:「我知道了拉札克。我知道了大家。我會去殺了他們。我會一直殺到最後的最後。然後,我們就可以永遠在一起了對不對?」

最後一滴淚水落盡。
安普洛斯任憑鹹水在臉頰上留下濕痕,手指上黏膩的血肉黏稠不堪。如此惡臭又汙濁。猶如此世。猶如將要踏出的未來。


安普洛斯哼著歌。
那是不知名的,銘刻在靈魂中的無言之歌。
小小的殺人魔踏著無憂無慮的步伐,彷彿他不是要去赴死,而不過是要去踏個青似的。
那足跡毫無猶豫,向著城鎮而去。

----
清明時節就該挖墳
下次可以等七月半再顯靈(X
SIGNATURE:
小紅貓不是一隻貓,是一隻身高十五公分、沒有名字、不會說話的迷你貓娘謝謝。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