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已結束】 【2D6房規】守護少女之夢
只看該作者
.
  惡魔尾巴貫穿了雙刀手的身體……鮮血噴濺到許雅棠臉上時,她卻不驚慌失錯,只是用深沉黑暗的視線看著對方的臉。

  並不是因為她已習慣殺戮。就算對方手中還握著凶狠的利刃,許雅棠還是在尾巴刺入人體內時,閉上了眼睛。然而,尾巴的力道卻不曾減輕。

  因為覺悟和絕望,使人成長為魔女。本來只是中二時期為了躲避現實而創造的身份,陪著人類的她進入青年,教導她罪惡和受罰的平衡關係,是一張隱形的假面。
  而此刻,在過度消耗魔力運使尾巴後,人類的心漸漸沉睡,而使那虛假的魔女走向現實。

  說是現實,但也只是在裏世界內。


  這世上存在兩種人。
  一種人,無論他做了什麼,就算傷害到別人,大家也會視他為『正確』。
  而另一種人,就像前者的影子。無論他做了什麼,大家依然恥笑其所做所為,否定他的努力,無視他的動機。

  許雅棠從小就知道,她是第二種人。

  小時候,阻止同學爬進動物園籠子,卻遭到白眼。
  拒絕和同學一起偷偷抽煙喝酒,被當作不合群。
  國中那幾年,她什麼都沒做,只是跟不上同學聊天的話題,就成為暴力對待的目標。

  就算是出於善意的行為……幫人撿起落下的文具,對方卻惡狠狠地說不想要了。想拉住跌倒的人不成,反被冠上推人的罪名。

  就算在裏世界,明明不是為了殺人而使用法力,卻還--

  許雅棠就是魔女,她身在何處,何處便有災難,何處便有無盡的聲討和指責。就在不久前,魔女之身還妄想能有人類朋友,那簡直是湖裡撈月,是異端思想,連回憶起當時的心情都是罪過。

  她抽回染血的尾巴,看著雙刀手漸漸失去生命的臉。真好,他死後會有人為他哭泣,感謝他盡忠職守。大家也不會忘記殺害他的兇手,那污穢邪惡的魔女,該當綁縛在木樁上,用熊熊烈火燒滅惡魔的靈魂。

  噗、噗--

  兩把刀劍插在身上。魔女無力閃避天落的刀滴劍雨。

  「啊--且讓刀鋒刺穿小女的肌膚,讓劍鑿穿小女的白骨。」

  「疼痛和悔過相生益;忍耐與刑罰並同存。然而,魔女的罪不會消滅。」

  「因為犯錯與受罰,是魔女的宿命。」

  就算魔女死了,大家也會認為那是愚蠢的死亡吧……


------

第三次用能力害死人了@@
我一發能力,敵人就不閃不避(X
就算不是攻擊也算成攻擊

象徵人格的命運過低了,不可避免地要給這團蒙上黑暗的色彩w


喔對,大概是因為手機問題,骰了兩個閃避,第一次是骰出6
擲骰結果

2D6 → [2,4] 6閃避
2D6 → [3,4] 7閃避
聲望留言:
MaxC 聲望+1 這世上存在三種人,數學好的人跟數學不好的人
SIGNATURE:
catA_spiky 
藍刺蝟好難演,下集讓他死掉。
酒吧角色卡--刺塔Shita
回覆
只看該作者
「開甚麼玩笑啊!」
無法理解紅衣男子的舉動,但看著滿天的劍陣,不管是誰都可以理解接下來要發生的事。
盔甲女衝上前保護了雨音,於是許常昂再度發動能力,一邊沖向許雅棠,一邊擋開滿天灑落的劍雨。
然而激烈的動作使腰部的傷口裂開,由於力量受到了強化,裂開的情形反而更嚴重。鮮血從腰部噴出,劇痛使他頓了下腳步,一把劍刃緊接著插上左肩,許常昂向前趴倒在地。
(難道我... ...甚麼都做不了嗎... ...)
劍雨不留情的持續灑落在身上,將許常昂牢牢釘在地面。

================================================================================


丟三顆還出5
擲骰結果

3D6 → [1,1,3] 5歐拉歐拉歐拉
聲望留言:
依士 聲望+1 哀,我開技能都只救了一個
SIGNATURE:
[圖︰ Wgf7TCH.gif] ז
回覆
只看該作者
§  時計儀:《00:32:51》 §
   
  兵器結成的雲朵慢慢消散,遮蔽了整片天空的刀刃一一歸鞘,將鋒芒藏回地面或淌著鮮血的人體之中。

  長劍墜落,落在溫雨音的肩膀,但卻彷彿只是個幻象般,不留下任何傷口和痛楚,就這麼穿透了溫雨音的身體,回到了地面之上。

  噗、噗!

  兩柄短刀插在了許雅棠的肩膀腰間,最後則是裁決般的、閃爍著神聖光芒的騎士劍,直直的射向許雅棠的眉心。

  逼近瞳孔的寒意讓許雅棠本能的閉上了雙眼、許久,想像中的痛楚與終結並未襲來,睜開雙眼回頭一望,那柄騎士劍斜斜的插在身後的地面。

  一把牽著鎖練的短匕狠狠的刺在許常昂的左肩之上,彷彿要刺穿肩骨的強勁力道直接把許長昂擊倒在地,而後,接續著落下的一柄武士刀貫穿了他的大腿,把他釘在了地上,如同標本箱中的昆蟲一般。

  最後,全力使用能力掩護夥伴的陳小明,被一柄關刀掠過腰際,留下了一道驚人的傷口,鮮血不斷的流出,迅速的染紅了衣襟,但這只是個開端。

  一支短槍從後方飛來,刺入他的肋間,槍尖連帶著半截槍桿從身前穿出,觸目驚心的鮮血沿著槍尖淌落著。

  巨大的斬馬刀旋轉著從天而降,正正的劈在了他的頭頂,如同斬穿空氣一般,毫無阻礙的繼續旋轉著飛向陳小明的身後──他及時催動能力讓刀刃穿透了自己。

  一股打從內心深處湧出的疲憊感侵襲著陳小明,宛如重感冒時的手腳發軟,但卻連思緒都開始有些恍惚了起來,他隱約了解,這是夢境中自我開始衰弱的徵兆,假如再繼續惡化,他的精神可能真的會消散在這裡。

  箭雨停歇,原先佈滿刀箭的天幕顯現在你們面前,異域正在崩潰,夜空的繁星取代了齒輪,水泥與行道樹取代了荒蕪的沙漠和無盡的劍戈。

  溫雨音衝到了紅衣男子面前,清楚的看見了那屹立不搖的身軀之上穿滿了各式各樣的兵刃。

  少女撫著男子的臉龐,顫抖的聲音帶著哭腔,只能重複的說出一個詞:「對不起。」

  直到最後依然沒有說出名字的男子咳了咳,鮮血從嘴角滑落,但他卻笑了。

  帶著溫暖的微笑,男子低聲說道:「越境者,無可匹敵的狂戰士守衛著校門,失去理性的黑暗騎士正在趕來,歸往來處吧,彼端的蒼藍騎士尚未泯滅人性。」

  話音終了,世界崩解,男子的身形伴隨著埋葬劍刃的領域從你們面前消失,一股不知從何而來的力量從心底湧出,稍微驅散了你們的痛楚。

  眼前一花,你們回到了警衛室旁,微涼的夜色,被輕風拂動的枝葉,一切顯得如此詳和,但依然插在身上的兵刃警示著你們那個異域並非幻覺。

[圖︰ MuTyVHw.jpg]

  穿過警衛室前方的停車場,可以抵達校門,而回過頭則是福利社與雕像,通往教學樓和操場的方向。

  金髮的少女沉默了一會,突然開口說道:「我要離開了,幫助你們不是我該做的事。」

  俐落的轉身離開,低聲的自語被微風帶到你們耳邊:「但跟著你們,我怕自己還是會......」



一覺睡了十幾個小時(抹臉
&全體回覆1點自我(?



擲骰結果

1D3 → [3] 3DeathFate!
聲望留言:
赤紅月 聲望+1 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淚崩
SIGNATURE:
那鴛鴦走散了一隻在拼命的往南走
被混沌的城市用鋼筋捂住了出口
仿佛悲傷的人們能靠著霧霾遮住傷口
還羡慕著期待藍天的少年總抬頭
               ──薛之謙〈初學者〉
回覆
只看該作者
「......」雨音看著男人在眼前消失,雨音看著自己染著鮮血的雙手,呆愣著。
剛剛還殘留著的體溫已經完全消散了。

雨音轉過頭去看像自己的夥伴們,卻只看見滿滿的紅色。
自己的夥伴們被各種兵器貫穿著,雨音的眼中,只剩了紅色的事物了。
「阿阿......」雨音張著嘴發出無意義的聲音,雨音摀著自己的嘴,再次發著斗。

都是,我的錯嗎?
因為我的天真,害得大家都受到傷害嗎?
那為甚麼?不直接對著我來?為什麼要傷害我身邊的人?
為什麼?

雨音眼中的一直有著的光芒彷彿消散一般,雙眼變的無神且呆滯。
臉上也變得毫無表情,就好像是一個精緻的人偶一樣。

都是我的錯,是我害那個人死的,是我害我的夥伴們受傷的。
如果我沒有這麼天真,如果我不要這麼自私就好了。
拋棄吧......這種沒有意義的善良,沒有意義的情感。
沒有的話就不會痛了吧?
沒有了情感就不會再害他人受傷了。

想要拋棄一切的雨音,卻在這一刻想起剛剛那個男人的笑容。
眼淚又不由自主的滴落了。

這到底是什麼感覺,心臟好像要停了一樣。
好痛...好痛...
想著那個溫柔的笑容,雨音覺得心中好像有什麼很溫暖的東西流出了。
到底是什麼感覺?這到底是什麼感覺?
我......還不可以放棄嗎?

雨音強迫自己的雙腳移動著,走到了阿昂的跟前,抓住了插在他腿上的刀用力拔了出來。
鮮血濺到了雨音的身上,身上染著鮮血的雨音,被染紅的白子,看起來異常令人害怕。
雨音丟下了手中的武士刀,上前扶起了阿昂的身體,用著瘦小的雙臂嘗試支撐著阿昂的體重。
「快走,有人要追來了。
不能走大門,那邊也有人在守著。
走側門,回到一開始的地方。」雨音的語氣變得非常的冷,好像失去了情感的起伏。
雨音拖著步伐往側門的方向移動著。

背著離開的金髮少女,雨音一句話也說不出口。
只有心中默默的想念著。
謝謝你了,我不能在讓他人保護了。
這一次,我要來保護他們。

=====================================================================
SIGNATURE:
回覆
只看該作者
「結束了嗎?」隨著紅衣男的逝去,遍布兵刃的大地也消失無蹤,只是許常昂身上的刀刃和傷痕並未因此消失,稍微一動就會產生新的傷痕。
「真是丟臉啊... ...不好意思讓妳看到我這個樣子。」劇痛使得身體一時半刻還動不了,幾乎只能被雨音拖著走。
「只剩下半小時了,大家加油吧。」許常昂勉強擠出笑容。
SIGNATURE:
[圖︰ Wgf7TCH.gif] ז
回覆
只看該作者
.
  『愧疚自責吧,如此一來,就能化身為真正的魔女。』

  『然若不想成為魔女,就不能停止殺戮。』

  『殺戮卻是人類的生存之道……必須作出選擇……』

  就在刀刃貫穿身體之刻,許雅棠感覺作為人類的意志在瞬間變得虛無,而要被強烈的瘋狂,那壓抑許久熟悉的願念取代……
  然而一股力量湧出,帶給心靈溫暖,拯救了破碎的人類靈魂。許雅棠顫抖地碰觸插在身上的刀刃,感到戰慄的真實感。

  儘管只有一瞬間,但剛才自己心中竟想著要依靠殺戮來維持人性。
  如果這樣做了……不就真的,成為魔女了嗎?這麼多年來,許雅棠首次對『魔女』這第二身份感到恐懼。如果再這麼刺激下去,她不知道還能不能掌握殘酷羽翼這個創造出來的設定。

  雙刀手最後呢喃的語句,片段地傳入耳中,但在許雅棠從內心世界走出來時,一行人卻回到警衛室前。

  金髮女子離去後,許雅棠才想起解救張由紀的工作。那件事又進行得如何了呢?結果看著重傷的夥伴們,卻只先想到工作,自己真的是個毫無人性的魔女……

  看到溫雨音扶起許長昂,許雅棠也打算去扶陳小明。看他腰間和肋骨附近的傷口,那些沾著血液的兵器……正常人怎能承受得住?
  陳小明是唯一說過『殺死人不是妳的錯』的人,這麼一想,許雅棠便伸手去扶他,幫助他移動。只是心裡也怕對方不接受,有些疑懼地偷偷觀察陳小明的表情。


  「剛才那些,我--小女不太懂,」少有地,許雅棠無法維持平常的說話方式,「標、標記,張由紀怎麼樣了,剛才那金髮的女生又是……?」


------場外線


需要解說役
SIGNATURE:
catA_spiky 
藍刺蝟好難演,下集讓他死掉。
酒吧角色卡--刺塔Shita
回覆
只看該作者
發動能力後的脫力感還殘留在陳小明身上,他已經失去站立的力氣,只能半跪在地上。雖然意識有點模糊,而且視野像喝醉一樣七旋八轉,但是強烈的求生意志讓他開始動手處理傷口。

胸前的傷口不深,沒有危險。腰間的傷口很痛,但並不致命。問題是從後插在他身上,捅出一個透明窟窿的短槍。現在弓箭手自滅,金髮少女離去,可是還有其它守夢人(指從黑影中出現的人,陳小明剛剛想到的)和學校保安,他要盡快把妨礙行動的短槍拔出來。他深呼吸,肺部傳來火辣辣的感覺,他握住胸前的槍柄,一口氣將它拔出來。

「啊!」陳小明咬緊牙關,但忍不住痛得抽一口冷氣,連忙伸手撐地才沒有倒下。幸好這裡不是現實,不然即使他拔掉短槍,光是失血就夠他喝一壺。他用短槍作拐杖,逐點逐點的站起來,慢慢跟著溫雨音他們。

引用︰「剛才那些,我--小女不太懂,」少有地,許雅棠無法維持平常的說話方式,「標、標記,張由紀怎麼樣了,剛才那金髮的女生又是……?」

「我們應該解決了張由紀的夢魘,那些人——姑且叫做『守夢者』吧。」陳小明用說話來分散痛楚和確保自己意識清醒:「他們因為我們改變了目標對事實的記憶,類似潛意識的白血球吧。天知道呢,我也是隨便猜猜的。」
SIGNATURE:
A new hero, a new legend
回覆
只看該作者
§  時計儀:《00:22:07》 §
 
  帶著遍體的傷痕,淌下一路的血痕,假如是在現實世界的話,留了這麼多血應該已經死了吧。

  但在夢境之中,除了痛楚之外,逐漸加深的疲憊感同樣昭示著你們慘烈的身體狀況。

  無論如何,你們還是回到了教學樓前,只要從建築的側面繞去小門,就可以離開這個校園了。

[圖︰ oF9vTJB.jpg]




  ──假如沒有那名藍衣男子的話。


  穿著神秘衣甲的藍衣男子靠在教學樓的牆上,隨意的睜開一隻眼睛打量著你們,輕描淡寫的說道:「哎呀呀,看來那傢伙讓你們有點狼狽阿。」


  好整以暇的挺起身子走向你們,男子轉了轉手腕自語道:「兩名女士嗎?這可有點麻煩呢。」


  下一秒,他伸手一抓,從空無一物的身旁抓出了一柄血紅色的長槍。


  濃稠的殺氣幾乎要凝結成實體,震懾著你們的心靈,不知名金屬打造而成的長槍彷彿被血液染過色,透出不祥的暗紅色澤。


[圖︰ ENLm0mJ.png]


  「吶,時間不多了,是男子漢的話就上來領死吧!」

  露出快意的微笑,男子用槍尖點了點陳小明和許常昂,一步踏出,以超乎常人的速度衝刺到了身負重創的陳小明身前,血色的長槍如疾電般射向了陳小明的心臟,似乎想在他的身上留下一個與原先傷口對稱的槍孔。

《陳小明請擲對抗檢定DC=9,輔助DC=8》



果然白天睡完十幾個小時晚上是不可能早睡的 mayday


擲骰結果

1D2 → [1] 1紳士優先。
聲望留言:
藍刺蝟 聲望+1 前面我有做扶陳小明的動作,雖然他本人是沒有反應。但如果我有扶,應該較容易給與協助?
依士 聲望0 都沒注意到有寫扶他
SIGNATURE:
那鴛鴦走散了一隻在拼命的往南走
被混沌的城市用鋼筋捂住了出口
仿佛悲傷的人們能靠著霧霾遮住傷口
還羡慕著期待藍天的少年總抬頭
               ──薛之謙〈初學者〉
回覆
只看該作者
“哈!是男子漢就不要攻擊受重傷的人啊,有本事等我痊癒再打。”

陳小明嘴上說過不停,勉力用短槍架開藍衣人的長槍。
擲骰結果

2d6-1 → [2,4]-1 5擋格
SIGNATURE:
A new hero, a new legend
回覆
只看該作者
「由紀已經安全得回家了。
那個金髮的少女也是為了不讓我們繼續影響世界而存在的。」雨音的聲音很淡、很冷,跟你們所記得的樣子完全不同。
「走吧。」持續的扶著阿昂跌跌撞撞的走著。

但接著他們面前出現的男人卻像是想要破壞與音最後的一絲理智。
紅色的長槍出現在男人的手上時。

「阿........」雨音失神的看著眼前的那把長槍,紅色的,紅色的。
雨音的眼中,那把長槍和刺穿那個人的長槍重疊了在一起。

雨音放開扶著阿昂的手,想也沒想的衝到小明得面前張開雙手,像是想要幫他擋下這一擊。
「阿~阿~」
雨音空洞的雙眼看著眼前的人,張開嘴唱著,沒有任何的歌詞,只有音調,但是歌聲中卻有著強烈的拒絕之意。
像是要將一切拒之於千里一般的感覺。
「夠了,不要再奪走任何東西了,拜託你放過我們。」諧著音調,雨音說著這句話,雨音的聲音很沉重,很冷,但卻又感覺得出一種強烈的動搖和痛苦,像是想要拒絕一切,卻又孤單的不知如何是好。

雨音的歌聲,像是壞掉的唱盤一樣,沙啞著。
雨音像是壞掉的娃娃一樣,呆愣的看著。
================================================================
反正雨音自我現在最多,開一開救人了(#
擲骰結果

3D6 → [3,3,4] 10開技協防
聲望留言:
出雲 聲望+1 為什麼我會有你只是想黑化的錯覺
SIGNATURE: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