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已結束】 【2D6房規】守護少女之夢
只看該作者
.
  白血球……?影響世界……?但是,改變張由紀的夢境風景不就是大家的使命嗎……

  許雅棠想要取出鏡之寶典來查閱,但此刻,卻突然出現了一名持槍的男子。

  當時,在彌留狀態聽見雙刀手說的話,此刻又回到耳中:『歸往來處吧,彼端的蒼藍騎士尚未泯滅人性。』

  那蒼藍戰士,莫非便是--


  突然,蒼藍戰士挺著槍刺來,阻斷了一切思考。


  左眼,瞥見陳小明舉槍試著擋架;然而右眼,卻目擊到溫雨音跌跌撞撞地朝蒼藍戰士的槍口湊上去。

  鮮血的味道、痛楚、對戰鬥的抗拒、還有溫雨音那沙啞的歌聲,幾乎要使人發瘋。但是,許雅棠不怕發瘋,她還有『魔女』這個王牌,危險但不死的第二身分。只要披上魔女的外衣,就能直面所有艱困的處境,能忍受一切非常人可忍的痛苦。
  縱然此刻的許雅棠對魔女的身分感到些許畏懼,但為了變強,不得不借助這種力量。
  
  「惡魔的尻尾啊,聽從吾的指示,」她說,欣喜地發現自己又能如魔女般說話了,「化為兇惡的觸手,將血色長槍打入永恆的封印中吧!」



  『殺了他吧……這是救贖之道。』

  『殺戮是魔女的本性。災厄,帶來更多痛苦和淚水吧!』

  在喚出黑色尾巴的同時,許雅棠心中又不自覺地閃過恐怖的念頭。但她馬上警覺過來。

  『不……那不是我的本意!雖然身上流著魔女的血,但我也有人類的心靈!』

  她策動尾巴劃出閃亮的墨漬,不詳的氣息如寒氣般蔓延,如潮水般兇猛,汙穢的手襲向蒼藍戰士手中的槍,接著像是蝮蛇那樣捲起、裹住槍桿,緊實如同蜜糖。


------場外線

人格分裂修行中
擲骰結果

3d6 → [1,1,6] 8媽啊我要開啟第二人格了 協助防禦喔
SIGNATURE:
catA_spiky 
藍刺蝟好難演,下集讓他死掉。
酒吧角色卡--刺塔Shita
回覆
只看該作者
「結果來這邊也沒有比較安全嘛... ...」
藍色的槍兵帶來的恐懼殘忍的吞噬了持續沒有多久的安心感,但這股殺氣卻也麻痺了身上的痛楚。
許常昂奔向還未抽回手的藍衣男,試圖將他推開。

「你們趁現在快跑!我使用能力應該還能擋一下,比起全部死在這裡,有一兩個人可以逃出去總比較好吧!」

================================================================================

從開始玩TRPG到現在我所有的角色都還沒死過,這次是否能破除這個紀錄呢?
擲骰結果

2D6 → [2,4] 6協助
聲望留言:
Resastar 聲望+1 前一輪雨音已經幫你把刀拔掉了喔~~
SIGNATURE:
[圖︰ Wgf7TCH.gif] ז
回覆
只看該作者
§  時計儀:《00:13:24》 §

   
  蒼藍色的槍戰士獰笑著喝道:「戰場上沒有傷兵,只有勇士!」

  面對襲來的血色槍尖,陳小明勉力橫起短槍打算架開那急電般的攻勢,但──

  揚起一道炫彩的軌跡,幽黑的尾巴從陳小明身旁竄出,緊緊的纏繞住暗紅的魔槍,那鋒銳的不祥之氣幾乎要沿著尾巴漫上許雅棠的尾椎,讓她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冷顫。

  尾巴開始收緊,勒住長槍的去勢,但許長昂從側面的一撞被男子巧妙的跨出一步,借著力道稍微擺脫了束縛,刺向了前方的──

  溫雨音唱著不成詞的音調,聲音飄進男子的耳中,讓他刺出的長槍緩了一緩,趁著這個機會,溫雨音衝到了陳小明身前,替他捱下了這一槍。

  篆刻著神祕圖紋的槍刃破開了肌膚,強烈的痛楚襲來,溫雨音腰間的衣襟瞬間被割裂開來,白皙的肌膚只顯露片刻,就被泊泊流出的鮮血覆蓋。

  「嘖,怎麼會傷到女士......」

  你們聽得見藍衣男子不悅的話音,他用力一旋槍桿,試圖從許雅棠纏繞著的尾巴之中搶回長槍的掌控權。

《許雅棠可以擲力量對抗DC=9,12以上可奪下長槍,旁人來不及輔助對抗》


.


.


.



最後的一、兩回合,看能不能明天衝完後天可以PO心得再撤(#


擲骰結果

1D2 → [1] 1騎士的性別歧視
SIGNATURE:
那鴛鴦走散了一隻在拼命的往南走
被混沌的城市用鋼筋捂住了出口
仿佛悲傷的人們能靠著霧霾遮住傷口
還羡慕著期待藍天的少年總抬頭
               ──薛之謙〈初學者〉
回覆
只看該作者
.
  『死亡--惡魔的尾巴渴望死亡!』

  尾巴的封印被蒼藍戰士破解,許雅棠感到強烈的疲倦感襲上心頭,而此刻,腦中閃過一連串咒符般的文字。

  『將他人的生命,化為自己的糧食。』
  『不能殺人。』

  『魔女不曾憐憫。』
  『不能殺人。』

  『殺了他吧!用靈魂換取心靈的解藥。』
  『不能殺……』



  在自身存在漸漸與裡世界剝離時,就連維持意識清醒都已耗盡氣力,無法一一檢視這些飄遊的思緒。壓抑許久的不安、哀怨、破壞慾望傾洩而出,許雅棠無能為力,只能讓心中的妖魔鬼怪接掌身體。

  或許,在她內心深處,渴望這種發洩。
  自己曾受過的那些痛苦,太多太多了,那麼將它分一些給別人,有甚麼不行呢?


  魔女還記得,在她將棍棒插入壯漢的眼睛,奪取他的生命時,強大的魔力從心底湧起來的觸感,像是泡在溫水浴中那樣舒服。
  剛才目睹雙刀手被刃器穿插致死,雖然不是親手殺死他,但也有獲得力量的感覺。

  在這個世界,殺戮就是生存的方法。
  讓尾巴沾滿熱呼呼的鮮血!魔女幾乎愛上那種力量湧上來的刺激感,上癮了,她還要殺害更多人。

  『可以殺人。』


  惡魔尾巴再度舞動。

  尾巴末端,漆黑的手掌如蜘蛛的腳,滴溜溜地爬上蒼藍戰士的側腰、手臂、胸膛……最後,襲向露在盔甲外白皙的脖子。

  「惡魔的尻尾啊,聽吾的指示--」魔女的聲音潛沉在喉頭底部,宛如由深淵之底傳來的聲音,「如鐵牢般呀!阻隔蒼藍戰士的生命源頭。」

  「像是巨龍的凶爪,留下鮮紅的記號!」

  惡魔尾巴猛力抓向蒼藍戰士的脖子,然而卻不是要使他窒息而已。

  「斷折吧!就像洪水沖垮高塔;雷霆轟斷巨樹。」魔女睜大佈滿血絲的眼,瞳孔緊縮,右手指如宣判死刑般指向蒼藍戰士。她的裙襬隨著惡魔尾巴的鼓動而如波浪般高湧。

  「讓紅潮淹沒這世界,一同享用血之獻祭吧!」

  惡魔尾巴用超乎生物的力量抽動。那不是絞刑台,而是劊子手,不將蒼藍戰士人首分離則不罷休。
擲骰結果

3d6-1 → [2,1,5]-1 7搶槍!
3d6-1 → [6,6,1]-1 12偽 影子絞首術
聲望留言:
赤紅月 聲望+1 壞掉啦!中二邪氣眼真的壞掉啦!!!
依士 聲望+1 壞掉了!
SIGNATURE:
catA_spiky 
藍刺蝟好難演,下集讓他死掉。
酒吧角色卡--刺塔Shita
回覆
只看該作者
温雨音也好,許常昂也好,許雅棠也好,他們都是笨蛋嗎?陳小明在舉起短槍時已經明白,虛弱的他是絕無可能擋住那絕命一槍。但在他認命閉目待死時,他們竟然一個個跳出來為他擋槍,這是什麼回事?

原本要刺穿他心臟的長槍最終落在温雨音身上,陳小明看不見她的表情,但他很清楚那份痛楚。居然幫一個素未謀面的人擋槍,她到底是善良過頭還是瘋了?陳小明心中萌生惡念,想要利用他們,獨自一人逃走……

不對!他夢幻子在道上混,從不做背信棄義之事!陳小明悚然一驚,似乎有一種‘惡意’在侵蝕他的自我!他明白了,因為他的意識變得衰弱,夢境漸漸將他同化,讓他的思考偏向負面!現在温雨音和許雅棠不對勁的樣子,難道也是被這無處不在的惡意迷惑了?想到這裡,陳小明感覺到邪惡冰冷的惡意籠罩在他身上,無數陰險狡猾的點子不斷在腦中冒出來,他感覺自己快要守不住本心了。

這樣下去不行!陳小明狠狠咬破舌尖,強烈的痛楚喚醒了他的理智。他向地上吐一口混著血色的唾沫,接著觀察一下前面的長槍手。這個拿槍的藍色混蛋有著超乎常人的敏捷,想要在後面的守夢人來到前突破他的防守,必須封住他的腳。生死之間的壓力凝結出的汗珠滑到他嘴角,他伸出舌頭一舔,只嚐到滿口都是血腥味。

長槍手沒有改變目標,紅色的槍頭轉了一圈又劃向他的脖子。陳小明立即發動能力使自己變成幻象,如幽靈一樣穿過長槍手。在他背後變回實體後,陳小明雙手齊出用力抓住他的手肘,同時左腳重重踢向他的內膝關節,希望能給其它人製造機會。

“堅持下去,我們一個人都不會死!一定可以活下去的!”陳小明大聲吶喊,想要激起眾人的意志:“温雨音,會不會唱慷慨激昂的戰歌?”

絕不能放棄!無論是惡意也好,黑影也好,雲眼也好,他夢幻子絕對不會死在這裡!

========================
骰能力時忘記-1,所以是9
擲骰結果

3d6 → [4,2,4] 10幻實
2d6-1 → [5,3]-1 7妨礙
SIGNATURE:
A new hero, a new legend
回覆
只看該作者
「阿!!」因為被長槍劃開身體,雨音痛得尖叫著。
身體...好痛,這就是他們一直在承受的痛嗎?
可是...還是不夠,心臟,還是好痛,該怎麼樣才能停下來?

雨音的眼前一片模糊,就是是往常得自己一樣,無法看清楚眼前的事情。
他隱約中聽見許雅棠再喊著些什麼,也看見了許雅棠的舉動,但是雨音沒辦法思考。
好像哪裡不對?但是是什麼不對?

聽見陳小明的聲音,雨音才稍微回過神來。
歌?該唱什麼樣的歌?該怎麼樣才可以從惡夢中逃出。
雨音閉上眼仰起頭,唱著。
雨音的聲音迴盪在這個空間裡,聽見這樣的歌聲,彷彿在心中萌生了希望和勇氣的芽,隨著雨音的歌聲不斷茁壯著。
雨音原本失去表情的臉龐也隨著歌聲漸漸變回那個溫柔甜美的微笑。
站在月光下,雨音的頭髮隨著晚風飄逸著。

對了,這樣的感覺才對。
充滿溫暖的世界、風兒溫柔掠過肌膚、花香遍佈的芬芳,還有......溫柔的聲音。
這一切,才是構成我的世界,即使沒有雙眼也可以體會的世界,這樣美好的世界。

在雨音閉上的眼中,好像看見了那個人的身影,雨音感覺到一陣鼻酸。
那個人最後美麗而溫柔的笑在雨音的腦海中久久不去,白色的短髮背著光芒,就好像要消失了一樣。

如果可以的話,我想再對你說一次對不起。

對不起,我太懦弱了。
對不起,我沒有完全犧牲自己的勇氣。
對不起,我的善良沒有拯救他人的能力。

雨音明白為什麼自己為什麼會對那個人的死耿耿於懷了。
因為自己做不到的事情,那個人輕易的做到了。
自己為了活著的慾望,根本無法如自己所想得犧牲自己。
但那個人做到了,而且毫無畏懼的。
所以那樣的笑容才會像是在雨音的心中劃下一刀一般。

是我害死他?是嗎?
雨音自我質疑著,但是即使如此,不知為何原本疼痛的心臟好像溫暖得起來。
謝謝你還給了我原本交給你的生命,我會好好的活下去的。

即使一切都毀滅的也要抱持著希望活下去,一定會有白晝到來的。
黑暗和絕望都會有消失的一天的。
所以我不會放棄,我會保護他人,與他們一起活下去。


=============================================================
主要作用在隊友身上啦。
如果槍兵有幸活到聽完的話......嘛,槍兵什麼的隨便啦(#
擲骰結果

3D6 → [3,4,2] 9愛!勇氣!希望!
SIGNATURE:
回覆
只看該作者
眼前的問題還沒解決,後面又來了一團黑霧,已經顧不得思考到底還有多少這種存在。
許常昂吞了口水,看來唯一的活路只有背水一戰。
先不說退路已斷,現在逃跑已經沒用了,剛剛自己捨身的宣言,這些人居然都不當一回事,沒有一個人產生逃跑的念頭。
(你們真是不怕死啊... ...)看見同伴努力奮戰的身影,剛剛想自己當烈士的心態煙消雲散。
(沒錯,與其抱著赴死的決心掙扎,倒不如就為生存而戰吧!)

許常昂配合隊友,趁藍衣男應付陳小明和許雅堂時抓住他的槍,就算搶不過來,至少也要干擾他的動作。
「不會再讓你傷害到他們一根寒毛!」
擲骰結果

2D6 → [3,3] 6搶槍
聲望留言:
藍刺蝟 聲望+1 抱歉 狀態沒辦法注意到你說話(掩
SIGNATURE:
[圖︰ Wgf7TCH.gif] ז
回覆
只看該作者
§ 時計儀:《00:05:00》 §


  赤紅月光般的槍輪劃出一道完美的圓弧,直接穿透了陳小明的身軀,蒼藍色的槍戰士似乎不為眼前的變故所動,只是轉過頭「嘖」了一聲。

  悄無聲息的,許雅棠的惡魔之尾襲上了戰士的頸部,留下了一道絢爛的殘影後,猛然、收緊。

  隔著惡魔之尾,妳可以感受到戰士虯結的肌肉、鼓脹的青筋,以及皮膚之下流動的溫熱血液,這些人的身體,和普通人似乎並無不同。

  溫雨音的歌聲從後方傳來,鼓舞著妳們,充滿希望的聲音洗滌著你們的心靈,稍稍驅散了一些空虛間的狂躁迷茫。

  槍戰士暴喝一聲,許雅棠可以感受到惡魔之掌下的肌肉顫動,但幽黑的五指不為所動,逐漸的收緊著......

  血色的槍尖輕輕一點,靈動的迴轉過來刺向許雅棠,但槍桿才剛有所動作,上頭就多了一雙手,那是、許常昂。

  並未發動能力的許常昂無法與蒼藍的戰士抗衡,整個人被長槍拖動著──頓地。

  陳小明在男子背後顯出身形,雙手牽扯著男子的雙肘,同時一腳踹向他的腿彎。

  男子在你們合力的鉗制下支撐不住,單膝跪在地上,雙手握著長槍扯動著許常昂的身體,脖頸上魔女的尾巴逐漸收緊著,在這個角度,許雅棠可以清楚看見男子的眼神。

  沒有怨恨和憤慨,只有澄澈的鬥志與快意,那是、屬於勇士的無悔心靈。

  他張了張口,但被勒住的喉間發不出成調的聲響,於是改為朝你們點了點頭,似乎是承認了你們擁有了足以被他記住的資格。

  無聲的大笑著,半蹲著的那隻腳猛然一蹬,他猛的一挺身,強烈的勁道衝擊著身旁的三人。

《請陳小明、許雅棠、許常昂擲力量對抗,總和高於15時將他壓制在原地》

 
 
.


OK!
做完告別夢境的最後一輪行動,就迎向結局囉!



聲望留言:
藍刺蝟 聲望0 @[email protected]晚上才有時間回
SIGNATURE:
那鴛鴦走散了一隻在拼命的往南走
被混沌的城市用鋼筋捂住了出口
仿佛悲傷的人們能靠著霧霾遮住傷口
還羡慕著期待藍天的少年總抬頭
               ──薛之謙〈初學者〉
回覆
只看該作者
“喝啊!”陳小明使勁的抓住槍手的手臂,用力壓制住他。他的眼中只有這個掙扎的戰士,已經顧不上那個黑色的守夢人了。

===============================
要完結了,陳小明身上的圖騰到底有什麼用?
擲骰結果

2d6-1 → [6,1]-1 6力量
聲望留言:
Resastar 聲望+1 等公佈劇本吧~
SIGNATURE:
A new hero, a new legend
回覆
只看該作者
「?」雨音聽見了腳步聲和鎧甲摩擦的聲音,轉過頭只看見一片不祥的黑雲中有著一個黑色的人影,那個人像自己衝過來的時候雨音完全無法反應過來。
雨音對著那個人伸出手,也不知道是想要碰觸對方還是想要阻止槍尖,雨音從他黑色的鎧甲間看見他狂暴不餘一絲理智的眼神,雨音直直看著對方的雙眼,卻不知道說些什麼。
只覺得心口一陣冰涼,剛剛才緩下的心痛,感覺又湧上來。

如果我走錯一步,就會像這個人一樣對吧?
再夢境結束前,雨音心中這麼問著。

==========================================
結束了,見到蘭叔一面了,滿足了!(###
SIGNATURE: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