廚月的學生儲物櫃
只看該作者
#21
丸鴉!修行吧

故事大綱:
在日出列嶼的宭馬縣,原本是荒蕪之地,卻因為丸鴉這類妖怪的進駐而成為知名的觀光景點。
原本的丸鴉是宭馬縣當地知名的食人烏鴉,但是先祖高原天吾 卻因為愛上了當地的農女而維持人身,為了維持人身借了日月之力,其子孫將隨著日出與日落而改變性別。
自此丸鴉吃人的事跡再也沒有在宭馬縣流傳。
而他們隱姓埋名盡力掩藏自己身為妖怪的真實身份。
而主人公 高原丸代聽了爺爺高原敬 如何守護宭馬縣的台中鎮被不懷好意的百鬼夜行侵襲,因此丸代立誓要成為台中鎮的守護神兼丸鴉大首領。
但是這個計劃卻被人類女子 倍晉雛彌給打亂,突然說要成為丸代的朋友,但是丸代發誓不與人類親近。
因為爺爺一句:「不能跟人類太親密。」而從中學校開始變成邊緣人的她,最後是否能逃離陰陽師後代倍晉雛彌的魔爪,最後是否能夠成為偉大的丸鴉守領呢?

短篇(確認有迴響再寫長篇)
SIGNATURE:
正別華
職業:普通人 身高體重:160 cm  51kg
樣貌:染成紅紫色短髮,衣服雖然穿的怪異,行為舉止卻極為普通。


[url=http://bbs.trpgrc.com/showthread.php?tid=141&pid=3408#pid3408][/url]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2
丸鴉!修行吧

主題:我才不需要朋友

1-1:展現身手的機會來了!

21世紀的日出國裡面,有一座小鎮位於宭馬縣,叫做台中鎮。據聞在200年前成為小鎮以前是荒蕪很難過生活的村莊,
也因此被縣長視為被妖怪詛咒了,然後請了自奉為安倍一族的分支倍晉一族替小鎮斬妖除魔,命名為鎮妖町。
但是好景不長,19世紀是日出帝國奮發的日子,倍晉一族因為戰事而被調度,使的鎮妖町又被妖怪肆虐,然而這時候
名為丸鴉的妖怪降臨此地,高原天吾帶著人類妻子高原千歲回到了家鄉,為此高原天吾率領一族攻破了百鬼夜行,使的
百鬼都得遵守丸鴉一族的規矩,這時候町長看見食人的妖怪丸鴉竟然幫助了他們,因此建立了一座烏鴉銅像,又因為丸鴉
來自仙台境內,因此把鎮名改為台中鎮。
如今丸鴉一族--高原家族仍舊守護著這座小鎮。

約六點多日落出現了夕陽,而來自高原家族的少爺高原丸代因為夕陽的到來,使的原本身高就不夠高的丸代矮了一截。
也就是變成身高很矮的少女。
是的,因為身為丸鴉要維持人身,這般來自先祖的基因是無法違逆的,為了維持人身就是要利用日月的力量藉由性別平衡轉換。

也因為這個緣故丸代超過了小學校的年齡以後,中學以後即使臉龐仍舊秀氣,但是其骨架依舊無法掩飾的跟轉換前一致。
所以這也導致丸代一直沒有參加休學旅行,功課如此好、舉動如此孤傲的丸代被女生視為高傲男子。因為他不會跟任何人對話,
除了會應付老師以外,沒有任何女生認為自己可以跟丸代有所交集。

但是丸代本身一直都是勉強自己不跟人類說話,因為他迷迷糊糊聽了離家出走的爺爺一言:「不要跟人類太過親近。(原本前文是:
不要因為玩得太開而變成原形不小心嚇到人類)」。
由於爺爺對丸代抱有期望,因此會不斷灌輸些妖怪的知識給丸代,但是中學三年過去爺爺才警覺到丸代在孤立自己,因此感到內疚的
爺爺就離家出走了。而丸代仍舊是希望維持妖怪孤傲的一面,這給丸代一種只要努力撐過去就會成為獨當一面的首領 這樣子的錯覺,
卻忘記或是忽視自己的媽媽也是人類這件事。

丸代手持著一筒結業證明,挺著胸道「終於通過孤傲的試煉了,為此我可是費了一番功夫呢。」
「再加上我的成績又這麼好媽媽肯定會鼓掌恭喜我的!對了、明天早上我們一起去找離家出走的爺爺吧!」
高原丸代合起了翅膀,直到翅膀融入了衣服的表層,她一直在對身邊的使者小丸鴉說話。
小丸鴉是丸鴉一族的使者,是接受妖怪契約的烏鴉,而且不僅僅只有一隻使者而已。

伴在兩側的小丸鴉叼著書包與結業以前放在鞋櫃的結業禮物,而唯一空閒的小丸鴉主管急忙的揮動著翅膀。
「少爺!明明化貓大人特地要迎接您,怎麼可以擅自離開校門在街道上遊蕩呢!」
「而且剛才夫人有特別叮囑我說,身為女孩子在街道上遊蕩是很危險的事情,還請務必停下等化貓大人迎接吧!」

丸代小孩子氣的厥著嘴道「才不要。我可是要成為一族的大首領,才不會因為先祖的詛咒而放棄夜遊的。」
「而且再加上我努力的孤立自己這麼久了,讓我放輕鬆一個人在鴉鳴町閒晃有什麼不好,而且有些店家都還有開呢!」

小丸鴉受不了的用翅膀拍著臉,由於少爺實在說不聽,因此小丸鴉提神專注任何一樣會傷害少爺的東西。

但是在丸代開開心心的在想要去哪間店逛逛的時候,有一道身影竟然尾隨在後面,其他跟上來的小丸鴉開始鳴啼
「有敵襲!保護少爺趕快護駕!」當這名丸鴉主管這麼一提的時候,所有潛藏在樹林間的小丸鴉都跑出來保護少爺。

丸代即使背對著身後的身影,卻依然能感受得到對方召喚生靈的氣息。
「和平了這麼久,我終於能夠大展身手了嗎!」丸代下自內心的高興道,然後轉過身來令退道
「小丸鴉們!退開!我要使用我的妖力了!」

小丸鴉主管聽到以後叫道「退開!都退開!」
群聚的烏鴉鳥獸散以後,眼前的身影只是伸出雙手道「學、學長,終於找到你了!」
丸代這時候嚇的展開翅膀,展開翅膀途中掉出的羽毛化作了箭雨往對方射出。
但是卻都被眼前的林精給擋住了,這使的丸代覺得對方特別棘手。

而眼前的身影愈趨明顯,只是身高相仿的褐髮少女,那固定在前髮上的鳳蝶髮夾特別顯眼。
她只是求饒似的腿軟道「住、住手,小妖精們。你們打不贏她的。」
林精是此地的妖精,而該名少女來自倍晉家族,她身上的血統吸引了妖精。
而且無論是妖精還是妖怪都會被這名少女的力量給折服。

「妳、這絲力量,看來是陰陽師!」
「特地跟蹤我有什麼意圖!要打就上吧,我會打倒妳的!」
丸代感到興奮,很亢奮的擺動黑色羽翼。

「呢翁呀他呀,巴呀翁呀阿咪」這時候的褐髮少女說的特別小聲,史的容易誤解他人意思的丸代
以為對方像是要做出什麼攻勢,又後退了一步操弄著身上的羽箭準備反擊。

然而……對方卻一動也不動的,不知道為何扭扭捏捏的樣子。
「這傢伙在幹嘛啊?明明是突襲方卻什麼事情都不做,該不會是陰陽師新手吧?」
丸代感到失望,雖然有股衝勁想把對方的肋骨打斷,但是組上有規定說即使是陰陽師,當對方手無寸鐵的時候就等同人類。

「哼,當我當上大首領以後,一定要廢除這一條婦人之仁的規定。」

丸代暗自內心自言自語的時候,眼前的陰陽師只是聲音宏亮的問道
「妳看起來跟高原學長好像,該不會是他的妹妹吧?」

「這笨蛋再說啥啊?」丸代嚇傻了暗自內心問道。

小丸鴉主管知道大事不妙,偷偷在丸代耳邊說道「或許是來自倍晉家族的奸細。」
「因為高原家搶奪了前鎮妖町的名聲而前來報仇。」

「很好,那就命令你們使用妖繩綁住這位三流的陰陽師,讓他接受吾族的審判!」

「等、等一下,怎麼突然說要把我綁起來?這是誤會啊!」
「我雖然叫做倍晉雛彌,但是我們家早就從倍晉的本家分離了--只是個普通人。」
倍晉雛彌慌張的退了幾部,雖然很想向那些可愛的小妖精求助,但是她不能害他們受害。

小丸鴉們的腳爪抓緊一條人眼看不清楚的細繩,圍繞在正打算要逃跑的雛彌身上。
丸代嘴角抽了一下,笑得合不攏嘴,覺得自己終於要立了大功。

「好了好了,辛苦你們了,就這樣子直殺到家裡那邊請求父上審判吧!」

小丸鴉們就這樣子吊著雛彌在夕陽的黃昏陪伴下飛翔,而丸代則是在天空上爽朗的大笑。

「ˊ咦咦咦!到底怎麼一回事啊!」雛彌看著底下的街道,完全搞不清楚狀況。

「哼,算你不幸。丸鴉一族在抵達台中鎮以前早就跟倍晉一族有過節了。」
「因此是時候做個了斷了!」
小丸鴉鳴啼道。

「我只是分開的分家啊……。」
雛彌無奈道。

就這樣子丸代帶著興奮的心情衝向高原家。
聲望留言:
小蒼蒼 聲望+1 鼓勵創作
SIGNATURE:
正別華
職業:普通人 身高體重:160 cm  51kg
樣貌:染成紅紫色短髮,衣服雖然穿的怪異,行為舉止卻極為普通。


[url=http://bbs.trpgrc.com/showthread.php?tid=141&pid=3408#pid3408][/url]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3
1-2  媽媽是大笨蛋!

在黑夜中飛翔的丸代,提醒小丸鴉要完髮無傷的帶到高原家:
「阿鴉爺爺要用繩子把這名菜鳥陰陽師綁好哦!」
丸代揮動翅膀說道,然後全身化作了獸型的丸鴉,全身漆黑、約200公尺長。

「是的!少爺!」阿鴉說道。
「你們這些龜孫子給我把妖繩抓牢!」
「「爺爺我們知道了!」」
小丸鴉雖然努力的叼住了妖繩,但還是不時會鬆開繩子好讓鳥喙放鬆。
因此雛彌處於載浮載成的困境當中。
「啊啊啊啊啊!要掉下去了、要掉下去了!」
雛彌不斷慘叫,心想雖然妖繩的妖氣好好的黏住了她,但是據她老家的記載,
這類的道具有一定的機率會出現骰子事件。
「我不會這麼衰遇到那個事件吧?」
在夜空底下的建築物都散發微微的亮光,然而愈來愈深入卻愈趨黑暗。

在阿鴉一行人飛行途中卻出現了一顆紅色骰子,阿鴉說道「不好了!我們的妖繩難得出現看心情的骰子啊!」

「還真是看心情啊……跟記載一模一樣,如果是一顆六面骰了話……只要骰到六就會遇到讓人絕望的事件,骰到3以上則是面臨不幸的災難。」
雛彌在不斷思考的時候,她看見骰子正準備要擲骰了,她大叫道「快點碰撞骰子!如果失敗了話或許會發生不幸的事情--」

阿鴉聽到以後說道「為什麼我要聽倍晉家的話嘎!少爺請妳安心地交給我們吧--先回去報到,以免夫人會擔心!」

丸代聽了阿鴉的話以後說道「哦!我回去以後會替阿鴉爺爺按摩的。」
「嘿嘿,太好啦。終於可以藉此提升我在家族的地位,或許能一路走上首領的道路,而不只是個吃軟飯的少爺!」

她快樂輕盈的揮動翅膀以高速的飛行回到宅邸。

而雛彌了話,則是看到空中在飛行的空精,他們的形象一直都是以泡沫的形狀在空中迴繞,
她說道「小精靈們,我有事情需要你們的幫助。」

空精歪頭困惑,但是雛彌則是指著眼前那顆紅色骰子,說道「骰子會受到很多因素影響機率,因此我要麻煩你們干擾那顆骰子。」
空精聽懂以後開心的磨蹭著雛彌的臉頰,對雛彌來說就像被風騷癢,她笑道「呵呵呵,會癢啦。」

空精離開了雛彌,然後對正要骰到六的骰子用風給他吹了一下,骰子不斷的在空中搖動,雛彌說道「太、太好了,或許能夠骰到期望值3啊!」
然而點數終於要到3的時候,小丸鴉卻緊張的碰撞了骰子一下,骰到了4。

「嗚哇!妖繩--妖繩要爆炸啦!」
小丸鴉們緊張的說道,而雛彌則是肩膀的衣服斜了一角。

「爆……爆炸?」

碰--!妖繩最後自爆了,變成大家都很狼狽的樣子,彼此都戴上了爆炸頭。
而小丸鴉們則是選擇叼了雛彌的衣服在空中盤旋,照常理來說雛彌會被炸死才對,但是在空精的保護之下雛彌才保住了性命。

「倍晉家的陰陽師真是怪物,這樣也沒死,噗哇。」阿鴉吐出了一圈霧氣。
其他名小丸鴉則是抱怨道「都怪爺爺沒事要撞骰子。」
「對啊,這麼老了頭腦都不清楚了。」
「果然爺爺當主管的話很不好呢。」

阿鴉愈聽愈聲氣怒道「住嘴--!我這麼辛苦提拔你們長大--」
由於阿鴉太多生氣鬆了鳥喙,而雛彌則是頭部朝下,她叫道「別吵了--我會掉下去我會掉下去的。」

經過了百般波折以後終於抵達了高原宅邸,是一座深藏在森林裡面的和式宅第。

「嘿嘿,你們終於到了。爸爸這個時間應該會剛好回來。」
「奇怪你們怎麼都戴上爆炸頭?」
丸代不解的歪著長髮問道,然後小丸鴉之間的氣氛並不太好,像是因為吵架而賭氣一樣。
「哼!再也不理爺爺了。」
「哼,誰在一你們這些不肖子孫。」阿鴉賭氣道。

雛彌則是很狼狽的癱在地上道「啊……高原妹妹,幸好妳不在現場。」

「你們到底遇到什麼事情啊……。」丸代無言以對,然後這時候終於有人要來迎接。
在黑漆漆之中丸代看到一個個身影,還有輕輕喃的腳步聲。

「爸爸!我抓到了倍晉家的走狗--」
當丸代抱持著期待的心情時,出來的卻是自己的母上。

「媽、媽,我回來了,爸爸還沒回來嗎?」
丸代感到失望的問道,甚至到處看看爸爸的身影。

「媽媽不是叮囑過妳,一個女孩子不該在晚上亂跑。」
眼前的母上叫做高原琉璃,是作為人類跟丸鴉一族結婚,也因此生下了丸代。

「我、我是妖怪,而且再怎麼說我也是男孩子哦,白天的時候我就是男生,晚上的時候是女生。」
「因此身為既是男生還是女生的我、一個人夜遊也是可以的,再怎麼說我都是妖怪嘛--所以--」

丸代懦懦的交叉著手指,然後整個人緊張得快哭出來。因為眼前的母上只要擔心起來就會變得非常嚴肅。
她雖然平常喜歡找媽媽睡覺,但是只有這個時刻她有點怕眼神嚴肅的母上。

「先別提這個了。妳怎麼隨便抓一個人類進來這裡呢?如果途中讓她受傷怎麼辦?」
「再怎麼說都是父母養的,丸代我要禁足妳一個禮拜。」
丸代的母上說道,然後丸代厥著嘴道「知道錯了啦……。」
通常被訓話的時候她都會小小的擺動身後翅膀,而癱在地上的雛彌則是因為土精的關係而身上的傷痊癒起來。

她起身替丸代勸解道「阿姨好、我叫倍晉雛彌,那是因為我一直跟蹤她,所以她就把我綁起來了--」
沒有想到一天會遇到岳母跟高原學長的妹妹,真是好運的一天。雛彌在內心裡樂不可茲。
不過為什麼沒有看到高原學長迎接自己的妹妹呢?

丸代聽到以後慌忙地說道「母上聽我說,她可是邪惡的陰陽師哦--倍晉家族的,爺爺說過我們一族在搬到台中鎮之前,我們彼此都有過節,甚至鬥法。」
「所以這就代表說爺爺要我復仇的意思,等爸爸回來我們就要把這位菜鳥陰陽師先斬後奏--然後--」

「丸代,退下。我不是說過妳被禁足了嗎?」母上嚴厲的說道。

「可可可是爺爺說--這樣子我或許能夠當上大首領--」丸代含淚道,她被自己的母上嚇哭了。

「一直爺爺爺爺的叫,但其實連爺爺的話都沒聽清楚吧。媽媽說過的話妳也都曲解成只要晚上利用變身術成為男孩子就可以晚上出門了。」
「這樣子出耳反耳的壞孩子要怎麼當上大首領。而且爺爺她因為妳在學校不交朋友才離家出走。都這把年紀了怎麼還這麼自私呢。」

丸代聽到以後動搖道「爺爺她--才不是因為我--離家出走--」

「而且如果妳抓到的是功力高強的陰陽師要怎麼辦?妳可是會被除掉的,這樣子我會傷心難過的,我說的話妳難道都沒在聽嗎?」

「然後就是這位小姐因為那場爆炸死亡了怎麼辦?妳難道能負責她那條人命嗎?」
「如果妳是人類我早就大義滅親把妳帶到警局了。」

丸代愈聽愈愧疚,然後潰堤了眼淚哭奔道「媽咪是大笨蛋!我只是晚上想出門而已嘛!我只是想要戴功立功而已!」
丸代揮動著翅膀飛到天空,融入了夜色之中。

「少爺--!」阿鴉爺爺跟其他隻小丸鴉馬上忘掉仇恨,追進黑夜之中尋找丸代。

雛彌這時候下意識的扶好了高原琉璃,問道「沒事吧?」

「真是不好意思,讓妳看到家醜了。」她鬆了一口氣,然後擺著和服的衣袖道。

「不會的,我不介意。是說您是高原學長的媽媽嗎?」

「剛才一直被我責罵的就是妳口中的高原學長哦。」
高原琉璃摸著自己的臉頰說道,心想沒有想到陰陽師的子孫會有進入高原家的一天。

「咦?咦?所以說--這裡是妖怪的家族嗎?」

「是的,我則是嫁來高原家的人類女子。」
「跟倍晉小姐一樣是人類哦。」

「那麼為什麼高原學長會變女生呢?」
倍晉雛彌不解道。心想這個家族到底是怎樣的情況呢?學長說想要成為大首領什麼呢……重點是性格完全不一樣。

「倍晉小姐應該聽過宭馬地區流傳的食人烏鴉吧?」高原琉璃問道。

「聽過,原本叫做九鴉,又因為其妖怪身上的丸印又稱為丸鴉。」
「是個嗜好人類血肉的妖怪,平常都在危害人類的村莊。」
「但是又有一個版本是,丸鴉會化作人類誘拐民女作為自己的妻子--咦咦咦!」
雛彌想起來了這個傳說,沒有想到會遇到這個版本的家族。

「說的沒有錯哦。但是還有件妳不知道的事情。」高原琉璃俏皮的說道。
「為了化作人身妖怪都會修行這件事情妳應該很清楚吧?」
「丸鴉一族的始祖--高原天吾在200年前來到了宭馬縣與人類女子禽梨結合。」
「然後高原天吾知道說妖力再怎麼深厚始終得要釋出妖力,變回原形。」
「因此牠為了維持人身與深愛的女子在一起,他為了借助天神的日與月的幫助,替天神做了件好事」
「那就是解決宭馬縣鎮妖町的百鬼夜行。」

「然後天神終於借給他的時候說道「維持人身的陽氣與陰氣會互相轉化,白天時是男身,夕陽時則是女身。」」
「也因此從此之後雖然能夠穩固的維持人身,但相對的徒子徒孫都會受到日月之力的影響。」

高原琉璃說完以後牽著雛彌的手說道「先來我們宅邸裡面休息吧。晚點會通知化貓戴您回去的。」

真是難以置信的家族。雛彌其實心情有點複雜,如果是這樣子的話晚上要怎麼辦呢?
她心想雖然會欣賞女性的身材,可是自己又不是同性戀,能夠接受女性型態的高原學長嗎?
她心想「而且她的身材就跟小孩子沒兩樣,這樣子我會有罪惡感的」

雛彌被將來的岳母作客了。她坐立不安的坐在榻榻米的坐墊上。
高原琉璃的侍女則是放了兩杯茶在桌上,以及甜點。
並且為了避免打擾到夫人,通常都會迴避在旁等待夫人的指示。

「不愧是高原一族呢……跟我們家破破爛爛的屋子不一樣。」
心想著。雛彌雙手飲啜著茶,然後放在桌上。

「所以說,為什麼倍晉小姐要跟蹤我的孩子呢?」

「萬分抱歉!我真的很喜歡高原學長!」
為了得到原諒只好土下坐道歉。

「這個嘛,嚴格來講也因為妳的存在,我才可以放心的確保小丸代回來,要說道歉反而是我這邊才對。」
高原琉璃也不時說道「這家的羊羹很好吃哦,先起身吧?嗯?」

雛彌抬起頭來,然後非常恭敬的拿了叉子插著一小塊羊羹來吃。

「不過以這傻孩子的狀況,她比較缺乏知心朋友呢。身邊的妖怪又是基於壓力奉承丸代的,最近也很少來我們家玩了。」
她煩惱的滑著臉頰,苦惱道。心想如果一直寵壞丸代下去,丸代總有一天會出事的。

「由我當高原學長的朋友吧!」雛彌舉著牙籤道。

「哎呀,可見妳真的很想娶我們家丸代呢。」高原琉璃笑了。

「對、對的……雖然有些丟臉,但我很喜歡高原學長的翅膀……還有那外冷內熱的笑容。」
雛彌說到一半拍著桌子問道「奇奇奇怪,為什麼性別改變以後,高原學長的心智年齡降低了呢!」

「原本我要生下來的是雙胞胎。」高原琉璃說道。

「但是因為妖胎爆走的關係我昏睡了許久,最後妖怪醫生的決定,則就是讓這兩名胎兒互相融合為一體。」
「也因此雙方的性格就這樣子隨著日與月出現了分歧。」

「不過要怎麼說呢,白天的丸代我是比較放心讓他出門。」

「畢竟是男孩子嘛。」雛彌覺得是這樣子的說道。

「其實不是呢,怎麼說呢……比較會聽人說話吧?遺傳到我了呢。」
「而且雖然白天他鬧歸鬧,也是為了讓妹妹開心吧。」

「原來是這樣……。那麼我馬上找她!」

「麻煩妳了,倍晉小姐。但是我要跟妳說一件事。」

「厄嗯?」起了身的雛彌疑問道。

侍女帶著雛彌到了和式的拉門前,她們說道「這裡就是少爺的房間了。」

「「雖然他們兄妹彼此之間融合在一起了,但是她/他 始終是個個體。」」
「「我會覺得是兄妹,也只是沒能把妹妹生下來的缺憾而已。」」

雛彌吞嚥了口水,心想岳母大人託付了自己重責大任。
如果不哄丸代開心的話,雖然畢業了,但作為將成為回憶的中學初戀可不能就此葬送。

1-3  打屁股與道歉

拉門內部問道「外面是誰!不要打擾我睡覺!」

「嗚嗚嗚……為什麼媽媽總是針對我……為什麼我作為女孩子不能 晚 上 出 門」
「媽媽是叛徒,明明是臣服我們丸鴉一族才生下來的,真討厭真討厭--真討厭!」
捲曲著棉被感到非常難過,身上穿著未脫下的黑色水手服都因為不斷翻滾皺了起來。

「而且為什麼要發這麼大的脾氣,那可是我們的世仇倍晉家族耶!」
「可惡我要跟爸爸告狀,爸爸總是聽我的話!可惡可惡!」
「我一定要讓笨媽媽跟我說道歉!」丸代不斷的鬧脾氣。

然而拉門卻擅自拉開了。

「是誰?不是說過我在睡--」

然後這時候雛彌馬上撲抱了疏於防備的丸代。

「幹什麼!妳打算對我行刺嗎!都因為妳這個笨蛋陰陽師害我被媽媽罵了!」

「打屁股。」雛彌說道。

「什、什麼、?」丸代完全搞不清楚這名陰陽師要做什麼,因為哭鼻子過頭了,妖力使不出來。

「等一下記得要跟妳媽媽道歉喔。聲音檔我錄下來了。」
雛彌這時候的眼神變得非常癡態陶醉,然後開始打起了丸代屁股。

「別打我屁股!妳、妳在幹嘛!」
「我知道、我知道錯了啦,不要打我屁股了!」
丸代不斷的哭喊著,而在旁的小丸鴉因為覺得丸代說的也太過分,只是難過得看著丸代被打屁股。
阿鴉哭道「為了少爺的將來這是不得不為的訓練啊。」

事後由於雛彌做得太過火,被心情終於平靜下來的丸代用羽毛而綑綁了起來。

「那個……我想要上廁所可以嗎?」
然而丸代仍是任性的揉著屁股,覺得很不滿又丟人的飄在半空中,仍然在發脾氣。

「其實妳的母上是要我前來說明一件事情的。」
「她要妳寫500字以上的悔過書,還有就是妳的母上要我做妳的朋友。」

丸代哭鼻子道「我沒有會打我屁股的朋友!」
「而且我妖怪朋友多的是,他們都會稱讚我!」

「其實我把錄音檔交給了妳口中的阿鴉爺爺了。」
雛彌一臉癡迷的威脅道。並且覺得氣著跳腳的丸代「啊好可愛啊,果然是妹妹嗎。我突然覺得女子也可以。」
她心想著,並且阻止自己流口水。

「什、什麼!阿鴉爺爺!阿鴉爺爺!」
「快點把檔案交給我、被媽媽聽到我又要被禁足好幾個禮拜了」
「可惡!都怪笨爸爸沒有早點回來、我--」

「知道了啦……妳是要勒索我是嗎!我可沒有什麼東西給妳。」
丸代把翅膀給放了下來。

「要叫阿鴉爺爺不能把錄音檔交給媽媽哦?」丸代感到有點愧疚感的問道。

「不會的啦。」雛彌終於鬆了一口氣的跳在地板上。

「真的不會嗎?真的不會嗎?」丸代抱著雛彌不斷的轉,雖然身高差不多但雛彌有種自己當姐姐的感覺啊。

「這個嘛--說好的悔過書記得要寫哦。」
「當然得我不是說我是你的朋友嗎,因此妳要求的事情我都會幫忙啊。」

「我不需要人類朋友,爺爺說過--」丸代正要說的時候,雛彌接了下一句

「--跟人類相處的時候,不能因為玩的太開心而不小心傷到人類。」
「妳的媽媽是這麼說的哦。」

「我知道了啦……。所以真的不會把錄音檔交給媽媽嗎?」

看著愧疚又孩子氣的高原學長,雛彌只是拍拍丸代的頭說道「好孩子好孩子。」

「所以說--」丸代就這樣子纏著雛彌到了整夜,一整夜都很在意錄音檔到底有沒有被交到媽媽那裡去。

跟著一起睡的雛彌其實非常期待,白天的話--就可以跟男性型態的高原學長睡在一起!
「好興奮啊,同時能享受到兩種型態的高原學長,根本睡不著啊。」
她的內心正在發HIGH,而那個錄音檔其實根本不存在,沒有想到高原妹妹這麼好騙呢。

雛彌就這樣子抱著平息脾氣的丸代,而丸代在睡夢中,只是含著淚道「媽媽對不起,我以後不會說這種話了……。」

「聲音太可愛了吧!我根本睡不著啊!早上的高原學長該不會--」

雛彌就這樣子整夜都沒睡。
聲望留言:
小蒼蒼 聲望+1 該寫下集囉
SIGNATURE:
正別華
職業:普通人 身高體重:160 cm  51kg
樣貌:染成紅紫色短髮,衣服雖然穿的怪異,行為舉止卻極為普通。


[url=http://bbs.trpgrc.com/showthread.php?tid=141&pid=3408#pid3408][/url]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4
1-4

一大清早,興奮到睡不著的蝴蝶髮夾少女,她終於如願以償的貼身接觸高原學長。
陽光從小窗口照入了和室,在榻榻米上堆著被攪亂的棉被,而從中蝴蝶髮夾少女──倍晉雛彌可以體認到一件事,
那就是:「「妹妹」的睡相很差!」這件事……。
「好、好溫暖。」雛彌臉紅心跳的抱緊學長,稍抬頭看著蓬鬆短髮的學長,他睡相可以說是很優雅。
然而在享受片刻的雛彌,頓時被飛來的丸鴉而打斷,丸鴉們說道「修行時間到了!修行時間到了!」
高原丸代睜開了眼,只是坐身起來展翅伸了懶腰,他的黃色眼瞳看了雛彌一眼,臉色可以說是稍微不悅。
「早、早安啊學長!是你妹妹抱著我不放、所以……。」雛彌尷尬的打了聲招呼。
「原來是菜鳥陰陽師啊。妳能活著侍寢真是走運。」男性型態的高原丸代這時候脫下了睡衣,而雛彌則是遮著眼,
卻又不禁地想要看脫衣服的高原學長。
然而只看到一堆黑色羽毛,在丸代身上慢慢形成了修行用和服。

「學長的鎖骨真讚啊……。」雛彌看著丸代的鎖骨,不禁的流了口水。

「妳也該回去了吧?」高原丸代冷漠的問道。

「也是呢……可以留個電話號碼嗎?令母說妹妹需要交個朋友。」

「什麼妹妹,我就是我。」高原丸代非常不解。
「我不懂使用人類的科技玩意。」

「那個學長……我喜歡你!」雛彌向丸代告白。

「你這麼醜我才不要。」高原丸代秒拒絕。

「欸欸欸欸──馬上把我甩了!」雛彌受到打擊。

「朋友什麼的我是不需要,但是你可以當我的隨身僕人。」丸代指著雛彌說道。

「好過分!」雛彌哭道。

「……不當就算了。」高原丸代正要離開。

「我當我當!我會當到學長喜歡上我的!我會幫你生健康寶寶的啊啊啊啊!」雛彌哭喊道。

「別這樣,很丟臉。」丸代感到尷尬的扶著雛彌起來。

「代表我還有機會的意思吧!」

「不知道啦,很吵。」拍著雛彌的頭。

「我會當你朋友的!」雛彌喊道。
「然後會慢慢讓學長愛上我!」她說道。

高原丸代感到尷尬的看著眼前的雛彌,然後想起前幾天不斷被跟蹤的錯覺。
然後感到惡寒的揉了揉雛彌的臉頰。

「以後別做跟蹤這種事了,給我正當的找我搭話。」
「下次再做跟蹤狂我就報警了。然後斷絕往來。」高原丸代說道。

「是!小的理解了!嗚嗚嗚太高興了。」雛彌感到打擊但又馬上復活了。

就這樣子高原丸代交到了一名陰陽師後代的朋友。

短篇完 END
SIGNATURE:
正別華
職業:普通人 身高體重:160 cm  51kg
樣貌:染成紅紫色短髮,衣服雖然穿的怪異,行為舉止卻極為普通。


[url=http://bbs.trpgrc.com/showthread.php?tid=141&pid=3408#pid3408][/url]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