廚月的學生儲物櫃
只看該作者
#31
2018年8月15日

時間如梭的過去了,8月間印度電影熱門排檔:梵·玩命2:打擊人口販賣 順利的在印度創下了3億票房。
並且在印度網路社群裡都在談論這名穿著貓咪肩帶衣的少女是誰,而這件事也是娜塔莉告知我的,叮囑我在外面要小心一點……。
SIGNATURE:
正別華
職業:普通人 身高體重:160 cm  51kg
樣貌:染成紅紫色短髮,衣服雖然穿的怪異,行為舉止卻極為普通。


[url=http://bbs.trpgrc.com/showthread.php?tid=141&pid=3408#pid3408][/url]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2
丸鴉 第一話:喜歡的學長是妖怪

我來自日出國這個國家,是位於東亞的一座列嶼--的好幾海里。

總共約36,188平方公里長的狹長小島,是屬於日出國的一個小部分。

這座島叫做小蓬萊島,而我住在當中台中市的銃仔町,居住人口約有五萬多人。

在一百年前銃仔町曾經是幫派械鬥最多的地方,而且走私軍火也是很常見的事情,
但是經過一場靈異傳說百鬼夜行的肆虐,幫派屁股尿流的離開了銃仔町這座不祥的瘴癘之地。

原本由幫派所管制的小鎮變了生機起來,並且原本不想管事的派出所也加強了巡邏,
之所以會這樣子都有功於--高原氏的進駐,他們是個實力不小的家族,原本經費
不多的小鎮,在家族的財施下,土地、學校都依依的建立了起來,也變成了知名的
觀光景點,而且高原氏有個特色就是他們的家徽是一隻黑色的烏鴉。

夕陽西下,在一棟由高原氏資助所建立的學校前,我只是抬頭看著那具有大和風情的校徽。
那校徽就是個像是烏鴉的丸印呢,一想到這座小鎮的興起是因為靈異傳說就覺得很好笑。

但是,如此有名的金龜婿--高原學長,他一直帶著神秘色彩,幾乎不與任何人交流。
不過那中性的面孔跟無口的性格,讓我真真心心的愛上了他,甚至想要跟他告白!

相信任何青春期的女孩子都會想要跟他告白吧?但是至今他可是甩了好幾名女性呢……。

到底為什麼這名學長沒有愛上任何人呢?苦笑的我只是放棄的轉過身來準備回家,
但是我剛好湊巧的看見在眼前距離不遠的背影--是高原學長沒錯,但是他好像展開了翅膀?
並且當他展開翅膀以後身形好像變了?看起來頭髮變長了,而且看起來是名小女孩?

什麼!我喜歡的高原學長是小女孩嗎?到到到底怎麼一回事啊?

當我這麼納悶的時候,小女孩轉過身怒視著我,而且伸出了不斷膨脹的翅膀,就像化做了一把爪子。

「妳看見我的秘密了吧?」

她一臉不悅的憋著嘴,然後那黃瞳色的眼睛放的特別的大。

「我、我看到了……。」
「高原學長……不,高原妹妹妳不會想殺了我吧?」

「給我忘掉,因為我還沒學會讓人遺忘記憶的妖術。」

太不合乎情裡啦。
要忘掉太難了吧?而且、原來高原家的家徽是有意義的。
因為他們本身就是妖怪家族啊!身為神道家庭的我怎麼一直沒聯想到這點呢?

當我在腦筋跟血脈(心臟)同時噴張的時候,這時候一台黑色轎車開來了。
走出來的是一名很帥氣的銀髮男子,他穿著黑色的禮服就像是名管家,而且戴著禮帽。

當我正想考慮著什麼事情的時候,在銀髮男子跟著夾攻(?)的情況下,我步入了昏睡。

當睜開眼我就在一座大宅第了。到底怎麼一回事?我難道還沒有死嗎?

目前看來是的,這座宅第有很多會飛來飛去的妖怪跟未知的走獸,而且我還非常自然的跟著銀髮男子走。

「看來妳是協助少爺改善人際關係的幫手。」
銀髮男子停了腳步對我說明,但是眼前的高原學長--不,高原妹妹卻非常不服氣的對我哼了一聲。

「妳是第一位能夠看破少爺身分的靈視者。」

「不,不是這樣的,只是單純她沒有把氣息藏起來。」
我這樣說道,然而事實上以妖怪來說她的妖力實在太弱了,一般人稍加注意都看得見。

「噯呀,是這樣啊?」

他看來是在裝傻,不過我想這是可以讓我深入了解高原家族的好機會。

雖然是這樣子,但是我還沒有通知家人啊!身為妙齡少女這麼晚還沒回家肯定都會擔憂的吧?

但是考慮到OL族的老媽通常都很晚回家,老爸完全是神道宅沈浸其中的情況下,我想這點還是當作沒有這回事好了。

「呃……先做個自我介紹吧?我叫做倍晉雛彌,家裡主要是經營蓬萊神社的。只是間不怎麼起眼的神社。」

我做了自我介紹,我想這只是最基本。

「少爺,不趁現在做人際練習的話是無法適應人類社會的喔?」

眼前的銀髮男子勸了高原妹妹,但是她像是不怎麼情願的樣子,欲言又止,然而其實我早就知道她叫做什麼了。

「……丸代。」
高原妹妹就這樣子隨口的講了出來。
而且看起來不像是這麼擅長與人相處的類型。原來那副優雅孤獨的模樣不是刻意裝出來的啊。

「噗。」
我不禁笑了出來,然而這樣子一笑就讓高原妹妹氣的要展開翅膀,但是卻又像是氣消一樣把翅膀縮了回來。

「徒三你太多管閒事了。」
「而且讓客人站這麼久也失體面。」
「哼。」

高原妹妹看來注意到自己粗野的舉止,就開始收斂自己易怒的性格讓徒三先生招待我們進入了正門,我跨了過去門檻以後所有妖魔鬼怪都往我身上擠了過來,而且是真的妖魔鬼怪,他們通常是沒有固定形體的「小鬼」,又叫做「鬼仔」。
他們通常都想要從我身上企求什麼東西,但是我都只是撥一撥打發祂們。

「哦?看來你身為倍晉家族的血脈很受妖怪歡迎嘛。」
徒三先生帶領我們進入了庭院,原本暗暗的地方都被鬼火添增了亮度。

「過氣了,而且沒有比較有錢啊。」
我不置可否的回道。
應該說這個血脈帶給我很大的麻煩,四處有不少怪東西找我麻煩,但是最重要的一點是不能心軟,能打退的就要打退。

在老爸的教育下,我可以理解到如何退除小鬼,那就是撥一撥當作灰塵就可以了,太過較真的話他們會變的跟石頭一樣硬。

「到了,接下來小的有其他行程要趕,還請少爺親自接客了。」

「徒三辛苦了,你可以去忙了。」

當徒三先生掀帽道別的時候,我發現到了他的貓耳朵,而我可以確認到他是妖貓這類的妖怪。

「你們的道行都很高啊……。」
「個個都能夠修煉成人類的模樣了。」
我不禁的讚嘆道。而且他們能夠抑制本性的能力超乎我想像,要不是他們是這麼有克制力的妖怪我早就被啃蝕的肉也不剩了吧。

「倍晉小姐的誇獎余有榮焉。但我得先告辭了。」

在夜深人靜的夜晚,在紙門前只留下了我跟高原妹妹,真是令人感到緊張心跳跳啊。

「妳可以回家了。」

「咦?」
我納悶道,然而從剛才的情況其實可以知道自己是被高原妹妹所討厭,但是這樣子的情況下離開的話不僅鬼仔會出現而已,連更大尾的魔神仔都會纏身啊。

「呃……大人有大量嘛。」

「我不喜歡人類。」
可是妳卻是人類的型態嘛。

「可是……晚上一個女孩子回家很危險喔?妳也是女孩子吧?」

「妳不是說自己的靈力很強嗎?我就是弱啦,妳這麼高強一定可以自己回家的。」
「倍晉悟了的子孫肯定能夠突破重圍我們家的警備的啦。」
所謂倍晉悟了就是日出國最強大的陰陽師,但他的子孫最後遷移到了蓬萊。
是我剛才失言了。雖然說是事實但還是傷到幼齡少女的自尊心,身為姐姐我如果不處理的話,她遇到挫折都是會這樣子冷淡對待別人的。

「高原妹妹十分厲害啊!小的失言了,對於您那高強的隱身術可是令我感到佩服啊!您只是沒有注意到我而已!」

「……噁心。為了活下去連尊嚴都丟了嗎?」

我使用了土下座拖延戰術,希望可以從中獲取注意並且避免流落街頭。

尤其是在妖怪的家。

「小的只是個平凡的女中學生啊。」

「把自己當椅子讓我坐的話,我會考慮留不留妳下來。」

「請坐,務必。」

就這樣子跪著。在高原妹妹坐在我身上後,感受到柔軟的重量在身上,其實並沒有說很重,相反的還很輕呢。

但是缺點就是膝蓋跪在石路上的關係,就這點特別不舒適外,在介於痛苦跟快感之間我得從中做出抉擇。

「那個……滿足了嗎?」

「滿足了。不錯嘛,以座椅來說不賴。」

太好了。
在高原妹妹下座後,紙門這時候敞開來了。

「丸代,妳怎麼可以讓客人跪在地上呢?」
「那是她自願當我的座椅的,丸代沒有錯。」

那是因為妳打算趕我離開啊。
眼前穿著和服的成熟女性看來是高原妹妹的母上的樣子,我正要起身的時候感覺到膝蓋瘀青了,好痛啊……。

「丸代。」

「唔……好嘛。」
「……下不為例。」
明明是妳害的啊……。
高原妹妹柔軟的小手往我瘀青的部分一摸,可以感受到她的妖力正在吸收我受傷的部分,對於妖怪來說血跟傷口都是很營養的補品。

「媽媽,那是因為她嘲笑我沒有好好隱藏自己的氣息,我才要懲罰她的!」

實在對不起啊,但你的心眼也太小了吧!

「丸代,那是因為現在妳是妹妹啊,妖力控制不好是一定的。」
「但是因此傷害人類可是不行的哦。」

眼前高原妹妹的母上拍著丸代的頭,然後她親切的迎接道「噯呀,犬子見笑了,請入內吧。」

「伯母好,我叫做倍晉雛彌,家裡是開蓬萊神社的。」

「我偶爾也會前來參拜呢,而且宮司還會跟我聊天呢,巫女也很可愛呢。」
那些巫女其實是從外面聘來的,而且居然能自然的接見高原家真是不簡單啊,老爸。

進入屋內以後踏入的就是玄關,旁邊放著非常現代化的鞋櫃,前方則是離地面墊一層高的走道。
我隨著她們脫鞋的姿勢端正的放好鞋子,踏上了木板走道,這一路上走來都顯得安靜肅目。

之後在走廊上我看到不少貓耳女僕,穿得當然是和式的女僕裝顯得很可愛,理所當然的也有帥氣的和裝執事。
真是養眼啊,如果我是高原家的小孩肯定會爽死的,我也好想跟那些帥氣的執事相處啊!

當我帶著這麼興奮的心情時,聽到了無論是女僕還是執事的聲音,他們喊著:「歡迎少爺歸來。」

「免禮,只是放學回家而已不用這麼莊重。」

眼前的高原妹妹帶著非常疏鬆平常的心情應付招呼,並且任女僕幫忙把書包拿起來--是說原來她有拿書包嗎?

而執事則是帶著我跟夫人到達了客廳,並且還奉了茶在矮桌上,這種高級待遇比我們家那種破神社好多啦!
不愧是有錢人的家庭啊……雖然他們實際上是妖怪,不過高原妹妹不跟著一起進來嗎?

「高原妹妹沒有到客廳嗎?」我問道。

「噯呀,高原妹妹才剛放學回家而已要洗澡啊,然後做課題。」

現在想想我現在也還沒洗澡啊……雖然剛才有機會回去,不過那種「回去」是靈魂去了!這種感覺。

眼前的夫人吃著羊羹非常安心的笑看著我,然後說道「我想冥冥之中有注定,妳可能會改變丸代的人際關係。」

「有點擔待不起啊……高原妹妹很討厭人類的樣子。」
「失禮一問,夫人您也是妖怪嗎?」

「我是人類哦?」眼前的夫人疏鬆平常的回答了我這個問題。

什麼……人類跟妖怪的後代,有點少見啊。雖然神怪小說總是有這種情節,但沒想到現實中真的有,還真是讓人震驚。

「咦?那麼……為什麼高原妹妹白天的時候要裝成男性的樣子呢?」

「也是呢,得要跟注定之人解釋丸鴉的一些事情呢。」夫人有些苦惱的摸著臉頰,然後像是想到一樣比著食指。

「簡單來說呢,丸鴉很久很久以前是在小蓬萊惡名昭彰的食人妖怪,但因為愛上了人類女子而修練練成了人身。」
「不過這是有代價的,只有在陽氣俱足的時候才會是男性,陰氣俱足的時候會是女性,維持人身是很不容易的呢!」
「總之呢,就因為這樣子人類女子高原氏接受了這樣子的妖怪,就因此如此結合繁衍至今,差不多就是這樣吧。」

夫人說出了我以前好像聽過的傳說,內容八九不離實,但沒想到是真的啊……。

「那麼夫人您……說的「那是因為現在妳是妹妹啊,妖力控制不好是一定的。」這件事,是怎麼一回事?」
跟我印象中的高原學長性格完全相反,一個是冷淡無口的類型,一個是易怒但有教養的類型。

「這是個讓人傷心的故事呢,以前懷胎的時候發生了「妖胎暴走」的事情,原本要生下的是雙胞胎,
但是明顯是妖氣太盛讓我的人身負荷不住差點危及了性命,最後在接產醫生的抉擇下,決定讓兩個胎兒融合在一起。」

「也因此現在的丸代對我來說仍舊是兩個兄妹,但實際上又是同一個人呢。」

夫人真是不容易呢,我不該觸及這麼令人傷心的事情。
也就是說實際上的高原妹妹跟高原學長是兩個人卻又是一個人嗎?

「那麼……高原妹妹她,跟白天的高原學長記憶是繼承的嗎?」

「是繼承的哦,畢竟是同一個人嘛。但是因為融合在一起的關係,夜晚的丸代妖力十分不穩定。」
「所以為了避免危險,通常我都會請求怪貓先生去接丸代,以免發生事端。」
「但是因為性別不一樣的關係,又不能曝露我們是妖怪的事情,所以休業旅行基本上都無法參加呢。」
「真是讓人對這孩子心疼,但我卻一點辦法也沒有。」

真是讓人傷心啊,要一名正常的人類接受早晚不同性別的人,就算是我也難以接受。
但是我在想妖力不穩定的情況下,要維持早上的模樣看來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其實曾經暗戀過高原學長。但是知道他同時有兩個人……有點無法接受。」
「不過我可以當她的朋友。」
我這麼正經八百的晉見夫人,對,我曾經喜歡過高原學長。那可愛的舉手投足讓人垂涎三尺。

但是自從被晚上的高原妹妹這樣子S過以後,形象稍微有點破滅了。

「是這樣子嘛,謝謝妳喜歡我們家丸代。」夫人很高興的點頭說道。

夫人……妳長得跟高原妹妹其實也蠻像的啊,但是性格上怎麼完全是兩個人呢?不能交換嗎?

「時間也晚了呢,需要住在我們家嗎?雖然沒有合適的衣物,不過有提供居家用的和服。」

非常樂意!當然當然非常樂意!那帥氣的執事、可愛的女僕,就像活在五星級旅館一樣,不!更甚!

「當--然--」

當我這麼一說的時候,穿著漂亮和服的丸代出來了,她說道「反對!」

「怎麼可以讓陌生人住我們家!唔----」

「丸代怎麼可以對學妹說這麼失禮的話呢?這可不是學長該有的氣度喔。」

夫人非常武斷的指責了高原妹妹,而高原妹妹則是氣呼呼地怒指著我。

「妳、我只允許妳住一晚!哼!」

然後高原妹妹抬著不雅的姿勢氣呼呼的踏著地板離開了客廳。

「我真的被討厭了呢,不知道怎麼跟她相處啊。」

「因為妳觸犯到了她妖力不穩的事情呢,那是她畢生在意的事情唷!」

夫人說的對,但我只記得自己說過的話其實沒有指責她妖力不好啊?

「我只是說「不,不是這樣的,只是單純她沒有把氣息藏起來。」這樣的話而已啊?」

「丸鴉只要看著對方人類的眼神,就能知道對方的意圖哦。」
夫人瞇笑著說道。

這樣啊……不就跟讀心一樣嗎?我想這麼多女孩子會被甩,我想也不是沒有原因。

「由於丸代能夠知道對方的意圖,通常都不會想跟人類做朋友,但我想妳會不一樣吧。」

比起說做朋友,不如說是作為一名「學妹」吧,不過竟然家長都這樣子對我說了,我就得跟他做朋友不可了。

「對了,雖然丸代表現得很不喜歡妳的樣子,但其實她只是在害怕哦。」
夫人這麼說道,雖然可以感受得出來--但看起來就像無理取鬧的小孩子一樣。

「以前丸代在小學的時候,因為年紀尚小所以有參加過一次休業旅行,但是……」
「因為住一晚的關係,因為性別被發現差異了,因此被起鬨成娘娘腔,造成了丸代的心理陰影,」
「雖然最後在隨從的幫助下使對方的記憶消失了,但丸代因此討厭起了人類。」

霸凌啊……的確是人類才會做的事情。

「當時我們在想至少在性別意識尚未明朗的時候參加一次,應該會比較好才對,」
「但沒想到現在的小孩子這麼早熟呢,真是讓人苦惱。」
夫人嘆氣了一聲,不過也的確太小看千囍年小孩的學習能力了。

「現在丸代也才中學二年級,時間還很漫長呢,我希望妳可以持續跟丸代聯絡。」
「下次會帶著丸代到蓬萊神社光顧的。」

這下子我們家有得忙了。

最後跟夫人暢談完以後,看起來也是晚餐時間了,但是很奇怪的事情是送上菜的人竟然是高原妹妹。
而且高原妹妹明顯綁繫了馬尾,用髮巾綁著。

「哼,今天我煮飯不行嗎?」

高原妹妹瞪著困惑的我,而我則是傻笑的說道「高原妹妹很有女人味喔。」

「唔……謝謝啦。」
高原妹妹害羞的端完好幾盤菜,她還運用了自己的翅膀端菜,真是強大的能力啊。
最後她害羞地跑走了。

「呵呵,丸代在害羞喔。」
夫人如此欣慰的說道。
真可愛呢。
如果能夠更老實一點就好了,不然想收高原妹妹為義妹啊。

在用餐期間高原妹妹似乎沒有跟我們一起吃的樣子,在誠然惶恐讓夫人替我這名下人盛飯的時候,可以感受到不只有我一名客人而已,還有不少妖怪食客在享用高原妹妹的手藝,無論是炸豆腐還是涼拌菜,滷蛋跟章魚腳,還是秋刀魚跟味增湯都十分美味,甘甜好下口的小菜,配著清涼飲料真的感到痛快。

在飯飽喝足的情況下,我開始想要跟高原妹妹道個謝,即使討厭我還是親自接待我,儘管食客不只有我一個。

在夫人的指示下我掙脫了其他陌生妖怪的搭訕,走到了一座陽台,眼前的高原妹妹坐在陽台上,那後頸的馬尾隨風飄逸。

「高原妹妹,不一起吃嗎?」

「不餓。煮飯的時候都吃一些東西進肚子裡了。」

看著陽台下的亮點,是我們這座小鎮的全貌,高原妹妹看起來一直在晚上的時候鳥瞰著我們的小鎮。

「謝謝妳,高原妹妹。」

「突然謝什麼啦?」
眼前的高原妹妹害躁的掩著臉,而我則是想要把心中的感謝告訴她。

「即使討厭我還是沒有在食物上下毒。」

「妳這樣說我下次可是會下毒的哦?」

「還請高抬貴手。」

「所以就只是想說這句話嗎?」

不,其實我不只是想說這個,只是說來舒緩下氣氛。

「高原妹妹,妳煮的飯菜真的很好吃!」
「希望下次還能夠吃到妳煮的飯菜!」

真的很好吃啊!比起以往總是在便利商店解決的我,這一餐一飯可是帶著十足的感謝。

「唔……嗯……我還是討厭妳。」
高原妹妹真是不老實啊,但是她像是在猶豫想說什麼的回頭看著我,然後屁股離開了陽台踏上了地面。

「我不叫什麼高原妹妹,我是家裡最小的但絕對沒有妹妹。」
「就算我是跟過去「哥哥」融合的產物「我」還是「我」。」

我立刻瞭解到,高原妹妹……不,高原學長就是高原學長,我也尚未真正理解到他,如果他是「她」的話又何妨呢?

「那麼,小丸代?」
我在語尾上加個親暱的稱呼,而且眼前的高原學長則是不自在的拍打著背後的翅膀。

「隨妳怎麼叫啦,真是的,奇怪怎麼餓起來了呢?」

眼前的高原學長害躁的滿臉通紅,然後一溜煙的逃跑了。

當我轉身正要離開陽台的時候,一名紫銀髮色的男子從天而降,仔細看對方的黃色眼瞳可以感受到類似高原學長的氣息,只是對方英挺的多。他穿著倘胸露背的和服,手持著煙斗,背後展開著黑色翅膀。

「聽到內人說丸代交到朋友了,我特地回來看看,沒有想到是倍晉家族的子孫哪。」
「可愛的小姑娘,對我們家丸代有沒有興趣啊?會煮飯還會洗衣暖被,可以說是賢妻兼賢夫喔。」

沒有想到今天一口氣就能遇到岳父岳母啊!但是不對啊,我那種喜歡的心情自從被S過整個粉碎啦,但是在「岳父」的勸誘下又讓我想起喜歡高原學長的心情啦!

想起了過去可愛又中性的高原學長對我做那些事情,我就開始覺得怪興奮了起來--不對!南無阿彌陀佛,我甩了頭咳了一聲。

「先--從朋友開始比較安全啊。」

我真沒用。

「也是呢,論及婚嫁也太早了。」
「可愛的小姑娘叫什麼名字啊?」

「我叫倍晉雛彌,家裡是經營蓬萊神社的。」

「哦?原來叫雛彌啊,身高真矮小呢。有兄弟姐妹嗎?」

「他們都跑去內陸修行了,說什麼要復興陰陽道。」

「這樣啊,看來不只有犬子需要關照了呢,隨時歡迎來到我們家寒舍玩啊。」
「不過小姑娘,我的犬子還是就交由您關照囉。」
「岳父」
拍拍了我的肩膀。

「我會多加關照的,因為有一餐一宿之恩。」
「只是高原學長很討厭人類的樣子……。」

我擔心的說道。
即使他再怎樣對我釋出善意,但人與妖之間還是隔著無法跨越的橫溝。

「她以前的遭遇不只有休業旅行那次哦。」
「中學一年級的時候他也遇到不少事呢,至於是哪些事也只能由妳親自問問囉。」

討厭人類的真相……嗎?
「岳父」拍拍我的肩膀,然後在我耳邊細語道「妳身為倍晉家族的血液,會吸引到不少妖怪哦,丸代他再怎樣討厭妳還是行為被妳的血液吸引,除了丸代以外其他妖怪妳可是要當心了哦。」

我哆嗦了起來。
從小時候到長大的一段時間我都被鬼怪給糾纏,有時候甚至怕的睡不了覺,但有時候又會有鬼靈精怪幫助我,那都是因為我獻出了「血」,我身上的血充滿著力量,可以穩定一方神鬼維持的穩定。

即使如此有克制力的妖怪們,他們仍舊對我有興趣,身為這家族的子孫真是倍感不幸。

眼前的「岳父」像是融合在夜中一樣,再也沒有看到他的身影了。

跟高原家族的族長講話簡直會折壽,我好像被高原家族給盯上了……如果做了讓高原學長不高興的事情,我可能要被送進台中港了。

「總之……真想洗個澡啊。」
「我想不會有妖怪想吃掉我的吧。」

回到客廳以後,夫人親切的帶我到了一間房間,是拉門式的紙門。
她拉開了紙門開啟了內部的電燈,裡面的榻榻米上的棉被看來都事先鋪好了。

「小雛彌,妳看起來也很累的樣子,這裡有一間單獨的洗澡間,畢竟澡堂太多對妳好奇的妖怪了。」
「我已經事先幫妳準備好洗澡用的衣物了,請隨我來吧。」

「麻煩伯母了!」
終於能夠洗盡一天下來的疲勞了,當我到達洗澡間的時候拉開了門。
沒想到是泡在浴缸的高原學長--高原妹妹。

「噯呀,丸代沒想到還在洗呢,不好意思還請小雛彌先等會了。」

我馬上關好了門,但沒想到門被丸代硬是拉開。

「我已經洗好澡了。」

「可是看妳還想享受的樣子--」
我這麼說道,但圍著浴巾的高原妹妹像是不容我說點什麼,慌忙的鑽出了門。

「媽媽,幫我梳理頭髮。」
高原妹妹像是不容許客人等代一樣,馬上跳到夫人身上撒嬌,而夫人則是帶著高原妹妹去吹頭髮了。

「真不知道高原學長到底是怎樣的人了。」
我感到有點困惑,當進入洗澡間以後發現到浴缸的水早就換新了。
只能說不愧是妖怪嗎?當我這麼想的時候就浸入了浴缸洗盡一天的疲勞。

當我洗淨身體借用了洗髮精以後,拿起澡瓢沖洗了頭髮,拿起毛巾擦拭了自己的短髮。
我正尋找外面的吹風機,當看到吹風機正要拿起來的時候,一隻手也伸到了我的手上。
當我別過頭來看見的時候,我感覺到不太吉祥的氣息,那眼前的少年看起來是我未曾見過的食客--垢妖。
主要是以人類身上的污垢為食,我在想自己身上大概有什麼地方還沒洗乾淨才會被這類妖怪纏上。

眼前的少年前髮覆蓋住了眼睛,穿著乾淨的和服,不斷的伸手去摸我的手臂,並且伸出了長長的舌頭,我在想立刻衝去洗澡間或許來得及的時候,我的腳卻行動不了。仔細一看才知道這妖怪的瘴氣已經纏繞住我的腳,我基本上--逃不掉。

少年說道「你的味道,很美味。」
「雖然不是污垢,但是我想要好好的享用--你身上的皮囊。」

我這時候只能吐露出幾句真言--
「嗡、薩瓦、尼瓦那、--」

瘴氣的範圍縮小了,趁這時候裹著浴巾往外逃跑的時候,才發現到自己的道行是多麼的不足,因為垢妖不只有一個。
也就是說業障這麼多的情況下菩薩也救不了我--但我畢竟只是普通的少女,沒有打算要當陰陽師,也沒有兄弟姐妹的雄情壯志。

在四面楚歌的情況下,我如果投降身體的血肉只會被吃抹成白骨--也就是BAD ENDING。
到底該怎麼辦才好?繼續持真言嗎?之前在外頭還有幸遇到神靈能夠幫助我,但是我可是在妖怪的家耶--能夠得到幫助的機率實在過小了,學長又不怎麼喜歡人類,大概是會任我去死吧?

「……怎麼辦?這裡的善類是進不來的--」
當我內心在百般掙扎的時候,數隻剛才找我搭訕的妖怪擊退了方才要吞食我的垢妖,祂們最後落下了狠話道「我不會放棄享用妳的!」
就這樣子垢妖們逃之夭夭離開了現場。
眼前的妖怪都是獸類,不是鼠妖就是貓妖還有犬妖以及禽妖,基本上都是小蓬萊特有的亞種妖怪,相對的這些食客道行都十分的高。
但是妖怪再怎樣傾心修煉,始終還是有吞食人類的本能,這可以說是業力所致。

他們拯救了我以後好像說些了什麼,但我的聽力像是受損一樣一句話都聽不清楚。

所以在裹著浴巾頭髮濕漉漉的情況下我還是本能的打了聲噴嚏--哈啾!

「謝謝你們救了我……但我需要吹個頭髮……。」

被四名長的特別英俊的妖怪包圍,真的有種隻身進入乙女遊戲的感覺。

在暖風的吹拂下可以感受到活著的愜意,如果沒有這些英俊男子的幫忙我早就被吃成白骨了--尤其是腳上還殘留著瘴氣。

「……那個……帥哥們……我好像……被吸了快一公升的血了。」

「啊?什麼!」
眼前的貓妖抓起了我的腿,而我也可以感受到腳上烙著奇怪的青色印記,大概被食用一點了,要不是念了真言可能會被吃更多吧。

「--得要快點通知醫生。」
鼠妖帥哥摟著倒下的我,對我說句了關心的話,眼前的鼠妖真的長的好帥啊……被美少年跟帥哥吃掉好像也不錯嘛……。

暈頭轉相的我覺得眼前一片模糊,禽妖則是變成了鳥頭的模樣啄起了我腿上的奇怪印記……啊……還有犬妖則是好像在嚎叫什麼,眼前詭異的景象讓我知道再怎樣帥氣他們的本質還是妖怪呢……然後我閉上了眼睛。

我叫倍晉雛彌,家裡是開蓬萊神社的。現在是丸鴉中學一年級生,這點關於我就讀的學校完全忘記介紹了。
回顧我的一生都是與鬼靈精怪在一起,我本身並沒有什麼朋友,因為只要跟我在一起就會陷入難以解釋的靈異現象之中。

為了其他同學的生命安全,我也放棄她們的邀約,應該說--不是我不願意,而是我的血脈引起了很多問題,至少我的血脈明顯像是被賦予過的,父母只稍微對我的血脈給我下了封印,但始終壓抑不住身上倍晉之血的氣味,這裡的血不是指真的血,而是靈力與倍晉世家的百世修德。

在家族之中我的血脈是最為深重的,我的惡業與善業也是最為誇張的,至少我認為老天爺不該把天使與魔鬼的任務加賦在我身上,我如此的嬌弱才156公分長而已,如此單純柔弱的少女為什麼要受到這般折磨呢?

我並沒有從事陰陽道的興趣,這是兄弟姐妹的職責,我有說明過所以才得以留在小蓬萊生活,我一直在想為什麼我只是買個鯛魚燒,就會有一堆小鬼怪找我分享一點福德呢?說真的如此貪慾不堪,我給再多福德這些小鬼怪也無福消受,頂多念個超生真言快快退去這些小鬼怪儘快離開在人間徘徊的動力。

現在我在鯛魚燒的攤販面前,眼前的攤販是名大叔,我只是問了大叔一句話。

「老闆,你認為中二太久會不會有報應啊?」

眼前的大叔綁著頭巾思考了許久答道

「我倒覺得妳這把年紀連中二都還不到呢,現在想這個問題會不會太早啦?」

說的也對,的確過早了點,雖然明明想要問點沈重的問題,卻就像是搞笑漫畫一樣反而把整個情境給弄僵了。

「不過嘛,我倒覺得青春期會煩惱這個問題也是挺正常的。妳說的中二是認為自己哪方面很中二?覺得喝咖啡很成熟這樣?」

我清了嗓回道

「例如說我身上的血緣是什麼曾經最強的陰陽師,身上有吸引魔鬼跟天使的血液之類的。」

「呃……妳卡通看太多了吧?」
老闆直接斷言,而我也覺得有這樣的反應不無道理,應該說被賦予如此誇張的幻覺我也實在難以消受。

「最近的幻覺都會看到妖魔鬼怪,就算看了精神科跟心理師都一律說我果然到這把年紀了,實在不想還沒中學二年級就得到中二的症狀啊。」

我如此的向大叔抱怨道,但是眼前的大叔倒是哈哈大笑。

「換個角度想,或許是什麼使命要妳去完成吧,所以不得不承受如此荒謬的故事,以及妳現在的孤獨。看妳都是隻身來找我這名沒人愛的單身大叔講話。」

大叔,其實你積極一點的話會有很多美女愛你喔,你長的其實也不差啊。

「使命嗎……如果跟我相處在一起,都有可能使對方陷入不幸。」

眼前的大叔說道

「喂喂,我不是那個「對方」嗎?我有因此陷入不幸嗎?」

老實講的確點破了我的內心裡的盲點,我一直擔憂自己被妖怪造成的傷害會波及到他人,實際上妖怪本身要吃的是我,我卻獨斷認定其他人也會受害,我到底在自戀什麼呢?

「啊,最近生意都只有遇到妳買我的鯛魚燒,大概被妳詛咒了吧哈哈哈!」

大叔,我突然覺得沒人愛你是正常的,我剛才的仰慕眼神都被你的話傷到變成死魚中的死魚了。


「人生很難意料吧?看起來一切好像都是妳的責任,但事實上卻是各種前因後果糾纏在一起造成的。再怎樣的擔心憂心事情總是會自顧自的發生,這可以說因緣果報也實在不值得害怕嘛。」

眼前的大叔突然說了好像很厲害的哲理,但也的確點破了我的中二症狀,說真的自顧自的認為自己是孤獨無依的也真的是中學生程度才會想的事情,看來我是真的沒有生病。

「那我,最近遇到了曾經喜歡的學長,她晚上的時候是女生,白天的時候是男生。但是他本身討厭人類,我到底要如何讓他喜歡上人類的優點,接納人類的缺點?」

大叔搓搓後腦勺道
「討厭人類啊,真像這把年紀會想的。會討厭某樣東西肯定是曾經喜歡過所以才會厭惡吧?就正因為曾經期待過、喜歡過,就正因為愛的過深所以傷害到了自己,人與人交流就是這樣吧?因為不清楚人類所能釋出的善意的底線,而愈趨失望卻又不得不的去厭惡不理解的扭曲人心。」

「比起讓對方喜歡上,不如說至少要有這麼一個人成為他的知音,但是那樣的知音難尋哪,我想人類討厭彼此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妳有想過自己成為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嗎?」

我……有這麼想過。想要理解他……他的內心,他是如此的孤獨,卻又如此的逞強,想要安撫那曾經的受傷過的高原學長。我一直認為自己獨自受到妖怪的折磨,被血脈所困擾。但是--我知道現實中不幸的只有我,我也不能獨斷的認為一切傷害是自己的責任,打從一開始都是認知上的幻覺。

一切都只是種選擇,有就是有,沒有就是沒有。打從一開始各種妖怪的愛戀跟人類其實都是一致的。
也就是說妖怪是由人心演變的,人與妖不過是一線之間。

我……我……

「大叔,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做!」
「非常謝謝你!」
我非常敬重的彎腰感謝,然後轉身就走,而那名大叔只是說道

「我的死不完全是妳的責任。」
「那不過是我與那妖怪前世或是今世結的孽緣。」

我含著淚水甩掉了那名大叔,那不完全是我的責任--但是如果可以……我好希望可以救回任何一條命,我雖然不打算成為陰陽師,但我好希望任何一條真言能夠拯救受到傷害的人--我--需要對還活著的人負責--


待續
聲望留言:
jeffary 聲望+1 …所以那個大叔是個阿飄?
SIGNATURE:
正別華
職業:普通人 身高體重:160 cm  51kg
樣貌:染成紅紫色短髮,衣服雖然穿的怪異,行為舉止卻極為普通。


[url=http://bbs.trpgrc.com/showthread.php?tid=141&pid=3408#pid3408][/url]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3
丸鴉 第二話:知音

我,倍晉雛彌踏上了上坡的柏油路,與隨時會靠近的車輛擦身而過。
那吃力的踏著、響徹著寂靜的足音,緩慢的奔跑著,伸出手臂迎接那無數雙的手。
背後就像是被無數的手給纏住一樣,所有前世累劫以來的手不斷的抓著我的背。

在背後的是已經喪失生命的眾生,而眼前無數的手是我還能把握的活人。
說到底這累世以來的宿業,已經讓我馬不停蹄的在尚小的年紀思考一件事。

我到底也只是無助的少女。
我是要承接著前世累劫的宿命。
還是以新生無視眾生的希求活下去。

我停住了腳步,別過頭來看向無數已死的眾生們。
她們可能是我認識的同學,以及當時我天真而結交的朋友,她們最後都被妖怪所吞噬。

一切都是我害的。
我簡直是個詛咒!

「但是這不完全是妳的責任,這是我與妖怪過去與今世所結的孽緣。」

「小雛彌?為什麼故意遠離我們呢?」

「喂!雛彌妳到底在自顧自的煩惱什麼啊!這只要交給除邪的婆婆就沒事啦!」

「雛彌,妳為什麼要哭呢?我現在只覺得有點冷,但妳抱著我又覺得熱。」

到底我只是名少女。
我什麼都做不到啊,徒有神力卻一人都救不了,再大的神通都扳倒不了妖精鬼靈的業障。
說到底--我能在乎的也只有眼前的人了啊,我已經無法再後悔了--因為--只要一回頭--

我手上就像盛著今世的無數鮮血,這樣子我會--孤獨死去的,我不要--我不要--!

甩著頭,吃力的喘著,我能夠珍惜的人目前也只有--我的父母,雖然我的父親只是名神道宅,
雖然我的母親只是個社畜工作狂OL--雖然高原學長其實是個抖S--我到底--也只能--

珍惜眼前的人了啊。我還不能見黃泉。



用力的睜開雙眼,重見了光明。
掃視了一切目前看來還是午夜,燈光因為關閉的關係而昏暗,我吃力的喘著氣,全身冒著汗。
嘴裡多少能感受到正在慢慢解散的瘴氣,身穿了鬆垮的和服,看來垢妖的毒性非同小可啊。
並且從中聽到了對話,好像有誰在看護我,可能是帥氣的執事之類吧?看的不是很清楚。

真是幸福啊,活著的感覺真好呢。

「不用擔心,少爺。雛彌小姐畢竟是倍晉的血脈,待時休息即能康復。」

「辛苦醫生了。」

是高原學長的聲音在跟成年男性嗓音的妖怪對話,應該說目前還是高原妹妹。

正要緩緩起身的我,馬上被那發育尚不全的胸膛給頂住。
眼前的黃色眼瞳就像帶著淚光一樣,說真的學長人也很奇怪,明明討厭人類卻又親暱的跟我接觸。

或許大叔說的對,就正因為喜歡過所以才能夠討厭吧。

「對不起,我當時不該擅自逃跑才對。」

在說什麼啊?這不是高原學長你的責任嘛。
只是我的血脈作祟吸引了妖怪,就真的只是這樣而已。

「如果我有注意到垢妖的話,妳就不會這麼痛苦了。」
「……妳叫雛彌吧?身為學長卻沒有照顧到學妹,我感到愧疚。」

現在才擺學長的架子啊哈哈--我伸出手來抹著高原學長的淚水。

眼前的高原學長展開了黑色翅膀包圍著我的身體,帶給我身體不少的溫暖。
羽毛真的毛茸茸的呢,真的覺得原本冰冷的身體要舒適的多。

我總是覺得自己很不幸,但是能夠被照料的時候卻又感到幸福。

「我一直以為會對雛彌反感,但是妳太溫柔了啦!」
「為什麼要讓我喜歡上人類啦!明明都發誓要討厭人類了!」

高原學長那淚水滴在我的臉上,那內心受傷的高原學長泣訴著,那身影跟曾經孤獨的我很像。

我與高原學長有些相似,都背負著不解的詛咒。

或許這就是所謂的同病相憐吧?從剛才害羞又害怕的反應來看,她看來是想要跟我對話的。

我曾經想要跟高原學長告白,但又因為身上的詛咒而無法接觸,我總是一個人在學校。
這不是因為我被排擠,而是我刻意的遠離了她們,與我在一起只會面臨不幸。
只有少數人能夠承擔我的不幸,就只有妖怪以及與我相同血脈詛咒的人們。

「我受到了詛咒。」
我勉勉強搶的吐露出了第一句話。

「剛才夢到了過往,我承擔了數條今世以來的人命。」
「我也曾想過能不能一死百了。」

眼前的高原學長只是害怕的摟住我的身體哭喊道

「別再說了!別--再說了!」
「這一切不是妳的責任啊--這是有原因的--這不是因為妳血脈的關係--我得告訴妳真相!」

「這座城鎮所有的犧牲,都是我們高原家引來的啊!」

高原學長的話讓我稍微放寬了心,畢竟從鎮民都沒有視我為詛咒來看,這也是能接受的事情。

但是犧牲的後面帶來了繁榮,我想這也不過只是理所當然的後遺症,我看來不該中二病下去了。

「這樣子啊,我中二病過頭了呢。」
「謝謝妳讓我安心,高原學長。」

我摸著高原學長的臉頰,感到心理要愜意的多,明明才第一話不久我就得到了中二病,真是不值得啊。

「但是我無法保證……我無法確定妳的事情,因為我對妳的了解不多。」
「對不起……或許跟妳接觸是錯誤的。」

高原學長感到內疚的皺著眉,而我則也只是笑了出來。

「高原學長真是個怪人呢。」

「我不知道要怎麼樣代高原家對妳補償。雛彌,妳想要什麼?我會盡其所能爭取。」
高原學長認真的問著我,我所想要的東西--就是--我心理所缺的東西吧。

那因為擅自認為自己有詛咒,而遠離世間一切交流的自己。

「我想要多了解高原學長。」
「想要成為高原學長的人類朋友。」
「想要成為高原學長內心裡最重要的人。」

高原學長只是感到不安的問道

「我可是妖怪喔,可能會傷害到妳喔?」
「從剛才的情況就知道了吧?我可是只要願意就能把妳捏成一顆肉球喔?」

「學長不是說會盡其所能的爭取嗎?」
我這樣子一問,就使得學長的內心揪了一下。

然後學長如此說道
「那身為朋友,要妳現在馬上好好的闔上眼睡覺!」

啊……就像抱著鳥睡覺一樣,真的毛茸茸的呢。
我在學長的催促下跟羽毛帶來的溫暖下,慢慢的闔上了雙眼。

我夢到自己在一座涼亭上,看著男性型態的高原學長。
他只是靜靜的讀著書,而我則靠近坐了上去。

我就這樣子開朗的打招呼道
「早安!」

高原學長只是點點頭,然後拍著我的頭。

「讓我靠著背可以嗎?」

學長只是難為情的勉強答應,而我則是心懷感激的靠了上去。

在晴朗的天空下的夢,就是我愜意的跟學長城為了朋友,而我們玩在一起。

雖然說玩在一起,其實就是兩人的背靠著享受著暴風雨前的寧靜。

原本自認為孤獨的我,現在得到了短暫的歸宿。


待續
聲望留言:
小蒼蒼 聲望+1 鼓勵創作
SIGNATURE:
正別華
職業:普通人 身高體重:160 cm  51kg
樣貌:染成紅紫色短髮,衣服雖然穿的怪異,行為舉止卻極為普通。


[url=http://bbs.trpgrc.com/showthread.php?tid=141&pid=3408#pid3408][/url]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4
丸鴉 第三話:不小心吃了一點
前情提要,在第一話的時候遭到垢妖的啃蝕,然後在第二話的時候迴光反照,原本以為自己要掛掉了,在高原家家庭醫生的幫忙下終於慢慢痊癒。

一大早醒來的我,可以感受到有點厚實又有點柔軟的觸感,我現在睡覺抱著的是白天的高原學長,看著他那比我高兩三公分的學長,他敞開的衣襟露出了胸口,真的好……養眼啊。
但是仍然太不好意思了。
學長的頭髮比晚上型態要短的多,只有到肩膀的範圍而已。
感到滿臉發燙,對於我這年紀的少女來說還是太刺激了,我連galgame都是買全年齡向的。
雖然可以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完全痊癒了,
但是趁高原學長還沒醒來嗅了嗅他身上的味道,是肥皂水混合的香味,真是太讚了。

厚實而纖細的手臂……真是矛盾的觸感啊。
原本以為體重會很重的高原學長,我只是一翻就把他給撲倒了,趁這時候吃學長豆腐好像不錯?
那熟睡的臉真是可愛……。

是說學長穿的浴衣似乎隨著性別而改變了?但是那大腿……有點H啊。

學長那還沒完全發育的身材,讓我帶了點罪惡感,或許高原學長的身體會慢慢變粗懭吧,但是我覺得那也很可以喔。

但是,我還是雙手合十祈禱學長的身材能維持到永遠。

在臉紅心跳的情況下,也發現到自己衣衫不整,在不知所措的情況下學長起了身。
然後他發現到自己的醜態被發現以後,表情雖然看不太出來,但還是展露不滿的掩蓋自己的胸膛,甚至叫了一聲鳥鳴……雖然我不知道為什麼他要鳥鳴,學長的鳥鳴是用他的唇部顫動著,白天的高原學長似乎沒有這麼蠻橫,只是有些難為情的轉了身。
而我也有些難為情的整束好自己的浴衣,但老實說全身流的有點多汗,還是放棄似的掙開了衣襟。

現在是9月份,是多雨的時節。
即使已經要入秋了銃仔町還是稍炎熱。
說到九月分我跟學長都已經第二學期了。

「學長……昨天麻煩妳了。」
我想要打破尷尬對學長說了感謝的話。

現在一片寂靜。
的確對於處在青春期的少年少女來說,現在的場面過於尷尬了。

「……剛才我已經命令下人服侍妳了。」

學長的聲帶聽起來跟晚上的型態是共用的,而且沒有因為變為男性而有所變化。
至於下人,應該是指那些妖怪食客?

「天氣才剛轉涼不久,要是讓學妹感冒就不好了。」
「然後,學妹妳昏睡了兩天了。」
「今天是9月10日星期一。」

「啊!今天要上學啊!」
每一想到昏睡這麼久,但垢妖的毒性有這麼強嗎?
突然才想到的恍然大悟。在思考怎樣子趕到學校的時候,學長說道
「……抱歉,我忍不住吃了點。」

吃了什麼?我只是納悶的看著轉身的學長,當在思考怎樣劃破尷尬的時候救星出來了。

「不好意思喵!剛才照顧熊妖小姐折騰了點時間!」

眼前的女貓妖趕來了,然後她對學長說道
「少爺!準備吃早餐囉!」

「嗯,我知道了。」
學長表示知道以後,貓妖小姐就拉我去了浴室,由於我們彼此身高的差異很像大人帶小孩,我實在太矮了,胸圍也普普。
但是貓妖小姐的胸部卻比我要大的多,真是讓人羨慕,妖怪的胸部都這麼大嗎?

所謂的服侍真的是名副其實,貓妖小姐正在幫我擦擦背,啊--學長都這麼享受嗎?
真是讓人羨慕說。

當我在做當有錢人的白日夢的時候,貓妖小姐說道「可以叫我牡丹哦,倍晉大人。」
「不不,叫我雛彌就好了,我只是來做客的被稱呼大人承受不起啊。」
我別過頭來慌張的說道,然後臉上不小心埋進了對方的胸口,可惡,讓我想到媽媽了,不知道媽媽在外面工作怎麼樣了呢?

牡丹害羞的扶起我的身體,然後讓我轉身過去,說道
「雛彌大人。」
還是冠稱大人啊……。
不過算了,我想畢竟這個家族階級意識頗重,我也不該強求平民的待遇。

「妳身上的味道我好喜歡,好想食用一些,可以給我嗎?」
對方的神色特別的妖媚。
我心跳一振,是恐懼的心跳。
早上學長講的食用了一些就是這個意思吧?
這道「血脈」簡單來說觸媒就是我身上的皮囊,無論是鮮血還是汗液都能是妖怪的食物,但是大部分妖怪的吃相都十分糟糕的,通常我會分享的都是精靈而不是妖怪,因為他們十分的溫柔,但是妖怪就……會死。

「噯呀,覺得身上洗的好乾淨了呢!」
「牡丹小姐我們是不是該出去啦?」

牡丹意識到以後驚嚇了一跳,泛淚說
「不好意思……我竟然……!」
「少爺明明警告過的……。」
「我應該要克制自己的食慾才對!」
怕!

「我想……冷靜一點比較好?」
為了避免讓對方沈浸我身上的味道,我只是近乎黏密的坐在牡丹身上。

「牡丹小姐的身上很好聞呢?」

實際上真的很香!
不過為了避免自己被吃,再怎樣羞恥的戰術都得執行!

「雛彌大人別……別這樣……這樣好癢……。」

看見了牡丹的尾巴正在甩洞著,我撫摸起牡丹的尾巴。

「嗚喵!嘎呀!」
牡丹像是受到刺激一樣神色變的有點媚媚的,但是為了避免激起對方的食慾我也只能化作為惡鬼!

「牡丹小姐的發育真好呢……。」
我托著對方的胸,感到有點羨慕跟嫉妒,然後開始爬上去撫摸牡丹的尾巴,都是真的呢。

「對……對不起……我下次會反省的喵!」
糟糕!害牡丹哭了!

當我慌張不知所措的時候,門打開了。
「噯呀,原來小雛彌有這個興趣啊。不過不能玩的太過火哦?」

是岳母大人!
先不要關門啊--!
門關上了。

「雛彌大人如果有這個意願……我也可以喵……」
等等,誰能救救我這個狀況啊!

啊啊啊啊!

事後被夫人救出來以後(?),牡丹小姐看我眼神都有點奇怪,雖然我避免了死亡危機,卻避免不了操守(?(的危機。

而學長則是感到寂寞的看著我,說道
「……騙子,明明說要當我朋友的。」

「學長……我們該上課了,到時候有的是時間啊。」
我制服跟書包都準備好了,學長看來也都準備俱全,我感到有些羞恥,剛才的情況……。

其實妖怪化作人身以後都很妖艷,但現在我卻看的驚心膽跳。
不過也對呢,我是第一次跟學長一起上學呢,如果可以的話很想再靠著學長的背呢,到頂樓怎麼樣呢?
我開始想一些浪漫的情境,只有學長能夠承受我的詛咒,而我作為詛咒之子的宿命也就沒有這麼悽慘了。

待續
SIGNATURE:
正別華
職業:普通人 身高體重:160 cm  51kg
樣貌:染成紅紫色短髮,衣服雖然穿的怪異,行為舉止卻極為普通。


[url=http://bbs.trpgrc.com/showthread.php?tid=141&pid=3408#pid3408][/url]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