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已結束】 【2d6】魔法少女˙東瀛篇
只看該作者
正當c.c來到中庭,卻發現雛月正與兩名少女對峙,更可以看見雛月的長槍立馬插在一個棋盤上,兩個少女的臉色很差,但是似乎正在後退...?

雛月面前兩個少女各自準備,但是這時雛月卻因為拿出羽毛對比後發現---那個記者少女要是多個翅膀,衣服換一換,就完全是昨天晚上的那隻天狗!

「結界雖然有人幫我們拆了,這狀況好像...」記者少女對她身邊的國中少女投以不安的眼神,手上的相機抓得死緊瑟瑟發抖。

「妳再說什麼?我根本不認識妳啊.....」國中少女茫然的看著記者,那外表看起來就是整個無助,再加上那有些復古的妹妹頭和國中生的裝扮,可以說是在這世代罕見的清純...

「這是怎麼回事?」兩人似乎聽到了影的聲音,這時才發現影身旁跟著一個略有古風的少女,眼神似乎有著貓一樣淘氣的氣息...

影的氣色還是很難看,臉上的表情也有些許的驚慌。

但就在這時----四周你們能夠查覺到的魔力開始朝一個方向逐漸收攏,似乎是感覺到影的到來似的,一柄魔力凝聚成的長槍竟然就朝著影的方向射去---
擲骰結果

2d6 → [5,6] 11陷阱術式
SIGNATURE:
戰姬˙不絕唱
伊諾˙戴德
回覆
只看該作者
「啊啊……搞的我才是反派一樣」
雛月聳聳肩感嘆。
「說真的那人怎麼死不干我的事,但起碼留點屍吧,害我吐的要死。」
這時候雛月看到奇怪的魔力,「……等等,你們說的結界是?」然後往影的方向衝抱了過去,肉身擋住長槍的攻擊。
擲骰結果

3d6 → [3,2,1] 6武士直覺
SIGNATURE:
正別華
職業:普通人 身高體重:160 cm  51kg
樣貌:染成紅紫色短髮,衣服雖然穿的怪異,行為舉止卻極為普通。


[url=http://bbs.trpgrc.com/showthread.php?tid=141&pid=3408#pid3408][/url]
回覆
只看該作者
「什麼狀況?」C.C才剛走到中庭困惑的看著眼前的情況
她完全不知道這裡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看的出來,這邊的氣氛有一些僵。
此時影正好走了過來,C.C看著那幾個人略為的歪了歪頭,表現出十分困惑的樣子。
"什麼鬼狀況"
正當C.C這樣想的時候,她察覺到了奇怪的魔力收攏,下一瞬間魔力凝聚成的長槍襲來。
"魔力長槍...不會吧!?"
C.C沒有去接下長槍的意思,她拔出了她的鐮刀,直接往影丟了過去,強制性質的要把人打到一旁。
擲骰結果

2D6+1 → [2,5]+1 8投擲
回覆
只看該作者
「哎呀呀呀……是陷阱吧,針對這位三小姐的」看著飛過來的攻擊,流月歎了一口氣,眼睛恢復成貓瞳「怎麼會攤上這種事情呢……」向前幾步,張開雙手用和服垂下來的衣袖來擋下全部攻擊,可以感受到流月除了身體,衣服似乎也有著魔力存在,然後就這樣打到了和服的袖口上,神奇的是並沒有直接擊穿,衣袖也沒有被風什麼的吹到飛起來,而是死死的擋著長槍和鐮刀(破不破防是另外一回事)

「還有你啊,這位小姐體弱多病,承受不起你這一下的,而且他身上還有傷口呢,不要亂來行不行……」對著CC說道「被你那一下打中就不是打到一旁而是直接重傷了」似乎看穿了CC的意圖,畢竟就算再怎麼排斥所謂的“血統低賤”也不至於明目張膽的下殺手

「所以老鴉還有灰,你們兩個在幹什麼」無奈的看著兩個偽裝成人類的笨蛋「不是說過不要鬧出什麼動靜的么」


全部攻擊=長槍還有CC的鐮刀(依照流月的視角,那個就是攻擊沒有錯)
我場外說過,和服就是毛皮的化身,所以其實這跟用身體接下來沒什麼區別,只是看攻擊有沒有破防罷了
話說到底是魔力還是妖力? custom_ulala
擲骰結果

3d6 → [6,6,5] 17防禦(貓又)
聲望留言:
絕受兵器 聲望+1 統一上是魔力
SIGNATURE:
说穿了就是一个温柔的死宅龙 mayday 凱恩洛斯
這裡是很直接帶上耳釘的凱恩洛斯 
回覆
只看該作者
長槍捲起風沙直朝影胸前直刺,但鳴賀 流月上前一擋,看似無任何抵抗作用的布料卻如堅硬的城牆一般硬是將長槍擋了下來,長槍發出一聲如同剛才結界被硬破的時候一樣的玻璃碎開的聲響後,重新崩潰為一團混亂的魔力流,但這次魔力消散開來,似乎也撐不住了。

不過咚的一聲---

「好痛...」影吃痛的聲響還是在鳴賀 流月背後發出,因為雛月先感測到危險後發出行動下,影被雛月噗通一聲壓倒在地難受的呻吟著。

「欸欸欸欸貓仔妳不要亂賴,這不是我們弄的,是那個撲倒大仔的女人的傢伙做的!」記者少女慌亂的辯解著,因為緊張握緊的關係,趴擦趴擦的閃光燈猛閃,替現場拍了不少張照片。

「原本想自己來的,結果有個呆子先下手了....不過這下到好,我動手呆子變成我了...」被叫做灰的國中少女撇頭冷哼一聲。
「真陰險,故意把結界陣眼的強度下降,就是為了藏個復仇術式,施術者不但心眼小而且還很扭曲....」

「怎麼回事!?ㄕ....三小姊!?」嬌小的娜塔莉從長廊跑來,感緊將影從地上扶起,但似乎不太能承受多大的重量,只好將影的上半身扶起。

「嗚啊....前輩一不再怎麼弄成這樣,妳們啊!現在是怎麼回事啊!?」氣鼓鼓的直問著你們,似乎有笨但搞不清楚狀況。

「...來個人解釋一下好吧....罪者今日與傷真是有緣...」影看著在場的妳們,揉著被雛月壓倒而撞到的後腦杓無奈的說著。
SIGNATURE:
戰姬˙不絕唱
伊諾˙戴德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17-01-15, 17:46)絕受兵器 提到︰ 長槍捲起風沙直朝影胸前直刺,但鳴賀 流月上前一擋,看似無任何抵抗作用的布料卻如堅硬的城牆一般硬是將長槍擋了下來,長槍發出一聲如同剛才結界被硬破的時候一樣的玻璃碎開的聲響後,重新崩潰為一團混亂的魔力流,但這次魔力消散開來,似乎也撐不住了。

不過咚的一聲---

「好痛...」影吃痛的聲響還是在鳴賀 流月背後發出,因為雛月先感測到危險後發出行動下,影被雛月噗通一聲壓倒在地難受的呻吟著。

「欸欸欸欸貓仔妳不要亂賴,這不是我們弄的,是那個撲倒大仔的女人的傢伙做的!」記者少女慌亂的辯解著,因為緊張握緊的關係,趴擦趴擦的閃光燈猛閃,替現場拍了不少張照片。

「原本想自己來的,結果有個呆子先下手了....不過這下到好,我動手呆子變成我了...」被叫做灰的國中少女撇頭冷哼一聲。
「真陰險,故意把結界陣眼的強度下降,就是為了藏個復仇術式,施術者不但心眼小而且還很扭曲....」

「怎麼回事!?ㄕ....三小姊!?」嬌小的娜塔莉從長廊跑來,感緊將影從地上扶起,但似乎不太能承受多大的重量,只好將影的上半身扶起。

「嗚啊....前輩一不再怎麼弄成這樣,妳們啊!現在是怎麼回事啊!?」氣鼓鼓的直問著你們,似乎有笨但搞不清楚狀況。

「...來個人解釋一下好吧....罪者今日與傷真是有緣...」影看著在場的妳們,揉著被雛月壓倒而撞到的後腦杓無奈的說著。
「呼……」流月鬆了一口氣,然後就聽到影的聲音,轉過頭一看,就扶著額頭「這位少女,能不能不要這麼大力啊……算了,反正你也不知道他有傷在身」

「問題不是你們做了什麼,而是你們能不能小心的不要被發現啊,尤其是魔法少女之類的人,現在不是說用人類的樣子就可以隨意的在別人的家裡走動了啊」聽到某位“記者”少女的話,流月就回過頭用一副看白癡的表情說道「你該不會這麼沒有常識吧?老鴉,果然還是乾脆把你送到彩流那裡去好了」

「我沒有怪妳啦……」流月歎了口氣「不過這種結界的確是很陰險呢……雖然倒也還好啦」

「所以為什麼好像變成我們的錯了」流月無語的看著娜塔莉「我來解釋好了……」

「這位少女你好啊……」微笑的對著娜塔莉說道「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你不應該來問我,你應該問為什麼這個家裡會有企圖傷害你們家三小姐的結界陷阱才對,我想你們家那些不喜歡你們三小姐的人應該會有答案的,在搞清狀況前請不要亂說話,謝謝」說道那些人的時候,流月的眼神露出了輕蔑「像你這樣的人遲早會吃虧的」

「我看看能不能暫且治療一下吧……」歎了口氣,盤坐在影身邊準備稍稍為他療傷
擲骰結果

2d6 → [5,6] 11治療(魔法少女)
SIGNATURE:
说穿了就是一个温柔的死宅龙 mayday 凱恩洛斯
這裡是很直接帶上耳釘的凱恩洛斯 
回覆
只看該作者
「不管怎麼樣,妖怪少女找到了。收工收工」
雛月起了身拍拍灰塵,然後收回自己的長槍架在肩膀上。

「反正我不想惹上麻煩,這還妳。」她用很麻煩的眼神看著「天狗」,之後把羽毛遞給了「天狗」。

「三小姐?不關我們的事了,可可我們走人吧」
SIGNATURE:
正別華
職業:普通人 身高體重:160 cm  51kg
樣貌:染成紅紫色短髮,衣服雖然穿的怪異,行為舉止卻極為普通。


[url=http://bbs.trpgrc.com/showthread.php?tid=141&pid=3408#pid3408][/url]
回覆
只看該作者
「不要問我,我一來到這裡就是這樣,我也是一頭霧水。」
C.C聳了聳肩。
C.C稍微拉了一下,一條看不見的鎖鏈就這樣把鐮刀拉了回來,飛回到她的手上。
回覆
只看該作者
「等下,你們來這裡是做什麼?」雛月別過頭來看著你們。
「連三小姐也在場,實在讓人一頭霧水,解釋一下你們的目的吧?」
「看在我不想在柳生家鬧場的份上,嘛我沒啥身分地位,隨便說說罷了。」
「主要是回去不好解釋,嗯。」雛月手上用魔法兌現的長槍收了起來。
SIGNATURE:
正別華
職業:普通人 身高體重:160 cm  51kg
樣貌:染成紅紫色短髮,衣服雖然穿的怪異,行為舉止卻極為普通。


[url=http://bbs.trpgrc.com/showthread.php?tid=141&pid=3408#pid3408][/url]
回覆
只看該作者
「嗚嗚...」很明顯因為太笨不能回嘴,娜塔莉被這麼一說,馬上淚眼汪汪的把臉埋在影的胸前一陣猛擦,完全把她家三小姐當作手帕使用。

「乖...乖...」影反倒是相當習慣一樣,只是無奈地輕輕拍著娜塔莉的頭安撫著,一邊對鳴賀 流月用眼神表達歉意。

反倒是偽裝後的妖怪少女x2開始慌張的向鳴賀 流月解釋起來...


「沒...沒有阿...原本來採訪一下順便逛逛...」老鴉尷尬的別過臉,雙手握著相機瑟瑟發抖著,似乎很明白現在狀況一不對就一定要出人命。

「妳在白癡什麼啦!」灰一個順暢的反手拍巴上老鴉的胸前,引起一陣不小的「晃動」...

「嘖....」有一瞬間,影的眼神因為搖晃變得很銳利。

「貓仔,沒有啦...原本一切都很順利也沒人發現,結果大仔發現在那棋盤上有結界的陣眼,原本想最短時間內破壞誰知道...

「有個比大仔更笨的傢伙一槍射過來...」一邊說著,兩人一起看像雛月,很明顯的就是在看笨蛋。

「嗯,笨蛋。」兩人還堅定的點了一下頭。

氣氛雖然慢慢因為兩個天兵的關係和緩下來,但是詭異的是,發生這種事情柳生家內卻幾乎沒有任何的動靜----監視的視線反而都消失了。

「好了...既然沒發生事情呢...」輕輕拍手拉回你們的注意力,影略為無奈地說著,娜塔莉則是發出小動物一般嗚嗚的聲音用臉頰蹭者影平坦的胸口,十足十的撒嬌著。


「我們一起出去吧,一方面也因為家裡引起這種事情像你們賠罪呢....好嗎?」對妳們略微淘氣的眨一邊眼睛,影發出了邀請...?
SIGNATURE:
戰姬˙不絕唱
伊諾˙戴德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