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結吧,最棒的話語!
只看該作者
#1
.
  被研究工作弄得有點頭大,上來交流大廳發發廢文也爽。

  總之,姑且跑團也都有一段時間了吧,一個念頭閃過了腦海:既然TRPG中對話佔了相當大的成分,大家應該或多或少,會有類似於角色的名台詞、或是在關鍵時候說出的、特別滿意的句子吧?
  今天也不想長篇大論什麼,就只是簡單的想看看大家對於自己跑團經歷中所印象深刻的對白呢。
  --不限於自己的角色、也可以是跑團過程中,其他玩家角色、NPC、或甚至是旁白念出的對白均可。


  那麼老樣子發文的人先開始(欸),就讓我先分享兩段吧。
  一個是比較最近、感覺特別中二的橋段。出自Vivianna帶的常夜國騎士譚《不會腐敗之物》,由自家角色〈狂知卿〉桑雅在結尾時的中二力全開:
引用︰〈狂知卿〉桑雅.艾瑞伯:「諸卿,還請借各位的力量一用……」而在此同時,桑雅向後探出的手掌向上,像是在尋求著其他人的力量一般,如花朵般張開
〈赤袍卿〉韓森特.諾姆:「如君之意。」神態一肅,單手往空氣中擒抓,紅光與黑焰緩轉交融,具現化出了一匹破敗的紅色披風。
〈霜面卿〉謝連.多蘿澤:「嘖嘖,雖說拒絕了,不過只有我沒給好像挺奇怪的...」謝連抓抓頭,從身後拿出了一件足以遮擋蛇尾的長裙。
〈冥星卿〉庫洛.無名:「那麼就獻醜了」閉上眼睛並驅使著力量,任性且傲慢將世界的法則覆寫,扭曲著時空,最後出現在庫洛手上的一把護身短劍
〈狂知卿〉桑雅.艾瑞伯:「頭戴朱紅之月……」口唸誦詞,瞇起眼睛,赤紅披風在觸及桑雅之手時如煙幻化,遂重新在光環上成形,點上鮮血般的紅光。
〈狂知卿〉桑雅.艾瑞伯:「飾護身之刃……」接過庫洛的短劍,金屬色的光澤壟罩著光環,彰顯出鋼鐵般的守護意志。
〈狂知卿〉桑雅.艾瑞伯:「藏禁忌於心中。」長群飛舞,如天使的羽翼般張開,輕輕的包裹著米拉的身體。
〈狂知卿〉桑雅.艾瑞伯:「……在漫天星海的祝福下,許下心願。」清脆的女聲在常夜下作結,而隨著頌詞的終結,那光環猛然一閃,發出了柔和的鮮紅光幔。
〈狂知卿〉桑雅.艾瑞伯:桑雅輕輕的將手收回之際,遺留在米拉頭頂的,僅剩下了一彎裝飾著鮮紅彎月的髮箍,以及包裹著她異形身軀、高貴的長裙禮服。
〈狂知卿〉桑雅.艾瑞伯:「……如此便是,貴卿,還滿意嗎?」
  嘛,對這一段特別有印象,是因為這畢竟是在結尾時,為總結所有玩家提供的祝福、贈與被詛咒的少女的橋段,不僅在劇情意義上相當重要,久違的中二力全開也是讓我特別有感觸的部分……嗯,常夜國真有趣呢。


  另一段嘛……也是近期的團內,阿緹斯的魔道書團《永恆剎那》,在最後的結尾時,由木骨所扮演的尹空,分別與蒂芭斯特(藍刺蝟飾)和曉(薩拖里飾)之間的對話……唉呀唉呀,說真的其實這一整段我都很喜歡,但姑且就為了篇幅做點節錄吧。
引用︰尹空:尹空輕輕勾起左邊嘴角,笑了下:「從今以後不會再見了。」
尹空:「過去我沒有加入大法典的理由,現在我沒有繼續留著的理由。」
尹空:「我想保護的人也不需要我的保護。」
蒂芭絲特:蒂芭的身形動了一下,但最終並沒有轉過頭來。
蒂芭絲特:「是嗎……我卻覺得妳做得很好。至少一直以來,妳都比我更會保護人……」
蒂芭絲特:「尹空,希望妳能在別的地方找到答案。」
蒂芭絲特:蒂芭揚起翅膀,振了振。幾片脫落的羽毛飛揚在東京鐵塔間。
蒂芭絲特:一陣風後,惡魔的身影消失在太陽的另一端。
引用︰鳳凰院 曉:「所以妳比我幸運,也比我不幸,尹空。」
鳳凰院 曉:「……依照大法典的立場,我或許也該在這時候說些什麼來阻止你吧。」
鳳凰院 曉:曉的目光回到了尹空身上。
鳳凰院 曉:「但我不會這麼做。」
尹空:聽見曉的話,尹空莞爾:「你不會阻止我......因為我們兩個都一樣。我們一腳踩在線的這邊,一腳踩在線的那邊。」
  這一團是魔道書《八空時風》系列的最後一團,而這兩個場景也是這一團中的最後。最後的最後,尹空的道別之幕……作為這幾年的結尾,再讓人感到惆悵之餘,給人的印象也是格外深刻呢。



  好啦,那麼先這樣,接下來就採取慣例的(誰跟你慣例)點題目給下一個人回答吧!
引用︰Q:你最印象深刻的熱血台詞?
聲望留言:
藍刺蝟 聲望+1 啊你是要結語還是要熱血台詞?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
引用︰墨雨:緊緊的握住了兩人的雙手,感受到兩人手中傳來的溫暖,閉上了眼睛,這幾年來發生的事情一一浮現在心中。
墨雨:曾經遭遇的苦戰、曾經造成的傷痛、曾經幫助過自己的人、曾經一同克服的困難。
墨雨:微風輕輕的拂過大地,像是要撫平大地的創傷。清晨的陽光也終於從烏雲中撒下,似乎也在述說著,那值得期待的未來。
墨雨:或許,未來仍就會遇上許多的困難吧。
墨雨:睜開眼睛,墨雨笑著喊道。

墨雨:「……一起,戰鬥吧!」

不知道是要結語還是要血,只好兩個都滿足(ㄍ
(不忍說發了才發現標題是話語(……

墨雨是哈絲的角色,因為想要湊齊八空時風團員是最近的事,記憶很深呢。

引用︰你看過最低能逗趣的演出是什麼?
SIGNATURE:
catA_spiky  
藍刺蝟好難演,下集讓他死掉。
酒吧角色卡--刺塔(第二季)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
引用︰有栖川 鶴帆:「會想找妳出來聊聊天有一部分也是因為這個理由呢。」
有栖川 鶴帆:「到頭來,對妳而言他是個怎麼樣的存在呢?」鶴帆一邊品茶一邊詢問到。
《遊女》:「...再造者、父親、友人、恩人。除了戀人以外的詞,我想都可以適用吧。」
有栖川 鶴帆:「……戀人以外,是嗎?」鶴帆苦笑著。
《遊女》:「但妳們殺了他,是嗎?」
《遊女》:「妳們殺了他。」
有栖川 鶴帆:(要換我嗎?)
有栖川 鶴帆:(……嗯,拜託妳了,碧蕾薇雅。)
有栖川 鶴帆:「殺了他……又怎麼樣呢?」
《遊女》:「人死了,就什麼都沒了,不是嗎?」
《遊女》:「我不希望任何人死掉啊......」她垂下眼眸,聲音哽塞。
有栖川 鶴帆:「人死了什麼也沒了嗎……」
有栖川 鶴帆:「這句話是人類最愛使用的辯解,無限的可能性……應該是這樣說的吧?」
有栖川 鶴帆:「但是從來不會有人想過,就算繼續活著也不會有任何改變。」
有栖川 鶴帆:「確實是不會失去任何東西……大概吧,但是停滯不前就等於死亡也是你們人類說出來的話。」
有栖川 鶴帆:「他那樣,看起來有像是在前進嗎?」
《遊女》:「滿口詭辯。」一字字咬著牙唸出口。
《遊女》:幾乎是下意識地,一部份的魔力就在此時爆發出來。
《遊女》:污濁的黑水從和服裏的花瓣透滴出來,化成雨水噴濺四散。
有栖川 鶴帆:「擅長詭辯的也是人類,我只不過是用相同的視角與你們談論而已。」掌控權始終握於碧蕾薇雅手上,眼神一會便讓魔力消散而去。
有栖川 鶴帆:「妳也在詭辯,不是嗎?」喝了口茶後,碧蕾薇雅繼續說道。
有栖川 鶴帆:「他的理智早已被現實消磨殆盡,我們無法阻止他,大法典無法阻止他……妳也無法阻止他。」
《遊女》:「.........抱歉。」別過頭去,手從桌上收回來。
《遊女》:「今天請...聊到這邊就好了吧。我想靜靜。」

朕有說過要回答問題嗎?

這是魔道書大戰,輪迴之夢裡頭的一個場景。
鶴帆/碧蕾薇雅是因為一起事故而將靈魂融合在一起,僅有一個身體卻有兩個靈魂的角色。
而我所負責扮演的,是定位上負責處理魔法相關情況、活了上千年,在融合前曾掌管著生命的高強魔法使--碧蕾薇雅。

這個場景中,本應是由負責交際與交涉的鶴帆和對方好好談一談,但卻因為對方的怨念及憤怒而被壓過。
碧蕾薇雅看不下去,只好將人格切換好接手這段對話。
人類擁有無盡的可能性,這也是我自己本身最愛的說法,總是充滿希望及未知,甚至能夠超越法則或常識的感覺。
但已經活了上千年,見證無數個人、無數次成功及失敗、無數場戰爭、無數個計畫的碧蕾薇雅,在她眼中,人類並不像想像中那麼擁有未知的可能性。

這段對話中碧蕾薇雅所做出的解釋,儘管可能是詭辯的一種,但總也能讓我體會到當中的含意。
本來只是打算順勢讓她以「既然妳講話想要跳針,那我也用詭辯來回應妳吧」的心態來做這段交流。
雖說最後的結果是不歡而散,但這一段對話卻是最近以來我讓我印象最深刻的場景之一。

引用︰提問?你還是回答上面刺蝟的提問吧,朕就不問了。 ( ´ー`)y-~~
SIGNATURE:
 通りすがりの鳥だ!

     ATOYORI TRPG Replay

         酒吧角色卡:科蕾茵.菲爾諾登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
引用︰瑪里涅:「嘰嘰,碘酒。」瑪里涅再次站到藥櫃前面,木製的手指掃過一個一個的瓶子。「搜尋,關鍵名詞……結果。」
瑪里涅:choice[碘酒,布丁,小黃書]
MagicaLogia : (CHOICE[碘酒,布丁,小黃書]) → 小黃書

瑪里涅:−−瑪里涅 在保健室的醫藥櫃裏 小黃書 獲得了!
瑪里涅:「嗶嗶。」然後她將小黃書拿給提姆。
提姆:「.......為甚麼保健室裡會有小黃書啦!」
瑪里涅:「小黃書,刺激人類,感官,官能感受。」瑪里涅歪頭:「瑪里涅,不是人類,不了解。」
提姆:「不是!可是這個跟藥品一點關係也沒有吧!」
瑪里涅:「碘酒搜尋結果為0。」
提姆:「那......那總有酒精吧!」
瑪里涅:choice[酒精,布丁,第二本小黃書]
MagicaLogia : (CHOICE[酒精,布丁,第二本小黃書]) → 第二本小黃書

瑪里涅:「……嘰嘰。」醫藥櫃,充滿了小黃書。
 
沒什麼好說的。這個低能、這個骰神,滿分87分(#
 
引用︰最令你(或你的角色)心頭顫動的扮演?戀愛向。
SIGNATURE:
我的d100只有兩面,一面是1,另一面是100。─── by 幸運F
酒吧:米拉可
 
開放TRPG人生相談業務,歡迎新手諮詢!
回覆
只看該作者
#5
引用︰赤羽根 玲依:「對不起呢...如果我是壞人什麼的,岸也會更輕鬆一點吧...」玲依對著岸微笑了一下,但那笑容根本稱不上是笑...
茶谷岸:「你只要維持是赤羽根玲依的樣子就好了。」
茶谷岸:「我喜歡的是你原本的樣子,所以不要這樣說。」
赤羽根 玲依:「但是我...我是瘟神...怪物...大家都是這麼說的,所以爸爸跟媽媽才會...」嘴角無法再保持微笑的玲依彷彿埋藏多年的情緒漸漸潰堤一般,淚水延著臉頰流下。
茶谷岸:「瘟神、怪物什麼的,我才不管。你就是赤羽根玲依,我重要的人。」
赤羽根 玲依:「即使什麼都不會...即使笨到傷害到朋友也不知道...這樣的我也可以嗎。」玲依搖了搖頭,情緒有些激動地說著...
赤羽根 玲依:「我...根本就不值得被人說什麼喜歡才對阿...為什麼...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
茶谷岸:「因為我喜歡你。」

自肥一下,雖然很久沒打乙女game可是台詞功力好像還是很強呢!丁棒棒!
要說的話,是無論怎樣的自己,對方都能夠接受,這就是個很令人心動的點了吧。

引用︰最令你痛心的一段演出
SIGNATURE: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
.
  最近因為勤勉的夜玥,邪神寶貝這個腦洞規則再次甦醒(讓腦洞再次偉大!),於是我也順勢回味了一下前兩團的跑團紀錄。
  趁機宣傳一下,就是這兩篇:《京都的訓練家們》《絕體絕命!抓蟲大會》
兩團都是經典,但第二團中家銘的表現實在是充滿了各種歡樂,堪稱經典名言製造機……孰可忍孰不可忍,想想這一定得發揚光大才是,於是在此節錄幾段。


(1)首先是開場的崩潰、跟同伴交流的逃避、以及各種崩潰:
(2016-08-10, 00:39)throw 提到︰ 他將手伸進背包裡面掏了掏,拿出了──邪神寶貝圖鑑。

放進去又拿出來,還是邪神寶貝圖鑑。

放進去又拿出來,仍是邪神寶貝圖鑑。

放進去又拿出來,只能是邪神寶貝圖鑑。

「咿咿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2016-08-11, 00:22)throw 提到︰ 靠北她咬餌了釣到了靠北靠北靠北靠北靠北

我這輩子從來沒有這麼想要高喊「Tekeli-li!Tekeli-li!Tekeli-li!」然後裝神經病逃走。


張家銘整個人頭皮發麻,但是還是硬著頭皮死撐。

「哼嗯嗯嗯嗯......」張家銘若有所思的看著魚頭。
耶,嗯,那個,不行啦,我覺得這樣不算死,這世界大概就不會有死人了吧。

(2016-08-18, 01:10)throw 提到︰ 媽你個B,倘若知道是這樣的結果,他肯定放生那娘們自己走。
手頭上沉重的魚頭重量跟那超腥的惡臭不時提醒他,剛剛發生了什麼。

我花了15顆公園球換了一顆魚頭。

幹,又來了,這種被世界COUNTER的熟悉感又再度壟罩著他。

我花了15顆公園球換了一顆魚頭。

這種挫折感甚至讓他一時忘記自己並不是處於絕對安全的場所。
更要命的是,他在這充斥著邪惡黑暗生物的森林裡,捧著一顆大辣辣的散發出腥味的魚頭,

(2016-08-19, 01:57)throw 提到︰ 媽的,這該如何是好?

「哥,你怎麼看。」他尋求手上魚頭的意見。

然而,魚頭並沒有回應他。

魚頭,我在跟一顆魚頭說話。

......

幹,死死算了我。

(2016-09-17, 23:28)throw 提到︰ 羅蕾萊。

媽的。
他揉揉自己的眼睛,又確認一次。

羅蕾萊。

媽的媽的媽的媽的媽的媽的媽的媽的媽的媽的媽的媽的媽的媽的媽的媽的媽的媽的媽的媽的媽的媽的媽的──

對張家銘來說,羅蕾萊無疑就是災害的化身,這女人給張家銘帶來的內心陰影甚至超越這些異型。
,他趕緊拍拍扛著他的異型的後背,並道:「離那女人遠一點!離那女人遠一點!離那女人遠一點!

因為很重要所以要說三次。

(2016-10-04, 01:06)throw 提到︰ 一時間他實在很想發飆,但是發飆顯然無濟於事,於是他想想目前現在的配置。

閉起雙眼想想自己的立場──廢物
張開眼睛辨識女孩的症狀──精障
隨即確認夏塔克鳥的創傷──傷兵
轉身看著異形身處的方向──媽寳
低頭想想羅蕾萊的猛將──雞母蟲
回頭看看新加入的力量─還有一個女人相信大就是好

幹,死定了。

(2)突破第四道牆的吐槽
(2016-10-12, 01:44)throw 提到︰
(2016-10-11, 20:52)Hazatto 提到︰ 或許也是因此,你們才能輕易地跟上它們吧。

輕你老木。

......等一下......幹......雞掰......太快......
運動過度讓家銘整個人都快翹了,眼前冒出黑色和紅色的環狀物,太陽穴彷彿吃了一記拐子,
而耳朵更是從剛剛跑不到一半就開始耳鳴。

「......有一種東西叫......橫紋肌溶解症......靠悲.......幹......我要死了......

(3)不過即使如此,家銘還是有帥的一面
(2016-08-30, 00:56)throw 提到︰ 家銘流喧嘩殺法奧義!
他右手握緊,直搗對方鼠蹊並以全身體重灌下去!

「雞籠葬!」
出現了啦!是蓋人布袋打人老二的猥瑣招連續技!

勝負已定,」右手傳來了扎實的手感,毫無疑問,這是一招效果卓越的打擊。
我已聽到你的斬魄刀發出哀鳴。

(2016-09-24, 17:04)throw 提到︰ 「主觀認定這這種東西可是很可怕的,特別是當事人過度主觀認定自己的能力或才能很優秀之時,那就更難處理了。」
家銘接著,道:「而我已經客觀體會過自己是多麼的孱弱......並知道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什麼。」

「就算我手裡能夠握著的只有一抔泥土,就算這個這個世界對我多麼殘酷,我也要繼續追求下去。」
他不慌不忙的拎起另外一袋炸藥──

「我要過平靜安逸的生活......我要活得比任何人都更幸福!」
朝異形C擲出。
(↑然後這一發攻擊大成功)
(2016-10-30, 20:09)throw 提到︰ 這種純粹地幹意總算讓他的情感壓過他的理智,甚至異化了身處於主物質位面的自己。
於是他變成了──

超‧級‧左‧營‧人!
力量+10、靈敏+10、體質+10、意志+10、體型+5!暫時生命值+20!
持續時間── 2d10 =>[10,9] =19分鐘!!!

幹你娘我要把你浸高粱。他一把往鐵線蟲抓去!!!

(2016-11-14, 00:10)throw 提到︰ 他現在整個人可以說是全身都在噴血,鮮血不斷的湧出,
毫無疑問的現在累積在家銘身上的,是做為一個凡人必死的傷害,
然而現在承受這份傷害的並不是一個凡人,而是一個心中燃燒著熾熱夢想的超級左營人!

一個人的身上如果沒有夢想的傷疤,那他只是一個雞巴!


(4)竟然連傲嬌都有
(2016-10-27, 01:33)throw 提到︰ 「蘿蕾萊,你──」

停下來吧,張家銘,你到底在做什麼?

「我.....」
你到底希望得到什麼樣的答案?你希望她跟你一樣軟弱?

「......」
你需要這個女人,接下來靠你自己絕對熬不下去。

「.....我靠,你當我多拉A夢喔。」家銘裝作輕浮地對隊友遞來大量的公園球一事吐槽,
並只能拿了一顆鐵線蟲跟三顆公園球,隨即跟著冷蛛的引導走。

「......謝謝你,蘿蕾萊。」
果然,自己不適合當訓練師嗎?太過多愁善感了嗎?

--這個人根本就是主角啊!
聲望留言:
卡普耶卡 聲望+1 腹筋崩壞XDDDDDD
Tsuno 聲望+1 太ww歡ww樂wwwww
潘二喜 聲望+1 我的肚子抽筋了wwwwwww
回覆
只看該作者
#7
我的角色發病時:「好痛苦、救我!帶我下地獄吧!」
病友冷靜道:「We're at hell already.」
「喔喔!原來已經在了。」
「哼哼,近水樓臺。」
SIGNATURE:
酒吧貓卡:加加知君
貓形中,人形樣貌在此。
[圖︰ images?q=tbn:ANd9GcRYi5aECloV7XiuzoqAcDN...ae-gzroXRy]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