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中的奇妙樹洞
只看該作者
#1
你在森林中漫步著,突然一股不屬於森林中的奇妙香味竄過你的鼻尖,你循著香味的方向走去,一個參天神樹在你面前呈現,香味隱隱約約從裡面傳出.

走進裡面,你發現這裡比你想像中的寬敞,並且樹木內部成長成家具的樣子,正當你四處摸索時,一個令人感到溫暖的聲音從你背後傳出,[哎呀?這裡怎麼會有人類?]你回頭一看,一個手上拿著鍋子的眼鏡少年正盯著你看.

「嘛...來者是客,你也來吃吃看吧」說完,少年將手中的鍋子放在桌上,鍋子裡面的東西看起來像是火鍋。
少年將頭枕在手上,盯著你看,「很久沒看到客人了呢,讓老夫說個故事吧,可不要不賞臉阿...」
說著話,他走向一旁的書架,「那麼...你想聽誰的故事呢?」


看著別人的個人版面越來越多,搞得我心癢癢的,於是我也來創一個啦 custom_ulala
這裡算是我的書架兼認識人的地方,過來坐坐吧~
>夜空祭:彩衣是我的 meme_doge

>夜玥: custom_yee 才不是!(巴蕊
聲望留言:
夜空祭 聲望+1 是神樹!
小蒼蒼 聲望+1 請問可以回覆互動嗎(艸)
夜玥 聲望+1 原來肥宅教主就是你!?(°Д°)
SIGNATURE:
酒館角色卡~ 潘喜
天道無情,人間常穢──常穢
黑歷史的使徒___薩格托斯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
不願承認第二次健行就迷路,我決定自立自強追上健行同伴的去向,但森林中每棵參天巨木都長得大同小異,我不是貝爺可以摘了任何動植物的頭就往嘴裡塞,更甭說用手機內建的指南針找到爸爸去哪兒……我問老爸妹妹毛怎麼那麼多他都已讀不回了,這趟出遊當然也沒同行,反正他不是在加班,就是在去阿姨娘家探望妹妹的路上吧,辛苦了,這也沒辦法。

我會自以為像在青木原樹海遇難而亡,才被搜救隊發現自己偏離步道只有幾公尺遠嗎?正當我進行了老半天沒營養的思考時,一股食物的香氣飄過鼻尖,有人在這裡野營?慶幸這麼快就找到人可以替我帶路或一同下山,然而我聞香而至的地方竟是個樹洞,在裡面煮東西不會火燒樹嗎?

裡頭與樹木渾然一體的家具更令我嘆為觀止,不禁伸出手撫摸桌面……莫名想起老家的壺狀聚寶盆來,喜歡保持原狀勝於放入零錢,小時候經常不厭其煩抽出蓋子,嗅聞內側彷彿永不散去的樟木香味,儘管分不清是否塗上樟腦油魚目混珠,想像自己是被香爐飄出裊裊煙霧環繞的修道者,遺世而獨立,可不知在哪裡聽某個混帳說過,只要情緒還在那裡,你就不曾離開那裡之類的話,最混帳的是他說的是對的。

忽地背後傳來人聲嚇得我全身一震,我像被抓姦在床的小王扭過頭一看,正好與一名端著鍋子的眼鏡少年四目相對,沒問我是誰便熱情招呼我一同吃火鍋,我也愣愣地點頭道謝就座。比我自己狂加肉片搞得湯裡滿是渣滓的火鍋美味多了,忍不住又多吃了一碗。

飲下湯頭長吁口氣,肚腹和心底都暖呼呼的,還眷戀地捧著殘留餘溫的碗,抬頭才發現少年走到了書架前,問我想聽誰的故事,我想也不想脫口而出:「當然是你的啊,看起來比姊姊我還小怎麼自稱老夫呀?你一個人住在這裡嗎?比《德布西森林》還猛欸!」

場外:
不好意思來遲了。
SIGNATURE:
酒吧貓卡:加加知君
龍王:巴絲特
[圖︰ images?q=tbn:ANd9GcRYi5aECloV7XiuzoqAcDN...ae-gzroXRy]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
「老夫可沒有迷失在森林裡阿...」聽到了女孩的話少年微微一笑,「當然,老夫也不算是一個人住在這,畢竟還有"它"在陪著我阿」說著話時少年面帶溫柔的摸了摸房間的牆壁.

這時,鑲嵌在房間上方的水晶一陣顫動,一股有著鳳凰之威的火焰從中飛出,那道火焰直直飛向少年,「嗯?來的正好呢」語落,少年無畏的伸出手碰觸火焰,只見火焰接觸到少年的手指就被凝聚在少年的手上,最後化為一本封面有著不斷跳動的火焰的書.

就算化為了書,火焰依舊不斷騷動著,似乎想要衝破少年束縛著它的手,少年的眼神一冷,彷彿怒海一般的威壓從少年身上放出,[安靜!],感應到威壓之後書也漸漸安靜下來.


少年轉頭面向女孩,臉上帶著些羞愧之意,[對不起...讓你看到不像話的景象了]說著話時少年用著修長的手指翻著書頁,看起來有些尷尬,[那...老夫要開始說囉]



說完故事,少年...不,天華鳳抬起了頭將書闔上,看著少女[如何?這就是老夫的故事,還可以吧?]天華鳳帶著渴望的目光看著少女,這時,他突然轉頭看向圖書館的門口,[嗯...看來有人來找你了,你也差不多該回去了...人類可不能在狹間待太久阿..]語落,圖書館的大門敞開,而門的另一邊少女的家人正喊著少女的名字.

[那麼...再見了]天華鳳揮了揮手,一股暖風將少女吹向門口.


>小蒼蒼: (面帶微笑的摸摸頭
個人希望能看到離開的扮演呢~ CatA_lie
聲望留言:
小蒼蒼 聲望+1 謝謝你講故事給我聽!
SIGNATURE:
酒館角色卡~ 潘喜
天道無情,人間常穢──常穢
黑歷史的使徒___薩格托斯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
「小心!」我多慮了,形似鳳凰的火焰被少年所馴服,服服貼貼地化為一本書,雖然不曉得他為啥要跟我道歉,我還是擺著手道:「不會啦,很精采的表演喔。」
「情感和人格結合在一起,不會變成人類嗎?」
將碗輕放上桌,聚精會神聽完少年講述的故事,我雙手抓著膝蓋像個孩童連連發問:「你就是天華鳳對嗎?可以管理一座圖書館又能四處旅行好好喲!你們那邊有沒有缺人手啊?基本時薪有到我就去!我家附近的蛋包飯專賣店超坑人的,時薪才給一百還要加班!難怪徵到現在還是找不到——」
隨著天華鳳的視線轉過頭,我看見了門外更加不可思議的景象,怎麼可能?他們怎麼會在這裡?
「騙人……」我起身乾瞪著眼不敢置信,暖風吹拂卻像在背後推了我一把,我拖著猶豫不決的腳步走出門口……

場外:
謝謝潘喜給我練習的機會。
SIGNATURE:
酒吧貓卡:加加知君
龍王:巴絲特
[圖︰ images?q=tbn:ANd9GcRYi5aECloV7XiuzoqAcDN...ae-gzroXRy]
回覆
只看該作者
#5
看著少女步出大門後天華鳳才將手放下,看著漸漸關上的大門,他的臉上流露出一絲寂寞,不過他抹了抹臉,轉身將書放到一旁的金色書架上.

書放到書架上後書架顫動了幾下,其中幾本書甚至開始自行遠離鳳凰之書,[不要吵架阿...不然老夫會懲罰鬧事的人喔...]天華鳳對著書架陰森森的說了幾句,只見眾書抖了幾抖便沒了動靜.

天華鳳稍稍點了頭後拿走了一本書,逕自走向圓桌坐下,整個圖書館安靜了下來,只剩偶爾出現的翻頁聲...


來~下一位想進來的請自便~ CatA_lie
聲望留言:
小蒼蒼 聲望+1 快來人做客我想聽更多故事啊啊啊
SIGNATURE:
酒館角色卡~ 潘喜
天道無情,人間常穢──常穢
黑歷史的使徒___薩格托斯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
「我......是走錯了嗎?」少女站在門前,頭左搖右晃的思考著自己究竟有沒走對路徑。

少女披散著一頭白色長髮,只有兩鬢邊綁著細細的辮子垂在胸前,全身被長可拖地的白色衣物包裹著,連一絲肌膚都沒顯露出。臉上被一張似紙似絹的方形薄片給遮蓋住,看不見五官,而上頭書寫著一個字--『穗』。

奇特的是少女的頭髮和衣物,雪白的色澤看上去卻給人一種「紙」的質感。

少女思考著今日--像往常一般的踏入往圖書館的入口,但熟悉的光暈退去後卻意外地出現在樹林中,原本以為不用沒多久館長會出來解釋圖書館又「一如往常」的出了狀況,被慣性思考束縛的少女一路悠悠晃晃,漫步到不知名建築的門口前,少女才慢半拍得發覺......

「對吼!就算圖書館叢林化了還是看的到屋頂嘛!」

她吐吐舌頭,又觀察了一陣子建築,才將長到蓋住手掌的袖子捲起去敲門。

『叩叩!』

剛敲門不過幾秒,少女伸手推開門往內探頭,並開口呼喚著屋內不知是否有的存在,似歌詠的語調拉的老長在屋內迴盪。

『有人嘛~~~~~?』


我來啦~~~~把自家的一個孩子丟過來哈啦了 custom_ulala
聲望留言:
小蒼蒼 聲望+1 歡迎光臨~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桑園都慧理

魔法少女·霽霞華
回覆
只看該作者
#7
沉浸在書的世界裡的天華鳳第一時間並沒注意到少女的存在,在少女探出頭後他才回過神來,[...哎呀?有客人?]回過神的天華鳳將書隨意的放向一旁的虛空中,只見紫檀書架迅速伸出了樹藤將書緩緩放回書堆中.

[恩..?這個氣味...,這不是紙的氣味嗎?]說完話,天華鳳的鼻子抽動了幾下,彷彿真的聞到了什麼,[真是一位奇妙的客人哪,總之先坐下吧]語落,一股讓人聯想起南風的氣流將少女推向桌椅旁,[你是從哪裡來的呢?我對你的故事很有興趣呢...]廚房裡傳來杯具碰撞的聲音,過了數秒後兩杯飄著清香的紅茶從廚房裡飛到了桌上.


不是假日,怠惰附體,大腦...在晃動 meme_epicwin
SIGNATURE:
酒館角色卡~ 潘喜
天道無情,人間常穢──常穢
黑歷史的使徒___薩格托斯
回覆
只看該作者
#8
「啊咿?!」少女來不及了解狀況,便被眼前的少年給嚇了一跳。

桌上散發著熱氣的紅茶更是將少女的注意力完全引走,連周遭的環境都沒能進入她的意識中,少女甩了甩袖子露出了粉膚色的雙手,伸手捧住了紅茶杯。

在碰觸到杯子的瞬間,少女身上「雪白」的部分從袖子邊緣開始逐漸的染上紅茶茶湯的色澤,從濃郁的琥珀紅到極淺的咖啡紅,少女身上的白色全被「紅」給取代。而最先染上色澤的袖子,在少女將面部靠近熱氣並出現極輕的嗅聞聲響的那一刻,像是發了芽般古典優雅的「圖騰」極慢的往上蔓延開來。

而少女面上的『穗』則從白底黑字則轉成了底白字。

「甜甜的⋯⋯有紅紅琥珀的甜味,有一點點苦苦的金褐色⋯⋯透明的、無色的⋯很好呢⋯⋯⋯」

少女輕啜紅茶,面下的唇被熱意染上薄紅色,飄逸出的字句是奇妙形容詞組成的稱讚。

直到杯子見底,少女才回憶起眼前的少年和他所說的話,此時少女幾乎是被熱氣給蒸到能柔軟的攤平在桌上。

她抬起頭,雖然看不見容貌卻能明顯感受到少女的笑容,「空白」卻又顯得「悲傷」。

少女隨著語調,身軀緩慢的搖擺著。

「我來自哪裡呢⋯⋯我來自一個已經不在的、回不去的『世界』,那是我的『誕生之地』,也是現在的『我』。」

「我的故事嗎⋯⋯我沒有『當時』的記憶。不過我有寫下來喔!我只要寫下來就可以『記住』了。」

「雖然一開始的是聽一個咖啡橘⋯抽煙的叔叔跟墨紫⋯的男生說的,他們說我是『現世的界主』⋯可是,為什麼我寫下來的是『色彩世界的居民』呢?」

「『我的名字是五季穗梧,是色彩世界的居民。』明明一開始是這樣寫的,但是『機構』說穗是『幻想世界的界主,確認以吞噬過往存在顯現於真實世界』,哪個是真的呢?『機構』說都是真的⋯⋯可是我不懂。」

說到這,少女⋯不,該稱呼她『穗』。此時她衣服上的『圖騰』已經佈滿所有布面,還從映在桌面的琥珀紅影子裡蔓延出一點枝枒到桌面上。

穗停下搖晃,微歪的頭面向著少年。

「你是誰?」

似乎是穗到現在才想起還沒問對方名字。

「這裡『也是』圖書館嗎?」

她的世界觀打下去會沒完沒了,先分段來看反應 custom_ulala
補上形容詞顏色(手機改色超麻煩啊啊啊 meme_epicwin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桑園都慧理

魔法少女·霽霞華
回覆
只看該作者
#9
看著對方喝下紅茶,天華鳳的臉上綻放出笑容,「你能喜歡真是太好了」許久沒人稱讚他的廚藝了,感覺還真是不錯,但是上次來的孩子也不說說那鍋湯的口感,難道那鍋湯其實不好喝嗎?  這些念頭在他的腦海裡一晃而過,不禁使他眉頭一皺。

聽完了穗的話,天華鳳緩緩回答了他,「放心吧,那些都是真的,世界並不存在虛假,只是觀看的角度不同而已」說話時天華鳳輕輕敲打了桌面,而穗身上的圖騰也慢慢匯聚到心臟的位置。

「是阿,這裡是一間無人知曉的圖書館,而老夫的名子是天華鳳,是這裡的管理者。」在天華鳳說話時那些圖騰也開始出現了一顆『心』的形狀,雖然不知圖騰有什麼作用,但是那顆"心"似乎正在記錄所發生的一切。

天華鳳直直看著穗的臉,桌上的茶杯不知何時已經裝滿,「妳可以詳細說說妳的故事嗎?我很有興趣呢」說著話時天華鳳擺著人畜無害的笑容,讓人看了會不禁告訴他一切。

關於我的回文速度....那是一個悲傷的故事.... mayday
SIGNATURE:
酒館角色卡~ 潘喜
天道無情,人間常穢──常穢
黑歷史的使徒___薩格托斯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0
聞言,穗的腦袋從桌面抬起面向著天華鳳,幽藍色從面上一閃而逝。

雖然平時行動和話語中看不出來,但穗其實是個極需他人肯定的孩子。從誕生開始就喪失過去記憶和立足之地,降生於世卻又格格不入,既不被世間認同也無人能夠傾訴。

界主的本質為『逃避』。

對現世的界主而言,擁有記憶是痛苦的,無論是被修改的記憶中的世界亦是『烏托邦』內的一切,除了自身外無人能證實是否存在;失去記憶是痛苦的,無法追溯異於常人的能力來自何方,被排斥、被忽視、被視為怪物,甚至自我厭惡至尋死。

自身無法留存記憶對穗來說,既是痛苦、也是幸運,如同她無法看見『輪廓』的雙眼。

在穗的視線中,眼前的天華鳳朦朧且美麗,絢爛的羽狀紋理構成烈陽,烘暖了眼前的一切。連帶的,穗本身也薄染上一層金黃與繁華紋理,襯托出胸口上狀似心臟的緋紅紋飾。

雙手合十,食指中指指尖抵著唇,這似乎是穗思考時會出現的姿態。慢慢的,換成十指交握。

穗慢悠悠的開口。

「我的故事……是『五季穗梧』所紀錄的『無邊框的色彩世界』。」

「『它』原本是一個空白的世界喔。」

「『它』是畫紙,『穗』是畫筆,當穗走出每一步,世界就會被上色。」

「像是存在在白色畫布上,充滿著色彩的世界,看不見邊框或輪廓,四處潑灑著各式各樣的顏色。

像是水彩般的渲染、油畫般的重疊、蠟筆般的隨意塗鴉,又或是墨水傾倒的大片墨跡。

在色彩上有著許多的花紋,各種繁複的線條構成了美麗的圖案,但實際看上去卻看不出任何意義,僅是為了裝飾而存在。

沒有輪廓的世界,所有的一切都融入了色彩之中,能夠觸摸到卻無法看清⋯⋯也不需要看清,顏色彰顯著它們的存在。

這世界的住民同樣沒有輪廓,有著自己獨有的色彩,走過的路會印上心中的花紋。

而這世界的主人,可以說是沒有顏色,卻也能說擁有全部的顏色。

她披著一身白色,隨時隨地被染上各種色彩,褪去又反覆。

沒人能看見她的面孔,像是覆上了一層絹帛,不過她懶得藏起心情,任由顏色歡快的在面上顯視著她的思緒。

她或是漫無目的的悠晃,亦或是坐在色彩中發楞,但更多時候她走訪著世界尋找依舊空白的地方,一點一滴的填上色彩與花紋。

而來不及填上空白的靈感隨著腳步溢出、生長、攀爬上色彩,然後融進世界之內。」

像是在歌詠或是呢喃,穗用一種親近卻又疏離的語氣述說這個從記憶中流逝,被文字所記錄下的,已經不存在的『烏托邦』。

「一點、一點的。總有一天會被畫滿吧……」

穗近乎恍惚的語調突然間頓了一下,感覺她似乎是眨了眨眼。

但也只是一瞬間,穗便用歡快的語氣繼續述說下去。

「喔!後來啊,穗醒來了。除了名字,什麼都不記得了。不過啊,穗好像每天、每天的全部都會寫下來跟畫下來喔!雖然醒來隔天去學校的時候迷路了~」

說到這,穗笑著說「還被老師怎麼罵『又』迷路了!』,完全將自己的迷路當作一件趣事。

「後來啊,穗遇到了『機構』的人跟另一個界主,才知道原來『穗』是界主、是現世者,也才知道為什麼別人不能跟穗一樣,不會『渲染』。」

「『渲染』是穗的能力喔!」穗這麼說著,手指觸踫了下杯子。一瞬間,潔白的杯具從指尖碰觸的位置染上了色澤。

那是和她服飾相同的帶著金黃光澤的琥珀紅

「還有還有!原來每個界主的能力是不一樣的呢!像是藍雨就是黑漆漆的……摸到會很痛的樣子?」

像是嫌話語強調還不夠,穗的雙手還在空中比劃起來,但動作除了能看出『切斷』外其餘的都難以辨識,最後發現完全解釋不能的穗晃了晃腦袋,把思緒拋到腦後去。

「然後~穗跟藍雨一起去了『機構』,還遇到了墨紫咖啡橘的叔叔~『穗』是不記得怎麼了,不過叔叔壓著墨紫跟穗道歉,說墨紫做錯了事害『烏托邦』崩壞。」

「然後墨紫就被叔叔抓著轉腦袋了……感覺好痛喔。」

穗抱住自己的腦袋,面上一瞬間閃爍過紫紅,隨即回復原狀並笑嘻嘻的看著天華鳳。

字數爆炸先剎車 custom_ulala
丟個解釋:有『』的代表還是界主的穗,沒掛號的代表已經現世的穗。
顏色什麼的開電腦再修 mayday

雖然感覺很無關,不過文中擁不擁有記憶都是痛苦這邊算是我對「記住」這件事的想法。記住的都不是自己希望留下的,不記得的偏偏是那些渴望留存的——即使兩者都無法由自己掌控,卻還是慶幸「記憶會流逝」這個事實。
至少這樣,讓我能繼續存活。

其實這個世界觀跟穗幾乎是我的現實投射,幾乎啦 mayday
聲望留言:
小南 聲望0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桑園都慧理

魔法少女·霽霞華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