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中的奇妙樹洞
顯示全部文章
#1
不願承認第二次健行就迷路,我決定自立自強追上健行同伴的去向,但森林中每棵參天巨木都長得大同小異,我不是貝爺可以摘了任何動植物的頭就往嘴裡塞,更甭說用手機內建的指南針找到爸爸去哪兒……我問老爸妹妹毛怎麼那麼多他都已讀不回了,這趟出遊當然也沒同行,反正他不是在加班,就是在去阿姨娘家探望妹妹的路上吧,辛苦了,這也沒辦法。

我會自以為像在青木原樹海遇難而亡,才被搜救隊發現自己偏離步道只有幾公尺遠嗎?正當我進行了老半天沒營養的思考時,一股食物的香氣飄過鼻尖,有人在這裡野營?慶幸這麼快就找到人可以替我帶路或一同下山,然而我聞香而至的地方竟是個樹洞,在裡面煮東西不會火燒樹嗎?

裡頭與樹木渾然一體的家具更令我嘆為觀止,不禁伸出手撫摸桌面……莫名想起老家的壺狀聚寶盆來,喜歡保持原狀勝於放入零錢,小時候經常不厭其煩抽出蓋子,嗅聞內側彷彿永不散去的樟木香味,儘管分不清是否塗上樟腦油魚目混珠,想像自己是被香爐飄出裊裊煙霧環繞的修道者,遺世而獨立,可不知在哪裡聽某個混帳說過,只要情緒還在那裡,你就不曾離開那裡之類的話,最混帳的是他說的是對的。

忽地背後傳來人聲嚇得我全身一震,我像被抓姦在床的小王扭過頭一看,正好與一名端著鍋子的眼鏡少年四目相對,沒問我是誰便熱情招呼我一同吃火鍋,我也愣愣地點頭道謝就座。比我自己狂加肉片搞得湯裡滿是渣滓的火鍋美味多了,忍不住又多吃了一碗。

飲下湯頭長吁口氣,肚腹和心底都暖呼呼的,還眷戀地捧著殘留餘溫的碗,抬頭才發現少年走到了書架前,問我想聽誰的故事,我想也不想脫口而出:「當然是你的啊,看起來比姊姊我還小怎麼自稱老夫呀?你一個人住在這裡嗎?比《德布西森林》還猛欸!」

場外:
不好意思來遲了。
SIGNATURE:
酒吧貓卡:加加知君
舊校聯:盧蒼牙
[圖︰ images?q=tbn:ANd9GcRYi5aECloV7XiuzoqAcDN...ae-gzroXRy]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2
「小心!」我多慮了,形似鳳凰的火焰被少年所馴服,服服貼貼地化為一本書,雖然不曉得他為啥要跟我道歉,我還是擺著手道:「不會啦,很精采的表演喔。」
「情感和人格結合在一起,不會變成人類嗎?」
將碗輕放上桌,聚精會神聽完少年講述的故事,我雙手抓著膝蓋像個孩童連連發問:「你就是天華鳳對嗎?可以管理一座圖書館又能四處旅行好好喲!你們那邊有沒有缺人手啊?基本時薪有到我就去!我家附近的蛋包飯專賣店超坑人的,時薪才給一百還要加班!難怪徵到現在還是找不到——」
隨著天華鳳的視線轉過頭,我看見了門外更加不可思議的景象,怎麼可能?他們怎麼會在這裡?
「騙人……」我起身乾瞪著眼不敢置信,暖風吹拂卻像在背後推了我一把,我拖著猶豫不決的腳步走出門口……

場外:
謝謝潘喜給我練習的機會。
SIGNATURE:
酒吧貓卡:加加知君
舊校聯:盧蒼牙
[圖︰ images?q=tbn:ANd9GcRYi5aECloV7XiuzoqAcDN...ae-gzroXRy]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3
   

「這是哪兒呀?」黑暗卓爾在樹洞門口探頭探腦,身上穿著冒險者的粗糙布衣,發現裡面別有洞天,原本無神琥珀色瞳眸綻放光彩,像發現秘密基地的孩子,對天華鳳揮手道:「嗨,我叫貝爾芬格,來森林抓委託人要的啥『竹鼠』,你在這裡做啥啊?這是你家嗎?那是什麼?」

他指了指寫著標題的紙堆,連珠炮發問的壞習慣又發作了。

場外:
角卡。 https://docs.google.com/spreadsheets/d/1...=455775866
SIGNATURE:
酒吧貓卡:加加知君
舊校聯:盧蒼牙
[圖︰ images?q=tbn:ANd9GcRYi5aECloV7XiuzoqAcDN...ae-gzroXRy]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4
「老夫?你看起來不老啊。」

貝爾芬格翹腳坐上椅子,挑眉托著下巴打量眼前的少年,心想他可能是娃娃臉吧,咧嘴笑道:「有緣人才能進來,那我還真是幸運,不過我很懶得看書呢,我對黑色的野狗、櫻花跟閃亮的東西有興趣,要不就聽你說說關於這些的故事吧?」

他依舊單手托著下巴,前傾身子將手肘支在桌上,嘴角勾起饒有興味的弧度,目光灼灼盯著天華鳳。

場外:
撩哥時間到。
SIGNATURE:
酒吧貓卡:加加知君
舊校聯:盧蒼牙
[圖︰ images?q=tbn:ANd9GcRYi5aECloV7XiuzoqAcDN...ae-gzroXRy]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5
「謝啦。」貝爾芬格一手接過紅茶,豪邁地仰頭就灌,隨即哀號吐出被燙紅的舌頭,搧了半天才不疼,他邊吹著紅茶邊問道:「如果知道待了多久會瘋掉,為啥還要待在這裡呢?而且還得等待有緣人造訪,多無聊呀。」

聽見天華鳳提到那種可能性,他斂下眼睫盯著紅茶表面,苦笑自嘲:「已經沒有家可以回了,世界毀滅也無所謂吧?」

櫻花瓣忽地飄來,勾起他的興致抬起頭來,長在天華鳳掌上的小巧櫻樹映入眼簾,他笑逐顏開伸出手,輕觸樹冠外圍,怕打斷對方說故事,卻又忍不住輕聲發問:「這是真的嗎?真正的櫻花有多大呢?」
SIGNATURE:
酒吧貓卡:加加知君
舊校聯:盧蒼牙
[圖︰ images?q=tbn:ANd9GcRYi5aECloV7XiuzoqAcDN...ae-gzroXRy]
回覆
顯示全部文章
#6
即使知道櫻花可能只是泡影,貝爾芬格仍掌心向上舉起手,渴望承接一兩片花瓣,隨著場景變換,他時而抬手遮擋烈日,時而起身探頭望向裂開大洞的櫻樹,直到故事說完才張腿坐回椅上。

年輕人失去摯友的部分勾起了貝爾芬格的共感,想起自己失去母親的痛,要是他沒有整天往外跑透露村莊位置、如果他那天沒有出門、若他當時擁有足夠的戰力或治療能力……是否就不會喪失摯愛?

他不懂得收斂地盯著天華鳳,垂眉哀傷道:「那個年輕人……就是你吧?」

場外:
抱歉拖太久了。
SIGNATURE:
酒吧貓卡:加加知君
舊校聯:盧蒼牙
[圖︰ images?q=tbn:ANd9GcRYi5aECloV7XiuzoqAcDN...ae-gzroXRy]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