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中的奇妙樹洞
只看該作者
#11
「呼姆,這可真是驚人的人生呢。」天華鳳搔搔腦袋,眼中帶著點疑惑,「說來慚愧,老夫也不過是『神』一時興起所創造出來的影身,其實經歷不比妳多呢。」

「不過妳的世界是從空白漸漸塗滿的,簡直就像是這裡一樣阿。」他伸出手,二樓窗外的光輝此時緩緩落下,彷彿呼應著天華鳳的一舉一動。

天華鳳聽著穗的話語,不時點點頭,像是思考著什麼。

「這裡是神的內心和現實的狹縫,還沒有取名,就先叫它『無垠』吧,每當神的內心起變化,上至空間下至樹木,一切的一切會跟著波動,其實很像妳的『色彩世界』呢」天華鳳緩緩將手放下,從他的指尖流出了一絲彷彿夕陽的線條,線條勾勒出一隻無名的鳥,那隻鳥看似不起眼,但是從它的身上卻傳來不可質疑的威嚴。

「恩...黃昏了,該是點燈的時候了。」只見他揮揮手,夕陽的光輝開始分散,數息之後圖書館內的水晶燈便充滿了溫碾的光芒,一些寶石製成的鳥此時也回到圖書館內。


戰略:避免正面衝突

不要對一個文筆不好的新手要求太高嗷嗷嗷嗷嗷 (つд⊂)
SIGNATURE:
酒館角色卡~ 潘喜
天道無情,人間常穢──常穢
黑歷史的使徒___薩格托斯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2
「?」邊歪頭思索著話語的涵義,穗的視線跟隨著天華鳳指尖勾勒形體,夕陽簡單卻不簡略的構築成威嚴之烏,令穗不由自主發出嘆息。

在天華鳳的解釋下,早早就被其餘事物奪去注意力的穗,圖書館內部的景象才真正印入眼簾......隨著點起的燈火,一切都附上柔和的暈黃色澤。

包括了穗。

揉合於金黃中的紅自服飾與髮上褪去,留下了與燈光接近的琥珀色並透露出一點白。

隱於絹帛下的眼閉上,張開。

「……『這個』真的很像呢。」穗從座位上站起身,對著天空張開手臂,然後上下來回擺動衣袖。

「『這個』跟『穗』很像很像,鳳也是很像很像……像…?」

但穗的話只是說了一半,她努力思索著後面的話語,擺動的袖子僵在半空。

「不對,鳳就是鳳喔。鳳跟『這個』不一樣。」

穗的雙手向內彎了些,像是在擁抱著什麼。

「『這個』跟『穗』很像,字跟顏色像顏料一樣調在一起,然後塗上白白的地方。從一點點開始暈染、蔓延、纏在一起,最後變成現在很大很大的、滿滿的樣子。」

狀似擁抱的雙手向外翻轉,雙袖上的圖騰像是濃稠液體般流洩到桌面與地面,然後消融。

「不過穗的顏色,每天、每天都會掉下來。」

她似乎吐了吐舌頭,放下懸在半空的雙手,面轉向了天華鳳,然後小小的吸口氣。

「鳳是不一樣的。」

「我看到鳳……是金色的圖騰……貼在『這個』上面…」

隨著話語逐漸吐露,穗原本嘹亮的聲音也逐漸微弱至無。

呃呃呃我在寫些什麼啊………… mayday(看bz(傻
@潘喜 別太在意文筆啦(拍肩
我只是很期待天華鳳對穗回應 CatA_lie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桑園都慧理

魔法少女·霽霞華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3
(2017-12-03, 17:13)卡普耶卡 提到︰ 「?」邊歪頭思索著話語的涵義,穗的視線跟隨著天華鳳指尖勾勒形體,夕陽簡單卻不簡略的構築成威嚴之烏,令穗不由自主發出嘆息。

在天華鳳的解釋下,早早就被其餘事物奪去注意力的穗,圖書館內部的景象才真正印入眼簾......隨著點起的燈火,一切都附上柔和的暈黃色澤。

包括了穗。

揉合於金黃中的紅自服飾與髮上褪去,留下了與燈光接近的琥珀色並透露出一點白。

隱於絹帛下的眼閉上,張開。

「……『這個』真的很像呢。」穗從座位上站起身,對著天空張開手臂,然後上下來回擺動衣袖。

「『這個』跟『穗』很像很像,鳳也是很像很像……像…?」

但穗的話只是說了一半,她努力思索著後面的話語,擺動的袖子僵在半空。

「不對,鳳就是鳳喔。鳳跟『這個』不一樣。」

穗的雙手向內彎了些,像是在擁抱著什麼。

「『這個』跟『穗』很像,字跟顏色像顏料一樣調在一起,然後塗上白白的地方。從一點點開始暈染、蔓延、纏在一起,最後變成現在很大很大的、滿滿的樣子。」

狀似擁抱的雙手向外翻轉,雙袖上的圖騰像是濃稠液體般流洩到桌面與地面,然後消融。

「不過穗的顏色,每天、每天都會掉下來。」

她似乎吐了吐舌頭,放下懸在半空的雙手,面轉向了天華鳳,然後小小的吸口氣。

「鳳是不一樣的。」

「我看到鳳……是金色的圖騰……貼在『這個』上面…」

隨著話語逐漸吐露,穗原本嘹亮的聲音也逐漸微弱至無。

呃呃呃我在寫些什麼啊………… mayday(看bz(傻
@潘喜 別太在意文筆啦(拍肩
我只是很期待天華鳳對穗回應 CatA_lie
「?」天華鳳看著穗那奇妙的行動並沒多說什麼,但他臉上的疑惑卻是絲毫沒藏住。


真神看著穗,臉上的疑惑也絲毫沒藏住 mayday
聲望留言:
小蒼蒼 聲望+1 加油 才第二個客人
SIGNATURE:
酒館角色卡~ 潘喜
天道無情,人間常穢──常穢
黑歷史的使徒___薩格托斯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4
「顏色……」
「很喜歡……」
「穗喜歡鳳的顏色!」沉默的穗突然用歡快的語調迸出這句話。
像是興奮過度地將雙手舉向天空,單腳著地在桌旁自轉了一圈,琥珀色隨著過長衣袖飛散在空氣中。

「還有、穗喜歡『這個』!跟圖書館一樣喜……喜?」
歡快語調突然間中斷,穗像是想起什麼呆立在原地,高舉的雙手漸漸垂下。

「穗……好像、忘記什麼了?」

(糾結要不要繼續寫下去 mayday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桑園都慧理

魔法少女·霽霞華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5
(2018-02-05, 01:48)卡普耶卡 提到︰ 「顏色……」
「很喜歡……」
「穗喜歡鳳的顏色!」沉默的穗突然用歡快的語調迸出這句話。
像是興奮過度地將雙手舉向天空,單腳著地在桌旁自轉了一圈,琥珀色隨著過長衣袖飛散在空氣中。

「還有、穗喜歡『這個』!跟圖書館一樣喜……喜?」
歡快語調突然間中斷,穗像是想起什麼呆立在原地,高舉的雙手漸漸垂下。

「穗……好像、忘記什麼了?」

(糾結要不要繼續寫下去 mayday

「哎呀呀...」天華鳳看著眼前的孩子,像是在掙扎一般皺著眉頭,『怎麼辦呢...想幫他...可是神說不能改變世界軌跡...』,奇妙的扭動著身子後,他像是放棄掙扎一般嘆了口氣。

他從心口拉出一條仿若金絲的線條,但是自己卻隨著線條的抽出變得有些矮小,原本清爽的短髮也相對變成有些蓬鬆的長髮,隨著拉引的動作,穗身上的圖騰被『抓』了出來,圖騰與金絲交纏在一起,交會之處慢慢出現了一個玻璃墜飾,仔細看的話甚至會發現內側有一名少女的影像不斷流轉。

「呼...老夫只能這樣幫你了,如果你忘記了什麼,你就看看項鍊裡面吧,真是的...」天華鳳敲敲自己的腰椎,看起來活像是一個想裝成大人的小孩,他輕輕將項鍊放在穗舉起的手中,讓項鍊的溫熱趕走穗的煩惱。

他揮動空著的左手,圖書館的大門突然敞開,「狹縫不適合你們居民久待,趁其他人還沒擔心之前,回去吧。」一道強風在話聲落下的那一瞬吹起,將穗帶往大門的方向。

來人,送客!!(诶
SIGNATURE:
酒館角色卡~ 潘喜
天道無情,人間常穢──常穢
黑歷史的使徒___薩格托斯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6
(2018-02-19, 16:22)潘喜 提到︰ 「哎呀呀...」天華鳳看著眼前的孩子,像是在掙扎一般皺著眉頭,『怎麼辦呢...想幫他...可是神說不能改變世界軌跡...』,奇妙的扭動著身子後,他像是放棄掙扎一般嘆了口氣。

他從心口拉出一條仿若金絲的線條,但是自己卻隨著線條的抽出變得有些矮小,原本清爽的短髮也相對變成有些蓬鬆的長髮,隨著拉引的動作,穗身上的圖騰被『抓』了出來,圖騰與金絲交纏在一起,交會之處慢慢出現了一個玻璃墜飾,仔細看的話甚至會發現內側有一名少女的影像不斷流轉。

「呼...老夫只能這樣幫你了,如果你忘記了什麼,你就看看項鍊裡面吧,真是的...」天華鳳敲敲自己的腰椎,看起來活像是一個想裝成大人的小孩,他輕輕將項鍊放在穗舉起的手中,讓項鍊的溫熱趕走穗的煩惱。

他揮動空著的左手,圖書館的大門突然敞開,「狹縫不適合你們居民久待,趁其他人還沒擔心之前,回去吧。」一道強風在話聲落下的那一瞬吹起,將穗帶往大門的方向。

來人,送客!!(诶

項鍊明明是給予溫暖,卻讓穗有種被冰霜凝結的的陌生感,從手中蔓延開來。

陌生,可是不會討厭,不討厭這種感覺。

但還沒讓穗想清楚這種陌生感,一回過神狂風已經將她帶離圖書館,回到了初來此地的位置。

『狹縫不適合你們居民久待,趁其他人還沒擔心之前,回去吧。』

眨眨眼,所有色彩從衣服上脫落,隨著步伐滴落、滲入地面。

『如果你忘記了什麼,你就看看項鍊裡面吧』

看著玻璃吊墜仍繼續流轉著不斷變化的身影,穗在離開此地前一刻才終於想到陌生感的形容詞。

是踏實感。






「鳳,謝謝你。」少女的聲音響起。


終於糾結完了 mayday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桑園都慧理

魔法少女·霽霞華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7
天華鳳對著大門揮了揮手,但是那裏已經空無一人。

「又走了嗎...算了,開始久違的創作吧!!」他從虛空中拿出了一對紙筆並坐在樹墩上,漆黑的墨水在紙張上畫出一道道痕跡。

突然,他抬頭看了天花板一眼,喃喃自語著,「那個孩子...希望能記住老夫呢...」話聲落下,圖書館裡只剩下柔和的燈光與紙筆摩擦的聲音。


下一位顧客請進(?
custom_ulala
聲望留言:
小蒼蒼 聲望+1 接待完卡普的孩子了好棒
SIGNATURE:
酒館角色卡~ 潘喜
天道無情,人間常穢──常穢
黑歷史的使徒___薩格托斯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8
天華鳳停下筆,不知不覺間,周遭散落了一地的紙張,紙張上有著隨意的塗鴉與砸落的字句,隱約可見『好閒...』『那個神有夠不負責任...』『想旅遊...』等字句。

「唉...」天華鳳嘆了一口氣,身為管理員的他,不知何時才能暫時放假呢。

他輕揮右手,一陣風將四散的紙張疊放在一起,兩份相對整齊的紙堆則放置在桌面上。

「恩...就這樣吧」他隨意地在紙堆上各自寫上了標題。

【後悔的亡靈們】

【黑色的野狗】

「阿阿,真是好無聊阿~」,在某個世界的裂縫中,一個無奈的聲音這麼說著。
SIGNATURE:
酒館角色卡~ 潘喜
天道無情,人間常穢──常穢
黑歷史的使徒___薩格托斯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9
   

「這是哪兒呀?」黑暗卓爾在樹洞門口探頭探腦,身上穿著冒險者的粗糙布衣,發現裡面別有洞天,原本無神琥珀色瞳眸綻放光彩,像發現秘密基地的孩子,對天華鳳揮手道:「嗨,我叫貝爾芬格,來森林抓委託人要的啥『竹鼠』,你在這裡做啥啊?這是你家嗎?那是什麼?」

他指了指寫著標題的紙堆,連珠炮發問的壞習慣又發作了。

場外:
角卡。 https://docs.google.com/spreadsheets/d/1...=455775866
SIGNATURE:
酒吧貓卡:加加知君
龍王:巴絲特
[圖︰ images?q=tbn:ANd9GcRYi5aECloV7XiuzoqAcDN...ae-gzroXRy]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0
看著躁動不已的新客人,鳳的鼻子聳動了兩下,一股久遠之前的記憶浮現在他的腦中。

他摘下臉上的金絲眼鏡,緩緩開口道。

「這裡是狹縫的圖書館,一間只會出現在有緣人面前的圖書館」

「來自地底的客人,老夫是天華鳳,是這裡的居民,準確來說,老夫是圖書館的管理者」

「至於這兩疊紙嘛...」他低頭看了紙堆一眼,左手隨意一揮,那疊紙張便自行飛入黃金書櫃前的櫃台下方,消失在兩人的視線之中。

「是老夫隨意寫出的故事,不是可以見人的東西,那麼這位客人,你有想看的書嗎?」從椅子上站起來,天華鳳露出了溫暖的笑容。
SIGNATURE:
酒館角色卡~ 潘喜
天道無情,人間常穢──常穢
黑歷史的使徒___薩格托斯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