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中的奇妙樹洞
只看該作者
#21
「老夫?你看起來不老啊。」

貝爾芬格翹腳坐上椅子,挑眉托著下巴打量眼前的少年,心想他可能是娃娃臉吧,咧嘴笑道:「有緣人才能進來,那我還真是幸運,不過我很懶得看書呢,我對黑色的野狗、櫻花跟閃亮的東西有興趣,要不就聽你說說關於這些的故事吧?」

他依舊單手托著下巴,前傾身子將手肘支在桌上,嘴角勾起饒有興味的弧度,目光灼灼盯著天華鳳。

場外:
撩哥時間到。
SIGNATURE:
酒吧貓卡:加加知君
舊校聯:盧蒼牙
[圖︰ images?q=tbn:ANd9GcRYi5aECloV7XiuzoqAcDN...ae-gzroXRy]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2
「年齡不能只看外表,千歲的精靈龍也不過一隻手掌的大小」天華鳳伸出右手比劃了兩下,隱約可見某種爬蟲類的輪廓。

他在貝爾芬格的正對面坐下,兩杯冒著熱氣的紅茶從廚房裡飄了出來,緩緩降落在兩人面前。

「同理,老夫的外貌也和年齡無關」
他攤開雙手,有些慵懶的說道「每個人進入圖書館的時間都不同,若是認真去計時間的話,老夫估計早就瘋了」
「這裡的時間是混亂的,只有在開門的瞬間才會正常流動,說不定你回家時,世界就毀滅了呢」

「然後回到正題...」天華鳳移開視線,就像是他什麼都沒說一樣。

「關於那個黑狗...他的故事太殘破了,不能見人啊...」

「隨興創作一個故事吧...就用你說的櫻花吧」他微微移動身體重心,以左手撐住臉頰,右手掌心朝上,一株盛開的櫻花就在右手上散落花瓣。

「很久很久以前...」


很久很久以前...

有一個人還沒想到故事(喂

下回待續 custom_ulala
SIGNATURE:
酒館角色卡~ 潘喜
阿法高中的辣個新生──二宮 伊織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3
「謝啦。」貝爾芬格一手接過紅茶,豪邁地仰頭就灌,隨即哀號吐出被燙紅的舌頭,搧了半天才不疼,他邊吹著紅茶邊問道:「如果知道待了多久會瘋掉,為啥還要待在這裡呢?而且還得等待有緣人造訪,多無聊呀。」

聽見天華鳳提到那種可能性,他斂下眼睫盯著紅茶表面,苦笑自嘲:「已經沒有家可以回了,世界毀滅也無所謂吧?」

櫻花瓣忽地飄來,勾起他的興致抬起頭來,長在天華鳳掌上的小巧櫻樹映入眼簾,他笑逐顏開伸出手,輕觸樹冠外圍,怕打斷對方說故事,卻又忍不住輕聲發問:「這是真的嗎?真正的櫻花有多大呢?」
SIGNATURE:
酒吧貓卡:加加知君
舊校聯:盧蒼牙
[圖︰ images?q=tbn:ANd9GcRYi5aECloV7XiuzoqAcDN...ae-gzroXRy]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4
噓了一聲,天華鳳將纖長的手指豎立嘴前。

只見他一揮手,圖書館的景象如泡影般消逝,取而代之的是兩人身旁的巨大櫻花樹。

花瓣漫天飛舞,微風拂動髮絲,盡管眼前的一切如此真實,臀部傳來的觸感卻讓你確定自己還坐在圖書館中。

天華鳳拍了拍櫻花樹,輕啟雙唇。

「......在臨海的懸崖上,有一株美麗的櫻花樹」

「據說,它比村子裡最老的長輩更年邁,比最強健的年輕人更堅韌」

「一日,一名衣裝詭異的年輕人無預兆地出現在櫻花樹下」,花瓣飛舞,一名有著長髮的年輕人手捧書籍坐在樹下,搖頭晃腦似在讀書。

「村民們對突然出現的年輕人抱持害怕且好奇的態度,卻也不曾與之交流」

一眨眼,一個臉部模糊的孩童走近櫻花樹下。

「一日,一名孩童忍不住好奇心,上前詢問:『你是妖怪嗎?』」

「『是也說不定』」,年輕人合起書籍,無奈笑道。

「那日,年輕人多了一個聒噪的朋友,孩童也多了一個老氣的聊天對象」

天華鳳一揮手,海上的太陽快速的移動,而櫻花樹開花又凋謝,大地才覆薄霜又臨烈日。

不知從何時起,一棟小屋矗立在懸崖上。

「兩人陪伴彼此數年,櫻花樹下也多了一間簡陋小屋」

「孩童不再年輕,成為了大人,而年輕人依舊是年輕人」

畫面一轉來到小屋內,一個年輕人與中年男子分坐方桌兩端。

「看著年輕人,男子才發覺眼前人似乎不是普通人」

「是阿,他發覺了」天華鳳的臉上,突然出現一抹複雜的笑。

「男子開始向年輕人提出請求,而兩人的好交情也讓年輕人不加思索就伸出援手」

沃土、木材、漁獲、財帛、金銀,一個個物品出現在小屋內。

「男子很滿足,很滿足......」雖然這樣說著,屋內男子模糊的臉上卻絲毫不見幸福。

不知何時起,海上漂來了一片烏雲,籠罩在小屋上。

天華鳳的臉,也因為陰影變得模糊不清。

突然,男子從書架抽出一本書。

「偶然間,他撿到一本書」

「書上寫著能夠永生的咒法」

「不加思索地,他開始籌備咒法所需」

「他不知道,那門咒法是不完整的」

「年輕人最好的朋友,就在他面前,變成了陌生的怪物」

天華鳳一揮手,櫻花樹中央裂了開來。

「年輕人親手將怪物與櫻花樹同化,令其永生」

「那天,光芒刺穿天芎,暴雨沖垮了小屋」

「年輕人也離開了」

天華鳳一握拳,四周幻象頓時破滅,依舊是圖書館,依舊是那杯紅茶。

「......就是這麼一個虛構的故事喔」他笑著說道。
聲望留言:
巧達 聲望+1 二喜說隨興創作個故事結果創作了八個月ww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5
即使知道櫻花可能只是泡影,貝爾芬格仍掌心向上舉起手,渴望承接一兩片花瓣,隨著場景變換,他時而抬手遮擋烈日,時而起身探頭望向裂開大洞的櫻樹,直到故事說完才張腿坐回椅上。

年輕人失去摯友的部分勾起了貝爾芬格的共感,想起自己失去母親的痛,要是他沒有整天往外跑透露村莊位置、如果他那天沒有出門、若他當時擁有足夠的戰力或治療能力……是否就不會喪失摯愛?

他不懂得收斂地盯著天華鳳,垂眉哀傷道:「那個年輕人……就是你吧?」

場外:
抱歉拖太久了。
SIGNATURE:
酒吧貓卡:加加知君
舊校聯:盧蒼牙
[圖︰ images?q=tbn:ANd9GcRYi5aECloV7XiuzoqAcDN...ae-gzroXRy]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