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步舞曲白貓的空中閣樓
只看該作者
#21
跟泰迪和廚月體驗了卡布帶的pf團,尚未完結,謝謝各位。

角卡:https://docs.google.com/spreadsheets/d/1...1074444038

黑水:https://docs.google.com/document/d/1b7dE...sp=sharing
SIGNATURE:
酒吧貓卡:加加知君
貓形中,人形樣貌在此。
[圖︰ images?q=tbn:ANd9GcRYi5aECloV7XiuzoqAcDN...ae-gzroXRy]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2
〈變調〉

再怎麼瞪視存摺上僅存的五百二十二塊也不見增加,又瞥了眼窄室滿地沒中的發票,他知道現在不是選擇夢想或現實,而是抉擇果腹或餓死的時刻了。

他奔向離家最近的便利商店,操作提款機面對上次編曲收入尚未進帳的事實。

猶記得自己在公廁大的臥房搗鼓半天,滑鼠和鍵盤上的手垢猶如海底沉積物堆疊,菸灰缸裡夭折的菸蒂堆積如山,他手上還夾著一根,屢屢跟鉛筆搞混塞到耳後,被燙得哇哇大叫。他搔頭盤腿坐在電腦椅上,反覆隔著噴麥罩,對著麥克風深情款款蹙眉試唱,不時遭到左鄰右舍怒罵幹譙,他只得壓低音量繼續唱或充耳不聞,哀嘆鄰居半夜運動都聽得一清二楚的陋室,怎麼比得上專業錄音室。

直到吼成了破鑼嗓子,天光也透過被前女友的貓撕扯成條的窗簾照亮滿室狼藉,他才將嘔心瀝血之作存進隨身碟,置入牛皮紙袋輕放於車廂中,繞過消瘦的臉頰扣上安全帽帶子,半睜著底下掛著兩輪青黑眼圈的眸子,騎上小綿羊歪歪扭扭在路上行駛。陽光迎面射來照得他張不開眼,若有似無闖過幾個紅燈,他心如止水不甚在意,身後的煞車撞擊聲彷彿遠在天邊,鏗鏘有力問候他祖宗十八代的關心傳來,他也微笑頷首說著「謝謝指教」飄飄然騎過。

命大抵達了客戶的公司,他被秘書領進員工皆埋首電腦前苦幹的辦公室,空調苟延殘喘吹進的冷風,驅散不了人體毛細孔散出的熱氣與汗味。他雙手呈上僅值幾千塊的曲子,只為了跟客戶面對面溝通,是否還有哪裡可以修改得更好。絞著衣襬站在填詞人身旁,後者單手接過牛皮紙袋撕開,把隨身碟往插槽一塞,將頭戴式耳機湊近耳畔片刻,便放下耳機起身拍著他的肩膀,感慨萬千道:「辛苦你了,雖然這首依然難聽到有剩,不過公司只給你那點費用也沒辦法,就這樣吧。」

連「搞啥」都來不及出口,他就被送出公司外頭,杵在大太陽下發愣,一方面氣惱不曉得哪裡不夠好,另一方面卻又過度疲憊而鬆了口氣。

那時的怠惰就是整組壞光光的前奏了吧?他下定決心將夢想——拋諸腦後,領出剩餘的存款揣進口袋,在便利商店買了十元一根的原子筆和履歷,趴伏用餐桌前振筆疾書,學歷填上三流大學中文系、曾任職務填上編曲人、應徵職務填上服務員、希望待遇填上按照公司規定,機械式地寫滿一疊,朝著最近的連鎖速食店出發。

面試官是名熱心的歐巴桑,兼任輔導員工作,指手劃腳教導只會泡麵的他如何出餐,他只要把口罩上的雙眼瞇成彎月假笑,洗淨前臂戴上手套、計時器響撈起定量薯條抖個兩下、握著被紙巾包住的甜筒轉動手腕,將霜淇淋捲成漂亮的螺旋白塔,跟發揮功能的油炸機與製冰機沒有兩樣。

「按部就班」動手放空十小時就可以回家,不用沒日沒夜操勞又擔心來不及交件,不是好多了嗎?他已脫掉口罩,邊對面試官笑得燦爛邊分心想道。與之對坐的面試官讚不絕口,連聲稱讚他是餐飲業不可多得的新星,一點就通又笑臉迎人。

「啊你當初怎麼會想去搞音樂?年輕人的夢想喔?」
面試官推了推老花眼鏡,瞇起眼審視他的履歷,他故作羞澀點頭稱是,她便滔滔不絕耳提面命:「夢想又不能當飯吃,玩一下過過癮就算了,你現在迷途知返吼還不算晚啦。」

「嗯嗯,您說得是。」
不曉得二手器材能換幾個錢,如果付完房租還夠買箱泡麵,撐到薪水到手就好了,臭貓不能跟著我挨餓,得替牠找個新家……他左耳進右耳出思道。

「說到這個我就滿肚子氣,我老公呀說要開什麼咖啡廳,我早說他沒那個本事、注定一事無成,最後還不是被我說對了?賠了一屁股債關門大吉。」
她抓著他的履歷又甩又拍,彷彿正教訓著她那不爭氣的老公。

「嗯嗯……」
這些爸媽三叔公五嬸婆都唸過了,他寧可睡天橋下、啃行道樹樹皮,也不想回鄉被口水淹死,孰料她數落了幾輪自己的老公,話鋒一轉往他身上招呼:「嘖嘖嘖,只是你沒其它工作經驗吼,我要跟上頭協調比較不方便啦,要是你畢業不要浪費時間去搞什麼音樂,有點上進心找份穩定的頭路不就沒事了?」

「嗯。」
他垂下腦袋盯著自己的膝蓋,連兩人桌前那份香氣撲鼻的速食,也提不起他的興致。彷彿遇見知心聽眾,她乘勝追擊:「連我這外行都知道,編曲不就咿咿呀呀,聽起來不錯錄下來就好,有什麼技術成份?有什麼值得追求的?難怪薪水低到你要轉行,幸好你現在看透了,否則等到超過二十七歲還沒份正當工作,人生就——」

後段話語尚未出口,他就起身端起托盤砸上她的臉,冰炫風模糊了她的視線、雞塊擠進她嘴裡,漢堡中的生菜等配料跟她的捲髮纏綿悱惻,翻倒的檸檬紅茶濡濕履歷。他掛在臉上的營業用笑容垮了下來,一手於身側緊握成拳,另一手掏出五百二十二塊朝桌上一擲,從咬得快迸裂的牙關間擠出聲音:「這餐拎北請,不用找了。」

犯案後隨即奪門而出,撇下摀著臉呼天搶地的面試官,他騎上小綿羊揚長而去,默默咀嚼混亂中搶救出來的大薯,嚥下肚仰天狂笑。他怎會忘記編曲大功告成時,累得像條狗卻無可比擬的成就感?甚至在他被汙言穢語羞辱時,還滿腦子環繞出自己手的旋律傻笑?他還有大把人生、還沒有山窮水盡,就算會輸到脫褲,他也想痛快地賭它一把。

心想騎到多遠的便利商店乞討過期食品好,他不自覺哼起了隨興而作的曲調……

bgm: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KhBzbsSXi
SIGNATURE:
酒吧貓卡:加加知君
貓形中,人形樣貌在此。
[圖︰ images?q=tbn:ANd9GcRYi5aECloV7XiuzoqAcDN...ae-gzroXRy]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3
安安!這裡是快樂地在貓貓島企劃中打滾的小蒼蒼,罵著畫風還是入JOJO坑了,歡迎餵食大喬xDio、二喬x西撒、承花、仗助x億泰、喬魯布給我,謝謝(太多啦),以下是小說跟短文,歡迎加入一起玩,或來場外跟我尬戲OWO/

修補便橋
滿載食物的小馬車
貓貓翻肚秀
跑腿風波
老師去哪兒
泳貓救難隊
喝牛奶忍笑大賽
大雨
不速之客
鬼屋探險
有機可趁的麵包攤
SIGNATURE:
酒吧貓卡:加加知君
貓形中,人形樣貌在此。
[圖︰ images?q=tbn:ANd9GcRYi5aECloV7XiuzoqAcDN...ae-gzroXRy]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4
魅魔的茶會

風和日麗、綠草如茵,草坪上的露天咖啡座上,有兩個與景色相稱的潔白身影,分別是一男一女歛翅的天使。女天使一手撐頰,另一手用長勺攪拌著骨磁杯中的咖啡,思緒隨漂浮的奶精旋轉、沉澱。男天使拈著吸管,猶如採蜜的蝴蝶,靜靜啜飲玻璃杯中的蜂蜜檸檬。

跟這清爽場景格格不入的,是隻穿著紅黑緊身皮衣的男魅魔。纖腰與白皙的大腿一覽無遺,他翹著穿著長靴的腿,跟兩名天使坐在同一張桌前,端著長菸斗吞雲吐霧,光天化日之下大談的話題,惹來隔壁桌其他天使頻頻側目:「我說現代人類是不是吃太多地溝油跟塑化劑了?怎麼一個比一個還小?連塞牙縫都不夠,叫我要怎麼吃飽?」

女天使翻了個白眼,舉起長勺直指魅魔,一樣口無遮攔:「只聽一造說法不準,更何況是你那張嘴。說吧,這次又是怎麼分手的?」

魅魔被吸了不知幾百年的菸給嗆著,摀著嘴大咳了好幾聲,待煙霧散去,只見他食指相觸,視線游移噘著嘴道:「就……人家太餓『外食』時被發現了,誰知道他的蒐證技術那麼——」

女天使抬手制止他的辯解,蹙眉瞇縫起眼道:「我說你這樣亂搞,任誰都不會長久的吧?」

「哪有,要是遇到身心靈都契合的人,我也是會乖乖『就範』的啊。」
魅魔垂眉十指交扣,像是為自己感到不幸的少女,卻又立刻變了張臉,合掌興高采烈道:「對了,我最近又發現了新的目標,那是個光頭武僧喔,感覺身體就很強健,不過他說自己沒談過戀愛,唉……初戀通常都沒有結果。」

「出家人你也吃得下嘴啊!」
女天使拍桌吐槽,震得幾人的茶杯跟茶盤叮噹作響。男天使放開吸管,悠悠道:「你不是初戀不就得了?」

似乎沒想到他還在或會開口,兩人目瞪口呆望向了他。過了一會兒,魅魔拍著他的後背捧腹大笑,女天使單手支著臉頰道:「我說你也太寵他了吧?現在就算落井下石,也是他活該喔?」

「哈哈,謝啦兄弟,你說得對,這次我會好好把握的。」
魅魔一口喝乾面前的茶,拍著小翅膀下凡去了,留下乾瞪著男天使飲茶的女天使。雖然跟她沒有關聯,她還是感覺憋屈道:「你為什麼不跟他坦白?」

男天使放下只剩半杯、仍有半杯的蜂蜜檸檬,闔上眼簾笑道:「他會回來的。」

「哇……你才是真正的惡魔吧。」

儘管信誓旦旦說著,但他後面依舊帶著蜂蜜檸檬也蓋不過的苦澀,輕聲呢喃:「不回來也好。」
聲望留言:
小椿 聲望+1 酸酸甜甜
Kaabou 聲望+1 苦苦澀澀
SIGNATURE:
酒吧貓卡:加加知君
貓形中,人形樣貌在此。
[圖︰ images?q=tbn:ANd9GcRYi5aECloV7XiuzoqAcDN...ae-gzroXRy]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5
謝謝舞鳶把故事借我練習配音,希望能把五元醫館系列錄完,不務正業玩下去,有意見就用聲望告訴我吧,感謝收聽。

可以在這裡聽喔:https://open.firstory.me/user/ckjsaaej7954108944oleg9t1

我弟還把另一個故事做了個remix的版本,我不知道他在衝殺虫但感覺比原本的屌欸 custom_ulala

在這裡聽remix:https://drive.google.com/file/d/1xsArmD0...sp=sharing
聲望留言:
舞鳶 聲望+1 給蒼蒼一個受寵若驚的愛心❤
SIGNATURE:
酒吧貓卡:加加知君
貓形中,人形樣貌在此。
[圖︰ images?q=tbn:ANd9GcRYi5aECloV7XiuzoqAcDN...ae-gzroXRy]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6
五元醫館之當歸出爐啦!角色多起來但我一個人聲線不多,我就會很緊張,只能盡量區分了 mayday 其它的故事也可以聽聽看喔。下一篇有刺激的,我決定也附上防自殺熱線。

在此收聽:https://open.firstory.me/story/ckk3v8qo7...16f8tvnc1u
聲望留言:
Heiray 聲望+1
Ernest 聲望+1 刺激的???
小椿 聲望+1 我猜刺激的是醫館的黃連篇(´ΘωΘ`)
SIGNATURE:
酒吧貓卡:加加知君
貓形中,人形樣貌在此。
[圖︰ images?q=tbn:ANd9GcRYi5aECloV7XiuzoqAcDN...ae-gzroXRy]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7
現在我要自己混音了,混得不好請見諒orz醫館系列的相逢、相知、相離想放在同一集裡。

黃連:https://open.firstory.me/story/ckljqb166...92s67c9cy2

桂花:https://open.firstory.me/story/cklk2gfws...96jtpcn4wh
SIGNATURE:
酒吧貓卡:加加知君
貓形中,人形樣貌在此。
[圖︰ images?q=tbn:ANd9GcRYi5aECloV7XiuzoqAcDN...ae-gzroXRy]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8
婭巴頓與不來梅的城市樂手

月明星稀,營地旁只有篝火燃燒的劈啪聲、溪流潺潺不息的水聲,還有婭巴頓手持小刀削著木塊的唰唰聲。她坐在營火前粗大橫倒的枯木上,彎腰把最近遇見的廚師紅龍簡化木雕,跟腳邊已放著的章魚、食人魔、納迦等可愛版本的雕塑擺在一塊兒。她上下拋擲著新的木塊,想不到還要刻些什麼,漫長的守夜時間卻還沒過去。

「啊!你們要去哪裡?不是吃飽了嗎?」她發出一聲輕呼,倉鼠吱唧突然從胸前的洋裝間探出頭來,仰望天際抽動粉紅小鼻子,長戟大兜蟲海克力斯也從翻騰斗篷的內側爬到外側,展翅飛向廣闊無邊的天空。此時,天上不僅有滿月灑落的銀光,而是觸手可及、漫天飛舞的點點星光,並非眷戀又危害人間的鬼火,而是螢火蟲們為了繁衍跳起的舞蹈,光點反射在她微微瞪大的金黃龍瞳間。她回過頭看向身後,搧了搧徒具外型卻無法帶她上天的翅膀,有些羨慕夥伴取得了飛行之翼,但依照紅龍貪婪的程度,短短一小時的飛行只會令她更飢渴吧……

海克力斯雖然不會發光,也在左拐右繞展現飛行技術,在螢火蟲間穿梭自如,她看著停在吱唧鼻尖閃爍的螢火蟲,也在無人看見時露出放鬆的笑靨。

其他人沒看見似乎有點可惜,但時間還沒到,也不能把他們叫醒,不如……她靈機一動掏出灰色魔術袋,從中拉出三團毛球,興奮地扔向營火前的空地。毛球們蠕動幾下,化作野豬、巨獾與恐狼,低頭對著陌生的環境聞聞嗅嗅。

她急忙上前依序搓揉著三隻友善的野獸毛皮,甚至把臉埋進毛髮間深吸口氣,直到品評出唯有巨獾的毛質能與吱唧相提並論時,才呼出一大口氣抬起頭,指著遮天閉月明滅的螢火蟲小聲道:「你們看,很漂亮吧。」

儘管她也不明白自袋中取出的生物,是否為真實的生命體,以及牠們有無足夠的智力欣賞,但牠們還是循著龍爪的方向轉頭望去。不知是否為了看得更高更遠,野豬蹄子蹬地一蹦掀起泥土,跳上了恐狼的背脊,巨獾也依樣畫葫蘆,環狀繞著兩隻野獸的身軀爬了上去,前腳搭在野豬的頭上登高望遠。海克力斯咻的一聲迴旋,用雄偉的胸角頂起吱唧柔軟的肚腹,甩到背上展翅起飛,棲在了巨獾的腦袋上。

婭巴頓趕緊摀住嘴不笑出聲,眼角逼出幾滴淚來,在手掌後悶聲道:「噗!這是什麼?《不來梅的城市樂手》嗎?」

可惜她並不擅長任何樂器,這時亦不允許出聲引來敵人猛獸,於是她戴上巫師帽,讓鮮花法杖前端綻放出清新淡雅的小蒼蘭,模仿法師或指揮家,手腕左搖右擺揮舞法杖。恐狼不曉得是性格憨厚,還是被迫執行指令,四肢顫抖、搖搖晃晃艱難地轉了半圈……

一隻螢火蟲或許是飛累了,好死不死停在野豬的長鼻子上,成了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野豬忍不住抽動鼻子、緩緩張開長著尖長獠牙的嘴,哈啾一聲打了個驚天動地的噴嚏,嚇得倦鳥從營地後只見黑色樹影的森林中紛亂飛出,海克力斯也及時載著吱唧飛走,停在樹幹上悠哉地吸食樹液,讓倉鼠後腳懸空扒在牠收起的光滑甲殼上。

面對巨物碰的一聲重摔的騷動,帳篷裡的人無一被吵醒,掀開簾子就見婭巴頓被三隻東倒西歪的野獸壓在最底下,她慌忙擺動雙手表明自己沒被襲擊。在巫師帽彷彿落葉飄搖,掉在她的頭頂時,她兩手抓著帽子邊緣,幾乎要把帽子撐破,妄想掩住充血殷紅的整張臉龐,硬是避開解釋這慘況的成因,懦懦說道:「換、換班了……」
聲望留言:
泠音 聲望+1
SIGNATURE:
酒吧貓卡:加加知君
貓形中,人形樣貌在此。
[圖︰ images?q=tbn:ANd9GcRYi5aECloV7XiuzoqAcDN...ae-gzroXRy]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