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氏工作坊】
只看該作者
#11
「I」 for 「Ink」:
 


       旭日升起,在晨曦的光耀下,一座古色古香的悠久都城迎來她嶄新的一天。車輪碌碌轉動,青石街道上有早起的趕路人,也有販售衣食玩物的攤販行商,更有王公貴族的華轎、行乞流民的破碗。
       而這也只是都城廣大的三百六十巷弄裏,被人所注目的其中一面罷了。
 
       都城的西北角,有一棟五層樓高的華美高塔,以鶴立雞群之姿挺立;而高塔的頂端,有一個男人正單手倚著護欄,眺望底下都城的繁忙景色。
 
       其人長約六尺有餘,穿著一身枯黃色的漢服,黑髮及肩,眉宇溫和平淡。他一語不發地凝望了許久後,抬起平健的腳步轉身入內,席地而坐。
 
       一張橫式的全開宣紙以及掌心大小的金爐,正擺在男人的座前。他只抬手示意,旁側的書僮就立即送上石硯,裡面還有半塊已細磨成汁的松煙墨。他點起爐香,從筆架中拿起一枝狼毫筆,放入硯中吸飽大量墨汁,隨即振起手臂爽快揮毫。
 
       與他外顯的文雅氣質不同,畫紙上的他筆力雄厚,筆勢走起便是直行三千里外,再由濃淡有次的撇捺構出一路的風雲沙塵。男人的表情看似寫意,實則每一道目光都追緊筆尖的收放,止於應止,行所當行。
 
       三炷香盡,三千山水成。宣紙上是一片廣闊的大漠風光,強勁的北風吹拂整片蒼茫黃土,一名行者與風雲為伴,以人類渺小而緩慢的步伐跨越這座蠻荒世界。
 
       隨侍的書僮悄悄湊近觀視,不由讚嘆道:「好宏偉的景色……大人,大漠就是這個樣子的嗎?」
 
       「……真正的大漠,遠比這幅畫還要壯闊數百倍。此次不過是一時感念起遠方友人,以此緬懷罷了。」
       男人放下狼毫,拿起另一枝較小的毛筆,於左上書寫「大漠獨行圖」五字,並留下自己的落款。
 
       此時,樓下有細碎的腳步聲傳來,一名侍從打開房門,單膝跪地稟報。「張大人,國公有事召您商討,請大人即刻回府。」
 
       「我知道了,馬上就回去。」男人坐起身子,走出去時不忘吩咐:「蘭心,畫晾乾後將它收到我的書房。」書僮連忙應是,跟著恭送男人離開塔樓。
 
       無人的高塔內,清涼的晨風悠然吹過。未乾的「山澗居士」四字,點綴在畫布的一角,入紙三分。
 

 
墨,可書可畫,象徵黑白分明、橫豎由心的沉暗色彩。
明年年初時,如果有機會寫一張「謹賀新年」掛到門口邊,或許還挺不錯的呢?
聲望留言:
小南 聲望+1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土撥鼠看不懂
SIGNATURE:
我的d100只有兩面,一面是1,另一面是100。─── by 幸運F
酒吧:米拉可
 
開放TRPG人生相談業務,歡迎新手諮詢!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2
「J」 for 「Judgement」:
 


       簡直是一坨狗屎。亞力桑格坐在辦公椅上想著,自己讀法學院六年可不是為了來這種地方處理蠢事的。
 
       風扇的轉速就如同窗外的空氣般萎靡,讓他不禁懷疑這個小鎮的稅收到底被掏空到什麼地方去了。是年中舉辦的夏日烤肉派對?還是鎮長夫人那幾櫃最新款的涼拖?
       思考這些事情令人心悶,也使頸後的汗水浸濕了立領,男子只能抓起手帕胡亂擦拭幾下,避免稍後結晶的鹽分毀掉這件他最喜歡的襯衫。
 
       「……大人,法官大人?」
 
       這隻狗的吠叫他也受夠了,整天只會掛著一張擔心天塌下來的臉,將山一樣高的爛帳丟給自己處理。亞力桑格斜眼盯著桌前拘謹站直的中年人,說道:「十點準備開庭,我知道。待會就可以出發了。」
 
       「那個,就是這方面的問題。」中年人抹抹汗,滿臉無奈的陪笑說:「因為天氣炎熱,昨天約翰又忘記把車停到樹下,所以現在引擎有點……呃,小狀況……」
       用力深呼吸一口氣後,亞力桑格試圖讓自己冷靜。「所以,什麼時候可以修好?」
 
       「技術部的正在搶修…」行了,聽到這裡他就放棄了。指望那幾個半吊子的年輕人在三十分鐘內修好,還不如指望外面警衛養的老麥町能載自己上法院。快速收拾好幾件必備的文檔,亞力桑格邊疾步走出辦公室外,邊順口埋怨道:「在我收庭走出法院時,我要看到那輛該死的破車能發動上路,否則就扣所有人半個月的薪水。」
 
       雖是鄉下地方,但金錢的力量依舊不可小覷。亞力桑格在消耗了一張偉大的林肯總統後,成功攔到一台計程車,堪堪準時抵達法院門口。他沒有穿起黑袍,因為打從第一天他便明白──鎮上的這些傢伙根本不在乎那些。
 
       於是他只稍微整理衣領後便推開審判廳的大門,引得裡面的陪審團們頓時止住閒聊,全部轉過頭來盯往門口。片刻的沉靜,亞力桑格也懶得再理他們坐的是正是歪,逕直走到自己該在的位子上:「諸位,本庭此刻即將開庭,請保持肅靜。」
       他很順手地打開筆電,至於原因……嗯,用一句話概括就是,書記員的位子是空的。萬幸至少陪審團的席位有超過一半,不然他真的很想回家。
 
       「原告,請開始陳述案情。」一坐上法官席,他的眼神就換了。方才被俗務所擾的臉色變得洗鍊精明,完全進入工作狀態。此刻的法庭,宛若是他掌管的王國。
 
       ………
 
       開庭結束,人們陸陸續續地魚貫而出,留下亞力桑格待在空蕩蕩的大廳裡整理記錄。噠噠噠的鍵盤聲不間斷地響過,不時他會按壓太陽穴,暫停休息個幾秒鐘。他凝神盯著電腦螢幕,左手下意識向前伸,伸到一半時才想到──這裡不是他的辦公室,桌面上沒有裝滿黑咖啡的馬克杯等著他。
 
       所以當指尖碰到燙熱的紙杯時,他內心全無設防而導致手腕一抖,差點把杯子打翻。抬頭一看,某位穿著公務員服裝的年輕小姐,束起雙手站在桌子旁邊。烏黑垂落的及腰長髮吸引住亞力桑格的視線,使他沉默兩秒後才說:「我不認識妳。妳是這裡的人?」
 
       「工作辛苦了。」女子第一句話給他的感覺是,很有禮貌的人:「不好意思,我看您好像很累的樣子……所以泡了一杯咖啡。」
 
       「妳還沒回答我的問題。」他提醒了她,並且拿起咖啡品聞──是拿鐵,而且是用奶精泡的。
 
       「…啊,是的!呃……我叫蘿拉,剛來兩個月而已。是行政助理。」她似乎被弄得有些緊張,又多補一句職稱。
       「喔,是這樣嗎。」他也沒多在意,只啜飲幾口就轉頭看回螢幕繼續工作。「辛苦妳了。」
 
       見此,女子只低頭行禮後,就默默轉身走出廳外。在門關上後,亞力桑格持續敲打著鍵盤,敲了一陣子後,他才猶疑地停下手。
 
       「……挺好喝的。」輕聲低語,不知究竟是想讓誰聽到還是自言自語。
       十指落下時,電腦發出的節奏變輕快多了。
 

 
前半寫得很快,但進法院後就突然失去感覺了,因此停下兩天等靈感君回來。
希望至少此次的文長能讓諸位看客滿意,沒有被辜負期望的感覺。(欸你)
聲望留言:
夜玥 聲望+1 0w0b,偉大的林肯總統無所不能
SIGNATURE:
我的d100只有兩面,一面是1,另一面是100。─── by 幸運F
酒吧:米拉可
 
開放TRPG人生相談業務,歡迎新手諮詢!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3
「K」 for 「Keeper」:
 

#
 
       一條看不見盡頭的長廊內,五人正向前走著。
       更準確來說,其中四人靠的較緊密些,行走的步伐十分小意,似乎生怕四周的黑暗裡忽然蹦點什麼出來。這幾人衣著各異,看起來有警官、有頭頂鴨舌帽的偵探、有衣著隨便的瘦弱文士,還有名青澀的女高中生。
       而最前面的那名白衣女子,全程沒有回望過後面四人一眼,只自顧捧著一本厚重的典籍,邊走邊照著書上的字句念誦。
 
       「...你們行走在幽暗的走廊裡。這裡顯然已久無人居,時可窺見各種陰暗的生物。」
       當女子的話音落下時,走廊的光線彷彿又變沉寂了些,能見度頓時急遽下降,使同行者趕緊抓好彼此的手。而後諸人的腳下似有躁動,幾隻溝鼠迅速從女高中生的腳下鑽過,引起一陣淺微的驚叫。
 
       「大約數分鐘後,你們面前出現了一道門。一道異常白皙的大門。」
       一道三公尺高的大門出現了,看起來通體潔白,卻籠罩著一股黑霧遮掩住其餘細節。幾人互看一眼,終於警官開口:「偵探先生,這邊我們兩個上吧。」偵探點頭同意後,他們各自從口袋裡抓出了兩顆奇妙的多面體──然後,丟到了地板上。
       「觀察。」兩人異口同聲說。
 
       喀拉喀拉......
       白衣女子低頭查看,高興地說:「恭喜,兩位都成功了喔。那麼...」她翻到下一頁,「這座門是白色大理石製成的,門上沒有鎖孔,卻有顆小小的晶瑩石頭,以及幾排文字...」
       濃霧散去,大門的面貌呈現於所有人眼前。這時,女高中生提問了。
       「我們知道門有多厚嗎?」
       「嗯嗯,大概是普通的混擬土牆厚度吧,30公分。」
       「我想識別門上的文字。」文士舉手。
       「請骰神秘學、語言或...」
       「可以聽到門後面的聲音嗎?」
       「聆聽......」
       「那......」
 
       十五分鐘後。
       「我覺得不行,太危險了!」文士首先用力拍牆抗議,「這後面一定有鬼,萬一裡面有人該怎麼辦?」
       偵探試圖辯解:「但是我們已經沒有其他線索了。難道你要回去那棟破屋找新資料?別忘了漢克是怎麼死的。」提到往事,文士冷顫了一下,不服地說:「我知道,但是小心為上總是好的......」
       此時,警官只是靠在牆邊冷笑。「我想你們應該還記得,剛才用神話學解析出的片段文字。不用想太美了,這裡肯定就是儀式召喚陣。如果像上次一樣的『那個』有兩隻以上,我們的火力裝備可不夠。」
       談論至此,大家都一片沉默。之後,率先打破沉默的則是少女。
       「但是......我們已經沒有時間了,對吧?」
 
       文士深呼吸一口氣,接著無奈垂下頭顱。「也是,看來沒辦法了。」
       「嘖,那麼偵探你過來,我準備一下。」上膛聲響起,警官的眼神頓時變得不一樣了。至於偵探,也單手扛槍緩步向前。
       從方才至今,白衣女子一直都靜靜等著。直到此時,她才微笑問說:「決定好了嗎?」
       「嗯......來吧。」最前方的偵探深呼吸幾次,然後舉起右手的骰子,任由落下。
      「開鎖。」
 
       許久許久以後。又或者是,下一刻後?
 
       由某人點起的火把已經熄滅。通體幽白的大門綻放淡淡螢光,透出半公尺寬的門縫。從門縫的邊隙,有幾滴深色的液體沿著弧線靜靜淌流。
       門內,地上有好幾個粉筆畫成的複雜圓圈,周圍則是數支傾倒的殘破燭台。肉眼難以辨識的黑暗之中,隱隱有數座肉丘正在移動。那些高聳的四腳生物正漫無目的地於房間裡遊蕩,踏下的步伐震盪起了腳旁的血水。
 
       房間的正中央,孤獨的白衣女子蹲下身子,撿起了一根沾滿腥臭唾液的半截小腿,輕拍掉黑絲褲襪上面的髒污,皺起眉頭。
       「真是可惜...就差一點了,真的只有一點點喔。」
 
       「看樣子,應該是不需要聽後日談跟解篇了吧?我會幫妳們折現的。」她嘆了聲可惜,放下變稍微乾淨點的斷腿,撿起旁邊遺落的最後兩顆十面骰。接著,女子站起來翻開書本,唸出最後一句話。
 
       「──那麼,故事結束。」
       世界重歸黑暗。
 

 
毫無預警的復刊!
沒有保證了,這次咱想怎麼連載就怎麼連喔!富堅萬歲!
聲望留言:
藍刺蝟 聲望+1 weeeeeeeeeeeeeeeeeeeeeee
夜玥 聲望+1 哦哦哦哦!連載了!話說這個白衣女子該不會是紫紫吧?(欸
零崎七夜 聲望0 腹黑KP!
SIGNATURE:
我的d100只有兩面,一面是1,另一面是100。─── by 幸運F
酒吧:米拉可
 
開放TRPG人生相談業務,歡迎新手諮詢!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4
「L」 for 「Love」:
 


       「今~天的晚餐是~什錦燒~」
       婦人哼著小歌走在街道上,後面拉著一台塞滿東西到發出悲鳴的菜籃車,一邊滑手機發訊息。
       『買了你最愛吃的。早點回來唷。』
 
       下午一點,她拿起鑰匙打開家門,將食材全部分類放進冰箱,掛起外套、換回寬鬆的居家服,忙活完後便一口氣趴到沙發上。
       「呼,今天好累呀,小順~~」
       她蹭著一塊長型抱枕,在沙發上滾來滾去,滿臉放鬆。
 
       「跟你說喔,早上賣菜的阿姨多送了我一把蔥,還說我穿的很好看……哎呀,小順你在說什麼啦,媽媽一直都是這麼漂亮,你這樣媽媽會害羞的。」
       「但是,路上有人在看我的胸部跟屁股。路過的金髮小哥看了三秒多,肉販老闆看了五次,超─級明顯的。很生氣吧?很令人生氣對吧,小順。」
       「呼呼呼,小順要幫我挖掉他們的眼睛嗎?」
 
       盯著枕頭,看了好長一段時間。片刻後,她溫柔一笑。「小順人真好。不過沒關係,媽媽會自己處理的。」
 
       繼續翻滾,滾到頭髮都亂掉之後,她才忽然想起一件事情。「啊,忘記看今天的小順了。」
 
       立起身子,婦人從電視機下的櫃子拿出一台長方形的厚重機器,「啪」地放到木桌上。她熟練地接好一堆紅黃白藍的電線,開心的戴上全罩式耳機,並打開電視的電源。
       頓時,螢幕上出現了四乘四的十六個畫面,有大門、玄關、臥房、書桌、衣櫃、廁所、淋浴間,各種角度的鏡頭毫無缺漏。
       「早上七點半……嘿咻。」按下遙控器。
 
       畫面閃過幾絲雜訊,隨即在廁所的鏡頭裡多出了一名男人,他似乎剛淋浴完畢,正在用毛巾擦乾身體,露出肌肉半裸的上身。男人回臥室穿好衣服,一邊扣襯衫扣子,手邊的電話卻忽然響起。
       他滑開手機,皺個眉頭便接起電話。『喂,是我。待會的早報嗎?我馬上便過去……』
 
       「啊啊……剛起床的沙啞聲真棒。」婦人臉頰緋紅,緊緊地摀住耳機。她快轉了一小會,到男人結束通話走進廚房。他打開冰箱,隨便抓起兩片土司抹了果醬,就裝入塑膠袋趕出門。
       「小順又不乖乖吃早餐了。」她嘆口氣,「下次一定要幫他多做一份,不准他拒絕。」
 
       出門之後,屋裡便沒有任何動靜,很長一段都是靜止的鏡頭。婦人毫不猶豫地用遙控器跳段,一邊喃喃自語:「今天會回來吃中飯嗎,會嗎……」
       「中獎!」畫面閃過了瞬間的身影,使婦人精準按下暫停。
 
       時間來到中午十二點半,男人重新踏進家門。這次他披著全套的西裝制服,將公事包和便當丟在客廳,便先去廁所洗臉。正當水龍頭打開,婦人專注地觀察他的指尖和細緻的雙唇時,男人卻突然停止動作。
 
       男人轉頭往上看,視線正對著鏡頭。他神情凝重地伸手去撥弄,沒多久就撥下一個半透明的玻璃殼,抓起鏡頭。
 
       「……咦?」
 
       不顧婦人的驚愕,男人沉聲說:『我不知道妳聽不聽得見。吃完飯我就會上去,妳給我解釋清楚。』
       然後,他就捏爛鏡頭,後面頓時只剩下了雜訊與沙沙聲。
 
       沙發上,婦人停頓了數秒才恍然清醒,趕緊查看時間。「得趁小順來之前收起來──」
 
       喀擦,有支鑰匙轉動了外面的大門,她收拾機器的動作霎時僵住,只能哭喪著臉望向大門。
       「小順,我……」
 
       「母──親──!!」
       門外的怒吼響徹整個房間。
 

 
咦,上次更新原來隔一年了嗎?
哎呀管他的>w<!
聲望留言:
夜玥 聲望+1 抓到!富堅老賊。
藍刺蝟 聲望+1 咪,以為有獵奇
SIGNATURE:
我的d100只有兩面,一面是1,另一面是100。─── by 幸運F
酒吧:米拉可
 
開放TRPG人生相談業務,歡迎新手諮詢!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5
「M」 for 「Mask」:
 


 

 
       許久許久以前的遙遠國度,
       誕生了一名罪人的孩子,
       身染怪物之血的男孩,
       被石頭丟打的孤兒。
       路過的神父不停腳步,
       街邊的娼婦不屑一顧,
       嗚呼,布列斯敦堡的孤兒,
       身染怪物之血的男孩。
 
##
 
       瘦弱的雙腿走進工匠的家中,
       硬實的膝蓋跪在主人的身前,
       我不求衣食溫飽的家園,
       只求能安置身軀的穀倉。
       一名從屋裡出來的女孩說,
       「幫幫他吧,我仁慈的父親」,
       嗚呼,宣告聖諭的加百列,
       她就是男孩的天國。
 
###
 
       捨棄了怪物之名的男孩,
       成為了工匠之徒的少年,
       每日揮汗辛勤地工作,
       陪伴著喜愛歌唱的少女。
       他的臂膀就是她的倚靠,
       她的話語就是他的救贖,
       嗚呼,即將登上天國的少年,
       遇見了地獄之火。
 
####
 
       夜晚的火焰如太陽般豔紅,
       仍掩蓋不住居民的慘嚎,
       無人能找出火的起因,
       神父歸咎於主的旨意。
       命運燒去了他開朗的臉,
       燒去了如鮮花般艷紅的她,
       嗚呼,跌落地獄的少年,
       面具成為了他的臉。
 
#####
 
       許久許久以前的遙遠國度,
       出現了一名無臉的男人,
       面具便是他的臉龐,
       不幸便是他的足跡。
       脫離被石頭丟打的城市,
       步入無人能看見的森林,
       嗚呼,布列斯敦之森的男人,
       身披怪物之名的罪人。
 

 
嗚呼,字母終於過半囉~(本來就該這樣)
SIGNATURE:
我的d100只有兩面,一面是1,另一面是100。─── by 幸運F
酒吧:米拉可
 
開放TRPG人生相談業務,歡迎新手諮詢!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6
「N」 for 「Night」:
 


 
       今晚的夜沒有聲音,寧靜得令我格外不適。
       我坐在營帳內,削著第一百四十六根箭矢,為它安插上羽毛。再三十四根就能結束了,還差一點──明明如此想著,但手指卻愈發不聽使喚。
       或許,是因為我在逃避真正該做的工作吧。
 
       『為什麼!!』
       白天那人嘶心裂肺的吶喊,還鼓盪在我的耳裡。我不知道,這到底是不是正確的……但令我更難過的,是我「正在懷疑」的事實。不該懷疑才對,這就是我們的生存之路,想起司祭的話吧。
 
       最終,我放下箭矢和小刀,帶起我的夥伴轉身向外。夜雖未深,外面卻早已無人活動,漆黑得如同天頂的夜,映照漆黑的我們。我不想給巡哨的眼看到,因此選擇從側面穿入林地,尋找小溪。在樹梢上移動的好處,就是不會踩到落葉,除了注意別碰傷鳥巢外,一點壞處都沒有。
 
       清澈的溪水,躲在繁茂樹林的籠罩中,提供我們最安全的掩蔽。我拔出木鞘,將夥伴放在河水裡浸泡,讓水流捲走上面的斑斑紅紋和腥味。任由手指傳來的寒意洗滌我的精神,等到月色已傾斜半度,我才拿起夥伴,在皎潔的月光下重新檢視。
 
       「……果然,還不夠。」
       雖然眼裡的它早已無比潔淨,但耳朵還是煩悶難耐。手很自然地握緊,揮出一道晶瑩的鋒芒。第一步、第二步,腳步順著馳走的意,突破清風與大地的桎梏,斬斷一條條看不見的線。這樣夠了嗎?還是不對,於是我聽從著它,閉上雙眼。
 
       風不是敵人。重力不是敵人。月光也不是敵人。沒有敵人。此刻,惟有我與我的夥伴。我就是劍,劍就是我。不用斬斷任何東西,不需要在意任何事情,只要聽著劍的聲音。
       往返復回,在峰與谷之間躍動,繞過靜謐的樹,撥開流淌的風,萬物的聲音都蓋不過此刻的劍。一尺之劍,迴盪出了千里之音。
 
       ──忽然,我觸碰到了一片葉子。
 
       睜開眼睛,劍尖三吋之前,站著一位身披黑簑的青年。他抬起斗笠,瞳孔正對著我,表情就和長久以來般固定不變。
       「刃,我在找妳。」
 
       「……葉。」我放下夥伴,輕輕挑起足邊的木鞘,手腕一抖便讓夥伴返鞘入懷。「是司祭,還是族長?」
 
       「司祭。今天妳的戰果,已經得到認可了。」雖然語氣始終沒有跳動,但我知道他正在高興。「妳的年歲也正好十六,今晚便要給妳傳授印記。」
 
       「明白了,我──」本應順其自然出口的話,卻被莫名的力量壓到喉嚨裡。我該說什麼?不對,為什麼我正在思考「我該說什麼」?根本沒有思考的必要,這不是我們的天職嗎。
       但是,那個男人的吶喊,沒辦法從我的腦海裡洗掉。
 
       「──我稍後就去。」
 
       葉定住了視線。我不敢看著他,只能低下頭,緊緊注視他的腳尖。我的本能想尋找理由,但理智告訴我是沒用的。葉一定知道,他一定有辦法知道我在想什麼,正如我也能知道他在想什麼。
 
       「……我會跟司祭說,妳正在弔祭英靈。」他用斗笠蓋起面貌,轉身離開了這裡。我忽然有些後悔,沒有仔細看他的眼睛。或許,我永遠也不會知道今夜的他,是用何種眼神在注視著我吧。
       對不起,明知你會替我找理由,我還是利用了你的溫柔。但是,我真的需要好好想一想。
 
       攀上最高的樹梢,我注視著純白而公正的月,以及旁邊的……星。頓時,我想起某個人類小孩說的事情。這令我暫時放棄思考,手指抬上半空,伴隨喃喃自語的嘴唇,開始比劃一個符號。
 
       「在銀月見證之夜,向星空祈求垂聽。全能的星靈呀,請聽從我的願望。」
 
       願望……我需要什麼?區區的我,能向星空祈求什麼願望呢。即使明知肯定構不著,我還是伸直了手,仰望黑暗的天際。
 
       「我想要……我想要知道,我所信仰的道路是否正確。請回答我吧。」
 
       終於脆弱到連這種問題都出來了。下一秒,我就嗤笑起自己的無能,卻忘了該怎麼牽出笑容。
 
       ──在那一刻,星空閃爍了。
 
       一陣亮光刺痛我的眼睛,周遭突然像有千顆太陽在照耀般,無處不在的光明吞噬了我。發生了什麼事?在我還沒反應過來前,感官卻又恢復了正常。
       還是寂靜的夜,月亮依舊潔白,樹梢甚至沒晃動半度。
 
       但是,我見到了遠方的異象。在河川的下游,有黑煙緩緩飄起,一片突兀的水霧遮蔽住了堤岸與草原。彷彿,有什麼東西在那邊爆炸,又像是……有東西在那邊墜落了下來。
 
       沒來由地,恐慌攀附上我的內心,靠在樹幹旁的五指微微顫抖。身為羽的一份子,我絕對該立刻回歸營地,報告觀察到的狀況,等待族長定奪。但是,直到方才還覺寂靜難耐的耳,此刻卻無比渴望遠方的聲音。
 
       去看看吧,去看發生了什麼事。
 
       「……這是不對的。」本想這麼說的我,卻在片刻後意識到,那句話根本沒被說出來。我很清楚,現在腳底所囤積的力量,究竟想做些什麼。我的身體,想代替我的本能與理智,去尋找那份答案。
 
       於是,我放棄了。就去吧,馬上去看。因為……
 
       我也很想知道。
 

 
今年的最後一篇!
某種意義來說,也是新階段的第一篇。
祝各位新年愉快,所有的願望都能成真。
聲望留言:
Szeto 聲望+1 新年快樂!
SIGNATURE:
我的d100只有兩面,一面是1,另一面是100。─── by 幸運F
酒吧:米拉可
 
開放TRPG人生相談業務,歡迎新手諮詢!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7
「O」 for 「Office」:
 


 
       「欸妳們看,那個人是經理嗎?」
       一樓大廳,幾名活潑的女職員正要走入電梯,此時某名女孩指著門口說道。遠處,一名提著公事包的男性,邊滑動手機邊推開旋轉門,只給櫃檯小姐晃了一眼證件,便頭也不回繼續快步往前。
 
       「經理,快來這邊~」女孩高聲呼喊著,卻換來隔壁同事的嗤笑。「跟妳賭一瓶飲料,經理才不會理妳,會直接走樓梯。」
       「我們辦公室在八樓耶!」「那就來賭啊,誰怕誰?」一陣喧鬧聲中,男人逐漸靠近,女孩鼓起勇氣又喊了一句:「經理,要搭電梯嗎?」
 
       男人抬起頭,似是猶豫片刻後,才展露出清爽的淡笑。「我想多活動幾步路,妳們先上去吧。」
       說罷他腳步向左一轉,就進了樓梯間,有規律地小跑步上樓。
 
       「經理……」
       「呀,真的好帥~~」「我贏了,中午請我喝咖啡。」「剛剛他明明就有搭理我,不算──!」
       隨著電梯緩緩上升,又一天平凡的上班日開始了。
 
 
 
       辦公室裡,鍵盤敲擊聲不斷,時刻能聽到一台電話又被接起,許多人在走廊間到處移動。偌大的樓層,卻沒有一處能是安靜的。
       一位職員搬著堆積如山的文件經過茶水間時,左右偷瞄見沒人注意,便慢慢放下文件堆,伸手去按咖啡機的沖泡鈕,稍微鬆了口氣。
 
       「幹什麼,混帳東西!」
       突然的吼聲嚇得他摔了咖啡杯,正當他趕緊抱起文件要衝回座位上時,才發現是隔壁的會議室在講話。
 
       職員從門縫偷看,見到上司正劈頭亂罵,把台下一群工程師訓得狗血淋頭。幾聲唯唯諾諾後,大家才終於散會,低著腦袋魚貫而出。
       「媽的,死肥豬。」經過時,職員聽到了幾人的悄悄低語,不由嘆了口氣,決定待會給自己足足十五分鐘的午休時間。
 
       在頂樓天台,他抽起白色的長菸,一邊捧著微熱的手卷飯糰,嘴裡也念念叨叨:「媽的,死肥豬。半年沒幫我加薪了,再這樣老子可幹不下去。」
       偶然間,他望見了樓下剛走出公司的人影,拎著手機與公事包舉手攔車,神態匆忙。捻熄菸蒂,職員望著離去的車輛,感慨說道。
       「現在這公司裡,像你這樣認真做事的人真不多了。下次財務會議,我會幫你跟上頭說好話的,經理。拜託你趕快踢掉那死肥豬升上去吧。」
 
 
###
 
 
       『您有67封新訊息,10通未接來電。』
       一大早就想煩死人嗎。我在床上緩緩撐起身子,刪掉一堆署名「My Love」的郵件後,決定先去沖澡讓頭腦清醒。
 
       「財務報表簽署,致電客戶S、客戶A,審核合約,中午約談新人……」唸著今天的工作,腦袋逐漸給每件事蓋上「重要」或「不重要」的紅色印章。這種思考習慣總是能幫助我冷靜,不在無聊的事情上浪費時間。
 
       擦好頭髮後,在臥室接起電話,我一眼便認出是總機的號碼,於是開口說道:「喂,是我。待會的早報嗎?我馬上便過去……」
 
       搭車趕到了公司門口,距離早晨會報還有八分鐘。報告合約進度,重要。確認財務主任行程,重要。編寫協理要求的文件,不重要……該死的,能別再傳訊息了嗎,我不想知道妳早餐吃了什麼。
 
       「經理,快來這邊~~」「經理,要搭電梯嗎?」耳邊閃過了似曾相識的聲音,以防萬一我抬頭確認。
       嗯。與女業務搭電梯閒聊,有損大腦思考,不重要。
 
 
 
       進入座位忙活一個上午,好不容易處理掉三項重要事務,座位後卻有令人不快的腳步聲響起。
       「陳經理,那份文件我不是要你這週交給我嗎?可不可以別耽擱別人的工作,這樣會有很多人困擾的──」
 
       我才不想你用垃圾文件塞滿我的工作時間呢。我接起電話,站起身子假裝說:「一小時後嗎?沒問題,我當然有空。您能答應真是太好了──」
       硬擠開擋路的肥大身軀,我直直往樓下奔去,忽略了身後無謂的怒吼。
       「陳順宇──!!」
 

 
       走出電梯到了一樓大廳,我正思考中午要吃哪間餐館,手機螢幕便又跳出新訊息。雖然對寄件人毫不意外,這次我選擇點開了郵件。
       「現在買菜?詭異的行動時間,她絕對沒吃中飯。」
       而且這麼興奮,估計之後也不會想到自己該吃飯了。令人困擾的傢伙。
 
       「…算了,買便當回去吃吧。」
 

 
年假結束,該收心了(合十)
下一篇是女人和男人之間的故事。
SIGNATURE:
我的d100只有兩面,一面是1,另一面是100。─── by 幸運F
酒吧:米拉可
 
開放TRPG人生相談業務,歡迎新手諮詢!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