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酒吧】 阿爾法酒吧S2:Islands(6/5~8/20)
只看該作者
(2021-07-24, 00:27)藍刺蝟 提到︰   「會問你打架有沒有甚麼規範,只是因為在限制下戰鬥更能逼迫我自己適應不同的情境。」

  「至於我這邊的信仰和規矩,雖然不是沒有,但那是我需要在乎的事。你用你習慣的打法就好,不必顧慮我。」

  刺塔覺得關於戰鬥的事情說得夠多了,剩下的還是直接打比較明白。於是她舉起手來掐了個響指,呼喚服務生的注意。

  「麻煩給我們號碼牌吧。」


  呼喚完後她又好奇地看向望月。對方言行中有一股未開化的野性,就像是剛出巢的猛獸,在望月身上刺塔能看見自己剛開始冒險那幾年的影子。

  「你感覺起來年紀比我小幾歲,但手勁中有股彷彿鍛鍊過數十年的意境。」

  「那還真不簡單。是從幼兒時就開始習武嗎?」

.

「來了!」賽塔手腳俐落的拿出兩張左右對稱的舞會面具,右半邊有著顯眼的06圖示,左半邊則有著藤蔓花紋。交給刺塔的時候還不忘叮嚀:「要小心不要受傷啦!」


(2021-07-24, 17:42)風吹鐵加米 提到︰ 結束例行團練的應侯棠獨自走在深夜的街道上,思索著關於樂團接下來該如何。「這樣下去不行啊…」由於最近幾張作品的銷量都不慎理想,來聽LIVE的人數也是寥寥無幾,這使得原本就不是闊綽的經濟狀況更加悽慘。
不行了,再多想也沒用。如此心想的應侯棠打算去喝點小酒讓自己緊繃的腦袋放鬆一下。
隨著夜深人靜,街上的店面也都關門休息了,似乎附近也沒什麼店鋪在營業。正當應侯棠想隨便去超商買兩罐啤酒回家的時候突然看見了一個還亮著燈的招牌,上面寫著「Alpha」。「哦?沒見過的地方,不過既然燈是亮的那應該還有營業吧。」想都沒想就推開了大門走了進去。當應侯棠一進到室內發現這裡跟印象中的酒吧相差甚遠,中世紀風格的裝潢,正中央佇立著一尊大理石像。店裡人們都各有特色,有些人看起來似乎不像是人類,一旁竟然還有貓在說人話。
「哇,原來這裡是COSPLAY餐廳嗎?今天是劍與魔法之夜就是了?」在感嘆裡裝扮與特效的完成度時,一邊感覺自身裝扮跟在場氣氛不搭的侯棠顯得有些尷尬,稍微走進內部觀察了中央的女神石像。「嗯...挺色的,我喜歡。」應侯棠用一副下流的眼光仔細端倪著。
「總之先去找店員吧,點個餐順便問問今天是不是有活動。」朝著吧台的方向前進,稍微看了一下決定向戴著狐狸耳朵的金髮女僕搭話。「嘿~美女,請問一下點餐是在這裡嗎?」

正在整理吧檯的美鶴抖了抖尾巴,然後若無其事的轉過身來:「是第一次來的客人嗎?這個給你。」她把菜單遞過來:「其他還有什麼想吃的話,我們廚房有材料的話都可以做喔。不過第一次點餐是免費的,之後就要付費了喔!」
SIGNATURE:
本月GM:jeffary、雷貝
歡迎來到Alpha TRPG:歡迎各位新來的玩家進行自我介紹!
冒險的起點:酒吧長期活動介紹:酒吧是讓新手玩家熟悉、瞭解TRPG基本規則和體驗何謂角色扮演的遊戲區
酒吧場外討論區:歡迎到此提出酒吧相關疑問、TRPG相關疑問
只看該作者
(2021-07-24, 19:06)酒吧GM管理帳號 提到︰ 「來了!」賽塔手腳俐落的拿出兩張左右對稱的舞會面具,右半邊有著顯眼的06圖示,左半邊則有著藤蔓花紋。交給刺塔的時候還不忘叮嚀:「要小心不要受傷啦!」
(2021-07-24, 11:47)潘二喜 提到︰ 「練了五年而已。」,望月擺了擺手,似是對什麼感到不以為然的樣子,「長到一個歲數之後突然被扔到武寺、被要求練武、被要求在死之前自力更生。」
他撇了下嘴,腦中浮現了個老僧的模樣,然後又有熟悉而模糊的兩個背影閃過腦海,「......意外的簡單阿。」

「我有一個問題。」
望月在短暫的沉默後突然問道。
「妳有想去守護的東西嗎?」

  「想守護的東西……?」刺塔聞言後愣了一下。

  「與其說是『有想去守護的東西』,不如說是想要『得到能守護對方的能力』吧。」

  「若你能在競技場中勝過我,那麼我再告訴你!」

  刺塔接過號碼牌,接著便將其中一張給了望月。


.
SIGNATURE:
catA_spiky  
藍刺蝟好難演,下集讓他死掉。
酒吧角色卡--刺塔(第二季)
只看該作者
(2021-07-24, 19:06)酒吧GM管理帳號 提到︰ 正在整理吧檯的美鶴抖了抖尾巴,然後若無其事的轉過身來:「是第一次來的客人嗎?這個給你。」她把菜單遞過來:「其他還有什麼想吃的話,我們廚房有材料的話都可以做喔。不過第一次點餐是免費的,之後就要付費了喔!」

「免費?這間店的優惠給的可真大方啊。」應侯棠感嘆現在的COSPLAY技術真的是越來越純熟了,連尾巴都可以依照情緒來做反應。之後接過菜單開始翻閱,決定好想要的餐點後就對一旁等候的美鶴開口:「那麼請給我一份雙味雪酪聖代、一杯夏日戀情與一杯西瓜優格氣泡飲,謝謝妳。」將菜單遞回去之後露出一個爽朗的微笑。

(2021-07-24, 18:50)wesly 提到︰ 咲姬手持沒有安上彈匣的空步槍,開始迅速的上下左右移動,瞄著酒吧的桌板、椅子甚至是天花板等處,確認瞄具與槍身沒有任何異狀。

但就在她瞄向最後一處空缺處打算告個段落時,槍口突然朝著剛進入酒吧的大叔晃過,這一下把咲姬嚇得直接把槍身高舉。

「噢嗚!」組裝完成後打算結束檢測的咲姬,也許是因為過於緊張的高舉槍身,不幸讓其撞上了自己的額頭。

點完餐之後應侯棠在走回座位的路上發現了倒在地上撫摸自己額頭的少女,便上去察看發現這名小女孩抱著一枝做工精良的步槍。「小妹妹,沒事吧?」希望不要被當作誘拐未成年少女,長相俊俏的大叔心中如此想著一邊伸出右手。
SIGNATURE:
酒吧角色:應侯棠
只看該作者
(2021-07-24, 20:10)藍刺蝟 提到︰   「想守護的東西……?」刺塔聞言後愣了一下。

  「與其說是『有想去守護的東西』,不如說是想要『得到能守護對方的能力』吧。」

  「若你能在競技場中勝過我,那麼我再告訴你!」

  刺塔接過號碼牌,接著便將其中一張給了望月。

沒得到預想的解答,望月撇了下嘴,「也行吧。」
他接過號碼牌,扭著肩膀走向競技場入口。
SIGNATURE:
酒館角色卡:望月之旅
最沒有紀律的女簪道士__ 安覺律

只看該作者
(2021-07-24, 19:06)酒吧GM管理帳號 提到︰ 「來了!」賽塔手腳俐落的拿出兩張左右對稱的舞會面具,右半邊有著顯眼的06圖示,左半邊則有著藤蔓花紋。交給刺塔的時候還不忘叮嚀:「要小心不要受傷啦!」
(2021-07-24, 20:10)藍刺蝟 提到︰ 刺塔接過號碼牌,接著便將其中一張給了望月。
(2021-07-24, 20:42)潘二喜 提到︰ 沒得到預想的解答,望月撇了下嘴,「也行吧。」
他接過號碼牌,扭著肩膀走向競技場入口。

「嗯?」楊望蒼回頭撇了一眼錯身而過的武僧,微微挑了一下眉,很快便收回了視線


「喔!刺塔!」剛進入酒吧,楊望蒼意外的看到剛才離去的友人,忍不住揮手笑道

「你回來了呀,比想像中快太多了吧,我還以為...咦?」話還沒說完,楊望蒼頓了頓,上下打量了一下刺塔,好像看出了甚麼,饒有興致地問道
「...你那邊過了幾年了?」
SIGNATURE:
楊望蒼

蒼穹的四界
設定
故事
只看該作者
(2021-07-24, 20:40)風吹鐵加米 提到︰ 點完餐之後應侯棠在走回座位的路上發現了倒在地上撫摸自己額頭的少女,便上去察看發現這名小女孩抱著一枝做工精良的步槍。

「小妹妹,沒事吧?」

希望不要被當作誘拐未成年少女,長相俊俏的大叔心中如此想著一邊伸出右手。

「好痛……。」從椅子上摔落下來的咲姬摸著額頭道。

盯著大叔許久以後,她這才放下撫摸額頭的右手,並將其伸出握住大叔的右手。

「我、我沒事,謝謝叔叔!」
SIGNATURE:
雌狼幼雛伊諾 咲姬
舊校聯的女武神原川 依姬
只看該作者
(2021-07-24, 18:14)只是個月月 提到︰ [有別的世界的神明來到我的世界,由於我這裡的神明都只剩下一絲的殘片而且有剛好在我身上,只好苦命的變成他們的代理人把對方趕跑,也因為這樣我離解脫的日子遙遙無期呢]
想起那些麻煩事亞特拉真的很想甩手不管,但體內的祂們會不斷的催促搞的自己不得不去
(2021-07-22, 15:09)流星之中 提到︰ 「我看看…」傑特輕輕的為咲姬按摩著臉頰,咲姬可以感覺到一陣清涼的感覺滲入。
「好,這樣應該沒問題了。」傑特說著鬆開手,然後向幸次說「抱歉剛剛突然發呆沒有打招呼呢,幸次先生你好。」
「接著呢…真是來了不少熟面孔呢,」傑特看著正跟刺塔攀談的女性說「好久不見了夏綠蒂小姐。」
「確實辛苦了。」夏綠蒂歪歪頭,想想自己有沒有能力幫助他,不過是真神的話,她大概幫不上忙。
更何況……那是那個世界的事情,能近距離關注一個小世界的興亡是一件相當有趣……且難得一件的事情。夏綠蒂從來沒有破壞趣味的好習慣,畢竟她以此為生。
這時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夏綠蒂閉上眼睛思考一下。
「傑特先生,好久不見?」記得離別時,他似乎對自己沒有太大好感,應該是這樣子吧?怎麼顯得這麼熱絡呢?
「我的外貌都有些變化了。」夏綠蒂撥弄剪短的頭髮,「傑特先生,真厲害一眼就認出來我了。」
不過,對其他人來說也許分別只過了幾個月或是短短幾年時間……輕易認出也是正常。沒有人如夏綠蒂一般……已經渡過了無法計數的時光了。
只看該作者
(2021-07-24, 11:50)小蒼蒼 提到︰ 「咦?為什麼會不知道自己是獾還是人呢?」加加知君雙手抵在膝上,歪頭直盯著獾纏瞧,像是想研究出他是什麼種族。聽見自己被直白稱讚,他雙手摀住紅得像顆蘋果的臉,貓尾捲上幸次的腿,支吾道:「沒、沒有啦,要變成什麼樣子都是隨心所欲的,所以也不是我真正的樣子……」

他過了一會兒才抬起頭,凝視虛空、扳著手指道:「我記得島上有藥草園、礦坑、樹林等設施,可以收集素材後在工坊做成道具。我回來才知道它不見了,詳細情況我也不清楚,來不及跟管理那裡的麥利瑪先生道別,我覺得有些遺憾。」

貓耳敏銳地捕捉到咲姬的煩惱,他的目光跟著挪到空彈匣上,抖了下耳朵多嘴道:「請問是子彈用完了嗎?如果有樣品或畫出來的話,我應該能試著做出來。」
(2021-07-24, 23:00)wesly 提到︰ 「好痛……。」從椅子上摔落下來的咲姬摸著額頭道。
(2021-07-24, 22:45)jeffary 提到︰ 「嗯?」楊望蒼回頭撇了一眼錯身而過的武僧,微微挑了一下眉,很快便收回了視線
「喔——聽起來好多東西的感覺啊。」魯路斯一邊想像著一邊讚嘆道。

順著加加知君的目光滑向咲姬,親眼目睹對方一槍管子撞向額頭的畫面,魯路斯又毫無良心地笑起聲來。隨即見到轉播中得勝的男人出現在眼前,而剛剛欺負咲姬的男人則要進去同一扇門。

「喔喔,是真人欸!原來剛剛就是在這間酒館下面打的嗎?」他一臉欣羨地仰頭看向望蒼說道,「這裡也有角鬥士聚集嗎?真炫阿!」
SIGNATURE:
「來我的身邊,讓我帶給你快樂!」
酒吧角色:自由飄泊的男伎,魯路斯
雜文:Ernest的魔法理論

前酒吧角色:自私的愛與美之神,關雎
世設:作為詮釋與敘事的意志
只看該作者
(2021-07-24, 20:42)潘二喜 提到︰ 沒得到預想的解答,望月撇了下嘴,「也行吧。」
他接過號碼牌,扭著肩膀走向競技場入口。

  「想知道答案,只要勝出不就行了。」

  「嘛,不過我也不會讓你那麼容易贏。畢竟『想守護甚麼』這個問題可是很私人的呢。」

  刺塔也扭扭手臂和脖子,跟在望月之後走。


(2021-07-24, 22:45)jeffary 提到︰ 「嗯?」楊望蒼回頭撇了一眼錯身而過的武僧,微微挑了一下眉,很快便收回了視線


「喔!刺塔!」剛進入酒吧,楊望蒼意外的看到剛才離去的友人,忍不住揮手笑道

「你回來了呀,比想像中快太多了吧,我還以為...咦?」話還沒說完,楊望蒼頓了頓,上下打量了一下刺塔,好像看出了甚麼,饒有興致地問道
「...你那邊過了幾年了?」

  「嗨!蒼、銀鈴,原來你們剛才都在競技場呀!」

  見到回來的兩人,刺塔臉上綻放出光芒,愉快地向他們招手。

  「我身上怎麼了嗎?對了,我換了髮型,想試試看像銀鈴那樣的長頭髮造型!」

  「這邊應該是過了兩年左右吧。這邊跟人還有約定,稍後再聊吧。」

  雖然有很多想問他們的事情,也在意銀鈴的眼睛後來決定怎麼治療,不過眼前的戰鬥還是擺在最優先。

  於是她稍作停留之後便繼續往競技場過去。


------
------


刺塔最大的變化應該是頭髮變長。

絕對不是多了腹肌,原本就有腹肌!!(只是被衣服擋住
.
SIGNATURE:
catA_spiky  
藍刺蝟好難演,下集讓他死掉。
酒吧角色卡--刺塔(第二季)
只看該作者
(2021-07-24, 23:00)wesly 提到︰ 「好痛……。」從椅子上摔落下來的咲姬摸著額頭道。

盯著大叔許久以後,她這才放下撫摸額頭的右手,並將其伸出握住大叔的右手。

「我、我沒事,謝謝叔叔!」

「嗯?大叔的臉上有什麼東西嗎?不過沒事就好。」應侯棠一隻手將咲姬拉了起來,然後搔了搔自己的下巴。「不過這裡可真熱鬧阿,而且大家COS的完成度還真高。」他環顧四周,有腰間掛著劍的的眼鏡青年、幫忙端盤子的美洲獾,還有柱著拐杖的水手服少女。旁邊長髮飄逸的武僧與長耳朵的藍髮女鬥士正走向某個出口。

似乎是覺得身上的家當有點重,侯棠把背在肩上的琴盒取下,並用左手撐在上面,然後仔細打量著咲姬手上的步槍。

「小妹妹妳也是在出哪個動漫作品的角色嗎?妳的模型槍做得很精緻呢。」
SIGNATURE:
酒吧角色:應侯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