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您,遊客
您必須先註册才能在我們的站點發帖。

用戶名
  

密碼
  





論壇統計
» 會員數︰ 1,780
» 最新會員︰ color
» 總主題數︰ 2,051
» 總帖子數︰ 86,429

完整統計

在線會員
當前有 5 位會員在線。
» 1 位會員 | 4 個遊客
夜玥

最近的主題
【Risus+房規】魔法少女‧將軍夜巡瘟案Chin...
By 一日之寒, 6 小時 之前

【酒吧基礎團】Forerunner of Evil
By Resastar, 6 小時 之前

【酒吧進階團】黑魔法.女巫終焉之地
By 酥魚, 8 小時 之前

【酒吧進階團】蜘網城竊畫事件
By 廚月, 11 小時 之前

阿爾法酒吧競技場(3/10~)
By artis, 2022-05-22, 21:32

【酒吧基礎團】交給咪呀來帶路!尋找神秘的黃金果!
By 貓a, 2022-05-22, 04:23

阿爾法酒吧S2:Islands(2/20~)
By 伊布MING, 2022-05-22, 01:34

【NC 永遠的後日談】母愛
By 小蒼蒼, 2022-05-18, 11:11

【RISUS】無光燈塔
By 死神, 2022-05-12, 17:47

【D&D 5E】艾格之夢中、短團冒險紀錄
By 小蒼蒼, 2022-05-12, 08:16

【DND 5e】Mi Mainland
By 小蒼蒼, 2022-05-11, 23:24

【酒吧進階團】蜘網城竊畫事件
By 廚月, 2022-05-10, 19:29

【DND5E 艾格之夢世界觀】聖人褻瀆
By 小蒼蒼, 2022-05-09, 06:03

【Discord】新增酒吧線上跑團區
By 紫苑翔雲, 2022-05-08, 20:35

【DND5e 艾格之夢世界觀】灰與霧的攻防 第九層
By 廚月, 2022-05-06, 13:12

【DND5e 艾格之夢世界觀】灰與霧的攻防 第八層
By 萊斯諾, 2022-05-05, 18:52

【酒吧基礎團】Forerunner of Evil
By Resastar, 2022-05-04, 19:31

【採集場】伽瑪島2:新生(2/20~)
By 風吹鐵加米, 2022-05-03, 22:00

【互動遊戲】第一屆快龍小屋倖存者
By 酥魚, 2022-05-02, 22:50

黑暗之旅_5_2麵團
By 小控, 2022-05-02, 19:39

【酒吧基礎團】Sweetheart 劇本心得
By 舞鳶, 2022-04-27, 11:56

【酒吧基礎團】Sweetheart
By 舞鳶, 2022-04-23, 22:57

【龍與地下城dnd 5e】黑暗之旅(測試團)
By 只是個月月, 2022-04-05, 16:47

【DND5E艾格之夢】回音娛樂冒險系列
By 小蒼蒼, 2022-04-04, 11:25

【龍與地下城】 共同創作—艾格之夢
By 無火的餘燼, 2022-04-01, 21:56


 
  【NC 永遠的後日談】母愛
發布︰ 小蒼蒼 - 2022-05-18, 10:56 - 版塊︰ 【團錄與心得】 - 回覆數 (1)

參與角色:
無缺
日彼
維娜

感謝NC、時羽和小咪一同遊玩,以下正文。

 NC : 日彼和維娜從漫長的黑暗中清醒
疲倦的睜開了雙眼,隨之襲來的是強烈的不適感
關於末日以及死靈科技的回憶也瘋狂的灌入你們腦中

但這也僅僅只是一瞬間的事情,你們很快地恢復起來,同時觀察自己的周遭

 NC : 你們坐在一張簡樸的鋼架床上

 NC : 而身處的這個房間,像是一間實驗室,四處都堆滿了實驗器具。

 NC : 等同於你們人數的床鋪邊,圍著簡陋的桌椅、藥品櫃、文具架等等。

 NC : 桌子上沒有任何的塵埃,你們從這些擺設上感到了病態的潔淨,房間用藍白色的燈光照明著

 NC : 但此時的你們腦袋有些昏沉,依稀只有模糊不清的記憶以及自己的名字...

 NC : 而就在旁邊的床鋪上,還有一位和妳一樣迷惑的少女,以及...一口謎樣的棺材

 NC : 而且底下似乎還壓著另一個人?

日彼 : 眉頭不禁隨著不識感微皺,不過那也一樣僅是一瞬間
下意識的眨眼及轉動眼珠,不曉得是不是身體在確認著甚麼

「這裡是......?」日彼看著周遭發出輕聲疑問

在重生瞬間的不適感使自己下意識輕輕蹙起眉頭,而也同步於那份不適,臉部表情很快放鬆下來

「…???」緩緩擺著頭、轉著眼珠子看向周遭,懵懂得就是剛來到這個世界,一個新生兒的樣子
如果沒有其他吸睛的玩意,那麼維娜興許就是直盯著眼前的少女和棺材吧

聽見少女的疑問,意義不明的又擺頭看一次剛剛早已確認過的環境後方才做出應對「…不知道」
隨後愣住半晌,歪頭回敬對方一個問題「你是?」

日彼 : 「我叫做......日彼,你呢?」日彼花了片刻回想自己名字後回道
同時回問並做下床的動作

維娜 : 同樣愣了片刻後給出回覆「維娜」
回應之後也沒有多做什麼,也沒有離開床上,而是第一步先轉而打量起棺材

日彼 : 「嗯......有人在下面?」她站在棺材旁,望著思索片刻後,蹲下身,雙手伸向棺材,試著抬起

無缺 : 棺材下赫然是具缺少了四肢、只有頭跟軀幹的人體,但褐膚少女卻像感受不到棺材的重量和身體的異狀一般,流著口水呼呼大睡,發出含糊的夢囈:「不行啦,人家吃不下更多肉了……」

日彼 : 「?!」初見還是難免嚇了一跳,微微一顫,抬棺材的手差點放開
「啊,還活著?你還好嗎?」她放開一隻手,輕輕搖了搖缺少四肢的少女

維娜 : 或許是因為面前的第三位少女,一來裝在棺材中,二來與完整的人形實在差異有點大,身體不自主的震顫了一下
在注意到口水跟夢話後下意識鬆了一口氣,接著有些笨拙的下了床,蹲在棺材旁觀察
從棺材裡面看出去的話應該是探出半顆頭的樣子吧

無缺 : 人彘宛如任人擺布的娃娃,跟著日彼的動作左搖右晃,半晌才睜開朦朧睡眼,想抬起手揉眼卻辦不到,低頭一看才發覺自身的殘缺。
她的睡意瞬間去了大半,對著兩人喊道:「醫生!我的手腳怎麼了?是車禍截肢了嗎?還是被狗熊給叼走了?」

日彼 : 「..那個,我不是醫生唷,我不曉得,不過請稍微冷靜一點」第一時間有些不知怎麼應對,但很快用和善的笑容試著安撫道

維娜 : 見少女突然瞪開眼大喊,嚇得直接幾乎是跳回床上用毯毯包住自己,只露出一隻眼睛或頂多半張臉

無缺 : 「不,我很冷靜啊,護士們。」她皺眉來回盯著兩臂的斷面,自顧自當起了偵探:「看起來沒有傷口,應該已經過了段時間了,還是我本來就沒有手腳呢?啊哈哈誰知道啊。」
為了對上維娜的視線,她憑藉著腰力蠕動身子幾下坐起,繼續嘰哩呱啦道:「對了護士們,為什麼我什麼都不記得了?這是手術的副作用嗎?還是麻藥退完就好了?」

日彼 : 「我也不是護士呀,不過我也不記得了,說不定我也被動過手術呢」她站起身,望著周圍撓撓頭苦笑道

無缺 : 「妳不是護士?那妳們是誰呀?這裡是什麼地方?」她現在才開始環顧四周。

維娜 : 「哇…我…啊…」
俗話說得好,人類最原始的恐懼便是對未知的恐懼
看著少女蠕動升起後往自己的方向看的維娜嚇得打顫,盡只能發出些奇怪的聲音,但又好奇的直盯著對方

自己稍微冷靜下來之後才終於想到,這團肉塊畢竟也是個人類,方才逐漸放鬆下來,像隻小貓般緩緩爬向對方的方向
又是打量了半晌才開口「…我、我是維娜,你是…?」

日彼 : 「我是日彼。」跟著說道

無缺 : 「人家是無缺喔,這是真名嗎?有這種名字嗎?」她望著藍白燈管愣了一會兒,絞盡腦汁挖掘自己所剩不多的記憶,最後不知在跟誰較勁,說著沒有邏輯的胡話:「我一定去過很多很多地方,因為我有個重要的約定,非得實現不可,只是我暫時忘記是跟誰約好的、要做些什麼了。」

維娜 : 「會是在那時候受傷拿掉的嗎?」或許是確認眼前兩人確實沒有惡意,目前自己的想法基本上只剩下對無缺的好奇…當然如果他不是跪坐在床上遠遠看著對方的話,這段描述應該會更有說服力

日彼 : 「不曉得呢...我似乎也有,很重要的人」對無缺習慣性應答後,似乎也被破碎的記憶造訪了
「不知為何...分開了,我想再見到...她。」模糊的身影忽隱忽現,日彼自己也不知為何臉上露出的是笑容,帶著些許寵溺性的

 NC : 三人投1d10決定依戀

無缺 : 1d10 對日彼 (1D10) > 4

無缺 : 1d10 對維娜 (1D10) > 7

日彼 : 1d10 對維娜 (1D10) > 6

日彼 : 1d10 對無缺

日彼 : 1d10 對無缺 (1D10) > 5

維娜 : 「她…?」目光跟著發話人的轉移而轉移,而在聽完2人分享自己的記憶後,也微微仰頭開始思考
維娜沒有多說什麼,不過從微微握緊床墊的手掌不難看出他肯定也想到了一些東西
並且他睜開眼睛時,似乎眼神中閃過了一絲光芒--看來是不錯的回憶…呢?

維娜 : 1d10 對日彼 (1D10) > 9

維娜 : 1d10 對無缺 (1D10) > 2

 NC : 你們做完自我介紹,稍微地討論了以下現在的狀況……接著你們開始感到繼續待在這個房間裡會越來越痛苦

 NC : 周圍擺著的不知用途的器具和藥品、沒有電源的電腦……特別是這間房間裡異常的整潔度,讓你們感到了說不出來的惡意

 NC : 這個房間只有一扇門,似乎也沒有上鎖。去門外一定要比待在這間房間裡好受

無缺 : 「吶吶,我們去外面探險吧?這裡只有藥又好悶,好無聊喔。」她迫不及待催促前進,又厚著臉皮對日彼道:「日彼日彼,揹我跟小床,拜託啦!」
無缺想寸步不離跟著日彼,即使背對背看不見臉也無所謂,那人的心跳聲也會是動人的樂章。

維娜 : 逐漸進入狀況的維娜終於意識到了房間的奇怪,不住的起身似是要走向房門
聽到無缺的請求後隨即止住腳步,對啊,他這樣要怎麼行動?
注意著日彼的動作,如果對方沒有要協助的意思則打算自己上去幫忙

日彼 : 「...」不知是否是將那身影與無缺重疊了,望著無缺,她也不禁露著那樣的笑容
「當然,沒問題。」她幾乎沒有猶豫的直接笑著向無缺道
反正背上早掛一堆槍了,多個棺材也無訪,她一把將棺材扛到背上

無缺 : 「耶!」無缺從棺材中露出繫著低馬尾的腦袋,搖頭晃腦哼著歌:「今天天氣晴,我想要吃蛋餅——對了,日彼的頭上為什麼有耳朵?為啥維娜臉上有條碼,可以刷嗎?為什麼妳只有頭頂的呆毛是藍色的?」

維娜 : 見對方已經出手幫忙,也隨即意識到兩個人這樣也不方便再多做行動,便主動走到門前伸手開門
「條碼…?」似乎對條碼的事也不是很清楚,倒是用手摸了摸臉
「頭上…那麼,應該是染的?」如同絕大部分的情況,自己只有我零碎到幾乎可稱為無的記憶,因此才脫口出這樣感覺是廢話的言語

日彼 : 「不知道呢,不過不只耳朵,似乎還有尾巴呢」頭上的耳朵顫了顫,臀部的尾巴則有些愉悅地晃動,輕輕上敲棺材板示意

無缺 : 「條碼說不定也是印上去的,只要刷了就知道維娜是什麼商品了。」她說著不知是玩笑還是認真的話,看到尾巴激動地叫了起來:「喔喔喔喔!好想摸摸看喔,可惜我沒有手,摸起來一定很舒服吧,說不定日彼是動物變成的獸娘。」

 NC : 門外是厚重混凝土砌成的走廊,可以看到前面就是另一扇門,看起來就像有一段距離的二重門。

 NC : 而走廊上甚麼都沒有

維娜 : 基本上沒有放慢速度的繼續往前走,聽到後面又提到條碼的事,才分心再次摸了摸臉頰確認到底有什麼東西,不過看維娜的反應,條碼似乎是沒有特別的觸感

如果沒有被叫住的話,走到盡頭後自然是呆呆地繼續把門打開,也沒有往後看兩人是否跟上

日彼 : 日彼即使背著棺材也沒有慢下腳步
而且不知為何,不想開口讓維那等等自己,那有種認輸了的感覺

無缺 : 「再來再來,往前衝吧!說不定外面就有蛋餅攤了喲!」無缺對著兩人信心喊話,即使知道隔著棺材,日彼不太可能感受得到,她還是使勁用頭蹭了蹭棺材底部,在控制不好力道下,撞得咚的一聲響。

無缺 : 1d10 對日彼對話判定 (1D10) > 5

無缺 : 1d10 對維娜 (1D10) > 1

無缺 : 1d10 對維娜的依戀更換 (1D10) > 9

日彼 : 「嗯?!」聽到聲響,日彼的心臟也是咚了一下
「無缺,你還好嗎???」她有些著急地擔心道

無缺 : 「啊哈哈,沒事沒事。」她眼冒金星答道。

日彼 : 1d10 對無缺對話判定 (1D10) > 10

維娜 : 把門打開後聽到後面的響聲下意識躲到另一個房間裡面,卻又隨即探頭查看後面的情況

日彼 : 「沒事就好.....唔,維娜...等等,一個人不曉得會不會有危險」日彼鬆了一口氣的時候,瞥見維娜躲進另一個房間
她快步追上,糾結片刻後,還是因為擔心開了口

維娜 : 「唔…嗯」點點頭後小跑步回到兩人身邊,跑到了隊伍最後頭的地方
見目前為止都主動行動的日彼竟仍有餘力擔心別人,不住的想到自己什麼時候能有這樣的自信和能力呢?

日彼 : 「一起走吧,有危險的話,我會,負責保護你們的。」看維娜願意聽話回來一起走,內心有些莫名的喜悅,能扛著重擔,某種意義上是不是算贏了呢?
這樣想著,她不由自主地開口道

用不急不徐的步伐朝維娜方才開的房間那走

維娜 : 聽聞這番話,下意識點了點頭
眼神又閃爍了一次,這次是崇拜的光芒

無缺 : 她吹了聲口哨,慫恿道:「嗚呼!日彼好可靠呢,對吧維娜。」

維娜 : 點著頭無聲應和

日彼 : 瞧見維娜眼神的崇拜,日彼不知為何激起的勝負欲有些被滿足了
剛才贏了的想法被肯定了,被無缺肯定,被想贏過去的維娜肯定
「嗯,我不會輸的。」不知這話中,不會輸的對象是維娜還是敵人,她偷瞥著維娜,看其對這句話的反應

日彼 : 1d10 對維娜的對話判定 (1D10) > 6

維娜 : 維娜只是單純地點著頭,此刻她興許是完全信任這個隊長了吧?

 1d10 (1D10) > 2

 NC : 三人踏著緩慢的步伐,來到了盡頭的大門前

 NC : 但剛剛應該被維娜所推開的鐵門現在又被關上,且被插上了一道門閂

 NC : 而且從門內側還不停地傳出聲音

無缺 : 「怎麼不繼續走了?」無缺性急地回過頭,眼角餘光瞥見門閂,她努力閉上嘴去聽門內人在做些什麼。

日彼 : 「嗯...」日彼頭上的狗耳朵豎起,仔細傾聽

無缺 : 1d10 腦袋 (1D10) > 5

維娜 : 「…?」見門又關上,而且似乎被補了個鎖,歪頭眨了眨眼
聽到聲音後也不懂掩飾的直接看向有2雙耳朵的隊長

日彼 : 1d10 獸耳 (1D10) > 3

日彼 : 1d10 獸耳補骰 (1D10) > 7

 NC : 靈敏的獸耳使你精確地捕捉到了門後的聲音

 NC : 那是女人的哭聲,但又像是在唱歌

 NC : 而且聲音忽大忽小,有時又伴隨著尖叫聲

 NC : 除此之外妳辦法再聽出甚麼了

無缺 : 「吶吶日彼,妳聽到了什麼?那邊可以過去嗎?」她禁不住好奇悄聲問道。

日彼 : 「...有女性在哭泣尖叫?...不,也可能是在歌唱...」她以半疑惑句的形式回答道

無缺 : 「不知道她會不會拿東西砸我們,不過也只能進去看看了吧。」她噘著嘴道。

日彼 : 「嗯,希望是沒有惡意的人吧」她應道,握了握棺材下壓著的槍枝後準備打開門閂開門

 NC : 映入你們眼簾的是有著巨大裂口的天花板,而牆壁四周都架著分成好幾段的櫃子,櫃子裡端正的擺放著數也數不清培養瓶

 NC : 每個培養瓶裡都裝著崩裂的肉塊或是異常膨脹的塊狀物,地上放著幾台工作機器,高高的天花板上飄著什麼詭異的黑色鳥類

 NC : 仔細看去,鳥的身體大部分都是機械化的少女,她像是發瘋了一樣得哭泣著,緊緊抱著懷裡小小的培養瓶,培養瓶裡有什麼粉色的生物……那是還有生命氣息的人類胎兒。

 NC : 在你們還沒反應過來時,警鈴突然大響

 NC : 與此同時,地面上的機器也開始劇烈的抖動起來

鳥人 : 『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好孩子!好孩子!我的好孩子! ! !不會交給任何人!任何人! ! !』

 NC : 飛在上空的黑鳥一樣的少女不死者尖叫著

 NC : 接著她張開了羽翼,準備向你們府衝而來....

無缺 : 無缺還在環視這間滿是培養皿的房間,突然就被天上盤旋的鳥人打斷,氣呼呼道:「人家才不想要妳的小孩,給我挖乾淨耳屎聽人說話呀!」

維娜 : 看到房間的景象後徹底陷入呆滯,比起之前的觀察和發呆,這次明顯就是被震攝到腦袋當機的樣子,因為維娜就連因晃動而一屁股跌坐在門附近地上時也是這種狀態

直要到烏鴉少女俯衝下來才跟著尖叫了一聲,連滾帶爬翻到旁邊順著牆壁勉強起身

日彼 : 日彼快速抽出身後的狙擊槍,瞄準
準備若對方有攻擊可能,便扣下板機

注意到維娜狀態,她退了幾步到維娜身旁再繼續秒準

鳥人 : 似乎注意到了日彼的瞄準,鳥人迅速的調整了自己的高度,飛回至高空中盤旋
繼續用那惡狠狠的眼睛盯著你們

 NC : 周圍的機器似乎也都恢復了運作,向著你們襲去


 NC : 給予了鳥人最後一擊,而她手裡緊握著的胎兒也掉落到了地上

 NC : 但鳥人的手臂像是依舊要保護胎兒一樣,同時跟著胎兒一起下落,形成了防護墊

 NC : 寄宿著胎兒的培養皿就這樣緩緩地滾動到了你們面前
小小的身軀還在抖動,微微起伏的胸膛意味著他在呼吸

 NC : 這也是他活著的證明

 NC : 這個世界早已毀滅,人類是否還存在也是個無解的疑問。
但面前的胎兒也許就是最後的“倖存的人類”。
自走機械是機器,鳥人是瘋癲的不死者。
妳們自己也不能說還有生命殘存。
但是面前的胎兒還存活著,是真正的人類。

維娜 : 不再感覺到騷動,維娜的動作輕緩的停了下來
接著…她又進入「觀察模式」
呆呆的看著胎兒跟鳥人,不知道在思考著什麼,甚至不知道她有沒有在思考

日彼 : 「......呼」戰鬥結束了,日彼鬆了一口氣,花了片刻時間緩下來後,靠近胎兒查看

活著的證明,自己沒有的東西
望著"倖存的人類",心中有股難以言喻的、糾雜著的感情

無缺 : 從上臂斷面伸出的骨槍輕觸著培養皿,像是撫摸著玻璃表面的手掌。無缺的一雙金眸閃閃發亮,羨慕道:「好好喔,寶寶還活著,要是可以不用殺了他媽媽就好了。吶吶,我們還會找到其他的寶寶嗎?我們可以養他嗎?」

日彼 : 「嗯......我不知道還會不會遇到其他寶寶,不過,我覺得可以,不如說,我也希望可以帶著她」看著胎兒,思索沒花多久時間,便回答道
「......可以嗎?」不過她還是徵求了一下維娜的同意,畢竟還是要一起行動的同伴

維娜 : 「唔?呃?」似乎是沒想到會問到自己的意見的反應,手足無措的說著
「好啊……啊不是,那那個,媽媽怎麼辦?」
想當然爾,這邊的「媽媽」指的是鳥人,雖然維娜也清楚那個少女也可能跟這個胎兒毫無關係

無缺 : 「好像也不能復活了,只能我們當他的媽媽了吧?就像殺了熊媽媽的獵人那樣。」她走到鳥人屍身前,伸出一支骨槍戳了幾下,位於身體中段的兩根骨槍翻轉向上,宛如攤手似說道。

日彼 : 「雖然不曉得那是什麼樣的故事,不過聽起來似乎是反派的腳色呢......」撓撓頭髮,日彼半自嘲的笑道
「總之,那麼我們要怎麼帶著她呢?」

無缺 : 「我來背他!因為人家是媽媽嘛,可是我沒有捏捏呢,他什麼時候會需要喝奶呢?還找得到牛羊或奶粉嗎?」無缺用當成上臂的兩根骨槍高高舉起培養皿,得意洋洋地擺到自己的背上,晃到日彼腳邊用腦袋蹭著她的褲管,撒嬌道:「幫我綁好啦,拜託妳了——」

日彼 : 「嗯,那麼就交給你了」日彼蹲下身
「不過我也不曉得呢,只能船到橋頭自然直了吧。」她邊溫柔地綁好培養皿邊說道

 NC : 在日彼將胎兒綁在棺材上時,注意到了培養皿上寫著一行小字"Embryo”

 NC : 不知為何,你能理解這字的意思

 NC : 這行字意味著"胎兒"

 NC : 而無缺,胎兒跟你的身體緊密的連接,這讓你回想起了一些東西...

 NC : 獲得記憶碎片

母親的手
妳有著讓一雙溫暖的手抱著的記憶。而妳記得十分清楚,那是被母親所抱著的回憶。即使臉孔跟名字都已經記不起來了,那種被抱在懷裡的溫柔,卻是實實在在存在於妳的心中。妳好想好想抱抱妳的母親,並不是記憶中的那個人,而是妳真正的母親。

維娜 : 見2人忙碌起來,維娜看了看四周是否有其他出入口

 NC : 除了你們剛剛進來的走廊以外似乎沒其他入口

無缺 : 無缺瞪大眼愣在原地,眼淚猶如斷線珍珠般,一股腦兒從眼眶滑過臉頰,沾濕了她身下的地面。她縮起脖子用肩膀努力抹掉淚水,垂眉露出欣慰的笑容:「我……想起了關於媽媽的事,雖然我不記得她的臉了,也沒辦法用手抱住寶寶,可是我記得她手心的溫度,就跟妳們一樣溫暖……啊哈哈,我還沒有瘋掉,一定是因為妳們在身邊的關係吧。」

維娜 : 剛想通知2人沒看到出入口的事,回過神來無缺已成了淚人兒,一時嚇得不知道怎麼辦
「啊,呃,不客氣…?」最後只脫口一句聽起來不知所云的話

無缺 : 1d10 對維娜 (1D10) > 5

無缺 : 1d10 對日彼 (1D10) > 5

 NC : 維娜成功

 NC : 日彼失敗

日彼 : 「嗯...雖然你無法抱住他,不過你也一樣是很溫暖的。」還是蹲姿的日彼伸手輕輕幫無缺抹掉眼淚並說道
「....走吧,怎麼離開這個地方?」接著,他起身觀看四周問道

無缺 : 「欸嘿嘿。」她微紅著臉傻笑,用臉頰輕蹭日彼的手心。

 NC : 像是回應你們一般,胎兒抖了抖那細小的手臂,雖然無法擺出表情,但他這時想必是快樂的的吧

維娜 : 「啊啊,剛剛沒看到出入口的樣子…?」見日彼開始張望便開口道

無缺 : 「沒有出口就鑿一個出去?」她對著牆壁舉起骨槍,也不管是在高樓還是地下,就想用怪力打洞出去。

維娜 : 此時,注意到無缺身上的傷口,方才開口問道
「對了,你們剛剛有哪裡受傷嗎?」
同時放下背上背著的箱子,打開後裡面放著一系列的修補用具--那正是醫藥箱

無缺 : 「身上好像有被開洞吧?」她專心致志地挖掘著牆壁,因為沒有痛覺所以不甚在意答道。

日彼 : 「...那麼出口交給我吧,你們靠遠一點,先治療」看另外兩人準備修補傷口,日彼小心地抽出威力較大的打死人槍,看來是準備轟牆

無缺 : 「唔呼!日彼要發威囉!」她帶著胎兒不敢造次,趕緊邁開步伐爬遠一些。

維娜 : 聽到似乎無缺自己也不確定自己的傷勢,便打量了一下日彼,確認沒有大傷口後才專心逢補無缺的傷口
…不過似乎忘了補上自己的破口

 NC : 一陣又一陣的爆炸聲響起,火光掠過眼前同伴的臉龐,轉身一看發現自動機械和絞肉機相繼爆炸,房間四處也產生了連鎖性的瓦解,無數地培養皿不斷摔落,天花板也受到衝擊出線裂縫,從中透進一絲陽光。

 NC : 而身後的走廊早已被倒塌的培養皿堵住

 NC : 隨著震動越發劇烈,整個空間崩毀不過是幾分鐘內的事

無缺 : 「咦咦?發生什麼事了?」無缺驚慌地左右蹦跳,閃躲上方掉落的瓦礫跟周遭的爆炸,憑著直覺攀住牆壁往上爬,想從陽光透進來的縫隙離開,不時蹙眉回過頭,看兩人是否有跟上來。

維娜 : 「?!」這麼大動靜,方才忙完縫合的維娜差點沒嚇到飛起來
看著上面的裂縫,看看是否有什麼路徑可以上去,透過裂縫離開
一時找不到的話,或許會下意識甩出鋼絲找個著力點把自己吊著吧

日彼 : 「啊哈哈...似乎轟過頭了」微微苦笑後,收起打死人槍往上爬,同時拿出雙槍其中一把,或許是想如果有大塊碎石就開槍擊碎吧

 NC : 踩著尚未崩落的培養皿,妳們艱難地朝裂縫爬去

 NC : 最後,來到了外面的世界——

 NC : -----------------------------------

 NC : 眼前是一片荒蕪的大地

 NC : 枯乾的土壤遍佈成了荒野。
天空覆滿鉛色,空氣乾燥難耐。

身後的出口是一座崩毀的岩山,看來你們剛才的所在地,是用這座岩山當掩蔽建立的地下設施

 NC : 看到這景象,更加明確了世界已經毀滅這個"常識"

一陣哀悽與惆悵襲上心頭

 NC : 這就是外面的世界

維娜 : 「唔…」
至少太陽依然閃耀,這世界仍然有「光」…對吧?
「那,我們現在要去哪裡?」也沒想太多,直接把問題拋了出來

日彼 : 「.........」日彼一陣沉默,望著這景色,笑容不免失色了一瞬
「...嗯,希望能找到呢」低聲呢喃,不知想找的是寶寶會需要的東西、其他寶寶,還是...某個人

「唔,不知道,或許只能先隨便走走了?」面上淡淡的笑容恢復,她回道

無缺 : 無缺伸長脖子凝視一望無際的焦土大地,雖然難免感到悲傷,但也慶幸還有人陪在自己身邊,而且她們亦肩負著人類最後的希望。
冒險的欲望蓋過了惆悵,她不再顯露脆弱的一面,而是一如往常露齒一笑,舉起兩根骨槍擺出萬歲姿勢,大喊道:「反正哪裡看起來都一樣,我們就一直一直往前走,看看會遇到什麼吧!」

無缺 : 「喲吼!走吧!媽媽帶你去浪跡天涯!」她一邊歡快呼喊一邊用八根肋骨向前飛奔。

日彼 : 「哎,慢點...」日彼收槍,邁開腳步追去,同時也隨時注意著另一個同伴有沒有跟上

維娜 : 差點沒被頂在前面衝鋒的維娜,目前笨拙的跟在隊伍後方呢

 NC : 三名不死者少女,踏著緩慢的步伐,在這片荒蕪之中開始開始前行....

列印此項目

  【酒吧基礎團】交給咪呀來帶路!尋找神秘的黃金果!
發布︰ 貓a - 2022-05-18, 01:17 - 版塊︰ 【團務與邀約】 - 回覆數 (4)

**注意:本團已滿。參加酒吧基礎團須創造角色進入酒吧接洽,不可直接於團務區貼卡。

引用︰ 提到︰團名:交給咪呀來帶路!尋找神秘的黃金果!

招募人數:3
故事風格:劇情向、採集向、不一定戰鬥向
跑團平台:Discord酒吧線上跑團區
本團成員:舞鳶(舞鳶)、meteor.P.傑特(流星之中)、霍雲妃(伊布MING)

以下是說明文,請務必閱讀

一、基本概念

新手團是想讓大家了解跑團的基本概念和流程,
跑團中大家可以丟的骰數為2個6面骰,也就是行動時是擲2個D6骰,由擲出的點數總和來判定行動結果
角色所作的行動結果究竟是成功或失敗,也不只是跟GM比骰子總和點數大小來決定,而是由GM以每個行動的"難易度"來設定"目標達成值",越難的動作所需的達成值(骰子總和點數)就越高,反之亦然。

二、擲骰時機

至於究竟在什麼時候要擲骰呢?
請看下方說明:


1.規則上要求的時候
2.GM要求的時候
3.進行一個不一定會成功之行動的時候


請團員們回文時進行擲骰,GM會根據擲骰結果做出判定

三、生命值

如果死掉的話就什麼都做不了啦!
生命可是要好好保護的呢!
......說是這麼說,但是其實基礎團不會死人的啦(笑)

在本團中,每個角色都有三點生命值
如果在某些考驗中、或者是在戰鬥的對抗中失敗的話,就會失去生命值
失去一點生命值時,角色得到輕傷狀態擲骰會有-1的減值
失去兩點生命值時,角色得到重傷狀態擲骰會有-3的減值
當三點生命值都喪失的時候,角色就會進入戰敗狀態

戰敗的角色就無法進行擲骰了,視情況甚至可能會陷入昏迷或受傷等等不利的情況!
戰敗的角色必須要有其他角色為你進行治療恢復生命值,才能重新加入冒險的行列,所以千萬要小心留意身邊的狀況

四、技能

各位的角色應該都有特別擅長的事情,這些專業能力能夠幫助角色通過各式各樣的事件及挑戰

請各位列出你們的角色所擁有的特殊技能,並寫出能力所能做到的事情的說明
因為GM也曾發生過把刺客當成弓箭手之類的窘境等等事件,所以填寫技能時請盡量貼近角色個人特質填寫,如果對角色定位有什麼疑問也要在開團前趕快和GM進行討論

因為GM本身偏好的審卡方式關係,建議將技能精簡化來列出
例如"火球術""火箭""火隕石"可以合併為"火法術:包括火球、火箭、火隕石等應用"

推薦的總技能數為四個或以下

五、道具

在行動的時候可以使用合適的道具,這會為擲骰結果帶來額外的"加值",
有加就有減,在某些狀況下,各位的擲骰結果也會出現意外的"減值"........
加值減值的多寡,目前都交由GM來判定。所以請大家多發揮想像力來運用手邊的道具和策略吧!

為了讓大家能輕便的出門,這次的新手團開放每人
可攜帶至多三樣特殊道具
請大家看看自己的角色卡,從中挑選出你覺得這次冒險會用上的三樣物品,並將清單列於下方
GM會再跟諸位討論道具的功能該如何表現


特殊道具未滿三件GM會平衡加值在技能上
至於如果要攜帶多於三件的物品出門,那就請選其中三樣來取得加值。其他物品則視為一般道具來使用

如果不想帶東西出門也沒關係,或許你會在冒險途中撿到好東西也說不定

六、回文速度

另外,為了控制跑團的流暢度與時間,希望各位團員每一天至少能回文一次
如果角色一直沒有動作,會被判定為"呆滯",也就是站在一邊什麼事也不做地發呆,在某些狀況下(比如說,有顆火球正朝你飛來)會很危險.......
臨時有事好幾天無法回文的話,可以在此帖請假,請GM或是其他人幫忙帶你的角色

GM至少
每天白天會強制推進劇情,請大家每天都要寫一次回文喔。

七、注意事項

附帶一提,各位的角色卡(在簽到區寫的角色介紹文)在跑團開始後到跑團結束為止不能再做修改,此點請務必注意

若有任何問題,也請多多利用這一帖或團務頻道來發問喔!

--
角卡的部分,重點是"
技能"和"特殊道具"務必條列填寫清楚

列印此項目

  【酒吧進階團】蜘網城竊畫事件
發布︰ Ernest - 2022-05-10, 23:31 - 版塊︰ 【線上跑團專區】 - 回覆數 (25)

導入

來到這大廳來,只見年輕人拍拍手,廳堂的梁柱上就亮起光芒,白色的大理石梁柱上雕刻著精美的花草,嫣紅的地毯上繡著一個精美的圖騰,看來那就是波爾多公司的商標。
在這個半圓形的大廳中,平面的一側有一張檜木製的櫃檯,散發出微微清香。在那之後則是鋪著藍色壁紙的牆壁,壁上有一個極度巨大的長方形區域顏色偏淡。

「就是有這麼宏大。」波爾多看著空空如也的牆壁感嘆道,「這可是現代最有名的畫家,魯拉拉大師的傑作,算那個小賊有眼光……我絕對饒不了他啊啊啊!」
「要是被其他公司知道了……被顧客知道了……被大師本人知道了……我波爾多公司的名譽會徹底掃地啊啊啊!」

唐突的爆氣頓足,波爾多身上的金飾銀飾都被甩的鏗鏘作響,連一旁的年輕人也不敢上前阻止。

團務帖

列印此項目

  【酒吧進階團】蜘網城竊畫事件
發布︰ Ernest - 2022-05-09, 22:49 - 版塊︰ 【團務與邀約】 - 回覆數 (2)

【劇本名稱】蜘網城竊畫事件
【招募玩家】小蒼蒼、廚月
【跑團平台】論壇團
【劇本風格】調查、社交、追兇
【使用系統】酒吧Risus


本團規則修改自酒吧Risus,包含以下房規

【創建角色】
每位玩家有三個基本屬性——心智、社交與技術。
這些屬性代表角色所熟稔的形式類別,並各自劃分有三種技能。
為角色選擇一種擅長屬性一種棘手屬性,當角色進行與擅長屬性相關的判定時,可以獲得+1的加值,而當進行與棘手屬性相關的判定時,則會承受-1的罰值
心智:調查、知識與意志力。
社交:演技、同理與影響力。
技術:感知、體能與靈敏度。

除此之外,玩家還會有十顆特徵骰可以分配。最多可以填四個特徵、一個特徵至多可配六顆骰,且個特徵最多與兩個技能相關(可以是來自不同屬性的技能)。
特徵可以是天生的種族、體質、性格等;也可以是後天的職業、戰鬥能力之類,任何關於角色的特質都可以寫。
特徵骰需要各自註明使用方法或效果。

在擲骰時,你可以挑選技能類型相符的特徵來使用(在審卡時我會提出各個特徵是什麼類型,一個特徵也許可以是多種不同類型的技能)。但是一次只能選擇一種特徵來使用,不能同時使用多個特徵來擲骰,因此,請審慎決定你的特徵配點。
若是真的沒有任何特徵可以用於擲骰判定的話,請參照無特徵擲骰。

特殊道具的部分,數量限制為3項以內,每一項特殊道具可以為特定1個技能進行判定時,提供+1的加值
特殊道具包含武器、服飾、寵物或召喚獸。
其餘一般道具僅提供扮演上的可能,不影響判定,但仍需列出。

【空白角色卡】
名字:
外貌:
背景:
擅長屬性:
棘手屬性:
特徵:
【特徵名稱】:特徵內容(相關技能)
【】
【】
【】
特殊道具:
一般道具:

列印此項目

  【Discord】新增酒吧線上跑團區
發布︰ 紫苑翔雲 - 2022-05-08, 20:34 - 版塊︰ 【佈告欄】 - 回覆數 (1)

因應論壇轉型,本次於Discord伺服器開放【酒吧線上】頻道類別。
通過GM申請,玩家可在酒吧接取任務後至Discord租借的頻道進行跑團。(一應手續請參照頻道規章)

[圖︰ 5PgmkTN.png]
 
除了場內跑團之外,若GM與玩家有需要互相溝通協調之事,可自行開設討論串場外交流。需要不定時觀看的地圖、敵人資料、道具等,也推薦利用此處紀錄。
 
[圖︰ eO8DbIg.png]
 
一些簡單的問答將在#2樓補充。
此功能尚在實驗中,若玩家們有發現任何狀況,歡迎向管理員告知。

列印此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