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集場】伽瑪島2:新生(2/20~3/3)
只看該作者
【礦山】>【工房】

結束開採之後,謝米離開礦坑,徑直回工房去

一進到工房,怎麼好像多了些不認識的人,這些人在自己的工房裡幹甚麼

其中稱得上認識的就只有男性的亞特拉吧,說起來另一個亞特拉好像還沒回來?

抱持着對陌生人的戒備,謝米沿着牆邊走到工匠工作區

先從木頭的手工熱下手吧,她決定從精巧出發,做點需要細緻的小手工吧
她拿出那種聞上去味道不錯的木頭,第一步通過鋸子將之鋸成大小適中的塊狀,邊角料也並非亂鋸,需要隨時思考且注意可利用的部分,不要鋸壞掉,邊角料接下來可是得變成手工上配件的材料
然後使用大號的雕刻刀,把木塊進一步削刨,這一步相當是基礎的塑形
大致形狀出來之後,便更換成小一號的刀繼續削,使之逐步完形,周而復始,最後就是拿着最小的刀在雕刻
至於那些邊角料,把它們排到工作檯上,根據設計圖紙裁切,也用雕刻刀給它們修身
謝米不想使用顏料,用把握好火爐的溫度和木材的耐度,保持距離用火焰將配件烤至深色
本體和配件的嵌接處刻意做成榫卯結構,配件之間使用抄手榫,配件與本體之間使用走馬銷的結構嵌起來
雖然要做在這種小東西上面是挺廢功夫的,但也避免了使用黏合劑,她總感覺自己的黏合劑黏不住安魂祭的素材呢
最後的最後再用火做一次防腐處理就完成了
謝米做的是一枚飾品手工,想過在上面添怎麼樣的裝飾,一般都是做成家系還是信仰的神樣,不過這些她都沒有
只見她將成品扣在領口,隨後又覺得不太好意思,便用紅巾遮起來
被她掛在領前的徽章,上面映出一個精緻的人像,身披長袍的挑高女性,左手抱著一本書,右手則高舉一枚骰子

之後嘛…來做武器吧!
嗯,她喜歡做武器
來到鐵匠的工作檯前,把礦物都先拿出來精煉
總之想造一把長柄武器,她可太少機會做長柄武器了,連大太刀這種也沒甚麼契機去做,這種與身型相差甚遠的武器除非有人特意來下單,不然都不會做
長柄武器長柄武器,顧名可知,重點是長柄,為了柄身的韌度,一般會選用木質柄
但是謝米這次要做的可是金屬柄!這可不簡單,在合金的比例上就已經需要多次調試,不能太軟,也不能太脆,這次能慢慢來
讓柄身的合金材料慢慢熔,她連旁邊的熔爐也用了
槍斧、大槌、槌斧、枷鏈這麼也蠻帥的不錯,但果然考慮泛用還是那個吧!
長槍!
長槍可謂是長柄的王道(她個人認為的),既然選擇了一寸長一寸強的策略,就得使用敏捷性最高的武器才行呢
她在藍圖上規劃出槍頭的模樣,然後再以堅韌度為首煉製另一種合金

在長柄武器製作中的同時
來做劍吧!
謝米如此想道,又又佔了一個爐子
標準的東西造太多了呢,她想到來弄點不一樣的
像是蛇型的劍就很獨特,從功能性而言也能對打算奪刀的敵人造成威脅
刺劍、斬刀也是一種選擇,要從外型還是功能上選擇一邊實在太難了,最後還是做了標準的普通劍…不!
「小孩子才做選擇!優秀的職人會全都要!」
於是她在圖紙上描繪……

她又又又霸佔了一個熔爐,沒辦法啊,前面三個爐都在燒東西了
再來做一把打刀
阿爾法酒吧裡喜歡用刀的人好像挺多的,多做一點好像沒壞處
謝米想做一把刀身比較直的刀,在刀背加點裝飾……光想到都是大工程呢
剛好用木頭的邊角料設計一下刀鞘……







接下來應該會默認謝米一直在鍛造區作業 >.0

擲骰結果

2d6 → 10[6, 4] 10礦山
2d6 → 8[2, 6] 8礦山
2d6 → 5[3, 2] 5礦山
2d6 → 6[2, 4] 6礦山
SIGNATURE:
只看該作者
(2024-02-28, 23:22)酒吧GM管理帳號 提到︰ 逐漸沸騰的缽中升上一股熱氣。
這狀況看起來並無異常,但舞鳶突然覺得雙眼有些不適。妳無法控制地眨動眼睛,淚水為了緩解刺激不斷湧出眼眶。

片刻後,雙眼的刺激逐漸退去,但不舒服的感覺卻開始朝後腦、頸椎、胸口、四肢蔓延。
當妳碰觸到自己——或者總算能睜開眼睛查看自己的狀況時,妳發現自己的身體產生了變化。

沸騰的藥草合成物最終呈現出兩種不同的光澤。
(舞鳶變成男性,持續60樓。獲得【性轉藥水】x1、【迷你藥水】x1)

藥草轉變為不同預期的樣貌讓舞鳶暫時忽略身體的異常,以搧聞的方式嗅了嗅,大夫的眉頭皺得更緊了。其中一份和剛才洶湧的熱氣有著相似的味道,另一份則帶著從未聞過的氣味,總之都不是熟悉的藥就是了。不論如何舞鳶還是將兩件成品裝入瓷瓶,打算改天給了解的人瞧一瞧。

突然,她收拾東西的動作頓了一下,接著她不可置信的低頭望向自己的身體,原先玲瓏有緻的曲線變得一馬平川,伸手按上自己的脖子,果然上頭也多了一塊可疑的凸起物,幸虧他的身形依舊嬌小纖細,身上的衣著倒也仍然堪用。

「噫—」一聲驚呼從舞鳶口中溜出,又在少女…少年摀住嘴巴的瞬間嘎然而止。
腦中剩餘的只有一片混亂,不是沒有想過自己若是生而為男的光景,但也未曾想過會以這樣的形式達成。感受著全新的自己,她硬生生的忍下了撩起裙襬確認的衝動。
幾個深呼吸過後,延宕的腦袋終於開始重新運作。結合了剛才幾個變性人原本都在使用各種材料製作的狀況,舞鳶抱著實驗的心態,將過去蒐羅到的材料一股腦的堆在桌上。香料、鮭魚和珠蚌首當其衝的被扔進一口大鍋,架在烤著魚的窯上煮沸,不知如何使用的礦石也被投入熔爐中。

「銀鈴姑娘也轉為男性了嗎?您可有何頭緒?」做完這一系列動作,舞鳶挪動到了同樣受到煉金產物禍害的銀鈴旁邊閒聊,同時也道出自己的猜測:「小女子所配之藥同預想全然不同,想來許是這安魂祭導致藥性大變,便試著將其餘料子相合,不知是否會有相同結果呢。」

完全一模一樣的收穫
角卡上預計使用物資
3以上:可食用的香料,煎煮炒炸應該都很好吃。1>0
3以上:外表不起眼的珠蚌,緊閉著殼不讓人隨便打開,撬開後裡面有一顆珍珠。1>0
6以上:混雜銅鐵的礦石,適合進行各種熔煉加工。5>0
本次安魂祭物資
2以下:不知為何一直不發芽的種子,甚至不知道屬於何種植物。4 
3以上:外表不起眼的珠蚌,緊閉著殼不讓人隨便打開,撬開後裡面有一顆珍珠。1>0
6以上:胖嘟嘟的鮭魚,適合做刺身。母鮭魚的肚子裡有許多魚卵。2>0
【性轉藥水】x1
【迷你藥水】x1
擲骰結果

2d6 → 4[2, 2] 4再煉
2d6 → 6[4, 2] 6再煉
只看該作者
(2024-02-28, 23:22)酒吧GM管理帳號 提到︰ 大釜中發出噗嚕噗嚕的聲音,下一秒「噗!」地竄出一陣濃密的綠煙。
綠煙幾乎將銀琳完全包圍,且煙霧的濃度異常的高,幾乎可以算是粉塵而不是煙霧了。

一瞬間,銀鈴感到呼吸困難。不過沒有給妳反應時間,煙霧像是被某種強勁的吸力抽走似的,瞬間朝某處消散。

當銀鈴能好好喘口氣時,突然覺得背部和腰感到前所未有的輕盈。妳發現自己的身體產生了變化。

如同火山噴發一樣的綠煙瞬間就籠罩了周圍的空間,儘管銀鈴立即別過臉側身閃躲,但面對撲鼻而來的滾滾濃煙,亦難免吸入幾口。

「咳、咳咳!」頓時,嗆鼻的氣味充斥整個鼻腔,她被燻得眼淚直流,忍不住劇烈地咳嗽,更彷彿聽見了不屬於自己的低沉聲音。

當呼吸終於緩過來後,銀鈴才意識到怪異之處,他試探性般發出不同的音調:「啊→啊↑啊↓......」果不其然,是自己的聲音變調了。『是喉嚨聲帶出現了什麼問題嗎?』少年下意識伸手摸向喉頭,卻觸摸到本應不存在的凸出物。

與此同時,他亦感覺身體變得前所未有的輕鬆,彷彿卸下了重擔一樣,忍不住轉動肩膀、伸展一下身體,而胸前那習已為常的晃動卻......咦?消失了,竟然消失了,他雙手立即抓往胸脯,一揉一捏,未覺巨大的柔軟,唯獨有硬朗的肌肉塊;低頭一望,拍拍腰身,腰圍亦明顯粗壯了不少;隔著衣服順勢往下一掃,多了......

少年驚訝得睜圓眼睛,耳朵直豎。不過,雖然身體形態有異,但人的本性始終不變,他對新事物的探究心很快就蓋過了震驚,開始有序地探索自己身體的變化。他先是撫摸自己的臉頰,細緻確認容貌,隨後又撥開遮掩左眼的瀏海,很遺憾地左眼視力並未因性別改變更恢復,接下來──

(2024-02-29, 11:37)舞鳶 提到︰ 「銀鈴姑娘也轉為男性了嗎?您可有何頭緒?」做完這一系列動作,舞鳶挪動到了同樣受到煉金產物禍害的銀鈴旁邊閒聊,同時也道出自己的猜測:「小女子所配之藥同預想全然不同,想來許是這安魂祭導致藥性大變,便試著將其餘料子相合,不知是否會有相同結果呢。」

聞言,摸索至一半的銀髮少年隨即抬起頭、直視前面的男子,禮貌地微微點頭道:「初次見面,閣下....您、妳是......舞鳶小姐嗎?!」幸而衣服穿著始終未有改變,他才得以在荒誕的現實辨認出眼前人的身份。

「我本打算用所有材料燉煮成一鍋海鮮濃湯,然而在烹煮期間突然噴發出一陣綠煙,當煙霧散去後就變成了這般模樣。」少年露出苦澀的笑容,目光投向了身旁的煉金釜,釜中本應半滿的湯水現時已將近乾涸,煮湯的湯料亦不見蹤影。

隨後,他舀起僅剩不多的湯水,分別盛於三個木碗當中,靜置片刻後,碗中物竟各自呈現出不同色澤。
SIGNATURE:
只看該作者
引用︰素材最終融為少量的液體,液體的份量看起來僅夠使用一次。
「好神奇阿,雖然過程有些可怕,但真的變成藥水了....!」
潔琳開心的看著成品的藥水如此說著

看著剩下的素材,潔琳決定再試試看

「說起來,斯洛克先生將身上的資源轉交給我的時候好像有也有伽馬島的材料...」
突然想起過去的事情,潔琳打開了通訊器,查看個人背包裡的東西

「有了,是香料跟礦物呢...阿」
找到東西的同時,潔琳才發現他剛剛需要的東西正在這裡
如果當初就先查看的話就不會那麼尷尬了...不過,反過來說,正是因為當時他沒發現到自己身上有香料,他才能學習到一點鍊金工具的皮毛

「好,那麼等一下留一些來做料理吧」
打定主意後,他開始分配身上的素材

將要加入的素材分別處理好過後,她將這些素材再次丟入煉金工具中
「不知道這次會出現甚麼呢....?」
看著正在發生反應,逐漸變化中的素材,她感到些許興奮。
.                                              
身上的材料:
鮭魚*6->2 (-4)
電鰻*3->0 (-3)
珠蚌:1->0 (-1)
野菜*2-
常見藥草*2
毒物藥草*2->0 (-2)

來自斯洛克採集到的素材:
香料*4->2(-2)
砂岩*2->0(-2)
鐵*1->0(-1)

進行三次煉金
擲骰結果

2d6 → 7[4, 3] 7第一次煉金
2d6 → 3[1, 2] 3阿完蛋了要性轉了(第二次煉金)
2d6 → 5[2, 3] 5喔不錯欸有新東西(?)(第三次煉金)
SIGNATURE:
用水神給予的力量與神聖魔法在戰場上支援眾人,必要時也能挺身在前線保護眾人的水神代理祭司

「沒問題的,我會好好援助大家的。」––潔琳
只看該作者
(2024-02-29, 11:37)舞鳶 提到︰ 舞鳶抱著實驗的心態,將過去蒐羅到的材料一股腦的堆在桌上。香料、鮭魚和珠蚌首當其衝的被扔進一口大鍋,架在烤著魚的窯上煮沸,不知如何使用的礦石也被投入熔爐中。

事情就和稍早前一樣不如預期,舞鳶沒有得到預想的效果。
鍋中的材料最終融為少量的液體,盛裝後分別呈顯兩種與剛才相同的光澤。
(獲得【性轉藥水】x1、【迷你藥水】x1)


(2024-02-29, 17:46)紅色老鼠傑力 提到︰ 看著正在發生反應,逐漸變化中的素材,她感到些許興奮。

在潔琳期待的目光注視下,一道白光閃現,另潔琳忍不住閉上眼睛。當白光消失,而潔琳可以重新睜眼時,妳突然發覺自己的五感有些異常。
※請擲骰1D2。
(潔琳變成男性貓科或犬科獸人,持續30樓。獲得【幼兒化藥水】x1)





※煉金事件!※

SIGNATURE:
GM:紫苑、泰迪
歡迎來到Alpha TRPG:歡迎各位新來的玩家進行自我介紹!
冒險的起點:酒吧長期活動介紹:酒吧是讓新手玩家熟悉、瞭解TRPG基本規則和體驗何謂角色扮演的遊戲區
酒吧場外討論區:歡迎到此提出酒吧相關疑問、TRPG相關疑問
MENU:酒吧全年菜色、季節菜色一覽





只看該作者
引用︰在潔琳期待的目光注視下,一道白光閃現,另潔琳忍不住閉上眼睛。當白光消失,而潔琳可以重新睜眼時,妳突然發覺自己的五感有些異常。
刺眼的光芒令潔琳慌張地閉上眼睛,接著當她睜開眼睛後,眼前又是一瓶新的藥水

五感似乎有些怪怪的,但或許是剛剛直視白光讓眼睛一下子反應不過來造成的暈眩感也說不定
「我看看....」
然而,自己的聲音卻似乎怪怪的,彷彿就跟男性一樣..

「?好像,怪怪的——」
她帶著困惑摸著自己的喉嚨,先是摸到從未有過的突起,接著,手指上傳來如同毛皮一樣的觸感。
「诶––」
她有些緊張的朝手看去,結果映入眼簾的不是自己的手,而是黑色的肉球以及毛茸茸的手臂

「!??????」
身體的變化讓潔琳的大腦運轉不能,就這樣僵在原地,過了數秒,她才回過神來,無比慌張地摸著自己的全身
身上長出了毛,五官變成了狗,不只如此,自己的身體身為女性該有的特徵完全消失,還跑出了一些原本沒有的東西,這樣就像是––

「诶?诶诶诶诶诶诶诶!???」
過多的訊息終於讓「他」忍不住發出驚叫,這次初體驗的東西對他來說終究還是有些刺激過頭了。
擲骰結果

1d2 → 2[2] 2決定種族
SIGNATURE:
用水神給予的力量與神聖魔法在戰場上支援眾人,必要時也能挺身在前線保護眾人的水神代理祭司

「沒問題的,我會好好援助大家的。」––潔琳
只看該作者
自己的偽裝似乎相當成功,剛剛有人經過湖泊時也沒有在意這裡。
但是牠感覺自己不能一直這樣下去,除了生存以外還有其他本能在驅動牠。
是時候離開這座湖了。

垂釣者紙袋一邊將空貝殼吞進體內,一邊飄向湖岸。
在吞下好幾隻獵物後,為了容納變得更大的身軀,作為偽裝的紙袋也跟著變大了不少。
若是原本的尺寸還能作為普通購物袋來認識,但現在的大小已經像是背包甚至小型行李箱了。

湖邊看起來沒有人,不過以防萬一還是……
紙袋沉進水中,許久過後在更靠岸的地方一點一點浮起。
然後,紙袋走上了岸。

一個濕淋淋的、約有成年人膝蓋高度的紙袋從水裡走了上來。
紙袋底下的開口伸出一對粗壯的、長著腳毛的短腿,兩側破開了洞伸出一雙粗壯的手臂,同樣是合乎身體比例的短手。
前方大概是眼睛的位置則開了兩個小孔,黑漆漆的看不清裡面的狀況。
看上去就像是不知道為什麼把紙袋套在身上的小矮人。

小矮人邁著有些不協調的步伐,走路搖搖晃晃。
他站在岸上環視周遭一圈,然後將身上多餘的水甩掉。
擬態成這樣應該可以吧。

牠不想貿然靠近人群,最好能找一個單獨的人看看牠對現在這副樣子的反應。
不知道有沒有落單的人呢。
小矮人重新邁出步伐,前往伽馬島大冒險。



差一點就能吃到水母了

已食用
空貝殼*1
水母*0
珠蚌*6
鮭魚*12
海鰻*3
寶石魚*1
擲骰結果

2d6 → 2[1, 1] 2漁翁
2d6 → 7[5, 2] 7漁翁
2d6 → 10[5, 5] 10漁翁
SIGNATURE:
:現在形象是一個身高約兩米的男性。黑髮黑瞳,容貌有些微妙的女性化,看起來很年輕,臉上沒什麼表情,甚至有點呆。頭部以下的身體被一套厚重的黑色蟲殼裝甲覆蓋。脖子上掛著一個布製囊袋(靈花囊)。

酒吧不明生物紀錄
只看該作者
(2024-02-29, 15:59)泰迪 提到︰ 聞言,摸索至一半的銀髮少年隨即抬起頭、直視前面的男子,禮貌地微微點頭道:「初次見面,閣下....您、妳是......舞鳶小姐嗎?!」幸而衣服穿著始終未有改變,他才得以在荒誕的現實辨認出眼前人的身份。
「我本打算用所有材料燉煮成一鍋海鮮濃湯,然而在烹煮期間突然噴發出一陣綠煙,當煙霧散去後就變成了這般模樣。」少年露出苦澀的笑容,目光投向了身旁的煉金釜,釜中本應半滿的湯水現時已將近乾涸,煮湯的湯料亦不見蹤影。
隨後,他舀起僅剩不多的湯水,分別盛於三個木碗當中,靜置片刻後,碗中物竟各自呈現出不同色澤。
(2024-02-29, 20:14)酒吧GM管理帳號 提到︰ 事情就和稍早前一樣不如預期,舞鳶沒有得到預想的效果。
鍋中的材料最終融為少量的液體,盛裝後分別呈顯兩種與剛才相同的光澤。
(獲得【性轉藥水】x1、【迷你藥水】x1)

「正是小女ㄗ⋯唔,正是在下?」對自我認同產生些許懷疑的舞鳶點點頭,帶著滿臉的不信任看向所謂的「海鮮濃湯」,黑髮少年湊近瞧了瞧銀鈴的成品,注意到其中一份湯水與自己剛剛的成品極為相似:「想來這應當不再是湯品,其一倒與方才製成的有些相像,許是某種不知有何作用之藥物?小女子取來一塊瞧瞧,不知能否看出些端倪。」

說畢舞鳶又蓮步輕移至剛才製作的物件邊,幸虧他仍然維持纖細嬌小的外貌,否則若是一名六尺壯漢這般走動,應當會十分傷眼。
拿起要給銀鈴查看的藥水後,舞鳶察覺鮭魚湯和礦物化合物似乎也已經收乾不再反應,於是也將新的成品裝妥。誠如他猜想的一般,這些液體煮沸凝鍊後,轉換為某種不明的汁液。又是一陣聞嗅的動作,舞鳶注意到新的產物與前一批完全一樣。

「伽瑪島果然古怪,即使放入截然不同之物,亦能造出完全相同之物呢。」感嘆了一番,舞鳶將四瓶藥水放到銀鈴面前的桌上,「此物聞著與方才使小女子轉為男性之煙霧相似,許是有著相同功效,可難得變為這副模樣,亦是好玩的緊,倒也不著急著用。至於這類便不得而知。」
和銀鈴隨意閒聊間,舞鳶突然意識到自己目前仍然穿著華麗的女性裝束,於是將髮間精緻的簪子一個個取下,又將披肩攏緊,一番動作下來,現在的舞鳶就只是個穿著華麗的長髮少年而已。

本次安魂祭收獲
2以下:不知為何一直不發芽的種子,甚至不知道屬於何種植物。4 
【性轉藥水】x2
【迷你藥水】x2
只看該作者
站在伽瑪島上的你們感覺周圍「平靜」下來了——雖然部分人的心境可能暫時無法平靜。




【安魂祭】活動結束


※煉金事件!表單全開※

SIGNATURE:
GM:紫苑、泰迪
歡迎來到Alpha TRPG:歡迎各位新來的玩家進行自我介紹!
冒險的起點:酒吧長期活動介紹:酒吧是讓新手玩家熟悉、瞭解TRPG基本規則和體驗何謂角色扮演的遊戲區
酒吧場外討論區:歡迎到此提出酒吧相關疑問、TRPG相關疑問
MENU:酒吧全年菜色、季節菜色一覽





只看該作者
【工房】

「……」
端木小姐看著大家的變化,一時無言以對,她從來沒看過煉金煉出這種場面。

『看樣子只有女孩的野餐計畫要泡湯啦』

稍早前不經意地念頭居然成真了,她現在還有了將思想具現化的能力嗎?

雖然煉金事件沒有影響到端木小姐,不過她的思緒也跟著胡亂飄起來。


「妳們這樣——」

還有野餐的興致嗎?
端木小姐看著銀鈴、舞鳶和潔琳,抬起不知為何抬起的右手又放下,沒把話說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