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心得】 【DND5E】單人體驗團 簡單心得
只看該作者
#1
俗話說,三人行必有我師,然而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要用這句話當開場。

  雖然最近已經很久沒有發團後心得了,但想想這個坑挖得這麼大,在短時間帶了各種不同的短劇本、接觸了各種風格的玩家,覺得不寫一下心得感想,好像也是蠻可惜的。
  我想透過這樣的心得分享,也多少可以達到自我檢討的作用吧。歡迎各位玩家也回饋一下跑過團的心得感想~


關於這個坑
  當初會想挖這個坑的起因……是由於自己在從3R轉到5E的過程中,感覺到5E簡化了不少繁複的規則,便一直對5E的系統特別有好感。因緣際會下,在別的群組看到有人想跑DND,就想說「嗯……雖然沒時間帶長團,但帶個一天結束的短團應該不會造成太大的負擔吧?」。考量到要壓縮跑團的時間,便只招收一人,並且主要內容會是戰鬥(畢竟DND的八成規則都跟戰鬥有關)、再佐以一點簡單的劇情。
  所以各團的劇本都是由三行構成,舉第一團《枯枝暗徑》為例:
引用︰【前導劇情】村人委託/獨自調查→森林探索
【遭遇戰】山洞前:枯枝怪x2
【BOSS戰】山洞內:哥布林薩滿

  大概就是這樣而已,剩下的大多是臨場發揮。怪物的資料也不一定參照怪物圖鑑,而是當下根據狀況進行調整。
  雖然當初說這一系列體驗團會是沒什麼質量的劇本,但實際在代的時候,還是會忍不住想要塞一些讓人有記憶點的劇情進去,也間接造成了後面幾團的時間被拖長,這一點是我覺得自己之後需要注意的地方。另外戰鬥的部分……現在想想其實只要安排一場戰鬥,好像也蠻足夠的了?


個別心得:
  各團個別的心得將會在以下補充,大概也不會用太多篇幅吧,之後每跑完幾團會一並發出,也歡迎玩家能給一點回饋。
聲望留言:
路人鳥 聲望+1 啊不是單人團,三人行在哪??
Resastar 聲望+1 哈絲辛苦惹(拍
影殤 聲望+1 辛苦惹~
leftflower 聲望+1 今天回家就來打心得!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
《枯枝暗徑》 玩家:孤獨小南  團錄:連結

  這是這一系列大坑的起源。因為是第一團,所以劇本的質量真的相當單純:就只是很普通的接到村民委託、除掉在村莊附近作怪的魔物而已。
  主要印象比較深刻的是,明明玩家角色的陣營是混亂善良,可是扮演中老是讓我有種混亂邪惡的錯覺……
  --欸這陣營真的沒寫錯嗎?下次還是對村民禮貌一點吧 mayday

  也因為是第一團,擔心於遊俠在戰鬥中的表現不如其他職業,這團安排的怪物強度相當之低,也大概是目前為止唯一沒有在跑團中調整過數值的敵人。很輕鬆地戳個幾下,敵人稀薄的HP就歸零了。同時因為玩家角色具有遠程攻擊手段,在地圖不小心拉太大的狀況下,敵人也從頭到尾沒有碰到玩家角色,沒能營造出苦戰的局勢……嘛,想想這也不是壞事啦。

  值得一提的是,遊戲中有兩個地方沒有按照規則進行:
  第一個是用火把給予箭矢火焰屬性:在團內進行中,因為想說給予這個創意一點獎勵,是判成攻擊傷害附帶火焰屬性。不過實際上,先不提沒有纏繞油布的普通箭矢能否被點燃,沒有特別設計過的箭矢在點燃之後,是否能不能造成那麼高的傷害,可能也值得懷疑……如果正式來的話,可能頂多會判+1火焰傷害而已吧?
  第二個部分,則是敵方哥布林使用的法術「雲霧術」:雲霧術的效果是造成「重度遮蔽」,但在遊戲進行中,我誤把它當作「全掩蔽」……嗯,這部分完全是我的錯(掩面)



《古墓刃舞》 玩家:夜玥  團錄:連結

  首先,夢玥是個好人(感動)--平平都是混亂善良,怎麼跟第一團差那麼多啊。 meme_epicwin

  這團的劇情是相當典型的臨場發揮。一開始的構想原本很簡單:到墓穴找尋寶物,解決防護的機關跟殭屍之後,拿到寶物,結束。然而在開跑前洗澡的時候,我忽然驚覺「欸……這樣好像沒有劇情的成分耶?加個導入好了」。於是乎,有了酒館的場景。
  然後呢,原本預定是、在酒館中玩家角色會遇到一個吹噓自己見聞的矮人冒險者,透過成功的說服檢定、或者請他喝一杯酒,可以知道附近關於寶物的傳說之類的。然而開場途中,我順勢問了玩家一句:
   我:「欸夢玥是會主動搭話的那種類型嗎?」
   夜玥:「不會耶,她會避開明顯有危險的人、或者是大叔。」
   我:「喔,好喔。」(冷汗看著矮人大叔)
  --於是登場的就變成輕佻的青年精靈詩人了(欸

  然後,因應吟遊詩人的調性,本來尋寶風格濃厚的傳說,就變成了一個我也不知道我在打三小的傳奇故事:「魔劍指環巴奇」。雖然是臨時胡謅出來的故事,但效果還不錯,也很大幅度的改變了故事最後的結局。畢竟原本設計的殭屍只是個會操縱飛劍攻擊、墮入邪道的法師而已,現在這個被戒指詛咒的孤獨強者的版本,也為劇情添了不少故事性,個人是相當滿意的。
  當然,作為代價,這團花費的時間也因此被拉長,得跟玩家說聲抱歉呢。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
《古墓刃舞》 GM:Hazatto   PC1:夜玥

嗯嗯,開頭總是最難搞定的地方,那還是老樣子畫一條線然後照SOP來寫心得騙騙聲望(诶


對劇本
當初聽到這名字的時候我只有一種不妙的感覺,聽起來超危險而且超恐怖的(事實證明如果不是時間問題還會有三把劍跟一隻殭屍還歡送我 custom_ulala ((聽說一把劍就可以把我家夢玥秒了呢~~
剛開始的出現在酒館就有種非常RPG風味的場景,熱鬧喧嘩的酒吧果然是幻想冒險必備的場景,後來出現的精靈吟遊詩人
霍肯,為夢玥講的故事也十分動聽,在夢玥決定去找巴奇的遺墓時幫夢玥畫了地圖讓我對這位精靈加了不少分數((然而我的夢玥還是不會交給你的啦! meme_doge ヽ(#`Д´)ノ
巴奇的身世也很悲慘,獨自一人在孤獨的洞窟中不知道在等待著什麼?(女兒?或是妻子?)無論如何,希望夢玥能夠讓他感到一點救贖,在最後平靜的死去。

對PC1夢玥.法納斯沃:
整篇下來雖然我有時候有點扮演不到位,整體上來都讓我很滿意的親女兒,原本的設計中心就是個要有好奇心,精通語言,對人善良,有時候會很固執的幫助別人的少女,結果骰神也非常給面子的給我的第一隻DND角骰出了不錯的數字,於是一個天真浪漫的少女就這麼誕生了。
在劇本中,夢玥才剛開始她的冒險,是個情緒豐富的小女孩,同時我也希望讓她能夠給人帶來救贖,並且會對自己的決定訂下決心,不會被外力輕易地改變自己的想法,會用自己的想法來拯救別人的少女。
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能讓她帶著這份純真繼續旅行,讓她在DND這個大世界裡,留下屬於自己的足跡。

對GM:
非常感謝Hazatto能帶我跑第一次的新手體驗團,這團的劇情讓我跑得十分開心,有一種完全融入角色的感覺,還讓我最後體驗了下歐洲人才玩得起的狂野魔法浪湧OwO(在我的BGM沒有人能擊敗我!ヽ(ヽw ノ)ノ
成功賺夠了買日記的錢,還順帶一枚超強的單身戒指,希望未來夢玥不會有用到它的機會。
最後因為太突入角色的扮演上而有點拖時間,害得哈斯跟我一起熬夜,真的非常地抱歉 meme_epicwin ((兩邊都在抱歉是在演哪齣?

對觀眾:
原本應該是沒有這個項目的,但是跑團的時候有高達17個人同時觀戰的奇景,讓我受驚若寵還有點小小感動,於是特別提出來跟當時觀戰的各位感謝 meme_epicwin
在我放大招的時候推薦了好多的處刑曲真的讓我好感動,最後我採用的是阿鳥的處刑曲(阿鳥連接丟超快的),這邊最後還是謝謝大家幫我挑了這麼多BGM讓我開大招! CatA_love



總結:開頭跟結尾最難了,讓我虎頭蛇尾行嗎?
雖然哈斯還有好多團還沒完坑,這邊還是謝謝哈絲讓我體驗了DND的跑團風格\(。∀ °  )/((哈絲要加油喔~~
還有感謝來觀戰的大家!謝謝你們看完菜逼巴新手的生澀跑團 catA_XD !!!
總之大概就這樣了,最後真的還是非常感謝哈斯跟觀戰的各位wwww!(不知道這樣能不能騙到些聲望?(喂 meme_yaoming
聲望留言:
Hazatto 聲望+1 感謝回饋~其實我很喜歡玩家能夠沉入在角色扮演中,反殺處刑曲那段很帥喔XD
SIGNATURE:
阿爾法酒吧夜玥
舊校聯!青春校園物語:內原至(二之夕戲界)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
《夜城騷亂》 GM:MaxC 玩家:絕受兵器  團錄:連結

  嗯,因為這團不是我帶的,所以不太能說些什麼深刻的心得,不過站在旁觀者的角度來看還是蠻新鮮的~
  稍微分享一下原本的劇本安排:
引用︰【前導劇情】詩人演奏(賺錢),被邀請去宮殿,醒來發現在地牢
【遭遇戰】繞過衛兵逃走
【BOSS戰】與獸人傭兵對戰(貴族在旁邊)

  因為米亞的配置上不太適合戰鬥類型的場景,所以一開始在劇本的安排上有點沒什麼頭緒,試著在聊天室上徵求意見後,得到了放一只蘿莉控肥宅的意見……於是有了這個簡單的劇本。在這的劇本中,給予玩家角色的挑戰並不是直觀的戰鬥,而是偏向逃脫劇的風格。預期藉由潛行或是口才等方式,繞過守衛的衛兵、並在與雇傭而來的獸人戰鬥時,留有挾持領主以威脅、逃脫等手段。
  至於事件的來龍去脈,也只是單純的老套套路:蘿莉控領主看到角色的美貌,心生色心 → 邀請入宮殿 → 誣告角色,要逼角色乖乖就範 → 逃脫劇開始

  不過在實際帶團中,MaxC在事件的前因後果中增添修改了不少要素,讓劇情脫離了套路,變得相當有意思--這部分就請大家自行觀看團錄、或是等待MaxC有沒有意願分享一下囉! catA_XD



《幻象蛙鳴》 玩家:幻月  團錄:連結

  在準備這團的時候,有一件值得一提的小插曲。
  此團之前,參團的玩家角色背景與世界觀通常不會有太多牽扯,頂多就是出生場所、某地貴族的世家等等,不太會去影響或援引到預設的世界觀。但本團玩家角色的羅蘭,有特別提到是被「幻象女神 萊拉」的女祭司所救,並為其所用--這樣的設定。嗯,其實那時候我有點惶恐,因為其實我跟DND的世界觀不太熟(炸)。
  為此去搜尋了一下關於這位女神的資料,得到的結果其實讓我蠻訝異的……原來這傢伙也不是什麼正經的神明,而是個喜歡虛偽跟謊言的混亂中壢人。這點也或多或少影響了女祭司憐妮的性格與表現,還因此給了一張誤導用的地圖給羅蘭,當作是劇本中的戲劇挑戰。

  因應羅蘭遊蕩者的能力,這團在戰鬥上的設計比較偏向「潛行並暗殺敵人」,地圖上也配置了幾個掩蔽物可供躲藏--不過很可惜的是之後幾乎都是硬幹過去,沒辦法,骰子不太好Tongue。以後設計潛行類的戰役時可以能也得增加更多的掩蔽物,不然潛行只能單靠骰子也是頗可惜的。

  這團我玩得最開心的部分,應該是在女祭司憐妮的扮演上吧。有些神聖、有些純真,卻又無法捉摸、彷彿隨時會露出燦笑把你賣掉……有種幕後大魔王的感覺。如果未來有續團,說不定真的會讓她當最終的幕後黑手也說不定呢?(欸這樣是不是破梗了)



《荒漠之水》 玩家:潘喜  團錄:連結

  這團也是預期劇本跟實際跑起來截然不同的例子之一……不,要說的話,其實整個劇本從開始構想到開跑途中都一直很不穩定(?)。
  最早這團的名字叫做《熾凍之水》,起因是翻怪物圖鑑的時候翻到魔蝠家族(Mephit)覺得很帥,就想著把它放進去……為了建構出主題性,我那時挑了「蒸氣魔蝠」跟「冰魔蝠」各一只,剛好是水的不同相態,想說作為劇本裡面的主要敵人似乎是個不錯的主題(順便一提,圖鑑裡並沒有水魔蝠,那個是參考資料後極度弱化後的自創產物)。

  這時,原本預定的脈絡是:某個法師召喚出了魔蝠們 → 法師被反殺 → 魔蝠召喚眾多小水魔蝠。然而一直到開始之前,「法師召喚出魔蝠」的事件動機,都一直沒有個足夠好的理由,想著根據跑團的過程中臨時調整。
  然後是親切(?)村民哈爾的登場。這時候的構想是讓哈爾作為法師的哥哥,而法師是個腦袋有些秀逗,被其他村民誤會的法師。然而,原本只是個作為領路人、提供補給的哈爾,在後面因為時間不太夠的緣故,默默地被擺到了幕後黑手的位置上。嗯?人生是……什麼呢?

  也是在這團,我發現我不小心塞太多劇情跟戰鬥進去了,導致時間被拖長,分了兩次才跑完,也間接減少了一些玩家可以發揮的地方,實在是感到很抱歉。
  不過因此略去劇情的話感覺還是有點可惜(畢竟是角色扮演遊戲),以後應該會減少戰鬥遭遇的數量吧。
聲望留言:
夜玥 聲望+1 你是廚月喔(人生是……什麼啊…
回覆
只看該作者
#5
《瀆神陰影》 玩家:布丁&高高  團錄:連結

  這團是個徹徹底底的私心,而且不是單人團,而是雙人團。
  不過說是這麼說,這團最初在構想時還是以單人團為主。以春神祭司布莉諾的背景為核心下去發揮,是在走訪春神留下的遺跡時發生的故事。
  之所以會讓這團變成雙人團,除了私心因素之外,也是因為玩家彼此之間都是熟人,就算真的不小心帶團時間超過預期而導致需要跑超過兩次,在比較容易約時間的前提下,並不會造成太大的負擔
  ……不過說是這麼說,這團還是一次跑團就完結了。我想除卻彼此之間的默契之外,使用語音進行場外的溝通,也讓劇情推展順利了不少吧。

  而在劇情的部分,就大方向上來說,是沒有偏離原定的劇本太多:小惡魔為了某個邪惡的計畫做準備,而汙染了春神留下的遺址,接著被玩家們擊敗。但過程中,這團倒是有不少預料之外的發展--主要都是GM我自己做死就是了。比如說那個以華莎之名,頻頻爛骰的女性冒險者、
  除此之外,還有從中爬出骷髏的血池(原本會直接讓小惡魔帶隊出場)、一直沒確定要不要讓他成為幕後黑手的老牧師、以及小惡魔在準備的計畫……原本可能是類似打開深淵通道之類的計畫,但因為想加一些DB要素,也有考慮過是類似「不死生物蘿莉化」之類的玩意兒,但最後也是不了了之。

  雖然以我自己的感覺,這團整體來說還算是頗中規中矩。但沒能帶出特色、也沒有準備太多讓卡伊特發揮背景的要素,還是讓我覺得有些遺憾。



《潔淨森泉》 玩家:影殤  團錄:連結

  在創角初期,影殤便興沖沖的問我能不能創隸屬於混亂邪惡陣營的角色。
  一般來說,為了遊戲內隊伍間能順利合作、推動劇情,GM通常不會准許玩家角色使用邪惡陣營的角色,更遑論更加難以駕馭的混亂邪惡了。但這個前提是在故事為「傳統冒險」、並且玩家們需要「團體合作」……所以在這玩家僅一人,且劇本可以量身打造的單人體驗團中,既然難得有這個機會,那我似乎也沒什麼理由拒絕呢?
  於是,名符其實「混亂邪惡」的角色,終於姍姍來遲了。

  老實說,其實我也有點期待看到混亂邪惡的角色會有什麼樣的演出。而在準備劇本時,我也有考慮過要安排什麼樣的背景,好自然的發展出不至於脫韁的「邪惡」演出。在幾經思考之後,出現的是「入侵並玷汙聖地」的模板劇情。
  不過,雖說這是個邪惡的行為。但在帶起來倒是沒有太大的衝擊感……或許是因為在劇情發展上,只是把「入侵並淨化邪教」的傳統冒險劇情的立場調換過來而已吧。現在想想,改為安排「屠村後遇到正義之士討伐」的劇本,或許會更有趣一些?

  在這團中,我特別喜歡菲拉雅跟高胖兩魔人互相嗆聲的段落,這一段互相傷害的劇情實在的發揮了兩邊邪惡陣營的特性,在菲拉雅欺騙並引誘其踏入聖地當誘餌時又更是如此……雖然骰神看起來不太喜歡這個主意(骰出1實在是……),但因為很有趣,所以還是依照扮演,讓胖魔人自然的上鉤了呢。
  這樣也好,如果大家一起進去的話,一次控好多NPC我會累死(欸)。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
《森林之王》 玩家:leftflower  團錄:連結

  好~厲~害~!是名字很難念的朋友呢!(我到現在還是得估狗過才知道嘬昨該怎麼念)
  由於在創角後GM還在被前面幾團的期間,就聽左花說希望能經歷有動物朋友風格的冒險,也因此這團出現的敵人類型便全都是毛茸茸的動物們……說是這麼說,其實也只有敵人類型是動物,除此之外跟動物朋友倒是沒什麼關係(欸)。

  在構思這一系列的單人團劇本時,我通常會先翻看角色們的背景,抓取可以發揮的特定元素,在左右參照怪物圖鑑中有沒有什麼適當的敵人,加以揉合之後、劇本就此成形。而這團中,野蠻人嘬昨的背景也讓我覺得相當有趣:被狼群收養、接著在附近的村莊中成長--從這個如此富含特色的背景做基礎,這團的劇本很快就成形了。
  當然,這一團不能沒有狼。而因為所選職業是戰鬥中相當強勢的野蠻人,敵人也要足夠強大。
  有鑑於野蠻人是1級裡面戰鬥最強勢的職業,我便很放心地塞了一頭CR2的棕熊進去,CR2的話,差不多4個等級2的角色可正常應對的程度……這明顯是超出標準,但野蠻人只要發動了狂暴仍能夠應付,而由於嘬昨的高能力值,我原本是很放心的。
  ……直到骰神開始嘲笑我們的骰運Orz

  在第一場的單挑戰鬥中,玩家與GM的頻頻爛骰,讓我一度懷疑我們丟的骰子不是20面骰,而是6面骰……欸欸?為什麼數字沒有一個超過6啊?這科學嗎?這科學嗎?這不合理吧!?
  作為結果,明明很強的野蠻人開場便受到了重傷,而在BOSS戰中,我也多分派了一隻狼作為友軍,免得到時候骰子出什麼意外(?)


  而在劇情的方面上,我對這團的發展結構算是相當滿意的。和平的序幕、緊張的對峙、認識了新的戰友、並一同討伐強敵、而在最後,又是感人的重逢……感覺一場冒險中該有的要素都有了呢?
  我也很慶幸能在開跑前想到提議把嘬昨的其中一個語言換成狼語。也因此整團中有一半以上的對話都是「嗷嗷嗷」,新鮮的體驗實在是相當有趣,哇伊~!



《痊癒膏油》 玩家:ttk12345  團錄:連結

  這不是一場英雄的冒險,而是一介平民的幸福故事。

  跟上面的嘬昨相比,阿非利克的數值實在是相當慘澹,其能力值之低下曾讓我一度在準備敵人時傷透了腦筋……好像不管放什麼怪物,阿非都有可能在一次爛骰(而這在這一系列團中並不罕見)中就此陣亡。而如果準備的敵人太過弱小,這故事又似乎沒什麼趣味……總不成真的叫這位魔人去抓隻雞就當作一場冒險吧?(若是去抓雞身蛇尾獸就又是另一回事了)
  因為戰鬥力的原因,這一團注定不會是個集中在戰鬥的故事,雖然為了讓玩家能熟悉戰鬥系統,還是得安排戰鬥。但比起無法迴避的戰鬥,這團花在劇情的時間上又更長一些。

  如同先前講過的構思法,在這團的劇本構築中,阿非利克背景中的茱里修女是個相當重要的引子。如同在《幻象蛙鳴》中的女祭司憐妮,茱里作為阿非的再生父母,一旦她要求什麼、或是出了什麼事情,那必然能成為動機,進而驅使玩家角色去做些什麼。
  但與胸懷城府的憐妮又不太相同,茱里作為經營著修道院的院長,善良的她似乎不那麼適合去要求、或者命令玩家角色做些什麼……所以,就只好讓她稍微出點意外了(欸)。基本上,這也是在RPG遊戲中常見的任務類別。除了典型的殺怪之外,就是蒐集藥材了吧?為了尋求治好茱里的方法,踏上了冒險……這就是這個劇本的核心骨架。

  當然,實際跑團中多了很多預想之外的變化。
  除了因為混亂狂潮而不知為何跑出來亂入的獨角獸(獨角獸表示:?????)在實際演出時,茱里的個性不知怎地成了有些豪爽、不拘小節、卻又充滿慈愛包容的媽媽角色,跟原本預期的典型修女截然不同。而考慮到修道院可能住著其他孩子,也多出了像是跑腿的湯姆(明明是個雜魚還有名字)、以及那日後很有可能成為阿非的妻子、令人稱羨的可愛青梅竹馬,莉莉亞……儼然成為了女主角的她,原本並沒有在劇本的安排上,這也是TRPG之所以有趣的地方吧?
聲望留言:
ttk12345 聲望+1 GM辛苦了!!
回覆
只看該作者
#7
《森林之王》 GM: HAZZATO   PC1:LEFTFLOWER  完團心得

前言:

其實,當初會接觸到TRPG,就是因為聽到了【龍與地下城】這個名詞(但是卻一直沒機會玩到,反而開始接觸COC WW),所以在聽到HAZZATO於聊天室中發下要開新手團的豪語(?),我就立刻地報名了! custom_asu

關於【嘬昨。鳴鳴。蹦蹦跳跳】:

嘛WWWW,其實會誕生這個腳色完全只是偶然,在看著種族與職業時,其實我第一時間是很想做出一位人類戰士的,但是在骰出了【嘬昨】奇低無比的智力和超高的力量之後,再加上聊天室內【~塔諾西~】風氣盛行(?),我便毅然決然地選擇了人類的野蠻人。

其實在之後反而才是有點問題的部分,那就是我究竟該賦予這個【人類,野蠻人】怎麼樣的出身呢?

一邊思索著這個問題,我剛好看見鄰居在遛狗。(對,是狗WWWWWWWWWWW)

看著路上的小孩發出了【ㄗㄨㄛ,ㄗㄨㄛˊ】的聲音吸引那隻狗(這很難模擬W但是就是當你想吸引一隻動物時你會用舌頭和上顎發出的聲音W。)然後那隻狗很開心地一邊大叫一邊朝小孩跑過去,我突然有一種【就是這樣了】的感覺!

用新注音的自動選字打出了【ㄗㄨㄛ,ㄗㄨㄛˊ】---->【嘬昨】,再加上小狗發出叫聲跳來跳去的【鳴鳴】【蹦蹦跳跳】,這個讓我十分滿意的名字就誕生了。

其實這就是我對【嘬昨。鳴鳴。蹦蹦跳跳】最早的印象,她可以弱小,她可以無依無靠,她可以向孩子一樣偶爾耍一些自以為是的小聰明,但是,【她一定要一直都很塔諾西,一直保持著純淨的心,看到好的東西會開心的歡呼,看見不好的事情會理所當然的生氣。】

有了基底,於是我就開始寫她的背景,當然,我沒有讓她被狗狗養大W而是被狼叼回了家撫養,同時在附近的小村莊被善良的村民們愛護著,然後自己冒失的跑上了商隊的貨車,開始了冒險W。

關於 GM : HAZZATO《森林之王》:

:「嗷嗷!嗷汪!(黑爪族的月月,很高興能與妳相遇!)」黑狼向著妳低下頭,行了個戰友的禮:「嗷嗷嗚!嗷!(從今以後,黑爪族也永遠會是妳的夥伴!)」-----BY黑爪族的月月(哈絲)

這也是我這一整團最喜歡的一句話(大笑)。

哈絲真是太有想像力了W,這是我從開頭的導入,到最後的最後都在心中說的一句話W。

其實我一開始會以為【蹦蹦跳跳】她會被趕下商隊貨車,然後在荒野中開始冒險。

沒想到哈絲居然為我想出了一個商隊吉祥物的背景WWWW(這讓我開心的打翻了我的茶W),而在跑團稍早之前,哈絲所提出的【狼語】,真的可以說是改變了這一團的未來WWW。

Hazatto:狼語大概會是結合嚎叫聲調跟一些肢體動作以表現基礎溝通的技巧吧。
Hazatto:比如說跺腳兩下再從鼻子噴氣→「白癡喔月月」。
leftflower:嗷嗚!嗷嗷!     +翻滾     【月月你別逼我用牙通牙!】,這樣嗎?ww
Hazatto:嗯ww

在這個聽起來十分有趣(?)的規則之下W,我毫不猶豫地改了我的其中一個語言W。

果不如我所料,在開場沒多久,蹦蹦跳跳就開始以【ˊ嗷嗷嗷嗷嗷!】的方式在原地跟狼溝通了2個多小時WWWW。

MaxC:在其他人視角,就是一個人對狼一直嗷嗷嗷,嗷了兩個小時。

WWWWWW,然後!令人興奮的第一次戰鬥就開始了!雖然在跑團之前就認知到蹦蹦跳跳有著極高的戰力,所以我倒是沒有很擔心W,不過在第一骰失敗,第二骰失敗,第三骰失敗,第四骰失敗,而且骰面皆是1,2,3...........

我開始覺得哈絲餵骰子吃毒WWWWW。

在連續的失敗之下,成功終於降臨!但是是在敵人身上!而且打出了對蹦蹦跳跳來說是重傷的傷害!

它只是一隻月月啊!!WW。

在歷經了千辛萬苦之後,我們終於來到了最後的BOSS之前,但是打起來卻是十分的輕鬆WW,比道中的月月輕鬆太多了WWW。

因為它也爛骰W

結果我反而有一種月月才是整團最強的感覺W。

不過在最後的最後,骰子之神或許就是喜歡奇葩之舉吧W,在用輕努當鈍器打出了等同於句斧的傷害之後,戰鬥便圓滿的落幕了,蹦蹦跳跳愉悅的回歸了商隊,這段故事,除了狼之外,應該再也不會有人知道吧。

在這個劇本中,其實出乎我的意料,蹦蹦跳跳輕易地經歷了【保護重要的同伴】,【結交了一同對抗敵人的戰友】,【展現了自己的實力,獲得了他人的尊敬。】,【像是什麼事都沒發生一般,平靜的結束了這場故事。】等等像是一部大長篇才會出現的情節。

而在這之中對於蹦蹦跳跳的扮演,我個人也非常的滿意。(不過沒有喊出~塔諾西~有點小小遺憾就是了W)

對於這整個發展,給了我非常美好的第一次DND體驗W。

雖然我們拖到了很晚,但是我真的很開心W。

讚美哈絲!以及月月,還有幫我做了去背和凍豆腐教學的洛嵐!

以及各位觀眾!

期待下一次的DND團 custom_asu(許願 custom_ulala
聲望留言:
Hazatto 聲望+1 感謝回饋~其實也是因為可以跑到很晚,才能放心地放一堆劇情進去呢ww
SIGNATURE:
酒吧角色:慌荒
回覆
只看該作者
#8
在創革時代因為想跑一次DND而入坑,但是到現在都未曾真正跑過…
感謝哈斯大大帶我跑完QQ



有關角色

阿非利克
主角,意為非洲。生時爛骰連發,因而得名。
雖然當時看著那串驚人的骰值感到靠杯,但本著「骰了就是我的角色必須完成」的想法,最後半推半就下還是把他的詳細角卡配出來了。
一般來說,寫卡時投注的心力將決定這角色有沒有可能成為玩家口中的「親兒子/親女兒」。當然每張卡的背景都是精心作出來,但有時候…有些角色就是莫名能深得創作者喜愛,阿非利克就是我配過最喜歡的角色之一。
我當時是著魔了般堅持要寫出一張魔人術士…為了解釋那悲劇的六圍,從種族到職業到背景,我花了好些功夫來融合各種設定,最後不論在GM眼中如何,最少在我看中,阿非利克簡直是完美的角色。數值和他的背景互相呼應,也契合職業和種族在對應世界觀部份的內容—一名被自己的潛能害慘卻沒有走太歪,身殘志堅的平民。
心存善念、弱小但又遠不至於無能…是說我好像挺喜歡這類型角色的。因為這樣的角色在跑團時能更加激發背後靈多思考,而免角色會突然死去(這團更多部份是靠GM放水就是了…w)。
阿非利克團中在修道院時不時會說出經文的內容,那些其實全是出自聖經的句子。

茱里
阿非利克的再生父母。以阿非利克恩仇必報的個性,動她等於動阿非利克本人。一開始劇情發現她身周有不祥氣氛時,背後靈還以為母親大人在街上中了什麼詛咒,準備抄傢伙到鎮上開幹了…還好只是會隨時奪命的怪病而已(?)
因為整團幾乎都躺在床上,戲份不多,印象同樣不多…對不起院長大人XD

莉莉亞
突然撿到的青梅竹馬,GM還給機會讓我自行設定屬性!不過我沒有插手她的角色構成就是了w
團中和阿非利克交流最多的人,在她面前阿非利克盡可能地裝出魅力14該有的可靠、成熟樣子。二人間的互動雖然平淡卻又甜甜的,讓我在想阿非利克是否真的那麼不幸。
功能上(?)她協助阿非利克完成了每一項他搞不定的事情,和男方互補的賢內助,越說越想燒…反正魔人有火焰抗性對不對?


開團前我就知道GM是好人,一定不會放太扯的怪!但這些也太廢了吧…?阿非利克的屬性有低到只能打蟹嗎……?這樣想的時候GM就把大傢伙搬出來了。
不會告知HP變化這點對我來說是個新體驗,拿走數值後能用來判斷的就只有場上的描述,很有冒險的感覺!這隻應該也是調弱過的怪的樣子,不過在阿非利克眼中已經是生死冒險了w
最後替變成冰條的那隻普通蟹QQ

不存在的蜥蝪人
本來打算找到牠們的部落,示好混進去後再問出蟹王的位置,晚上拉怪讓蜥蝪人去打,等牠們處理完畢後這邊用各種法術(法師之手)遙距偷素材就好。
…結果一隻都找不到。

獨角獸
莫名其妙亂入的存在。查出秘法浪湧結果時背後靈笑到不能呼吸wwwwwww這招真的應該做成必定發動的被動技的XD



有關劇情

阿非利克沒有英雄的數值,這是屬於平民的故事。一開始和平的日常使後面生變時氣氛顯得更緊張,之後阿非利克才正式踏上旅途開始跑團恆例要有的殺怪之旅。雖然是臨時編出來的前導但效果很好啊XD苦戰一番後凱旋回歸後,一群人(特別是青梅竹馬)在故鄉等待的樣子也有種微縮史詩的感覺…
故事起承轉合該經歷的都有經歷到,演出中有親情有愛情有動作有搞笑,結局完美無缺。總括來說短短的數小時讓我感覺跑得非常充實!!
再次感謝哈斯帶我跑完DND,這套規則有夠厚,菜逼巴表示連戰鬥規則都未搞清楚orz
還有原來零環法術可以無限用,法系職業好強啊…!
聲望留言:
夜玥 聲望+1 燒!w(準備火把
leftflower 聲望+1 WWWW獨角獸真的很好笑WWW
Hazatto 聲望+1 感謝回饋~看到聖經句子連發的時候我還很緊張地去查了聖經來應對ww
依士 聲望+1 亂入真的很有趣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拜歐尼‧布莱特
回覆
只看該作者
#9
《囚於高塔》 玩家:卡普耶卡  團錄:連結

  我覺得,最難準備單人團戰鬥的職業,第一名是吟遊詩人,第二名就是遊蕩者了。作為非戰鬥職、也非法職的這兩個職業,比起戰鬥、更適合的舞台是在平常的交涉、偵查等情況。而在戰鬥中,他們則是作為輔助職業發揮著各自的專長,而非在最前線與怪物戰鬥……這尤其在低等的情況更為明顯。也因此,在這一系列短團中,安排給遊蕩者的戰鬥挑戰,大多脫離不了「潛行」的套路。
  而這一團也是如此,當《囚於高塔》的團名被決定的當下,其劇本梗概便大致確定:潛行避開塔中的守衛、並在最頂層迎來最終戰。

  不過,劇本梗概是一回事,劇情本身又是另一回事。最早最早,這團的劇情內容是相當單純的「獸人擄走了孩子,去拯救他們」。然而在推敲「為什麼獸人要擄走孩子」以及「玩家要如何參與到事件中」的過程中,這個劇情內容便開始出現了頻繁的更動,諸如「把被擄走的孩子改成少女」、「獸人其實愛上了少女」、「玩家收到了求救的紙飛機」等等等,然而這些想法最終都被捨棄,改成了「瘋狂法師的法師塔,以及作為奴僕的孩子」這樣的構圖。
  於是,在開始跑團時,呈現的就是這樣的構圖。途中也經過了許多的臨時更動,像是伊文的身分、塔內的布置(我到底為什麼要設定4層樓……)、以及整個背後的故事,基本上都是臨時寫出來的……不過考慮其前因後果,我個人對現在呈現的劇情算是蠻滿意的,沒有太明顯的邏輯不通……應該吧?

  在跑團過程中,有幾個讓我蠻印象深刻的亮點,分別在兩次的戰鬥挑戰上。
  首先是與骷髏的戰鬥,除了一如既往的爛骰讓人依舊難忘之外,卡卡瓦伊解決的這兩只骷髏的方式也是相當非常規--踢下階梯、以及用計將骷髏鎖在房間內。在這標榜著高自由度的TRPG中,玩家能以突發奇想來突破預設的難題,一直都是相當令人興奮的事情。
  另外一個亮點,則是在與瘋狂法師對峙的情況。當時我所預設的情況,其實是讓伊文出面、與瘋狂法師交談、在拖延時間、掩護卡卡瓦伊潛行繞被刺殺的同時,也順便帶出故事的背景。不過,計畫總是趕不上變化,卡卡瓦伊自告奮勇吸引注意力的行動,固然有些違背了遊蕩者的角色定位,但又有誰能否認他的勇氣呢?

  故事的最後,雖然任務被確實的完成了,但結局仍然帶上了些許遺憾的色彩。在歌聲中為被解放的靈魂送行……希望能在卡卡瓦伊的旅程中留下難忘的記憶呢。


  順便一提,伊文的妹妹到最後都沒有好的出場時機,這點也是讓我有點可惜的部分……
  倒不是因為蘿莉什麼的,而是單純「契訶夫的槍」的理由:「如果故事中出現槍,就必須發射!」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0
心得廢終於來補心得了(趴
終於跑到一次DND了好開心(跳跳
雖然角卡真的好難寫啊………


對劇本:
我對劇本沒有特別感想阿怎麼辦Wwwwwww

跑團過程我一直呈現在過嗨+超睏的負面狀態,一開始還ㄎㄧㄤ到打起歌詞……沒有太意識到劇情的走向,結果導致略掉了很多哈絲可能準備好要呈現的東西(趴

若當時妹妹真的出現,劇情會邁向怎樣的發展呢?

但整個跑團過程中是愉悅的,除了爛骰(#
雖然吃了法師攻擊的那刻我嚇得半死,以為要撕卡了

對PC1 卡卡瓦伊:
關於卡卡瓦伊的創角過程……有半身人就選了→問適合職業是遊蕩者就選了→個性什麼的靈感來自小說→做好了(掩面

至於背景跟立繪是在等待團間慢慢補上的,話說真的不太了解陣營跟職業定位啊……看哈絲說有些違背遊蕩者定位我真的一頭霧水(汗

卡卡瓦伊的背景與行事風格,是以幾個特定點下去組織的:半身人的善良和好奇心、對委託的認真與決斷、以及對所有人都保有懷疑,然後用這些去組成卡卡瓦伊的背景故事。

不過團裡沒機會說就是了。

對於酒館服務員的疑惑、伊文的隱瞞與坦承,卡卡總是以笑笑、滿不在乎的態度去應對,只要不危及她的性命。

若跑團中伊文真的背刺了卡卡……那,卡卡也會毫不猶豫的殺了他。

雖然那把刀是卡卡給伊文的(笑
但無論是用守護自己還是傷害他人,都是伊文自己的選擇。

對伊文:
一開始對伊文的推測是高塔法師本身,結果是法師的兒子。

以卡卡的角度來看,是個很可愛也很勇敢的小男孩,勇於面對自己父親的錯誤,讓原本只為滿足好奇心的卡卡對他發出委託的邀請。

希望未來一起同行的諾言能實現W

對GM:
哈絲辛苦了!!!
感謝哈絲讓我的腦洞可以執行,能把骷髏踹下樓梯真的很爽wwwww
感謝中途削掉敵人數量,不然卡卡可能會死在半途(看被削掉的半血

不過剛遇到骷髏的那兩顆爛骰真的是……哈絲你的骰子真的欺軟怕硬欸 meme_yaoming
有罵跟沒罵真的差太多了!(望踹骷髏的20

對觀眾:
「烏鴉玥」稱號在此產生(蓋章

夜玥你真的烏鴉嘴啊啊啊啊,預言爛骰一個比一個準!!!(炸



結語:
再一次謝謝哈絲帶我跑了DND,雖然到後面我才看懂敏捷值之類的東西怎麼加……感覺給哈絲添麻煩了(抓頭

總之非常感謝啦!!(腦子擠不出感想了 mayday
聲望留言:
Hazatto 聲望+1 辛苦了~其實中途看你很累的樣子,所以本來還挺擔心你能不能享受到的w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桑園都慧理

魔法少女·霽霞華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