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已結束】 【Risus+房規】 魔法少女.魔影籠佈死都,倫敦
只看該作者
#1
團務區

因為察覺自己的各種問題其實應該沒資格拉長時間來招收人來消磨有興趣的人的時間,因此在愚人節突發性截稿開團,還請有上榜和沒上榜的朋友們能夠見諒,畢竟做為gm和設計者還有很多經驗不足的地方,請多指教。

這個區域將會放置玩家的角色卡並且經過個人思考過的設計,如果有爭議或是想要的可以在私下討論改進。

好了,現在來進行在英倫迷霧之國的故事--------





聲望留言:
小南 聲望+1 魔法少女之死
艾芙 聲望+1 (灑花
夜玥 聲望+1 賀賀賀賀賀賀賀賀賀!!!
SIGNATURE:
戰姬˙不絕唱
伊諾˙戴德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
《序章,屠魔》


深夜的英倫,霧之鄉、夢之國。

在燈紅酒綠的都市景緻中、在月牙朦朧於雲彩中,在大多數人已經酣睡中,仍然會有些人在黑暗中活動....

只是這次的夜晚,多了些煙硝味。



深夜一處的飯店,約十七層樓的一房----


第八十七次,睜開雙眼。

睡不著。

身體仍然虛弱....應該說弱了更多。

畢竟是被「那個傢伙」從支那硬綁回來的「強制救援」,雖然當下在身中劇毒與刀山劍海的百萬大軍的包圍中意外碰上她是意料外的好事....直到在事件終於搞定後突然被她強硬帶走救援的途中,她才彷彿是為了擺脫良心不安之下告知自己,那是因為她事前就得知了自己的狀況後飛奔而來,但是仍然晚了一步。

意思就是,有人濫用了她自己的力量監視自己,然後在自己陷入危險的時後順手把自己撈出來。

這種被人眷養、監視的感覺挺讓人不高興的。

非常。

但是也不好說什麼,人家救了自己是事實,怎麼樣都得感恩。


而且現在她還發現自己會認床。

不是自己東瀛老家的被辱、蓬萊家裡的普通硬床,身下的床也不是什麼普通飯店房間的軟綿綿彈簧床...

是她媽的總統套房有著天鵝絨的那種軟綿綿輕飄飄如白雲夢幻無比還有種新品的特殊香味的那種床飾雕刻豪華的爆幹恐怖的大床和棉被枕頭,而且明明樓層高在晚上就很冷室內空調竟然低至漂亮的五度,冷到只要她裝一杯水放在桌上幾分鐘就會冰到玻璃起霧的等級。

光想像那個電費帳單她可能心跳就會停止了。

她就算也算是東瀛大家族的小姐,這輩子花過最貴的永遠就是診療費和藥費以及各種補藥,這種明顯奢華的東西她還沒體驗過呢。

除了冷氣,上次她經歷過比這冷的冷氣是在停屍間。

更別提在房內其他家具,光床和廁所的排場就讓她決定窩在床上不動,根本不需要那個人交代的「不要亂跑、乖乖等我」。

.....

腸胃終於發出了斷食中特有的巨獸轟鳴,雖然自己的等級恐怕是狐叫那樣的輕盈吧。

「縱使我能控制自己的身體也不好這樣玩吧...」小動物一般疲倦的從被窩中露出一雙眼睛,在深夜中也同樣黑暗的房間內,那對眼睛彷彿開了燈一樣亮起了紫色的淡光,卻是在之後便虛弱的闔上。

三天沒吃飯了。
頭好暈。

被發現的話,那傢伙又要生氣了吧?

可是就是吃不下呢,心情各種複雜和因為體內劇毒引起的各種不適導致一口都不能動的退回去....直到現在才稍微好一點。

.....仔細想想,好像幾個鐘頭前好像有服務生不死心的仍然送來一套晚餐。

冷很久了也能吃的,應該說對現在的自己的身體狀況反而正好....







「啊姆。」

「....」進口的東西和沙土沒兩樣,味覺已經確定失去了。

身體狀況只差沒有死掉和爛掉外近乎都和殭屍一樣,是一個會動但是缺很多基礎接收功能的破爛軀體,多虧了身上還沒解除的劇毒所賜,人腦為了減少負荷而選擇性暫時關閉部份的機制了吧?

算了,也都是亂猜,只要知道這難纏的劇毒解除掉就沒問題了,在那之前只能努力活著就可以了。

少女只能這麼想著,然後如同殭屍一樣用叉子笨拙而且無力的撕咬著肉塊只差沒有發出「啊...噁...」或是「癢,好吃。」的發言。

「欸...咬合力都變差了,我的身體原來可以更爛嗎?」再次發現只要陷入更爛的狀況,人類就能感覺以前的自己多棒的這個可恥心態,少女除了震驚外更多的是自我厭惡。

「嘖.....」正當少女陷入自體變弱的不滿時,在少女身上只穿著薄薄的一件襯衫(還是那個人的)的胸前口袋就發出了震動的聲響。

笨拙的摸索、再笨拙的掏出一個非常古老,現代少有的折疊式手機後非常笨拙的、差點把手機折成兩半的把手機打開接通,少女在這之中不斷在腦中閃過各種咒罵。

「是我。」


「醒了?」電話那一頭很安靜,聽不出來有什麼風吹草動能判斷對方在哪裡,倒是語氣很輕,沒有當時硬拖自己時那種霸道的感覺。

「不然接電話的是鬼嗎?天才。」

「好啦,我知道妳還在生我的氣,但是狀況不好了....妳能開電視嗎?」令一頭的人語氣似乎有點緊張,看樣子那傢伙應該在戶外之類開放需要警戒的環境。

「我現在眼睛「不是很好」,不太能。」

「好吧....」電話一端傳來一震煩躁的抓頭髮的聲音,少女卻在心裡微笑....她很喜歡這種讓人緊張的感覺。

「簡單說呢,百年未曾一見的無條件殺人命令「屠魔令」在一個晚上就被簽署生效了,妳的名字就在上面被鎖定著,而且她們不知道怎麼知道妳已經來到英國、知道確切的位置,而且現在有一群人正在過去,我已經在回來路上...妳有辦法先保護自己嗎?」


「嗯...我想想。」少女將電話夾在肩上,慢條斯理的切著手上的冷肉送入嘴中。

「我的身體狀況很差,而且妳也說過我現在只要繼續照以往那樣使用魔法,會刺激毒素導致死得更快吧?」

「妳如果能躲起來....」

「既然是妳說的「屠魔令」這麼嚴重,派來的人不是魔法少女也是一般人的特種部隊...身體好好的話我能輕鬆對付。」喝著對現在的自己來說和水沒兩樣的某種甜飲料,少女不悅的皺起眉來。

吃喝現在這些東西,真是奢侈的浪費。

砸到地上可能都比較划算。


「我在衣櫃裡有個小手提箱,裡面有一把手槍...」
「我不會用槍,而且現在身體不好負荷持槍戰鬥...」
「還有一顆手榴彈。」


「...什麼?那是手榴彈?」少女被手榴彈的話題打斷了一下子,隨即語氣上揚,似乎有點興趣。

「正確的來說不是普通的手榴彈,強化過火藥量並且沒有破片,以燒掉爆炸地點附近的所有氧氣為目的新武器就是了。」

「我等不及給她們看看我的新玩具了。」輕笑幾聲,少女似乎心情好上不少。

當然,如果能忽略嘴角那惡意的弧度的話,想像畫面可以美上不少。

電話那端傳出了一聲嘆息。

「記住,別太顯眼、不準廝殺和虐殺她人給人找把柄....」
「是、是~~親愛的,早點回家喔。」
「喂!?」

擺明敷衍又空洞無感情的唸稿語氣,少女掛上了電話。

在電話那頭是在遙遠的街角....一名金色長髮的十六歲英國少女正紅著一張臉,不斷眨著一紅一籃的異色眼眸,正尷尬的瞪著手上的智慧型手機。

然後迅速收起手機朝著飯店的方向狂奔而去......


把折疊手機塞回胸前口袋,少女正準備繼續切開最後一小塊肉片....口感來說應該是牛肉的當下,茫然空洞的紫眸猛眨。


「好快。」優雅的舉起叉子送肉入口叼住當下----


「碰!」熟悉的殺氣和排場,總統套房的門被外力狠狠撞開發出了令人心痛的撞擊聲。

「不準動!放下妳手上的叉子和那塊肉!妳這食人魔!」少女聽到膩的、擺明想再開頭氣勢就壓制的吆喝聲中,數道燈光畫破黑暗---只穿著一件襯衫的柳生影,雙目盲然無光的坐在一張大桌前,正索然無味的叼著餐叉和上頭的牛肉。

「我非常確定這是牛肉。」語氣無比鄭重的辯解,影不著痕跡的嚼著那塊橡皮一樣的牛肉。

「...應該。」補上一句不肯定句。

「是啊,人家至少有吃最後一餐的權利。」在數十名持步槍的士兵包圍中傳來少女的聲音,可惜柳生影現在只能靠聽覺捕捉目前狀況。

(十個...十一個...一名魔法少女的領頭,其他的是普通人,恐怕是衝鋒槍等輕型裝備居多...)
(只是試探用的先鋒部隊?)
(英國人簽署了那種東西卻是派這樣的排場過來....)

(太讓我失望了。)吞下那塊該死的像皮肉,柳生影正慢條斯理的拿起桌上的餐巾抹者嘴邊......


「很好,吃飽了嗎?」在探照光中,領頭少女的話語是諷刺...

「鏘!」直到柳生影突然從嘴邊的餐巾中咬出一條金屬條狀物,發出令人聞風喪膽的機關聲響為止。

在場所有人的眼神隨即緊戒的收緊,領頭的少女也不自覺的拿出手槍並且退了開來。。

碰的一聲,影將手上的餐巾用力按在桌上發出一聲巨響。

餐巾落地,但是在那桌上的、在她手下的,卻是一顆漆黑並大於正常規格外表一倍的東西--------電話中的少女提到的強化手榴彈。

「我還有點餓。」影漫不在乎的輕晃著手,讓手榴彈在壓著安全栓的狀態下悠哉的像是在滾動一樣搖晃。

「請問還有點心嗎?」然後是親盼著似乎有著烤布丁一樣如同孩童的期待語氣說著,諷刺意味滿點。

「妳們該不會以為我就這樣傻傻的吃著冷掉的不知道多久的晚餐然後等著人找上門然後什麼都不做?把人看得太扁了吧?」臉不紅氣不喘的把自己剛才幾分鐘確實在做的事情扭曲成根本沒發生過似的,柳生影不悅的抓著手榴彈輕輕敲著桌面,發出令人心寒的叩叩聲。


「妳嘴巴再逞能也沒用,妳就一顆鴨蛋,這裡至少十一把槍...」領頭少女說著,手上的槍對準影的眉心。
「現在有十二把了。」


「那我怎麼感覺不出壓力?還是這裡的都是些玩具槍和娃娃兵來著?」挑眉,大有一種現在所說才是事實的樣子。
「這位長官,妳有沒有聽過一句話?」

「怎樣?」

「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影莫名冒出這麼一句話,單手撐著下巴悠悠哉哉的環視在場警戒著她的士兵,一個一個親切的投以微笑。

「那很抱歉...」領頭的少女似乎厭煩了在她眼中意外的沒有什麼本事的人,板機上的手指逐漸壓緊。
「我們沒有敵人。」


「有自信是好事情。」影像是確認了什麼事情一樣輕輕點頭,忽然臉上親切而且平靜的微笑發生極速的改變-------如一貫世人印象的邪惡而且狡猾。

[圖︰ 006rYfynly1fetgbmmd2qg30b40694k0.gif]

「因為我朋友超多的。」

槍聲,在室內徘徊。

卻是從走廊悠遠處連環傳來,並且有迅速接近的趨勢。


「她有幫手!」
「迎擊!」

趁著敵方人員在後方突然出現的槍聲中轉移注意力,柳生影嘴角一勾,手上壓著的手榴彈就迅速滑了出去,同時雙腳腳根一蹬踢開了自己做著的椅子,順勢往地上一倒。
然後雙腿往上一踢,踢翻了偌大的餐桌擋在身前!


在飯店十七層樓的一角的客房窗子,在一連串槍響中傳出了如同燈塔一般閃耀的焰光。





「他媽的!妳一定要給我這樣玩嗎!啊!?」上接不接下氣的喘息聲和叫罵在街上傳來,用口罩和毛線帽偽裝的金髮的少女正不悅的攙扶著隨便套幾件衣物的柳生影隱密的移動著。

「臨時湊合湊合...妳不能強求我啊...」無辜的語氣只差沒有嘟嘴了,但是很顯然她不會這麼做....至少現在不會。

「妳要氣死我不成,連中毒都不肯安份一點!妳知道妳一口氣炸掉了可能好幾十萬英鎊的一堆東西嗎!?」

「嘿,是她們莫名找我的碴而且這次我沒說謊,叫店家找她們賠錢去!」看著金髮少女暴躁的一拳打破一台中古車的車窗,柳生影這次完全真的一臉無辜又受傷的表情抗議著。

「等等...我沒看錯吧?英國魔法界本世代著名的英雄人物之一「歐若拉˙泰絲塔羅莎」竟然在偷車?」


「閉嘴,給我上車!」換來的是如之前經歷過的一樣粗魯又霸道的命令,以及硬把自己像是抓小動物般抓上車的怪力。

「這下可好了,把妳藏回我家也只是拖延一下子然後被找上門來。」
「那怎麼辦,大天才?」

「賭一把。」用電線接觸點火的方式不使用鑰匙,歐若拉突然意味深長的盯著在副駕駛座的影,後者倒是突然感到眼皮猛跳....災的那邊再跳。

「現在全英國最危險的地方之一,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之一。」篤定的踩下油門,兩人揚長而去----

「在我去給妳弄來解藥前,不准再鬧事!」




聲望留言:
依士 聲望0 看到這gif立即嘴角失守wwwwww
jeffary 聲望0 嘴角失守+1ww
SIGNATURE:
戰姬˙不絕唱
伊諾˙戴德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
《第一章,新老師與戒嚴。》

在度過了漫長而且不用回學校看人臉色的暑假後,對不起,妳們這些資源班的同學還是要無奈的透過各自的方式和交通工具,回到位於倫敦郊外的古堡『龍臨堡』。

血盟騎士團在英國唯一的據點,別無分店。

不僅是因為這裡是創辦人不知道幾代的孫女「希茲卡˙克里斯沃」到現代唯一最龐大的財產,也是她目前唯一的家以及「訓練學校」。

她在大部份的貴族或政府機關花錢再蓋學校不同,無私的提供並且改造了她名下唯一的古堡做為訓練學校,畢竟以古代軍事設施以及某種程度的避難所來說,應該能承受校內一群魔法少女的法術衝擊。


不過說難過只有在人,在這邊還是有很多詭異的豪華場景。

比如每次開學都有的豪華大餐,偏偏在校內應該沒有看到什麼工作人員、騎士團長兼校長又是出名的黑暗物質製造機,這個前提下....眼前的大餐怎麼看都很奇怪,就像是憑空跳出來的一樣。

前菜的煙燻肉片佐辣起司、開胃菜的醺鮭魚佐紅酒醋沙拉、湯品的牛肝蕈奶油濃湯配上大塊的酥軟麵包、肉品的各式牛排、豬排、魚肉的大量海鮮拼盤,甚至連甜點的甜蜜餡、蛋糕和甜派都有至少四種的口味。

要不是因為校內顧及未成年人而沒有酒精飲品,但是還是有了無酒精啤酒和檸檬黑麥汁替代,飲料款式也多種,絲毫不怕學生喝胖一樣。

「沒關係!大家難得在漫長的暑假回家,我們就先開吃然後一邊吃一邊說!」
「坑長又什麼都不能做的演講就去她的吧!」

比起去年彷彿是嗑藥一樣的「哭、渣渣、扭!」的外星語發言的詭異又短暫的演講,這一年希茲卡團長正常了很多...雖然據說是終於把什麼藥品戒掉了並且擺脫人生低潮的樣子。

在資源班的各位正在享用至少遠離家中也有不差的飲食待遇中,希茲卡還真的在大家進食中說著今年的注意事項...不過她卻是桌上的食物什麼都沒動,遵守著發言者的禮儀。


「一貫的,學校旁邊的森林不要亂走進去,去年還是被我抓到有幾個不聽人話的在狩獵季的時候溜去森林和男朋友見面,然後被路過的獵人當做是鹿還是什麼動物開槍打傷送醫的情況,拜託一下,不要讓我們學校被人認為會把學生當放山雞一樣放養在森林裡好嗎?閒言閒語已經夠多了,天殺的。」用力揮了一手手表達不滿,有著乾淨的淺藍色單馬尾長髮的瘦弱臉龐卻是掛著微笑,彷彿其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一對藍眸眨著,掃視著大餐廳的學生。

「然後麻煩一下,學校內並沒有什麼「萬應室」,妳們小說看太多了嗎?要是有那麼方便我還不要求它給我開個通往倫敦金庫的門...天知道我現在多需要錢...」似乎說到傷心處,希茲卡萎靡了一下子擦去眼邊無形的淚水後迅速恢復正常。

「最後就是管理人員千篇一律,說到這裡我都快睡著的警告,從走廊上不要隨便奔跑吵雜到不要在走廊上發射魔法、使用某些特定道具或從教室中偷出來的教具,已經列了很長的名單了,就掛在根本沒人在看得公佈欄上面,麻煩妳們至少賞個臉去看個一眼,記個一樣吧?」

「但是今年有一件好消息和壞消息...我習慣先說壞消息,這樣後面的才會好的多。」

「我們可憐的西妮教授為了保住她所剩無幾的腦神經和細胞能夠度過沒有老人痴呆危險的未來下,從我們的資源班和副團長的位置上辭職了,真是...我們學校資源班和副團長真的都撐不過一年,根本活像被詛咒一樣呢。」似乎對於每年都要更新的師資和薪水感到苦惱,希茲卡臉色明顯非常難看。

看樣子有人開銷有點重。


「但是好~消~息~呢~」忽然的,希茲卡陰影一掃而空,可以說是像是終於多年的禱告成真,上帝給她傳來福音一樣的歡快和感動。


「今年又有新老師來了喔!而且還不收錢...咳咳!」
「這個新老師的來頭不像前幾個,都是什麼教育部或是什麼機構甚至大學畢業來的,是出自大家都耳熟能詳的人的身邊喔~」

「是的,就是英國的魔法少女中可以堪稱為代表,同時也是我不知道走哪裡的運在一個咖啡廳交上的好朋友的「歐若拉˙泰絲塔羅莎」....」

說到這個「歐若拉˙泰絲塔羅莎」,這個世代的魔法少女尤其英國人最常得知,犀利的單手、雙劍,近乎雷霆般順發的反射神經,以及據說可以掃視戰場的可怕視界,是各種強大以及神秘傳說在一身的魔法少女,同時也是魔法側的英國女王,第十七世的伊莉莎白的親信騎士的身分,能端出去基本上能多耀眼就多耀眼。


「的表妹。」可惜希茲卡尾句一落,餐廳中聽到傳說人物後期待的高昂氣氛頓時土崩瓦解。

「什麼啊...表妹啊...」
「沒戲唱了啊...」
「感覺就很遜砲啊。」
「傳奇人物做老師什麼的果然不能想啊...」

各種無力的發言和抱怨此起彼落下,希茲卡也忍不住慌張起來連忙揮著雙手---

「別這樣啊!人家的表妹也混得很好啊!不要那麼快洩氣啊!」
「人家好歹也是混有俄羅斯和東瀛與英國各占三分之一血統的混血兒、也是亞洲遠洋區的艦隊指揮官,趁著這次放長假不休息特地回國來教書的耶,給點面子吧~看在我這張被債務追到又快起皺紋的臉的份上好嗎?」

已經毫無形象的暴露了自己的財政問題的希茲卡的懇求下,四周的抱怨聲才小聲很多...

但是似乎變成了各種疑惑的交談聲。
原因無他,新來的教師再怎麼說也會參與開學的第一頓飯而出席希茲卡的左手邊。

但是今年那個位置是空的,而且連碗盤都沒有。


似乎察覺了學生的疑惑和不安,希茲卡終於露出了滿意的微笑,所要的戲劇效果終於有點發酵...

「啊...看樣子來了....」
希茲卡的輕嘆中...

「硿---」遠處巨大的校門(城門)開啟的聲音讓遠在餐廳的大家都能聽入耳中。

用餐開始前就開始下起的午夜雷雨帶來寧靜以及詭異的氣息....

在一片期待和莫名漫言的寧靜無語中...


餐廳大門吱啞的沉重聲響中,緩緩的敞開----


「轟!」伴隨戶外的雷鳴一閃,門外的人在雷光照耀中現出真身。

詭異的雜色,黑色為主卻在左半邊的一小搓短髮都已經些許的發白,但右半邊的頭髮卻在黑色中雜著一層很淡的亮綠色,留著劉海的長髮遮住一部分的臉,只露出一小部分的臉和一隻眼精、意外嬌小纖細的身形完全打破剛才艦隊、軍人等給予的粗曠凶暴的形象,一張小臉勾著意外的友善(沒辦法,軍隊就是那種長官都在比兇的環境)的微小弧度,淡紅色的雙眸輕靈的眨著,卻是漫無目標的掃視一般無光。

那人身上穿著一套龐大的斗篷,卻在細縫中露出了女性軍中文官或指揮官會穿著的一套卡奇色女用軍裝,正踩著一雙黑色的高根鞋輕迎的踏著腳部,在石製的地面上發出響亮的回音...

該說屏息嗎?那人所過之處不意外的吸引著目光,卻也彷彿以經習慣被人注目似的,輕巧的舉手示意的招呼。

在到希茲卡桌前下,血盟騎士團的團長起身...勉強自己還沒好的腰尷尬的彎了一點角度,惹得那個人發出輕盈的笑聲,幾聲寒暄後,那人轉身面對偌大餐廳的魔法少女們,緩緩的拉下斗篷----


「這位就是剛才提到的「歐若拉˙泰絲塔羅莎」的表妹,也是妳們這一年的副團長和資源班的新導師...」
「亞絲娜˙泰絲塔羅莎!」

在希茲卡的致意中、在不知道是禮貌性,還是因為來的軍服系美少女的魅力下引起的掌聲中。

亞絲娜˙泰絲塔羅莎,妳們的新導師、新的副團長,如同背景描述的簡潔而且乾脆的軍式敬禮,高根鞋在大廳中激起一聲堅定的聲響。

「感謝團長大人在此給予的機會,讓我在軍旅生活中難得的長期假期中還能回國、回鄉服務,在此鄭重致謝所有的學生與老師!」

「歸國子女,亞絲娜˙泰絲塔羅莎,在此聽後差遣!」輕柔的聲音卻是堅定無比的發言,看樣子那嬌小脆弱的外表下仍然有著軍旅生活薰陶的剛毅和簡潔。

有如從東方海洋的彼端歸來,身披銀甲的女武神一般...

當然在就坐後,新老師不意外的被其他的老師給包圍住,看樣子她這一年有的鬧了。

在因為新老師加入而有些熱絡的晚餐後,妳們回到資源班的宿舍...那是特別和一般校舍隔開的獨棟小套房,希茲卡為了保護資源班的學生避免再休息時間也遭白眼和欺凌的情況下特別借錢弄出來的。

據說讓她這麼做的,是妳們前幾屆的學姊的霸菱致死的事件所造成的。


在交誼廳中的妳們,將迎接在之後新的一天....



(可以再就寢前的閒談聊天,了解彼此的角色定位、個性等,也幫助自己飾演代入自己的角色,可以說是練習的短回合)
SIGNATURE:
戰姬˙不絕唱
伊諾˙戴德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
搭車、轉車、趕車,就算是魔法少女面對假期結束也避不掉這些過程。

舟車勞頓、團長難得正常的長篇大論,再加上飽食帶來的倦怠感,塔莉愛爾很乾脆得佔據交誼廳其中一把椅子,窩在上頭扮演起蒸爛馬鈴薯。

但即使身在室內,塔莉愛爾仍然是那套讓人懷疑季節錯位的古典服飾,連披肩與手套也沒卸下,唯一有變化的只有靴子更換成室內拖鞋。

「亞絲娜˙泰絲塔羅莎,歐若拉˙泰絲塔羅莎的表妹………不知道妳能否撐過這一年呢,新任導師?」塔莉愛爾毫無禮貌的直呼新任導師姓名,斷斷續續的哼起歌曲。


(等著搭訕人 mayday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桑園都慧理

魔法少女·霽霞華
回覆
只看該作者
#5
(2018-04-02, 07:35)卡普耶卡 提到︰ 搭車、轉車、趕車,就算是魔法少女面對假期結束也避不掉這些過程。

舟車勞頓、團長難得正常的長篇大論,再加上飽食帶來的倦怠感,塔莉愛爾很乾脆得佔據交誼廳其中一把椅子,窩在上頭扮演起蒸爛馬鈴薯。

但即使身在室內,塔莉愛爾仍然是那套讓人懷疑季節錯位的古典服飾,連披肩與手套也沒卸下,唯一有變化的只有靴子更換成室內拖鞋。

「亞絲娜˙泰絲塔羅莎,歐若拉˙泰絲塔羅莎的表妹………不知道妳能否撐過這一年呢,新任導師?」塔莉愛爾毫無禮貌的直呼新任導師姓名,斷斷續續的哼起歌曲。


(等著搭訕人 mayday

「大概那個位置的導師就只能撐一年吧,可能是某個沒有鼻子的紅眼魔法少女的詛咒呢」
坐在一旁沙發上僅穿著最低限度的清涼服飾毫不顧忌的露出自己姣好身材的芙爾緹莉說著
並順手將手上一本什麼什麼合力皮牛之類的奇怪書名的小說放到一旁的書架上

雖然曾被告誡過在宿舍內也算公共空間也算大庭廣眾
怎麼可以穿著這麼少的衣服走來走去
得到的答案卻是「可是我一直都有穿最內層的衣服啊?照這樣來說泳池不就也是敗壞風俗的場所了嗎」
SIGNATURE:
酒吧角卡 銀白色的小貓
你沒看錯也沒誤會,沒錯,這是一隻活生生活跳跳的具有貓外型的真貓
角卡的人形只是先貼著,因為我還不會畫貓 mayday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
(2018-04-02, 07:35)卡普耶卡 提到︰ 「亞絲娜˙泰絲塔羅莎,歐若拉˙泰絲塔羅莎的表妹………不知道妳能否撐過這一年呢,新任導師?」塔莉愛爾毫無禮貌的直呼新任導師姓名,斷斷續續的哼起歌曲。


(等著搭訕人 mayday

薇薇安的頭髮隨著塔莉愛爾哼著的旋律扭動了幾下,瀏海下的眼睛睜開了,然後她意識到自己不知何時打起了瞌睡。

(泰絲塔羅莎嗎……總覺得那個人好奇怪。)
放在肚子上看到一半的書早已滑落到地毯上,薇薇安打了個呵欠,卻依舊懶懶地側躺在單人沙發椅上。
她淡淡地說:「那個人看起來像是挺靠譜的……可是團長會不會是被騙了啊?什麼混血的表妹,還是一副軍人貌……她真的能擔任我們的導師嗎?」

從表情和語氣上都看不出來,可是言下之意完全是徹底的懷疑和不信任。
SIGNATURE:
據說不知不覺已經不能算是TRPG初心者了(驚恐
酒吧角色卡:藥師 ‧ 維羅妮卡
回覆
只看該作者
#7
(2018-04-02, 07:35)卡普耶卡 提到︰ 搭車、轉車、趕車,就算是魔法少女面對假期結束也避不掉這些過程。

舟車勞頓、團長難得正常的長篇大論,再加上飽食帶來的倦怠感,塔莉愛爾很乾脆得佔據交誼廳其中一把椅子,窩在上頭扮演起蒸爛馬鈴薯。

但即使身在室內,塔莉愛爾仍然是那套讓人懷疑季節錯位的古典服飾,連披肩與手套也沒卸下,唯一有變化的只有靴子更換成室內拖鞋。

「亞絲娜˙泰絲塔羅莎,歐若拉˙泰絲塔羅莎的表妹………不知道妳能否撐過這一年呢,新任導師?」塔莉愛爾毫無禮貌的直呼新任導師姓名,斷斷續續的哼起歌曲。


(等著搭訕人 mayday
潔絲琪在地毯上沒規矩的盤坐著,手上拿著一本需要自主規制的黃色書籍,「那種沒身材的蘿莉一定撐不過一個月啦,上一個阿姨一下子就跑掉了...是說,克拉芙特,拜託你不要一直誘惑我,我會忍不住撲上去的」她努力用黃色書刊擋住自己的視線,書本後方露出的頭髮卻不斷的拍動著。

突然,她的頭髮停了下來「表妹嗎...你們覺得...我們能不能從她的手上搞到歐若拉。泰絲塔羅莎的簽名阿。」
SIGNATURE:
酒館角色卡~ 潘喜
天道無情,人間常穢──常穢
黑歷史的使徒___薩格托斯
回覆
只看該作者
#8
庫亞羅雅用手輕輕的捧起自己的馬克杯,小口的喝著自己泡好的巧克力奶茶。
擅自變紅的瞳孔閃爍著紅光眨了眨,庫亞羅雅把馬克杯放下,事不關己的說道。

「上次的老師也沒什麼本事,真不知道這次的新老師能教我們什麼?」
一旦到了晚上,庫亞羅雅的個性也會不自覺的產生些許變化,她無趣的玩弄手指上頭用魔力做成的絲線。

「不然……要試試她的能耐如何嗎?作為我們的老師要是沒什麼能耐也是很讓人困擾的。」
SIGNATURE:
阿爾法酒吧夜玥
舊校聯!青春校園物語:內原至(二之夕戲界)
回覆
只看該作者
#9
(2018-04-02, 19:30)潘喜 提到︰ 潔絲琪在地毯上沒規矩的盤坐著,手上拿著一本需要自主規制的黃色書籍,「那種沒身材的蘿莉一定撐不過一個月啦,上一個阿姨一下子就跑掉了...是說,克拉芙特,拜託你不要一直誘惑我,我會忍不住撲上去的」她努力用黃色書刊擋住自己的視線,書本後方露出的頭髮卻不斷的拍動著。

突然,她的頭髮停了下來「表妹嗎...你們覺得...我們能不能從她的手上搞到歐若拉。泰絲塔羅莎的簽名阿。」

「雖然你這麼說...」
芙爾緹莉從原本歇息的地方坐起身子湊了過去後
將潔絲琪遮住雙眼的書稍微往下拉了一點,露出潔絲琪的雙眼
而芙爾緹莉從潔絲琪額頭上方一點的高度往下看著
「可是其實我並沒有很刻意呢....」
「只不過」

在芙爾緹莉俯下身子的這恰到好處的高度
映入潔絲琪眼裡的是--

「如果你現在看不到,明天上課又要忍耐一整天的話,說不定到時候反動會更強烈呢,那句話是怎麼說的?」
芙爾緹莉稍微想了一下
「慾望像是個橡皮球,越往下壓就會彈的越高,是吧?」

(2018-04-02, 20:11)夜玥 提到︰ 「不然……要試試她的能耐如何嗎?作為我們的老師要是沒什麼能耐也是很讓人困擾的。」


「可能也要看看明天的狀況了吧,說不定明天一上課我們這幾個人就被老師特別關懷了呢」
SIGNATURE:
酒吧角卡 銀白色的小貓
你沒看錯也沒誤會,沒錯,這是一隻活生生活跳跳的具有貓外型的真貓
角卡的人形只是先貼著,因為我還不會畫貓 mayday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0
(2018-04-02, 20:20)雪紀 提到︰ 「雖然你這麼說...」
芙爾緹莉從原本歇息的地方坐起身子湊了過去後
將潔絲琪遮住雙眼的書稍微往下拉了一點,露出潔絲琪的雙眼
而芙爾緹莉從潔絲琪額頭上方一點的高度往下看著
「可是其實我並沒有很刻意呢....」
「只不過」

在芙爾緹莉俯下身子的這恰到好處的高度
映入潔絲琪眼裡的是--

「如果你現在看不到,明天上課又要忍耐一整天的話,說不定到時候反動會更強烈呢,那句話是怎麼說的?」
芙爾緹莉稍微想了一下
「慾望像是個橡皮球,越往下壓就會彈的越高,是吧?」



「可能也要看看明天的狀況了吧,說不定明天一上課我們這幾個人就被老師特別關懷了呢」
「嗚...嗚嗚!!?!」潔絲琪的臉迅速脹紅,嘴巴彷彿河豚一般膨脹,頭髮啪搭啪搭的揮舞令人不禁擔心會不會掉下,下一秒,一聲不知從何而來的斷裂聲響起,她猶如出閘猛虎撲上芙爾緹莉,手也開始在對方的身上遊走...什麼的都只是妄想。

「阿...阿...我...我要去睡了!!」在理智線崩斷的前一刻,潔絲琪以驚人的速度遠離芙爾緹莉並爬上床,當被子蓋好時,黃色書刊才輕輕地落在一旁的桌上,書上一個黑髮眼鏡少女與橘髮雀斑少女對望的場景十分和諧,卻意外地有種詭異的粉紅色氛圍。
_
SIGNATURE:
酒館角色卡~ 潘喜
天道無情,人間常穢──常穢
黑歷史的使徒___薩格托斯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