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隨筆】 那個人、那個記憶、那個日子
只看該作者
#1
醒了過來-
雖然這樣講很奇怪,但是自己忽然醒了過來。

彷彿很久沒甦醒似的、彷彿不知道自己是誰似的,
注視著自己的雙手,注視著周遭的環境。

並不是忘記了自己是誰,並不是忘記了自己在甚麼地方。
記憶非常清楚,自己是為了延續整個種族的存活所以才成為了『生產者』。

記憶非常清楚,自己是誰,是甚麼人,
十歲時生日發生了甚麼事情、十八歲生日時發生了甚麼事情、二十一歲生日時發生了甚麼事情,
這些都非常清楚。

這裡是甚麼地方,是誰為了甚麼買給自己的房屋,是誰為了甚麼擺設了雙人床的事情都非常清楚。

可是很奇怪的,自己像是許久不見一般的在意起四周的環境。

房間的一角,衣櫃的一旁擺設著一面不小的落地鏡,往內一看發現自己穿著平常絕對不會穿著的衣服…
裸露在外的肩部、僅被長長的銀髮遮蓋的背部、彷彿若隱若現的上半身、走路時輕微晃動就幾乎露出大腿根部的裙擺-
如果待會要出房間的話,還是換掉比較好吧?穿著這身衣服就算是在自宅裡走動都覺得害臊。

探頭往鏡子中的人探頭往前看去,翠綠色的瞳孔深處隱隱發出淡淡的金色光芒…
那答案很明顯了。
不明原因引起的疲憊使得"她"自己進入休眠了,這樣說或許很奇怪…

因為在許久之前那件事情過後,自己並不認為這是另外一個人格或是另外一個靈魂或是另外一個自己甚麼的,
縱使在那遙遠的痛苦記憶中,自己在精神的牢獄內曾經看見過另一個自己對著自己提問:「反正妳還是會把那位大人復活的吧?」

但最終自己認為那只是存在於這個身體裡、這個種族裡、這個靈魂裡的本性。

一旁的桌上放著一個發出鏡面反射光、看似很少使用的盒子,我也記得裡面是甚麼,
因為種族問題造成的紛爭,即使是無度數的裝飾鏡片,只要戴上眼鏡至少可以減少其他種族看著自己時那警戒的目光。
雖然只是表面上的…但是沒想到會像是新的一樣,明明只要一個不小心就會刮傷的、脆弱的鏡片。

反正她也不會戴,我戴一下應該也沒關係吧?

這麼想著伸出食指與中指將眼鏡從盒子裡小心地拿了起來,用不知名的彈性與韌性兼具的金屬製造而成的鏡框,
反射出周遭的色彩,鏡框與鏡架的連接處鑲著左右搖曳的裝飾品,以細不可見的金屬絲吊著天藍色的單隻羽翼,
跟自己常常佩戴在頭上的裝飾品非常像…

一定是"他"特地買給自己的吧,不過"她"的話…大概不會在沒有要求的情形下戴上…

說起來-剛剛我起身的地方…
嚴格來說不是床上,而是床上的"誰"的身上,從床上被單被自己壓過的痕跡位置就很明顯了。

其實這事情明顯很有問題。

因為"他"其實不一定會在家,自己並不是天天都會跟"他"在一起。
為甚麼會這麼湊巧,自己在"他"剛好在家的時候甦醒過來…

才剛這麼想著,像是有甚麼雜訊闖進大腦一樣,雜亂的思考碎片衝進自己的意識,
還沒能想清楚為甚麼之前,這個想法就被強制的干擾了,伴隨著一種-奇妙的疲倦感。

只要睡著,或是失去意識,或是變得無法思考的話-
自己就會再度睡著,"她"就會再次醒來吧?

這時彷彿被吸引一般,自己的視線不自覺的朝床上晃過去-
那雙自己時常在最近的距離-雙唇都能互相貼合的距離注視著的綠色眼眸正注視著自己。

不知道"他"是甚麼時候醒來的,也就是說剛剛自己在房間內四處看來看去的舉動都被看在眼底了。

「既然起來了,怎麼不說一聲?」

不知道這句話是對著自己說、還是對著"他"說,
搞得自己都不太確定剛剛說著這句話的時候,是帶著甚麼語氣,又是帶著甚麼語氣。

「因為妳醒來了啊。」

"他"用理所當然的語氣說著,好像知道我是"誰"一樣。

「有甚麼想做的事情嗎?」

"他"彷彿詢問著我的願望一般,
就如同知道我隨時都有可能失去意識被"她"取代一樣。

我輕輕地閉上了雙眼思考了一下,一邊期待著再次張開雙眼的時候,
自己的瞳孔不會被金色的光芒吞噬,
一邊以記憶中的那個自己,以記憶中的口氣說出:
「我想唱歌給你聽。」
SIGNATURE:
酒吧角卡 銀白色的小貓
你沒看錯也沒誤會,沒錯,這是一隻活生生活跳跳的具有貓外型的真貓
角卡的人形只是先貼著,因為我還不會畫貓 mayday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
「我想唱歌給你聽。」
看著對方的眼睛,我心靜如水,仿佛這就是我畢生的願望一樣

「嗯.....第一次呢.....也是最後一次了......」
"他"看起來很無奈,也許,這也是一種溫柔吧

"我"慢慢張開嘴巴,閉起眼睛,開始哼起小調,清唱了一段....在內心的歌曲











時間不知道過了多久,"我"也不清楚我唱了多久,"我"甚至不知道,"他"到底還在不在,都既然"我"還在唱著.....

那我應該.....還是"我"吧....

房間裡,一位女性的歌聲不斷的傳出,持續了許久,那位女性五觀清秀,有一雙金色的明目

那位女性的眼睛看起來很慈祥,同時又不失莊嚴,就這樣的唱著........直到,嘴巴仿佛失去了力氣一樣,閉了起來

「她.....心滿意足了嗎.....」

那位女性向著空無一人的房間發問

但是沒有人回應她.....

「算了,從今以後,我....就是我了......」

那位女性看著鏡中人,微微笑了起來,然後轉過身,往門口走去

然而....她並沒有發現...在她雙目中....有著一絲難以察覺的翠綠光芒在微微閃耀著
SIGNATURE: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