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FATE房規】歧道
只看該作者
#1

  【角色卡放置區】

  【導入:「無鞘刀」雨竹】
  【導入:「折首白陽」牧子黔】
  【導入:「末踏傳人」白雪凜】

  【團體導入】



  秋風蕭瑟,數十名江湖人集聚在歧陽城偏僻角落的一處民居內。
  「連雲十四鴉」聚在角落不知道在說些什麼,不時傳出一陣陰冷的笑聲。
  鷹隼寨的三位統領站了一小片空地,正和「西江三鱷」切磋起拳腳功夫,旁邊圍了不少江湖人指指點點。
  「品花公子」浪幩負手身後,望著天邊的紅霞搖頭晃腦賦起詩來。
  「毒蠍」汪忠抽出自己慘綠色的配劍「烏鉤」,在上頭細細灑滿某種碧綠的粉末,接著又塗抹上某著色澤黯淡的液體,讓粉末得以牢牢附著在劍身之上。




  溪雲初起日沉閣,山雨欲來風滿樓。
  颯颯風聲捎來幾許喧嘩,遠遠地可以瞥見城西透出淡淡的紅光,恰恰與天邊的紅霞交相輝映。



  Weeeeeeeee~
  開團囉0w0

  開場延續「團體導入」的時序,目前大約是夕陽即將落下的時分,玩家可自由描述這一小段期間內角色所做的準備。
  每個角色開場前各自有一小段內容,以依此做出回應,若不確定自己能描述到什麼程度,可以透過團務群組跟GM確認。
  末段描述的紅光,角色可合理推測是計畫中提到的火燒糧倉行動,意味著眾人即將出發。

  本團原則上一天一回,在GM上一篇回文經過24小時後,即便玩家尚未全數回文,GM依然會繼續推進故事;
  沒有回應的玩家角色,則視為放棄行動、原地呆滯,若有需要應對的檢定,則略過擲骰,擲骰結果視為0。
  若有特殊原因當日無法回文,可在團務群組向GM報備,可視情況讓GM延後回文,或由GM暫時代管角色等等。

  以上,祝大家跑團愉快!
聲望留言:
依士 聲望+1 開始啦!
41 聲望+1 咪呀咪!
Ferogor 聲望+1 跳跳!ODO
SIGNATURE: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
活著回來。

雨竹想起和四王子的約定,左手剩餘的四隻手指不自覺地撫摸配刀。無論是布滿細小裂縫的刀面,還是鈍得割不破皮膚的刀鋒,無一不在告訴旁人它即將粉身碎骨。

雨竹會不會步上它的後塵呢?
聲望留言:
Resastar 聲望+1 (插旗
SIGNATURE:
A new hero, a new legend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
牧子黔沒有回答,只是一聲輕笑,指節在老舊的木桌上敲著節奏。

靜默良久,才緩緩開腔說道:「悔恨,如果還是身為白陽門生的『玄衣』牧子黔的話,有。」

「然而,『玄衣』早就死了,死在那一夜的劍陣之中,活下來的只有『折首白陽』。」將手中的酒壺一飲而盡,然後就這樣鬆開手,任由它咚的落在地上。

「你也同樣,晁揚早就在那場宴席中身亡了,現在的你只是『浴火劍』曹無生。」

漫不經意的把空酒壺踢開,看著滾動的酒壼撞在石頭之上,碎開成千百片。
聲望留言:
Resastar 聲望+1 這個不錯0w0b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
「非常感謝姊姊幫忙。」雪凜沒有注意到對方的視線,只顧著跟對方道謝。
她拿起看起來尺寸略小的黑色服裝走進更衣室內,才正邊想邊試著要怎麼自己換衣服就聽到門外人的詢問。
「我並沒有什麼了不起的理由,說起來反而有點像是在利用晁揚大哥...」
雪凜說道這裡停頓了一下,更衣的動作也停了下來過了幾秒後才繼續開口。
「真要說的話只有一個理由...那就是恨而已。」
說完後雪凜又繼續開始換衣服,她或許是第一次換上這麼"樸素"的衣服。
而換好衣服後確實是不太合身,穿在她身上有些地方都快像緊身衣了...但事已至此也沒辦法挑了。
更何況有這個東西遮著,根本沒什麼好害羞的,雪凜一邊這麼想著一邊把面具帶回臉上走出來...
聲望留言:
Resastar 聲望+1 原來是「不知道遮哪裡的時候,遮臉就對了!」
回覆
只看該作者
#5



  「浴火劍」曹無生站起身來,望向遠方。
  ──那裡,是逐漸燃起的糧倉大火。


  曹無生深吸了一口氣,盡可能保持沉穩平淡地說道:「時候差不多了,諸位,咱們準備出發!」
  他的眸子緊緊盯著遠方,話聲傳達在場每一個人的耳中,他的目光卻再沒掃過任何人一眼。
聲望留言:
41 聲望+1 咪!
SIGNATURE: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
「哈,好戲,就要上演了。」一揚手,讓珠飾發出一陣陣清脆的敲擊聲。

霍地站起身,小凳子被牽動翻倒在地上,而劍,不知何時已在手中。

向前走去,遠眺著染紅了歧陽城另一端的火光,牧子黔饒有興味的觀望著。

而後,將劍別在腰間,順了順了衣衫,隨著曹無生的口令環顧四周整裝待發的眾人。

「...無生,那個黑衫的,到底是誰?」視線落在白雪凜身旁的黑衣女子,牧子黔微微瞇起雙眼,淡淡的問道。

雖則不動聲色,但內心已然在推敲著,盤算著,懷疑著。
擲骰結果

4d3-6 → 6[2, 1, 2, 1] - 6 0巧變
4d3-6 → 8[1, 3, 3, 1] - 6 2巧變
回覆
只看該作者
#7
引用︰方才坐著看不清楚,但這時卻能看見她腰側兩邊各自繫著一柄短鉤──雨竹不記得江湖上有用鉤的武術名家或大派。
短鉤,這種奇門兵器難學難精,箇中名門好手雨竹亦知一二,但是沒一個和黑衣女人對得上。他從短鉤的外形推測,這對鉤到底用來使哪門武功,她的師承何處?

引用︰曹無生深吸了一口氣,盡可能保持沉穩平淡地說道:「時候差不多了,諸位,咱們準備出發!」
雨竹脫掉竹笠,把它放到地上。他按著刀柄,沉默地站到曹無生身旁。
擲骰結果

4d3-6+2 → 10[2, 3, 3, 2] - 6 + 2 6見識
4d3-8+2 → 7[1, 3, 1, 2] - 8 + 2 1見識
SIGNATURE:
A new hero, a new legend
回覆
只看該作者
#8
「我也沒有...別的掛念了...」聽著女子的話雪凜小小聲地說著,然後她抬起頭來跟著女子走。

至少...也得當面質問晁奉...為了母親,也為了自己...

除此之外雪凜無法思考別的事物,名為仇恨的種一但種入就難以靠自己除根。
回覆
只看該作者
#9



  「那是……一位協助的女俠。」
  曹無生平淡地回答牧子黔,卻是什麼資訊也沒有透露。

  他向前幾步,走到人群最前方,才轉過頭來對眾人說道:「火勢已起,諸位,咱們人數眾多,大家行動卻是得多加留意了。」
  他指了指回到隊列的黑衣女子道:「汪兄,請你協同我和這位女俠開路,三位盧兄、浪賢弟,還麻煩你們確保無人窺視;子黔、雨竹,白姑娘就交給兩位了……」
  他一一指示隊伍的排序,並安排了各支人馬的任務,一切井然有序,明顯早有規劃:「……最後,連雲的一十四位大俠、鷹隼寨的三位統領,殿後就麻煩你們了。」

  隨後,他推開了大門,率先走了出去。

SIGNATURE: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0
跟在隊伍行進之間的牧子黔沉默不語,驀地,身形消失在人影之間。

「無生,」聲音從曹無生身後傳來。「說起來,我還沒有問過你。」

「『浴火劍』,『浴火劍』。到底是浴火重生,捨去過往;還是心懷怨懟,誓讓舉世浴火焚盡?」

步調沒有減緩,奇特的是身上的珠飾卻沒有發出絲毫聲響。



擲骰結果

4d3-6 → 7[3, 1, 1, 2] - 6 1心計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