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RISUS+GM房規】 盲目熾焰
只看該作者
#1
團務區



歡迎來到星舞城,能到達這裡證明了你跨出了成為強者的第一步。
不過別太得意,與這片大地最親密的鄰居是死亡,成為史詩和成為英雄墊腳石只有一念之差、一步之遙
能在這片"天堂"中倖存的是你嗎?
願機運永遠與你同在!


在塔塔羅斯傭兵聯合的任務布告欄上有一張還算新的公告:
委託內容:討伐黑死森林裡面的不死者。報酬:2500金幣

「那委託是不是又加價了?該不會是沒人想接慌了?雖然處理不死者一直都是個爛差。」
「聽說有兩個傭兵小隊被打出去,真虧他們能活著出去。」
「不不不,他們只是太弱而已,哈哈哈!」

在北方,狩獵不死者的委託多半只有狂熱者和缺錢的人才會想接,因為讓它們回歸塵土的方法只有神術和粉碎它們,而且經常發生意外
所以每次當這種委託一出現,對傭兵聯合來說都是一個燙手山芋,因為它們得花多餘的力氣進行"私下委託"

「強力不死者委託,報酬面議,基本價3000金幣,戰利品歸討伐者所有,明天正午酒神旅店,暗語"冰麥酒不加冰塊",包廂見。」這是你們這群"菁英"所收到的通知



給個物價參考:
1金幣=一個農民一年的積蓄
魔法和鍊金道具:最低50金幣最高超過5萬,但更多是有市無價
一個最低階的治療術:10金幣
中堅冒險者正常一次任務正常能獲得的報酬平均是一小隊1000金幣
住宿旅館:普通5銀幣一天

角色卡簡介如以下:
聲望留言:
小蒼蒼 聲望+1 賀阿提絲開團
jeffary 聲望+1 賀開團~(準備好爆米花
赤紅月 聲望+1 賀開團!
貓a 聲望+1 決鬥吧體飼!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
費娜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
平凡的晨光映入教會的彩窗裡,光芒照耀的地方是一個頭長著黑色犄角的紅髮男子跪在神像面前虔誠的祈禱。
「父神,感恩您賜予的生命,感恩您賜予的光芒,我是您腳下卑微的行者,感恩您賜予我生命的意義,我會為您傳遞旭日的福音,讓光芒灑落每一個荒蕪的土地。」閉著雙眼的阿爾傑細細地說著對著旭日的誓言,冉冉聖光撒在阿爾傑的身上,那光芒的純度就是信仰的虔誠與否,最後阿爾傑的耳環微微的亮了一下,聖騎士便結束了祈禱,恭恭敬敬地站起身來,銀白色的鎧甲反射著太陽的光芒,令人有一種炫目卻溫暖的感覺。
這是阿爾傑每天的日常,每日早上在床前祈禱一次,然後作晨間訓練,再整裝到教堂的聖像前祈禱一次。
一次又一次,除了出征時無法進行祈禱的日子,阿爾傑從來沒有懈怠過。

而或許這一次之後又有一小段時間沒有辦法像這樣完整的做祈禱了。
阿爾傑走出了教堂,人們的目光很快地集中到了他的身上,即使已經在星舞城待了一小段時間,魔人聖騎士這樣的存在還是會令人側目。
再次確認了信中所寫的地點跟暗語,阿爾傑帶好自己出任務時的裝備就直接前往了酒神旅店,在說了暗語之後便讓店員帶著自己走進包廂之中。
SIGNATURE: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
(蓋上被子後會變得暖和,但時間久了又會覺得悶熱;在身體發熱時挪開被子,雖然會有一瞬間感到舒適涼快,但很快又會變得寒冷...)
即使已到中午,但馬魯克依然躺在床上輾轉反則,不斷的調整著、嘗試尋找舒適的睡眠姿勢。

現在這種未至於寒冷,但說不上溫暖的天氣,也確實適合躺睡在床上、慵慵懶懶的過上一天 - 

「啊!」馬魯克猛然睜開雙眼,腦內想起昨天收到的委託信內容 - 『明天正午酒神旅店,暗語"冰麥酒不加冰塊",包廂見。』

他急急忙忙的走下床,推開窗子抬頭望天,又看一下窗外街道的情況,心裹佔算著現在的時間:「大概還在中午時份,雖然有點遲但應該來得及。」

馬魯克粗略的梳洗過後,就穿好衣服,帶著委託通知信來到約定的酒神旅店。
他觀察了一下酒店大堂,找到接應的人後就上前說出暗語:「冰麥酒...」馬魯克這時頓了頓,把委託信拿出來瞄了一眼後,又草草的把信塞回口袋裹,然後接著說:「不加冰塊。」

(本來還想給對方一個好印象...嘛,還是算了。)馬魯克一邊摸著自己那張充滿鬍渣的臉,一邊跟隨著接應人來到包廂前面。
SIGNATURE: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
在自然之神的教堂裡,淚躺在長椅上,掛在長椅旁邊的雙腿一搖一擺的,這個有著不敬嫌疑的姿態在一座教堂裡可說是不能更放鬆了。

雙手拿著信舉在半空,反覆讀過了一遍又一遍,烏溜溜的眼睛眨啊眨的,淚想不明白為什麼這封信會寄給自己——上面寫的報酬可是比外頭的公告要更好,同時……似乎要做的事也更危險。

「嘿咻!」下半身用力一伸,上半身也就順勢從長椅上起來了。淚轉頭看向神像,看著自然女神那平靜的臉孔,「假如這是您的旨意的話……嗯,順其自然!」

依窗外的陽光角度來看,時間應該快到中午了。淚跳下了長椅,畢恭畢敬的朝神像鞠了個躬,接著就一彈一跳的離開了教堂。

進到了酒神旅店,淚拉著一個在面前經過的服務生就說:「冰麥酒不加冰塊。」

——這樣做應該沒錯吧?淚心想,可不要真的給我一杯麥酒啊。
SIGNATURE:
據說不知不覺已經不能算是TRPG初心者了(驚恐
酒吧角色卡:藥師 ‧ 維羅妮卡
回覆
只看該作者
#5
一道有著褐色皮膚的嬌小人影迅速並靈巧不帶任何腳步聲的穿梭在放滿各種雜物暗巷中,就算從人們身旁經過也沒人有發現她,彷彿她不存在在這世界似的。

「姆...是這裡嗎...?」抵達目的地後若兒放下斗篷的帽子,因為本身很討厭陽光,所以特意挑了小巷子去走,反正自己也不在乎裡面會有什麼樣的人或者有很多的雜物阻礙通行,這些對於若兒來說完全不是問題。

「冰麥酒不加冰塊。」明明是黑暗精靈,然而體型卻和人類的小孩差不多嬌小,為了以防包廂內的人沒有看到自己,若兒稍稍墊起腳尖,音量不大也不小的稚嫩聲音從小嘴中發出,說的便是這次任務所需的暗號。
SIGNATURE:
酒吧角色:菲爾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
繆喀哩喳用尖細的指尖撥開信箱上密實華麗的灰色蜘蛛網,捏起躺在裏頭的信紙。
決定把信扔進箱子裡的那個人,鐵定忘了住在這裡的是個盲人。
雖然這麼想,但信有很多種形態,繆喀哩喳用理所當然的態度拆開信封,果真聽見了音訊。

前陣子就聽聞城裡傳出的風聲,繆喀哩喳對此事深感興趣。
隔日正午準時踏入酒神旅店,對著接應的人說道:「麻煩一下,冰麥酒,不加冰塊,謝謝。」
繆喀哩喳帶著奇妙的抑揚頓挫,說著一口充滿打舌音的通用語。



所謂的風聲就是開場佈告欄前的那些對話。
SIGNATURE:
[圖︰ 7gv6xGc.png]
回覆
只看該作者
#7
蘿森用手指轉動著折成小方塊的信紙,心情不怎麼好。
為了這個約會,她不得不排掉兩個原本早已預定好的會晤。就算紙上的屬名來自蘿森無法拒絕的超級大人物,慣常以自己步調行事的鍊金術師仍然覺得不快。
不過,在走向酒神旅店的大門之前,蘿森就收起所有壞情緒,將完美的赫墨提斯式笑容掛上臉龐。

快速的對迎上前來的侍者報出暗語,蘿森在不引起太多人注意的情況下迅速進入包廂內。

她掃視了一下包廂裡的人。
黑暗精靈的幼女,不認識的生面孔。
看起來有點眼熟的角男旭日騎士,這麼顯著的外貌,應該滿有名的吧?等下再想想有沒有這種傳聞。
帶著自然神徽記的兔子僧侶,好像有看過她。呃~好像跟藥草有關係......名字叫什麼呢?
啊,是個熟人,見到老馬就想起他屁股的盾牌。說起來那個賭盤現在幾金了?咳,離題離題。
蘿森點點頭算是對馬魯克打招呼,接著把視線轉向等待的最後一人,立刻驚訝的挑起眉走向難得出現的螈人法師:「這是吹什麼風啊?怎麼連大姐都來了。」
SIGNATURE:
小紅貓不是一隻貓,是一隻身高十五公分、沒有名字、不會說話的迷你貓娘謝謝。
回覆
只看該作者
#8
進入裏頭的空間是一般豪華旅店客房的三倍大,白皙的木板牆上鑲滿各式動物的頭顱,獅、虎、凶暴狼甚至是稀少的蠍尾獅都有。
寬大的前庭放著幾副獸皮製成的柔軟長椅,其中有一人就坐在其中,他的身材因為布衣上掛滿大量的動物骨頭和牙齒而無法看清,但身高上看來和一般人無異,完全露出的頭部上劃滿像是符文的刺青,大概是為了增加涵蓋範圍吧?本該是頭髮的部分也被刺青取代,一路延伸到衣服底下,,最可怕的是,他的其中一顆眼珠被一顆像是寶石的球體取代(要知道他身上行頭的可以丟鍊金和魔法相關特徵,基本難度8,每超過4點有額外資訊)

他是塔塔羅斯傭兵聯合的幹部之一,曾經是赫赫有名的符文劍士,曾帶回六臂蛇妖的頭顱活著回城的特雷斯 四臂劍

「赫墨提斯小姐以及在場聲名顯赫的傭兵們,百忙之中叨擾真是不好意思,請坐。」一如往常的客套話,指示你們該坐的位置
「我想你們都收到了那份委託的通知,那就長話短說吧。」
「前幾天,兩個傭兵小隊被黑死森林的不死者擊退,到現在都沒解決,該死,不過幾個死不透的也要我們處理。」一邊講出不該說的抱怨,一邊撫摸著掛在脖子下的人型石雕
「鑒於再放下去會沒人想處理,所以上層"委託"你們這群有實力的人去進行討伐。」
「有什麼好奇的事情想知道?」他眼神銳利的看ˋ著你們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
費娜
回覆
只看該作者
#9
(2018-07-03, 20:11)貓a 提到︰ 蘿森點點頭算是對馬魯克打招呼,接著把視線轉向等待的最後一人,立刻驚訝的挑起眉走向難得出現的螈人法師:「這是吹什麼風啊?怎麼連大姐都來了。」
「赫墨提斯。」繆喀哩喳抬起頭,細長的耳朵晃動了一下。牠喊出蘿森的名字,以此確認來者,同時打招呼。



(2018-07-03, 21:05)artis 提到︰ 進入裏頭的空間是一般豪華旅店客房的三倍大,白皙的木板牆上鑲滿各式動物的頭顱,獅、虎、凶暴狼甚至是稀少的蠍尾獅都有。
寬大的前庭放著幾副獸皮製成的柔軟長椅,其中有一人就坐在其中,他的身材因為布衣上掛滿大量的動物骨頭和牙齒而無法看清,但身高上看來和一般人無異,完全露出的頭部上劃滿像是符文的刺青,大概是為了增加涵蓋範圍吧?本該是頭髮的部分也被刺青取代,一路延伸到衣服底下,,最可怕的是,他的其中一顆眼珠被一顆像是寶石的球體取代(要知道他身上行頭的可以丟鍊金和魔法相關特徵,基本難度8,每超過4點有額外資訊)
他是塔塔羅斯傭兵聯合的幹部之一,曾經是赫赫有名的符文劍士,曾帶回六臂蛇腰的頭顱活著回城的特雷斯 四臂劍
「赫墨提斯小姐以及在場聲名顯赫的傭兵們,百忙之中叨擾真是不好意思,請坐。」一如往常的客套話,指示你們該坐的位置
「我想你們都收到了那份委託的通知,那就長話短說吧。」
「前幾天,兩個傭兵小隊被黑死森林的不死者擊退,到現在都沒解決,該死,不過幾個死不透的也要我們處理。」一邊講出不該說的抱怨,一邊撫摸著掛在脖子下的人型石雕
「鑒於再放下去會沒人想處理,所以上層"委託"你們這群有實力的人去進行討伐。」
「有什麼好奇的事情想知道?」他眼神銳利的看ˋ著你們
繆喀哩喳偏頭,用其他感官來認識這名發話者。
先是記住他的聲音,然後試著透過蘿森的心境來了解他的其他特徵。



請無視雜學家我犯蠢!艸
然後我還沒換滑鼠,所以它又連點了!艸(毛病很多
擲骰結果

3d6 → 10[1, 5, 4] 10【雜學家3】
5d6+4 → 10[1, 3, 2, 3, 1] + 4 14【無瞳之眼5】+【蠑螈之骨4】
5d6+4 → 13[1, 3, 5, 2, 2] + 4 17【無瞳之眼5】+【蠑螈之骨4】
SIGNATURE:
[圖︰ 7gv6xGc.png]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0
蘿森熟門熟路的牽起繆喀哩喳的手搭在手肘上引導,就無視主賓位直接在特雷斯右首入座。
在安置螈人安坐的過程中,蘿森也不忘偷幾眼在四臂劍身上——這老傢伙,身上是不是又換新貨色啦?

「嗯哼,」鍊金術師見傭兵頭開門見山就讓人問,也不客氣:「唉唷老大,你也知道我這人最近都忙著打點生意,身子骨早鈍啦~怎麼會找到我這兒來呢?咱們工會那些青年才俊可是各個摩拳擦掌等著您臨幸呢~」
女人雖然剪短但精心修飾的指甲看似不經意的在言不及意的閒聊中輕輕叩打著扶手,實則在檯面下進行另一場更兇殘血腥的談話:臭老頭,別人就算了,區區三千金想打發老娘去幫你打滅掉你家兩個隊的貨色,你算盤打得倒精。我之前要的那個,不准分給公會那群人,整批給我!三折價!傭兵工會賣的藥水也要換成我家的貨!

一邊跟特雷斯討價還價,蘿森還一邊分心回憶關於不死者的相關知識。

————
商業機密都被姆咕聽走
害siu(羞個毛
擲骰結果

6d6 → 27[3, 6, 4, 4, 6, 4] 27唷,又換新玩意啊
6d6 → 19[1, 3, 2, 4, 3, 6] 19我的鍊金術大百科4無敵的!
聲望留言:
木骨 聲望+1 www
SIGNATURE:
小紅貓不是一隻貓,是一隻身高十五公分、沒有名字、不會說話的迷你貓娘謝謝。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