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DRYH】太陽之花
只看該作者
#1
太陽一般的花朵在眼前開放著。

如果這樣美麗的夢可以不要醒過來就好了。

對吧?



  夏日的陽光灑在熱騰騰的柏油路上,明明是令人全身發懶得日子卻抵擋不了學生們的熱情。

  「終於要出發了呢!」
  「不知道衣服帶的夠不夠。」
  「希望那邊有電源跟網路。」
  「我聽學長說那邊有個地方有很美的花海呢!」
  「終於可以暫時跟課本說掰掰啦!」

  這一天是每一年高二學生出發去林間學校進行為期1周的林間學習,諸如野炊、搭帳篷(雖然山上有學校居住空間)、定向訓練等等的活動,美其名學習的正大光明玩樂時間。
  也因此每個學生都十分期待著出發的這一天,當然,或許對某些人來說就不一定了吧。

  「A班點名完畢,上車了。」導師點完名之後,學生們便魚貫地上了遊覽車,你們不管到底想不想去,還是乖乖地上了車。

*玩家可自行選擇座位。
*每個人都會擁有自己的狀態列,煩請不要打開PC的狀態列。
*若有玩家有私下給予的情報,會另外在狀態列中傳遞。
*請大家每日一推,但你們要聊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爛高高一點意見也沒有 meme_yaoming




SIGNATURE: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
快斗排在隊列的最後方,會是最後一個上車的人。
在等待期間也閒來無事,他開始推測起剩下的座位會落在何處。

一般而言,最熱鬧的一群肯定會坐在中間處,無需納入考量。
而最後排因為死角多,自由度相對也高,總會受到一些人的喜愛……剩下的多半會是前排才對。
不過班級中總會有一兩名學生容易暈車,這時他們大多會選擇與教師一同坐在第一排。
這麼一來,答案淺顯易見了。

在上車之後,快斗不假思索的來到左側第二排的靠走道位。
如他所料,座位上沒有人。
不過,他並沒有透露出什麼特別的反應,就只是直接坐上位置,拿起自己的手機打發時間。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
.
  音儀跟著一群朋友們上車,在滿車興奮期待的情緒中,他自然地坐入了中段最熱鬧的位置。

  靠著窗戶能望見外頭的景色,手邊就是麥克風和點歌本。


  當大家談著對林間學校的美好幻想時,音儀稍稍探出頭,看見快斗在前排的位置就坐,貌似沒甚麼問題,便回頭加入朋友們的談話。

  「嘿!來看看有什麼歌吧。」他打開點歌簿問著。這段遊覽車的旅程,想必需要來些班級同樂的活動。



------
------

我不會打擾想坐在安靜地方的快斗(也不太適合

就暫且先這樣ww
SIGNATURE:
catA_spiky 
藍刺蝟好難演,下集讓他死掉。
酒吧角色卡--刺塔Shita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
「什麼,你沒玩那個射擊遊戲啊...?!」
「真~的假的啊,你這樣遜爆了啦。」

吵。
對於身前四五個穿著自稱是最新潮流裝束,嚷嚷著是小弟所以要在老大前面護衛的傢伙,鴉見紅白果只覺得吵。
炫耀,提升自己的格調,僅此而已,要說話還嫌麻煩。

而也因為在乘車隊伍的中段,所以四周人們所說的話語他一直都是聽得一清二楚。

不過這些只要有眼睛就能察覺的事情究竟又何必說出口?
但是,如果僅只是要讓人點頭的話,那就好懂得多。
不是要你懂我,只是我發言,然後你屈從於這個事實。

一邊想著一邊上了車,從小弟們等待的視線之中走過,紅白果只說了一句話,「最後面。」
他說著便自顧自地坐上了最後一排的正中央,而或許是因為紅白果上來的早,所以他只有看見那些點頭如搗蒜的傢伙們跟著自己佔據了遊覽車的後方。

然後,又是一陣吵。
皺起了眉毛,其實紅白果大可靠著角落,不過他覺得這裡視野最好。
把身子靠在椅背上,他終於看見了那個傢伙坐上了前排。
「果然視野好。」喃喃自語著,紅白果沒有在跟任何人說話。

=====================================================================

我也先這樣w
SIGNATURE:
酒吧角色:慌荒
回覆
只看該作者
#5
音儀一上車很快地就被大家拱到了最容易跟大家聊天的位置,而紅白果跟自己的小弟們一起坐到了最後面,像是說好一樣小弟圍繞著紅白果,看起來像簇擁著老大一樣。
而最後上車快斗坐到了那個彷彿是為他準備的空位一樣。
班上的人是單數,所以剛剛好的就會留下兩個空位讓快斗能清靜的待著,就跟他在班上的處境一樣。

當大家完全就坐之後,老師簡單的再次點了一下名,你們的老師「山田 太一」是個很普通的導師,稍微有一點點幽默但實際上也不太管事情的老師,十分常見不會讓人很喜歡卻也不會討厭的人。

「好的,我想各位一定都很期待這次的林間學校,不過老師要提醒一下我們一周的林間學校課程之後,你們每個人回到學校都要寫一個份報告。」
老師的話語落下,引起學生們的哀號。

「好啦,不想寫也不行,之前已經有給你們做分組了,不過好像還是有人沒有分到,沒分到的人可以直接跟其他組合在一起反正一組不要超過5人就好了。」


SIGNATURE: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
(2018-07-28, 09:50)赤紅月 提到︰ 「好的,我想各位一定都很期待這次的林間學校,不過老師要提醒一下我們一周的林間學校課程之後,你們每個人回到學校都要寫一個份報告。」
老師的話語落下,引起學生們的哀號。

「好啦,不想寫也不行,之前已經有給你們做分組了,不過好像還是有人沒有分到,沒分到的人可以直接跟其他組合在一起反正一組不要超過5人就好了。」


  「「啊,」」

  「「出來玩還要寫作業喔……」」

  當同學們都在哀號時,音儀才想到自己前陣子忙著演劇社的排練、錯過分組的時間,因此還沒有找到組別。

  這並不是什麼大問題,身邊的朋友圈也很容易再擠一個位置出來。不過這時候他想到了某件事,抬起頭來望了望快斗的方向。

  「借過一下,」他擠了擠,往走道傾身,對著遊覽車前段輕輕喊了幾聲:

  「快斗、快斗,你還沒有組吧,」

  先是呼喚了一下後,他再稍微壓低聲音說道:「要不要加過來?你可以負責報告和需要腦力的活動。」

  「我會找齊其他組員,不用擔心人數。」


.
------
------

我在猜,這種小組還要跑大地遊戲或做點表演什麼的,

會需要各種不同能力的組員(?

不管快斗有沒有進來,這邊應該會有辦法當場湊到至少四人吧ww
SIGNATURE:
catA_spiky 
藍刺蝟好難演,下集讓他死掉。
酒吧角色卡--刺塔Shita
回覆
只看該作者
#7
「............」分組。
瞇起了眼睛,紅白果一邊聽著導師的話一邊將雙手環抱在胸前思索著。
他並不排斥作業,因為這是學生的本分。
而同時,他也注意到了快斗身邊冒出了另一個人,並且提出了邀約。

他記得那個傢伙是誰。
總是有著一大團人圍在身邊,所到之處都很吵,而且似乎也是時不時就出現在快斗旁邊。
「我會找齊其他組員,不用擔心人數。」皺眉,紅白果聽得一清二楚。
他知道這句話大概完全不假,因為他真的很受歡迎。
而自己大概也不會沒有組,因為小弟們會自己纏上來。
但是,他就是不太想這樣看著事情發生下去,沒有什麼理由。

於是他直接起身走到了快斗與音儀旁邊,並把那些自稱是小弟的傢伙們拋下在椅子上,任著他們聊沒營養的話。
「我也沒有組,讓我跟你們一起吧。」淡淡的對著眼前的快斗與音儀這麼說,紅白果的話語是肯定句。

==========================

來佔個位置。W
不能讓音儀獨佔著?
聲望留言:
藍刺蝟 聲望+1 搶男友嗎ww(X
SIGNATURE:
酒吧角色:慌荒
回覆
只看該作者
#8
(2018-07-28, 19:07)藍刺蝟 提到︰   「快斗、快斗,你還沒有組吧,」

  「要不要加過來?你可以負責報告和需要腦力的活動。」

  「我會找齊其他組員,不用擔心人數。」

快斗將手機放下,看向身旁的音儀。

「哦,那就算我一個吧。」

要拒絕這個邀請的理由……似乎也沒有。
況且,跟音儀同組的話,旁人的視線也會集中過去,自己也樂得輕鬆。

(2018-07-29, 01:25)leftflower 提到︰ 「我也沒有組,讓我跟你們一起吧。」

這傢伙大概想做些什麼吧……這是快斗第一時間就明白的事。
雖然針對這個行為還有很多可以辯駁的點,但白費力氣並不是自己的興趣。

「我無所謂。」快斗看向音儀,尋求他的意見。
回覆
只看該作者
#9
(2018-07-29, 14:32)路人鳥 提到︰ 「哦,那就算我一個吧。」
(2018-07-29, 01:25)leftflower 提到︰ 於是他直接起身走到了快斗與音儀旁邊,並把那些自稱是小弟的傢伙們拋下在椅子上,任著他們聊沒營養的話。
「我也沒有組,讓我跟你們一起吧。」淡淡的對著眼前的快斗與音儀這麼說,紅白果的話語是肯定句。
(2018-07-29, 14:32)路人鳥 提到︰ 「我無所謂。」快斗看向音儀,尋求他的意見。

  「紅白果,你也沒組啊。」

  音儀看著紅白果,眼神帶點疑問。雖說想和所有人愉快相處,但在班上也還有一掛人是他平常較少接觸的。簡單來說是作風不同吧?不能完全認同他們做的事情。

  紅白果似乎是他們的中心人物。他想加進來,說不準是別有用心,不過音儀不想因猜疑而與人結怨。


  「OK呀,那我再去抓幾個人進來吧。」音儀口中爽快地答應了,心裡想著或許分在同組、得到些增進了解的機會也不錯。


------
------


嗯--對全班同學這邊都會直接叫名www

.
SIGNATURE:
catA_spiky 
藍刺蝟好難演,下集讓他死掉。
酒吧角色卡--刺塔Shita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0
看著終究是答應著自己的要求的兩人,紅白果雖並沒有表示什麼,但是心中還是鬆了一口氣。
因為他知道自己大概是會讓人有疑慮的,這從音儀的眼神就能看出來了。

不過他表達沒意見,卻讓自己有些焦躁。

「那真是太好了,你不介意我坐你隔壁吧?」將身子靠在快斗所坐的位子旁,看著準備要去找其他人的音儀,紅白果就這麼對著快斗詢問著。

一來是這裡很安靜,二來是很近,可以好好地看。
瞇起了眼睛看著快斗,紅白果在心中如此想著。

========================================================================

一種把手臂靠著椅子頭的動作...!(?
SIGNATURE:
酒吧角色:慌荒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