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已結束】 【DNW(測試)】盧高市首日
只看該作者
#1
盧高市,集結多項貿易種類的都市。
雖然不是核心城市,但經濟發展至今也算是相當完善。

話雖如此,不是所有市民都享受到伴隨繁榮而來的財富。
當市中心裡,身穿傑尼亞或布里奧尼的男人牽著女伴走下雪佛蘭科爾維特——或者其他差不多等級的高檔車,進入某間珠光璀璨的飯店或色調浪漫的餐廳時,幾個街區外,遊民聚集在橋下和地鐵月台。
剛結束一天的勞工拖著步伐返家。
一輛休旅車滑進家庭餐廳寬敞的停車場,停妥後車上跳下幾個精力旺盛小鬼,吵吵鬧鬧地奔進餐廳裡。
一個男人經過花店時停下腳步,他看見櫥窗裡的玫瑰似乎想起甚麼,於是買下一株。
酒吧開始營業。
夜店外頭排起人潮。
脫離市區的街道上,青少年在路邊遊蕩,時不時能看到小群聚在機車旁。


今晚,盧高市的夜生活一如往常運作,沒甚麼特別,也沒甚麼大事。
對你們來說也是如此,又是平凡的一天,故事從這裡開始——
SIGNATURE:
[圖︰ 7gv6xGc.png]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
此刻,喬斯坦正倚身於暗巷中,手中把玩著一枚硬幣。銀色的硬幣在他靈巧的指節間不住翻滾,在暗巷中,一閃一閃。

喬斯坦的目光,也一閃一閃的,像是狡黠的狐狸,盯著巷外熙熙攘攘、準備開始夜生活的人群,或者正確地說,是他們的皮夾。

喬斯坦的身後,暗巷的深處,有一道鏽跡斑斑的鐵門,厚重鐵門所掩上的,是盧高市的地下世界,非法賭場<西城>。

有幾次路人走得靠暗巷很近,喬斯坦只要手一伸,就能神不知鬼不覺地抽走皮夾,但他遲遲沒有出手,他心底很清楚哪些口袋他的手伸不進去,哪些只要他願意,十之八九能夠得手。但他只是興致盎然地看著,他只是要享受一種餘裕,一種放棄出手機會的殘酷快感。這是喬斯坦的壞習慣,這種惡習對於他的經濟生活穩定一點幫助也沒有,卻不知為何,總是能夠讓他的心情穩定下來。

西城已經開始營業了,但喬斯坦還在瞧著路人口袋打發時間。他不出手扒竊其實還有另一個原因,那就是他不願意浪費運氣在偷錢包這種小事上,他今晚有一種奇異的預感,會有「大魚」上門,也許是一場久違的豪賭?喬斯坦不清楚,但是賭徒的直覺要他等待。

西城的輪盤已經開始轉,但他還在等那些賭客的手真正熱起來的時候,等他們眼紅地將籌碼瘋狂往桌上推的時候。像等著美人出浴的情人,像等著佳釀醒酒的醉客,為了更高的刺激,喬斯坦等待。

Patient is the night.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拉提莎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
晚上是謝夫開始工作的時份,他走在街道上,經過商店外裝飾的鏡子時,照了照自己剛染上藍色的平頭髮型,雖然不算是很滿意,不過暫時也得先這樣了……

眼角看到前方一所餐廳前,一架汽車正在倒車,謝夫馬上三步拼兩步,一跳落到車後旁邊位置,向司機比了個手勢,示意車子繼續後退,司機卻停下車子,回頭與謝夫對望,表情有點慌張,像被這狀況嚇怕似的,突然踏油門揚長而去。

「喂!」還以為可以輕鬆敲點小費,謝夫看著車尾揚手「噓」了一聲。

想到最近有點手緊,也已有好一段時間沒接到兼職了,那傢伙……會不會是有好東西沒預上自己?這兩天若再沒聽到什麼消息便主動出擊找人吧?現在嘛……謝夫一手掃了掃自己的平頭,加緊腳步前往自己的工作地點,位於另一邊開始排起人潮的夜店處。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
華燈初上的時刻。
都市的天空從未真正被黑暗籠罩。
看啊,人類的慾望蒸騰,在天空如漩渦盤旋,那深沉的靛青之色––

馬柯多單手撐著下巴,窮極無聊的坐在店頭。
這個時間還不是他工作的時候。
理智還沒被酒精溺死的上班族不會為那一束束正在逐漸失去生氣的切花打開他們吝嗇的錢包,在這個時間花錢的只有那些忘了給愛人準備禮物的粗心傢伙為了應急而來。這種人會精打細算的花最少的錢把賣相最好的花朵給挑走以免自己被責備,對馬柯多來說反而很麻煩。

望向已經20分鐘沒有動靜的手機,想著上星期搭訕的小艾咪留下的最後一條LIME:「馬可馬可最棒了,如果人家沒有男朋友的話一定會跟你交往喔♡」之後便不讀不回,馬柯多真想現在就撞玻璃櫃自殺。為什麼每個女孩都用這句話拒絕我啊!

啊啊,真是悲慘。
閒到無法脫離負面思考的馬柯多忍不住想:
僅止於現在的話,就算是那個統領這個區域幫派的兒時玩伴"國王"那裏丟過來的麻煩事我都願意跳下去解決––

––在這之後他就會想掐死此刻的自己了。
SIGNATURE:
小紅貓不是一隻貓,是一隻身高十五公分、沒有名字、不會說話的迷你貓娘謝謝。
回覆
只看該作者
#5
兩個高大的男人經過喬斯坦,他們長得相像,裝扮也相同,就算醉得一蹋糊塗也能看出那是對雙胞胎。
他們身材壯碩,黑色T恤被緊繃的肌肉撐到極限。目測至少一百九十公分。
鼻子以下,半張臉被埋在濃密蓬鬆的咖啡色毛髮裡,然而頭頂卻是完全相反的光溜。

他們用低沉的嗓音談論幾分鐘前的晚餐,一邊走向生鏽的鐵門。
「那是我吃過最他媽難吃的義大利麵。」
「我完全同意,我們幹嘛吃它?」
「是你要吃的,努透問話時,我看見你點頭。」
「才怪,是你先點頭。」
「不對,是你!」
「不是我!」
「算了,我認為我們應該是同時點頭。」
「我同意。」

他們沒有注意喬斯坦,一眼都沒有。熟門熟路地踏進西城。





謝夫來到夜店前,大老遠就能聽見人潮喧鬧的聲音。
在謝夫經過列隊時有幾個濃妝豔抹的女孩向你打招呼。
「嗨,謝夫。」她們靈活地揮動手指,嬌笑著。連身短裙緊貼在皮膚上,她們換腳站立時,下襬又往上縮了幾吋。
你根本不記得她們是誰。

門前的保鑣板著臉抬了抬下巴和你打招呼。
還沒開放入場,但你知道,他隨時都會放你進去。






馬柯多正為手機訊息懊惱,螢幕上便跳出一條文字。

『拿回放在尼克貝克手上的25000現金——當我說現金,絕對不單指那幾張紙,你應該曉得。』

天曉得現金除了現金還能是什麼。
訊息來自龐老中餐廳,除此之外沒有其他解釋。
SIGNATURE:
[圖︰ 7gv6xGc.png]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
努透?義大利麵?努透開的不是一家中餐廳嗎?喬斯坦皺了皺眉頭,但也沒多想甚麼,反正努透的中餐有夠難吃,也許他終於認清事實,想改做義大利菜也說不定。

喬斯坦從那對雙胞胎的對話中並沒有嗅出甚麼端倪,但他還是尾隨雙胞胎進入西城。他喜歡跟雙胞胎賭博,因為總是可以玩出一些特別的花樣。曾有對雙胞胎長相極度相似,就跟喬斯坦賭猜誰是兄誰是弟;又有對雙胞胎自認默契極好,那次就賭哥哥能不能猜到弟弟的心事。

喬斯坦走進賭場後,伸手拍了拍雙胞胎的肩頭:「晚安啊,兩位男士。我叫喬斯坦,是西城的老屁股,我相信我們還沒照過面?
擲骰結果

1d10 → 8[8] 8魅力。打招呼骰個第一印象
回覆
只看該作者
#7
「嗨!今天一樣這麼有光釆啊!這身衣著真好看,剪了頭髮嗎?」謝夫見女孩們向他打招呼,便上前在那邊信口開河,可是不要說名字,連對對方的樣貌也不怎麼有印象,腦裡搜索何時見過,或是什麼時候順口搭訕認識的?但每天人來人往這麼多,除非比較特別的,不然大慨忘記了吧?

對此也不太在意,「玩得開心啊!」說了幾句話便走開了。看著排隊的人潮,心忖附近車場的位置也滿了吧?同行們也租了一些停車位,這樣才能有市場嘛,似乎今天收入會不錯呢。

時間還算早,趁這時到夜店裡轉個圈?謝夫與門前保鑣打了個招呼,「唷!老哥!很熱鬧呢!」看什麼時候放自己進內,與裡面的老大呀負責人呀店員總之是誰也好照個面,好等有差事時不會忘了他。

這世上能厚著臉皮的人不多,但也絕對不少就是。
SIGNATURE:
catA_sz  酒吧角色卡:卡布
回覆
只看該作者
#8
(2018-10-19, 22:47)phi 提到︰ 努透?義大利麵?努透開的不是一家中餐廳嗎?喬斯坦皺了皺眉頭,但也沒多想甚麼,反正努透的中餐有夠難吃,也許他終於認清事實,想改做義大利菜也說不定。
喬斯坦從那對雙胞胎的對話中並沒有嗅出甚麼端倪,但他還是尾隨雙胞胎進入西城。他喜歡跟雙胞胎賭博,因為總是可以玩出一些特別的花樣。曾有對雙胞胎長相極度相似,就跟喬斯坦賭猜誰是兄誰是弟;又有對雙胞胎自認默契極好,那次就賭哥哥能不能猜到弟弟的心事。
喬斯坦走進賭場後,伸手拍了拍雙胞胎的肩頭:「晚安啊,兩位男士。我叫喬斯坦,是西城的老屁股,我相信我們還沒照過面?
(成功)

賭場裡煙霧瀰漫,謎樣的菸草氣味和大麻混雜在一塊。
有兩三個人認出他們,紛紛抬手招呼兩人。
喬斯坦伸手拍上兩人肩頭時,他們正嫌惡地擺手,像在驅趕蚊蟲般掃去那些人投來的熱情。

雙胞胎同時轉過身。

「......」
「......」

他們皺著眉頭看你一眼,交換一個眼神,視線又回到你身上。

「是又怎樣?」
「你要幹嘛?」





(2018-10-20, 09:47)Szeto 提到︰ 「嗨!今天一樣這麼有光釆啊!這身衣著真好看,剪了頭髮嗎?」謝夫見女孩們向他打招呼,便上前在那邊信口開河,可是不要說名字,連對對方的樣貌也不怎麼有印象,腦裡搜索何時見過,或是什麼時候順口搭訕認識的?但每天人來人往這麼多,除非比較特別的,不然大慨忘記了吧?
對此也不太在意,「玩得開心啊!」說了幾句話便走開了。看著排隊的人潮,心忖附近車場的位置也滿了吧?同行們也租了一些停車位,這樣才能有市場嘛,似乎今天收入會不錯呢。
時間還算早,趁這時到夜店裡轉個圈?謝夫與門前保鑣打了個招呼,「唷!老哥!很熱鬧呢!」看什麼時候放自己進內,與裡面的老大呀負責人呀店員總之是誰也好照個面,好等有差事時不會忘了他。
這世上能厚著臉皮的人不多,但也絕對不少就是。
夜店保鑣雙手環在胸前,站得挺直。
「就和平常一樣。」他同意你的說法,沉聲回應。

如果你要進入夜店,他會收幾吋步伐,讓出一點空間,用手肘頂開門放你進去。

室內開著工作燈,乍看之下像誰家的車庫。
雖然昏暗,但仍可以清楚看見四周。
耳邊傳來拉丁流行樂,節奏感強烈但音量不大,大概是店裡的員工隨興趣撥放的。

你看見酒保沙亞站在吧檯裡。
她是個目測三十出頭的女性,穿著白色繞頸上衣和牛仔短褲。
她不愛濃妝,不過今天塗了個深紫色眼影。當她走進暗處,你發現,她的眼皮會發光!

你一進門沙亞就抬起頭。
「謝夫。」她停下手邊的動作:「要喝點甚麼嗎?」
你認得夜店裡每一個員工的長相,既使是那些沒說過半句話的人。
在她詢問你的同時,你注意到一個陌生的人影越過舞池走上二樓。
那是一名嬌小的女性,有一頭黑色直髮,瀏海整齊地蓋在額頭上。身穿細肩帶鉚釘背心和黑皮褲,腳踩著深紅色短靴,露出一截腳踝。她帶著厚重的煙燻妝,面無表情,散發生人勿近的強烈氣場。
SIGNATURE:
[圖︰ 7gv6xGc.png]
回覆
只看該作者
#9
馬柯多看著這沒頭沒尾的訊息皺起眉頭。
這啥?有人偷留他手機去接CASE不成?

在心裡過濾了一下有哪些人可能挖這個坑給他跳後,發現人選實在太多。
於是馬柯多一不做二不休,直接給所有可能的人發了個訊息:「唷兄弟,等下要不要去"龐老中餐廳"吃點啥啊?」
他故意特別強調了餐廳的名字,讓該看到這條訊息的人難以忽視。

----
咪呀很困擾
真得很困擾(?
SIGNATURE:
小紅貓不是一隻貓,是一隻身高十五公分、沒有名字、不會說話的迷你貓娘謝謝。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0
「嘿,放輕鬆,老兄,我只是想找個人陪我解解賭癮而已。」喬斯坦一面搓著手一面賠笑,然後悄聲說:「你知道,這裡的其他賭客都有點……不識相。」喬斯坦用眼神指了指剛剛向雙胞胎招手的幾個人,他根本沒看過那幾個人,但是雙胞胎剛剛嫌惡的反應他倒是看得一清二楚。

「兩位喜歡賭哪種就賭那種,我都奉陪。」

喬斯坦一邊說,一邊打量這對雙胞胎的腰間與口袋,希望能看出他們皮夾的厚度,以及他們攜帶了甚麼東西,例如,槍、小刀、甩棍之類的物品。
擲骰結果

3d10 → 21[5, 9, 7] 21用眼睛搜身。技能洞察2+某個能力?沒有相對應的能力的話最後一顆骰子不算數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拉提莎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