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已結束】 【酒吧基礎團】楓林領的出路
只看該作者
#1



[圖︰ jwEFN4o.jpg]

  春風微涼,初初萌發的綠草浸染在暗沉的血泊之中。

  簡樸的農莊僅僅數間房舍,足足有三、四米高的柵欄圍繞著房舍劃出了這個聚落的邊界。
  散落的房舍群中間留了一小塊廣場,廣場邊打了口水井。
  橫七豎八的屍體在水井邊躺了一片,近二十個穿著麻布舊衫的村民身形乾瘦,恐怕是整個聚落的人都倒在這了。

  全副武裝的騎士從聚落邊緣的房舍推門而出,一米六的身高壓不住凝練厚重的氣勢。
  他的目光掃過廣場上的屍體,波瀾不驚,只是回過頭來,把手上的領帶和幾個小器具遞給身後的高大男子。


  「你做得很好,瑞達,我會在抵達青石領時把這些東西還給那位冒險者。」
  身形高大的男子從騎士手中接過東西,牽著一名嬌小的女孩走出房舍,看也不看身後的三名冒險者。

  女孩一手牽著管家,另一手提著衣角,抿著嘴不敢望向廣場,默默跟隨。


  「我們得趕路了,這邊的血腥味這麼重,如果引來獸群,恐怕柵欄也擋不住。」
  說話的是管家戴蒙,他瞇著眼望了望已過最高點的太陽,補充道:
  「我們最好在入夜前抵達下一個農莊。」

  「嗯,我們走吧。」
  騎士回過頭,注視著三名來自阿爾法酒吧的冒險者道。



  開團啦!(灑花

  角色卡的狀態會由GM即時更新到【角色狀態區】的頁面。
  包含生命值、彈藥量、道具的剩餘使用次數、「電漿砲」的充能狀況等等,就請大家隨時確認囉0w0)/


  GM會在每次回文時推進劇情,假如是玩家間的互動可以不用等GM回文,彼此對話連續回文沒有關係。
  如果是跟NPC的互動,就煩請稍等GM回應了~

  GM每次回文之間,原則上每個玩家只有一次主動擲骰行動的機會(不包含GM要求的檢定或應對的防禦檢定)。
  如果沒有什麼想執行的擲骰行動,也完全不必強求,就正常扮演描述即可。

  在上一篇GM回文經過24小時之後,即使有玩家尚未回文,GM依然會逕行推動劇情。
  未回文玩家的角色會視為呆滯,面臨的應對檢定直接取0作為檢定結果,還請大家小心不要錯過時間。

  如果真的有事無法趕上回文,可以連絡GM,請GM稍微晚一點回文,或是請GM代管角色~
  假如延遲回文的狀況一再發生,GM有可能直接替角色安排退場,由其它玩家繼續跑團,但劇本的難度不會因此調整。
  目前GM還沒有處理過玩家角色的提前離場,也希望這一次不會需要這麼做。


  以上,希望大家都能享受這次的跑團!
SIGNATURE:
那鴛鴦走散了一隻在拼命的往南走
被混沌的城市用鋼筋捂住了出口
仿佛悲傷的人們能靠著霧霾遮住傷口
還羡慕著期待藍天的少年總抬頭
               ──薛之謙〈初學者〉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
伊凡踏過廣場上一條條的屍體,在戰場上打滚的他似乎對這番境況司空見慣。令他感到奇怪的是,屍體似乎都集中於水井附近。如果受到了襲擊,大多數人都會四周逃亡。但是依照廣場上的情況,大部分人都是在水井附近死亡,或者死後被搬到那裏。

他走近了屍體,檢查了傷口,又看看了水井底。

「這裡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他走到管家隔壁,詢問了有關情況。
擲骰結果

2d6 → 5[2, 3] 5觀察
SIGNATURE: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
(現在都遇到這種情況,這裡的情景還會給小姐心裡壓力的吧。)

雖然這麼想,但毅現在的立場也不好說甚麼,只是決定跟從委託人與同伴的行動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
個人版面一堆東西的雜亂倉庫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
門在身上關上。
書寫者的視線迅速環顧四周,特別注意到井邊的屍體。不知道是被搬運過去的,或是原先就倒在那邊的。
以不榮譽的手段在晚宴中下毒,是指直接在水源下毒嗎?默默思考著,並未提問。

輕輕將筆記本翻到全新的一頁,深黑色的墨水在紙上勾勒出重複的文字,同時聽著周圍的交談。
紙上寫滿了三分之二的文字時,凱德妮思聽見了最後一句話,筆尖停在紙上,「要直接徒步移動嗎?」
SIGNATURE:
酒吧角卡  個人櫃子

讓骰子滾動,揭示命運的解答。
回覆
只看該作者
#5


  屍體散亂地分佈在廣場上,從流淌成血泊的的現場可以看得出死因是外傷。


  「那群暴民將會為此付出代價的。」
  管家皺了皺眉頭,迂迴地說道。
  同時,他把女孩拉近了幾分,一面拍著她肩膀安撫,一面向著村外走去。

  「是的,我們離開的很倉促,沒有時間從馬廄搶馬。」
  騎士對凱德妮思解釋道:
  「所以,我們得加快了,那群暴民裡有幾個出身傭兵家庭的,騎馬對他們來說不是問題。」
SIGNATURE:
那鴛鴦走散了一隻在拼命的往南走
被混沌的城市用鋼筋捂住了出口
仿佛悲傷的人們能靠著霧霾遮住傷口
還羡慕著期待藍天的少年總抬頭
               ──薛之謙〈初學者〉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
「了解。」凱德妮思點點頭回應,又額外多寫上幾個文字,這才收起筆。
低頭確認紙上的墨水是否全乾後,的一聲闔上筆記本,加快腳步跟上管家。
SIGNATURE:
酒吧角卡  個人櫃子

讓骰子滾動,揭示命運的解答。
回覆
只看該作者
#7
「附近有森林嗎?如果有的話,那穿過森林而行,就可以減慢敵人騎兵的推進速度。只不過要確保對地形有足夠的認識,不然會迷路了。凱德妮思小姐,你似乎可以做到一定程度上的偵察吧。」

伊凡套用着軍人的思考方針。

「假若敵軍只有區區數騎斥候,那麼在森林中伏擊來滅掉他們的『眼』,似乎也是可行的。不過我們的目標是盡快去到青石領,加上帶着重要的非軍事人員,還是就此作罷。」
SIGNATURE:
回覆
只看該作者
#8
聽見伊凡的問話,一手摸著下巴思考。「是的,如您所說--這倒是提醒了一件重要的事情。」

附近的柵欄頗高,確實很難看到外面有無森林。她轉頭看向騎士,稍微放慢步伐。
「能麻煩您問一下,剩下的倖存者之中,有人到柵欄外查看過情況,或是稍微探過路的嗎?」
SIGNATURE:
酒吧角卡  個人櫃子

讓骰子滾動,揭示命運的解答。
回覆
只看該作者
#9
毅挪了台電漿砲到他背後讓他坐下

(現在還真說不出什麼呢…)

毅騎在電漿砲上飄阿飄的,順便觀察最需要保護的委託人女孩有沒有什麼值得注意的狀況
擲骰結果

2d6 → 7[6, 1] 7不確定要不要骰
SIGNATURE:
酒吧角色卡
個人版面一堆東西的雜亂倉庫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0


  「那個方向更遠處有一大片楓樹林,但我們不會經過那裏。」
  帶著幾分讚賞,騎士向伊凡點了點頭,指出了另一個方向。
  以他們正準備前往的方向為十二點鐘的話,那個位置是兩點鐘方向。

  「這裡沒有倖存者。」
  管家皺著眉頭打斷了凱德妮思的問話,似乎有些不耐煩地催促道:
  「該出發了。」

SIGNATURE:
那鴛鴦走散了一隻在拼命的往南走
被混沌的城市用鋼筋捂住了出口
仿佛悲傷的人們能靠著霧霾遮住傷口
還羡慕著期待藍天的少年總抬頭
               ──薛之謙〈初學者〉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