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綠蒂的記事本
只看該作者
#1
獻給徬徨無措的旅人:
未來即過去,過去即未來。時間的迴圈從未停歇,永恆的旅途也從未結束。
——古老誓約之六

序.信仰者的巡禮
目錄
一、二、三、四、

嘛~盡力謝謝看,希望能有毅力寫下去……。
(反正是倉庫,應該也不會有人來看吧?)
SIGNATURE:
角色卡:夏綠蒂•拜塔莉
角色介紹(完整):夏綠蒂的記事本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
諾倫人(Norns)
肉體成長至十三四歲後,便停止變化。
由於外觀與常人無異,且各膚色人種皆有,平時難以區別。唯一共同點,是受時空之力的浸染,而逐漸轉變成的祖母綠色雙眸。(意指瞳色並不是一出生便是如此)
可與一般人類產下子代,但不具備承載時空之力的能力。因此,大多僅和同族人通婚。
身體的修復能力大約為一般人類的十倍,若並非遭受重創,極難死去。
根據遵循十三條古老誓約(遺失兩條)的不同,可將諾倫人分為四個部族。
遵循古老誓約之二的「時間領主」,刻在小鐘上的標記為船錨;遵循古老誓約之六的「時空旅人」,標記為繩環;遵循古老誓約之十的「引路人」,標記為燈;遵循古老誓約之十三的「織女」,標記為飛梭。

各部族介紹:
(被滅族的之後有機會再說。)
之二、
之六、
之十、
之十三、

結論:諾倫(Norms)取自命運三女神,因為他們相信自己已經足夠強大,強大到可以談論命運、掌控命運。
從沒有看過一個種族,盡數亡於同一個種族手中。聖族、命運侍者……明明我們是永恆的,明明我們如此強大,為何最終和看過的無數生靈一般走向滅亡?是不是終有一天宇宙間再無「諾倫」之名?
但我們又該怎麼辦?追求幸福,證明自己是唯一正確答案。我、何罪之有?
我想我們是忘記了一件事情。

「說到底終究還是人類罷了。」

這句話獻給世界上依然追尋力量之人。
聲望留言:
jeffary 聲望+1 滅族的好多啊wwww
SIGNATURE:
角色卡:夏綠蒂•拜塔莉
角色介紹(完整):夏綠蒂的記事本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
一、
在談論魔法之前,必須先提到何謂「魔術」?
魔術的本質為欺騙,利用誘導、障眼法等方式,達到欺騙大腦的一種「戲法」。
事實上,魔法的本質也是相同,基於小世界法則的殘缺性,達到欺騙世界,調動法則的能力。
說到這裡,你們是否發現了這句話的玄機?
是的,魔法只能誕生於法則不完全的小世界。藉由世界外引入的「魔力」,偽造出某一現象的「因」,迫使世界展現出「果」,根據這項漏洞發展出的一種技術。
例如:偽造某一處真空的「因」,在世界的補償作用下,產生了風這個「果」。
藉此,我們可以再得到另一個結論,不同世界中,相同的魔法未必有相同的結果。
因為魔法是一個世界補償作用下的結果,不同小世界也許會有不同的補償作用。同樣一個風魔法,在另一個小世界卻可能召喚出水。
而這件事情幾乎無人知曉。主因在於絕大多生靈一生被困在同一個小世界中,自然不會知道其他小世界的補償模式,況且世界上絕大多施法者,皆處於啟蒙階段,藉由陣法、咒語等方式誘導出魔法的力量,根本不明白前述所說的原理。
說了這麼多,只有一個結論:在不同小世界施展魔法時,請格外小心,你所熟知的常理未必能試用於另一個小世界中。
二、
那麼上節所說的「世界外引入的魔力」又是從何而來。想像自己身處的小世界是一顆行星,圍繞著一顆巨大恆星旋轉,當小世界沒有完整的法則時就像缺乏防禦層,例如大氣層、例如磁場。會受到來自巨大恆星的各種射線吹拂,這各種射線我們總稱為「魔力」。
當然,這只是比喻,除非你能站在三十七維次元,你才能真正感受到我這個比喻。
而向各個小世界發射魔力的這個恆星小世界,有個特別的名字,叫「魔力本位面」
事實上,「魔力本位面」是個即將凋亡的小世界。由於法則崩壞,而無法束縛小世界中的「概念」向外溢散,於是成為人們口中的「魔力」。
不必擔心某一天魔力徹底消失,這是身處在四維空間下的生命獨有的福利。因為小世界凋亡是遠比時間維度更高的一種現象,困在時間枷鎖的生命是無法感知的。
三、
說明完背景知識,進入到魔法體系的介紹。
目前在各小世界間,魔法體系不外乎五大類:陣法、手勢、降靈、詠唱與煉金。
上述五種系統皆為第一節提到的,是相當粗淺的啟蒙教育,缺點無庸置疑,就是無法理解魔法與法則本質,而優點易懂好學、能夠保存、實用且同時具有防盜的功能在內。
易懂好學與能夠保存很容易理解,但實用與防盜則必須解釋。
考慮到具有魔力的小世界中,依然存在部分或者多數無法使用魔法者,這與和魔力的親近度具有密切關係,在此暫且不多談。
要說只有,藉由刻印在物體上的符紋,即便不能使用魔法者也能享受它所帶來的福音。
其次在於防盜,藉由改變咒語發聲長短、增加無謂條紋,增加魔法整體的複雜度,以保護研究心血。
雖然防盜是基於人性必然的舉動,但作為一個研究者還是得批評這樣的舉動。無謂的線條與錯誤的發音,對於一個藉由誘導完成的啟蒙魔法而言,將大幅破壞魔法結構的平衡,這樣的失衡,通常不會表現在威力上,卻常出現在一些難以察覺的地方,進而造成不可挽回的後果。
於是接下來第一章中,將講述如何拆解魔法陣,目的在於教導人們如何剔除多餘而無謂的防盜裝置。
SIGNATURE:
角色卡:夏綠蒂•拜塔莉
角色介紹(完整):夏綠蒂的記事本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
一、
這篇文章沒有任何意義,甚至有些無病呻吟,但這是必須的,在此將辯證一個哲學的問題——何謂信仰?
是對神話的崇拜?是思想家所遵循的規範?
這些答案是正確的,卻不完全正確。就像白馬非馬,白馬是「馬」,卻也不是「馬」(馬這種生物的總體)。
我們所談論的是更加宏觀的想法,是「信仰」的本質是什麼?
二、
信仰是什麼?是我所見、所想、所相信之一切,囊括世間萬事萬物,只要有「我」參與,皆為信仰所在。
為何人們相信摩西是先知?因為他展現了神跡。為什麼蘋果會落至地面,因為萬有引力。
但,這是真實嗎?
為什麼蘋果會落到地面?因為萬有引力。為什麼萬有引力存在?因為物質具有質量?那麼為什麼具有質量便有引力?因為……。問題的最後你會發現它再度回到原點,其實真正原因是,你看到了、你聽到別人說。五感的存在,使你以你自身與整個世界產生某種細微的連結。
但,這樣的連結卻僅存在你一人與世界之間,這便是信仰。
無關乎常理無關乎他人,若有一日你發現蘋果其實是往天空中飛的,就算他人認為這只是你的錯覺,只要你仍然相信,那便是現實。
解構一切行為,這時候才會發現,所謂理性與瘋狂其實沒有太大區別。
只是信仰與信仰間的不同而已。
三、
這種想法被某些人士所誤解、正確來說是信仰的不同。
在那些人所言,我們只是某個至高存在的玩物,只是命運束縛的玩偶?
這種消極悲觀的想法,可能演變成某些較為激進的「宗教」。
但他們沒有說錯。
也許,我們只是某個至高存在的玩物?是命運束縛的人偶?
但那又如何?
我們是人偶,我們遵循劇本而行。
但那有如何?
只要記得我們存在、我們哭、我們笑,我們未曾看過世界的真理,於是我們在這片廣擴宇宙不斷探尋。

「我未曾始見,於是流浪……。」
這像是瘋人的誑語,便是我與我族所存在的一切意義。
SIGNATURE:
角色卡:夏綠蒂•拜塔莉
角色介紹(完整):夏綠蒂的記事本

回覆
只看該作者
#5
一、
這是繼討伐聖族之後,又一次集結諾倫人所有部族,全力討伐一個部族。
最終造成兩個部族徹底葬送在命運的長河之中。
後世將這場戰役稱為「七日終焉」。
二、
七日,並不是指戰爭的時間,因為對諾倫人而言,時間、距離是沒有意義的。
七日是為了搭配後面終焉的形容詞。
傳說,神用七日創造了世界。
而我們——用七日葬送了世界。
根據統計,這場戰役一共凋亡了十一億九千萬零四百二十個小世界。每個小世界的凋亡,大概帶走十多位諾倫族人的性命。
推估是當時諾倫人口五分之三總數。
其中又有七成屬於已滅亡的「裁決者」與「終焉的追尋者」。
三、
你是否聽過「諸神黃昏」?
那是人們看見這場血戰的一隅,譜寫下的史詩。
真正的大戰,遠比那殘酷許多。
大戰導火線在聖族滅亡之後,幾乎所有部族在這場戰役變得疲憊不堪。
只有沒有正式參與戰爭的終焉的追尋者,相比其他部族,保留了更多的實力。
在戰爭之後一步步坐穩原先屬於聖族的位置,這讓其他幾個部族略感壓力,要求與之簽訂和平協議。
但沒過多久,終焉的追尋者單方面撕毀條約,襲擊了原時間領主首都——雅盧(Aaru)。
表示不能接受如此不堪的不平等條約。
於是戰爭全面爆發。
四、
雖然在眾多小世界都發生零星的械鬥事件。
真正第一場戰役主戰場在一個名為——「千宙世界系」打響。
由終焉的追尋者獨自對抗織女、時間領主、引路人與裁決者四族聯軍。
五、
最終卻是終焉的追尋者獲得勝利,雖然勝利了,也是慘勝。
織女鴿派首領犧牲自己與終焉追尋者首領同歸於盡。
很快終焉的追尋者分裂成兩派,一派表示應遵循古老誓約,立即將所有小世界葬送殆盡的「古拉派」;與認為時機未到,仍需等待時機的「亞蘭派」。
雖然沒有發生內鬨,卻大大影響部族內的團結。
六、
分裂後,古拉派開始進行終焉的計畫,絕大多數小世界都是在這段時間中毀滅的。
直到第二場大型戰役。
第二場戰役,是「古拉派」偷襲裁決者據點小世界——朱斯提(Justice)
裁決者在這場戰役中死亡人數超過六成人口。存活的裁決者為了復仇與其他三族聯合進攻終焉追尋者的據點「終焉之地」
七、
這場死鬥,以凋零整個小世界作收。所有據點內所有終焉的追尋者與聯軍成員盡數死於這場戰役。
裁決者成為第一個在這場戰役中滅亡的部族。
接下來的故事就十分平淡,終焉的追尋者元氣大傷。織女、時間領主與引路人便趁勝追擊,很快的終焉追尋者也和過去的聖族、裁決者等部族,成為命運長河畔的一塊枯骨。
雖然後面說得輕巧,也沒有所述這麼輕鬆,直到現在,其他三族仍然沒有從那場戰役裡回復過來。
SIGNATURE:
角色卡:夏綠蒂•拜塔莉
角色介紹(完整):夏綠蒂的記事本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