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進行中】 【自創】破碎之印:翌蝕
只看該作者
#1
破碎之印:翌蝕
團務討論區

序章——伊利亞的委託

魔龍城業律格的動靜,在拉瑪共和與凱歐帝國聯軍聲討失敗之後,成為各國情報,與市井流言的主軸之一。
那是百年來,紛爭不休的拉瑪與凱歐第一次聯合,在兩國各自討伐接連失利之後,他們未敢小看這座新興「國家」,聯軍聲勢浩大,對當代的人們來說,是前所未見的,然而他們仍然失敗了。
聯軍敗在無盡、兇殘的魔獸,以及詭譎的天氣之下。本該不可預測的沙塵暴,成為魔龍城的利器,元素法師在沙暴中紊亂的元素環境,難以正常的施法,步兵及坐騎們雙足深陷流動的砂礫之中,而魔獸們隱藏在沙塵之中伺機而動,聯軍們,毫無勝算。
戰士們拼盡全力,犧牲慘重,讓主帥得以撤退,但這場戰役仍讓兩國損失慘重,在這場「第一次薩迦戰爭」之後,業律格發表了勝利宣言,宣稱這場勝利為「主的榮光」,為此白塔警告大陸,魔龍瑪爾斯力量已從破碎的印滲透世間,凱歐與拉瑪連聲譴責,指控業律格破碎印的行為為企圖滅世,聖塔默自始至終保持沉默。
同時,因為戰役的失利,凱歐開始了內亂,拉瑪各城間亦爭搶不休,為此聖塔默封鎖邊境僅允許部分商旅往來。
南境陷入混亂之中,白塔的警告,正在應驗。


拉瑪共和國,湖上諸城之一,風城——榭拉
天光三湖是位於拉瑪與聖塔默交界處的三座大湖,匯聚了來自聖塔默山脈,及周遭平原的水源,形成巨大的水體。
其中日湖、月湖與聖塔默山脈一同,形成兩國之間的天然屏障,星湖則位於拉瑪境內,三湖間均有運河聯通彼此,成為拉瑪重要的交通樞紐。
數個城邦依湖而立,其中位於星湖北端的風城榭拉,曾因地勢低窪,常因湖水隨雨季水位上升飽受水患,但在數十載前,城主尋求了白塔學者的幫助,直接將湖堤撤除,將湖水引入街道,自此街道變成河道,半個榭拉城成為水都。
榭拉便分成了「南城區」及「北城區」兩區,南城,或稱「水城」的城民們挑高了他們的房舍,出行或行走於建物間以松木板相連的「乾道」,或以船隻代步,這些四通八達的人工河道,成為貨物運輸的極佳手段。
附近的城邦商旅紛紛將要經由內陸水運的貨物運往榭拉,並在無水的北城「乾城」建立據點,成為貿易樞紐後的榭拉逐漸擴張,在連通星湖與覆蓋拉瑪,發源於靈森,帶給拉瑪不虞擔心的水源「靈河」間的運河完成之後,榭拉的地位達到巔峰。現在榭拉是拉瑪境內最為繁榮的城市之一。
至於榭拉為何又被叫做風城?這是在城邦建立之初,就開始流傳的稱呼了,因為低窪的地形,除了水患,還是風谷,而人們並不想將危害自己的水患作為別稱,因此總以風城自稱,當然今天的榭拉或許稱作水都更為合適,但對風城之名起源的了解已成為本地人的驕傲了,因此這個名字便被堅定的沿用了下去。
榭拉除了四通八達的河道,極具特色的建築也是風城吸引人潮的地方,位於北城區,身為元素研究最高權威的白塔更讓人們自各處慕名而來。


漢克
狼族法比歐.白牙一如往常地,於傍晚時刻在街道上巡視。他的巡視路線,從乾城的街坊步行到水城的乾道,以酒吧「卡薩布蘭卡」為核心。
卡薩不蘭卡是屬於凱歐帝國貴族漢崔克.法德亞的私人產業,不幸的是,也是這位貴族在今日唯一的產業了,原先在家族領地裡,唯一繼承的一座宅邸,在漢崔克選擇獵魔士為職業,深受重傷,下落不明後,被家族其他成員以「亡故」為由,奪走了它,哪怕後續漢崔克歷劫歸來,書面資料都已完成轉移,更以「無法信任一位輕忽性命的獵戶能管理好家族產業」為由說服了家族內其他人,從此你在家族領地內在無產業。
好在在那之前,為了旅行便利,你已經在榭拉乾城與水城的交接處買下一座因為「旅者」而瀕臨倒閉的小酒吧,作為落腳之處。
現在的卡薩布蘭卡,有三名成員,總是被你戲稱「老狼」的狼族法比歐.白牙,他的確是有些年紀了,但在那一身黑色毛皮之下並不顯眼,最讓你不可思議的是他對貴族禮儀深知熟稔,想來是有故事的人,但他絕少提及自己的過去,他負責酒吧的管理及開銷,以及應付你的各種貴族胡鬧。
酒保艾莉亞.薩德利,你僅知道她是主動上門求職的,後面的僱傭契約都由法比歐處理。她的性格幹練,總能輕易應付顧客的各種要求。
還有一位犬族男孩巴克,在酒吧內負責打雜。當巴克被法比歐不知從何處帶回來時,你還以為他不知在哪裡找到一頭小狼,但法比歐大笑著取笑你對獸族貧乏的認知。巴克是犬族,還是犬族中體型特別高大的部族,若非老狼告訴你這還是個男孩,你還以為他是個少年了。
這一狼一犬在南境生活自是有許多困境,但他們從未在人前示弱。老狼曾告訴你,卡薩布蘭卡給了他們一個家,他更總是在傍晚時,穿著一身正裝,驕傲地抬起頭,在街上巡視。
今天也不例外,但稍嫌意外的,是有人在他巡邏路上,將一封信交給他請他轉交於你。
信件的內容是一份來自「伊利亞」的工作委託,你在獵魔士工作的過程中曾與他們接觸過,但你並不確定為何會找上你。你用隨信內附的傳訊儀傳回肯定的訊息後,便在酒吧內等待「特使」的到來。

*所謂的傳訊儀是類似BBCall的東西,僅能傳遞簡易的文字
*巴克是聖伯納混蘇牧,對就是那個巴克


米奧
劍舞者.迷霧的傳聞,說不上是家喻戶曉,但在特定圈子裡,還是小有名氣,但讓妳慶幸的,妳失去鼓舞能力,轉而學習藥劑的消息並未在這個圈子傳開,無疑帶給你不少便利。
妳過著遊戲人間的生活,直到有一天,一隻來自靈森的鳥兒,帶給妳一個包裹,裡面是一枚紀錄水晶。
妳知道妳的導師不定時會寄來這樣的水晶,這個「不定時」是多久,面對均齡千年的精靈妳知道最好別去和她探究這個問題。
水晶裡大多是意味不明的預言,妳總得花上不少心思去解讀它們,或者有些時候,妳覺得根本沒有解讀它們的必要。
但當妳將水晶放入讀取儀的時候,發現這次訊息竟令人意外的清楚:她要求妳前往拉瑪榭拉的一座酒吧,代表精靈參與一樁伊利亞的行動。
妳當然知道伊利亞,這些日子妳也算是他們的熟客了,讓妳意外的是精靈主動介入——雖然是派妳作為中間人,仍然——妳不禁多有聯想,但或許,也要到了地方才會有進一步的答案。

*這東西的概念和原理都像隨身碟


拉斯特
當年黑曼宅邸裡,旅者指定要的地獄犬雕像,在你拾起它的那一刻,你確實感受到它在你身上下的靈魂印記,看來旅者並不是嚇唬你而已。你和隊友洗劫了黑曼的收藏品,除財物被均分,一對做工精美的長劍吸引了你的目光,你當時正巧需要一副武器,便將它們留了下來。(它們提供透過雙劍使用技能/必殺技時命中檢定+1)
在將雕像交給旅者後,他們依約帶你去找那能消除印記的人,然而在這過程中,你一直感覺到某種注視,看來你的參與,是瞞不了雕像背後的勢力了。
而那勢力,並不出意外的,是黑暗巨龍的崇拜勢力。
這讓你好一陣子不得不保持低調,尤其是你幾次在暗巷受到襲擊——你都順利的逃脫了,可喜可賀——後。而現在魔龍城興起,你無法確定魔龍使與你當時得罪的勢力是否是同一個,他們都使用雕像,但地獄犬明顯不是龍。
最近伊利亞的「使者」,捷安.齊瑟伊女士找上你,要請你接下一份「工作」,這是你第二次見到這位神秘的女士,你也終於知道,原來當初透過旅者委託人盜取地獄犬雕像的,就是伊利亞。
齊瑟伊請你到拉瑪榭拉的卡薩布蘭卡酒吧等待進一步的指示。


譚雅
妳在凱歐帝國調查工匠巴爾的去向時,遇上了另一位獸族。
那是一位兔族,她自我介紹為莎夏,而妳會與她結識,是因為她遇上了麻煩。
當然這個麻煩是一個在刻板印象中柔弱膽小的兔族靠一雙快腿和一把匕首挑翻了一堆人族巡邏隊,不得不開始跑路的故事。
而哪怕妳一開始只是路過,但身為另一個獸族,很理所當然的被人族當成了同路人,你們不得不結伴同行(逃命),好在妳們都是身材小巧的種族,在妳的伴生獸的偵查幫助下,很快的便擺脫了追兵。
不過不管如何,你們在凱歐是待不下去了。
在妳們結伴而行的路程中,莎夏告訴了妳她,還有妳,惹上那巡邏隊的原因。
在凱歐帝國與薩迦戰爭失利之後,帝國人們對「獸」很敏感,他們之中許多人分不出總是有伴生獸相伴的獸族與驅使魔獸的魔龍使之間的區別,或者他們知道有兩者的存在,但對他們而言仍然是相同的存在,哪怕莎夏身邊並沒有伴生獸。
莎夏並沒有告訴妳,她為何沒有伴生獸,但她告訴妳,她來凱歐是接應另一位同伴的,在那之後他們將前往別處。
妳向她提及妳正在尋找的工匠,莎夏此無法提供妳訊息,但她向妳介紹了伊利亞的存在,或許,伊利亞能夠幫妳。
在妳們接到了莎夏的同伴——一名叫做欣司的狐族——之後,他們向妳提出了邀約,前往拉瑪執行一個伊利亞的「工作」。
伊利亞的情報是有代價的,或許完成這份工作,能夠值得呢。
在到了卡薩不蘭卡酒吧後,莎夏及欣司請妳在酒吧裡等待,就上街蒐集情報去了。


漢克、米奧、拉斯特、譚雅
漢克在卡薩布蘭卡酒吧裡等待伊利亞使者的到來,其他三人則先後來到了酒吧。
使者何時會抵達,實在是無法確定了,在這段期間,不妨和酒吧裡其他人聊聊。

*先讓我們來個一兩回的自我介紹。




你是怎麼被抓住的,記憶已經有些模糊了。
你甚至不確定自己在這牢房裡待了多久,牢房裡只有你一個,有一組桌椅,一張有些緊繃,但總還是能容納你全身的床,甚至有盥洗空間,看來抓住你的人並沒打算虐待囚犯,然而你完全沒有看到其他生物,艾爾諾也不知去向,唯有你們之間的連結讓你知道她還活著。
牢房四面都是灰濛濛,表面光滑,似石似鋼的材質,僅有四角照明法儀提供照明。
每次醒來,桌上都會擺上餐點。
在你第一次吃完它們後立刻陷入了昏睡,當你再次醒來,餐點(還換了菜色!)再次擺設在桌上,你曾大吼,但不曾得到回應。你想拒吃,但你最終了解那不會有任何改變,哪怕你不碰那食物,你仍莫名地陷入昏睡,當你再次醒來,餐點(換個的)依然在原位,改變的,只有你更加飢餓的肚子。
明白你需要的是伺機而動,在你每次清醒,進食而昏迷之間,你會進行鍛鍊,確保身體不至於衰落。
你一直沒放棄在心中呼喚你的伴生獸,然而除了迷糊的感覺,知道她離你不遠,你沒能得到任何回應。
很長一段時間,這份模糊的感覺是支撐你的唯一力量。然而最近幾次,除了桌上的餐點,牢房外還出現一名黑髮棕眸的人族男性,面無表情的看著你。
當你在本該是灰色牆面的地方看見他時,你以為牢門總算打開了,但當你衝過去卻在原本灰牆所在的地方撞上一堵不可見的牆,你才發現牆不是不見,而是變得透明了。
對你衝過去,在他面前停下,那人族的表情連變都沒變。
他對你的喝問並不理睬,他離開前伸手在牆面按了一下,透明的牆面變恢復灰濛。
接下來每次醒來都會看到他的出現,哪怕大部分時間只是沉默地觀察你的一舉一動,你甚至會說他眼底有些好奇。
雖然他忽略了你大部分的問題,但在他決定他觀察夠,轉身離開前,偶爾還是會回答你一些話,至少你得知了他的名字叫康,而你的餐點是他送來的。
你這次醒來,桌上擺著的,是一道烤羊排,而康一樣在牢房外,站立的筆直,雙手背在身後,靜靜地觀察著你。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
漢克

風城榭拉街上的小酒吧「卡薩布蘭卡」,是漢克的棲身之所,雖然不大但漢克很喜歡內部的裝潢。正門進去的左邊就是約莫能容納四人的吧檯,右邊則有個溫暖的壁爐,並有幾張小桌搭配舒服的沙發椅。天花板掛著裝飾吊燈,並且在吧檯旁有道樓梯能通往二樓,這是漢克接委託談生意的地方。而吧檯旁的小門通往倉庫,倉庫後門則通向城市的乾道。整體雖然沒有太富麗堂皇的裝飾,但也相當雅緻。

「薩德利小姐」漢克吸了口菸斗朝吧檯說道:「麻煩妳給在場三位貴賓一杯招待。」

吩咐完後,漢克習慣性的掃了一眼酒吧內部,這只是作為酒吧主人的一個小習慣。

「三位請隨意,叫我漢克就好。」漢克慢條斯理的說道:「有任何需要請吩咐那位少年即可。」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
米奧
----------------
「卡薩布蘭卡啊」...
走進酒吧,米奧喃喃自語的道。
「雖然不知為何,總覺得這個名字充滿著惡趣味。」
  
隨意找了個地方坐下來,而那名自稱「漢克」的男子朝著酒保吩咐了什麼。
「如果可以的話,來杯草果果汁就好,那對喉嚨相當的不錯。」
米奧下意識的摸了摸腰際束著的豎琴、後者身上充滿著修補後的痕跡。
「我是米奧,吟游詩人,四處流浪中。」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
譚雅

-------------
目送兩個動物朋友離開後,接著就是陌生的酒吧,
這裡看不出來和工匠的下落或是即將到來的工作有任何關係,不過兩個犬科店員倒是給譚雅一股莫名的安心感

『或許這次神靈的安排能有點邏輯...』

「我是譚雅·提古雷查夫中尉。」譚雅選了靠近門口的位置坐

「一杯伏特...不,氣泡水就可以了。」

「謝謝。」補充道

『總之,耐心的玩下去吧。』
回覆
只看該作者
#5
拉斯特

__________________

三天前.....

「怯,居然是她???還有臉來找我??」
「妳該不會天真到以為我還會幫她做事吧??」
「托你們組織的福,我差點丟了小命,現在還三天兩頭有人找我麻煩勒」
「我只想低調過爽日子啊!!!!」

拉斯特看著手中的密函,大聲咒罵著

背上的巨大傷疤彷彿又隱隱作痛了起來

不理會拉斯特的咆嘯,使者面無表情的說

『我們會提出一個讓你無法拒絕的條件』
『記得在指定時間到卡薩布蘭卡酒館等待進一步指示』

說完就頭也不回的走出房間...

____________


「我一定是瘋了才會來這....」

拉斯特坐在酒館最深處,靠近後門的位置自言自語著



『薩德利小姐,麻煩妳給在場三位貴賓一杯招待。』

酒館主人熱情的招乎了拉斯特及另外兩位



「檸檬汁,謝謝」

拉斯特跟另外兩位卻很不捧場的都點了無酒精飲料

酒保小姐的表情讓拉斯特覺得很有趣~~~



聽完其他兩人的自介後

拉斯特雖然想上前搭訕幾句

但直覺告訴他,離眼前這位自稱吟遊詩人米奧的女子遠一點比較安全

「拉斯特,被逼著來這的.....」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


--


又一次醒來。


一樣的房間,一樣的天花板,一樣的照明。

不一樣的,只有擺在桌上的餐點。


我從床上爬了起來,走到桌子邊。
「今天是小羊排啊⋯」沒多思索,我拿起小羊排就啃。

被囚禁在這裡多久我已經記不得了,
我甚至連怎麼被抓的都回憶不起來,
這樣推測,應該是中了昏睡類的陷阱吧。

醒來時就是在這房間裡了,艾兒也不見蹤影,
儘管用感應呼喊她、她卻始終未回應,感覺就像是沉眠一般。

而這房間⋯有種說不出來的詭異,
房間內部為方形,四個角落有奇異的燈具提供照明,
牆面似石又似鋼,光滑且堅固,
我曾嘗試過能否對其造成損傷,但卻無功而返。

然後就是那男子。

「你果然還是在那邊啊。」嗑完了小羊排、我回過頭去。

--

房間的角落有一處牆面開了個缺口,那男子就手背在背後的站在那邊。

第一次見著他時,我以為總算有出口了,
於是猛衝過去,換來的是眼冒金星,
結果只是那處的牆面變成透明,讓那男子能夠窺視內部,
牆的本身還在在那兒的。

「奇妙的材質⋯」那次之後我就在猜測,這牆該不會跟矮人老頭兒的鍛鋼錠是類似的東西。
然後我望了下自己的手臂,該死的、我好懷念我的鍛鋼拳套⋯。

有了前車之鑑,在那次之後我就沒有蠢動的行為了,
取而代之的,是提問。

「這是哪裡」、「你們是什麼人」、「艾兒在哪裡」、「你們把她怎麼了」、「放吾出去!」
「別逼吾動武」、「所以這到底是哪裡」、「艾兒⋯」、「⋯至少告訴吾艾兒怎麼了⋯」


「你到底是誰?」



唯一得到回應的問題。


「⋯康。」男子自報上他的名諱。

然後繼續無視我其他問題。

--

「所以⋯今天的小羊排也是你送來的?」我邊拉著筋、邊問著。雖然我猜的到康依然會無視我的提問。

「煮得不錯,可惜對虎族來說,份量有點太少些,大概只夠塞牙縫。」拉完了筋,我開始深蹲。

「雖然吾知道你不會回答,不過啊⋯康⋯你應該不是第一次看見虎族吧?吾總覺得你看吾的眼裡有著好奇之意。」做完深蹲,我改做單手伏地挺身。

「嘛⋯無所謂,反正你們如果想殺吾,早就動手了,畢竟機會太多了。」做完左手一百次,我改做右手伏地挺身。

「總之,如果哪天你想開口了,麻煩來找吾,如你所見,吾很閒,除了吃飯睡覺、就是鍛鍊了。」右手伏地挺身做完,我倒立了起來,然後開始倒立伏地挺身。

「啊,你走之前,吾還是要抱怨一下,你們能不能在房裡加裝個桿子?吾這樣無法做引體向上啊。」倒立伏地挺身做完,我開始開合跳。

「最後、吾還是要說一句,如果你們敢傷害艾兒,那吾絕對會讓你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瞭?」做完鍛鍊後,我一樣拉著筋,然後語氣平順地說出每次對話的相同結尾。
回覆
只看該作者
#7
漢克、米奧、譚雅、拉斯特:
聽了三人的要求,酒保薩德利挑了挑眉,輕哼像似失笑,但沒開口評論,轉身開始調製。
薩利德女士身著明橘色的寬領緊身上衣及樣式簡單的長裙,雙袖寬大,卻不阻礙她的動作。深紅色的長髮被隨意的盤起,露出修長的後頸。
「來我們卡薩布蘭卡竟然不點酒。」那名犬族少年卻是開口直言了。少年穿著白色短衫及水藍色的吊帶褲,是方便工作的衣著,但仍十分乾淨整齊,淡棕色的長毛卻是不受控地四翹著,深褐色的眼眸透著桀驁。
「巴克。」在吧臺後擦拭酒具的黑色毛皮狼族斥喝。他的聲音稍嫌低啞,但聲調溫和,被喚作巴克的少年卻因此縮瑟了一下,然而他卻又馬上像是沒被喝斥一般,跑到了譚雅的身邊好奇的打量。
「妳是什麼種族啊?」巴克問,語調興奮。
狼族輕嘆,放下手中的酒杯從吧台後走出,來到巴克身邊,一手放在他的肩頭。
「注意禮貌,巴克。」狼族輕推犬族的肩膀,「去幫薩利德小姐。」他指示著,巴克表情有些不情願,仍然順從的跑開了。
這位狼族著三件式的白色襯衫與黑色背心,仔細打理的黑色毛皮柔順的藏匿於衣袖之下,向三人分別欠身行禮。
「女士們,這位紳士,我名為法比歐.白牙,負責為法德亞先生管理此處,」法比歐向漢克點頭致意,「除了先生招待,各位在卡薩布卡裡的第二杯飲料則由本人招待,還請各位能夠盡興。」話說完的同時,巴克捧著托盤,將三人的飲料分別送上。


雷:
「我喜歡老虎。」就在你以為康不會回應時,他卻是開口了。語調中帶著與他眼中一致的好奇,「你很在乎她,她是你的夥伴,」他像是疑惑的幼獸一般略略偏頭,「那是什麼感覺?」
沒等你回答,他卻是立即拋出下個問題,他看向桌上的小羊排,「餐點的份量足夠提供虎族的基本生理需求,但你卻在知道份量不會變化的狀況下不停的運動,消耗體力,為什麼?」
說著,又將頭偏向另一個方向,像是那樣能更好的觀察你。
和你第一次見到他比起來,他的動作明顯靈動的多了。

----
很多私心亂入,寫得愉快極了
回覆
只看該作者
#8


--



聽到康的回應,我倒是有些意外了。


「⋯吾也喜歡人族,豪邁、爽快,四海之內皆兄弟的概念與吾很合得來。雖然商隊那些人談到錢就很斤斤計較,不過商人嘛,應該的。」我回憶起尚在北境時的事情,訕笑了一下。

「但吾可沒不知趣到去喜歡囚禁吾與艾兒之人。」

「至於你後面的問題⋯吾問你,你是否知曉獸族的伴生概念?」

「成年獸族通常會與自己同種獸類締結伴生之約,結約之時、雙方互相在對方靈魂上刻印下彼此之名,從此形影不離、共享壽命,並且彼此心靈相通,因此即使沒有學習靈魂法則、仍能知曉伴生獸心中意念。」

「締結伴生契約、在生活及戰鬥上都能更加有利,猶如一心雙體。」


「但是⋯吾將伴生契約視為詛咒,因為結下如此契約,爾後無論哪方先赴黃泉,另一方必定發狂,甚至有多數追隨另一方死去的案例⋯這不是正常人生最後應得的下場。」

「因此吾成年後遲遲不肯找伴生獸締結契約,吾不願意讓自己以外的人承受如此詛咒。」

「然而,艾兒⋯艾爾諾、就這麼躍入了吾之人生,不在乎這詛咒、願意與吾共享這輩子的一切,康,你可知道,這是令人多麼歡愉之事?」


「⋯結果你們卻從吾手中奪走她。」說到此處,我已無法壓抑自己的怒氣。


身上的汗毛因憤怒而直立,視線也變得銳利而狹窄,牙關緊咬、雙拳緊握,全身肌肉無一不處於緊繃狀態。

「這就是為何吾明明知道每餐食物量只夠基本生理需求、卻仍不停止鍛鍊自己的原因了,因為吾需要力量,需要打垮你們、將艾兒帶回吾身邊的力量。」

「這樣的回答、有消解掉你心中的疑惑嗎?康。」怒氣已然化為另一種能量,此時的我靜如止水,以一個毫不起眼的微笑、回答康的最後一個疑問。
回覆
只看該作者
#9
漢克

「諸位的品味還真...嗯,充滿活力。」漢克往沙發椅上一坐:「薩德利小姐,請給我一杯Old Fashioned,波本,加方糖、苦精,謝謝~」

「為了緩解這無聊的氣氛,老狼,你要不要讓巴克去交個朋友?」漢克開玩笑的看向法比歐問道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0
譚雅

----------
「雀形目卷尾科的烏秋,所屬鷹領,從外表就看的出來了吧?」
譚雅對著犬族少年張開單翼擺弄ㄧㄧ準確的說是化為手掌及手指的翅膀,有些故意的說道「這魚尾狀的長尾就是烏秋的特徵之一喔!」

在陌生的酒吧,對於同樣嬌小的巴克,其實是比較容易產生好感的。

『在第一印象中自動區分容易親近和不易親近,這樣的二分法會立即給自己帶來危機啊..』譚雅內心自責道。

「啊...我現在是半離職的狀態,好一陣子沒聯絡鷹領了」決定增加一點親和度。「我的所有行動都與軍隊無關,純粹是個人意志,」突兀的作出宣告了。「所以別用職稱,叫我譚雅就可以了。」總算是完成了自我介紹。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