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地圖故事
只看該作者
#1
(標題超敷衍)
在 discord 貼了下面這張「沒有故事的地圖」,潘喜怒道︰「怎麼可以沒有故事!」 CatA_angry


潘二喜 提到︰這是充滿神秘的世界
幻獸在大地上奔馳、在天空中飛舞、在深淵中沉眠……(待續)

於是這篇就應運以生了!讓我們來看潘喜之後如何為這地圖編寫展開故事吧!
潘喜接上之後可能會為他的故事在地圖作些更動,如果大家有什麼想法可隨意~

地圖軟件可參考這篇:Wonderdraft - 地圖編輯一些教學與心得(?)
聲望留言:
小蒼蒼 聲望+1 卡布棒棒
艾芙 聲望+1 一張地圖給人無限想像,讚
SIGNATURE:
catA_sz  酒吧角色卡:卡布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
世界觀類型:奇幻
關鍵字:幻獸、魔法科技
概述:

這是充滿神秘的世界。

幻獸在大地上奔馳、在天空中飛舞、在深淵中沉眠。

人們依存著幻獸生存,他們將信仰作為代價換取部分幻獸的庇護,並以此發展屬於人類的文明。

地形:

目前僅釋出一洲。(030)

西方為破碎群島,東方為天壁,北方為極寒凍土,南方為黃沙之地,中央為帝都。

破碎群島終年吹西風,環海,居民以捕魚為生,信仰海洋神系,並將海中幻獸視為生命的起源。

極寒凍土位居北方,地表終年覆雪,居民以狩獵及游牧為生,他們將幻獸作為圖騰並進行供奉,並有部落之分。

黃沙之地為沙漠地形,終年少雨,居民大多是沙漠"商人",他們將幻獸視作衰敗的神,以太陽鳥(鳳凰)作為至高的象徵。

天壁是連綿的山脈,幾乎沒人能夠徒步穿越,山上居有少數民族,他們完全依附幻獸生存,身體上也因為幻獸的影響而產生了變化,在他們的信仰中,幻獸是指引者、牧者、拯救者。

帝都為本區最大勢力,佔據交通樞紐,更有「財富之國」的稱呼,為本洲唯一的統一勢力,此區以封建制度為主,居民以農牧為生,他們將幻獸視為國家的守護神,然而該神系中最高位者卻是開國君王。

特殊設定:

源能:由幻獸提供的特殊能源,似乎是在呼吸的過程中自然逸散出,具有很強的活性,以現代科技基本上不能做到太精細的運用

晶礦:一種七色的礦石,相對於源能具有較高的穩定性,是科技發展的關鍵
聲望留言:
Kaabou 聲望+1 喜歡這種有傳統神話說書的味道
SIGNATURE:
酒館角色卡~ 潘喜
天道無情,人間常穢──常穢
黑歷史的使徒___薩格托斯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
試寫


  據說這個世界,一開始有黑色和白色的古獸。

  白色的古獸在神的祝福下降生,黑色的古獸則是誕生自詛咒。雖然外形和命運迂迴,但兩隻古獸既然在同一時間出生,就成為了朋友,如家人。說來,牠們也只擁有彼此。

  成長了以後,黑色古獸的力量遠比白色古獸更強,但不幸的是,牠無法完全自控。向神請願後,神答應了牠的請求,從此,黑色古獸陷入長眠。

  只剩自己一個的白色古獸,因為太寂寞了,就用黑色古獸在沉眠中無意間一點一點洩漏出來的夢之力,建構了一個美夢的世界。然後,白色古獸也在黑色古獸旁邊躺了下來,與黑色古獸一同長眠。

  而我們人類,就是那個夢的世界的住民——



  「那獨角馬呢?」

  一個臉上長著淡淡雀斑的女孩舉起手,這樣問道。金色的麻花辮因她的動作而晃動著,使前方拿著書、戴著厚重鏡片的老人不禁有點眼花撩亂之感。

  「獨……獨角馬?」老人突然被打斷,顯得有點迷惑。

  「對,獨角馬。」女孩肯定地說。其他孩子們看著老人,紛紛提醒:「這個國家的標誌啊。」

  老人聽到後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他一手按著額頭,苦思了一下,「呃……妳是……茱莉,對吧?」他指著女孩。

  女孩點點頭。

  「雖然這是宗教課而不是歷史課,可是……」老人清清喉嚨,「有沒有人也想問同樣的題目?」

  「有!」一個男孩馬上舉起手,「火翼蜥又是怎麼回事?」

  「咱們敵國的標誌,對吧?」老人像是早已預見一樣,點點頭,「你們翌年才會上歷史課,不過每年都有呢,一年級的孩子已經等不及,在宗教課問起歷史相關的事情……」老人開始碎碎唸。

  「那麼——你們是覺得剛才古獸的事都只是故事,又覺得獨角馬和火翼蜥都跟古獸一樣假,對吧?」

  「畢竟我們沒有看過啊,所謂神話,不就跟編的故事一樣?為什麼要用故事裡的生物來當標誌?」茱莉說。

  其他孩子紛紛表示贊同。

  老人點點頭,「可是啊,獨角馬和火翼蜥都是曾經存在過的生物哦,只是現在都沒有了,才變成故事。」

  「而我們和敵國,以前也不是敵對的。」老人開始講起昔日的故事,「不過那個『以前』嘛,已經有上千年了。當時,兩個國家是一個國家,那時的統治者有著兩個繼承人候選,分別擊殺了獨角馬和火翼蜥來證明自己在謀略、智力、武力、知識等方面的能力——沒錯,孩子們,不用露出那麼驚訝的表情,他們殺了那兩頭巨獸。」

  「為什麼要殺了牠們?」開口的又是茱莉。

  「為了生存。」老人回答得很是乾脆,「牠們是什麼時候就存在、有沒有其他同類、有多高的智力之類,這些問題我們都不知道,但是牠們很強,據說火翼蜥會使土地乾旱,而獨角馬會帶來極壞的天氣。牠們常常攻擊王國的邊境地區,人民苦不堪言,在各種考量下,兩位繼承人就去擊殺了這兩頭巨獸了。」

  「兩位繼承人的能力都相當的出色,最終統治者無法擇其一,就把一個王國分成了兩個王國,交由兩位繼承人各自統治,而王國的標誌則分別用了當時各自擊殺的巨獸作為象徵。」老人說到這裡,拍了拍手,「好了,差不多就是這樣了,剩下的待下一年的歷史課再說吧,下課了了下課了!」

  一些孩子發出了表示掃興的聲音,但他們還是離開了座位,陸陸續續地走出教室。落在最後的,是茱莉和老人。

  茱莉慢慢走向門口,同時問著最後一個問題:「為什麼兩個王國最後會敵對?」

  老人整理著東西,聽到這個問題不禁嘆了一口氣。他並不是很想要回答。

  「因為欲望,孩子。」

  他只有回答了這麼一句。



這到底在寫什麼(可達鴨抱頭

是說一上來就把世界觀全部交待出來的故事寫法是十分糟糕的,各位好孩子不要學
聲望留言:
Kaabou 聲望+1 故事很捧啦,期望能看到後續 XDD
SIGNATURE:
據說不知不覺已經不能算是TRPG初心者了(驚恐
酒吧角色卡:藥師 ‧ 維羅妮卡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
《漫談提亞匹基(TRPG)人》
作者:葛萊芬‧餿(Gryffin‧throw)

作者自序
對許多朋友都懷著一份感激,畢竟這本書是集結許多作者的心血完成的。

對此若非各位朋友無法估量的協助與點撥,沒有他們的寶貴建議和敏銳判斷,
就不會有此書的問世。我也衷心感謝那些給提供寶貴建議和參考意見的朋友們,在此特別致以謝忱。

我們從何處來?我們是誰?我們向何處去?

這個嘛,還不太清楚,我希望有朝一日能水落石出。
或許你也可以在這方面助一臂之力,不過做這些事情之前最好注意一下某些團體,還有你自身的經濟壓力。
我說真的,考古不是一個能夠養家活口的生意,真相有的時候還會讓某些人很生氣。

不是在開玩笑。

如果你想要讓你爸媽傷心,但你天性善良又天生搞不了基,你至少還有個辦法:跟他們說你要當考古學家。

關於這些史前史,我們不知道確切的答案,
我們的記憶無法追溯到這麼久遠以前,我們也沒有留下任何文字記載。

即使如此我們還是能能夠找到一些端倪,像是是挖人祖墳探索古蹟,
很久以前研究者發現了某些物質及地質──如木頭、河道、礦脈的形成有規律的變化,
這就使得我們可以推算它們是何時形成或生長出來。

但是這其實還是過於武斷,畢竟這世上有超自然的存在,在越古老的世代,祂們干涉現實的頻率越是常見,
這些存在可說是超越人智的遠古幻獸,動輒就是改變天候、重塑地形,有這些變數為前提下,很多事情也只是猜。

我就在此不再多提這些史前史的領域,直接從「人類文明萌芽期」開始。
不過,噯,確實,「人類文明萌芽期」就能多少找到一些古代文獻,但是,其實能流傳下來的古老故事大概就是這樣:

玄之又玄的神話故事(記述者往往還能很神奇地用第三人稱全知視角描寫神明當下的心情),
接著通常聚焦在某人或某神的風光偉業或是冒險傳奇,談些關於自己祖先交錯著神話傳說編篡而成,
偶爾只是含糊交代一些時代背景。

你就知道,歷史不是慣常觀念中的「科學」,它牽涉著人性的探究,
因為很多過往的事並不在我們眼前:我們能知道的只是別人對於該事件的觀感印象,真相極為容易隨著人心變異。

就像人類的起源眾說紛紜,大家都有自己的版本──
如果你跑去破碎群島,有些當地住民會告訴你生命的起源在海裡;
如果你跑去大陸西岸,有些神職人員會告訴你源頭是古獸的夢境。

我個人是覺得生物從海裡跑上陸地才在尋思「幹幹幹幹幹!淡水在哪裡!」,
寫出來我都覺得這有點弱智的嫌疑,不過生命似乎真的是白癡,而且我下意識有點排斥黑獸的夢遺。

不過說實在每種說法都未見什麼決定性的證據。
至少這些文獻明顯不能當作做證據,其記述的內容旨在吸引聽眾、感動人心、說一個謊沒什麼理由就是要聽起來比較炫炮,
或是談述君權神授的正當依據,追溯統治者的出生(多半又源自於某位神祇),來做統治上的神聖權力。

這些文獻資料的存在明顯不是為了清楚交代過去發生的事情,或是提供一個平衡的觀點來思辨。
是為了頌揚某個國家、某個文化、某個民族、某個特定人士所刻意製造出來的產品。

我篩掉了這一部分事蹟,然後揣測出一個我比較能接受的說法。

對,不怕各位笑話,其實以下文章的撰寫,在眾多資料雜亂無章,
甚至互相矛盾的情況下取捨的依據,靠的純粹就是自己的主觀過濾。

所以我可以毫不猶豫的跟你保證,只要你有心,你肯定能抓出錯漏或是謬誤。

因為弄到最後我看著都認為矛盾不少,真他媽的,有的時候有些事件實在太過離奇,
有的時候連自己都懷疑我手頭上某些有著大量證人的旁徵博引,似乎還不如童話的真實性。

世界何其浩瀚,自知不才,無法做很多的一手研究,也欠缺科班出生的正統訓練,
但我自認不學有術,將自身觀點提出,供讀者參閱,

無論你為了興趣嗜好亦或是要準備拿來噴糞,反正只要有人會看,我也算是能滿足了。

就像有些古人書寫歷史並非追求真相,對我來說,
撰寫這這些文章的主要動機並不是對真相的追尋,而是尋求療癒。

這場獨角馬與火翼蜥之間的鬩牆戰爭讓我深刻感受到清楚生命極其有限,
更可能死得毫無意義可言,不過透過歷史的書寫,彷彿能夠打造出一種生命延綿不絕的永生。
聲望留言:
小控 聲望+1 太好了 最喜歡這種無病呻吟的鬼話ww
Kaabou 聲望+1 久違的丟丟!
SIGNATURE:
既然機器可以運轉,就不要去動它。
回覆
只看該作者
#5
我們當中的第一個

在那個人類文明尚未開化的時代,從來不會有人用著「我們要愛護環境,保護大自然」的口號去騷擾別人。
因為環境是如此的凶險,總還能表現出源源不絕的創意來搞死人類。

沒有人會相信:有朝一日人類建設能力會強到短短幾年內就能興建上千坪的建築,
然後再不負責任地任其變成豢養蚊子的閒置空間。

對於這些古代人類,很多人聯想到是拿著石矛圍捕動物的畫面,
不過最初實際情況跟人們想的相去甚遠,人類最初的情況與其說是獵人,更像是清除者。

總是從樹木和植物中採集食物,偶爾才有機會吃些若不是出於自然死因、
就是其他掠食者捕殺後吃剩的動物屍身果腹,然後不幸一遇到幻獸就會被果腹。

倖而苟活的人們繼續努力發展,就在這個過程中,人類發展出簡單的工具器皿,
有了這些工具,人類能快速拆解動物屍體,好將肉塊移到其他安全地點食用,也能讓人類敲開骨頭,
吸吸骨髓,挖掘及敲碎植物的塊莖。

接著人類發現了火,有了火的溫暖,人類得以拓展,人類可以抵抗寒冷,人類可以用火來煮熟食物,
不再需要用花上漫長的時間來咀嚼,熟食不但能讓早期人類因此能更有效率地將食物轉化成能量,
同時,火也拓廣了人類可食用的食物,讓人類得以挑戰那些未經加溫就難以食用的植被物種,
除此之外火也能殺死寄生蟲跟病菌,甚至還能神奇地也能夠化毒為食,
某些吃了會讓人死翹翹的東西,經過加溫烹調便能安心食用,掰啦,旋毛蟲,不想再跟你同居。

火更讓人群凝聚,火提供的人群溫暖與光,能夠保護人不受蟲害與野獸侵擾。
火的烹調更讓人類聚集在定點共同進食,成了結合社群的凝聚的社交場所。
在人們見證火焰的偉力下,火焰被賦予了充滿想像力的可能:祭品、儀式──只可惜火還導致了人類被幻獸殺全家。

火焰的光與熱更夠驅離低階掠食者,但是對於幻獸並沒有什麼驅離的作用,事實上這還更容易吸引幻獸,
畢竟火焰的光亮跟木材燃燒的燻煙,以及食物烹調的氣味就像是在告訴幻獸晚餐這裡吃。

人類一整個被殺到懷疑人生,不禁開始想問「幹你娘,有沒有使用火是個爛主意的卦?」

這一切確實是火惹的禍,但是主因卻不是火本身容易吸引幻獸,
人類被幻獸獵殺的現象變得如此普及,其實更是過往人類對大型動物的的濫捕衍生而成。

這又要談到人類的另外一個對狩獵文明的錯覺,一般人總對狩獵民族有著浪漫、懷古的觀感,
好像以為他們總有見解獨到地生態保育觀和食物保存策略,「我們不會捕殺超過我們所需的獵物」,
但這樣子的事情其實很少見。

只殺你所需的獵物是很困難的事情,你能確認所需的獵物是多少嗎?
你真的有本事估計保留多少獵物才恰當嗎?你能確定下次能捕到獵物是什麼時候嗎?
你能確定自己養家活口到那個時候嗎?

不能。

嚴酷的環境讓人們心理上都覺得思索久遠的未來過於不切實際。
接著就是盡可能獵捕跟盡可能的吃掉眼前的東西,過量捕殺的吃不完就乾脆拋棄。

況且說實話,我認為過量捕殺以及不計後果的揮霍成性是天性,
「能夠依照時令,選動物最肥、最多產或不致打擾動物繁殖後代的時節打獵」,
這是一件需要長期教化,讓人值得脫帽致敬的事情。

人類過量捕殺,火更是強化了這個現象,人學到許多生物怕火,反過來運用這一點就可以用於獵殺動物。
人類也學會利用火來捕殺大型動物,他們得以將石塚石柱堆成漏斗型的小徑,
再用火驚擾動物使其鑽進陷阱動彈不得,任人宰割;又或是用火驅趕動物使其墜崖而亡。

於是人類足跡可及之處,必有物種滅絕。
人類卻沒想過當自己這麼做的同時,就是將被幻獸獵殺的食物鏈轉嫁到自己身上。

於是乎幻獸想當然爾地嗑起了人類,點火只是增加了被幻獸發現的機會,
火給人類帶來的文明躍進,促成人類造成其它種族滅絕的結果,也間接一手造就了自身的種族滅絕。

你可能會問「這些年來人類就沒有想過要反殺幻獸嗎?」這當然是有,也當然沒有什麼用。
沒錯,當時的人類已經有圍獵的能力,群聚的人類集體拋擲長矛的殺傷力不容小覷,但想要抵抗幻獸仍然是個笑話。

就生存率來看,要我拿矛去捅古代幻獸,
我是寧願去挑戰被瘋狗浪捲走能不能活,而且還可以讓你捲我兩次。

人類發起戰鬥的唯一價值,就是就是拖時間掩護讓其他人逃走,
但是即使有壯士的犧牲,人類的出生速度依舊趕不上死亡速度。

短短幾百年間,人類可說是被吃到瀕臨絕種,據信當時的人類整體數量比作為清除者吃腐肉的時期還要低,
更枉論已知用火時期,這人口差距之大,簡直金針菇比松茸。

人類是死得如此之多,讓大自然又重新恢復生機去填補生態圈的空隙,
一些大型動物又重新復甦,這減緩了幻獸以人類為食的壓力,讓人類因此沒有真正滅絕。

※※

那麼人類之後是怎麼翻盤的?因為看上去人類貌似進入了一個無解的閉鎖循環。

這都是多虧了先知梅爾(Meier),讓這一切有所不同。

戰或逃,人類面對幻獸一直以來就只有這兩條路可選,
但這位叫做梅爾的人卻做出了另外一個選擇:他親自殺死了自己的子嗣,更親手將其烹飪獻給幻獸。

且不是普通烹飪──
「梅爾將他親屬的屍體的皮膚仔細刮乾淨,還把腸子內的穢物掏乾淨。
他將墨角蘭以及鹽塊搗碎攪和,他先是塗抹在皮膚表面,再塞入腹腔裡面。
最後,用無花果葉將整個人包裹起來,再裹上一層泥漿。

接著梅爾在地上挖了個大約一公尺半深的坑,並在裡面堆滿燒得火紅的炭與石頭。
他將包裹好的人體埋進煤炭裡,並用土堆掩蓋壓實不讓熱氣跑出,並悶烤了一天一夜之久。
當人肉自洞中取出時,表面焦黑且冒煙的樣子像一大塊炭,但是撥開葉面之後味道卻香極了。」


幻獸對梅爾的表現十分滿意,他也就此成為歷史上第一個蒙受幻獸庇護的凡人,
這也就是世傳抵恩締(DND)的起源。

※※

抵恩締(DND),這是目前歷史記載提亞匹基最古老的祇喚術,
施術者透過與幻獸締結抵恩締的資格後,能根據幻獸種類的不同而賦予各種形式的能力。

抵恩締隨著技術發展又衍伸出許多花招,不過大原則大概如下:

當一個人的行為舉止符合某個幻獸的喜愛,那麼他就有可能引來幻獸的關注。
若他還能進一步的表現出受幻獸欣賞的事跡,那麼在獲得幻獸的認可下,
該幻獸就會跟當事人產生稱之為「人性空間」的鍵結。

「人性空間」這種人類和幻獸在非實體上的聯繫的影響下,
幻獸將會傳授一些自身的特質給人類:力大無窮、操縱火焰、能夠預讀未來的三秒鐘,等。

對此,人類必須報以「誓言」。

有些很直觀,無非就是滿足幻獸的口腹之慾,像是:「我願每個月供應五百公升的美酒」、「我願每年供奉養得超級無敵肥的豬」。
有些誓言則很詭異,像是:「我願一輩子不愛上任何人」、「我願一輩子保護我所憎恨的人」、「我一輩子不打手槍了」,等。

※※

梅爾跪舔殺人兇手,還將其奉為神祇並殺人獻祭。
這讓他贏得了氏族的昌盛,憑藉著受幻獸庇佑,成就了一股強大的勢力,
甚至對於一些孱弱的幻獸都有一戰之力。

梅爾部族的發源之地相傳是在南方,這應該是實話,至少我們若從料理推測,
「墨角蘭」跟「無花果」這兩者源自南大陸的耐旱植物,這讓我們可以確定這件事情發生在南大陸地區沒啥問題。

隨著梅爾部族的崛起,奉幻獸為神明並獻上祭品的習俗在世界各地都開始萌芽,
這當中又以殺人獻祭最為盛行。

這種殺人獻祭攏絡幻獸的行為,一直以來都被歸類為一項不尋常的發展。
這是一個很自然的推論,人們認為把自己的小孩幹掉再比照香草土窯雞辦理,聽上去是有點不太正常,
以至於許多人都深信不可能在好幾個地方獨立發生。

便就推論這種人命獻祭能夠遍及世界各地,這應當是傳播的結果──最初是由於意外或某個奇才的靈光一閃,
這項習俗在一個地方或極少數開始,然後經過遷徒、貿易或者是互相戰你娘親的時候傳播開來。

不過這類說法也受爭議,許多歷史學者都認為這種說法未免過分強調偉大歷史人物的影響力,
平庸的芸芸眾生唯有透過向這些人才學習得以向前,彷彿只有受偉力眷顧的人才有能力率先提議偉大的構想,
而低估了嘗試錯誤法的力量。

當然,古代人類的「嘗試錯誤法」是一種很粗疏的方法。
古代人得出來的結論,以現代的觀點那些規範與準則實在是牛頭不對馬嘴。

受限於當時人類的學識水準,經常會把兩不相及的因與果聯繫,沒有體系,
這往往得出不加鑑別,漏洞百出,更時而得出狗屁不通的結論。

有些迷信現在看起來實在有些過於穿鑿附會,這當中變成了迷信影響至今,
這有的時候會讓你覺得人類似乎沒什麼長進,會去相信沾了人血的饅頭可以治病。

不要也不要過於輕視人類敢於嘗試的膽識。

有句俗話說得好,「你給阿嬤裝輪胎,她也不會變成歐托敗」。
人類的思想在實踐中發生牴觸時,其錯誤錯誤的思想也有可能在實證中漸漸被經驗中糾正。

還記得我們之前談到火焰有化毒為食的能力嗎?

現任盎格法(Ahpla)首席德魯伊,麥克‧熙(Mike‧C)曾經分享過一則食用苦味樹薯的案例,
這種獨特的蘋屬植物是也是當地用餐的常見原料,卻有毒,弄個不好說不準會死。

這種苦味樹薯經過搗爛磨碎、浸泡在水中加熱後,毒素就會消失。
但當初怎麼會發覺這種特性、進而作為糧食?這不太尋常,但其實也不就是這樣子,用命去試。

我認為少了梅爾,人類遲早也會學會跟幻獸妥協(甚至迄今有些地區的抵恩締根源是系出他源也說不定),
人類遲早共築信徒與神祇的聯繫,不過我認為這發展過程中仍免不了殺人獻祭。

幻獸締結契約的一大關鍵是表現出讓幻獸動容的事蹟,
這世間又有多少事能比殺死自己的親屬更表決心?
※※
聲望留言:
夜玥 聲望+1 太神啦!!!
小蒼蒼 聲望+1 求融合大家酒吧角的版本
SIGNATURE:
既然機器可以運轉,就不要去動它。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
凡有血氣的,都盡逐草

菜一道道被端上,鹽漬鰩魚、刺魟、烏賊、緊接著又上了一大條魚,足足有一公尺大,
那一條填滿佐料的康吉鰻被端上了桌,長條的形狀,頂層雪白,整道菜閃光奪目,呼呼噴著螺旋狀的蒸氣;
接著是外裹麵包粉的烏賊和烤明蝦。
還有更多豬肉佳餚,豬小腸、排骨和豚肉配麵糰、加了松香草的肌理肉;
還有烤羔羊、和嫩得不能再嫩、有如天寵般的羔羊半熟內臟;
再來是燉野兔肉、松嫩小公雞、鴿血炒麵,鴿血炒麵,最後上了甜點,
桌上的中心擺著甜點,蛋糕上頭同鮮花盛開般散滿加了香料的脆果乾蜜餞,
一旁千層酥餅上頭的蜂蜜在光線反射下油亮動人。
──摘自第7屆 庇闢業司(BBS)祭祀大典

這世上有神,祂們的偉力不可思議,超脫現實法則,既可以助人亦可以害人。
所以當人類發現美食有機會讓他們能跟神明博感情之後,烹調技術的研發便隨即受到眾生矚目。

這個過程中,我們也就此釐清了一些幻獸的飲食習慣,
發現對於特定幻獸,有些料理比人肉更容易符合祂們的喜好。

這點你應該也有所耳聞,像是──
譬如說人們發現有個幻獸比起人肉更喜歡豆腐皮;
譬如說人們發現有個幻獸比起人肉更喜歡小黃瓜。

我最近還看到有人在火車站發送教典,上頭寫到有個神明比起人肉更喜歡香草,
敢用薄荷虛應故事,祂就會用麵包機殺你全家。

這我深刻感到身在亂世,邪教就會越加猖狂。

用食物取悅神明的現象也促能了農業的興起,
現今很多人誤以為農業的緣起是人口的增加,導致了地域的食物資源不堪人獵捕獵而絕跡,
野生食物資源匱乏,人口日增和資源日減的壓力,使得人類急需找到可食用的替代品,
或以密集的方法栽種生產現有的食物。


表面上來看這種說法很有說服力,而且符合常識,
對於滿足人口的迫切需求,解釋了為什麼過去相對鬆散的採集,轉而集體採取農業對策。

但這種說法個有問題。

因為人類當時分明就被幻獸滅到了絕種邊緣,數量低於已知用火之前,
自然環境也隨著長時間地人類數量遽減而恢復原貌,而此時的人類又確保了現在有幻獸罩。

周遭的資源是這麼的充沛,蒐羅食物是如此的容易,
人們未費心繁殖,也有多得是野生植物跟野味可供獵捕,
數量也多到吃不盡,那又有什麼理由去耕作?如果隨處就可找到可食的食物,何必動手栽種?

我並不是想要用浪漫的陳辭來頌揚採集獵捕比較優越,
只是好逸惡勞畢竟是人類的天性,人性的懶惰與任性時常戰勝自己的利己之心,
特別是當報酬無法短期內領取,這種傾向就換越發嚴重。

比起苦盡甘來能夠長遠獲利的決定,人類似乎更喜歡享受當下的輕鬆,
直到時間與進度緊迫的時候才嘟嚷著「最近很忙」、「時間不夠」,
最後一事無成再說自己缺乏才能。

想想這種人性特徵,再回頭想想,就會發現在這世間無神、
也沒有人口壓力,那人類發展農業肯定寸步難行。

耕作是需要大量前期投資的勞動密集產業,得要整治土壤、清除自然植物、
驅趕野獸、掘溝築堤、改造地勢、引水渠道、修築籬笆等諸多雜事,
這些事情還不是做一次就一勞永逸,要持續維護;

另一方面不辭勞苦驅趕成群的動物逐水草而居的畜牧難道就很輕鬆了嗎?
事實上,他們的生活非常忙碌、艱苦,整天放牧、擠奶、剪毛、鞣皮、製氈,
收集畜糞作為燃料,不斷的遷徙,到了秋天開始囤牧草備料。

這兩者都全然不輕鬆,幾乎可以確認人類對於這種生活型態肯定會比早期採集打獵抱怨更多。
那麼,既然根本就不輕鬆,現存可採集的食物多的吃不盡──

於是不得不問,為何勞動?為何烈日下揮汗操勞?

一切皆為了取悅神明。

說來殘酷,但是一個沒有惡習、奉公守法的好人,
對神明的價值往往不如一個人作惡多端,卻虔誠信靈,為此花費甚大的歹人。
於是受神庇護者可求平安、求健康、求事業、求簽賭、求咒詛家破人亡。

給神明獻祭不僅僅只是為了取悅神明,有時更會成為人類競逐對神明庇護的工具。

有一個著名的爭寵神話故事就是這樣:有一對兄弟,哥哥是從事農耕,弟弟則從事畜牧,
兩者都向神祇獻上自認最好的祭品,最後神明取看中了牧人的供物,並對農人的供物不屑一顧,
這件事最後還導致了謀殺的起源。

人類開始競逐誰能夠供應更多的祭品給神明,好來獲得神寵。

為此,能夠穩定的供應大量高品質的原物料就變成一件要命的事情,
因為要靠自然恢復很容易陷入供不應求的窘境,自己耕耘、放牧比較容易控管原物料的品質,
還可以品種改良,如今許多水果看在外行人眼中跟它們的近親野生種並不怎麼相像,
這都賴於栽培選種加上雜交的成果。

就在這個過程中,一些禾本植物展現出了它的潛能,
禾本植物原本是大自然其它給那些有消化力強的動物吃的,
沒有反芻能力的人類卻將它們變成了自己的主食。

其中最重要的就是馴化小麥、大麥、裸麥、小米、
這三麥一米可稱古代人類最壯麗的成就。蕎麥、燕麥、高粱當然也很重要,
不過前述那四種大禾本植物具有特殊意義,早期世界整個文明都是靠著它們在維持,迄今如此。

精耕與集體農業的發展,改變了人類的文明,人類又興水利工程,改進了農業技術和規模,
在這個發展中,部分人口所生產的食物,已經超過了維持整個族群維持其生存所需的量。
再也不必每個人都是農夫了,人類得以專業分工,在充足的糧食挹注下,人類不僅有餘力祭神,
還能累計發展文明的資本。

農業的優渥回饋,更在人們心中注入了一種擴張版圖的衝動,尋求著獲取更為豐沛的土地。

這世上恰好有個地方提供了理想的場所,有著漫長的生長季節,溫暖的氣候,
綠氈鋪就的肥沃土壤,延伸至天邊的平原還橫陳著一條可供隨意取水使用的長河。

也就此成就了一道永無止息的衝突禍根。
SIGNATURE:
既然機器可以運轉,就不要去動它。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