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心得】 DNW測試團《盧高市首日》劇情說明&後日談
只看該作者
#1
劇情說明
「火燒螞蟻俱樂部」老闆華克是緝毒局黑警的秘密線人,也是他們下游的毒販頭子。
華克私吞黑警的毒品並嫁禍給尼克貝克。
尼克貝克察覺此事,順勢竊走華克私藏的毒品,而後在追查途中發現毒品的源頭。
深知情況不妙,怕自己遭暗地處決,於是動用人脈將墨西哥黑幫份子努透牽扯進來,以壓制黑警的行動。
一旦努透介入,黑警便無法宣稱毒品所有權。為了避免暴動,也無法隨便對努透的人馬動手。私下行動受限,只能將事情轉上檯面,作為案件辦理。

一切就緒,尼克貝克逃往出城公路上的汽車旅館,一邊做好踏上逃亡之路的準備,一邊等待擋箭牌(努透的人馬)前來。


因為是測試系統,所以沒打算講太長的故事。

原本預計玩家只需要做出「接受任務(繼續下去)、不接受任務(完團)」,又或者「帶尼克回去交差(領錢)、不帶尼克回去交差(沒錢)」這些簡單的選擇。
不需要過於介入整個事件,就算完全誤解所有情節也無所謂。
只是沒想到我們完完整整的結束了這個故事!(雖然對角色來說可能有些事情很不明朗,畢竟各說各話。)


接下來是劇情部分的後日談——

馬柯多部分
馬柯多帶著龐老中餐廳的外帶前去還車。
對方態度十分豁達,沒有很介意車上的彈孔,比起彈孔,他們比較介意你帶去的食物。
所有人戒慎恐懼地拒絕了來自龐老的餐點。
也許「龐老販售的食物難吃到不行」這句話並非空穴來風?

清晨,(無論在做什麼的)馬柯多接到塔卡西的電話,邀請馬柯多搭乘私人遊艇去環遊世界。

當天稍晚,(無論是否在環遊世界的路上)馬柯多看見一則新聞報導,標題是「黑幫械鬥」。
內容說明「火燒螞蟻俱樂部」在今天凌晨三點過後發生幫派械鬥事件,槍手離開後放火燒了俱樂部,接獲報案警消人員立即到場撲滅火勢。
警方在現場發現三具遺體。
目前已確認倒臥在俱樂部後門中彈身亡的男性為喬.史洛,是俱樂部DJ,人稱「冒煙的喬」。
另外兩名身分仍待調查。


謝夫部分
謝夫離開夜店(正是「火燒螞蟻俱樂部」)若是直接回家睡覺,會在清晨聽見敲門聲。
若是出去應門,會發現敲門的人已經走了。而那人從門縫塞進一張紙條,紙條上看似屬於女性的字跡寫著「離開這個城市」。
當天稍晚,謝夫看見一則新聞報導,標題是「黑幫械鬥」。
內容說明「火燒螞蟻俱樂部」在今天凌晨三點過後發生幫派械鬥事件,槍手離開後放火燒了俱樂部,接獲報案警消人員立即到場撲滅火勢。
警方在現場發現三具遺體。
目前已確認倒臥在俱樂部後門中彈身亡的男性為喬.史洛,是俱樂部DJ,人稱「冒煙的喬」。
另外兩名身分仍待調查。


如果謝夫出去閒晃直到天亮才回家,會看見家門口有一份報紙,上面貼著字條,同樣是屬於女性的字跡寫著「離開這個城市」。
那份報紙則刻意將黑幫械鬥的新聞折在正面。


然而如果謝夫一直在俱樂部裡鬼混到三點打烊的話——
那又是另一則故事了。


Szeto<謝謝!(開心蹦跳
咪呀<蜜月WWWWW
聲望留言:
Kaabou 聲望+1 謝謝木骨,這團好捧(雖然我常常想很久) XD
貓a 聲望+1 馬柯多結婚!!!!!!!!!
SIGNATURE:
[圖︰ 7gv6xGc.png]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
另一個人的後日談

  他們在營業結束後闖進來,一群穿黑衣戴著面罩的男人。少說有十人,從後門員工走道進入大廳。
  我在他們撞開門前聽見聲音。
  我不清楚自己聽見甚麼,喬喜歡在上工前和工作結束後放些音樂,打擊感強烈的節奏蓋過大部分的聲音。
  但我還是聽見了,也許是訓練有素的腳步聲,我不知道,我有一股不好的預感,所以放低姿態跑向堆疊雜物的牆角。
  被紙箱遮蔽的置物架後方有個縫隙,我必須縮緊肚皮才能勉強側身擠進去。這不是一般人能夠躲藏的地點,反過來說,是個不錯的藏匿處,也是這空曠大廳中唯一的藏匿處。

  他們一進來就對著四周和吧檯掃射。有些人從員工走道上二樓,我聽見樓上同時傳來槍聲。

  子彈打歪我面前的紙箱。
  幸好,他們站在燈光下而我在暗處,我能看見他們藏頭藏腦的蹩腳樣,也能看見他們手上的衝鋒槍,但他們看不見我。也幸好,喬的音樂和槍聲幾乎讓所有人耳鳴,當一顆子彈貫穿紙箱擊中我的腹部時,脫口而出的呻吟並沒有被任何人發現。

  濃烈的汽油味灌進鼻腔。

  槍聲沒有持續多久,他們像來時一樣步伐整齊地離開,還順便放了把火,打算毀屍滅跡。
  我爬出縫隙,整個人頭暈目眩,腹部的傷口令我貧血。我扶著牆穩住身體,朝廁所走去。
  我沒有確認樓上的狀況,如果樓上還有人活著,那他應該會像我一樣趁這個機會逃命。但是樓上沒有任何動靜。
  後門沒辦法走,那群人也許還沒完全離開。
  後門。
  「媽的,喬。」他喜歡待在後門抽菸。

  我不知道這些人的目的是甚麼。不對,我可能知道,奧斯卡華克把事情搞砸了,所以我們都得遭殃。

  火勢蔓延得很快。
  我加緊腳步,從廁所的小窗翻出去。身後的馬桶因為過熱而爆裂。

  他們會不會發現少一個人?我自認不是一個低調的調酒師,過不了多久他們就會察覺到屍體裡面沒有叫做沙亞的女人。
  上衣沾滿鮮血,濕濕黏黏的非常不舒服。
  為傷口加壓的那隻手已經使不上力了,只是象徵性地覆在傷口上。
  我不能走太遠,幸好我還記得公用電話的位置。如果沒猜錯那些人的身分,手機也不能用了。
  右手邊不遠處有火光在跳動。啊,巷子裡那群小廢物又在垃圾桶裡放火了。
  我把手機丟進著火的垃圾桶。

  凌晨三點,沒有人占用公用電話。
  電話響了老半天都沒人接。
  媽的,凌晨三點有甚麼事情好忙的?
  掛斷前終於有人回應了。
  「老哥,我中槍了,派人來接我。」
  一直到坐上保鑣的車我才昏過去。

  我在飯店套房裡清醒過來,總統套房。
  管家端著早餐和止痛藥來到我的床邊。
  他告訴我:「妳家遭人闖入弄得一團亂,小姐。為了妳的安全,妳必須在這裡待一陣子。」
  他們果然發現我還活著。
  「我睡了多久?」
  「兩個小時,小姐。」
  「給我便條紙和筆。」
  我將覆上我筆跡的便條紙和一串地址交給官家,希望他來得及辦好我交代的事——





我想起一件事情沒說,雖然只是小事。
謝夫當時問過沙亞的眼影,她沒有正面回答,其實不是甚麼跟劇情有關的原因,只是為了「獵艷」ww
她說過黛比「不喜歡男人」弦外之音是她喜歡女人,而沙亞也是。
就是這樣而已ww
SIGNATURE:
[圖︰ 7gv6xGc.png]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