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暫停中】 【GURPS+HR】惡夢特意點-無境的四日A.D. 1923
只看該作者
#1
香坂開口問了眼前的Caster最後一個問題道:「可以告訴我你的名字嗎?」

  卑  彌  呼
  Sh▄█Ni▄▄ra

  Caster開口的瞬間有兩個極端相反的聲音鑽入了香坂腦內,左耳聽到了Caster原本空靈的聲音講出了傳說中邪馬台國女王之名,右耳是令人噁心的合成音效發出無法辨識的音節。就此同時這時灼燒般的痛楚爬上了少女的脖子,疼痛猶如過去每次改造身體時直達神經,自己的身體再次被植入了其他東西。

  精神和肉體上的雙重衝擊,就算是擅長忍耐疼痛的香坂也感到腿軟,扶著身旁的建物才沒有倒下身去。等疼痛被陣陣的灼熱感取代後,香坂再次站直了身體張望四周,已經沒有看到Caster的身影了。




場外解說:香坂的令咒位於脖子和身體交界,靠近鎖骨的位置。

團務區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
「好痛痛!這是怎麼....」靠著身旁的建物才沒倒下的誠在重新尋找著背迷呼的方向未果後,才輕撫著發出灼燙的位置。

一邊踏入拜殿一邊拿出身上的偵查用的禮裝,透過那漂亮的寶石反射面凝視著自己鎖骨上的發燙點.....那種燃燒的感覺怎麼想都像烙印似的,很不舒服,有點像是被宣告為其他人的牲畜的意味。

令咒,這是真的,雖然先前在跑到這邊來以前應該是被多方委託才來追擊魔術使的......

一轉眼就跑到更大更混亂的獵場了。

「只有我......而且還跑入那樣的戰爭嗎....」為什麼,人們總是忽略了溝通的重要性呢。

觀察著拜殿的內容布置,也稍微想到了點。

「不對阿....如果是的話,應該會有從者.....」如果沒有的話,只靠自己還真的很難在這種大型獵場中生存下來....更別提要完成杯迷忽地委託了。

聽起來,那個人也是很需要溝通的吧....
那種典型窩在家裡沒有朋友、不論日常還是過年過節都一個人窩在家裡陪著虛擬老婆的類型之類的。

不管了,先看看這附近的環境吧,畢竟似乎是卑迷呼的陣地來著?

應該有什麼能用的吧?
SIGNATURE:
戰姬˙不絕唱
伊諾˙戴德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
拜殿的門口用木製的圍籬擋著,打開圍籬的小門走入神殿內,內部則是放著神棚,神棚前放著供品。要說能用的東西,也只有供品可以吃吧?

接著走入了拜殿旁的神社辦公室。辦公室的門是木製拉門,並沒有上鎖,香坂輕輕往左拉開了大門。進入大門後,走廊往左右兩側延伸。左邊的走廊通向了販賣部和一間小辦公室。販賣部內擺放著御守、封魔箭、朱印帳等商品。而辦公室內有著兩張寫字桌和椅子,牆壁上掛著一份月曆翻到了八月份的那頁,還在寫字桌的抽屜中找到了裝有零錢的錢包,算了算錢包中的金額,大約是8日圓。

而大門左邊除了廁所之外,還有一間似乎原本是備品倉庫的房間,但是倉庫之中的物品已經被清空,只留下了竹掃把、畚箕,幾個麻布袋。取而代之的是的地板上,被人用紅色液體畫上了巨大的魔法陣。

打開倉庫旁邊的後門,走到了神社一旁種的巨大銀杏樹下,在樹下有一棟獨立的小木屋,木屋門也沒有上鎖,裡面是一個日式的起居室,地板上鋪上了塌塌米,一旁的壁櫥內兩人份的寢具。開放式的衣架上掛著男女神職人員(巫女和神主)的衣服各一套。


在搜索完整間神社之後,香坂試著研究Caster在自己的陣地施展了什麼魔術,然而經過了半個小時的嘗試,神代的魔術對少女來說還是太過複雜,僅能知曉其中些許的奧秘。

香坂解析的結果,得知Caster此處佈下了多種魔術結界。其中防止靈體、虛體生物進入的結界,雖然這種結界無法阻擋強大的從者,但是從者要破壞結界時,結界內的人也會察覺。此外還有妨礙心靈影響魔術生效的結界,進入神社範圍內,任何扭曲他人心智的法術就會被破解。這些結界透過少女無法理解的方法連接上了神社的靈脈,僅僅靠著靈脈的魔力就可以維持運作,不需要花費其他人的魔力。

擲骰結果

3d6 → 11[3, 4, 4] 11神祕學(魔術)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
「......先不說供品能不能吃的禮貌....」因為魔術性質和天生喜好,誠看著供品桌上的東西無奈的參拜片刻。
「沒有肉啊......」

在辦公室找到了錢包後,倒是有些驚訝。
「欸~這麼點啊....」該說這種數量在現代是一點點呢,還是該說真的身懷鉅款(?)呢?
打點收拾好,也重新看著月曆,卻看不出有什麼問題....

「封魔箭.....可惜了我不會用呢。」正確的說,不會用弓才對。

稍微整理了一下後,才走出辦公室。

只剩下魔法陣的倉庫......看樣子只能召喚了嗎?
不過在那之前,布置一下確認一下現有資源吧。

重新整理好了身上的衣物和此處神社的衣物、打掃了環境後重新鋪好的棉被。

最後————

揮掃的掃帚,清除了倉庫內的塵埃,也代表潔淨了此地。
揮彈得響指,借著風的象徵:聲音,將魔力化為火種與汽油,點燃起了在地面的魔法陣。

斑斕雷霆一般的光彩、壓縮凝聚的工房的地脈魔力充盈於此、因不熟捻而有所猶豫,卻不曾動搖的話語中,訴說著咒語,連同身上的魔術迴路也呼應著儀式的進行發出光芒。

其基為筋與骨。其礎為肉與鮮血之大公。
先祖為我大師傅克利夫頓。
築壁於降臨之風前。
緊閉四方之門,自王冠而出,於前往王國之三岔路上循環往復吧。
閉卻、閉卻、閉卻、閉卻、閉卻
週而復始五回。然盈滿之時便應廢棄。

宣告。

汝以身追隨於吾,吾將命運寄于汝劍。
響應聖杯之召喚,若願順應此意、此理,便回應吧!

於此起誓
吾是成就一切夢想之守護者。
吾是撲滅世間惡念之掠食者。

汝身纏三大之言靈七天
由抑止之輪前來吧,天秤之守護者啊!!
SIGNATURE:
戰姬˙不絕唱
伊諾˙戴德
回覆
只看該作者
#5
伴隨著言靈(鍵言)的完成,即使是作為非正規而參戰的愚者,聖杯依舊回應了少女的呼喊
然而本應被魔力所充斥的召喚陣,卻逐漸消失了光芒,最後陷入沉默之中

是召喚失敗?還是發生了意想不到的意外?
如果有觀眾在場的話,肯定會這麼想吧
就在時間仿佛停止之時,召喚陣再度發出光芒,甚至比之前更為強大
龐大的魔力經由幾何排列的招換陣有如火山爆發般的湧出,閃耀刺眼的虹色光芒及魔力化為風暴襲捲了整個倉庫,甚至足以將香坂震倒在地
最終風暴停下,召喚陣也回歸於沉默,在失去電力而陷入一片漆黑的倉庫之中,僅有月光從牆上的矮窗投射進來
隨著月夜的雲朵飄散,光芒逐漸移動,就像是在替主角映射燈光般,緩緩的照向召喚陣
但召喚陣上卻空無一人,既沒有國士無雙的英雄,也沒有料事如神的軍師,從空氣中感受不到瑪那也代表沒有稀世的魔法使出現
就在這時

「原來如此,這還真是不得了的奇緣,不...這該說是劣緣也說不定。

一道聲音從香坂身後響起,如果轉頭一看,那是一個身穿英國紳士服手持拐杖,搭配擦得閃亮的單邊眼鏡的中年紳士
下個瞬間,中年男子憑空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另一道聲音出現在香坂的右邊,距離只不到15cm的範圍內,身穿皮革外套的牛仔青年正蹲著仔細觀察著香坂

「還以為會是被迦勒底的御主所招換,沒想到竟然會是被這種來自未來的小女孩所叫來阿」

他嗅了嗅空氣中的氣味後說道,僅短短數秒的時間內,這位英靈便已經推測出了香坂不屬於這時代的居民
然而青年同樣也在下一刻消散於空氣之中

「右肩比左肩高了一些,從站姿來看大概身體大概被改造了數次以上對吧,內行人從骨頭跟內臟一眼就看得出來有異狀了,下次選個好一點的工匠吧,小姑娘」
這次是右前方的牆壁站了一個手持烈酒的粗野印地安壯漢,樣貌就像是美國電影中的飛車黨一般,豪爽將烈酒的灌入口中
「再來還有一點要抱怨,別亂改言靈阿,正常來說妳已經招換失敗了,所以...」

「——所以才召喚出了我們」
接著換左側出現,抽著菸斗的老獵人將話題繼續下來
「並非聖遺物召喚,也不是緣召喚,僅僅只是由錯誤導致的巧合。意外中的意外阿,哈哈哈!多虧於此,我們的職階變得更加奇怪了」

「題外話就說到這裡,差不多該進入正題了」再來是右後方出現的西部風格女子,她不耐煩的轉著手中的槍

「提問,妳就是我的Master嗎? 這樣好像有點太老套了」
最後一名被黑霧所籠罩的男子出現在香坂面前,向她伸出了右手
即使在月光已經將照亮了大半格倉庫,香坂依舊看不清他的真面目,而從男子口中說出的聲音也彷彿有如數人融合一般
「試問,妳就是我的委託人嗎?」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
已經不是震倒————

香坂幾乎是整個人被轟了出去般撞上牆面後在摔上了地,縱使身體強壯又健康是唯一的優點,卻還是只能在衝擊後像個普通的少女般發出哽噎聲。

(咬到舌頭了....好痛....從者這種東西好厲害,連召喚都這麼猛的嗎?)
(真是長知識了....好痛痛!)

「當....當然是啊....」輕巧的握著對方的手,香坂吞下嘴裡的血艱難的開口。
血這種東西更不能浪費一滴,營養啊.....

「正確的來說是替一個已經死掉、剛認識的朋友請你來的,這是聖杯戰爭.....那傢伙在意的人也是其中一員的樣子,我沒辦法只靠我自己達成。」
確定舌頭的傷口迅速痊癒後才開始流利的說著事情的原委,香坂開始解釋著,包括委託人卑迷乎、在意的人以及這個聖杯戰爭其實是一個人執念的輪迴,委託人只希望對方能得到救贖,但對對象卻毫無頭緒。

「不過......說是這樣啦....」稍微上下打量了一下全身冒著黑霧的從者,再想想剛剛這個人出現的時候的表現.....
「好帥啊,剛剛那個這個樣子的。」隨手比了一下表示對方剛才那種神出鬼沒的姿態。
「而且這樣你也能知道.....至少有七次,再多就記不得了,目前也只有我們家才有這個技術,說實在沒的選呢......不過我會好好反應的。」含蓄的微笑著解釋著,卻還是恭敬的雙手握著從者的手。

「我叫香坂誠,真對不起可能百忙之中讓你過來了,雖然我並不認為這樣的錯誤或是錯誤或是壞事.......」

「請問.....」似乎有點不太好意思,就算對方似乎沒有性別的侷限,卻明顯自己先尷尬了起來。

「請問您是誰呢......」有些害臊的搔著臉頰,避免尷尬似的自己先別過臉去。
SIGNATURE:
戰姬˙不絕唱
伊諾˙戴德
回覆
只看該作者
#7
「大致上了解情況了,姑且就先承認你就是委託人,這還真是,第一次看到有人一口氣帶這麼麻煩的案件過來」

一手將眼前的御主拉起後,轉身走向倉庫外
多虧了聖杯賦予的知識,至少在最低限度之下掌握了狀況

「不過既然是委託人,最少也應該以應有的待遇來對待」

輕鬆探頭觀察著籠罩著整個神社的結界

「那麼首先是自我介紹,職階是Archer,原本應該是這樣,但不知道為什麼變成了Foreigner,至於真名....」

「既是艾倫·平克頓」
頓時化身為一位美國男子,頭上那久經風吹的圓禮帽配上19世紀風格的外套

「也是愛德華·拉肯」
瞬間又換了一個樣子,與上一個有所不同,多了一絲文人氣質,一絲不苟的西裝上別有律師的徽章

「同時要稱我為詹姆士·麥可帕蘭或者達許·漢密特也可以」
伴隨被叫出來的名字,一個又一個變換著樣貌

「既是一,同時也為全」
最後又回到那個被黑霧所包圍的男人樣貌
「也就是說我,我們就是平克頓」

以群體形式存在的個體,在英靈之中也是屬於極端的幻靈
那個男人彷彿在微笑般的說明著

「不過要是這樣不固定的話,必要的時候要是御主搞糊塗就麻煩了」

「我想想......1923年....日本....就暫時借用這張臉孔吧」

伴隨著黑霧散去,本應無法被識別的男子逐漸現出外貌

「1923年,只要這特異點的歷史沒有太大偏差的話,如今的日本應該處於大正時代的末期」

白色的洋帽配上同樣白色的海軍服,散亂的頭髮隨興的綁成馬尾,毫無疑問怎麼看都是日本人

「雖然可以靈體化,不過考慮到其他情況,金髮碧眼的外國人要是出現在這時代多少會是顯眼的目標」

腰間插著日本刀及兩把轉輪手槍,英靈轉頭回來看向御主


   

「妳那一身最好也換掉就是了,就算有暗示魔術,人總是會在不經意之下留下破綻。」
回覆
只看該作者
#8
這個時代的服裝嗎?

  香坂想起剛才在獨立木屋內搜索時,除了巫女的服裝之外,還有找到幾件女性的服裝。除了袴服之外,還有當時非常前衛的洋服連身長裙和高跟鞋。

  這些物品應該是Caster的御主所準備的,不知道自己穿上是否合身。



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所以GM場外表示,Caster御主準備的衣服香坂穿起來剛好合身。
回覆
只看該作者
#9
「原來如此....不愧是偵探嗎,各方面意味上的專業呢。」不論是氣氛把握、樣貌、談吐、服裝到專業,完全符合偵探小說或影視娛樂中的形象,完全超專業的定位。

(英靈....真的好厲害呢。)有點佩服了。

「但是叫名字或職階也挺容易被針對的吧?」沉思片刻,香坂竟然是從腦內調閱著以前看過非常老土的、每個結婚生子的日本人都會去翻的超厚辭典....

「平太郎?還是有想要的名字呢。」
「因為重點是,那是代表你自己的名字喔。」

似乎很放心對方的能耐和專業,盡是提一些介於重要和不重要之間的事情.......香坂似乎對於從者並沒有屬於歸類使魔一類的自覺,基本上就像是日常對待他人一般。

因為廣義來說,因為委託甚至是套關係而命令....
這樣的自己,不也和使魔無異嗎?
所以,不需要特別顧忌或在意身分什麼的吧.......

「我這邊就不帶武器吧....雖然似乎有封魔箭什麼的,可惜我不太會使用弓箭,更別提這邊也沒什麼武器、也不想太早發生衝突。」

「我自己的禮裝也沒帶到多少,畢竟當時是在行動中突然被帶來的,頂多就一輛可以配合我的魔術的機車在外頭可以常駐使用而已....」眼光一偏,望向神社外頭的空地處,想到自己的禮裝和其他魔術師相比不但少還很異常這點,只想嘆息的話恐怕得嘆很久。

「對不起呢,以準備來說我這個合作者也真是有點太馬虎了....」想到那些可能早做好準備的參賽者,香坂的內心就涼了半截。

「至於衣服.....在等我換好衣服前,先好好想好名字吧?畢竟那是你的名字,算是很重要的事情吧?」在交代著第一件某種意義上很重要的工作後,香坂朝著放著衣服的臥室的方向走去,拉開了門走了進去。

但,並沒有直接關上,卻是探頭出來。

「那個.......我會盡快的,女孩子換衣服出門要很久只是個不切實際的神話喔。」完全像是在解釋什麼,意外的強調被抹黑這點,萬分尷尬地拉上拉門,發出了啪的聲響。


但,這一下就花了十分鐘,要是男人只要五分鐘不到.............吧?

換上了caster特地準備給御主用的衣物的時候,內心倒是滿滿的訝異。
(真合身呢.....?)

一身淺綠色系點綴著日輪紋路的袴服,細心用絹帶挽起綁好的一頭長髮變成了低馬尾,穿上木屐後喀哩喀哩的幾聲後就順暢無比,努力的讓自己符合大正時代的女性風情....

「回來了~」有些搖搖晃晃走了幾步後才順暢的走了起來,似乎為了融入時代做了點努力。
不過也不用太努力就是了,平常的自己就挺文靜的,安安靜靜不說話就可以在大正年代不被人懷疑的吧?

「那個....」輕巧的表示著自己已經適應了一身「裝備」的轉了一圈,不過微彎的雙手顯得有點不適應以及羞怯是人之常情。
「這樣還可以嗎?感覺怎麼樣呢?」


畢竟這原本是別人的衣服啊!

這和自己在投入戰鬥後的樣子是兩回事!不是在羞恥那種事情!
SIGNATURE:
戰姬˙不絕唱
伊諾˙戴德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0
聽到御主的回答,不禁愣了一秒
這品味還真是毀滅性的獨特,難道是因為時代的差異嗎?

「約翰」

在御主前往鄰間更衣的同時,將自身靈體化

「叫我約翰就好了」

繞過倉庫門,直接落在屋頂上,尋找著任何射向神社的視線
作為神社這種宗教地方,在靈脈上的意義就不用多談了,加上還有著前任所留下的陣地
那麼即使不進入結界,派使魔在外面守株待兔監視的可能性也是足夠的

「卑彌呼嗎?」在夜晚的星空下自言自語著

邪馬台國的女王跟鬼道的始祖,根據地域不同,甚至有將之與天照大神同一化的傳說
在日本舉行的聖杯戰爭的話,本應會依知名度得到莫大的加成才對,這麼強大的英靈卻選擇招來外援
另外還有一點很在意,就是


『回來了~』

這時底下傳來聲音,看來是御主換好衣服了

『這樣還可以嗎?感覺怎麼樣呢?』

「很完美」
從她身後現形,稍微看著約0.5秒的時間後,充滿自信地說道
「完美的如我預測一般,有著違和感,畢竟是第一次穿這類型衣物吧,所以沒問題」

「這點也如我預料一般」
再一次強調了
「相較於標準形式,有時這種帶有缺陷的做法更加不引人注目,如果對方能在妳的衣裝上浪費數秒時間就更好了」

「那麼,我的委託人呦」
按住帽子,這場聖杯終於要開始了
「時間不等人,妳心中已經有今晚的計劃了嗎?」
擲骰結果

3d6 → 8[5, 1, 2] 8觀察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