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已結束】 【酒吧進階團】神隱
只看該作者
#1
夏綠蒂一出門就發現子虚說的矮真的是很矮。
鐘聲迴盪在隔著相同距離豎立的柱子間,你的頭髮不時擦到頭頂上一大片平面提醒你要再蹲矮一點。
個頭小巧的小綠都如此了,猴子布偶跟亞特拉根本覺得自己還不如手腳著地爬出去會比較容易。


貓又晃晃兩條尾巴往一個方向邁開步伐:「來哪,往這邊走。」
你們跟隨著牠從看起來像是架高平台的地板下鑽出去,途中踢散了一些像石頭、羽毛和殘骨之類的東西,好像還排成什麼形狀的樣子。

沿著最短路徑脫離了憋屈的低處,原來剛才你們是在一幢占地很廣的木造房屋的底下,而面前是他們的院子。
庭院裡長得鬱鬱蒼蒼的大樹和長滿苔癬的庭石與房舍外不遠即綿延向上的翠綠山林相映成趣。
就算村子裡出了大事,大自然的氣味依舊芬芳,小鳥和昆蟲仍鳴唱著無憂無慮的曲調,顯得一派和平。

————
團務區
回覆
只看該作者
#2
真的……好矮呀,夏綠蒂想著。
迴盪的鐘聲,透過柱子發出強烈的共鳴與迴響,大概只有地下涵洞或者穴道才能發出來吧?地下道……這是她所想到的第一個可能,只不過頭上的平面又像是木造的……會是在某種建築裡頭嗎?憑著過去的經驗,仍然想不透,便朝著也許是自己未知的方面猜測。
一邊摸索著一邊向前,摸到了石子、羽毛和骨頭,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想起一些小世界人類的習俗。會將死者的遺骸埋在房子地下……又回想剛剛獲得的資訊,這裡是哪裡便呼之欲出。
不過也沒有太大意義了,從房屋地下爬了出來。跺了跺腳,裸足踩踏在柔軟的地面之上。
「子虛先生?剛剛是怎麼通過那裡的?」夏綠蒂好奇的問,自己都要那般艱難的移動了,走在前頭的子虛先生是如何輕鬆通過的?尚未察覺體型變化的她,對此感到不解。
說起來……這兒是他人的後院,這般闖入或許是該向主人道個欠,希望沒有踩壞他們的花圃。
回覆
只看該作者
#3
剛出門猴子布偶就撞上了比想像還低的天花板(?):「啊幹你娘。」她邊抱怨邊爬了出去,才發現自己剛剛根本就是在別人房子底下。
「可以不要在房子底下開傳送門嗎?」猴子布偶一邊小聲抱怨一邊打量四周,看起來他們正站在一個人家的庭院。
周圍鳥色花香,靜諡祥和,當然如果沒有小孩失蹤的話會好一點啦。

「所以我們要從哪開始?」猴子布偶插著腰,望著地上的貓又。然後像想到什麼般的突然又補充問道:「我們需要換成和服嗎?入境隨俗什麼的,需要的話我也有準備......」說完便自顧自的從自己的魔法披風裡翻找起了和服。
SIGNATURE:
猴子布偶現在性別:
猴子布偶穿的不是布偶裝
回覆
只看該作者
#4
雖然出門前已經蹲下身子但還是撞到了

[原來如此…原來入口是開在別人家底下嗎,還真有小動物的作風]

努力的爬出來身上難免沾上了泥土和碎石,整理好衣物後聽到小綠的發言後想起對方看不到東西

[小綠小姐還不知到吧,我們的委託人是一隻貓或者說是貓又,剛剛被酒吧的客人嚇回原形了]
SIGNATURE:
對我來說死亡不是終點而是另一個起點—亞特拉
回覆
只看該作者
#5
「咱就走出來哪......哎?你看不見?咱還以為是什麼時髦的打扮的哪!」子虚這才吃驚的發現夏綠蒂的眼睛問題:「那你有辦法找孩子嗎?」他靠近妳的腳邊看著妳繞了兩轉,然後很不好意思的說:「你們還是別叫咱那個擺派頭用的名字好了。町田家的人都叫咱小玉,你們也這麼叫吧。」

聽見猴子的問話,虎斑貓用力搖晃腦袋:「咱們低調一點就是了。東條村很少有外人,就算妳們穿和服也還是會被當成妖怪或人販子被抓起來哪。咱們還是趕緊先去三郎太不見的地方看看。」


貓又帶你們轉過院子的石塊小路走到屋宅後面,在整個宅子偏內側的倉庫前面,告訴大家:「三郎太就是在這倉庫門前丟的。他的哥哥姐姐不過一轉頭就發現小子不見啦,可把他們全家都急壞了哪!」

倉庫前面的空地離竹籬笆有點遠,往後面進去又是另一落房屋,如果小朋友的哥哥姐姐都站在靠外側的地方的話,的確不太可能越過他們把孩子抓走。

————
因為子虚我每次還要去複製貼上
咪呀懶。
CatA_squeeze
回覆
只看該作者
#6
「咦?恩……失禮了。」朝著聲源的方向彎下身,指尖拂過子虛的身子,確認對方體型之後,這才明白情況。
「是變形術一類的嗎?不過,不礙事的,一般時候都是用『氣味』和聲音辨認方向的。雖然看不見,但是距離感還算滿精準的。」夏綠蒂回答。夏綠蒂所說的不假,興許是仰賴時空旅人對空間掌握的能力,和數萬年的經驗,賦予了她絕佳的距離感,雖然不及視覺的直觀,但幾萬年時間也已經習慣了,所以不覺得失去視覺有什麼麻煩,相反的掌握了更敏銳的聽覺與嗅覺,更能發現許多視覺上的盲點。

聽見了子虛的提醒,夏綠蒂,聽來村子並不喜歡外人?是因為傳統,還是因為最近失蹤了許多人?下意識地捲了雜亂卻又滑順的頭髮──也可能只是我們長得太特別了。
壓制了魔性魅力的力量,讓後頸上德魯伊友人為自己刻上的「平凡氣息」咒文佔據上風,稀薄的存在感,如此就算走在街上也不會有人多看一眼了吧?不過……有較多接觸的亞特拉先生和給予強烈印象的子虛先生大概不會受到影響,但僅有一面之緣的猴子布偶小姐(?)就有點難說了。
先不管這些了,夏綠蒂蹲下身子在孩子們疑似消失的地點用手輕輕觸摸,鼻子輕嗅不知道能不能發現什麼異樣。
擲骰結果

2d2 → 3[1, 2] 3擲茭
2d2 → 3[1, 2] 3二次擲茭
回覆
只看該作者
#7
(2020-09-11, 15:46)貓a 提到︰ 貓又帶你們轉過院子的石塊小路走到屋宅後面,在整個宅子偏內側的倉庫前面,告訴大家:「三郎太就是在這倉庫門前丟的。他的哥哥姐姐不過一轉頭就發現小子不見啦,可把他們全家都急壞了哪!」

倉庫前面的空地離竹籬笆有點遠,往後面進去又是另一落房屋,如果小朋友的哥哥姐姐都站在靠外側的地方的話,的確不太可能越過他們把孩子抓走。

「好吧,那就叫小玉。」猴子布偶不置可否,跟著貓又來到了倉庫前。

猴子布偶仔細地打量著倉庫四周,從籬笆外到空地,再從空地到倉庫前。「所以事發時三郎太一個人在倉庫前面玩,他的哥哥姐姐們則是在籬笆外頭玩。三郎太沒有進倉庫嗎?還有你事發時在哪?」她指著倉庫門問,邊問她邊注意倉庫前的空地,檢查看看有沒有比較明顯的痕跡或是任何的線索。
擲骰結果

5d6 → 16[4, 3, 4, 1, 4] 16【超級人類5】觀察
SIGNATURE:
猴子布偶現在性別:
猴子布偶穿的不是布偶裝
回覆
只看該作者
#8
來小玉所說的失蹤地點聽完事情經過後亞特拉望向倉庫裡

[請問倉庫可以打開看一下嗎?]

看著其他人在周圍搜索亞特拉打算看看倉庫中有沒有什麼值得注意的地方
SIGNATURE:
對我來說死亡不是終點而是另一個起點—亞特拉
回覆
只看該作者
#9
小玉被夏綠蒂摸了幾把,發出了聽不懂你在說什麼的聲音:「哈.......?」然後牠就放棄搞懂了。

「不是哪,他們都在院子裡面玩,相距沒幾步而已。丟了那麼多孩子,大人都不讓他們出去家外面玩了。」貓又在倉庫前面走來走去的兜圈子,好像試圖重現孩子們玩耍的範圍:「倉庫那時候跟現在都一樣有上鎖,咱也沒法開給你們進哪。」倉庫門上的大銅鎖雖然簡單,不過至少看得出重的不是小孩能隨便拆下來的樣子。
猴子問的問題讓小玉一下子垂下耳朵:「咱那時候跟著三郎太的媽媽去外頭的田地了。咱想說那邊比較靠近森林,有咱幫著看好她背去的四花比較安全。哪知道竟然是三郎太搞丟了。好運的貓又還賭輸真是丟死人了哪。」


(請骰體質或魔法相關特徵檢定)

回覆
只看該作者
#10
[其實有時候跟有沒有上鎖沒有關西,我們並不清楚小孩子消失是因為某種現象或著某種怪物抓住他,對於未知的事物最

好不要完全用自己的認知去解釋,不過既然不能進去那還是先去找其他地方吧]

當聽到小玉說這附近有森林時亞特拉問到

[森林?在哪個方向]
SIGNATURE:
對我來說死亡不是終點而是另一個起點—亞特拉
回覆